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屬於我的媽媽 (1)作者:夢想媽媽

【只屬於我的媽媽】(1)

作者:夢想媽媽2021/10/13發表於:SIS001

第一部分:母子情

「祁小北,總分478,月考排名全班第33,年級第312。」

講台上的班主任報著分數,在我的預料之中。

我叫祁小北,川蜀市人,今年剛滿18歲,剛上高三。

整個高三年級800號人,我能排在第300,屬於中等偏上。

不過這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高考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試。

我這個分數在高考時即便能考上大學,最多也就上個三本或者大專。

不過這已經是我相當努力的結果,我並不貪玩,同齡男生會看的漫畫、小說我從來不看,也未曾沉迷遊戲。

我的成績之所以就這種程度的緣故,更不是因為我蠢。

造成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我的母親。

「媽,我回來了。」

我走進一間診所,兩室大小的診所櫃檯里,一個中年美婦抬頭看向我露出笑容問道:

「小北,月考成績怎麼樣?」

這位中年美婦就是我的母親慕雨蘭,這間小診所唯一的醫生,今年39歲。

穿著一身白大褂,下身是牛仔褲,相當樸素。

她的容貌清雅、唇如櫻桃、眼似秋水,不似其他女性那般嫵媚靚麗,但在我看來是極漂亮的。

只是她臉上的疲憊是難以掩蓋的,不僅是工作、生活上的苦累,還有心靈、精神上的。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因為我那父親,他性格暴烈,吝嗇言語。

母親與他之間的關係並不和諧,說是夫妻,更像是陌生人。

即便是對我這個兒子也未曾正眼看過,我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我將成績單放在母親面前,這種事情瞞不住她,上了高三以後她很關心我的成績,基本是日日過問。

當看到我的分數後,母親柳眉微皺,但沒有發火生氣,身為醫生她向來是柔和的。

而且我的分數相比起以往也就在伯仲之間,她沒有理由生氣。

只是語重心長的對我說道:「小北,今年你已經是高三,這會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以你現如今的分數想要考上一個好大學基本是沒有可能的。」

這些我都知道,我也都懂,但我無法更改,就像是前面提到的,造成我成績差的主要原因,正是現在我面前侃侃而談的母親。

從高一開始我漸漸懂得男女之間的感情,我發現自己近乎是瘋狂般的愛上了自己的母親,對母親的情慾日夜折磨著我,讓我無法安眠與專心。

我更不可能去對母親表達這些,只是對母親的教誨連連稱是,實際上連她在說什麼也沒都已經沒有在意。

我放下書包,見到診所里這會沒有病人,進入櫃檯來到母親的身後,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施力。

身為醫生的兒子,我早早就學會給母親按摩,減輕她工作、生活之餘的壓力與苦痛。

母親感受到肩膀上來自我雙手的溫暖,只感覺渾身舒適,一天的苦累都隨之消散,那些由丈夫帶給自己的不幸也被抹去。

以往我每天都是為母親這樣按摩,但是這次她選擇將我推開道:「小北,你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學習,以後就不用給我每天按摩了。」

