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們的秘密旅程 (3) 作者:linjcrm4x

【妻子們的秘密旅程】(3)

作者:linjcrm4x2021/10/13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時間已過午夜,酒吧街上的人也漸漸少了,只剩下一些歐美男人在路邊聊天― 當然這只是表象,他們真正的目的是獵艷。

「Hey~~! Sweety~~!」一個人高馬大的強壯男人對著一個亞洲女人喊道。

「Hi……」這個女人有著修長的身段,穿著一件低胸細肩帶上衣,下身一件白色短裙,露出性感修長的大腿。

「I'm Tom, nice to meet you.」男人對女人伸出手自我介紹。

「Monica, nice to meet you.」女人微笑著輕輕握住男人的手,美麗的臉讓男人看得有點呆了。

「You have a lovely smile, did you know that?」

「Really? You're so cute...Don't you want to buy me a drink?」女人用狐媚的眼神挑逗地問道。

「Oh...oh~~~! Sure! Come on sweety!」

男人聽到女人主動邀約,連忙把手上的啤酒瓶塞給身旁的同伴,牽著女人走進了酒吧,進門前還偷偷轉頭用勝利的眼神對同伴示意。

「Fuck you!」同伴們用羨慕的眼神目送著他,用手勢和嘴型對他罵著。

「Damn it! Why he is so lucky?」

「Yes, she's so hot!」

在他們進去後,男人的同伴們還在羨慕著。

「Tom...」

「Yes, sweety.」

「I'm so tired...」

「Ti...tired?」男人見女人才喝了半杯酒就昏昏欲睡也甚感驚訝。

「Tom, can I stay in your room for one night?」女人斜靠在他身上問道。

「Oh...oh...su...sure!」男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連忙付了錢扶著女人離開酒吧。

男人能對這夢幻般的美人搭訕成功已經讓他的同伴們羨慕不已,不過半小時居然又看著他扶著女人回旅館,驚訝得連嘴裡的酒都噴出來,只能不斷對他罵著髒話,目送他們遠去。

「小鷹呼叫!小鷹呼叫!夜貓已經抓到老鼠!重複!夜貓已經抓到老鼠!Over!」

「老鷹收到!把貓顧好!Over!」

「小鷹收到!Over!」

此時,暗夜中幾個遊客打扮,戴著耳機的人在一棟旅館前悄悄散開,不知所蹤。

「Oh! Yes! Oh! Oh! Tom~~~! You're so hard! Oh! Fuck me! Oh yes~~~!」旅館裡的一個房間隱約地傳出銷魂的女人叫床聲。

「Monica! You're so tight! Oh~yes!」

「Tom~~~deeper! Oh~~~harder! Yes! Yes!」

這個叫Tom的男人覺得今天是他人生中最幸運的日子,他長得並不好看,所以女人緣一向不是太好,他原本希望能藉由健身來增加獵艷成功的機率,但老天爺似乎向他宣告這個做法沒有用,即使他練得再壯,女人對他還是沒什麼興趣。

今天,命運之神終於給了他回報,讓他在國外旅遊的時候遇見這個叫做Monica的亞洲女人,她的皮膚白皙、身段姣好,聲音輕柔好聽,她氣質高潔,眼神卻帶著狐媚,對他來說這根本就是個女神,這世界上絕對沒有男人可以抗拒。

這個端莊高潔的女神,現在正全身赤裸地被他壓在身下猛力地幹著,抽插了幾百下之後,他讓女神趴在床上,扶著她的細腰從後面插進了她的陰道,他盯著自己那又粗又長的陰莖在女神的蜜穴里進進出出,女神激烈的淫叫聲讓他覺得自己猶如古代征伐天下的大將軍,這種征服感是他從來沒感受過的,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他一手伸向前抓住她的豐乳揉捏著,不時彈弄著她的乳頭,每當他這麼做,女神的叫床聲就會變的高亢起來,也讓他的陰莖愈來愈硬,抽插的速度也猶如電動馬達一般加快了速度。

又抽插了幾百下之後,他把女神抱起來,讓她面對面地坐在自己懷裡,女神雖然有著將近170cm的身高,但在Tom的面前卻猶如女孩一般嬌小,整個人都被他包在懷裡。

「Oh~~~my God! Oh! God! Oh...」在Tom的衝擊下,女神再次仰起頭放浪形骸地叫了起來,秀髮凌亂地披在她潮紅的臉上,跟著下體衝擊的節奏甩動著,看起來既性感又淫蕩。

