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美妾任君嘗 (第一部·後日談) 作者:紅蓮玉露

【嬌妻美妾任君嘗】(第一部·後日談)

作者:紅蓮玉露2021/11/23發表於:SIS論壇

********************

清晨五點鐘,鬧鐘響了起來。

欒雨躺在被窩裡,迷迷糊糊地抬起胳膊,按停了鬧鐘。

空曠的臥室再度陷入一片安寧。

房間面積很大,但因為採用的北歐裝修風格,整體十分簡潔。房間中央是一張足有四人寬度的大床,地面鋪著灰色調的光滑石板,因為採用電熱地暖,四季常溫。

大床對面,是一台懸掛著的智慧屏,下面是電視櫃。旁邊的整面牆被窗簾遮掩著,一絲陽光都透不進來,但因為衣帽間的廊燈長明,房間裡還不至於一片漆黑。

鬧鐘響了五分鐘後,欒雨長了一個哈欠,終於從床上坐了起來。

「嘩啦」窗簾被拉開了。

明媚的陽光頓時灑滿了整個房間,落地窗通透明亮,窗外鳥語花香。

「嗯~真舒服~」

欒雨穿著一條單薄的白色睡衣,衣擺垂至小腿,衣料輕柔極了,完全貼附著她的身體。睡衣裡面自然是真空的,腰間系帶,形成一道滑至肚臍的開領。她站在窗前,望著外面蔥翠的花園,一雙狐媚眼睛依然迷迷瞪瞪的。因為剛睡醒還沒洗頭,她烏黑的短髮嚴重分叉,腦袋好像雞窩似的。

「每天早上都要醒這麼早,富家太太的生活也不容易啊。」

略微清醒之後,欒雨拖曳著腳步,穿過衣帽間,來到套房的衛生間裡。

……

這棟位於美國猶他州的別墅,是丈夫昊明為了實現一夫多妻的需求,專門在摩門教區建造的。因為這裡的地價便宜,別墅是按照頂級豪宅的配置設計的,欒雨的主臥套房包括臥室、衣帽間、衛生間在內,總面積高達120平方米,不可謂不驚人。

現在是晚婚晚育的時代,剛滿22歲就結婚的女孩,如今可不多見。

更別提,欒雨還是和自己的親姐姐共享一個丈夫。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家裡只有欒雨自己,丈夫昊明和姐姐筱葵遠在香港的婚房,只把她一個人留在這棟猶他州的超級豪宅里了。幸虧房子裡除了欒雨之外,司機、廚師等等,仍配有很多用人,她不至於寂寞。

……

走進衛生間後,欒雨脫掉睡衣,開始淋浴。

伴隨著響亮的水聲,熱氣瀰漫起來,只見淋浴間裡,一具性感的胴體,渾身灑滿細密的水珠。女孩身材高挑,有著一雙纖細筆直的小腿,和緊緻圓潤的翹臀。因為保持健身,經常運動,女孩的小腿肌肉線條優美,大腿結實有力,翹臀雖小,卻彈性十足。

花灑下,女孩昂起頭顱,雙手抬起,向後梳著烏黑的短髮。她的乳房飽滿極了,圓潤堅挺,猶如兩顆熟透的木瓜。她向前邁著一條長腿,纖細的玉足腳尖兒點著地面,格外凸顯出小腿肚上的肌肉線條,以及結實渾圓的大腿。

順著大腿向上,女孩挺翹的臀部,同她不贏一握的小蠻腰,剛好形成一道優美的弧線。加之那飽滿的乳房,很難想像,如此青春貌美的女孩,竟能有著如此性感成熟的身體。尤其那胸前的蓓蕾居然無比粉嫩,絲毫沒有荷爾蒙分泌過多後的色素沉澱。

欒雨在花灑下享受著熱水,她清洗著身體,毫不意外地發現,自己的乳頭正硬挺挺地立著。

好久沒有和丈夫做愛了。

其實也就是五天時間,但欒雨清楚意識到,哪怕短短五天的禁慾,她就已經開始想念丈夫健美的身體了。自從一年前告別處女之後,她和丈夫昊明,以及親姐姐筱葵頻繁做愛,身體已經得到了徹底的開發。她早已不是初嘗禁果的青澀少女了,而是食髓知味的饑渴若妻。

但是,欒雨知道,自己和姐姐不一樣。

姐姐葉筱葵16歲失貞,九年以來,已經和上千名男性發生過性關係,懷孕墮胎多次,已經基本不能再生育了。丈夫昊明的確很愛姐姐,也接受了姐姐的過往,甚至他還有極其嚴重的淫妻癖……

