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美婦們 (11) 作者:曉之劍道

.

【調教美婦們】

作者: 曉之劍道2021-10-12發表於S8

第十一章 美婦放縱

林文宇居高臨下的看向仰臥在沙發上的白懿蘭,美婦已經衣冠不整,心神迷亂的雙瞳充滿情慾的盯著林文宇的胯下,美目盼兮的白懿蘭讓林文宇的慾望更加升騰。

「蘭姨,剛才很舒服吧?」

「不……不要…我……不知……道」白懿蘭紅潤的臉蛋讓林文宇恨不得立馬再一次進入美婦的肉體。

林文宇一邊說著淫蕩的話語,一邊手掌也沒有閒下來,逐漸的把白懿蘭的衣物卸去,僅僅只剩下白懿蘭的灰色絲襪包裹著她纖細的美腿。

白懿蘭在林文宇的引導下,墨綠色長裙被他兩三下就剝掉了,隨後林文宇提著大肉根直接抵在美婦的陰唇之外。

還處在高潮餘韻的白懿蘭,腦海里全是林文宇的身影,竟不由自主的放鬆身心讓林文宇將她的雙腿抬到他的肩上,而她只能被迫的仰靠在沙發上。

「寶貝蘭姨,是不是很想要啊?」

林文宇愛不釋手的用手掌握住美人的腰肢,隨之舔弄著白懿蘭的雪乳,緩慢的挺動著肉棒不斷的摩擦著白懿蘭的小穴外。

此時的白懿蘭已經是慾火焚身,雙眼嫵媚,竟然有些痴痴的看著林文宇,此時的她已經全然忘記她是一位高貴的美婦,她只知道她現在只是一個渴肉慾的女人。

「呼…蘭姨,想不想讓我狠狠地插進去啊?嗯?是不是早就忍不住了?原來你就是這麼淫蕩的女人,是不是我的肉棒比你的老公大啊?是不是?嗯?不要把眼睛閉上,看著我怎麼跟你做愛的」

為了更好的羞辱白懿蘭,林文宇開始源源不斷的挑逗著這個忠貞的女人。

不願被承認事實的白懿蘭緊緊閉住雙眸,此時的內心是既悲憤又夾雜著複雜的情緒,生理上的慾望不斷地刺激著她的神經,內心邪惡的念頭不斷讓她放縱。

看著胯下緊緊閉目默不作聲的美人,此時的林文宇征服的慾望更加強盛。一把抓住白懿蘭的絲襪雙腿,伸出舌頭貪婪的舔弄著絲襪美腿。

身下也同時一挺身,粗長的肉棒毫無徵兆的再次刺入白懿蘭的體內,突如其來的異物進入讓白懿蘭不由得瞪大了雙目,直勾勾的看向林文宇。

還沒等白懿蘭反應過來,林文宇就已經開始挺動著肉根,一下比一下狠的衝刺著美婦的肉穴,而白懿蘭哪裡受得住這樣的刺激,雙臂撐著林文宇的胸,想將他推開,但是強烈的快感侵入讓她瞬間崩潰。

「疼……不要……你……哦……哦……哦……喔喔喔……你慢……點……啊啊啊」

在林文宇進入充滿淫水蜜穴時,難受的呻吟聲從白懿蘭的紅唇中發出,美婦瞬間感受到狹窄的陰道被撐開,熟悉的充實感從下體傳來,快感直接傳達到腦海中,瞬間讓白懿蘭又一次墮入到了慾望之中。

林文宇這時也開始展現出他馭女高手的一面,溫熱的手掌不斷的在美人赤裸的肉體上游離,同時在白懿蘭的蜜穴周圍的愛撫起來,為了讓美婦減少被自己衝擊的痛楚,同時增加強烈那快感。

果不其然,因為有了剛才的兩人熱情的苟合與林文宇神乎其技的潮吹手法,這一次白懿蘭比林文宇想像中更快的進入狀態。

白懿蘭漸漸放下了架子,沒有了劇烈的抵抗,反而更像一個女人一樣,去享受林文宇肉根的抽插,而在林文宇的愛撫下,剛開始的疼痛感更是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陰道緊實的充實感。

美婦曼妙的身段讓林文宇如痴如醉,恨不得永遠的把肉根沉浸在蜜穴之中,肉壁緊緻的包裹讓林文宇猶如在天堂一般,欲罷不能。

誘人的呻吟聲如絲如縷的探入林文宇的耳中,越加挑撥男人的心弦,性感的紅唇讓他怎麼親吻都閒不夠。

同時白懿蘭那豐腴的雪臀在灰色水晶絲襪的襯托下更加光滑細膩,每一次被林文宇的肉棒插入,都會微微抬起,抬起的瞬間便合攏了蜜穴,好幾次險些讓林文宇一瀉千里。

林文宇的右手也慢慢的扶動著白懿蘭耳邊的秀髮,因激烈性交而散亂的秀髮。在他扶動的同時,胯下的肉棒並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更加的快速抽插。