Tom看著這幅美麗的畫面,在心中讚嘆著,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女神的嘴唇,他原本擔心會不會被拒絕,沒想到在碰到女神嘴唇的那一瞬間,她居然主動摟住自己的脖子和自己舌吻起來,「太幸福了!我真的太幸福了!」

平常的鍛鍊在此刻終於有了表現的機會,Tom都不知道換了幾個姿勢,女神原本還緊摟著他的脖子配合著舌吻,到後來她只能無力地被抱著,任由Tom的舌頭在她的嘴裡攪動。

「噢...這傢伙...怎麼還不射啊...哦!My God!他也太粗了!哦!」女神沒想到這次選的男人居然會這麼持久,而且還這麼硬,她覺得自己的陰道每次都被塞得沒有一絲縫隙,這又脹又滿的抽插已經讓她來了好幾次,現在的她已經沒辦法再配合Tom的動作,只能任他擺布。

「不行了...只能這樣了...」女神平常都會用騎乘位讓男人射出來,但今天她算是遇到對手了,只能主動出擊好趕快結束這場激戰。

「Tom...Tom...Stop please...stop...oh...」她掙扎著離開了男人的身體。

「What's wrong sweety?」Tom疑惑地問道。

女神抽掉了Tom的保險套,躺在床上分開了自己的雙腿,用魅惑的眼神看著他說。

「I want you cum inside...give me all...」

此情此景讓Tom不禁雙眼冒火,大吼一聲撲到她身上,開始最後一輪的衝刺。

「Oh! Yes! Oh! Tom~~~! Go deeper! Oh yes~~~! Yes! Oh~~~God~~~Oh~~~!」女神想讓他快點射出來,只能努力夾緊了Tom的肉棒,她原本就已經被插得夠嗆,這個動作讓她的快感又提高了好幾成,她好幾次都差點撐不下去,但想到自己快成功了,只能用力抓住男人的雙臂,咬著下唇來承受這一波波湧來的高潮。

出人意料的是男人見到女神緊皺眉頭又不時咬住下唇的性感樣貌,瞬間精關不固,又熱又濃的精液一注注地強力噴射進了女神的花心,把女神給射得全身抽搐,還微微地翻著白眼。

「Oh my God~~~Monica~~~! I'm coming! Oh!Oh!Oh!Oh!Oh!」Tom用龜頭緊緊抵住女神的花心,邊射邊吼叫著,他蓄積多年的慾望終於在這一刻得到釋放...

「Oh!Oh!Oh!Oh...What?」Tom突然發現似乎不太對,「Oh...Hey! Monical...Why I... Oh...What the...Oh...No! No! No~~~~~」他驚慌地大叫起來。

他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停止射精,也無法拔出陰莖,全身使不出一絲力量,只能任由自己的能量一股股地從下體流出去...

***********

「嗯!嗚!嘿!呼...」小芊好不容易才從Tom的身體下鑽出來,躺在床上喘著氣,「重死我了...這傢伙還真持久...快搞死我了...」

不同於Tom的感受,小芊覺得今天自己有點倒楣,她以為跟之前一樣找了個像處男的傢伙就可以很快結束,結果居然被搞了一個多小時...高潮都不知道來了幾次,而且這傢伙跟之前的老外不同,粗長之外還特別硬,今天真是累死她了。

「不過算了,這個傢伙一個人就貢獻了3人份,辛苦還是有點回報。」

小芊看著身邊那個臉色蒼白,已經暈死在床上的男人,在心裡對著他說,「接下來這3天你就好好休息吧!雖然對你有點抱歉,但我也是不得已的,不過剛剛你所體驗到的快感這輩子應該無法被超越了,也算是對你的回報囉。」

