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傳 (3) 作者:黑色小內內

.

【少年傳】

作者:黑色小內內2021/11/23發表於SIS001

第三章

星嵐帝國一王府後花園內,一少女雙膝跪地,全身不著片縷,算不上肥大的臀部翹的老高,兩臀瓣中間的臀溝和被颳得乾乾靜靜的陰戶完全展現出來,因抽打得厲害紅腫起來,陰戶更加的突出,能看見陰蒂和陰唇上分別掛著亮燦燦的環。腰肢呈現向下的弧形,平坦的小腹幾乎貼近地面鵝卵石,一對發育良好的乳房和肩膀緊緊的貼在地面,雙臂放於身子兩旁,手心向上,稚嫩精緻的臉龐望著身後的男子,似乎等待著身後男子發號命令一般。

「猜猜為父這次抽哪裡?」身後男子大約四十多歲,手持一根翠竹編制的軟鞭,製作時長期浸泡在桐油中,使其鞭子光鮮亮麗,格外的堅韌,抽在身子上疼痛感更強。

「女兒猜這次爹爹會抽女兒的騷腚。」女子討好道。臉上笑盈盈的,

「啪!「鞭子抽在了玉腳腳心上,紅腫的腳心又多了一條紅印,疼痛同時啊的一聲也從女子嘴中叫出。

「猜錯了喲,該罰!」男子說完掃視著面前女兒的身子,似乎在想下一鞭子落在哪裡!

「女兒確實猜錯了,謝爹爹懲罰,這次女兒猜爹爹會抽肉屄。」沒想到這次確實是抽的女子的屄縫,女子身子疼得厲害,但也只是微微有些顫抖保持著先前的姿態,還是向身後男子說到:「騷女兒這次猜對了哦,請爹爹獎勵女兒一些鞭子吧。」女人知道猜對猜錯都會挨鞭子,只好乖乖撅著屁股等著鞭子落上身上。

沒抽兩鞭就有下人通傳有要事求見,來人雙膝跪地,開口道:「王統領傳來消息,琳公主跑到了明月城,剛好被明月閣收為弟子了。」被稱王爺的男子明白明月閣這三個字的分量,這次任務目前看來算是失敗了。臉上充滿了憤怒。「王統領幾人辦事不利,殺之!沒回來復命的話把他們家人全部送到司教坊。」說要單手一揮示意來人退下。男子領命後退了出去,假裝沒看見跪著女子淫糜的景象。自家王爺喜歡玩弄年紀偏小的女子,特別自家女兒,在整個京州來說也談不上是什麼秘密,也沒多看,甚是清楚什麼該看什麼不該看。

隨著來傳話小人的離去,跪趴在地上的女子眼神變得有些驚恐和無奈,知道爹爹的怒氣發在自己身上。接著屁股上挨了一腳,「你這個賤人還不快滾過來。」說完看著爬過來的的女兒,高大的身子居然就騎到了女兒的腰上,命令女兒馱著自己去調教房,還囑咐下人去叫女兒母親一起過來侍奉,鞭子更是一頓亂抽,身子哪裡嬌嫩抽哪裡,奶頭和屄縫上端的淫豆都不放過。嘴裡發瘋似的大呼道:「賤人,賤人,都是賤人!」

沒過兩日,明月閣掌門閨房之中的聶宇醒了過來,腦子還是一片混亂,穿越前的事情記得還比較清楚,先前腦子受的重創恢復的差不多了。醒來的聶宇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之上,緩緩起身發現房間很大,各種叫不出名字的家具,應該全是名貴典雅的東西,房間裡收拾的乾乾淨淨一塵不染,桌子上面放了一戶茶具,房門緊閉著,聶宇想要推門出去,手還未碰到房門之時,一股幽香迎面撲來,讓人心曠神怡。門緩緩打開,聶宇見進來之人被震驚得呆若木雞,是一個女人,一個馬上要走進屋子的女人。

