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學院之雄兵連改編 (6) 作者:一條仁命

.

【超神學院之雄兵連改編】

作者:一條仁命2021-10-12發表於S8

第六章 重生

「您好,天使彥,首次見面。」

「你是?」彥睜開雙眼,周圍是一片虛無,她認為自己肯定死了,但這又是哪裡。

「我是你的暗位面次生物引擎,你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生命已經消失。」

「好的,我明白了。」彥閉了閉眼睛,想到了什麼。

「那麼我將在你體內啟動,它會破壞並重新定義你的心臟,你將不再是一名普通的天使,我需要問你三個問題,請問:神聖凱莎為什麼只在你和炙心身上植入次生物引擎?」

「因為我和炙心是女王的護衛,還要對未來新的女王負責,如果提前戰死,艾妮•熙德就可能成長不到那個位置。」彥認真答道。

「那麼第二個問題:你是怎樣看待你的復活的?」

「這是恥辱,是違背天使和女王秩序的逆天之事,生命有生有死,方可行正義信念!」彥微微握拳,說的鏗鏘有力。

「第三個問題:即便現在啟動,你的身體依然很虛弱,但強敵當前,你要冒這個險嗎?」

「是的。」彥沒有遲疑,「請重新打開葛小倫的天使翅膀,送他回地球。」

「可是,凱莎女王已經隕落,你現在必須承擔重組天使軍團的任務,要這麼冒失的使用次生物能力嗎?」

「雖然我已經等了7000年,但不代表我還能多等一分鐘,我現在就要送他回去,請送他回去。」彥不自覺加重語氣,略顯強勢道。

「那好,我即將啟動你的虛空引擎,考慮到你身體狀況,我建議你和葛小倫一起回地球,單獨送他回去,可能會耗盡你的能量而失敗。」

「……那要怎麼做?」彥略作思考,先去地球也好,地球有蕾娜,得先找到她幫助我恢復體力才行。

「那麼我將定義你的身體為翅膀,攜帶葛小倫飛行,你進入葛小倫的暗位面,藉助他的生命能量,返回地球。」

「葛小倫已經重傷,我如果用盡他的能量,他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彥皺眉,辦法確實可行,但她還是有點擔心。

「你放心,葛小倫生命力很強,烈炎之劍雖然貫穿他的身體,但沒造成本質的傷害,如今昏死是因為重傷能量流失,你與他合體後,將利用這股不斷流失的能量,之後他會陷入較長時間的沉睡。」

「合體?你的意思是……」彥微微一愣,她有些明白了,但又不敢確定。

「是的,進入他身體暗位面,讓他把剩餘能量交給你,能量交換需要通道,而最好的方式便是交配。」

「啊?!」彥確認了,她不是不懂這些,只是不敢去想,待到系統的確認,只是系統直白的把那種事叫做交配,她也驚著了。

「再次確認,請問天使彥是否啟動虛空引擎。」

彥閉上眼睛,她此時臉頰微燙,心緒不寧,一時間各種情緒糾纏在一起,她想過好多種和葛小倫在一起的方式,沒想到是以這樣開始的。按照自己的計劃,葛小倫現在還未完全達到與自己匹配的要求,而且他現在也有喜歡的人,自己可以等他,等到他人類的愛情終結,等到他成為神的時候,現在只需要吊著他,讓他朝思暮想忘不了自己就行,這是駕馭銀河之力,駕馭一個男神的正確方式,但現在計劃被打亂,提前要獻身了。彥想到這裡,不禁有些氣餒,唉……算了,反正自己已經向他許下了天使誓言,早晚都是他的人了,就這樣吧。

「確認啟動。」

劍魔阿托已經再次確認,天使彥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他轉身走了兩步,接通了莫甘娜的通訊。

「報告女王,已經確認,天使彥已經死亡,但我不知如何分辨她是否已經被摧毀。」

「乾得不錯,阿托,你…」

「啊!」阿托一聲驚呼,他瞥見一道能量從身邊掠過,衝進葛小倫的身體,他急忙回頭看彥躺著的地方,那裡彥的身體已經消失了,就在阿托轉頭的一瞬間,旁邊葛小倫的身體騰空而起,急速沖向天空,阿托驚覺,他展翅就追,但依然慢了半秒。空中,阿托看著前方的葛小倫咬牙切齒,他有點不明所以,但直覺告訴他,肯定是天使彥搞了什麼鬼,他要追上他們,砍死他們。

一根黑色的羽毛從阿托眼前划過,阿托注意到了,他怕這又是什麼計謀,眼神跟了片刻,沒有發現問題,他抬眼往前看,葛小倫背上長出了黑色的翅膀,速度更快了,他牟足了勁,緊緊跟上。