她看看著牆上的電子鐘,時間已經不早,她緩緩地下了床,步履蹣跚地走進了浴室沖洗身體,換上了原本的衣服安靜地離開了旅館。

出旅館之前,她從包包里拿出了一個耳機,打開開關小聲地說道「夜貓回巢!Over!」

呼叫完畢她便出了旅館,身影逐漸消失在夜色之中,不知從哪鑽出來的幾個男人也跟著往她的方向離開了。

「芊,你回來啦?」

「豪,你怎麼還沒睡?」

「你沒回來我睡不著。」男人摟著她說。

「嘻嘻!你真的很愛擔心耶!」女人嘴巴念著,臉上卻露出開心的笑容,「我這不是平安回來了嗎?」

「嗯,看到你回來我才放心。」

「豪,我換個衣服就來,你先上床吧。」

「嗯。」

男人乖乖地回到床上躺著,一直等到小芊也上了床才抱著她睡了,沒幾分鐘就聽到他微微的呼聲。

小芊見男人睡沉了,慢慢地從他懷裡抽身而出,側身翻向另一側,她看著窗外的月光,回想著自己所經歷的事情。

她年輕的時候曾經因為遇人不淑,半自願地做了一些荒唐的事情,後來遇見了自己的老公逸升,他的體貼和愛讓自己逐漸放下了過去,成為一個單純的家庭主婦,沒想到後來卻莫名地在身體里多了一個靈魂,還發生了很多不科學的事情。

在那之後,原本以為一切都已結束,她能回到原本單純的生活,沒想到過去的命運卻沒有放過她,為了讓一切有個真正的了結,她不得不拋下自己的丈夫,隻身來到離家幾千公里的地方,睡在別的男人懷裡― 雖然她並不討厭這個男人。

「我的人生真是奇幻啊...又或者這是我的宿命?」小芊在心裡默默地嘆息著。

今天真的太累了,沒多久,她也沉沉睡去。

**********

「嗯...」筱彤半睜著眼睛看了一眼,「還沒天亮啊...」她想了1秒,隨即閉上眼想要繼續睡。

「啊!」她猛然想起自己不是在家裡,而是在一艘船上,「季鴻隼!」她想起來了!

她連忙閉上眼睛,假裝自己只是翻身,偷偷地轉向床鋪中央....昨晚的男人早已不見蹤影,只剩下疊好的被子放在他躺的位置上。

筱彤坐起身默默掃視的房間,側耳靜聽房內的動靜,「他好像不在...」

此時船身微微搖晃一下,一絲光亮從窗縫透了進來,筱彤這才發現外面早就天亮了,但這個房間因為裝了完全不透光的窗簾,才讓她能一路好睡。

「竟然快中午了...」她看著手腕上典雅絢麗的鑽表,時間指著11:20。

筱彤下了床,帶著惺忪的睡眼進了廁所,脫下內褲坐在馬桶的那一瞬間,她居然聞到自己的陰部飄來一陣清香。

「咦?」她不太確定,這香味真的是來自己的...?她脫下了內褲聞了聞,香味確實是來自那裡。

此時她見到洗手台上擺著一個精緻的小瓶子,還貼了一張字跡娟秀的紙條,她歪著身體把東西取了過來,居然是季鴻隼留的!

----------------------------------------------------------------------------

早安:

昨天晚上不知道有沒有把你弄痛,如果有不舒服,每4小時可以擦一次這個乳液。

早上我擔心你會不舒服又怕吵醒你,所以擅自幫你擦了一些,還請見諒。

by 鴻隼 」

----------------------------------------------------------------------------

「擅自幫我...不會吧!」筱彤把紙條丟在地上,迅速轉開了那罐乳液...「天哪!」她在心裡驚喊著。

沒錯,這味道和她內褲上的味道完全一樣!

筱彤平常是個很淺眠的人,老公翻個身都能把她吵醒,她沒想到自己居然在一個陌生男人的床上睡到下面被擦了乳液還不自知。

雖然昨晚已經被他...但一想到早上自己的下身可能都被男人看光,她真的...說實在她也不知該如何反應了。

她閉上眼用手撐住頭,深呼吸了幾下舒緩舒緩情緒,起身沖了馬桶開始盥洗,接著到更衣室里挑了一套有著星月圖案點綴的白色針織上衣和粉紫色短裙穿上。

梳洗已畢,她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真漂亮啊...」她不禁潛意識地稱讚起自己,姣好的臉蛋、高挺有型的胸部、S型的完美腰,再配上一雙大長腿,筱彤第一次覺得自己和電視上那些女明星相比絲毫不遜色。

時間已近中午,她雖然有點餓了,可是想起自己還有事要做,現在那個男人不在,正是最佳良機!

