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畸戀 (9)作者:一隻軟泥怪

【警花畸戀】(9)

作者:一隻軟泥怪 2021/10/13發表於:SIS001字數:8165

第九章 停職

「秦少,不請自來,望多包涵!」這時,一個寸頭男子開門而入。我轟地一聲愣在原地。

此人徑直朝我身邊的秦廣走來。另一邊,魏源說,「秦少,他是白邦,在菜場一帶混,聽說我認識您,今晚有個場子,就讓我把他引薦給您。忘了提前跟您說,希望不要怪罪。」

秦廣擺擺手,又朝白邦招手,「隨便坐吧。」

「秦少果然海涵,那我就不客氣了!」

坐下後,白邦來了一番簡單的自我介紹,大意就是他在菜場那一帶頗有勢力,今後秦廣在那遇到什麼困難,都可支會他一聲,他立馬趕到。

秦廣抽了口雪茄,吞雲吐霧,微眯著眼點點頭。

又閒扯了一番,無疑是些恭維的話,隨後眾人也照常吃吃喝喝起來。

「對了,介紹你認識一下。」秦廣摟了摟我。

我本能地抗拒,但還是坐了過去。

白邦放下手裡的芙蓉王煙,看向我,眼神里有一些好奇。

「市公安局刑偵大隊長公子,陸遠。」

白邦嘴角瞬間揚起,卻又臉部莫名地一僵,接著笑容菜徹底綻放起來,「幸會幸會,陸公子好,我是白邦,混菜場的。」

看著伸來的兩隻友好的橄欖枝,我一時沒給回應,這無疑讓氣氛變得尷尬。

白邦先笑起來,打圓場,「陸公子身份尊貴,我這市井小民自然不配和陸公子握手,理解理解。」

秦廣朝白邦昂了昂下巴,然後拍拍我,貼到我耳邊輕聲說,「這人混菜場的,很能打,手底下有幫兄弟,你就給他個臉色,今後能調遣一幫馬仔,不是挺好。」

握了手後,白邦呵呵地笑,拍打胸膛,「今後有用得到的地方,儘管吩咐!」

一幫人又吃喝玩唱起來,我退意漸濃,忽聽到角落魏源拍拍白邦說道,「怎麼樣,啥時候再來套?」

「嘖,這種好東西,豈是想搞就能搞的?」白邦難掩臉上飛揚之色。

「那你不已經搞了一套了嘛,肯定有辦法的。」

「等吧,這種事,可遇不可求,你也不知道人家心裡怎麼想的,對不?」

魏源點點頭。

「不過啊,我還是挺有信心的。」白邦笑容深邃。

「哦?」魏源看向他。

「我手裡有她想要的東西,她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會回來找我的。」

「這麼有把握?」

「那當然!」

聽到兩人這麼說,我腦海不禁浮現一個被人握住把柄的失足少女。這幫壞種,幹這種事絕對信手拈來。

第二天早上十點,我騎單車去了趟菜場。如傳言的那樣,大清早就有不少警察穿梭在大街小巷裡。這排查的力度確實不同尋常。

老遠我看到了小楊,他正與一個賣豬肉的大肚男子對話。我有意避開他,我不太希望他把我來這的事彙報給母親。

在那條我再熟悉不過的陋巷裡,我看到了母親。

為何熟悉,這是曾經令我一度覺得自己此生再也不可能站起來的地方。

母親一身警服,筆挺高挑,在中秋早晨的陋巷裡,明艷如夾縫中悄然綻放的玫瑰。

她確實也是朵「玫瑰」,不過帶刺。

早期她破案無數,是那些不法分子心中的刺,但這樣雷厲風行的女警,卻又艷麗得不像話,於是這些歹徒私下都用玫瑰來稱呼她——美艷卻帶刺。

知道這些內幕的歹徒有些落網,母親在他們那的外號便泄露出來,漸漸地演變成一種美稱,在公眾世界裡也廣為流傳。所以人們在提起母親時,更多地會用玫瑰或者玫瑰女警來稱呼。

我不敢太靠近,只知道她大概在問話那家撿破爛的父子。這條陋巷裡住的人基本都活得很悽慘。

四處走走看看,大概弄清楚警方是在找什麼老大,與前幾天一大兩小命案有關。不過沒能從這些街坊口中獲取什麼有效信息。至少我聽到最多的回答就是「不清楚」、「不知道」、「沒聽說過」。

