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千里 (8)作者:1357246

【龍騰千里】(8)

作者:13572462021年10月13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八)

殺!央措揮舞著戰刀又一次砍下了敵人的頭顱,熊熊的烈火點燃了整個車隊,這是一場針對天女的暗殺。桑珠藉助宗教的力量一統高原的計劃已經近乎完成,反抗的部落已經沒有能力再做出像樣的抵抗,只能派出部落的死士以襲殺天女為目標,桑珠正是以這個女人的名義來征服部落的。

「殺了那個妖女!」

「中間那座車冕,大家沖,扔火把!」

「小心桑珠,那惡僧還未出現,抓住機會,放箭!」

央措覺得他們都該死,侮辱天女的人是不會得到天神原諒的,在車隊中間那座巨大的車冕旁,護衛們結成的圓陣組成了最後的防線。這場暗殺來的毫無徵兆,倖存的部落們派出了全部剩餘的戰士加入了這次行動,只要能殺死天女,桑珠就再找不到征伐的藉口,自己的部落就能重新回歸自由。

敵人的勇猛讓央措這樣的護衛一開始就陷入了苦戰,但無人退縮和逃跑,能死在她的腳下對這些忠誠的勇士來說是無上的榮光,同伴們一個個的倒下,就在昨天還是一同喝酒吃肉的兄弟,如今他們卻先走一步,央措甚至有些羨慕那些死去的人,他們能去天女的故鄉了,那該是個多麼美麗的地方!

「抵擋不住了,央措你帶著天女先走,去向桑珠活佛求援!」 嘶吼的侍衛隊長,一個四十多歲的紅臉漢子,此時全身已被鮮血染紅,猶頂在前面死戰不退,下一刻央措就看見他的頭顱在人群中高高的飛了起來。選擇央措的理由很簡單,只有他的身上傷勢最輕,最有可能護得天女的周全。

「不用了,他們一個都走不掉!」 突然的喝聲讓戰場上短暫的一滯,因為這個聲音是從天女的座冕中發出來的,男人的聲音,桑珠的聲音!然後一片紅雲從哪簾後竄了出來,籠罩了整個戰場!

「小心,是桑珠,快放箭,放箭,啊……」

桑珠無情的收割著戰場,流矢雖然射不中他,卻直奔周圍的侍衛而去,無人躲避,他們的後面就是天女的座冕,而天女還在裡面!終於一支箭幸運的穿過了人群直奔那還微微顫動的珠簾……迅疾的身影,奮不顧身的騰躍,胸口的疼痛讓央措臉上浮現出幸福的笑容,擋下了,天女無恙,下一刻,箭矢帶來的巨大慣性把他整個人都帶進了天女的座冕中。在暈過去的前一刻,在天女的座冕中,央措覺得自己看到了這一生最美的景色…………

燈火通明的雲山寺和外邊無盡的夜色仿佛形成了兩個世界,寺廟裡剛剛吃過晚飯的僧人三三兩兩的遊蕩著,寺廟外由於加派了巡邏的人手形成了還算嚴密的警戒網,可到了這個時候也是換班的時間了。

暗處,沙丘輕輕的擰著呂冠的腰間軟肉,疼的他直吸涼氣。剛才要不是他突兀的神經病般的突然摸了沙丘一下屁股不然她也不會叫出聲來,現在不遠處那個崗哨應該是有兩個僧人的,現在只剩一個,另一個顯然是進去請示了,還好沒引起大的警惕。

呂冠的心裡其實也有些焦急,約好的信號並沒有等到,也不知道二禿子他們得手了沒有。身邊的人手除了那些膽子大些又和雲山寺有著化解不開仇怨的村民,絕大多數都是從百勝幫秘密調來的好手,如果前面的幾步不出岔子,今晚呂冠是打算斬草除根的。都怪沙丘這丫頭,非要跟著來,為了行動方便還把她那短裙又換上了,看的老爺我心神不寧,等的無聊當然要摸一把解悶,要不……再摸一把?