她走回房間,拉開所有的窗簾,外面射進來的陽光讓她的眼睛一下子睜不開,適應了幾分鐘之後,她才能夠好好的把這個房間看個清楚。

除了昨天她所看到部分,季鴻隼睡的位置旁邊原來還有個帶抽屜的小床頭櫃,除此之外啥都沒有了。

她正想著要進一步探索,一件事情讓她打消了念頭,她回到更衣室里從小包包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電話。

「喂?姐姐你起床啦?睡得好嗎?」小芳開朗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

「嗯...」

「姐姐你餓了嗎?你想吃什麼?要在房間吃還是去外面?」

「有點...船上有輕食或早午餐之類的東西嗎?」筱彤問。

「有有有!你等等~~~我找一下菜單,等一下傳Line給你,那你想在哪吃?」

「我在房間吃吧。」

「好!沒問題,你等我一下喔!」

「對了,那個...」

「嗯?姐姐你說,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不是,我想問那個...就...他...」

「哦?你說老闆啊?他今天有點事情要處理,可能要下午才會回來喔!」

「這樣啊...」筱彤鬆了一口氣,至少今天中午可以不用面對那個男人,「我知道了,謝謝。」

小芳給她的手機連Line都設定好了,沒多久菜單就傳了過來,她隨意點了幾樣東西,大概20分鐘小芳就推著餐車進來了。

「姐姐讓你久等了~~~快吃吧!你一定很餓~~~」小芳幹練地把食物擺在茶几上,一邊招呼著她。

「小芳...」

「是!姐姐請說!」她很有精神的回應著。

「我等等能去船上逛逛嗎?」

「噢!當然可以呀!」小芳從口袋拿出一張房卡交給筱彤,「這張是門卡,其實用手機也可以刷開的,姐姐你都帶著吧!以備不時之需。」

「嗯...還有個問題。」筱彤遲疑了一下「這船上不會有危險吧...」

「哈哈!您放心!這船上到處都有老闆的人,你可以放心地逛。」

「這樣啊...但如果我走到沒人的地方呢?」

「你放心,重要的地方都有管制,其他區域也都有監視器,老闆的人會在監控室裡面保護你。」小芳壓低了音量說,「其實老闆是這艘船的大股東。」

「那...這房間不會也有監視器吧?」筱彤害怕地問道,「那我們在這裡不就...」

「哈哈哈!姐姐你放心,老闆怎麼可能會在自己房間裝監視器,這樣監控室的人不就都看光光了?不可能啦!」小芳斬釘截鐵地說。

「你確定?」筱彤露出懷疑的表情。

「那當然!我可以保證!」小芳拍拍胸部說。

「好吧。」筱彤不再追問,「那我先吃了。」

小芳點點頭退了出去,筱彤看到桌上精緻的食物還真的餓了,顧不得形象放肆大口吃起來,昨晚消耗這麼多熱量,到現在她可是滴水未進。

吃飽之後她看看手錶,時間是下午1點多,她起身繞行著房間開始翻找所有的柜子,也注意所有牆面是否有縫隙,想找到這男人的一點蛛絲馬跡。

是的,剛剛她是故意問關於監視器的問題,既然知道沒有裝那種東西,她就可以放心的在房間裡做她想做的事情。

她就這樣翻了快一小時,任何有縫隙的地方她都沒放過,連電視後面、床底下甚至床墊都抬起來看過,但除了柜子里有幾罐精油、香水和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之外,什麼也沒有,筱彤累得癱坐在沙發上休息,想著到底還有哪裡沒...

