極品人妻之仕途通天 (第六十五章) 作者:budalar

【極品人妻之仕途通天】(第六十五章)

作者:budalar 2021/11/23發表於:SIS001

第六十五章:大胸脯有大智慧

宮副書記走後我靜靜心,開始審視近來市裡的工作,好些文件亟待我簽署,得抓緊處理。

下午跟常委們還有全體黨組成員碰個頭,簡要通報一下新斯摩亞的任務和現狀,讓他們做好準備,下一階段我市將會有許多對接工作。同時聽取了各常委近期工作的彙報,了解他們各自分管領域的情況。

新斯摩亞是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首先派遣一個產學研考察團過去,孫教授是負責人,做前期調研,確定投資項目,重點關注民生,修繕基礎設施。

新斯摩亞恢復皇室後,立刻宣布與我國恢復外交關係,並且表達結成戰略夥伴的意願,期望共同為地區和平做出貢獻。這是我國近年來重大外交勝利,標誌著所謂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原則有了重大調整,積極應對主動適應成了新時期的指導方針。

雷陽傳回來消息,新斯摩亞局勢穩定,他帶領特戰小隊正在協助軍方清理肅清阿摩薩的殘餘勢力。報告還說,在總統府機要室找到大量李騰騰與阿摩薩勾結,出賣國家機密,謀求個人私利的往來通訊記錄。

「很好!保存好所有證據,我要向中央高層親自報告。」

放下電話,我閉上眼睛靠在高背椅上,眼前一幕幕閃過李騰騰的卑鄙作為。這下實錘證據在手,看他還如何逃脫正義的審判。

每晚有王動王歡和卓慧助我療傷,身體展現出驚人的恢復力,皮肉外傷基本上都好了,只剩下一些淡淡淺紅的印記。他們兩個自從第一晚插了我的雙乳,後來再也不肯玩爆奶了,說還是等奶頭裝好了再好好玩。

卓慧也不喜歡兩個肉洞在奶子上,嘟著小嘴抱怨沒有奶頭給她吸吮。好在用不了等多久,我已經跟李逸峰約好,這個周末就去他那裡把奶頭裝回來。

一個星期後,積壓的工作基本處理完畢,可以稍微鬆口氣。腿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腳趾上的趾甲都長出來了,粉嫩嫩亮晶晶的,除了不能負重用力過大,甩掉拐杖走路已經看不出異樣。

我約了李逸峰,星期天的早上來到到他的醫院。

李逸峰在莊星河的資助下開設了一家私人醫院,專注於醫學美容美體。醫院坐落在月海西郊一處風景宜人的地方,當時星河告訴我之後我親自風景優美的北郊批了一塊地。李逸峰曾經研究過我的乳汁,雖然沒有發現什麼起死回生返老還童的神奇物質,卻意外地發現某種活性成分對美容養顏,滋養肌膚有特效,尤其可以增長女性的性敏感度,促進生理二次發育。最受歡迎的項目是無手術豐乳,坊間都傳言那是提取了某個超級淫婦的淫液製成的,用了它人人都可以輕鬆擁有D奶以上呢。

「逸峰,又要麻煩你了,真不好意思!」我一邊脫下外套,一邊跟李逸峰打招呼。

「這是我的榮幸,為深受愛戴的徐大書記縫乳頭是世上難得的香艷經歷。」李逸峰笑吟吟道,接過外套幫我掛在衣櫃里。

我嘖看他一眼:「什麼時候你變得這麼油嘴滑舌了?」他身後跟著兩個護士,身穿緊身短款粉色旗袍護士服,白絲襪包裹著修長美腿,身材窈窕曲線凸凹有致。

「徐書記好!」兩個俏麗小護士一起鞠躬道。

「你們好!胡萱,張楠,給你們添麻煩了!」我一眼掃過她們漲鼓鼓胸前的銘牌,打招呼道,同時眼含笑意瞟一眼李逸峰。這些護士都是他親自特招的,個個身材傲人,美貌如花。

跟著他們進了手術室,這裡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設施。手術台早已布置好,我半躺在上面,美女護士胡萱和張楠調節高度和傾斜角。

「徐書記,你知道的……」李逸峰戴著口罩,胡萱在他後面幫他系好白色手術服。

我不等他說完,就接口道:「不能打麻藥嘛,我知道了。不過呢,這次我有準備,你們不用拿皮帶捆住我。」

說著,按動遙控器,手術台上方兩個4K高清顯示器螢幕上出現了一個老者的影像。

「徐薇,你很準時。」那老先生跟我打招呼。

「李老,我要開始了,你那邊聯繫好了嗎?」我仰面躺在手術台上,笑著對李老先生擺擺手。

「哈哈,正等著呢,我告訴柯傑說是最新的人工智慧系統,人類歷史上頭一回挑戰頂尖職業高手,他還蠻期待的。」

「哈哈,希望不會讓他失望。」李老先生從螢幕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空空的木質棋盤。