我心裡一堵,按摩是每天我唯一能親近接觸到母親的機會,如果不給母親按摩,那心底隱藏的情慾會將我逼瘋的。

畢竟她越是勞累,我越是憐憫,心底的情慾也就越旺盛,那不是單純的情慾,也有著男人對女人的保護欲。

我連忙說道:「媽,我好好學習,就是為了考上一個好大學,找到一份好工作,以後好好孝敬您,您不讓我給你按摩,就是不重視自己的身體。

如果哪天你重病倒下,那我學習還有什麼意義,按摩耽擱不了多少時間的,媽你就讓我給你按摩吧。」

母親被我的話打動,最終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繼續接受我的按摩。

慕雨蘭,我母親的名字,此時她正享受著我的按摩,回首看向我那張與父親相似的臉龐,心想如果這時候出現在這裡的人是丈夫多好。

可惜沒有如果,她的丈夫就是一個混蛋,自從與她結婚,就毀了她對生活的一切美好嚮往,如果不是那時候她已經懷了小北,說什麼她也要離婚的。

這一忍就是十八年,小北都這麼大了,還好他不像是他父親那樣混蛋,對自己很好也很懂事,就是學習成績始終上不去。

我給母親按了十分鐘左右就上樓寫作業與學習,我們家就在二樓,母親是醫生,當初買二樓的房子時,順便也將一樓租下來改裝成診所。

到了深夜,母親也將診所關門上樓,父親還沒有回來,他每天晚上都是和朋友出去鬼混,基本很晚才會回來,經常會打擾到睡眠本就很淺的母親休息,讓我更是心疼。

「媽,過來我接著給你按摩。」

除了在診所簡單的按摩肩膀以外,母親每天下班,我都還會給她按摩一次全身,當然敏感部位除外,即便對母親的感情再怎麼難忍。

為了避免母親發現我內心的想法,我始終都保持著身為兒子與母親的界限,從未做出過任何出格的事情。

我擔心母親發現我心底的想法以後,會對我心寒,我已經是母親唯一的依靠,如果沒有我,我不知道母親會是什麼樣。

「小北有心了,媽媽不累,你高三學習也很累的,早點睡吧。」

慕雨蘭看著每天晚上都給自己按摩的孝順兒子,心底感動的同時,又想起那張成績單,她婉言拒絕著,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耽誤兒子的學習。

我聽到以後故作生氣道:「媽你難道忘記之前在診所我跟你說的話了嗎,你這樣不重視自己的身體,那我也就不重視自己的學習了。」

聽到兒子以學習來威脅自己,慕雨蘭很想說家長們最喜歡說的那一句,你又不是為我學習的,不過兒子的心意她能感受得到,也是為她的身體著想,最終也只能答應下來。

我家是兩室一廳的構造,客廳有著兩張沙發,母親就這樣臥趟在沙發上,躺在我的身邊。

我也是直接將手搭在母親的後背上,用著適當的力氣按壓著,我的按摩是跟隨母親學習的專業醫療按摩,按摩起來相當緩解疲勞,慕雨蘭頓時感覺相當舒適。

就是感覺有些癢,兒子的手一路從她的後輩按到腰間,溫柔的手法不像是在按摩,更像是情人的撫摸,腰間是慕雨蘭比較敏感的部位,一碰就癢,身子顫動了好幾下。

我也知道母親的薄弱部位在哪,每天按摩腰間本就是故意的,每天晚上母親都是躺著讓自己按摩,臀部那肯定是不能摸的,能摸的也就只有腰了。

母親的腰相當柔嫩,就像是天鵝絨一樣柔順,隔著細薄的襯衫,我能感受到母親皮膚的嬌嫩,不像是三四十歲的中年婦女,更像是十八九歲的年輕姑娘。

母親的腰也很細,她經常在家鍛鍊身體,身材很好,細腰如柳,握住好似無骨一般,我多想就這樣撲上去抱住母親。

我那旺盛的情慾也在撫摸著母親腰間的同時得到舒緩,與母親都是滿足的嘆了一口氣,母親笑著問道:「年紀輕輕嘆什麼氣?」

我答道:「母親每天總是這麼勞累,兒子不忍心看到你受苦這才嘆氣。」

母親又道:「那你就更應該好好學習了,只有你將來有出息,媽媽才能早日享福。」

我又嘆了口氣,沒有繼續多說,我也想成績提高上去,但是在對母親的情慾影響下,滿腦子都是母親的身影,根本無法安心下來學習,最過分時甚至感覺整個人乃至於靈魂都在燃燒。

其次就是我想告訴母親,兒子現在就想讓你享福,替代那個混帳父親,成為陪伴在你身邊的男人,不過這些話我都是不敢說的,只能藏在心底,痛苦唯我自知。

沒有再去想這些,按摩在母親腰間的雙手一路向下,越過臀部到達腿上,大腿小腿也都是我每天按摩必經的柔軟之地。

母親的腿相當緊實,可能與她每天堅持拉著我晨跑鍛鍊身體有關,她真的是一個相當自律的優秀女性,如果不是遇到我的父親,她的生活會很幸福。

撫摸著母親的大腿,感受著腿間的肉隔著一層布料在我手中的感覺,我總是不能理解,有著這樣的賢妻,父親為什麼總是要出去鬼混。

他們從不像是正常夫妻那般展現過恩愛,我高一懂得男女之間那些事後甚至翻過家裡的每一處角落,都沒有找到做愛用的保險套,也會想著難道他們從不戴套,都是父親內射在母親體內?