「對了!就是那裡!」她的視線停在季鴻隼更衣室的門。

她起身走向更衣室,悄悄地推開門往裡面看,裡面的布局和自己的更衣室差不多,只是禮服變成了許多西裝和襯衫,筱彤把門又推開了一點,一腳正準備踏進去。

「嗶嗶~~~嗶!」

他回來了!房卡感應的警示音讓筱彤連忙關上門,狂奔著坐回了沙發,還用叉子叉了一塊水果放進嘴裡咀嚼著。

「喀嚓!」進來的果然是季鴻隼,筱彤在心裡暗叫好險,壓抑著心裡的緊張,佯裝悠閒地又叉了一塊水果放嘴裡。

季鴻隼一進來就見到筱彤,顯得心情很好,微笑著跟她打招呼:「筱彤小姐,你起床啦?昨晚有睡好嗎?」

「還好。」她不帶感情地回答。

「對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早上擅自幫你...」

「不要再說了。」筱彤冷冷地回道。

「哦...好...我不說就是了,那你不生氣好嗎?」他問。

「...」筱彤被他這問題問得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回答好或不好。

「你看...你果然還是在生氣...你聽我說,我早上是真的擔心...」

「不要再說了!」筱彤又一次冷冷地回應道,但她的臉卻微微泛紅。

「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那你不能生氣囉?」季鴻隼嘻皮笑臉地說,「你如果還覺得生氣,那我就只能繼續解釋了。」

「你...」筱彤皺著眉頭,她原本就不善言詞,現在遇到季鴻隼這種高手,更是毫無還擊之力。

「嘻嘻~~~你生氣的樣子也好美。」季鴻隼猛地冒出這句,筱彤被他逗得脹紅了臉,無言地別過頭去。

「本來想找你吃午飯的,看來你剛吃飽,那我只能一個人吃囉!」季鴻隼若無其事地繼續說道。

「你吃吧!我想出去逛逛。」

筱彤邊說邊起身走進了更衣室,季鴻隼也沒攔她,只是笑笑地拿出手機開始點餐,其實她也不知道要去哪裡逛,只是想儘量遠離這個男人而已。

她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中美麗的自己,再度回想起從昨天上船後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想從中找到一些對自己有幫助的線索。

就這樣一路回想到了昨晚,她洗完了澡上了床,季鴻隼幫她按摩,然後...然後...

「啊!」她撐起了身體驚想著,「我得快點離開這裡,等等他吃完飯會不會又要...」

筱彤起身想去收拾東西,但一股異樣的感覺卻從下面傳來...那是一種濕潤的感覺!

「這...不會吧!」她在心裡否認著,咬著牙把手伸進內褲想確認自己的感覺。

「筱彤小姐?你還在嗎?」突然門外傳來季鴻隼的聲音,嚇得她連忙把手給抽了出來。

「筱彤小姐?Hello?」

「什麼事?」她從門內回應。

「既然你還沒出去,那我帶你去逛逛吧。」

「不用,我晚點再自己去。」

「我就知道你還在生氣...」季鴻隼恍然大悟地說,「那...」

「好!我知道了!我跟你出去。」筱彤知道他又要提那件事,乾脆主動投降,心裡不禁抱怨著這男人明明就是個犯罪集團首腦,為什麼行為如此幼稚。

她拎起桌上的名貴小包,整理了一下衣服,換上一雙好走的平底鞋,不情不願地走出了更衣室,季鴻隼已經在外間等著他,他換掉了西裝,改穿一件南洋風的花襯衫,配上深藍色的短褲,腳踩著人字拖,頭上還戴著個大草帽。

筱彤很訝異他居然穿成如此隨興,不禁多看了幾眼。

「呵呵~~~出來玩嘛!放鬆點好!」季鴻隼彷佛看出她內心的想法,主動解釋道。

「要出去就快點吧。」筱彤說完冷冷地甩頭就走。

「等等!」季鴻隼拉住她。

「你要幹嘛?!」

「我要牽你啊!嘻嘻!」他嘻皮笑臉地答道,一邊輕輕地牽著筱彤的左手。

筱彤被他牽起的那一剎那,感覺好像有一股電流從指尖流進她身體,讓她整個人顫抖了一下。

「沒事,別緊張,走吧。」季鴻隼用他的招牌微笑對筱彤說。

筱彤沒回答,只是低著頭任由男人牽著出了房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到底怎麼了?」

昨天的她對季鴻隼還是很反感的,為什麼剛剛被他牽住的時候,居然有一種顫動感,她記得上次有這種感覺,是她和老公第一次牽手的時候。

她偷偷地看著季鴻隼,很確定自己對他並有一絲心動,但為什麼現在被他厚實的手掌牽著,居然會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唉!太陽還真大啊!眼睛都快睜不開了。」一出了艙門季鴻隼就念著,今天天氣很好,雖然已經下午,陽光還是熾熱地曬人。