李逸峰在一旁目瞪口,「這是李……?你們說的柯傑是……?」

我點點頭,他自嘲地搖搖頭:「你的世界我不懂。」

「好啦,」我笑道,「我的乳頭拿來沒有,它們還好嗎?」

「放心吧,它們新鮮的就像剛剛從你胸脯割下來一樣!」護士張楠雙手捧著存儲箱,李逸峰面色凝重,按開旋鈕,啪地一聲蓋子打開,一股白色的冷霧騰起。

我好奇地扭頭看看,透明玻璃皿里兩個鮮紅的乳頭依然嬌艷欲滴。

「那好,我們開始吧!」我躺在手術椅上,後背微微抬起十五度,方便李醫生手術,也正好讓我面對斜上方的顯示屏。

按規矩作為下手挑戰職業高手,我持黑先行。

我操縱著遙控器,右下三三位落子。同時,胸口一涼接著一疼,李醫生把一個金屬圓筒慢慢放進乳洞裡,旋轉外部旋鈕,金屬圓筒向四周擴張,把乳肉撐開以便下刀,高聳飽滿的乳房正中出現一個直徑四公分左右的圓洞,裡面擠開鮮紅的乳肉。

我全神貫注,一動不動,眼睛直直盯著棋盤,精確布局。白棋的功力十分深厚,行棋滴水不漏,步步緊逼,真是高智商的挑戰啊。

胸乳里的碎肉被挖出來,李逸峰小心地避開神經,鋒利無比的手術刀在密集的神經單元之間遊走。在魔窟里乳頭破洞被反覆折磨,除了遭到阿摩薩的爆乳姦淫,沈威廉他們常常捅進鐵棍木棍電針,最恐怖的是被灌進魔鬼辣椒,是被摧殘最嚴重的部位之一,破裂的組織已經不規則的粘連在一起,必須撕開重新精準對接,以免將來糾纏打結,長成難看的內部組織。

我咬緊牙強忍著胸脯里傳來的劇痛,全身汗水淋漓,身體卻絲毫不動,心神專注在棋盤上。視線中,縱橫十九道變得立體,一副三維的景象出現在腦海里,棋子間不再只是平面的聯繫,在更高的維度,它們彼此呼應。在新斯摩亞處理晶源危機中,我對空間維度的理解更進一層,眼前的對弈中,許多規則得以印證和運用。

汗水從額頭流下來,流淌到長長的眼睫毛上,漸漸模糊了視線,一條柔軟的毛巾輕輕擦拭額頭,我扭頭對著胡萱感謝地笑笑。

時間分秒過去,李逸峰清理好乳房內部,金屬託盤裡一堆鮮紅碎肉。開始縫合創面從里往外,最後在乳房表面正中將離體多日的乳頭安裝好,仔細的縫合連接邊沿處。

行棋到一百五十一手的時候,柯傑投子認負。不服輸的他立刻要求再來一局,我答應了。

四個小時後,他再次認輸。

第二枚乳頭也縫好了,李醫生的手術到了尾聲,帥氣的臉上充滿專注的神情,額頭沁出一層汗水,一旁的護士輕輕幫他擦乾,滿眼溫柔。

看著重新回到雪白乳峰頂端的兩枚嫣紅嬌美乳頭,我感激地道謝。

「剛剛縫合,肌肉組織,軟組織,微細血管和神經還沒有完全連接,需要時間讓他們生長,下面的十二個小時很關鍵,千萬不能碰它們。」八個小時高強度手術,李逸峰眼中有些疲憊。

「知道了,」我含笑道,「我就在這裡休息好了,柯傑那幫人還要找我車輪戰呢!」

「徐書記,你什麼時候棋藝這麼高,柯傑可是當今第一高手啊!」李逸峰滿眼欽佩。

「其實世間萬物都是相通的,我最近想明白一些事,所以對圍棋的理解也進了一步。」我含混地解釋道。

李逸峰搖搖頭自我解嘲道:「大胸脯有大智慧是有科學道理的,很多研究都表明女性的智商和胸部大小成正比,只是傳統觀念中,人們只會盯著美女的大胸脯看, 哪裡會關心她是不是聰明有能力。」

我嘴角微微一揚,「哎呀,胸部裡面開始痒痒了。」

李逸峰眼中閃過一絲驚異,「這麼快?!這是好現象,說明細胞活性高,損傷部位已經開始生長了!徐書記,要不要給你戴上手銬,一會兒會癢得受不了。」

我想一下道:「再堅持一下,還要跟他們下棋呢。」

「那好,小萱,張楠,你們兩個幫徐書記揉揉下體,注意觀察她體內性激素的濃度變化,看著顯示屏,保持在這個固定區間即可。」

兩個可人的小護士紅撲著臉,柔嫩的小手伸到我兩腿之間,纖縴手指分開兩片陰唇,一點點往深處探索。

「徐書記,把腿再分開點兒,別動!」李逸峰叮嚀著,「我一會兒來看你。」說完,出去了。

我臉色緋紅,兩條長腿搭在架子上,中間嬌嫩敏感的肉唇被軟軟的小手撫摸著,一道道異樣的感覺侵襲心神,好容易抑制住扭來扭去的衝動。好在棋賽又開始了,這次是柯傑的兩個師兄弟上陣,我同時開了兩個螢幕跟他們對弈。