還未等他伸手,卻見東面只借著月色朦朧一片的瓦舍間突然竄起了一束火苗,那應該是伙房的方向,成了!

點火的是二禿子,半個時辰前,當那湯水終於熬好的時候,了因也終於在秀雲的身體里射了精。他自然不會親自把這湯水給飯堂抬去,墨大和二禿子也不敢讓他動手,免的看出破綻。了因肥大的身子摟著赤裸裸的秀雲,歪倒在房間角落裡的草垛上,「你們快送過去,我得歇會,累死我了,這妞極品,剛才那嫩屄險些吸乾了佛爺。」

他說的如此粗俗,秀雲羞的更不敢看自家男人,墨大深深的看了他二人一眼,便和二禿子抬起桶送了出去。至此最後的障礙掃除,龐大的雲山寺終於被拔去了獠牙。事後他二人急著往伙房趕回,畢竟秀雲還和那了因在一處,二禿子看墨大臉色鐵青,不禁勸到「大哥,要我說你也別往心裡去,嫂子……那不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是真嫌棄她身子髒了,不如……」

「你給我閉嘴」 墨大低聲打斷他「還沒和你算完帳呢,你以為打你一頓就完了?等我出去和你算帳!」 二禿子不敢說話了,他偷奸秀雲的事被墨大撞個正著,沒法抵賴。

他二人才接近伙房,就又聽到了秀雲那低聲的呻吟,推門一看,卻見秀雲那豐滿的身子正被了因壓在身下,白皙的雙腿已被抗在了肩上,了因一手揉捏著她豐滿的乳房,一手攬著她的雙腿不讓她放下,正在用力肏弄,這是梅開二度了?

「大師不要肏了……啊啊……放過我吧……頂的好深……不要了……不要……啊……他們回來了……放開……放開我……啊……求求你,不要看……不要看我……」 秀雲嬌喘著懇求,求了因,也求墨大。她的雙臂根本就推不開身上的男人,兩腿間啪啪的聲響更是不絕於耳,小婦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臉扭過去,眼角的清淚再次忍不住的流出。

「你們回來了?等等呀,等我肏完這波,問問小娘子能不能讓你倆也嘗嘗肉味……」 了因說這話的時候連頭都不回……所以他就死了。二禿子默默的撿拾著廚房的柴火,把他們堆在一處,他不能插話,也不敢插話。墨大一聲不吭的站在旁邊,秀雲穿好了衣服更是一個勁的哭。千辛萬苦的相見了,也有機會逃出去了,可還能回到過去的日子麼?自己髒了,被那麼多男人玩弄,甚至就當著墨大的面,他怎麼可能還會要自己這樣的女人?」

「咱們的事回去再說,你不是說那公子的一個夫人也進廟來了?」 墨大終於開口,「你跟我去找她,她一個婦人,可不要再被那淫僧盯上!二禿子,你留下放火!」

正是晚飯時間,二人一前一後總算無人發現的回到了那小院,只是這一路夫妻二人獨處,墨大卻一句話也不和她說,讓秀雲的心中更生絕望。二人來得院外正好聽見那年輕的僧人在稟報著院外發現了可之處。

墨大心中一凜,寶光就在那屋中,而公子的夫人正與他獨處一室,更要緊的是聽著院裡僧人的稟報難道是公子他們被人發現了?還好寶光好像是被什麼事情拖住了,沒有馬上出來,什麼事能比發現了可疑的情況更重要?難道是他要對公子的夫人用強?

不可,絕對不能讓他得逞,他握緊了懷裡的匕首就要衝進去,卻被一旁的秀雲輕輕拉住了手臂。秀雲低聲道「當家的,不管你以後還要不要我,讓我再這麼叫你一次,你不能這樣進去,那寶光武功高強不說,咱們只是平常的漁家,就是院子裡這年輕僧人也不是你能輕易對付的,你衝進去鬧將起來必會引起寶光的警覺,而他們兩個人你絕對無法應付。咱們當然也不能放著夫人不管,等下你進去後如果寶光喝了咱們的藥湯你就見機行事,如果沒喝,當家的你一定不要勉強。」