又或者還有一種可能,父母從不做愛,也就用不著那些東西,只是這又怎麼可能呢,有著這樣一個美麗的妻子,哪個正常男人會忍的住不動心。

我想不明白這些問題,隨即將腦海中關於父母的那些想法拋在腦後,專心為母親按摩,母親這時好像已經睡著一般,我一路從大腿按到小腿,往回按時眼睛死死地盯著母親的臀部不能移走。

「摸一下、摸一下就好,母親也許睡著了,她不會發現的……」

心底的想法就好像是惡魔的囈語蠱惑著我,最終我還是什麼也沒做,將母親叫醒讓她早點洗漱回屋裡睡覺。

我的母親已經承受不起任何的折磨與傷害,我是她生活中最後的寧靜港灣,我不想破壞這份和諧與美好,這才克制住了內心的那些情慾和妄想。

母親被我叫醒以後也是回到屋裡,我在房間裡瘋狂的嗅著雙手上存留的溫度與氣息,將它們緊緊貼在臉上,久久無法自拔,直到外面浴室傳來水聲。

「母親在洗澡。」我的母親很愛乾淨,每天都要洗澡,我曾想過要不要去偷看或者想辦法提前安裝攝像偷拍,但是顯然這些我都無法做到。

我這狹小的家,浴室也就是廁所,小到無法將雙手張開,就更別說浴缸這些東西,除了靠著隔壁樓的牆壁有個窗戶以外,沒有任何可以偷看的空隙。

至於偷拍就更不可能,以我的零花錢,攝像頭都買不起,我也不會那樣去做,以前看網上黃色網站的視頻,很多攝像頭都是會被黑客入侵的。

要是母親被偷拍的視頻流傳到網上,知道自己的兒子居然偷拍自己,母親估計會絕望的想要自殺吧。

不多時外面的水聲停了,我心中一動,居然沒有聽到洗衣機的聲音,難道是今晚母親過於疲憊,不想洗衣服了?