下體傳來的刺激一波波轟擊腦海,我輕咬著嘴唇,心神全部投入兩個不相連的世界,在每一個世界構建自己的秩序,從一開始每一步都牢牢鎖定勝機。

兩隻乳房深處傳來難以抑制的瘙癢,要是能揉一揉多好啊,我甩甩頭,擯棄這誘人的想法。

「徐書記,是不是奶子裡面癢得難受?」小護士張楠善解人意問道。

「是啊,好想揉揉啊!」

「徐書記,再堅持一下啊,李醫生說那是裡面的軟組織神經網絡在生長,現在越癢,以後恢復的就越好。」

「嗯,那我忍著。你們別叫我書記書記的,我比你們大,叫我姐好了。」

「真的啊!」小護士們眼睛放了光,「那我們叫了啊,徐姐姐!」

「嗯,這就對了,別跟李醫生學,他們男人覺得叫我的官職有種特別的刺激心理。」

小萱抿著嘴笑道:「我們李院長天天把你掛在嘴上,你的乳頭保存在我們這裡,他一天要看上十遍呢!」

「是嗎?呵呵,上次就是他幫我縫的。」

「是啊,徐姐姐你對他影響可大了。我們這個醫院是李醫生創建的,招醫生護士的時候,除了專業知識,還給形象打分評估呢,胸部不豐滿的都不要。」

「這個李逸峰,竟然以貌取人!」我笑呵呵道,一邊跟小護士們閒聊,一邊對應著棋局,心思總算分散些,胸部里的瘙癢不那麼難受了。

「徐姐姐,現在第一階段已經完成了,肌肉組織和神經系統基本融合了,我們要摸你的乳頭來刺激它們,讓乳頭表面的神經元都甦醒過來,好嗎?」小萱徵詢道。

「好你們弄吧!」我心裡早期盼好久了。

粉嫩的指頭尖繞著乳暈轉圈,捉住兩粒乳頭輕輕揉搓,圓潤的指肚撥弄乳頭表面。

嗯……哪……我又差點忍不住扭動起來,鼻息變得深長急促。

「徐姐姐,你不能動,不然以後會留下麻煩的。」張楠告誡我。

「不行啊,姐忍不住了,你們拿皮帶把姐捆起來吧,手也拷在後面,你們幫我擺棋好了。」自己人知道自家事,敏感的胸尖和下陰被兩個女孩子挑逗,心裡的慾火像壓抑已久的火山,隨時會找到出口宣洩而出。

皮帶早已準備好了,一道道把我緊緊固定在手術台上。

「徐姐姐,沒想到你反應這麼強烈!怪不得執行任務前要先把乳頭割掉,不然落到敵人手裡的時候,他們肯定會欺負你的乳頭!」

「是啊,」我訕訕道,「你們想啊,我正在敵人的刑房裡堅貞不屈作鬥爭,被打手摸幾下乳頭就開始發浪,那不是太丟人了,還怎麼彰顯女英雄的英勇氣概嘛!」

兩個俏麗護士吃吃地笑,手下不停,撩得我欲仙欲死。

李逸峰進來見我們樂呵呵的,問道:「說什麼呢,這麼開心?」

張楠快嘴道:「聽徐姐姐她在敵人魔窟里怎麼做鬥爭的故事,徐姐姐真是勇敢的女英雄!」

「那還用說,你們徐姐姐被人輪了一天一夜都不怕,反而把那些敵手累的口吐白沫。」

我白他一眼:「別瞎說,我這次沒被輪,阿摩薩一心想娶我做三夫人,所以別的人也不敢碰我。」

李逸峰一拍額頭:「原來你這次是純受刑,那些行刑手太慘了,面前綁著一個絕色大美女,卻不能碰,多憋屈。」

「所以啊,他們打我的時候下手特別狠,雞蛋粗的棍子都打斷了兩根,還有我的右腿就沒好過,天天不是鐵棍砸就是板子夾,火燒了再用冰水浸。有時候我疼得受不了了,喊著給我打斷了算了,他們還偏不。」