回去前,我又跑到巷子裡看了會母親。

她走到了巷子更深處,晝光依舊明亮,她的身影卻奇怪地越來越模糊,那巷尾似乎變成一個巨口,而這朵嬌艷的玫瑰就快要消散。

···

這幾天一直在關注那個新號,得承認,我對那四張黑色蕾絲內衣照特別感興趣,期待後續。

只可惜,那個新號自從20號發了首個帖子後,一連幾天都沒上線。

「腿祖宗」倒是挺活躍,一直在抱怨他的女神已經很久沒出街了,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組圖要什麼時候才能出世。

有人在底下罵他傻,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當初就不該說什麼今後只拍女神,現在好了,搞得自己無圖可出。

「腿祖宗」的反應十分激動,當然我是從文字上看出來的。這傢伙先是說了句「你懂什麼」,後面加了三個感嘆號,然後說「我可是知道女神真實身份的人,她到底有多美我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清楚」,如你所料,後面也跟了三個感嘆號,「我現在只想拍她,拍其他人我覺得簡直是在浪費時間」,後面還是三個感嘆號。

二十四號早上沒課,打算去警局逛逛,卻得知母親不在。我問警員她去哪了,警員說十分鐘前離開的,具體也不清楚去哪。

百無聊賴的我遂在母親辦公室閒坐。室內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條,一塵不染,一點我覺得多餘的東西也沒有。

我十點到的,母親回來已經臨近警局下班時間。看到我在她辦公室時,她愣了一下,「你怎麼來了?不用上課?」

「嗯,沒課。」

可能路上曬了一會太陽,她的臉蛋紅撲撲的。「吃過飯沒?」

「沒呢。」

十分鐘後,飯堂里,我問她,剛才去哪了。

「有點事,」她扒了口飯。

「啥事啊,」我也扒。

「管得多,公事唄,」她白我一眼。

「怎麼一個人去了,不用帶上警員嗎?」

她愣了愣,低下頭,「不方便。」

「這有啥不方便的,不過我剛才問了,他們都不知道你去哪,啥事啊,神神秘秘的?」

過了會,母親才抬頭說,「反正有事。你把媽當啥了,啥事都要跟他們彙報啊?」

我笑笑,「對,我媽是刑偵大隊長。」

回應我的是母親又一個白眼。

吃完飯母親將我送回家,緊跟著又折返回警局。我說不午睡一下嗎。她說還有事,要我下午記得自己去上課,她不送了。我說哦,我說啥事那麼忙啊,又得加班。她說當然是案子的事唄。確實,這段時間案子一個接一個,母親幾乎沒消停過。

下午電話問小楊,他說母親正在提審一位嫌疑人,據說那人是菜場的頭子,霸凌菜民,掌管著整個菜場的運作,跟一大兩小命案有關。可能是他指使他手底下的弟兄乾的。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現實生活里的黑道,只覺有些荒誕。

我問他母親是怎麼找上這位菜霸的,他說他也不懂,母親沒說,不過以母親的敏銳,相信她肯定沒錯。

對此我深以為然。

一旦提審,而且是這麼敏感的對象,母親肯定管不了我的晚飯,下午放學,我到食堂吃飯,飯間照常點開街拍時尚,本以為還是老樣子,結果發現又多了一個置頂帖。

看到發布者,我頓時精神起來。

標題是本人現場親自現拍,性感女神,火辣身材。只有1P。

點進去,依然是那套黑色蕾絲內衣,只不過雪白的腳上還多了一雙黑色漆皮高跟鞋。女人本來就高,這樣就更顯得身形挺拔,那雙腿橫亘在鏡頭裡,像根頂天柱把畫面撐得滿滿當當。

看得出來,拍攝者是「新號」本人,因為鏡頭並非被擺在某個例如桌上,而是懸浮在半空——有人托舉。

出鏡的女人也明顯扭捏許多,兩隻蔥白小手緊遮腿根,那份窘迫隔著鏡頭也能輕而易舉地感受到。

我老二硬得厲害。雖然從內容上,照片並未比上一次出彩什麼,但情況不同啊。上次是女人自拍自發,而這次是「新號」當面拍攝,女人就站在他身前。我無法想像「新號」面對這樣一個尤物是如何做到坐懷不亂的,他倆難道沒發生點什麼?期間發生了什麼,使得女人願意從鏡頭來到「新號」的住處,還允許「新號」拍下照片。

