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洗澡這件小事 (9)-拉大車的小馬

第9章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媽媽像被注入了神力似的,猛然撐起身體,轉身看向門那邊。她的動作十分突然,我又正處在腦子一片空白的狀態,差點被甩得飛了出去。

幸好我一直握著媽媽的雙乳緊貼在她身上,感覺失去平衡馬上抱緊了她,她也及時反應過來,把抓著我屁股的左手改成環抱,才重新讓我穩住了。

在她轉身的時候,我看到一向沉穩的媽媽竟然滿臉驚慌,似乎受到了什麼驚嚇似的。

見門仍好好地關著,她似乎鬆了口氣,但還是馬上把右手按到門上,用力頂住,搞得好像爸爸會連門都不敲就突然推門進來一樣。

「還沒有!」

媽媽的聲音很大,語氣也很沖,聽起來簡直是在和爸爸吵架。我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抓緊了她的乳房,腰也向前挺了一下。

這個無意間做出的動作讓媽媽全身一顫,回頭瞪了我一眼,並在我屁股上狠狠擰了一把。她擰得非常用力,而且正好擰到了之前抓破的地方,疼得我差點眼淚都出來了。

不過受到疼痛刺激,我的腦子也從一片迷糊中恢復了思索能力,及時閉上了嘴,沒有敢叫痛。

看媽媽那要殺人一樣的眼神,我如果叫了,後果肯定非常嚴重。

爸爸似乎也被嚇了一跳,過了幾秒才問道:「你們在裡面都半個多小時了,怎麼還沒洗好?」

「你兒子有多髒你不知道嗎?他還邊洗邊玩水,搞得浴室里到處是水,比兩三歲時還麻煩,嫌慢以後你自己來幫他洗!」

媽媽氣勢洶洶地說了一大通,好像很生氣,但我卻感覺她全身都繃緊了,按在門上的手也在微微顫抖,似乎真的在害怕什麼。

我覺得有點奇怪,不過隨著媽媽的身體重新充滿力量,下體的包裹感變得更加強烈,巨大的快感瞬間趕走了屁股上的疼痛,也驅散了我小小的疑慮。

一向強勢的媽媽怎麼可能會害怕?這肯定是我的錯覺。

我愜意地趴在她背上,重新讓大腦進入放空狀態中,靜靜地享受著肉棒被媽媽緊緊裹夾住的強烈快感。

「我就隨便問一句,你別生氣。」

聽到爸爸的陪笑聲,媽媽似乎也感覺到自己有點太兇了,深吸了一口氣後,用正常的語氣問道:「你跑來催我們,是不是要用衛生間?」

「是呀,老婆神機妙算。今晚你做的山藥排骨湯太鮮了,我貪嘴多喝了一碗,剛才又喝了不少可樂……水庫已經超過警戒線了,要趕快泄洪才行。」

聽他把尿急說得這麼文雅,媽媽忍不住笑了起來,但按在門上的手卻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

「我和兒子還在洗澡,你進來弄得臭哄哄的算什麼?多走幾步,去小區附近的超市解決吧!」

「可是我們家在五樓呢!爬上爬下的多累,超市離得又遠,裡面人又多,說不定去了還要排隊……」

爸爸擺出一大堆理由,滿腹幽怨地耍賴皮,就是站在門口不肯走。我覺得非常有趣,他這麼大的人了,居然還會像我一樣玩這招。可媽媽按在門上的手卻凸起了青筋,身體也繃得更緊了。

「你還沒去怎麼知道那裡人多?而且從家到超市只要五六分鐘,這也算遠?不去就憋著!」

媽媽的語氣又凶了起來。通常這種時候爸爸都會退避三舍,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隔著門看不到媽媽的表情,他居然仍有膽量和她討價還價。

「外面還下著雨呢!老婆你就行行好吧!我就用一分鐘,好不好?」

媽媽又開始喘息起來,似乎被爸爸的懶惰氣得不輕。我輕輕摸了摸她的乳房表示安慰,卻又被她瞪了一眼,讓我很是不解。

剛才又揉又捏摸了半天,她都沒生氣,現在只是輕輕摸一下而已,為什麼要凶我啊?

我覺得有點委屈,但又不敢抗議,只好重新趴回她背上。耳朵貼著媽媽的裸背,能清楚地聽到她心跳的聲音,很快很急,像戰鼓一樣。

不過下班後的爸爸有多懶她又不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氣成這樣?

「不好!要用等我們洗完再說!而且下雨你不會打傘麼?」

媽媽再次拒絕了他的要求,白皙秀氣的脖頸上卻冒出了細小的汗珠,同時我感覺到肉棒一緊,媽媽的身體深處傳來一陣很強的吸力,吸得我渾身一顫,差點當場尿出來。

我嚇得趕緊用力吸氣提肛,肉棒連續彈跳了好幾次,才勉強壓下了這股突然冒出來的尿意。

不過似乎還是有一點流了出來。

我提心弔膽地看著媽媽的側臉,只見她的俏臉紅得比剛才還厲害,左腮也鼓了起來,似乎是在咬著牙生氣,可是並沒有罵我。

可能她沒感覺到我流出的那一點點尿液吧!

我暗自鬆了口氣,慶幸自己忍住了。

如果真的尿在了媽媽身上,就算她再寵我,也肯定會大發雷霆,把我罵個半死的。

「那你們還要洗多長時間啊?」

門外的爸爸仍舊鍥而不捨地堅持著,媽媽沒有回答,低下頭雙手扶著門儘量小聲地喘息著,圓潤碩大的屁股也隨著她的呼吸不斷磨頂著我的小腹。

在母子倆的肉體廝磨中,一陣陣飄飄欲仙的快感不斷涌過來,但剛才壓下的尿意也隨之變得強烈起來。

無奈之下,我只好強忍不舍向後退了半步,和媽媽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

我的小腹不再緊貼著媽媽的美臀後,她長長地吐了口氣,回頭看了我一眼,似乎想罵我一通,但最後卻化為了一聲輕嘆。

「洗多長時間是問我嗎?先等你兒子從浴缸里潛完水起來再說吧!」

媽媽提高了聲音,似乎對我非常不滿。

可我今天根本沒玩潛水啊?

媽媽為什麼要撒謊?

我疑惑地看著媽媽的裸背,忽然想起了那次爸爸勸說媽媽的事情。那天我也是像爸爸一樣被關在門外,怎麼求兩人都不開門,媽媽在裡面叫得那麼大聲,他們卻說沒有打架。

明明媽媽最喜歡的那套泳裝都撕壞了,還厚著臉皮騙我。

可今天在相似的情景下,媽媽同樣騙了爸爸。

而且媽媽的內褲也被我撕壞了!

我若有所悟地轉過頭,就看見媽媽被撕壞的淡紫色蕾絲低腰內褲正漂浮在浴缸中,宛若一朵盛開的牡丹。

一直懵懂的我隱約明白了媽媽為什麼要說謊。

因為不論是那天或是今天,她和爸爸或是和我做的事情,都是屬於男女間絕對的隱私,是絕對不能讓任何第三者看到的!

想明白這一點後,下體傳來的快感頓時變得更加強烈,讓我情不自禁地向前移動,重新死死地頂住了媽媽,肉棒也深深地陷入到她體內,輕輕地跳動起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