小萱和張楠臉色有些發白,李逸峰提醒道:「徐書記,別嚇唬我們的小護士了,她們是和平世界的人,那種特殊戰線的鬥爭她們很難想像。」

「放心吧,這些永遠不會發生在你們身上。」

「我們才不怕呢,徐姐姐是我們的守護神,什麼敵人也不是徐姐姐的對手!」

手術非常成功,兩粒乳頭縫合地天衣無縫,甚至比從前更加艷麗嬌俏。

我看著李逸峰含羞道:「逸峰,我……挺難受的……那個……」在兩個俏麗小護士面前,吞吞吐吐有些不好意思說。

胡萱是個鬼精靈,眼珠一轉看出我的意思,吃吃笑道:「徐姐姐是嫌我們刺激的不到位呢,沒辦法,我們只是小護士嘛,專業工作還得院長大人親自出手才行。」

張楠也明白過來,附和道:「是啊,我們只是隔靴搔癢,只怕徐姐姐更加難受呢!」說著幫李逸峰解開褲子,動作熟練,看得出平時他們關係親密。

李逸峰窘得臉紅,我盯著他下腹咽口口水,白色平角內褲鼓起來長長粗粗一條。隨著張楠把他的褲頭脫下,那條肉棒倏地彈出來,直挺挺對著我張開的下體。

陰道內頓時更加空虛,痒痒地充滿渴望,我咬咬嘴唇,眼神迷離嬌媚道:「逸峰,好有料啊!」

胡萱從我陰道里挖出少許液體,均勻塗抹在李逸峰肉棒上,然後引導著對準蜜縫。

「啊……進來了……啊……不行……太漲了……別動……別動!」渴望已久的充實突然填滿了空虛的陰道,膀胱被擠壓,敏感的尿道口猛地一緊接著一松。

嗷——不由自主地嚎叫一聲,嚇得李逸峰後退一大步,啵地一聲輕響,陽具拔出來剛拔出來,一股金黃尿液隨即噴涌而出。

兩個小護士瞪大眼睛,驚呼道:「好壯觀的潮吹啊!徐姐姐你真了不起!」

李逸峰忍著笑道:「你們徐姐姐漏尿了!」

刷——透亮的尿液沖刷而出,我咬牙繃緊全身,拼盡全力停住它,尿水淅淅瀝瀝順著股溝流到屁股後面滴落。

我羞愧難當道:「實在是沒辦法控制,一下子就衝上去了……對不起逸峰!」他的褲子正前方被我的尿淋濕了一大塊。

「沒關係!」李逸峰不以為意道,張楠幫他脫下濕褲子,「正常現象。你的乳頭剛剛植回身體,喚醒了身體里沉睡已久的慾望,副交感神經高度興奮,所以感受會特彆強烈。連帶著尿道括約肌受到影響,會短暫的不受大腦控制。徐薇,我記得你有幾次失禁的經歷,看來跟你性慾旺盛性反應強烈有關,」 他手指輕輕撫摸尿道口,吩咐道,「不要強行停止,放鬆,尿出來吧!」

聽他這麼一說,我緊繃的神經再也堅持不住了,遭到壓制的尿液再次衝出,刷地一聲,噴在李逸峰手上,又濺到大腿上,流淌到地上。

一動不動好一會兒,過後鬆懈下來,下腹還在韻律的痙攣。

小護士們吃驚道:「這麼多尿!徐姐姐你的身子太不禁……了吧!」

「是啊!」我紅著臉回答,「還有一次是在公眾演講的時候尿了褲子,特別丟人!」

「呵呵,大美女的香艷瞬間嘛!」一邊說著,一邊重新插進陰道緩緩抽插,痒痒的陰道內壁被充實飽滿的摩擦,剛剛發泄的情慾再次匯聚。

啊……嗯吶……我眯著眼半張著嘴,艷麗的紅唇吐出含混地嬌喘。

俏麗小護士低著頭一人含著一粒乳頭舔吸吮,溫軟濕熱的舌頭圍著乳暈打圈,道道酥麻電波衝擊腦海。

下身,堅硬粗大的陽具摩擦敏感地帶,炙熱的龜頭擠開緊窄的肉壁撞擊陰道深處,強烈的快感從小腹底升起,蔓延至全身。

我輕輕咬著嘴唇,鼻息中微弱的嬌吟。

李逸峰控制著節奏,儘量延長高潮前期的臨界狀態。

「逸峰……」我眼露哀求,他卻微微一笑, 對兩個小護士使個眼色,我正疑惑間,一大盆混合著冰塊的涼水淋到到身上,一個激靈渾身皮肉驟然收緊。

難受啊,熊熊慾火被突然澆滅,我扭著身子瑟瑟顫抖。

「徐薇,你的性慾上漲太快了,必須控制!」李逸峰嚴肅道,胡萱和張楠拿毛巾擦乾我的身子, 又開始撥弄挑逗我的乳頭。

「這樣……很難受啊……」我幽怨地呻吟。

胡萱湊近我耳邊輕聲道:「徐姐姐,我們院長說了,讓你體內的性激素長時間處於高濃度,同時避免達到高潮,可以儘快恢復身體機能呢。」

張楠也道:「是啊徐姐姐,你下面又出水了耶!」

一股股溫熱氣息哈進耳朵里,敏感的耳廓被溫潤柔軟的嘴唇不時觸碰,又麻又癢,呻吟道:「受不了了……插進來……啊……」

「就不!我們要好好地折磨你!」俏麗小護士玩心大起。

我嘆道:「要是敵人派你們兩個審訊我,我肯定熬不住要招供啊!」

小護士咯咯嬌笑,手下更是不停歇,直把我撩撥得欲仙欲死。

李逸峰站在我兩腿中間,這次他不再把肉棒插進來,而是並起食指和中指擠進緊窄的陰道口,在密布神經元的花壁扣抽插,突然間一道特彆強烈刺激傳來,嗯吶……我呻吟一聲,腰背拱起來,G點被觸到了。

「徐書記,你的陰道很緊!」李逸峰誇讚道,手指加快進出頻率,在我即將被催上頂峰時突然挺下來。我難受地扭動,眼含幽怨。

李逸峰歉然道:「還不能讓你出來,再忍忍!」

我嘆口氣:「我忍得住,恐怕你自己也不好受吧?」李逸峰有些尷尬看看胯下,肉棒正怒挺猙獰。

「來嘛,我幫你!」我吐出香舌舔一圈嘴唇,水汪汪的媚眼眨巴眨巴。

李逸峰吸一口氣,跪坐在我身子上方,紅彤彤的龜頭頂到我面前。伸出舌頭舔一下,吐口水正中龜頭頂端,媚眼看他一眼,隨即微張紅唇把整個龜頭包裹起來,輕輕一吸抿住,舌尖在口腔里頂住馬眼位置,上下掃動。