以前她每天都會順便把衣服洗了晾曬以後再睡的,我曾勸過她,可以第二天再洗的。

此時浴室外面的慕雨蘭看著洗衣機里的衣服,心想洗衣機攪動的聲音可能會吵到兒子睡覺,也就扔在這裡準備明早等兒子上學去再洗了,大不了中午再上來晾曬。

聽到母親回房的聲音後,我心裡也是激動不已,今晚母親沒有洗衣服,也就意味著她今天換下的舊衣服大機率還在外面,我曾一直想著得到母親的內衣用來釋放情慾。

那絕對會是比給母親按摩時帶來的短暫接觸更是刺激的感受。

我悄悄的開了門,假裝上廁所,順便去看洗衣機了,果然,母親的衣服都在,除了上身的白色短袖和下身的牛仔褲以外,黑色的胸罩與白色的純棉內褲也都在。

我將短袖襯衫、胸罩、內褲都拿起,輕手輕腳的回到房間裡,將門反鎖以後,猛地將頭埋入白色的短袖襯衫里。

短袖被母親穿了一天,有些汗味,但不濃郁,反而還有著一股香味,那是母親身上的味道,我與她偶然靠近時也曾聞到過。

聞了半天之後,我放下襯衫,又將黑色的胸罩拿到鼻子前面,就這樣扣在臉上。

黑色的胸罩搭配白色的襯衫,正常情況下肯定會讓人看到的,不過母親整天穿著白大褂,就是裡面什麼也不穿別人也不可能看到什麼多餘的東西。

胸罩上母親的氣味更加濃郁,還有著一股奶香味,布料比起襯衫也更柔軟,我的臉貼在奶罩上面,就好像是在母親的胸中摩擦一樣。

我仍然不準備放過胸罩,伸出舌頭舔舐著上面的每一寸,在嘴裡吸吮著,就像是嬰兒吸取母乳一般,胸罩很快被我的口水打濕。

好半天之後我放下胸罩,看向最後一件在我看來仿佛神聖般的物品,母親的內褲,是最普通的純棉內褲,無論是樣式材料都沒有任何出奇之處。

但因為是母親的內褲,它就變得不一般,這時候即便扔一千塊錢在我面前,我也會堅定不移的選擇母親的這條內褲。

我將內褲翻過來,用裡面帶有濃鬱氣味的那一面貼在臉上,母親白天就穿著這條內褲,她的蜜穴就沾著這一面的布料。

我又像是之前舔舐胸罩一樣把內褲放在心裡舔舐著、吸吮著,就像是要把這條內褲吃掉一般,我儘量沒有粘上太多口水,僅僅只是一碰即離。

因為這樣難得的機會,我準備用這條母親的內褲做更重要的事情,我下面的肉棒早已抬頭,變得雄赳赳氣昂昂。

我將內褲套在肉棒上面,緩慢的擼動著,胸罩被我蓋在臉上,就這樣躺在床上,想著母親的嬌軀擼動著,右手越來越快。

「噗嗤。」精液發射了,我擼管了,這不是我第一次擼管,我基本每隔幾個晚上就會因為想念母親,難忍情慾擼一次,但也只是緩解我的症狀而已。

今天我突然發現,心底好像有什麼被滿足了一般,那股旺盛衝動的情慾被緩解了許多,向來應該是胸罩與內褲的功勞。

我又悄悄去到廁所把內褲洗了,上面有著我的精液,精液不管的話會幹,會留下痕跡,我是不敢讓母親發現我用那內褲擼管這件事情的,我不知道她會怎麼看待我。

回到床上的我仍然顯得有些亢奮,因為哪怕內褲上的精液洗了,那終究也是有過我痕跡的,想到之後母親還會穿那條內褲, 我甚至有些激動的睡不著覺。

第二天去到學校,學習狀態極佳,沒有了情慾干擾,我的學習效率近乎翻倍,高三本就是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半月後的一場考試,我的名字升到了257名。

我拿著成績單回去告訴了母親這個好消息,我的成績終於提高了,母親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同時對我道:「做的不錯小北,不過也要戒驕戒躁,繼續努力。」

母親多半以為是她半個月前那場教導起了作用,她不知道的是,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因為她那天偶然因為不想洗衣服留下的內衣褲才導致的。

我心裡也是想著,如果母親每天都不洗內衣褲的話,我的學習成績估計能提高到200名以內,當然這對於母親對我的期望還有不少差距,母親是希望我能考進前一百名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運女神的眷顧,今晚母親按摩時陪我說了不少話,之後洗澡居然又沒洗內衣褲,要知道這樣的情況可是很少的。

於是在母親睡後,我又去拿了內衣褲發泄,只是這次似乎有些意外情況的發生,母親居然半夜起夜上廁所了,那她只要看一眼洗衣機裡面,豈不是就能發現自己的內衣褲不見了。

父親基本上每晚凌晨一兩點才會回來,他肯定也不會去拿母親的內衣褲,家裡除此以外就只有我,內衣褲不是我拿的,難道還能有專門的內衣盜賊入室盜竊只為偷內衣嗎?

只是母親好似沒有發現這些,她上了廁所以後又回了自己的房間,我頓時鬆了一口氣,心裡緊張會被發現之餘,也是更為興奮起來,大力擼動著肉棒發泄著情慾。

與此同時在慕雨蘭的臥室里,她滿臉通紅的摸著身上穿著的內衣褲,早在半個月前她就發現那晚自己換下來的內衣褲似乎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當時她心底只是有些懷疑兒子是不是半夜偷偷拿自己的內衣褲做了什麼,但是又不想把那種骯髒齷齪的想法強加在自己的乖巧兒子身上,但是今晚她終於確定了。

她故意沒有洗內衣褲扔在洗衣機里,回房後偷聽著外面的動靜,兒子起來上廁所後自己再去查看,內衣褲果然就不見了。

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拿自己的內衣褲是去做什麼是顯而易見的,尤其是自己身上穿的這套內衣褲,就是半個月之前他用過的那一套。

不過慕雨蘭沒有去兒子房間直接拆穿他,她不知道自己心裡是什麼想法,她在網上查過兒子這個年紀偷女生內衣褲自慰是正常的,但是他偷身為母親的自己內衣褲。

想到這裡,慕雨蘭心裡又是氣憤,又有些難以言說的情緒,這也是為什麼她今晚會把那套半個月前被兒子糟蹋過的內衣褲穿上身上的原因。

「和他那個混帳父親一樣,都是混帳!」慕雨蘭氣憤的說道,隨即在床上睡了過去。

我還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都已經被母親發現,第二天照常去上學,臨走之前還親了一下母親的臉頰,這是以前他每天早上都會做的事情。

只是今天母親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太一樣,神情看起來很僵硬的樣子,我問道:「媽你怎麼了,昨晚沒睡好嗎?」

母親嗯嗯了兩句,就讓我趕緊去上學,放學回來後我做著作業,結果發現母親早早把診所關門回來了。

「媽,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關門了?」我看了下時間,這才八點,母親平時都是要等到十點以後才關門的。

