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和他的女人們 (3) 作者:天堂斷根

.

【左京和他的女人們】

作者:天堂斷根 2021年11月23日第一會所首發

=================================================

(向各位讀者道歉一下,我的續沒有寫清楚,我主要分三個部分寫:

第一部分是將原文寫的合理些,清楚些,沒有描述清楚的補全些,故事講的合理些,把腦殘、智障、反智、自相矛盾的儘量情節去掉;

第二部分就是將原文斷更的儘量合理的補全;

第三個部分就是復仇啊,我都說了是「左京和他的女人們」了,就是暗示前面左京是怎麼失去這些女人的,後面又是怎麼得到更多女人的。描述一個由幼稚,單純,純潔被人背叛的男生,走向一個成熟,狠辣,穩重,成功男人的轉變過程。)

=================================================

第三章 禁忌之愛(2)

當三人發現小孩還沒有起床,又返回到臥室,把地板上的紙巾全部打掃乾淨,偷偷扔到樓下的垃圾桶內。另外三個人濕掉的內褲也是丟的到處都是,趕緊將內褲收集起來,放到洗衣桶了浸泡。

徐琳將一條豹紋蕾絲內褲拎起來對著李萱詩說「萱詩,你昨晚用這條內褲噴的水最多,我猜測左宇軒最喜歡你穿這條內褲是不是?」李萱詩內心認可了徐琳的說法,但是嘴上可不承認,「琳姐,別瞎說,我哪有?」岑青青插話道「萱詩姐,確實哦,你昨晚穿這條內褲最有感覺,嘴裡叫到,老公,用力插你的小嬌妻,我爽死了,插死死我,插爛我的淫穴啊」、

「再說了,你這條內褲濕的最厲害,而且都粘在一起了。你自己聞聞,騷腥味濃不濃?」

李萱詩趕緊將內褲搶過來,扔在溫水裡浸泡,看著整整七八條內褲一起浸泡著,李萱詩內心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和兩位好閨蜜乾的好事,她們2個人現在還是穿的自己的內褲。

「趕緊弄午飯了,孩子們估計都快醒了,沒有吃早飯估計都餓壞了,琳姐,青青你們兩個到廚房間看看有啥菜好燒的,冰箱裡有很多菜,我要打電話到公司安排一些事情,煩死了頭大啊」李萱詩急忙的說道,去找自己的摩托羅拉手機。

2個人下樓走到樓梯間,看見左京和徐琳的兒子都起床了,2個人在說笑著,徐琳一本正經的說道「兩位小少爺,是不是餓了,等一會我和青青阿姨燒飯去,你媽在處理公司的事情,你們別打擾她。」

「知道了徐阿姨」,左京回答道。

岑青青一路走一路看,光滑的地板,冷風習習的中央空調,說不上名字特別好看的水晶吊燈(主要作者我自己也不懂這些高雅、有錢人的玩意,只能這樣介紹一下),寬大的廚房間,滿臉羨慕的說道「琳姐,萱詩姐家也太有錢了把?這麼大的別墅,這麼漂亮的裝修,這麼多功能的房間,我這輩子估計是住不上啊。」

「你當左宇軒的家產少啊,留給李萱詩的家產絕對在2000千萬以上,只要你讓你女兒搞定你女婿不就行了,將來讓左京給你買一套住唄,再說了,現在李萱詩孤單寂寞難耐,等左京上學去了一個人住家裡,你就可以經常來陪李萱詩,不就可以住在這裡嗎?笨死了青青你,難怪你到現在還在住著你自己那個幾十平的小公寓,腦子不靈光啊你。」徐琳嘲笑道。

岑青青仔細一想好像是這個道理,開心的翻起來冰箱以及櫥櫃,燒菜可以她的拿手好戲,三姐妹只有自己燒菜最好吃,李萱詩就是個闊太太,從來不會自己燒菜,要不保姆,要不左宇軒,徐琳倒是能燒,但是跟自己差遠了。很快岑青青就把中飯搞得像模像樣,徐琳只能打下手。

這邊岑悠薇和馬曉慧兩個在一個被窩裡也剛醒,一醒來兩個人就開始鬥氣,互相看對方不順眼。岑悠薇更是先起床占據馬桶不出來,讓馬曉慧在外面等的實在熬不住,開始敲門「死丫頭,快點打開衛生間的門,姐姐我憋不住了,要尿了。」