我覺得我已經死了,我覺得我到了天堂,我感覺好暖,好軟,好舒服,我感覺有個東西包住了我,我被它包裹就好舒服,離開它就好空虛,我想睜開眼睛看看是什麼,我感覺我睜開了眼睛,可還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我想動動手腳,卻是沒辦法用勁,無奈我只能仔細體會那份舒適的感覺,啊……那是我的下體啊,是嘴巴嗎?因為有個柔軟的小東西一直在貼合我,纏繞我的肉棒,我感受到吸力,滑膩的口腔壁,真舒服啊,有硬硬的東西碰到了,這一下到讓我清醒幾分,應該是牙齒吧,確認了是人,我想開口,就在這時,有軟軟的身體壓在我的身上,隨後我眼前重複光明,我暈,應該是拿走了蓋在我臉上的什麼東西,接著一張明媚的笑臉出現在我眼前,是我認識的人。

「彥?!」我吃驚道。

她捂住了我的嘴。

「小倫,不要說話,讓我來做就好。」她溫言細語,臉頰緋紅,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媚的出水,她盯著我看,有頭髮搭在我的臉頰上,有點癢。我失去了思考,與她四目相對,有脈脈溫情在我們之間傳遞,她害羞的一低眼,撤掉了手,低頭吻上了我的嘴巴,我剛想伸舌頭回應,她卻離開了,這是淺淺的一吻,我撲了個空。

「小倫,要乖哦,不准說話。」她捧著我的臉,指頭輕輕摩挲,把我當小孩哄。

我沉溺於這種溫柔,下意識點了點頭。她懂了我的意思,在我嘴上又親了一下,隨即將臉緊緊貼著我的臉,埋頭在我耳邊:「小倫啊,允許你看我,但你不要動,什麼都不要想,儘快,儘快把精…精液射給我。」她在我耳邊細細囑咐,我能感覺說到最後害羞的不行。她伸出小舌頭,像小貓一樣親昵的舔了舔我的臉頰,原地一個旋轉,埋頭到我身下,而我的臉上,是她美麗的下體,這是69的姿勢。

我感覺到自己那裡又被她納入口中,好溫柔,好細緻的吸吮砥舔,實在太舒服,太爽了,我能感覺到自己那裡越來越硬,不單是因為彥溫柔的包裹,還有眼前優美的風景,彥並沒有脫掉經典的白色內褲,也正是因為如此,那純白下遮住的飽滿更加讓我嚮往,越是神秘越有吸引力,我死死盯著那神秘之地,想看穿它,我沒有看到一絲毛髮的痕跡,難道跟薔薇一樣也是白虎?等等,我看到了什麼,在那白色包住的H中心,我看到了浸透的水漬,是彥濕了,我感覺到體內血在沸騰,口乾舌燥,我想用尋覓到那出水的洞口,用那裡的溫泉喝個飽。我氣息越來越粗,越來越難忍,抬頭就想把嘴往上湊。

呼一聲,彥迅速挪開了屁股,我撲了個空。我去,這是故意的?小倫驚訝的偏頭看彥,這一眼看去,小倫瞪大了眼睛,只見彥匍匐在他胯下,嘴下就那樣深深插著小倫肉棒不動,微微喘息著向小倫擠了下眼,那眼神有挑逗他的壞,更多的是沉迷的痴。太美的畫面,一個絕色美麗的天使,如今含著一根男人的陽物,她表情痴迷,還對你拋媚眼,且不說生理,光是畫面在心裡的那種衝擊都讓人受不了。

小倫肌肉使勁,讓那根東西在彥的嘴巴里抖了抖,彥會意,嗔了小倫一眼,繼續吞吐起來,彥的頭直上直下,讓小倫的肉棒在嘴裡進進出出,可惜肉棒較長,一直沒有完全進去,小倫在心裡嘆息,以後該好好教教彥了,彥看起來也很喜歡吃,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像薔薇那樣厲害,小倫正想著美事,彥篤然起身,在小倫疑惑間,褪掉了自己的內褲,因為彥是站著脫的,小倫總算看到了那乾淨美麗的神秘地帶,沒有一絲毛髮,還有非常好看的形狀,可惜沒有吃到,他這樣想著。下一刻,彥優雅的叉開雙腿,跨上小倫身體,她面若桃花,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小倫,嘴唇輕咬,蹲了下去,一手扶住小倫堅硬勃起的肉棒,對準自己的洞口,坐了下去。這一連串的動作,太自然,彥好像是面對自己男人無所拘泥的坦蕩,小倫深受感染,面前這個女人,她不是什麼天使,她是自己的妻子。