如我所料,底下的評論全是問「新號」是怎麼做到的,當時沒和女人發生點什麼?

對前者「新號」是模糊處理,只回答了後者:我和她算是交易,這張照片也是我軟磨硬泡她才允許我拍下的。她本來沒帶高跟,我知道各位狼友喜歡看,所以自備了一雙,當時讓她穿上也迫費了一番功夫。但確實值得,高跟真的讓她仿佛化成了女神,光彩奪目,尊貴高雅。

比較火的評論里有「腿祖宗」,他(她)說:我不得不懷疑這可能真的是我的女神了,我對她的身材太熟悉了,除非是雙胞胎,否則我真的難以相信世間有身材如此像的兩個人。這種身材到底有多極品不用我多說,出鏡的女人和我的女神的身材都很完美。但是,我必須要說,我非常清楚女神的身份,她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以她的身份,這樣的照片被流傳出來,絕對是莫大的隱患和恥辱。

有人回復他說:腿哥,說不定就是你的女神。你把你的女神說得這麼牛逼高尚,鬼知道是不是表里不一啊。說不定她的真實面貌你不懂,真有可能做出這種事呢?

網友二:腿哥,你的女神和這個女人算是我這段時間以來看到過最極品的兩個了,實在不行你就把你女神的真實身份爆出來吧,讓我們也了解了解。

腿祖宗回覆說想都別想,保護女神的隱私是他的底線,他不可能褻瀆他的女神。

底下評論全是「不信」、「真的假的」等一系列的表情。

看他義正辭嚴,我都不禁肅然起敬。

我不清楚母親是當晚還是第二天凌晨回來的,總之醒來時她就在旁邊床熟睡。

有些時間沒找學姐開葷了,手淫也很少,特別是每天還在做壯陽運動,老二硬得厲害。

到衣櫃翻了條母親的黑色褲襪,跑到隔壁書房開始擼。母親一共兩個儲物空間,一個是我房間和我共用的這個,一個則是書房這個她專屬的。

朦朧的絲襪像沒有重量,輕柔得不像話,划過龜頭的觸感像膏脂般絲滑。我感到體溫逐漸上升,一邊打開了母親的衣櫃。

琳琅滿目都是母親的衣物,基本都是各種警服,只有一個狹小的部分掛著幾件私服,很老的款式,幾年前就見過。

這些年母親幾乎全是警服穿在身出出入入,私服真的很少看到,穿不上,自然也就不會添新,那條白色弔帶睡裙算是我見母親穿過最多的警服以外的衣服了。

打開抽屜,裡面是些內衣和絲襪,內衣只有白、黑、淺棕三種顏色,其他顏色母親說過太過花哨,不喜歡。沒有一套是帶有蕾絲或者透明等情趣設計的,保守得不像話,一如那個所有婦女都要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年代。

絲襪以連褲襪和黑色居多,連褲襪也可以稱作打底褲,總之入秋,母親每每都要穿上一條,保暖。絲襪還有遮瑕性質,只不過,你懂的,母親這樣的,哪用得上……

剩下就是兩雙肉色連褲襪,以及幾雙短絲襪,在作用上與普通的襪子沒什麼兩樣。

我已經記不得上一次母親穿肉色是什麼時候了,總之很遙遠,遙遠如我和母親如今所期盼的那種美好生活狀態。

整個衣櫃是由一大一小兩部分組成,觀摩完大的,我將小的打開。

映入眼帘的都是些清涼的夏裝,夏天已經過去,這些衣物自然就遭到了擱置。

如你所料,依然是些很保守的款式。T恤,襯衫,牛仔褲,工裝褲。

還剩下最後一個底下的小抽屜,打開前,我莫名躊躇了一會,就好像是一個潘多拉魔盒,一旦打開,就會有某種未知恐怖的事物肆虐人間。

於是伸手時,內心竟擂鼓一般咚咚響,我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也許是下體充血導致腎上腺激素過度分泌。