「那你就尿外面唄,正好讓京哥哥看看你的窘態,丟丟你的人,哈哈哈,」岑悠薇放肆的笑道。

當然最後還是很快打開衛生間的門,馬曉慧趕緊衝過去,門都來不及關,拔開自己的內褲就放起水來,「嘩。。嘩。。嘩。。。」尿的動靜很大,岑悠薇就看著馬曉慧壞笑的說「哇,尿這麼急這麼響,一看就知道是個騷貨,不是處女了,尿道被男人搞大了吧?」

馬曉慧怎麼也沒有想到岑悠薇為了嘲笑自己說出來這麼過分的話,臉一下就紅了起來,甚至不敢抬頭看岑悠薇,直接低著頭到後面拿紙巾擦來陰道和尿道口,邊擦邊說「悠薇,你太過分了,姐姐我一直都是處女,你這麼說我,過會我要告訴你媽,看看你媽怎麼教訓你。」

「老處女,你鬥不過我就找家長嗎?你多大了,好意思麼?慧姐,你不是處女就別和我競爭了。」岑悠薇一臉不在乎的說道。

聽到有人走過來,岑悠薇伸出頭到門口一看,原來是李萱詩在掛電話,走過來到自己房門看她們兩個,結果李萱詩就看到馬曉慧在擦私處,卻沒有關門,李萱詩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小薇替你慧姐把門關好,讓左京看到不好了,吃虧的可是你岑悠薇。」

「李阿姨,你太不公平了吧?吃虧的是我啊,為啥是岑悠薇啊?」馬曉慧哀嚎的哭喪著連說。

「小慧你傻啊,京京看到了,說不定就被你吸引了,喜歡上你呢?岑悠薇可不得哭鼻子麼?你說是不是?」李萱詩笑著說道。

「也是啊,李阿姨那你趕緊把左京叫過來,我讓他看個夠,我給他上上生理課,氣死岑悠薇」。馬曉慧故意說道。

「不需要,我已經給京哥哥上過課了,他都懂我們女人的身體結構的,李阿姨,你別叫京哥哥過來看慧姐」,岑悠薇急忙說道,剛說出口岑悠薇就後悔了。李萱詩一臉吃驚的看著岑悠薇,岑悠薇頭都不敢抬,就跑掉了,空留下李萱詩和馬曉慧大眼瞪小眼,竟搭不上話茬。

李萱詩也尷尬的下樓,本想和岑青青交流一下剛才得到的信息,盡然無處開口,只能憋在心裡,等私下詢問左京啥情況。

吃過中飯,岑青青和徐琳一家都說要回去,李萱詩也就沒有多挽留她們,臨走的時候,徐琳偷偷把李萱詩拉到一邊說「萱詩,怎麼樣昨天爽不爽,要不要我這個老公來經常安慰你啊」說著,手摸上了李萱詩的屁股,捏了捏「彈性不錯啊,萱詩,看來昨天晚上我調教的可以哦」

「琳姐,說什麼瘋話啊,以後別來騷擾我了,我可受不了你的放蕩。」李萱詩說道,「你去找青青,她比我更需要你。」

「萱詩,你就是口是心非,臉皮薄,昨天噴的最多的就是你,等我消息,以後有空我就來草你,我的小嬌妻」徐琳捏了捏李萱詩的臉蛋說道,「萱詩,我回去了,等我消息哦。」

「路上小心,青青,琳姐,我不遠送了,你們慢走啊」李萱詩高聲說道。「岑阿姨再見,徐阿姨再見,有空差來玩啊,小薇,慧姐,大哥,過段時間我們再見」左京搖著手說道。

李萱詩看著遠去的汽車,以及眾人離去的身影,看著安靜下來的別墅,心裡空嘮嘮的。敞開的實木大門,猶如一個長著巨口的怪獸一樣,將自己的身軀吞噬,內心盡然有些害怕不敢進家門。

「媽媽,她們回去了,我們也回家吧,」左京拉起了李萱詩的手說道。

「好的京京」李萱詩假裝堅強到。

「媽,你說我報考哪個學校好,北大還是清華?」左京問道,「那要看你自己怎麼想的了,京京,一切看你自己呀,媽媽不給你任何參考,你決定你自己的未來」李萱詩看著兒子白皙的臉龐,輕輕的說道。