母親看了我一眼,神情竟然有些嬌羞,平日裡因為勞累導致發白無光的臉色居然隱隱泛紅,而且是越來越紅的那種。

她對著我問道:「兒子,你已經步入青春期了,有些事情我也能理解,但是我要告訴你,這是不對的。」

我心裡頓時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母親說的雖然隱晦,隻字未提我用她內衣褲自慰的事情,但是這些話又是那麼直接,基本上表明她是知道的。

我連忙就給母親跪下了,眼淚似雨滴流下道:「媽,我錯了。」

我心底很害怕,不是怕母親責罵我,也不是怕她打我,母親是很溫和的人,從不打我罵我,只和我講道理。

我怕的是她覺得我噁心,從此不再搭理我,對我冷漠,如果母親這樣對我,意味著她會失去對這個家最後的眷戀。

她是不愛父親的,這一點我是知道的,他們夫妻之間沒有感情,母親曾多次說過如果不是因為我,早就和父親離婚了。

我從小就怕因為自己的舉動傷了她的心,讓她拋棄這個家離去,畢竟以她的條件,只要離婚是有大把中年單身漢追求的。

母親把我拉了起來,看著我淚流滿面的樣子,為我擦去眼淚,嘆了一口氣道:「哭什麼,媽媽沒有怪你的意思,這是青春期男孩子的正常現象。」

隨即她又說道:「只是那內衣褲多髒啊,你也不怕感染...」說著說著,母親的臉自己紅了。

見到母親好像真的沒有生氣的樣子,我的心情也緩和不少,對著母親道:「媽,你身上的東西就沒有髒的。」

母親聞言瞪了我一眼道:「反正以後這種事情就是不行,還有你去打盆水過來,我給你檢查一下,你們這個年紀下體如果感染問題是很嚴重的。

我曾經可是見到過一個十幾歲的男生因為不喜歡洗澡換內褲,結果下體感染最後切除了。」

下體切除,聽到母親的話,我狠狠打了個冷顫,這也汰可怕了,不過除了使用母親的內衣褲自慰,我還是很愛乾淨的,至少是勤洗臉刷牙,也是經常洗澡的。

只是聽到母親說要替我檢查,我心裡又是犯怵,這次倒是沒有別的想法,完全就是害羞和不好意思。

不過母親的話我還是乖乖照做,打了一盆水到客廳,扭扭捏捏的不想脫下褲子,我的雞雞倒是不小,勃起時我量過有14厘米,直徑3厘米也挺粗。

我對比過上廁所時學校里的其他男同學,我這個比例無論是長度還是粗度都是合格甚至高於正常標準少許的。

母親見到我扭捏的樣子笑了出來道:「偷拿我內衣褲的時候怎麼沒有見過你不好意思?」

我的臉更紅了,母親也是看出我的為難,主動上前蹲下身一把扯下我的褲子,就看到內褲包裹的一坨東西。

隨著自己的注視,似乎還是慢慢抬頭,母親的臉頓時也紅了,她又瞪了我一眼沒有說話,繼續扒下我的內褲。

我的雞雞就這樣赤裸的展露在母親面前,由於母親是蹲在我身前,雞雞彈出內褲時差點彈在母親的臉上,我心底覺得有些可惜。

如果能讓雞雞和母親的俏臉發生偶然接觸,今天就是被打死都值得了。

雖然以我現在的姿勢和母親的距離,只要我挺身向前肯定就能用雞雞碰到母親的臉,但那就是故意這樣去做了,目的太明顯,母親肯定會對我很失望的。

母親對我來說就是全部,我不想讓她失望,就這樣任由雞雞隨風吹,我絲毫不覺得冷,反而感覺身體越發灼熱,下體也在母親的注視下慢慢勃起變大。

「怎麼這麼大?」之前沒勃起的時候慕雨蘭還沒覺得有什麼,看著兒子的雞雞勃起之前,差點抵在自己臉上,她這才反應過來。

他是見過丈夫那根東西的,十八年前,自己和丈夫的初夜,就見過那一次,他不情不願的插入自己下面,事後她就反應過來丈夫可能不對勁。

婚後兩三個月丈夫更是沒有碰過自己,她當時更覺得不對勁了,想要離婚的時候,才發現只是和丈夫新婚那一夜的一次居然就懷上了,之後就徹底陷進去了。

慕雨蘭下意識的咽了口水,覺得身體好像在躁動,心底的某些東西在被勾起,但是隨即她又被這種感覺壓制了下去。

十幾年了這種情況她不是第一次遇到,她知道那是自己身體的慾望在渴望有男人滋潤,以往她都沒當回事直接壓制下去,但是這次因為看到兒子雞雞引起的。