能夠讓聶宇都屏住呼吸的絕世美人,這時已經走進了房間內,即便是穿越前電視上見多了美女的聶宇都會不自禁在心中驚嘆「好美的女人,莫不是來自天上的女神!」她的出現,就像一道陽光射入了屋內,馬上聶宇的目光一直集中在她身上,只要目光接觸到她的身上,就再也捨不得離開。

絕美女子的容貌之美聶宇感覺他已經沒有語言所能形容,那怕是曾經的幻想,都不能幻想出有著如此絕世姿容的佳人,有著清麗脫俗的雅秀之人。此時她身上披著一件白色色的絲緞長袍,那長袍材質細膩光潤卻仍是遠遠不及她裸露在外的玉肌雪膚。輕柔的長袍貼附在這絕色女子的身體上,為她勾勒出世間難覓的絕美身材曲線,那胸前的高高突起的肉團在長袍下的起伏足以令任何美景都失去顏色。尤其是她身材極其高挑,比穿越前聶宇的一米七二的身高都要高,在輕袍的襯托下,更加凸顯出那一雙美腿驚人的長度和豐潤。

女人身著的長袍樣式極其簡單,只是腰間隨意挽著的一條細帶,但穿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卻毫不遜色於最華麗的宮裝。除了雪白晶瑩的玉頸,下面更是顯露出一道深邃的乳溝,仿佛深不見底的玉白乳溝讓聶宇驚嘆女人胸前的雙峰是如何的豐滿高聳,那驕傲的乳峰將輕袍高高挺起,呼之欲出,尤其是女人緩緩走動進來之間間,兩個巨大的乳房的上下起伏微微顫動,讓聶宇呼吸困難,心癢難耐。而在女人纖細一握的腰肢下,收窄的長袍緊緊包裹住她的豐臀,豐滿上翹的渾圓的臀部使寬大柔軟的長袍緊繃出誇張的曲線,女人走動間兩個飽滿臀瓣在長袍下交替浮現、左右搖擺一顫一顫的風情直接讓聶宇流出了鼻血。穿著長袍已是如此,在這件長袍掩蓋下的身子,要是沒有任何衣物,這種想法聶宇忍不住乾咽口水,有一種窒息之感。

最令聶宇人驚異的這女人的年齡,僅從肌膚容顏看,這女人應該是在二十歲出頭的年紀,但她眉宇間不經意顯露出的久歷世事的從容和身上散發出的成熟典雅的氣質又絕非年輕女子所能擁有的。年輕的容顏成熟的氣息,這看似矛盾的組合卻成就了她無與倫比的魅力,任何男人都無法避免這種誘惑力,恨不能跪倒在她的腳下。聶宇眼睛直勾勾盯在女人的身上,生怕少看一眼吃了大虧。總之,房間裡除了聶宇粗重的喘息聲外,再無其他聲音。

女人見眼前的小男孩直勾勾的目光,仿佛恨不能將她身上長袍剝一般,也沒有生氣,只是漠然的走到一張桌子前坐下,輕聲道:「公子醒了想必渴了吧。」說完提起桌上的茶壺倒了兩杯熱騰騰的茶水。

聶宇呆呆地應了一聲,以最快的速度坐到了女人面前,眼神還是離不開女人身上,順著女人晶瑩的脖頸向下瞄去。女人裂衣欲出的胸前豐盈根本不是那件輕袍所能掩蓋的,面對不應屬於這世間的美色,聶宇有種下體暴起的感覺,目光僵直,眼睛眨也不眨,充血的雙瞳和漲紅的面色,都訴說著他身體正在被慾火燃燒著。

女子等聶宇坐下玉唇輕啟繼續道:」請問公子姓誰名誰,可有師傅否?」

好半晌,聶宇才努力吞咽下自己的口水,抬頭望著女人的嬌容說道:「回美女,不,回仙子,小子聶宇,孤兒一名,師傅嘛,應該算有。」聶宇穿越之前的確是個孤兒,加上小乞丐也是個孤兒,也不知道小乞丐叫什麼名字,乾脆就用起了穿越之前的本名,想著讓他成功穿越的老頭,應該算得上是他師傅吧。回答完後又弱弱問了一句:「敢問仙子的芳名啊?」