但一碼事歸一碼事。

正因為姐姐已經是千人騎的妓女了,欒雨認為,自己有義務保持純潔。 當然,欒雨是無條件聽從丈夫的,如果昊明要求她也成為一名朱唇千人嘗,玉臂萬人枕的女人,欒雨會聽話的。但至少結婚到現在,昊明從來沒提過這種要求,那麼欒雨就會一直保持自己的純潔。

不過家裡情況特殊,所謂的純潔,它的標準如何,跟普通人的理解,自然相差甚遠……

……

「我和筱葵中午在維多利亞灣吃飯,前段時間和義大利的負責人見面,對方的意思是,歐洲區的統治一時間還是很難撼動的,建議咱們先從亞洲入手……」

「對對對……我的想法是先從印度******開始……日韓?欒雨,日韓的根基可不是一般的牢固啊,想想他們的N號房事件吧,還有那些AV公司……這絕對是最硬的骨頭……東亞怪物房嘛……」

「對了,寶貝,你今天有什麼打算?」

欒雨正坐在一樓餐廳吃飯,耳朵上戴著air pods,手旁放著通話中的iPhone,用刀叉吃著健身減脂餐。

「上午的話,司徒姐指導健身,下午打算去圖書館看看,你們呢?」

遠在香港昊明笑了笑,說道「當然是繼續做市場調查了。我的打算是,儘量在一年內拿下印度******,然後將主要精力放在日韓,歐美最後。不過至少今年還不會開始,起碼讓家裡穩定穩定的,你說呢?」

欒雨知道丈夫是什麼意思,她臉有些微紅,嗔道「臭老公想當爸爸啊!」

「哈哈,是呢小雨,就等著你給我生一個大乖小子呢!」

「那女兒呢?」欒雨細長的狐媚眼笑意盈盈,彎彎的。

「女兒當然也好啦,來親一個,老公掛電話了。」

「好噠。」

掛了電話,早餐也吃完了,欒雨心滿意足地起身,向瑜伽室走去。

清晨七點半,溫暖的陽光透過採光井,灑入位於地下一層的瑜伽室中。這裡面積寬敞,鋪著淺色的地板,側面整堵牆都是玻璃落地窗,外面是翠綠的草坪。欒雨走進房間時,便看到她的健身教練,司徒影已經等候多時了。

「司徒姐,今天也請多多指教了。」欒雨笑道。

司徒影是香港人,今年27歲,因為某些原因,提前從飛虎隊退了下來。半年前,她應聘成為欒雨的特助,跟隨昊明一家來到美國,如今也留在這裡繼續照顧欒雨。因為技能多樣,司徒影同時擔任著許多職責,例如,除了保鏢和管家之外,她還擔任欒雨的健身教練。

「嗯,去換衣服吧。」司徒影點了點頭。

現在是健身時間,司徒影已經換上了健身服。她穿著一條灰色的打底褲,以及同色系的運動背心,個子高挑,小麥膚色,雙腿和手臂都有著明顯的肌肉線條。但她不失為一名氣質柔美的女性,梳著黑色馬尾辮,又頗具巾幗颯爽。

不一會兒,欒雨便換了衣服回到瑜伽室。

一條三角運動短褲,一件露臍的運動背心,女孩苗條健美的身體凸顯無疑。那一雙修長圓潤的美腿,在陽光下閃耀著美麗的光澤,赤腳踩在地上,每一根腳趾都叫人目不轉睛。她的胸脯沉甸甸的,比起結婚前,明顯更飽滿了很多,但乳暈依然嬌小,而且粉嫩無暇,仍舊宛如處子一般。

一場長達兩小時的私教健身開始了。

欒雨鍛鍊得很刻苦認真,目的也很明確。首先,她需要保持身材,不能過胖。同時她也需要一定的肌肉量,這樣才能在「運動」的時候擁有足夠體力。再就是新陳代謝跟荷爾蒙的分泌,就好比一個體質虛弱的男性再勃起的時間很長,女性也是如此。如果體力不足,新陳代謝下降,荷爾蒙分泌不足,她的性慾就降低了。