一套黑色蕾絲內衣,是的,它就靜靜地躺在那裡,散發著一種凝固一切的魔力。

我內心有無數個疑問,明明沒有哮喘,卻猛然覺得呼吸困難。

我捏了起來,柔軟,滑順,散發著濃郁的母親的體香,以及淡淡的洗衣粉味。

這樣一種款式的內衣存在這,無疑十分地突兀,它被以這樣一種方式存放,便更匪夷所思。

就在這時,一陣狂猛的酸意上涌,顫抖中,我來不及撥開絲襪,無數的罪惡就「噗噗」地釋放了出來。

幾分鐘後,冷靜下來的我將絲襪收進口袋,回房確認了下母親仍在熟睡中,趕忙到浴室把絲襪洗了,最後掛在我衣櫃里的夾層間,用衣服遮蓋。

十點半還要上課,眼下差不多八點半,下樓煮了面吃完後,用手機上論壇重新看了下那套圖。品牌,款式,確實是母親衣櫃發現的那套。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巧合,但如果是巧合,確實太巧了些。

但是,母親有什麼理由這麼做呢?

雖然我不願意承認,但母親或許真的出軌了。

我不知道一個女人在不愛一個男人的情況下,會有什麼理由穿上這樣一套情趣內衣去取悅對方。

但我也無法想像,一個聰明的女人,身份是市公安局刑偵大隊長,會幹這種蠢事。

思慮再三,我也無法決定到底要不要和母親對峙。

一,對峙後,如果是,那又怎樣?母親要出軌,作為兒子的我,有什麼資格、理由阻攔嗎?而且她和父親早已離婚,情感上、法律上都不再有關係,母親這麼做,無可厚非。

二,如果不是,對於我瀏覽這種色情網站,母親必然要痛批我一頓,而且偷窺她衣櫃這件事也會暴露。當然,與她出軌相比,這個情況我還能接受些。

或許,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有那個發布者「新號」可以為我解惑了。

但是,不管我直接去問還是擺明我的身份去問,都不明智。對方也肯定不會告訴我。

不過,假如母親真的和此人有感情,那麼此人作出這種行為,我是不是可以藉此讓母親看清此人真面目呢?

可如果此人發布照片是和母親達成共識的,那麼我這麼做,無疑是自討沒趣。也會讓我們三人彼此間尷尬。

又翻了會論壇,這無疑是個加深憤怒的過程。看著底下的牲口對著疑似母親出鏡的照片污言穢語,我替母親感到不值。

一直到將近十點,我才不甘地離開了家裡。

對中午母親還能照常給我送飯,我表示十分驚訝,看著在校園人群里傲然而立的她,我總覺得透過那身警服能看到一套黑色的罪惡。

我說幹嘛不多睡會。

她說夠了。雖然她臉上化了淡妝,但那抹通宵達旦所產生的蒼白還是有跡可循。

聊了幾句,她剛要上車,我喊住她,她轉過頭來,而我到嘴的話卻又哽咽起來。

「咋了?」盯我一會,她捋捋頭髮問。

「沒、沒事。」我低下頭。

「這孩子...啥毛病,神經兮兮的,是不是讀書讀傻了?」跟著,我胸膛被人搗了搗,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清香,母親又說,「到底咋了?」