筱彤沒有回答,但刺眼的陽光也照得她有點難過。

「來,戴著,別曬傷了。」季鴻隼拿下頭上的大草帽,戴在筱彤的頭上,接著從口袋裡拿出一副墨鏡戴上。

「走,我帶你去看鯨魚。」他興致勃勃地拉著筱彤來到船側的欄杆,指著遠方說道,「你仔細看喔!」

沒過幾分鐘,遠方真的躍起了一隻只鯨豚,她早就想去宜蘭賞鯨,但一直無法成行,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看到,她雖然沒有說話,但她睜大的雙眼卻完整地說出她內心的興奮。

「好看嗎?」季鴻隼突然從後面輕輕地抓住她的上臂,整個人都貼在筱彤背上,這肌膚的接觸又讓她顫抖了一下。

「我從小就喜歡看魚,所有的魚我都愛。」他自顧自地說著,「它們不管在海里游還是飛出水面,都是這麼的美、這麼的自在!」

季鴻隼的雙手往下輕撫著筱彤的手臂,然後摟住了她的腰,或許是知道掙扎也無用,她只是微微扭動了一下,就任由他摟著。

「最重要的是,大海這麼遼闊,只要有東西吃,它們想去哪就去哪,多自由啊!我就是羨慕這點!」

季鴻隼摟緊了她,說話時的溫暖氣息不斷刺激著筱彤的耳朵和脖子。

「又來了...」下體那異樣的感覺又來了,筱彤只能假裝調整姿勢,夾緊大腿搓動著,她的呼吸也開始沉重。

其實剛剛那幾次接觸,都讓她感覺下體湧出了一點濕潤,但這次的量她覺得自己的內褲好像都濕透了似的。

「我想回去了。」筱彤冷冷地說。

「啊?這麼快?」

「太陽很大,我很熱。」筱彤推開了他,往房間的方向走去,季鴻隼也連忙追上去,牽起了她的手。

一進了房間,筱彤就躲進了廁所。

「嘶...哦...」她的感覺沒錯,她不但濕了,還濕得一蹋糊塗,她用衛生紙擦拭著陰戶,每一次的擦拭都讓她敏感到忍不住低聲喊叫。

她決定沖個澡,讓自己冷靜一下,因為身體的反應讓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呼...」沖完澡的她覺得好多了,她摸了一下自己的陰戶,雖然裡面還是濕潤的,但至少沒有像剛剛那樣都滲到陰唇外面,自己現在也平靜多了。

她換上另一件白色T恤和短裙,吹乾了頭髮,最後站在更衣室門口,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進房。

算了!就算躲得了現在,晚上呢?明天呢?

她咬了咬牙,推開門走了出去。

「洗完澡有舒服一點了嗎?」季鴻隼一見到她,立刻迎了上來,然後一把將她擁入懷裡。

「你...你幹嘛!放開...先放開我!」這次的抗議被宣告無效,季鴻隼霸道卻又溫柔地緊緊摟住她,任她在懷裡掙扎也絲毫不放鬆。

「筱彤小姐,請讓我抱一下,好嗎?」季鴻隼溫暖的氣息又竄入她耳里,他一邊說,一邊輕輕地用鼻尖碰著她的耳朵上下吻著。

他的手也沒閒著,一手輕撫她的背,另一手輕輕地用指尖梳著她的頭髮。

「我從早上起床就一直在想你,都沒辦法好好工作了,就讓我抱一下,好嗎?」他深情地告白著。

筱彤聽到他這樣說,輕嘆了一聲不再掙扎,反正抵抗也沒什麼用。

沒多久她就後悔了,季鴻隼那恰到好處的撫弄讓她感覺下體又湧出了濕潤,呼吸也逐漸沉重,而且她感覺自己被一個硬物給頂在了身上。

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也知道自己等等又要被那根東西給...想到昨晚自己竟然它被弄得....