「那院裡這僧人怎麼辦?」 墨大問道。

秀雲悽然一笑,眼角的淚水再次滑了下來,「我這身子已然不潔,能幫你的也就這麼多了。」 說著在墨大的目瞪口呆中,一把撕開了剛剛穿好的衣襟,她剛被了因姦淫,匆忙間衣物本就穿的不甚整齊,這動手一撕馬上春光大露,也不待墨大阻止,含著淚水跑進了院子。

院裡的和尚見院門外突然闖進一人正要喝斥,借著屋內透出的燈光卻突然發現此人竟是那寶光大師的禁臠美婦,並且衣衫不整,酥胸半露,連一條雪白的大腿也在破碎的裙擺間若隱若現,下一刻這一團軟香就已經撲進了他的懷裡。「小師傅救我!」

這和尚已然不小,平時得空時也沒少下山獵艷,只是最近山門看的緊,到是憋了許久,此時這美婦在懷只覺得小腹一片火熱,嘴上還不忘矜持的問了一句「女施主何故如此狼狽?」 手卻已經不客氣的假裝一邊滑落在秀雲的翹臀上,一邊隱隱的托住了她一側豐滿的乳房。

秀雲心裡本就委屈,知道墨大此時就在暗中看著更是心酸,嬌軀輕顫,哭的是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小師傅救我,我剛才本來是去給寶光大師準備些飯食,誰想在寺里遇到幾個淫僧,他們竟然調戲於我,說是要和我行魚水之歡,更動手撕我衣裳,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小師傅救救我!」 說著,秀雲主動將身子和他抱的更緊,感覺到他褲襠間漸漸的隆起,竟毫不顧忌的將自己柔軟的小腹貼了上去。

難道是寺里的哪個兄弟憋不住了?這院裡的僧人暗想著,不過也好,反正寶光大師也不出來,看這小婦人往自己身上粘的樣兒,那不是便宜自己了?此時他的左手已經順著秀雲衣裳的裂隙伸了進去,觸到了她光滑的肌膚,輕輕一動就感覺自己已經握住了一座柔軟的山峰,掌心中那粒明顯的凸起更是在他輕輕的摩挲中逐漸變硬。這都沒反映?看來是真的嚇壞了。「女施主,你說的那幾人想必是我師兄,我一個人怕護不住你,不如趁他們沒追來,你隨我去一靜處可好?他們找不到你,自己就放棄了。」

感覺懷裡的女人點了點頭,這僧人嘴角暗笑,「女施主,咱們這就走吧,我看你體弱不如讓小僧背你。」 說完也不等秀雲掉頭,轉身背起了美婦,這下高聳的波濤壓在了他後背上不說,一雙手也老實不客氣的從下面拖住了秀雲的豐臀,入手一片滑膩,不禁暗嘆那個師兄的手真快,竟是連褻褲都扒了去,這一下他的雙手竟是直接從裙底摸在了秀雲的屁股上。

秀雲終究忍不住輕輕的呻吟了一聲,「小師傅,你,你的手別亂動……啊,你別往中間摸……啊……」

在妻子一聲聲的呻吟中,墨大眼看著她被那和尚背出了院門,消失在了夜色中。緊了緊手中的匕首,此時卻是公子的夫人要緊,貓腰潛進院中,輕手輕腳的接近那房門,終於聽到裡面說話的聲音了。

怎麼,想要了,小美人?

我,我才沒有

求我,求我就插進去,求我肏你!

才,才不要,啊……別,別磨了……啊……我是有相公的……我不能對不起他……啊啊……墨大心急如焚,那和尚竟是真的要姦淫公子的夫人!不,絕不能讓他得逞,畢竟公子,公子和自己是不……豁出去了,墨大將心一橫,一腳踹開了房門!

屋裡,婉兒真的覺得自己要堅持不住了,成熟的身子在這淫僧的百般挑逗下早已香汗淋漓,雙腿間更是一片泥濘,只是被他肉棒摩擦著竟是已經小泄了兩次,此時這淫僧放佛已經發現了她的弱點,正輕輕的捻著她粉嫩的乳頭,「想要了麼?求我呀,求我肏你!」

「求,求……求你肏……」

碰!門被踹開了!