我咽了幾口唾沫,她耐心地等待我,然後我問,「最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

「啥特別的事?」我抬起頭,於是看到那對充滿不解的眸子。

「就是,特別,我問你,我哪知道。」說完我撇過頭。

「特別...?」她沉思著,片刻她說,聲音大了一些,「是不是誰跟你說了什麼?」

「沒、沒有啊,」我慌張的,更不禁踉蹌了一下。

「是不是小楊?」她的語氣更冷了些,那對丹鳳眼就像鎖定獵物般把我死死盯著。

「不、不是。」雖然我擔心的沒發生,可被她這麼盯著還是有些喘不過氣。

「不跟你說了,案子的事少操心。平常一些小案你了解了解就算了,你畢竟還是個學生,重要的案子現在還不方便插手。」

「不是案子的事,小楊沒跟我說什麼,我就隨便問問,沒有就算了。」

「真是這樣?」她狐疑地看了我一眼。

「嗯,」我終於可以抬頭直視她。

她抿了抿嘴,陽光下,瓜子臉上的根根絨毛都清晰可見,半晌,她說,語調變得輕柔起來,「等案子結束了,看情況給你了解一些。畢竟,這些事你早晚要經歷。」

···

第二天我十點後沒課,早早回了家,正在房間裡做著運動,忽然聽到走廊外傳來聲響。

這個點難道母親回來了?下班這麼早?

門開,但不是我的門,然後輕輕地,「砰」地一聲響。

落什麼文件了吧,我心想。

又練了十幾分鐘,滿頭大汗,腹部熱熱的,老二硬得厲害。這雞巴提肛運動確實有效,單從勃起的時間和硬度來看就不是浪得虛名。我很好奇以前哪個貨在什麼情況下發明的這個。其必是房事中的佼佼者。找個時間得和學姐檢驗一番。

隔壁一直沒動靜,我不禁懷疑是不是母親出去時腳步太輕導致我沒能捕捉到。又聽了會,依舊如此,於是我擦擦汗,開門來到書房前。

我喊了聲「媽」,敲敲門。

裡面沒音。

我剛要開門,腳步聲從裡面響起。

沒一會兒,門開了。

眼前的女警憔悴得滲人,我不由顫聲道,「媽,發生什麼了?」

幾分鐘後,我們母子倆坐在書房裡,兩兩無言。

母親被停職了。原因是吸毒。很匪夷所思。她自己也說不上什麼原因。這還是看在她刑偵大隊長的身份以及破案不少的情分上,否則就不是停職兩月這麼簡單了。

從事與毒品相關工作的警察有因工作而沾毒的危險,上級清楚這點,所以只要能自證是因公吸毒,那麼就不會受到處分。輕者則戒後恢復工作,重者則退休領補助。但母親無法自證。

我說,「那您就好好休息兩月,這兩月啥也不要想,到時一切都會回到原點的。」

「你知道個啥?」母親陡然抬起頭來,冷冷地看著我。

「咋、咋了?」

「不工作哪來的錢?怎麼生活?怎麼——」母親張張嘴,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嘆了口氣。

「不是有工資麼?」我低下頭。

「停職期間,工資減半,破案的獎金也拿不到了。」她說。

「那就不要了唄,咱們省點就好了。」

「你不懂。」

我確實不懂,但她這麼說了,我能怎麼辦呢?