她頓時有些臉紅,將手放入水盆里,將毛巾打濕對著兒子一臉正經道:「這雞雞是很容易感染的,一定要著重清洗,尤其是雞雞上面這層叫做包皮的東西要翻起來仔細清洗內部。」

一邊用毛巾擦洗做著示範,慕雨蘭一邊說著話,臉是越發紅了,我沒注意到這些細節,只感覺母親的玉手隔著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雞雞。

那種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爽快感都是無比巨大的,是以往拿母親內衣褲自慰都無法相比的。

我突然啊的叫了一聲,倒不是裝的,是真的被毛巾碰到剝下包皮的龜頭疼了,母親聽到我的叫聲後,也是抿了抿嘴唇,隨即放下毛巾,用手沾上溫水為我握住雞雞。

她溫柔的將溫水澆在我的雞雞上,我也感覺下體越發的灼熱、堅硬,我想要伸手去擼動,卻又不敢當著母親的面,只能情不自禁的聳動著身體。

母親握住我雞雞的玉手被我當做一個歸巢的穴,我的雞雞就像是那歸巢的鳥,母親也發現了我的動作,驚的睜大了眼睛,她一直握著我的雞雞當然感受的到兒子的勃起與灼熱。

只是沒有想到兒子居然這麼大膽,敢做出這種事情,想要放手怒斥,卻又感覺身體發軟動彈不得。

慕雨蘭看著兒子聳動的身體,與他父親十八年前做那事時是一樣的,她也就知道兒子在做什麼事情,兒子把自己的手當成了女人的小穴。

她這次是真的很生氣,之前兒子用她的內衣褲自慰,她還可以為兒子辯解是因為家裡只有自己一個,兒子總不能去偷別人的內衣褲來自慰,兒子的目標僅僅只是內衣褲而不是母親。

但是現在兒子用她的手自慰,這成了什麼,要是再進一步,兒子是不是就能爬上她的床,替代他的父親做自己的男人艹自己的穴?

慕雨蘭不敢繼續去想這些有駁人倫的事情,她始終堅定自己是兒子母親的想法,母親就是母親,兒子就是兒子,母親與兒子是不應該做這些事情的。

但是她又莫名的不想鬆手,倒不是因為她發騷發浪犯賤想男人了,她都忍了十八年了,丈夫那樣對她,也未曾出軌出去找男人。

即便有慾望發作時去洗了澡,大不了洗冷水的,啥事也就都不想了,畢竟經歷過丈夫這場婚姻,打碎了她年輕時對愛情的所有美好幻想,她現在看到除了兒子以外的任何男人都噁心。

無論是從生理還是心理上的都是相當噁心,她做醫生時因為心情柔和追求她的男人又不是沒有,看看那些男人,明知道自己有男人還來勾搭她,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身為醫生她也戒煙戒酒,很少與病人以外的人接觸,偶爾病人感謝宴請吃飯她也是婉言拒絕,即便在外面吃飯也小心著自己的飯菜或者茶杯里是否有東西。

這也就斷絕幾乎所有的桃花緣,唯有對兒子除外,兒子是唯一能越過自己防備接觸到自己內心的人,他乖巧懂事,知道心疼自己,明明自己學習很累還每天堅持為自己按摩。

突然慕雨蘭醒悟過來,如果兒子真的是對自己有著某種妄想,那他的按摩豈不是也是懷著目的性的。

只是隨即想想兒子以前按摩時未曾有過任何過分的舉動,慕雨蘭又覺得不太可能,也許只是巧合,也許只是意外,兒子這應該都只是生理反應。

就在慕雨蘭走神的時候,身為兒子的我,也終於是越發激動抵達高潮,精液嘩啦啦的對著身前射了出去,而我的身前正是還在思考事情的母親。

「恩?」在兒子最後要抵達高潮瘋狂加速時慕雨蘭的手就感覺到了,但是她的腦子明顯還沒想到這回事,剛把臉看過來,精液就稀里嘩啦的射了一臉。

頭髮上、臉上、嘴裡、胸口的衣服上,全都是兒子的精液。

我也呆住了,用母親的手發泄,已經是我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我居然還射在了母親的臉上。