「我想上北大,畢竟是中國最好的學府,而且我想報考雙學科。」左京說道。「兒子你真有志氣,就依你所言,等你報考志願你就直接報考你喜歡的專業。」李萱詩鼓勵的說道。

走進了家門,冷清的房間,碩大的別墅,剛才的熱鬧靜悄悄的消失,此時只有母子二人相依為命。

「兒子,媽洗衣服,你自己玩會或者看電視.」李萱詩跟左京說道,「媽,我不喜歡看電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需要規劃一下的暑假生活呢」左京回答道。「好吧,兒子,你自己決定,媽昨晚沒有睡好,我上去補個覺,你也別整天學習,也要學會放鬆自己知道嗎?」李萱詩關心的說道。「好的媽媽」左京說著走回了自己的書房。

左京拿出了自己的記事本,準備做一個詳細的規劃,首先就是報考北大,專業選擇化學專業,根據未來學習的難度是否需要學習第二專業,或者需不需要繼續讀碩士或者更高博士;第二計劃在大一全學期學好所有基礎課,英語計劃在大一上學期就過八級,然後學習專業英語;第三就是需不需要出國留學;第四暑假期間背誦英漢字典;第五;幫媽媽發展企業,學習基本的管理知識以及其他云云。

(作者的話:這裡主要體現左京是個天才,與普通的學生有本質的區別,但是作者我本人只是個普通本科畢業,無法寫出更高深的天才的做法了。原著就更垃圾了,一句話左京是北大天才就結束了,然後所有故事情節都將左京寫成是小學沒有畢業的滿口髒話腦癱智障兒。原作者我估計他寫不出天才應該是什麼樣的,只能一句話一帶而過,然後用自己的原本智商寫天才左京,用自己的意淫的所謂高智商寫郝江化,讓一個小學沒有畢業,52歲還是農民窮屌絲的垃圾,突然一夜之間變成高情商、高智商、高能力的面位之子。只能說沐猴而冠,逗比一個。)

左京做好計劃,就開始執行,只有計劃沒有執行那是空談,說著左京就拿起了英漢字典開始背誦起來,而且他一點都不覺得枯燥,結合英語的發展,組合,緣由,詞義,學起來還是非常快。

李萱詩看著在洗衣機的被單被套,盆子裡的內褲,先是臉紅,而後一聲嘆氣,對自己昨天的所作所為感到莫名的恐懼,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墮落成這樣?怎麼會淫蕩成這樣啊?這還是自己嗎?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豐滿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線,細長的大腿,挺翹的臀部,白皙的肌膚,一身紫色的職業裝將整個嬌軀崩的緊緊的,對男人來說殺傷力巨大,可是哪裡又男人是我李萱詩的呢,自己難道要孤寡一身了嗎?自己還有兒子,可是兒子最後還是要成家,有自己女人兒女,還會愛自己嗎?他會不會將來只愛他的老婆兒忘掉自己這個媽媽呢?

李萱詩迷茫了,糊塗了,甚至魔怔了。但是日子還得繼續,看著散發出極度噁心異味的床單和內褲,李萱詩差點吐了,一想到這是自己姐妹三人搞出來的東東,怎麼都不能接受,甚至床單、內褲部分位置都被她們的分泌物搞結痂了,硬邦邦的。李萱詩只能硬著頭皮自己慢慢洗。

床單衣服洗好後,被單晾在了別墅庭院裡,內衣和七八條內褲晾在2樓的陽台,主要怕兒子看見問原因,自己就尷尬死了,完全沒有辦法回答兒子原因,兒子不要注意到最好。自己仰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不一會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左京在樓下書房一會兒里背背詞典,一會兒看看高等數學大學課本的知識,倒也悠然自得,興趣高漲。一直到傍晚時分,左京看到庭院外的床單被單還沒有收,就跑到外面把床單被單準備收進家。

抱著床單和被單的,聞著散發的清香味的左京總感覺哪裡不對,「好奇怪啊,媽以前都是讓保姆洗被單床單,這次怎麼自己洗自己晾的?而且為啥突然在岑阿姨和徐阿姨和媽媽睡一起後要洗床單被單呢?」左京下意識的往二樓一看,被飄在陽台上的七八條內褲吸住目光,再也挪不開。