「啊...」不想還好,一想到昨晚的事情,那種瞬間濕透的感覺再度涌了上來,讓筱彤不禁輕喊了一聲。

「筱彤小姐...我要你!」季鴻隼彷佛聽到了進攻指令,直接就把筱彤放倒在床上,開始瘋狂地吻著她。

「嗯...哦...你...等等...嗯~~~!」筱彤嘴裡拒絕著,但下體一陣陣如湧泉般的濕潤,讓她沒辦法用力掙扎,甚至全身發軟。

季鴻隼除去了她的上衣,一路從脖子吻到她的酥胸,接著扯下了她的內衣,雙手握住她的乳房,用指尖玩弄著乳頭,一邊把雙乳往中間推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然後用靈活的舌頭快速地上下舔著。

「哦...嗯~~~!哦~~~嘶~~~嗯嗯嗯!啊!」筱彤早已失去掙扎的能力,十指緊緊地扣住季鴻隼的肩頭不斷喊著。

「呀~~~!」不知何時筱彤的內褲也被除去,一對指頭插進了她的蜜穴里。

「筱彤小姐,你好濕了...」季鴻隼在筱彤耳邊輕輕地說著,「你也想要我對不對?」

「我沒有!」筱彤否認著,但蜜穴里卻不爭氣地不斷湧出汩汩淫水。

「是嗎?」季鴻隼懷疑地問著,突然他往上一按,狠狠地壓住了蜜穴口的小豆豆。

「哦嗯~~~!」筱彤忍不住喊了出來,還來不及喘氣,便被季鴻隼的高速旋轉按壓技巧給弄得大聲叫喊起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哦嗯~~~!嗯哼!嗯嗯嗯~~~!呀!嗯嗯!」

季鴻隼持續不斷地玩弄著筱彤的豆豆,當他發現她快喘不過氣的時候才會停一下,然後再繼續。

筱彤緊緊地抱著季鴻隼,只能不斷地大聲喊著。

「嗯哼!嗯嗯嗯~~~!嗯哼!哦~~~呀!!噢!噢!唔~~~!噢!噢!噢!」筱彤突然夾緊了雙腿,原本的銷魂的淫叫變成了陣陣低吼,她再度被季鴻隼的手弄到高潮,全身不斷地抽搐著,季鴻隼都覺得手指被夾得隱隱作痛。

「呼...呼...」高潮稍退後的筱彤躺在床上喘著氣,臉上紅通通得像顆蘋果,床單也早已濕了一片。

季鴻隼溫柔地看著她,等她呼吸稍稍平復之後,打算再繼續用手技讓筱彤再到一次頂峰,哪知手指才剛碰到就被一把抓住。

「不要再摸了。」筱彤說,季鴻隼用詢問的眼光看著筱彤,「你...你上來吧。」

季鴻隼微微一笑,起身除去了自己全身的衣服,在白天的光線下,筱彤終於看清他的身體,他真的很壯,卻很精瘦,他的皮膚微黑,卻不像傳統海灘男孩那種油亮的色澤。

還有他的...陰莖...雖然看起來只比老公和阿徐長一點點,但顏色看起來卻像一根粗黑的鐵棍而不是肉棒,碩大的龜頭有著誇張的倒鉤,形狀有點像是箭頭,難怪每次進出都可以確實地刮擦著自己的陰道。

「我到底在想什麼?」她別過頭去閉上了眼自問著,潛意識裡面的那股渴望是怎麼回事?

季鴻隼裸著身子卻沒有立刻上床,而是坐在床邊仔細端詳著筱彤美麗而又性感的胴體,用和昨天一樣的,欣賞藝術品的眼神。

閉著眼的筱彤覺得奇怪,怎麼季鴻隼衣服早就脫完卻一直不見動作,便睜開眼看他在幹嘛,沒想到一開眼就看到他用灼熱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身體。