嘴裡含著的龜頭部分又脹大許多,我把它吐出來,靈巧的長舌圍繞著冠狀溝打圈,挑動溝帶。

李逸峰呼吸越發深重急促,胯下前挺,硬邦邦的肉棒想更進一步。我媚然一笑,檀口微張,將他的肉棒接納進來,調整頭部角度讓它長驅直入,直到卡在咽喉深處。

絲毫沒有不適感覺,我輕鬆吞吐,控制喉部肌肉蠕動,充分包裹擠壓吸吮龜頭,同時舌頭S型繞著陰莖抿舔。

張楠大眼睛充滿崇拜道:「徐姐姐的口活真好!」

「那是自然,夢想世界裡面好多金牌培訓師都是徐姐姐教出來的呢!」

「我想學!」

李逸峰笑道:「院裡有內部培訓計劃,你們想去外面學也可以,拿了證書回來院裡報銷。」

兩個小護士歡呼起來。

我吞吐著肉棒不能言語,只能眼含笑意看著他們。

從手術台上下來,再次接通李老先生的視頻。

「尊主,手術順利嗎?」李逸峰和兩位護士收拾東西去了外邊,手術室里只有我一人,李老先生換了稱呼。

「李兄,非常好。對了,你那些棋友呢,他們怎麼說?」

「哈哈,他們徹底被震撼了,二十場全負,吵著要和我一起開發這個新人工智慧呢。他們要是知道碾壓他們的是一個躺在手術台的美女市委書記,人生觀會徹底崩潰吧,當年關雲長刮骨療毒也不過如此!」

我莞爾道:「這幾局棋可能幫他們拓展一下思維,其實圍棋非常博大,我們現在掌握的只是一小部分,那些所謂定式和布局只是普通人類思維局限的產物,等你一旦跳出來,會發現無限的可能性。」

李老先生搖搖頭:「那不是凡人的智慧能觸及到的,將來的世界必由你來引領我們。」

「好啦好啦,李兄,什麼時候來月海,我親自招待你!」

「呵呵,尊主號令白蓮,萬眾歸心,老朽可以身退了。」

「李兄你可不能退,我還需要你做定海針,幫我穩定大局呢!」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這次新斯摩亞王權回歸就是你運籌帷幄一手策劃的。我退下來,小蘭她們會輔佐你的。」

我撇撇嘴,「蘭姐拉著我的好閨蜜,幾個人成立了監督委員會,專門盯著我,就想找理由懲罰我,刑房都設計好了,就等著把我關進去禍害呢。」

「呵呵,你權力太大有人監督不是壞事。」

星期一早晨我出現在辦公室的時候,夏小青眼睛立刻放出光來,不由分說,推著我進了秘書處。

「喂喂,看看咱們老大有什麼變化沒有?」

一幫年輕秘書盯著我看了半天,突然一人驚叫道:「老大,你的,你的胸部好了!」

我笑笑:「是啊,全好了!」說完,我挺起胸膛,緊身襯衣下包裹著雄偉高聳的胸脯,正中兩個小點隱隱凸起在最高點中央。

「哇,終於又回來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老大,你知道嗎,在看不到你胸前凸激的日子裡,我們的天空都是灰色的,做什麼都無精打采。」

「切,別找藉口偷懶。現在好好看看,一會兒給我賣力幹活!」我挺著胸,左右迎著他們火熱的目光。

夏小青不怕事大,攛掇道:「老大,就讓我們看看那,同志們這麼熱切,就不能讓我們摸摸?」

「去,那我今天還能工作嗎?」我瞪她一眼,就會添亂,這麼多姑娘小伙,每人摸我奶頭一下,那還不把我搞得當場發情淫亂,讓別的市委領導怎麼想。

新斯摩亞與我國恢復正常外交關係,雙方共同發表了聯合聲明,在重大問題上與我國保持一致,除了重新開啟在首都的大使館,還要在月海市新設立一個高規格的領事館,我親自批示選址。

這是近二十年來最為重要的外交成就之一,經軍委研究授予我特等功勳章,正式授予少將軍銜,同時任命為地方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現在我在省常委的分量又重要許多,除了月海市委書記還是地方軍區第三把手,真正的戎裝常委!

帶著激動興奮,穿著挺拔修身的嶄新少將制服我回到家裡,準備給王動他們一個驚喜。

剛一進門,心理立刻籠上危險的感覺。

「嘿嘿嘿!」一個怪異的聲音喋喋怪笑,「爆乳書記穿上將軍制服了,不愧是下面裝了生職器啊!」

面對三個傢伙帶著猙獰的魔怪面具,我厲聲喝問:「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闖入我家?」

「大奶將軍,你放老實點兒,不然我們手裡的傢伙在你大奶子上開幾個洞可就不好玩了!」看著對面幾隻黑洞洞的槍口,我放棄了發起進攻的打算:「你們想要幹什麼?」

「把手舉起來,巨乳將軍!」

我無奈將手臂高高舉起,兩個壞蛋過來將我的手牢牢按在牆面上,同時另一隻手不老實地伸向我胸前。

「你們幹什麼?」我怒斥道,「放開我!」

壞蛋不理我的抗議,隔著筆挺修身將軍制服揉捏我的乳房,「嘿,不愧是H奶將軍,制服下面還這麼堅挺,居然不穿文胸!」隔著制服揉了一會兒,覺得不過癮,從我領口處伸進魔爪,隔著軍綠襯衣捏住我的乳頭捻搓。