「昨天晚上怎麼了?三個人怎麼會洗這麼多的內褲啊?而且明顯由2條不是媽媽的尺寸,左邊黃色估計是岑阿姨的,布料感覺和岑悠薇的內褲很像,非常普通,那個褐色的估計是徐阿姨的,尺寸最大,剩下的6條很明顯都是媽媽的,面料都是蠶絲,基本半透明小巧,蕾絲花邊,彈性十足的那種。」 左京心裡很是奇怪,以前只有在爸爸出差回來的時候才會看到媽媽洗了2條內褲,當時也沒有多想,可是自從和岑悠薇親密的在一起以後,左京就知道了女人開心、興奮、極度歡愉會噴水(左京以為所有的女人都這樣)內褲會濕,顯然以前爸爸出差回來媽媽一定和爸爸歡好流了很多水,所以每次都會換2條內褲,可是為啥和岑阿姨和徐阿姨她們就換了六條內褲,難道昨晚她們把媽媽怎麼樣了嗎?

左京整理好了床單被單,走到2樓陽台,看著散發著離奇香味的8條內褲,顫巍巍的把內褲一條一條的整理好,擺整齊放在床單被單上,關鍵他還把內褲分了類,把李萱詩的6條內褲堆在一起,岑青青和徐琳分開放在兩邊,然後左京怎麼也想不通,只能繼續看他的英漢詞典去了,回到書房左京也好久才平靜下來。

整整睡了三個多小時的李萱詩才悠然的醒來,洗漱了一番,才想起來洗的被單,內褲還沒有收,「以前都是保姆洗,保姆收,但是這次自己給保姆放假了,只能自己收了,自己做慣了貴婦人,一下子啊還不適應呢」李萱詩想到。

托噠噠的走到陽台準備收內褲,突然發現內褲都不見了,嚇了一大跳,在看看床單被單也被收了,李萱詩心裡明白,應該是兒子收的。

李萱詩仔細找了一下,發現床單被單都整理齊齊的放在沙發上,要命的是兒子盡然把自己的內褲和岑青青和徐琳的分了類,而且全分對了,知道誰是誰的。李萱詩腦袋一下炸開了,兒子怎麼知道,怎麼分得清的,要死了,難道兒子知道昨晚自己的事情了?李萱詩腿都軟了,完蛋呀,以後怎麼在兒子面前做人啊?

李萱詩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什麼好的藉口,趕緊把床單被單和內褲一起收進了臥室,拍拍自己的胸口,緩緩情緒。「兒子會怎麼看我,會怎麼想?」李萱詩趕忙打電話給徐琳,把前因後果跟徐琳描述了一番之後,徐琳回答道「萱詩,你先冷靜一下,也許左京不知道呢?就是單純的收一下衣服而已,你別胡思亂想啊。」

「可是他把我們內褲都分類了啊,他肯定知道了,要不然怎麼會那麼清楚誰是誰的?」李萱詩急忙道。徐琳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李萱詩,電話里也是一陣沉默,「萱詩要不然,過會你試探他一下,探探京京的口風」徐琳說道。

「關鍵在於怎麼試探呢?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啊?」李萱詩無奈的說。

「簡單啊,你就說昨晚我們兩個都喝醉了,在浴室耍酒瘋,把衣服被子都弄濕了唄?」徐琳說道。

「那我怎麼解釋我的6條內褲呢?」李萱詩問道。

「我的萱詩妹子,你這麼聰敏的人你怎麼突然這麼笨啊,你幹嘛要解釋呢?你覺得京京會問你,媽你怎麼洗了6條內褲這麼禁忌的話嗎?」徐琳說道。

李萱詩一想也對,自己先探探左京的的話再說吧。

「好的琳姐,我先試探一下京京吧」李萱詩說道。「萱詩, 你的內褲穿著真舒服,你家左宇軒真有錢,真絲的內褲,太順滑貼身了,我估計岑青青這輩子都沒有穿過這麼好的內褲,哈哈哈,我就怕她嫉妒死你哦」徐琳說道。