女人聞言抬頭看了看對面的聶宇,一身普通至極得衣物,年紀不大但面黃肌瘦,顯然是一個窮苦人家得孩子,和那些勢力應該沒有關係。女人美目盯著聶宇的回答道「我叫明月心。」

聶宇心中一直讚美:「美啊!人美名字更美。明月心,明月心……」聶宇本來還想和明月心說上幾句。明月心見聶宇沒再提及師傅之事,也就沒有多問,只是眼神中放出盪人魂魄的異彩。明月心輕聲道:「這段時間你住這院子就行,有事大聲呼叫我就行。」說罷,拿著起身離去,速度之快 .當他反應過來之時,明月心已頭也不回地走出大廳,只留下口乾舌燥的聶宇,端起桌上茶杯一口咽下。貪婪的神色還在回味明月心那長袍緊裹下高峰豐乳渾圓翹臀的姿態。明月心離開了,屋內仍舊殘留著她留下的獨特香味,聶宇有一種想抱著明月心坐過的凳子,狠狠的聞凳子上殘留的香味。

夜裡月下,五人集於明月閣主峰之上,除了明月心為首之外還有四位絕色美女,其中一位便是帶回聶宇的四峰主之一冷蕊,其他三位便是另外三位峰主。衣著打扮都相差不了多少,不同的只是顏色可身姿有些細小的差別。

明月心施展一個與外界隔絕的陣法道:「所邀四位師姐前來想必也知道和幾日前帶回那少年有關,如果我師傅沒有算錯的話這少年應該能助我們破除這命運的枷鎖,也就是說明月閣不再受功法限制,有望突破魔咒一般的命運。」明月心指的是歷代不超過五十就會隕落一事,她的四位師姐以及她們的嫡傳弟子也是和她修習一樣的功法,也會落得一樣的命運。其他外外門弟子修煉得其他功法,只是品級低些,所以無妨。

不顧四人驚訝的神色明月心繼續開口道:「這兩日我都檢查過那少年的身體,他體內丹田真氣能和我修煉的《九鳳仙決》相呼應,從他丹田導過來的真氣似乎對我有著不小的提升,我的境界似乎有盈盈突破得感覺。」四人更是驚訝不已,目前明月心是聖皇高階的境界,突破?突破道聖皇巔峰?看似小小一階段,除了悟性還必須要有莫大的機緣,明月心年紀不大,才三十八歲,除了和自己天賦和悟性有關之外,和修煉的神級功法以及傳宗神器月仙輪才是重中之重。不然年紀輕輕僅憑著天賦和悟性修煉,能在百歲之前突破道聖皇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其他聖皇境界強者沒家族都傳承,都是一兩百歲之外了。

「十多年前我進入密室查看了流傳下來的故捲軸,其實你們師傅給說的突破之法都是錯的,突破聖皇境界到達更高的層次也不會破除魔咒,一直以來沒和你們吐露真相是怕你們修煉有所懈怠。真正突破之法,必須要有修煉《龍甲仙訣》男子配合才行。」說到這明月心絕美臉上不自覺地出現一抹難有的紅暈。然後繼續說道:「那少年不知道如何獲得《龍甲仙訣》,他丹田內真氣像是被人強行灌輸進去一樣,真氣就是古捲軸上所記載,應該是修煉了《龍甲仙訣》沒錯。至於破除之法要等他修煉《龍甲仙訣》到第三層才行,到時候我會告知你們破解之法。今晚所說之事切莫傳了出去,那少年來到明月閣之事也不可傳揚。切記!切記!」說完便讓師姐們離了去。