「巨乳將軍,才摸了幾下你的奶頭就硬了,想必下面早就濕了吧?」

「才沒有呢,本將軍冰晶玉潔,哪裡會做出那樣羞恥的事?」我大義凜然,斷然駁斥。

第三個壞蛋嘿嘿冷笑,走到我面前,拉開褲帶將手伸下去亂掏。

啊!我驚叫一聲,陰道被冰涼的手指侵入。

那人抽出手在我眼前張開手指,幾道晶瑩的水絲正掛在手指間。

「巨乳將軍,這是什麼呀?」我面紅耳赤,無法遮掩。那人並不罷休,竟將手指伸進我嘴裡,帶著下體掏出來的粘液。

嗚嗚,咳咳,手指扣我的喉嚨,口水頓時大量分泌,從嘴角流出,沿下頜淌下,滴在筆挺的將軍制服胸前,不一會兒,濕了一大片。

那壞蛋湊到我耳邊輕聲道:「堅貞不屈的爆乳將軍,流這麼多口水,衣服都濕了,好噁心!」

我喘著氣:「求求你,快捏爆本將軍的奶子,操爛本將軍的騷穴吧!」

那壞蛋咯咯笑道:「這麼快就投降了,一點都不好玩,嫂子,還沒給你上刑呢!」

我恨聲道:「落到你們手裡,早死早超生!」

……

新斯摩亞局勢已經全部穩定,我決定做一個短期出訪,小寶天天念我,說實話我也放心不下,畢竟這麼小的孩子挑上了一個王國的重擔,身邊沒有一個親人,難為他了。

波音747寬體客機降落在新斯摩亞首都機場,新國王親自來機場迎接,整齊的儀仗隊奏起新斯摩亞國歌,莊嚴神聖。

小寶陪著我檢閱了儀仗隊,正要乘車離開,突然看見人群中兩個熟悉的年輕面龐。

「這麼巧,又在這裡碰到你們!」這一對年輕人是我上次來新斯摩亞時飛機上的鄰座,他們曾經眼睜睜看我被阿摩薩將軍衛隊的士兵銬上帶走。

「真的是你,原來你就是那個……那個……」兩人結結巴巴,有點語無倫次了。

「是啊,我們還真是有緣呢。嗯,明天晚上有慶祝晚會,我邀請你們到皇宮做客怎麼樣?」

「什麼,太好了!」兩人對看一眼,都是又驚又喜。

小寶一步也不願意離開我,我也很糾結,既享受這種被依戀的感覺,又有些不安,畢竟在倫理上我是他的長輩,他還叫我乾媽呢。

下午和晚上,我和小寶一起接受了新斯摩亞重要王室成員的拜會,勉勵他們為這個百廢待興的王國貢獻一份力量。這些人在阿摩薩將軍掌權期間被極度邊緣化,現在重回權力中心,自是激動不已。不過我告誡小寶,作為一國的國王,必須將權力掌握在自己手中,對這些王室親戚既要籠絡又要防備,不可大意。當然有整個新白蓮教系在背後支持,別的人不可能翻出什麼花樣。

夜深之時,小寶拉著我的衣袖,還有幾分稚氣的大眼睛巴巴地看著我,小聲道:「母后,別走!」

我心中嘆口氣,罷了,伏下身子,撫摸著他的臉:「乾媽不走,乾媽留下來陪小寶。」

小寶頓時喜笑顏開。

這孽緣已經開始了,何必讓它將來成為小寶的心魔,有什麼因果劫難,我來受著好了。

大大的溫泉浴池熱氣繚繚,「小寶,讓乾媽好好看看你!」我側坐著,溫柔地幫小寶脫下衣服,露出瘦小單薄的身體,胯下那條肉棒卻又粗長了幾分,紅通通地散著熱力,龜頭初具幾分猙獰的模樣。

我把手搭上去,立刻感到手心傳來的灼熱。輕輕擼了幾下,小寶已是滿面通紅,眼中射出熱烈的慾望。我張開嘴,紅艷的嘴唇小心地覆蓋上發亮的龜頭,輕輕吸吮。

噝,小寶的手指深深插進我的頭髮。

我小心地包住牙齒,不讓它們刮到小寶陽具,慢慢地吞進來,直到將全部肉棒都含進嘴裡,凌亂的陰毛扎得我嘴唇痒痒的。

像舔冰淇淋般從下往上舔舐,小寶的陽具還沒有完全發育,長長的包皮覆蓋著龜頭,小心地翻開,露出紅紅髮亮的頭部,輕輕含進嘴裡,艷麗的紅唇嚴密地包裹,不留一絲縫隙。吐出來又含進去,反覆吸吮。

肉棒硬如鐵,滾燙的嚇人。

「哦,乾媽,我要出來了!」小寶聲音顫抖,已經快到極限了。

我起身退出,讓小寶稍微緩一下,把他慢慢放倒躺下,然後輕輕坐到他小腹上,手指分開蜜穴對準直直矗立的火熱肉棒坐下去。

沽嗞,像燒紅的鐵棒一樣刺進我的身體,密布陰道的淫水頃刻間化為氣體,在我和小寶體內循環。

啊,啊,啊!