下午有課,但我沒去上。她這個狀態,我怕她做傻事。

一直守到傍晚六點,我做好飯要她下來吃,她才從房間裡出來。搖搖晃晃,像個行屍走肉。瓜子臉不再圓潤,好像一瞬間就老了許多。

下樓,她還問我怎麼沒去上課。

我慶幸她至少沒傻,還能想起我有課,還能意識到我一直在家。

我說,「課調了。」

她「哦」了下,又好像沒有。等她走到桌邊坐下,我把盛好飯的碗和筷子放到她面前,她看著桌上的菜出神了很久,才緩緩拿起筷子開夾。

收拾碗筷時,我問她要不要出去散個步。

她看著我,那雙眼睛終於恢復了些神采,半晌,點點頭。

我們沒有走太遠,就在小區內。然而一路上太多街坊鄰居,母親疲於應付,我便把場地換到了小區外。

夜風冷,出來時,她脫了外套,只一件內搭緊身衣和黑色警褲,我把特步外套脫下給她套上。她像個娃娃,任我在她身上施為。我只覺心跟著揪了一下。

在外面晃蕩了半個小時,我瞧母親無精打采的,就回家了。

進了屋,她就上二樓洗了澡,然後進了房間。

我看著鋼架上的那雙「老友」,第一次沒生出任何衝動。

第二天早上有課,我去上了。

十點收到一條簡訊,看著螢幕上顯示的聯繫人,我愣了一會,點開看:中午回來吃飯,媽下廚。

停職,意味著公車無法再私用,所以母親說的不是「中午我來接你」。

中午回到家,廚房已經「嗡嗡」地在使用中了,看著油煙下那道重新恢復活力的倩影,我的心飛揚起來。

走到餐桌邊,我就喊了聲「媽」。

她回過頭來,沖我一笑。真好,瓜子臉上寫著精氣神三字。

我打開門,走進廚房。

「嗆著呢,進來幹啥?」她沒好氣的。

「看你做菜。」我微微笑道。

「有啥好看的,快出去。」靈活的小手翻炒著肉絲。

我剛要說,就「啊切」了一下。

果然,「嘖,快出去,別噴到菜里來了。」

我揉揉鼻子,吸了吸,向前兩步,摟住了那道柳腰。

她僵了一下,咂咂嘴,「幹啥呢?」

「媽,你真美。」我貪婪地嗅著她的體香。

「還小啊,都大學生了,丟不丟臉?」雖是這般說著,卻沒有阻止我。

「您的廚藝越來越好了。」我看著鍋里跟隨蔥白小手一起晃蕩的肉絲。

「行了,趕緊出去吧。」她伸手攆我。

於是我抓緊機會又感受了一下那份柔軟與彈性,才欣然離場。

吃飯時,我正要誇她今天肉絲炒得不錯,她冷不丁來一句,「剛我給你班主任打電話了。」

「昂?」我頭皮一陣發麻。

「你昨天有課。」

我低下頭。

「為什麼撒謊?」

我扒飯。

「下不為例啊,否則有你好果子吃!」我幾乎能想像出她蹙眉瞪目的模樣。

過了會,飯吃了快一半,身前的麗人忽然起身,繞過桌邊,接著我感到一股清香與柔軟。

母親抱著我,青絲像繞指柔把我纏繞,「還是兒子好,知道心疼媽。」

話到嘴卻又變得哽咽,我放下筷子,眼前越來越模糊。

中午尚在熟睡,被母親歡快的聲音吵醒。睜開眼時,身子在輕微地搖晃,始作俑者是那隻蔥白小手,「小遠,醒醒啦,快去上課。」

我只想一頭撞牆,「媽,下午沒課。」

「啊?沒課?」丹鳳眼瞪得大大的。

我起身,無奈地點點頭。

「你別想騙我哦,我可有你班主任電話。」

「你打唄,」我扣扣眼屎。

好一會沒聲,接著她說,「那咋辦?媽擾醒你的美夢了。」

不等我說,她又接道,「算了,下午那麼好的天氣,出去練練,睡那麼多也該夠了。」

「媽,太陽大著呢!」

「你男孩子怕曬?」

「不想去,」我嘟嘟嘴。

「行,我自個兒去。」轉身就走。

到門時,我「哎」了下,她立馬回頭,笑容狡黠,我嘆了口氣,「等我換個衣服。」

···

溫和的秋日淡淡地灑下,我一邊腳舉啞鈴,一邊看著身旁的女人。我好奇世界上真的會有這麼完美的物種?多年如一日,她總是白得耀眼。又如此刻慢跑完拉伸大腿的她,怎麼會有這種皮膚、身材、氣質以及臉蛋都無可挑剔的女人?

於是我堅信造物主在捏人的時候一定有所偏愛。

「不錯啊,現在能堅持這麼久了。」她笑道,我真無法想像她是怎麼把腿架到超過自己肩膀高度的杆子上的。一定是天賦異稟吧,我只能這麼解釋了。

「要加油啊!我們小遠是最棒的!」她昂首沖我豎起大拇指,天知道緊身服下她那隆起的胸脯到底有多誇張,像個注水的氣球般,規模超過兩肋不說,形狀還極其飽滿,違背地心引力高聳著,其下的腰肢卻又盈盈一握,透過輕薄的材質我還能看到她的馬甲線。這種強烈的反差實在太衝擊眼球。我嗓子眼一陣發緊。如我所料,路邊的目光也若有若無地射來。然而對此當事人卻毫無感知。

我只能苦笑。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