「好了,小雨,可以休息休息了。」

大約兩小時後,司徒影叫停了欒雨。

欒雨粗喘著氣,從跑步機上緩緩走了下來,雙腿還有些發軟。司徒影走上前來,攙住欒雨「還跟往常一樣,到浴室洗個澡,然後再給你按摩一下,放鬆放鬆肌肉?」

「嗯,拜託了,司徒姐。」

欒雨接過司徒影遞來的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我今天是不是比之前有進步了?」

「是啊,同樣半小時的跑步,這一次你一直維持在第五檔的速度上,破了上周記錄三分之一呢!」司徒影讚許道。

得到讚美,欒雨開心地笑了笑,推門走進瑜伽室附屬的浴室。

真的很累,但跑步後的那股滿足感,卻也是許多不健身的人難以想像的。欒雨站在噴頭下,享受著熱水沖刷身體的快意,只覺得渾身好不舒爽。尤其當她將沐浴液抹上身體,汗味不再,全身飄香,她只覺得自己精神奕奕,仿佛全身都煥發出嶄新的生機。

「啊,好舒服~」

披著浴巾,欒雨擦乾了頭髮,走回到瑜伽室里。

此時司徒影已經不在這裡了,欒雨熟門熟路地推開旁邊另一扇門,走進按摩室當中。

這是一間小屋子,而且光線暗淡,只有幾束很小的橙色燈光。司徒影正站在按摩床的旁邊,她已經準備完了,就等著欒雨躺到床上。

欒雨感到臉蛋格外有些發燙,她有些羞澀地一笑「司徒姐,你真漂亮。」

入職半年多來,司徒影一直完美完成著工作,欒雨跟她已經很熟悉了。

曾經有一次,欒雨問過司徒影,和她探討愛情的話題,得知司徒影不久前剛和前男友復合。原因也很簡單,司徒影的男朋友只是普通人,難免對她作為特警的工作有不理解的地方。兩人分分合合,卻也相處了多年,不久前男朋友還去了司徒影的娘家,算是快進化成毛腳女婿了。

欒雨問過司徒影,她的男朋友是否知道她的某些秘密,司徒影打了個馬虎眼。欒雨也沒有多問,因為自己的身份特殊,她能想像到司徒影的男朋友會有哪些遐想。無非就是,關於性感女特警的各種意淫。男人有意淫很正常,但能否接受意淫成真,就涉及對方隱私了。

「小雨,躺下吧。」

「哎。」

密閉的房間裡,暖色調的燈光下,欒雨站在按摩床一側,面對著司徒影,脫下了自己的浴巾。

這真的是一具愈發成熟的性感身軀。

欒雨很年輕,只有22歲,燕尾短髮搭配瓜子小臉兒,精神又可愛,活力四射。她的身材纖細,個子又很高挑,一雙長腿頗具模特的感覺。而她的臀部又是那麼挺翹,明明也不算大,成年男人的雙手足以輕鬆掌握,但偏偏就是肉感十足,叫人一看就知道是欲女。

所以欒雨的身材雖然纖細,卻不纖柔,小腿肚有著優美的肌肉線條,大腿也顯得渾圓有力,小腹更有馬甲線,是一個典型的運動美人。尤其婚後這半年多來,她在司徒影的指導下努力鍛鍊,身材更是性感極了,那種健身女孩的極度誘惑。

作為親姐姐的葉筱葵曾給出評價,說以欒雨當前的身體素質,以及身材等各方面,已經是毫無疑問的性愛尤物了。

對於筱葵的評價,欒雨自然是很開心的。性愛尤物,天知道她是多麼希望擁這個稱號,要知道,今年22歲的她,也就是21歲時才剛剛告別處女,真正經歷過的男人只有丈夫昊明。

當然,她也和如今的小舅子昊帝做過那麼一次,但區區一次,還是中規中矩的傳教士戴套性愛,實在不足掛齒。

但儘管擁有了性愛尤物的稱號,欒雨很清楚自己尚有哪些不足。

比如最直接的缺陷,如上所述,就是她經歷過的男人實在太少,嚴格上講只有一個,或者頂破天只有兩個,實在是少得不能再少了。須知,任何一個交往過好幾任男朋友的女孩,性交過的男性都可能不止一兩位了,這實在沒什麼稀奇。

欒雨倒是沒有人盡可夫的期待,只是客觀地說,從一個性愛尤物的角度來考慮,自己確實還很不合格。昊明也的確有著嚴重的淫妻癖,但婚後截止目前,他也還沒有讓欒雨變得人盡可夫的打算。