我上下起伏,將肉棒的至陽熱力全部吞沒,大量的淫水分泌出來,一點點消融熱量。

小寶的手抓住我的乳房,小孩子沒什麼技巧,十指深深陷進乳肉里,死命捏的我生疼,正是這份粗暴稚嫩,讓我更加興奮痛快。

噗噗噗,一陣持續的熱流擊中我花徑深處,燙得我渾身亂顫,翻著白眼,無意識地呻吟著。

射精後肉棒依然堅挺如槍,我又愛又憐,吐出香舌上上下下清理乾淨,隔著皮囊將睪丸吞進嘴裡,唾液沁潤,舌尖調弄。

小寶再次攀上情慾頂峰。

「來,小寶,乾媽都給你,爆乾媽的菊花!」我跪在地上,撅著屁股,手從胯下伸到後面,掰開臀瓣,露出後庭。摸到堅硬火燙的肉棒,引領著幫助刺入我的後庭。

圓圓的龜頭盯在柔軟菊門入口,熱力立刻侵入。

我小心用力,龜頭開始擠開盡窄的入口。

啊!

痛啊!

菊花門傳來撕裂的疼感,我咬著牙屏息繼續吞進,整條陰莖捅進來。後庭里沒有淫水潤滑降溫,炙熱的肉棒在身體里攪動,下半身被燒化了一般。

我仰起上身,濃密烏黑的秀髮亂甩,水珠四濺。

小寶的手伸到前面死死抱住我的胸部,扣住我的乳頭,瘦小的身體卻蘊含無盡的能量,胯部快速挺送,啪啪啪……他小腹猛烈撞擊我的屁股,雪白無暇的臀肉浪花翻湧。

疼啊!太舒服了!啊……啊……嗷……!

不知多少次,我和小寶終於抱滾在柔軟寬大的床上,相擁著入睡。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和小寶在皇宮議事廳聽取了前期調研人員的報告,確定了未來五年在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同時針對新斯摩亞的區域優勢,重點發展旅遊娛樂業和離岸金融業。國家確立君主制,小寶作為國王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統領行政,立法,司法,外交和軍事。

在這過程中, 我會幫助小寶確立政府首腦名單,任命各部部長,所有人員都會以忠誠為第一考量。我相信在十年內,新斯摩亞一定可以成為一個中等富裕的國家。

小寶去安排晚上的國宴,我忙裡偷閒,來到先前秘密基地的刑訊室。

「人都帶來了嗎?」我問道。

「帶來了,都在裡面等著呢!」我點點頭,推門進去。

沈威廉和一眾刑訊員正忐忑不安,見我進來,忙站起來,大氣也不敢出。

我冷哼一聲,臉上罩著一層寒霜,不說話,就這麼冷冰冰看著他們。

沈威廉他們終於受不了了,顫著聲音道:「慕容,哦,徐小姐,不不,太后在上,我們冒犯你了,求您放過我們。」

「哼,放過你們?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你想怎麼樣啊,我們不過是執行命令,奉命行事啊。」一個刑訊員哭喪著臉叫屈。

「我想怎樣?當然是報仇了,不然把你們弄過來幹嘛?」

「徐小姐,我是長官,他們都不過是聽我的命令,你要是怨恨,就懲罰我一個人吧!」

「嘿沈威廉,看不出你還挺男人的。你們給我上刑,那是你們的工作,我不會恨你們,不過,」我頓了頓,掃視一圈開始發飆,「上刑就上刑,說我腳大是什麼意思,還嘲笑我沒有奶頭不像女人,摸一把的興趣都沒有?我今天到要看看你們是不是男人?把衣服都給我脫了!」

沈威廉帶頭,一起不情願地開始脫衣服,見我不叫停,只好脫了個精光。

我一看,氣得不打一處來,「好啊,這麼耷拉,還敢對我無禮!」乾脆把自己脫了個光,挺著巨碩圓滾的爆乳站在他們身前,雙手齊下一隻一隻擼起肉棒,幾下就高高翹起來了。

「打我的時候凶神惡煞,叫你們給我摳一下下面都不敢,還算男人嗎?」想起那時受刑的煎熬我就生氣,要是他們奸我輪我幾次,不至於那麼難熬。

「那時你要做我們三夫人,不敢褻瀆嘛!」還在嘟嘟囔囔辯解。

「我跟你們講過多少次,不會做什麼狗屁三夫人,就是不聽。你們還不如一個文化人,人家魏兄還敢在我身上蹭蹭。」

我女王氣場高高在上發號施令:「你你,抓著我奶子,這算不算女人?你,就你,給我躺下,你站我後面,抱著我的屁股。對了還有你小子,最可氣,躺地上,我踩踩踩,讓你說我腳大!」

一番混戰,兩個鐘頭後,我心滿意足看著癱軟在地幾個傢伙,「起來了,別裝死狗,晚上國慶晚宴別遲到了!」

下午,我到了研究院,找到魏兄。

「大師姐,聽說你來了,沒想到你會來這裡。」魏兄表情有些不自然。

「知道我來了不去看我,還要我來找你。」我嘖道,「魏兄,一切還好嗎?」逃出秘密基地後,魏兄被雷陽他們接應保護起來,直到阿摩薩被推翻下台,局勢穩定後才出來。

「好好,我們要跟未來能源合作,人員相互交流,第一批名單已經出來了。」談起工作,魏兄放鬆了許多,研究院將和未來能源深度合作,共同進行理論前沿的研究。

我也把近期和中遠期的打算跟他說了一下,「新斯摩亞重新走上軌道,相信魏兄一定可以大有作為。」我告訴他,準備籌建皇家科學院,將請他出任第一任院長,繼續完成完善保護傘防禦計劃。