不過我隨即反應過來,用水盆里的毛巾為母親擦拭,母親擦掉臉上的精液能睜眼以後又憤怒的把毛巾扔在水盆里,我這才想起這毛巾剛才也是洗過我雞雞的。

看著毛巾去到洗臉台前沖洗,我心裡既有遺憾又有滿足,不過母親洗完臉後直接回了房間把我嚇了一跳,我深怕今天的意外讓母親對我冷淡,再也不搭理我。

這是我絕對不樂意看到的, 別說區區的手交、顏射,就是把穴給我艹,我也不會答應的,不然我早就在情慾的促使下強姦媽媽了。

我想要的不僅僅是得到媽媽,我是想要和她永遠在一起,陪著她哭、陪著她笑,一輩子永不分離。

我連忙提上褲子,後腳跟著媽媽進了房間,媽媽躺在床上背對著我,我撲通跪在了床跟前,像是一樣按摩捏手一樣去拉母親的手,被母親直接甩開了。

「媽...」我喊道。

:「別叫我媽。」母親語氣冰冷的回道,我心中頓時跌入谷底,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我只有您一個媽,哪有其他的媽啊,媽、媽,我的好媽媽,求您原諒我吧,剛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不是也說了嗎,這是青春期正常的生理反應。」

我不敢上床,擔心引起母親更多的猜疑,將一切都推給青春期的生理反應。

「生理反應可不是讓你對你媽勃起、射精的!」這話慕雨蘭沒說,只是在心底這樣想著,她沒有說話,心情相當複雜, 一時不想搭理兒子。

我也一直喊著媽,跪在地上去拉母親的手,幾次之後她終於沒甩開我的手,我這才像是往常按摩一樣為她捏了起來,捏了半天以後母親猛地掐了我一下。

「啊。」我疼的叫出來,母親這才罷休,轉過來看著我,如秋波似水的眼睛看著我道:「知道錯了嗎?」

「知道錯了。」我不知道母親指的什麼,是用她內衣褲自慰,還是用她的手自慰,又或者是射在她的臉上,就單純的說著錯了。

「你錯哪了?」母親果然還是女人,問出了那句女人的至理名言,你錯了嗎,你錯哪了,之後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說你沒錯都是我的錯。

「我錯在不該偷拿母親的內衣褲自慰,我錯在不該用母親的手自慰,我錯在不應該射在母親的臉上。」

說到射在臉上的時候,我又仔細看了看母親的臉,也不知道清洗乾淨沒有,畢竟自己射了那麼多,量還是挺大的,不洗澡肯定是沖洗不幹凈的。

母親被我看的臉紅,像是猜到了我在想什麼,又氣的掐了我一下,然後嘆氣道:「你沒錯,都是我的錯,我就不該把你生下來。」

我嚇得又要哭出來了,上前抱住母親道:「媽,你別不要我,我是真的認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幹這些讓你生氣的混帳事了,求您原諒我。」

慕雨蘭被兒子抱在懷裡,想掙扎又無法掙脫,感受自己兒子的溫暖懷抱,格外的安全溫暖,還有一股陽剛的男子氣息,讓她仿佛就要窒息。

連忙喊道:「鬆手。」我不肯鬆手,仿佛鬆手母親就要永遠的離我而去了,母親冷聲道:「你就是這麼聽話的?說好的不讓我生氣呢?」

我嚇得連忙又鬆開了母親,母親這才緩過氣口,怒道:「都要被你這小子壓得踹不過氣了,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啊,十八歲的大男子漢了還整天纏著媽媽。」

聽著母親又和我說調皮話了,我這才意識到母親終於原諒我了,連忙對著母親道:「無論兒子以後多高大,再有本事,那也是您兒子,你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母親不滿的錘了我一記粉拳道:「趕緊滾回去睡覺,今晚的事情不跟你計較了。」

我下意識想說跟媽媽說,只是經歷過剛才那些事母親肯定不會答應,又想到父親半夜會回來,我只能回到自己房間睡覺。

我回屋後母親果然又起來洗澡了,今晚我沒有出來偷內衣褲,今天媽媽今晚給自己做的這些事情,我感覺我的情慾一個月內估計都不會再發作了,已經不用內衣褲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