所以,欒雨便按兵不動,繼續保持著自己的純潔,並在此期間正常「溫養」自己的身體。因為無論將來丈夫有怎樣的需求,一個性愛尤物的妻子,都是欒雨必須做到的。

……

脫光之後,欒雨趴在按摩床上,臉部朝著留空處。

司徒影站在一旁,依然穿著灰色的打底褲和運動背心,因為布料單薄,衣衫緊貼著她的身體,勾勒出一副肉感的曲線。

「我準備塗精油了。」她說道。

床頭櫃旁的推車裡,擺滿了按摩需要的物品。司徒影打開一個玻璃小瓶,一股精油的清香頓時溢了出來。這精油瓶印著貝美爾藥業的LOGO,

像一個香水瓶似的,商品價格也比普通香水更貴。

司徒影認真將精油滴落到欒雨的背脊上,緩慢開始塗勻。

「嗯~」

剛開始按摩,欒雨便感覺到後背一片舒適的灼熱,而隨著按摩區域蔓延,她全身都變得灼熱了起來。冬天進行這樣的按摩會是極好的,現在也不差,尤其這份按摩還能夠滋潤肌膚,使皮膚更加細膩光滑,富有彈性。

司徒影的雙手緩緩遍布欒雨的全身。她細緻地按摩著欒雨的臀部,雙手向下,將光亮的精油塗滿欒雨修長的小腿,然後攥住她的玉足,雙手十指和腳趾交握。不一會兒,更多的精油順著背脊滴落下來,滑過欒雨的乳側,或者順著臀溝沒入她的私處。

欒雨全身都火燒火燎的,尤其是私處,哪怕精油只是流淌過去,她便已感覺到陰唇充血瘙癢,有一絲絲淫液將要淌出。但她忍耐著這一切,全身一動不動,只是自然地放鬆身體,享受著精油滋潤的感覺。

「小雨,翻過身子。」司徒影要求道。

於是欒雨聽話地轉過身,正面朝上,雙腿併攏。她不時閉著眼睛,全屏觸感感受精油滋潤的清涼火熱。當司徒影的雙手抓上她的胸脯時,欒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但仍沒有說什麼。

按摩的重點,便在於乳房和私處。司徒影將一滴一滴的精油不斷滴到欒雨的乳房上,雙手緩緩按摩,使精油得到充分的吸收。欒雨的乳頭早早就挺立起來了,粉粉嫩嫩的乳頭,還有直徑有限的同樣粉嫩的乳暈。她好像剛剛發育的十六歲處子一般,身體稚嫩得令人咋舌。但她飽滿的乳房和挺翹的美臀,卻又成熟得不可思議。

這不只是後天滋潤就能得到的發育,先天要素更占極大的比例。

隨著按摩進行,在司徒影的要求下,欒雨仰躺在床上,膝蓋抬起,分開雙腿。她的陰毛是定期清理的,陰阜周圍乾乾淨淨,能很清楚地看到她微微敞著開口的陰唇。同樣仿佛十六歲少女般,粉粉嫩嫩的陰唇,然而比起真正的處子,欒雨的陰唇卻更顯得肥厚。這非的是性慾旺盛的女孩,才能擁有的明顯特徵。

司徒影第一次見到欒雨的裸體時,也為她的這一份矛盾感到詫異。多麼清純美麗的女孩,卻有著這樣成熟發育的身體,好像明明一個尚未經人事的處子,卻對性愛抱以極度的渴望,並已完全做好了準備。於是乳房成熟飽滿,乳暈卻稚嫩無暇;臀部堅挺渾圓,後庭緊緻光潔,陰唇肥厚,陰毛剃光,明明早已是饑渴蕩婦的模樣,卻尚沒有多少男人享用過。

這樣一具極度淫蕩而又清純的充滿矛盾的胴體,目前為止,只有一個男人將之玩遍,那就是她的丈夫昊明。

「我不能給丈夫丟臉。」

欒雨說道「無論將來,在他收服結社的過程中,會需要我做什麼事情,我都必須在他需要我的時候,能夠派上用場。」

司徒影正用精油按摩著欒雨的陰唇,聞言笑道「小雨,我真是太羨慕你了。不光是別的,還有你能嫁給這樣一個開明的丈夫,而且能享受到這樣的性福。」

司徒影說的是哪個「xingfu」,欒雨很清楚。

她一邊享受著司徒影的陰部按摩,嘴角流露出幸福的笑容「我們都有自己的角色。筱葵姐姐已經找到了她的角色,我也需要給自己找到一個。而我覺得我已經找到了。」

「所以是?」 「就是為了昊明的需要,成為任何他希望成為的樣子。」

因為陰部按摩的刺激,欒雨的面頰已是一片緋紅,她也快忍不住了,雖然身體不動,但腳趾都已蜷了起來。司徒影見狀,便在繼續按摩著欒雨陰唇的同時,將早已準備好的針筒拿了過來。

每天都是同樣的按摩流程,欒雨一看到針筒,便自行在按摩床上趴著撅起了屁股。司徒影撫摸著她的翹臀,沾滿精油的手在她的臀部用力一拍。啪的一聲,清脆極了,而且那彈性十足的手感,讓司徒影作為一名女性都愛不釋手。