小倫感覺自己頂到了一片濕潤的沼澤之地,接著一個洞口出現邀請他進去,他的龜頭探入之中,本想繼續深入,卻感覺有什麼東西擋住了自己,小倫明白那應該是彥的處女膜。彥本認真的感受著那肉棒往裡鑽,這時也感覺到了,她好難受,她覺得下面好癢,她現在只想那根東西進去解癢,她沒有猶豫,一使勁,讓那東西刺穿了阻礙,因為時早已全身心的接納了小倫的肉棒,彥沒有絲毫的緊張不安,因此這一使勁直接一氣呵成,肉棒全部沒入。她那裡未曾見過此等活物,本就緊緻,倘若彥有一點緊張,沒有放鬆,那肉棒也得花點時間才能進去,但這時不同,小倫能感覺到彥的緊緻,但卻又是恰如其分的順暢,就好像那裡是轉為自己設計的,緊緊的包圍住你,讓你感覺到擠壓的舒服,但又不會擠壓的讓你難受。真是極品啊!小倫心裡感嘆。

彥也感覺到了,剛剛進去那一瞬間,她禁不住叫出聲,小倫那裡本就很粗很長,她儘量放鬆,本想著要吃一番苦頭了,哪知衝破了那層膜,卻是更加順利了,沒有想像中的痛,那肉棒將她下體撐開,還是痛的,只是那痛剛剛好在她接受的程度,更多的痛其實是那層膜破掉的痛,那深入她身體內的巨物,將她塞的滿滿的,好舒服啊,她覺得那根東西可能本就應該在這裡,自己的徑道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只是這麼多年後才見面,她一時有些想哭,是難受的讓自己等了這麼多年,是高興的終於見到他。

彥在自己最適應舒服的範圍內聳動起來,她金髮翻飛,頭顱高昂,胸部兩個大肉球上下跳動,這是最耗體力的方式,整個人都在聳動,如果省力可以騎著只動屁股就好,彥還不懂,小倫自然按照約定也不說話,他倒是很喜歡彥這樣,有種癲狂的意味。其實那裡還沒有齊根沒入,但現在的情況自然是彥最舒服的程度,小倫不著急,心裡想著,就讓她先舒服吧。

彥有點忘我了,呻吟聲越來越連續大聲,她不再搖頭擺尾,此時低頭緊緊的看著小倫的眼睛,沒有絲毫的閃躲,就那樣深深的看著他,咬著嘴唇,高頻率的聳動,小倫從她眼裡看到有火,小倫也看著她,兩人眼神像是在打架,小倫下意識收緊下體肌肉,誓要與彥戰個痛快。彥胸口至臉頰越來越紅,啪啪啪的撞擊聲越來越急,喘息聲也越來越急促,小倫感覺下面黏糊糊,裡面好熱好燙,彥是要高潮了,美女如火,小倫被這高頻率的套弄也快搞到極限了,他放鬆心情,準備發射。少時,小倫只感覺下面一股熱水澆來,眼前的彥仰起頭一聲低鳴,身體劇烈抖動,誇張的一弓一弓的,隨後一頭栽倒在自己身上,還在輕微抽動,小倫其實感覺比彥來的更早半分鐘,只是一直在等彥,這時不再忍,抽動兩下,自然噴瀉而出。「啊…」懷裡的彥輕聲叫道,「好燙啊,小倫。」

「是你先燙我的,我要還回去。」小倫溫柔道。

「小心眼的男人。不過好舒服啊…」彥發嬌道。

「我是被你強姦了嗎?」小倫假裝委屈的發問。

「嗯哼…」彥咯咯一笑,「小倫,我好睏,快睡吧。」

「嗯。」小倫閉上了眼睛,其實他也很困。

地球,深秋。

「喂,喂…哥們醒醒,醒醒…哥們…。」小倫聽到了聲音,感覺到有人輕輕拍打他的臉。他睜開了眼睛,光線照的眼睛難受,就閉了閉眼睛,適應了之後,看見了眼前的人,看這衣著,是人民軍隊的戰士。

小倫坐了起來,他環顧四周,都是雜草,有一米之高,擋住了他的視線,那人扶起他,他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走出所在的大坑,他終於看清,這是一片荒地,本為良田。

「來……怎麼樣?哥們,能走嗎?」那戰士問他。

「能…能…謝謝。」小倫嗓子有些乾澀。

「大黑盔甲挺帥啊,哈哈……」那戰士拉著他往前走。

遠處有另一名戰士走過來,小倫注意到路邊停了一輛坦克,那人是從坦克上下來的。那人走的近了,開口詢問:

「戰士,你都快被泥巴埋了……怎麼了,這是?」

「你們…是?」小倫回頭看了看剛剛自己躺者的地方,有點恍惚。

「我們是中南方面軍的戰士。」

「新時代的游擊隊。」坦克邊另一戰士打趣道。

「我叫劉東。」先前提問的戰士主動自我介紹。

「郝向陽」是剛扶起小倫的戰士。

「耗子,王浩。」坦克上站著的人。

「羅維。以前做模型的,駕照還沒拿到呢,先學會開這個了。」從坦克里鑽出一人。

大家哈哈一笑,四人介紹完畢,看著小倫。

「我…我叫葛小倫,曾經是一名…雄…雄…」小倫到底沒能說下去,「不,曾經是一名戰士…士兵…」

「有啥?不敢說啦?」劉東爬上坦克,轉向小倫朗聲道,「敗了的又不是你們,問題是…我們敗了嗎?」他看向周圍的同志,語氣肯定,「我們敗了嗎!」

「沒敗啊,我們還能打。」王浩亮聲回答。

「來,上來吧……」郝向陽朝小倫伸手,拉他上坦克。

「你們去哪?」小倫問道。

「革命的板磚啊,哪裡需要哪裡搬。」劉東道。

「首都北之星,那裡肯定需要咱。」郝向陽道。

小倫想了想,伸出手,被拉上了坦克。坦克開動起來,小倫坐在坦克邊上,緊鎖眉頭,他抬頭望了望天,灰濛濛的,他想起與彥發生的事,彥死了,在他面前死去,但之後與彥那溫柔的在一起是什麼?他一時分不清是真是假,他現在覺得,那只是一個美好的夢。

戰爭肯定是開始了,我看著這隊戰士的樣子,心裡確定了。我向他們問了時間,已經到了秋天,記得跟彥離開地球時,還是剛剛進入夏天,我竟然在這裡躺了三個月之久,隨後跟這群戰士了解了下情況,大致知道了,莫甘娜組織一次對巨俠號和雄兵連的狙殺計劃,然後饕餮大軍尾隨其後,大規模從巨俠市上空入侵,整個華夏大地陷入戰亂,地球通訊被毀,其他人都被打散了。

我曾在費雷澤夢到地球戰火紛飛的一幕,想不到就成了真的。我恨意填胸,卻深知自己力量渺小,以後該怎麼辦?我很迷茫。我跟隨小隊北上,一路遇到了幾次小惡魔,我發現翅膀又可以用了,這讓我稍顯信心,但不禁更加難受起來,彥送我回地球,開啟了我的翅膀,但我卻害了她,我悶悶不樂,感覺快要抑鬱了,直到遇到趙信。

通湖鎮。

小倫走在街道上,周圍是各種商鋪門面緊閉,這個小城想必當初很熱鬧,如今卻是很安靜,前面是一個路口,小倫靜靜的往前走,身後是轟鳴的坦克。到了路口,小倫看到有兩個人從一旁的小道走了出來,他愣住了,那走在前面的一人也看到了他,愣了一下隨即朝他奔跑過來,一邊跑一邊喊:

「小倫……小倫!」

小倫迎了上去,兩人激動的抱在一起,是趙信。

「信爺?」小倫顫抖道。

「是我…是我,小倫,你TM去哪兒啦……想死我了。」趙信哽咽,有眼淚流了出來。

「我艹,我艹……」小倫詞不達意,卻用了最樸素的表達。

……

「麻哥,麻哥!你小子命真硬啊,還活著?」旁邊是另一場相遇,其中一人興奮大喊。

「你死了我都死不了!」那人回懟。

「哈哈哈哈……」兩人一塊大笑起來。

……

「來,小倫,跟你介紹一個人。」趙信拉著小倫急切道。

小倫笑笑,沒有說話,跟著趙信走,在一所2層破樓房底下站住,有人從樓道里出來,趙信上前拉著那人手走到跟前,「小倫,介紹一下,這是我媳婦兒,炙心。」趙信滿臉笑開了花。

小倫從那人出現就注意到,那頭髮:金色的,那裝束:鍍金鎧甲,紅色超短裙,他心臟怦怦跳,盯著那人開口問道:

「你是天使嗎?」

「你是葛小倫?!」那人沒有回答,反倒開口問他,很是驚訝。

「嗯,我是。」小倫答道。

「有一個天使在等你……」肯定了小倫身份,那人開心道。

「在哪兒?」小倫激切,情不自禁朝前邁了一步,已經知道她說的是誰。

「未來……」

小倫愣住,這TM的什麼答案?!

與趙信的相遇,讓我精神煥發,通過交談,我了解到:杜卡奧首長已經犧牲,蕾娜被控制炸毀了巨俠號,其他人被薔薇通過蟲洞轉移,但沒有通訊,不知所蹤,薔薇,薔薇怎麼樣了,我很擔心,盡力打探消息,最後總算得到一點信息,不過也是半個月之前的消息了,說薔薇曾在黃石城停留,消失不明朗,含糊其辭,有說與天使在一起,有說與惡魔同行,但她號召我們去北之星,那裡最需要我們,我相信,我會在那裡,再次見到過去的戰友們。

現在,我們集結起來,清理路障,花了不少時間,當我們到達洛陽外圍的時候,將面臨一場新的會戰。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