墨大,這魁梧的漢子也只能是墨大。雖然沒見過,但是婉兒幾乎一瞬間就認出他來,顧不得自己赤身裸體,「墨大哥,救,救我……不,你快走,他沒中軟筋散,你不是他對手,你快走!」

軟筋散?寶光終於嗅到了陰謀的味道。不過不要緊,一個是赤身裸體的小美人,一個從拿匕首的姿勢就能看出是個不會武功的莊稼漢,待自己料理了這男的,再肏服了這女的,慢慢逼問便是。他晃蕩著下身的丑物就要對墨大動手,這時悽厲的鐘聲在夜色中陡然爆發出來。

「咚咚咚,走水啦,走水啦!」

「不好,有人攻寺……」

「他們殺進來了,快拿傢伙!」

嘈雜的聲音猛然從四面八方響起,婉兒終於輕輕的鬆了口氣,墨大卻不敢有絲毫怠慢,他緊緊的盯著身前的胖和尚,打是打不過的,他已經有豁出自己這條命的覺悟,只要能拖到公子帶人趕來就好。

寶光神色猶豫間終於下了決定,「便宜你們,等佛爺回來收拾你們!」 他的決定並不錯,這個時候當然是組織人手抵禦外敵更重要,撂下這句話的同時他肥大的身影已經傳窗而出。

他走的輕快,婉兒這才覺得自己是真的得救了,總算沒被這著淫僧要了身子,「你就是墨大哥吧,啊……你,你在看什麼……」 婉兒此時全身一絲不掛,傲人的嬌軀平躺在榻上,巨大的乳房,纖細的蠻腰,修長的玉腿,而且那兩條長腿還被剛才寶光擺弄的大張著,將所有的秘密都向面前這樸實的漢子展露著。

墨大只是本能的被這美體吸引住了,待婉兒叫出聲來方覺不妥,連忙轉身「對,對不住夫人,我,我這就出去。」

「別,你先別走。墨大哥,我中了自家的軟筋散,一個時辰內無法用力,今天我那相公帶來的想必都是男人,要是讓別人看了我這樣子,那羞也羞死了,要是秀雲嫂子在就能幫我了……」

「我去尋那婆娘回來!」

「不,墨大哥,你要是出去了,有別的男人闖進來,那我,我……」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墨大這個莊稼漢子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只聽婉兒聲音從背後傳來「墨大哥你,你能不能幫我把衣服穿上,你,你閉上眼睛就行。」

不知相公從哪認識的這些人,但是毫無疑問,這個墨大是個真正的君子,他真的閉上了雙眼,並不是還要偷看的那種。婉兒稍微放心,但是很快她就又不放心了,這個墨大也是真的莊稼人,婉兒的衣裙他根本就不會穿,忙活了半天,還是有婉兒指揮的情況下,竟是連個肚兜都沒還穿上,反倒是那雙粗糙的大手時不時的就會划過婉兒高聳的乳峰,引的小婦人陣陣呻吟。

「對不起夫人,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唉,對不起,對不起……」 這憨厚的漢子腦門都急出汗了,婉兒也知道這樣不是辦法,「要不……墨大哥,你,你睜開眼吧,反正你剛才也看過了……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睜開眼方便些,你可不許亂看,也不許……啊……」

婉兒俏臉緋紅的還沒說完,墨大已經睜開了雙眼,反倒是羞的婉兒閉上了美眸。此時距離更近,看的更清晰,墨大本能的一眼就盯在了婉兒胸前的巨乳上,渾圓,雪白,峰頂兩粒鮮艷的櫻桃點綴在銅錢大小的乳暈中間,那乳頭上還反射著水光,顯然是那剛剛離去的和尚品嘗的結果。