「你...你幹嘛...」她下意識地拉了旁邊的被子想蓋住自己,卻被季鴻隼一把抓住。

「因為你太美,我看到入神了。」他深情的說。

「你...你到底要不要繼...」筱彤問到一半才發現自己不該這麼問,便紅著臉別過了頭。

「要,我要你,我想狠狠的要你。」季鴻隼捧著她的臉轉向自己,用鼻尖碰著筱彤的鼻尖,斬釘截鐵地說道。

筱彤感覺自己的下身又不由自主地濕了,她閉上眼睛,任由季鴻隼分開自己的雙腿,扶住他的雙臂,等著他把那根黑鐵棒,插進自己的陰道內。

今天的季鴻隼不似昨日那樣狂野,他扶著筱彤的細腰,緩緩地把陰莖插進筱彤濕潤的蜜穴里。

「嘶...」他看到筱彤的陰唇含住了自己碩大的龜頭,也忍不住輕聲喊了出來。

「嗯...嗯...哦...嗯...嗯嗯...嗯哼!」季鴻隼精細地抽插著筱彤的陰道,前後都不超過1公分,把筱彤弄得奇癢難耐,不斷扭動著身體。

季鴻隼看到筱彤難受的樣子,偷偷微笑了一下,又把陰莖插進去半截,然後繼續抽插著,筱彤的叫聲稍微大了起來。

「喔!!嗯哼!哦!哦嗯!哦嗯!嗯嗯~~~!」筱彤的陰道前半段被快速地刮擦著,但後半段卻愈來愈空虛,感覺每次要被填滿的時候就空了,因為季鴻隼每次只進去一半而已。

到後來,她開始本能地配合著季鴻隼的插入抬高自己的臀部,好讓身下的那根陰莖可以更加深入,但在季鴻隼精密的控制下,始終無法如願,他就這樣快速地淺插著,一邊欣賞筱彤上下晃動的雙乳,還有饑渴難耐的表情。

就這樣抽插了幾十下之後,筱彤突然舉起雙腿盤住季鴻隼,同時伸出雙手摟住他的腰,狠狠地將他拉趴在自己身上。

「嗯~~~~!嗯嗯嗯~~~!噢!嗯嗯!」季鴻隼的肉棒當時正拔出到龜頭的部位,被這樣一拉,整根陰莖直接從陰道口頂到了筱彤的花心,惹得她放聲大叫,全身不斷發抖,一股溫熱的陰精噴射在了季鴻隼的龜頭上,讓他也舒服得差點叫出來。

1分鐘的靜止後,季鴻隼想起身,卻被筱彤狠狠地抱住。

「你再...玩...我就...不要了。」她喘著氣在季鴻隼耳邊說道。

「我...」他還想辯解。

「再這樣,我會...生氣。」

「我知道了。」

季鴻隼知道差不多了,也伸手摟住筱彤,開始高速地抽插,每一次都扎紮實實地填滿她整個陰道,他龜頭的冠狀溝猶如多套了一個塑膠環似的,每一分移動都刺激著她的陰道壁,刮進、刮出、刮進、刮出、再刮進、再刮出。

「天哪...怎麼會...這麼舒服?好舒服!噢!天哪!噢!」筱彤的大腦不斷吶喊著,她仰起頭,十指深深地嵌入季鴻隼的背肉,下身用力地向前挺動配合著季鴻隼的插入,額頭上也滲出點點汗珠。

季鴻隼賣力地抽插著,他要讓這個女人知道真正的高潮是什麼,開啟她性愛的新天堂。

「嗯嗯!你...哦哦哦!再...嗯嗯...快一點...嗯嗯嗯~~嗯嗯!快點...」身下的女人斷斷續續地提出了她的要求。

「呼...呼...那...我要來囉!」

「好...嗯嗯!好!」

季鴻隼說完,開始加快腰部的速度,如同打樁機一般地高速進出著筱彤的陰道。

「哦!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筱彤生性保守,做愛的時候她大部分都是抿著嘴嗯嗯叫著,以便控制自己的音量,但這個昨天才見面的陌生男人,讓她這輩子第一次毫無顧忌地張開嘴叫床。

更正確地說,這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海嘯,讓她無法,也忘了去顧慮她原本所顧慮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噢!噢!噢!噢!噢!啊啊啊~~~~~!」筱彤終於被推上了高潮的頂峰,她用力往後仰著頭,狠狠地夾緊季鴻隼的陰莖,下身更緊緊地頂住他的骨盆。

「喔喔!喔嘶!噢!嘶~~~~~~!呃!呃呃!」季鴻隼被筱彤這樣一夾也撐不住了,一股股精液強力地噴射在筱彤的花心上,射得她全身不斷抽搐。

「呼...呼...」高潮過後的2人就這樣緊緊地抱著,誰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筱彤才漸漸地放鬆了四肢,平躺在床上休息。

季鴻隼緩緩地拔出了他的陰莖,躺在了筱彤身邊,拉了條棉被幫她蓋上。

「要去洗洗嗎?」他問。

「嗯...」

「那你去吧。」

「嗯...」筱彤雖然答應著,卻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季鴻隼知道她累了,也不再問她,就直接將她擁入懷裡,輕撫著她的全身,不時吻著她的臉頰和耳朵,聽著她偶而發出的嗯嗯聲,不知不覺地,2人就這樣裸抱著沉沉睡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