魏兄壯懷激烈,躊躇滿志。

說完正事,我們閒聊起來,我跟他講了上午見了沈威廉一伙人。

「你報復他們了?」

「當然,把他們全弄趴下了。」我得意道,「誰叫他們以前不尊重我!」

「那你覺得我尊重你嗎?」魏兄神情怯怯問道。

我斜著眼看著他含笑道:「還行吧!你比他們像男人,我都被打成那樣子了你還不嫌棄,還有感覺,我服你!」

魏兄有些尷尬:「你知道的,我有那種癖好嘛!」

我不以為意道:「你是說奸屍癖,我今天這樣你有興趣嗎?」

魏兄看了我好一會兒,搖搖頭:「太強了,我找不到感覺。」

我急了:「強什麼強?再強的女人也是一根繩子的事,你那些刑具呢,給我戴上!我會閉氣,保證一個小時一動不動。你要是不放心,叫小沈他們來把我打昏了,隨你弄。」

魏兄驚得睜大眼:「你還真是個淫婦啊!」

我一笑:「那當然,我這個超級淫婦可不是浪得虛名。」

魏兄靦腆起來:「其實我不是非要奸屍,我是跟女人交往有障礙,尤其是漂亮女人,面對她們總讓我手足無措,所以就幻想她們變成了屍體,一動不動只能由我擺布。」

「哦,那我明白了,你這是心理因素,就得我這樣主動求歡的淫蕩女子才能治好。」我把他手拿起來放到胸脯上,按著它輕輕地揉。

「女人需要男人的愛撫,我很舒服呢!」隔著褲子我撫摸他的襠部,感受到手裡的棒狀物一點點變大變硬,另一隻手在他胸前撫摸,「魏兄,你很棒呢!那時候我在刑架上鎖著,你摸我的下身,那麼溫柔,我就知道你是個好男人。」我附在他耳邊輕聲細語。

「你有乳頭了,好可愛,它們變硬了,挺起來了。」魏兄玩弄著我的奶頭,愛不釋手。

嗯,我意亂情迷,「親親它們!」我央求道,大眼睛眨巴眨巴,長睫毛像小刷子一樣忽閃著。

魏兄受不了了,低頭含住一粒乳珠。

嗯吶!我揚起頭,發出舒爽的呻吟。

我躺下,魏兄騎在我身上,雙手壓著我的雙乳。

「進來吧,求你了!」魏兄在門口猶猶豫豫,不肯插進來。

「我……我的是不是太小了,滿足不了你?」魏兄臉紅著,不好意思說道。

我收起笑容,認真道:「我檢驗過了,魏兄是再正常不過的男人,不必擔心。你知道嗎,那時在刑架上鎖著的時候,我就期盼有一天能真的和魏兄做愛,讓你的肉棒插進我的身體。」

魏兄感動道:「謝謝你鼓勵我,我心裡一直有些自卑,怕自己不能滿足愛慕的女子。」

「你絕對沒有問題,除非你嫌棄我有過太多男人,陰道都被干鬆了!」

「不會不會,」魏兄連連擺手,又猶豫問道,「真的鬆了?」

我嘖道:「那你試試。」幫他扶正硬邦邦的肉棒,一點點插進濕潤的花穴。

「喔,好緊啊!」魏兄咬著牙,雙手死死捏住一對雄偉雙峰,手指都陷入飽滿柔軟的乳肉里。

布滿敏感神經末梢的花壁被摩擦,啊,啊,啊!我歡愉地呻吟著,腹肌一卷,上身坐起來,抱著魏兄的腰,親吻他的乳頭。

魏兄瞪著眼睛,揚著頭,奮力抽插。

我控制著節奏,以免魏兄過快射出來。每當逼近臨界點的時候,我就舒緩一些,引導他放鬆,過一會兒提槍再戰。

嗯……嗯……啊……魏大哥……好硬啊……啊……不行了……啊……,配合著抽插的節奏我浪聲呻吟著,魏兄乘騎位坐在我身上,雙手抓緊雄偉豪乳,十指深深陷入雪白滑膩的乳肉里,硬邦邦的肉棒狠狠插進陰道里,拔出來帶著晶瑩的淫液。

「從來沒有這麼淋漓盡致的做愛……」終於,魏兄低吼一聲,精關大開,一陣抽搐後,略帶疲憊趴在我身上,臉埋進深邃乳溝間。

待他喘息漸漸平穩,我小心翻身起來,將他輕輕放在身邊躺好,隨後手掌肉肉按住他下腹陰莖四周,施展拿手的事後養生按摩,讓魏兄體驗一個完美的性愛。

「徐薇,你那個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名器,無論什麼樣的男人都能得到無與倫比的享受?」魏兄又是舒爽又是感動。

「好像是哦,」我有些羞澀又有些驕傲,「就算被上百個人輪姦,也沒有變得鬆弛,而且顏色還可以保持,一點沒有色素沉積變黑的樣子。」

「真是神奇啊!」魏兄感慨道。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