翌日清晨,聶宇昨日一直回味明月心那絕色姿容,夜裡久久不能入睡,夢中聞到一縷奶香,沁人心脾,突然睜眼發現屋內多了一女子,那女子和昨天一樣,仍是身上披著一件白色色的絲緞長袍,見此聶宇又開始想入非非了。

「公子昨夜睡眠不佳?」來人正是明月心,見聶宇一對大大的黑眼圈,打破了聶宇的幻想。

聶宇聽著天籟之音,眼前正是日夜想念之人,腦子迷糊著回答道:「還好,還好。」聶宇反應過來後還順口問道:「仙子可有事否?」

明月心面無表情:「公子不必拘束,平常對待便可。請問公子,可有修煉什麼功法麼?可知功法名字?」

聶宇瞬間明白明月心肯定是為老頭所傳功法一事?要是盟友便好,要是敵對勢力的話自己可有瞬間會被轟得渣都不剩,頂著絕世美人得誘惑,聶宇還是遲疑了起來。明月心看出了聶宇得遲疑,猜出了他中心所濾,繼續開口道:「公子不必憂慮大可放心,要是正如本掌門所想,先不說對明月閣有何等幫助,就是對公子你也有著莫大的好處,還望公子如實相告,明月心定會報答公子。」

報答?嘖嘖嘖……要是能以身作為答謝更好,這想法也是心裡想想。聶宇見狀也決定賭一把,便說自己卻是被一老頭傳授了叫《龍甲仙訣》的功法,至於穿越這些沒提起。

「《龍甲仙訣》?那應該沒錯了,」明月心描繪著自己在密室古卷上看到的,第一代明月閣掌門創建了明月閣,其修煉的決更是神級功法,有可能還更高,此功法只適合女子修煉,除了第一代掌門存在了四百年之久外,後代掌門均過不過五十,這就是決的弊端。第一代掌門三百多歲之後才建立了明月閣,第一代掌門之其所以能活這麼久,是因為其伴侶的關係,第一代掌門的夫君其修煉的《龍甲仙訣》,能使其一日為靈,終生為影,靈氣共生,魂命無分,陰陽調和,萬物皆寧,故而保持人體陰陽平衡可延年益壽。」

這下聶宇腦子裡炸開了鍋一般,完全不敢相信。難道這解救之法取決於老頭傳授的《龍甲仙訣》,修煉後與明月心發生性關係?還有這等好事?此刻聶宇真想馬上給老者磕頭感謝。隨口問道,「仙子言下之意是讓小生和你交配便可?」脫口而出後才後悔莫及,生怕惹怒了明月心,治他個唐突之罪,又馬上道歉道,「小生嘴欠,仙子莫怪。」

明月心臉上也布滿了怒羞之色,看上去極為動人。定了心神,「公子雖是粗魯了些,可正是言不之意。」說完玉臉更是紅暈,絕美的容姿讓聶宇看了心神蕩漾。

「那,那,仙子何時開始呢?」聶宇說話都有些顫抖,火急火燎的問道,心更是急不可耐了。「對了,仙子說是陰陽調和,何不與平常男子交合,一人不行,多於幾名男子便可呀?」

明月心聽著如此輕薄之言,換作平日,早已把眼前男子抹殺,可眼下是修煉龍之人,日後更是自己主子,便耐心的繼續解釋者。「公子有所不知,理是這般,歷代掌門修煉《九鳳仙決》,且不說一般常人破不開下陰之門,就算強行破開,也受不住護體功法的反噬。反噬之力除非高出一個境界才能承受。就算公子習得《龍甲仙訣》,此刻也是不行,需要公子修煉到靈王才行,其中妙處得等公子突破到靈王自會體會。」

「之後我會傳授公子你如何引導之法,因你身子太弱,我會不定期送適合你修煉丹藥過來。讓雪嫣照顧你飲食起居吧,只要公子把龍修煉到靈王,我這身子變會交於公子你。」說要最後那句,明月心像是鼓足了巨大勇氣似的,高聳的胸部起伏得厲害,屋內又只剩下被震撼得呆若木雞得聶宇。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