婉兒悄悄一睜眼就見他緊盯著自己的雙乳,羞的再次閉上,嬌嗔道「墨大哥,你,你……還不給人家蓋上!」

哦,對,蓋上,蓋上,自己這麼看人家的乳房實在是太不應該了!鬼使神差的,他左手明明就拿著婉兒的肚兜,可是蓋在婉兒豐乳上的卻是他的右手!墨大的手很大,可是依舊抓不住婉兒一側的乳房,如遭雷擊的小婦人一聲呻吟,只覺得一股熱流從被男人摩挲的乳頭上傳遍了全身,「啊,墨大哥,你,你不要摸人家……」

墨大驚醒過來,慌忙撤手,氣氛變的尷尬,「夫人,我不是要輕薄你,我,我……」

婉兒也不想讓他過於自責,看的出他是個憨厚的人,於是轉變話題到「秀雲嫂子呢,嫂子怎麼沒和你一起,要是她在就好了。」

墨大的臉色暗淡了下來,「秀雲她……」

「什麼?你們為了救我居然主動讓嫂子去色誘那僧人,那嫂子現在豈不是正被人……」

墨大應到「夫人不必多想,我那婆娘早已被人污了身子,再多一個也無妨!」

「你,你混蛋!」 婉兒真的急了,要不是全身無力真要一個巴掌煽過去「嫂子為了你忍辱負重,既被那淫僧百般蹂躪也未曾尋短見,她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你!死當然容易,可死能解決問題麼,那是逃避,只有嫂子這樣才是心裡真的放不下你,即使自己受再大的委屈也要等你來,她信任你,依靠你,可,可你居然嫌棄她?」

「我沒有嫌棄她!我沒有!」 墨大終於爆發了,他猛的揪住了自己的頭髮,「我不知道怎麼辦,我不知道怎麼說,我不知道以後要怎麼面對她,我是個畜生,我是個畜生呀!」 如此雄壯的漢子此時嚎啕大哭。婉兒勉力的支撐起自己的身子,她不知道墨大說不出來的是什麼,不過她知道男人遇見這樣的事,如果不是如她相公那般的混蛋性子,愛的越深傷的越深。她以為墨大是傷心過度,忍著羞澀將這男人輕輕的抱在懷裡,「哭吧,哭出來就好了,秀雲嫂子也不容易,別怪她,……」

懷裡的男人漸漸的制住了哭聲,墨大這才發現這個供他發泄情緒的港灣居然是夫人赤裸的胴體,他的頭枕在夫人光滑的大腿上,抬眼便是兩座高聳的山峰,低頭那萋萋芳草更是盡在眼前,連中間那條若隱若現的縫隙此時也大方的向他敞開了真容。

哭出來,感覺好了許多,可墨大並沒有起身,沒有哪個直男能無視眼前的美景,他一邊貪婪著嗅著婉兒的體香,一邊深深的自責,自己終於也對別的女人起了心思,而此時自己的秀雲……秀雲也許正在哪個偏僻的角落被那僧人盡情的肏弄……婉兒終於覺察出了不對,懷裡的男人呼吸變的粗重起來,那一口口的熱氣正好噴在她的恥丘上,燙的她全身酥麻,這才發現男人已經不再哭泣,而且頭部緊貼著自己的下體,那距離婉兒甚至覺得他只要一伸舌頭就能舔在自己的肉縫上,這太尷尬了,「墨大哥,你要是好了就,啊……」 一語成安,下一刻,那敏感的縫隙果然被舔了一口。

墨大抬起了頭,雙眼綻放著欲的火焰,婉兒驚慌的發現他的褲襠也支起了一個帳篷,到底還是自己的裸體勾起了他的慾火麼?不過沒有關係了,藥效正在減退,只要不是乳房被人拿住,自己現在已可自保,婉兒抬手就想將他打暈。

「秀雲你別怪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每次……我怕你看不起我,離開我……可是我忍不住,我是不是病了……」

婉兒的手終究沒有落下去,墨大抱著她光潔的身子說了許多許多。原來他只是將我當成了秀雲嫂子,原來他默默承受如此大的壓力,原來他也……聽到最後婉兒的嘴角已經含著笑意,然後她笑不出來了,只聽墨大說道「秀雲,你要是真的不要我了,不要這個家了,那,那你能不能再讓我要你一次?」 然後,他毫不猶豫的一口含住了婉兒的乳頭…………