她將針筒緩緩插進欒雨的屁眼中。

當清涼的精油灌入屁眼的一瞬間,欒雨發出一道滿足的呻吟,那感覺就好像飢餓已久的流浪漢終於得到飽餐一般。受到精油刺激,她的括約肌瘋狂蠕動起來,但根本不可能將精油噴射出去。欒雨發出痛並快樂的呻吟,趴在床上撅著屁股,屁眼使勁收縮,將針筒的針管緊緊夾住。

即使早不是第一次見到這一幕,司徒影仍不禁夾緊了雙腿。

她真的是太羨慕欒雨了。眼前這一幕的快感,她想像的出來,但想到每天都要經歷這樣一份快感,司徒影心裡就只有羨慕。當她將針筒從欒雨的屁眼中拔出時,看到女孩那一鼓一鼓的菊花瓣,她費了好的的力氣,最後也沒能忍住。

她湊首過來,在欒雨精光閃閃的菊花上輕輕一舔。

……

「對,就是這樣,老公,司徒姐姐……」

「還說呢,我當時直接就高潮了!沒錯……她當時按摩我的陰唇……當時沒有,之前是有的……然後她直接做了一個毒龍鑽!對對對……然後我就後庭高潮了……」

「老公,這算不算給你戴綠帽啊?我是說……雖然咱們早就說過,我和姐姐跟其他女人搞蕾絲邊是不算的,但我畢竟是被……其他人碰了身體……你不介意?那就好……」

「嗯……肯定是要繼續聘請司徒姐姐啦,但我當然不能成天和她搞蕾絲邊了,除了老公你明確下達指示。嗯……我自己的想法?那肯定是只和姐姐蕾絲邊了,你知道我這個人本身是很保守的。」

「行吧,那就這樣,你和姐姐在香港過得開心哦,拜拜!」

欒雨掛了電話,對站在門口的女人說道「沒事了,司徒姐姐,我老公原諒你了。」

司徒影已經在那裡站了很久,因為沒有得到昊明的原諒,她絕對不敢放鬆下來。聽到欒雨的回覆後,她頓時鬆了一口氣,面帶感激地說道「多謝你為我求情,小雨。」

「哪裡的話,我哪會為這點事讓昊明懲罰你呢。」欒雨笑道。

按摩早已經結束了,欒雨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坐在落地窗前的高腳凳上,手支著下巴,嘴角帶著清淺的笑意。夏日時節,單薄的裙子貼附著她的身軀,顯出一副前凸後翹的性感身材。

「那我為您準備午飯去了。」司徒影點頭道,在得到欒雨的同意後,轉身準備離開。

欒雨看著司徒影同樣健美,但格外高挑,御姐氣質極強的身子,眼眸微轉。突然想到,司徒影剛和前男友復合,而且有結婚的跡象。但她的那位丈夫卻只是普通人,不但和司徒影的特警工作無關,也同樣跟「結社」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司徒姐姐真的成為人妻,就讓老公好好調教調教她吧。」

欒雨想著,果然玩女人這種事情,人妻的加分項是最多的。

「然後她的那位丈夫,也要利用起來,起碼不能讓他一直蒙在鼓裡。」

真的是很不健康的想法,甚至邪惡,乃至違法,但欒雨就是這樣理所當然地覺得,應該這麼做。她甚至還想著,如果司徒影一直單身也就罷了,就讓她一直太平著,但既然很可能要結婚,變成一個身穿絕美的人妻,那就必須調教。

欒雨正想著呢,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震了一下。

是丈夫昊明發來的郵件,內容非常奇怪。

「印度******的長老亞麥提……想要我的聯繫方式?」

欒雨青春美麗的面龐上,露出一抹訝然。 (第一部·後日談·完)

***************

這是一篇百分之百的過渡。

專門深化描寫欒雨的身材,以及她的一些價值觀。

進而為第二部做鋪墊。

說一下更新計劃:

接下來更新《嬌妻美妾任君嘗·第二部·印度篇》

不過,更新會隔一段時間,因為我需要重寫。

將多餘情節砍掉,並深化主線情節,工作量較大。

我儘量元旦更新,情節進展和舊作保持同一。

如果元旦無法更新,大概就是春節期間。

最晚最晚,不會讓大家等到正月十五。

哈哈。

所以盜版網站的第二部就甭管了,以本站首發為標準。

第二部書名也會改為之前講過的那種格式,也算是防偽印記了。

主角:欒雨。

分冊:印度篇

以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