李萱詩立馬掛斷電話,沒有搭理徐琳,徐琳氣的剁腳,這個李萱詩利用完我感謝都不說一句就掛了。

李萱詩偷偷摸摸走下樓,耳朵貼緊兒子書房的房門,打探動靜,卻聽到兒子在大聲朗讀、背誦英語單詞。自己本想好怎麼試探左京的話全部憋回去了,只能靜悄悄的走到廚房看看自己能燒什麼晚飯。

半個小時後過後,李萱詩才搞定一個菜,「媽,我出去跑會步,放空一下自己」左京對著在廚房的李萱詩說道,「好的兒子,注意安全,媽媽弄好晚飯後叫你」李萱詩抬頭說道。

折騰了大半個小時,李萱詩終於搞定了三個菜,李萱詩看著自己的作品,自己都感覺臉紅,色香味好像很一個都沒有哎,丟人啊,李萱詩心裡想到。

吃著晚飯的母子二人,各有心思,一時間有些冷場,李萱詩只能強裝鎮靜的說道「京京,你是不知道你岑阿姨和徐阿姨喝醉後的窘態呀,在衛生間裡到處嘔吐,還耍酒瘋,拿著花灑到處亂噴水,把我家臥室都搞得全濕透了。」左京聽到媽媽的話,想起來下午看到的內褲,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是嗎?」左京低著頭說道。

李萱詩看著紅著臉的兒子,盡然不敢抬頭看自己,一下子就懂了。兒子,這是難為情了,自己還是別亂扯了,當事情沒有發生最好了。

吃過晚飯,時間還很早,兒子去他的書房繼續看書去了,李萱詩無聊透頂,只能一會看電視,覺得沒有意思,一會雜誌,無聊,一會聽歌,猶如雜音刺耳聽不下去,李萱詩坐立不安,走到自己的瑜伽房練起來瑜伽(原著李萱詩就有練瑜伽帶著口器和郝江化啪啪的過程,被左京偷窺到的情節,所以我特別在這裡點出來,我覺得這個情節挺重要的,與後面的很多情節都有關聯。)好長一段時間沒有練習瑜伽,李萱詩都有點生疏了。

站在鏡子前,李萱詩換好瑜伽服,轉了轉身子,前後看看了,鏡子裡的自己身材還是那麼好,上身就一個弔帶小背心,緊緊的托住了自己36D的玉乳,甚至還能隱約看到一點激凸,深不見底乳肉被緊緊的擠在一起,在燈光的照耀下,猶如溫婉如玉的饅頭倒扣在自己胸口,刷手擺了個交叉緊夾的姿勢,讓整個小背心差點被擠爆。下身紫色的緊身褲緊緊在夾在自己蜜桃臀下,陰戶顯得特別飽滿,高聳,完全超出了小腹的高度,凸出來一大塊,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中間沒有一絲縫隙。

隨著李萱詩做了幾個下壓的準備動作,緊身褲更是將陰戶上的溪谷勒出痕跡來,一個細小的裂縫順著自己飽滿的豐潤的陰戶。如果有人從李萱詩的後面看過去,就能看到一道明顯的裂縫由陰戶連通道臀溝。

做好準備動作後,李萱詩坐到瑜伽墊上開始擺起來各類瑜伽動作,什麼祈禱式、展臂式、前屈式、臥蝴蝶式、鴿子式等等專業動作都來了一遍。這些都做都緩慢、輕舒,都是李萱詩熟悉的動作,一套動作做完也過去一個多小時,李萱詩也是一身汗,就到衛生間洗了個澡,換好了睡衣,躺在床上準備休息。

兒子不會還在看書吧?李萱詩走到左京的書房,看見兒子還在做著大學裡的高等數學,很是安慰,也很驕傲。「京京早點洗澡睡覺吧,昨晚睡那麼晚,讓大腦多放鬆放鬆。」李萱詩說道。「好的媽媽,我一會就好了」左京頭也沒有抬回答道。

回到臥室想到了中午岑悠薇說的話,李萱詩一直想問清楚左京緣由,但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詢問,就等兒子上來睡覺問他,但是李萱詩應該怎麼說?教訓一下?指導一下?還是任其發展不管不顧?李萱詩也是拿不定注意。