秀雲覺得自己的命好苦,已經見到日思夜想的男人,居然還要再被人淫辱,這個僧人果然也沒有放過她,在一個偏僻的角落裡,美婦人再次被脫光了衣裙,又一根粗大的肉棒擠了進來,更堅硬衝勁更足。罷了,反正男人都是為了自己這個身子,她儘量的張開雙腿迎合他,甚至火起,整個寺院都亂起來了,這個僧人也不捨得放過自己。他抽插的更快了,他的陰莖已經開始不規則的跳動,這是要射了麼?秀雲已經不再哀求他射在外面,反正說了也沒用,再說……秀雲輕輕的呻吟著,她知道當男人火熱的精液澆灌自己花心的時候自己也將攀上那頂峰!

可是她失望了,那年輕的僧人沒能射精,並且以後都不會了。秀雲發現他在最後的關頭離開了自己的身子,歪倒在自己身邊,身前一個男人站立著,他背對著遠處的火光讓秀雲看不清他的樣貌,不過這不重要,像上次一樣,不過也是個想要姦淫自己的淫僧,「來吧,你還等什麼?」

呂冠也是無意中發現了角落裡正在行淫的二人,此時黑夜中已經打亂套了,反正都是渾身無力的禿驢,隨便殺就是了。左順和幾個幫里的高手已經追著敗退的寶光跑遠了,呂冠也是跑迷了路才碰巧碰見這一幕,反正都不是好人,他結果了那僧人才發現被壓在下面的女人居然就是那船娘!

「秀雲嫂子,別怕,我來救你了,還記得我麼?我是你救的那個……」

「肏我,來呀,你不也是為了肏我麼?」

「納尼?」

「你還等什麼,難道我的身子不美麼?你們不都是喜歡偷看寶光肏我麼,現在我給你了,你不敢上麼?」 說著,秀雲居然去主動拉著男人。

「嫂子,你這是做什麼」 開始呂冠還抵擋兩下,可很快他就招架不住了,本來就對少婦毫無免疫力的他面對秀雲的投懷送抱「嫂子這樣不行呀,唉你還脫我褲子,這可是你主動脫的,我跟你說我可不客氣了,我真不客氣了,我……哎呦……」

呂冠被強姦了,反正他自己是這樣說的,至於強姦他的秀雲此時已經連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你你好厲害……啊……啊……啊……雞巴好大……屄都讓你捅化了……噢……噢……別,別頂我花心,不行,不行……又要來了……」

再次把秀雲送上高潮,呂冠借著這個空檔終於說道「嫂子呀,咱倆這樣了,我見了墨大哥可怎麼開口呀?」

墨大!一句話猛的驚醒了秀雲,「墨大,你怎麼會認識墨大?你是誰?你……小兄弟?」 秀雲終於回了神,也終於看到了這個壓在自己身上男人的容貌,然後她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堅挺,「你,你怎麼也對我做這種事,你們男人都是一樣,就為了我的身子……」

「停,停,嫂子,親嫂子,您再想想,這真不怪我!」 呂冠委屈大了。

秀雲剛才只是失神,並沒有喪失記憶,很快她想起了這是怎麼發生的,這次居然是自己主動的,女人的本能讓她羞的再也不敢看呂冠「那,那你還不拿出去,我不怪你就是了。」 男人確實拿了,只是拿到一半就又插了進來。「啊,你,你連嫂子都欺負,虧我還救了你的性命,你,你……啊。啊。你不要……」

秀雲這次拚命掙扎也推不開壓在她身上的呂冠,終於不再掙扎,只是流淚道「罷了,反正我這身子就是你們男人的玩物,當家的也不會再要我了,只是求求你不要告訴虎兒他娘是個這樣的女人!」

「哪樣的女人?挺好呀,嫂子,要是墨大哥真因為這事不要你了,我要你!」 呂冠說的斬釘截鐵。

「胡說,是不是想讓我迎合你故意說的,雖然當不得真……」

「我說真的!」

「莫要胡說,嫂子身子不值錢,你玩也就玩了,可莫要說這胡話,平白輕賤你家裡的夫人。」

「我真不是胡說……」 呂冠停下了抽動,慢慢的對秀雲道來。

小婦人的美目聽的越睜越圓,終於一口啐道「定是你為了哄我開心編出來的,哪有男人看著自己的女人和別人交合卻,卻……」 她此時反倒說不出那淫蕩話,只以為呂冠是哄她寬心,想伸手錘他才驚覺對方的雞巴還在自己的陰道中,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直到呂冠盯著她的美目緩緩逼近,終於四唇相貼,秀雲只覺得自己如墜雲端,連自己的身子什麼時候被翻過來也不知道,待她發覺時已是四肢著地的爬在地上,肥臀高翹著任由身後的男人衝撞。「不要,不要這個姿勢,好淫蕩……啊……啊……這樣插的好深……求求你,放過嫂嫂好不好……啊……啊……」

「這可不行,嫂嫂可是爽了兩次了,我卻還沒射精呢」

「你這壞蛋,要在別人家妻子的屄里射精卻說的如此理直氣壯,哎呦……嫂子依你了,好弟弟……快射吧……嫂子的真的受不住你的大雞吧了……啊……啊……又要……又要……」

秀雲顫抖著夾緊了雙腿,她感覺出呂冠也到了極限,呂冠猛從後面把雞巴一插到底,胯部緊貼著秀雲的肥臀,雙手用力的握著她低垂的雙乳,然後一股熱流在秀雲的花心瀰漫開來。被擄走這幾個月來,秀雲雖然經過了無數個高潮,卻沒有一個像這次這般舒服,因為她知道身後的男人在乎她,不是當她為洩慾的玩物,而是嫂子,親人,甚至如果他沒有說謊的話,他的女人?

想想都叫人臉紅,還好自己有了當家的,有了虎兒。秀雲的心裡重新燃起了希望,就是當家的不要自己了,也不必尋死,要遠遠的看著虎兒長大,娶妻生子。重新鼓起生活勇氣的女人是美麗的,連呂冠都沒好意思提出再來一次的要求,「嫂子,我有個夫人也進來了,你知道她在哪麼?」

啊,險些忘了,交合完的二人粗粗整理就起身往那小院走去,呂冠擔心著婉兒,秀雲擔心著墨大。

門口時迎頭撞見婉兒和墨大一起出來,秀雲忐忑的注視著自己的男人,終於自由了,可以回家了,可他還會要我麼?墨大也是一語不發,低著頭從呂冠身邊走過,他有些匆忙,甚至還絆了一下,經過秀雲身邊時都沒有看她一眼。就在秀雲雙眼噙滿了淚水幾乎就要滑落時,墨大粗獷聲音終於傳來「敗家的娘們,還傻站著幹啥,一走就是幾個月,還不跟我回家!」

秀雲還是哭了,呂冠知道那不是因為悲傷,看著那夫妻漸漸消失在遠處的身影,他為秀雲感到高興。然後他才注意到婉兒,小婦人一臉的緋紅,髮絲凌亂,眼神中看向自己有些躲閃,再加上她衣衫穿的也不算整齊,胸襟開口處露出大片的雪白,竟是連出門時穿的肚兜也不知去向,呂冠哪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唉,我說不讓你來,你非來,到底還是被那和尚占了便宜吧!到哪一步了?是墨大哥救的你?」

「不,相公你誤會了,不是那和尚……是,是,相公我說了你別生氣,是墨大哥,他把我當成了秀雲,然後就……就……」

「就把你肏了?」

「哎呀,你說的這麼難聽……」

「我日了狗的,我說走的那麼匆忙,原來是做賊心虛」 婉兒見相公這樣生氣還怕他去找人家夫妻的麻煩,畢竟好不容易才團聚的,正要勸說兩句,只聽呂冠接著說道「幸好我把他老婆也給辦了,嗯,這波不虧!」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