左京洗好澡,走到樓上媽媽的臥室前,輕輕的敲門,「媽,我進來啦」

「進來吧兒子」李萱詩說道。

左京看著捲起頭髮的李萱詩雙腿交叉的放在床上,修長的睡衣一直蓋住了大半個大腿,白皙的小腿漏在外面,看著李萱詩說道「媽。你現在還要我陪著你睡嗎?」

「當然兒子,媽媽一個人睡害怕,等媽媽適應了你在睡你房間。」李萱詩說道「兒子,媽媽有另外一件事情想問問你呢,你和小薇發展到哪一步了?」

左京心裡一凸,「媽媽知道我和小薇兩個人的事情了,這可怎麼辦啊?媽媽不會罵我吧?」左京腦子瞬間想了無數個回答的方法,但是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突口而出的說道「我就和小薇牽牽手而已啊,怎麼了媽媽?」

「真的只有牽牽手?小薇可不是這麼說的。」李萱詩詐左京說道

左京一下子就蒙了,趕緊說道「我和小薇接過吻,其他就沒有什麼了」

「真的只有接吻?還有呢」李萱詩威脅的問道。

左京頭皮發麻,心想小薇你怎麼全部都說出來啊,當初可是說好誰也不告訴的,左京只能硬著頭皮說,「媽,真的只有牽過手,接過吻」。

「兒子,你說謊的樣子很傻很天真,媽一眼就看出來了,你老實交代,今天中午我都聽見小薇和馬曉慧的說的話了,小薇說你們兩個什麼都做了,是不是?」左京一陣沉默之後,知道隱瞞不住了,只好交代和岑悠薇交往的過程。

「兒子,那你插進去了嗎?」李萱詩也紅著臉問左京。左京紅著臉說「沒有敢插進去,怕小薇懷孕,被你和岑阿姨打死」,就射在外面了。

「以後不允許和小薇做過界的事情知道不?你不小心把小薇的肚子搞大了,小薇還怎麼上學,怎麼面對老師同學,你怎麼向岑青青交代?」李萱詩嚴厲的說道。「知道了」左京低沉的說道。

看到兒子垂頭喪氣的樣子,李萱詩也特別心疼兒子,但是為了以後,還是要控制兒子跟岑悠薇在一起的底線,不然要不了多久,兩個人肯定會真槍實彈的睡到一起去。

看著鑽到被窩裡的左京,李萱詩也關掉了燈,蓋上被子準備睡覺。躺著的李萱詩翻來覆去怎麼都沒有睡意,下午睡了那麼長時間的午覺自己根本睡不著,一會看著側躺的兒子那裡傳來鼾聲,李萱詩就更睡不著了,只能靜悄悄的起來,走到客廳里,卻不知道該幹嘛。

抬頭仰望室外漆黑的天空,一輪明月懸掛天空,是那麼的寂靜,無邊的孤獨向李萱詩包圍而來,她雙手抱了抱自己的肩膀,乳肉被擠得從睡衣的領口漏了出來也沒有發現,對亡夫的思戀與日俱增。想起昨晚的放蕩,總感覺對不起左宇軒,總感覺背叛了老公。

看著空蕩蕩家,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人,是多麼可悲,在多的財富也掩蓋不了內心的孤獨,李萱詩坐在沙發上發獃,胡思亂想,感覺到疲憊後才回到臥室睡覺。可一躺到床上就沒有睡意,迷糊之間,總感覺有人在自己耳朵邊說「萱詩,你為什麼背叛我,我留下了那麼多財產給你,為什麼和你卻和你的閨蜜搞到到一起,羞辱我?」

李萱詩驚的渾身是汗,渾身顫抖,迷糊的說道「老公我沒有背叛你,是徐琳和岑青青2個人勾引的我,她們兩個人搞你老婆的,不是我有意背叛的,我的身體太敏感了,我控制不住,對不起老公,」

李萱詩輕輕的抽泣著,她左顧右盼,總感覺老公就在自己身邊凝視著自己。

李萱詩害怕的鑽到左京的被窩裡,死死地抱緊左京,雙腿從左京屁股後面夾緊了左京的後腰,前胸貼緊了左京的後背,手更是抱緊了左京的脖子嘴裡還念叨著我沒有背叛老公。左京迷糊中翻了個身體,面對這李萱詩,繼續呼呼大睡。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11_23 8:57:50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