隨著林文宇的不斷抽插,白懿蘭的肉穴的快感越來越激烈,逐漸的讓白懿蘭開始迷失了自我,呼吸隨著跌宕起伏的抽插急促了起來,而白懿蘭那穿著灰色絲襪的雙腿不經意的彎曲,從林文宇的肩上抽下來,隨之也開始緊緊的盤在林文宇的腰間。

這樣的舉動讓林文宇更加興奮起來,隨後沒等白懿蘭反應,直接噙住她的嫩唇,貪婪的舔吻起來。

兩個人開始更加肆無忌憚的親密苟合著,林文宇愛不釋手撫摸著白懿蘭那豐滿的雪臀,同時兩個人的熱吻也在互相的愛撫中激烈的進行著,白懿蘭的雙臂直接放棄了抵抗,熱情的攬上林文宇的背後。

林文宇用靈活舌頭撬開白懿蘭的貝齒,立馬就與心愛的女人熱情似火的舌吻交流,如同拼了命一樣吮吸著女人的津液,同時把自己的唾液傳遞到白懿蘭的口腔中,而白懿蘭也在情迷之中甘之如殆的將情夫的唾液一口一口吞入腹中。

同樣白懿蘭的小蜜穴也是死死的糾纏著林文宇的陰莖,怎麼也分不開,肉壁的褶皺不斷刺激林文宇的陰莖,溫暖而緊緻的嫩肉摩擦著林文宇的龜頭,陰道中的愛液幫助著林文宇的抽插。

林文宇的肉棒也在不斷的脹大,快准狠的插入白懿蘭的蜜穴之中,但是由於林文宇的尺寸遠超常人,無法整根的插入美婦的肉穴之中,就僅僅是這般,就已經讓白懿蘭死去活來了。

兩唇分離,白懿蘭的俏臉白裡透紅,吹彈可破,櫻唇輕啟,嘴中不斷發出迷人的呻吟聲

「輕點……哦哦哦……慢點……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蘭姨……啊啊啊啊啊……要……不行了……不要……啊啊啊……啊啊……」

但是林文宇不滿足這樣,他要讓胯下的女人徹徹底底品嘗到他的偉大,挺著大肉棒把美婦的小穴攪的淫液直流,泥濘不堪。

「啊……啊……啊……慢點……小混蛋……輕點……會壞掉的…壞死了……喔喔喔……好麻……好大……啊啊啊啊……啊…」

隨著劇烈性愛,白懿蘭的嬌媚模樣更加刺激了林文宇的心中的慾望,使得他越干越起勁,速度是之前的遠不及的。

林文宇一直忍耐著不讓自己的肉棒完全插入,便是怕弄疼了眼前的美婦,但是隨著白懿蘭漸入佳境,苟合愈來愈歡,他再也忍不住了。

「停下……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文宇……你的太大了……不要……不要再插進去了……阿姨……哦哦哦哦哦……阿姨會死掉的……啊啊啊啊啊」

林文宇一邊賣力的抽插,一邊舔弄著白懿蘭的胸脯,放話道

「蘭姨,我草的你爽不爽啊?是不是比第一次你的時候爽?說出來,是不是?我是不是你真正的男人,我是不是你的老公?」

「嗚嗚……啊啊啊啊啊……慢點……啊啊啊……不……要……逼我……說這種羞人的話啊……不……哦哦哦哦哦……我說不出來」白懿蘭在林文宇劇烈性交下,在他的身下如同被烈火焚燒的美玉,溫熱且美麗。

林文宇惡狠狠的挺動著大肉棒抽插,不斷的尋找著的白懿蘭的子宮,通過上百下的衝刺,終於感受到了美人的子宮

他趕忙利用著粗長的肉棒,對準了白懿蘭的子宮口,便雙手按住美婦的肩膀,胯下用力一頂,整根粗黑的大肉棒徹底穿入了白懿蘭那細小的子宮口。

終於貫穿了美婦陰道深處,林文宇的內心產生了巨大的暢爽感,而白懿蘭也在這一刻徹底崩潰,完全喪失了最後的理智,疼得仰起頭翻起了白眼,失去了意識。

「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啊……啊啊~」

此時林文宇那20cm的大肉棒,完完全全的侵入了白懿蘭的陰道中,而白懿蘭的那猶如處女的的子宮頸太過於細小,因而整個子宮如同一個橡皮圈一樣,親密的扣住林文宇的龜頭,前所未有的快感湧上他的心頭,

過了一段時間,在林文宇懷中的白懿蘭恢復了意識,剛才那一瞬間的痛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足的快樂在心頭。

依靠在林文宇胸前的白懿蘭不禁幽怨的責備道

「壞死了,你是想弄死我嗎?瘋了一樣,讓你停了你還一直往裡面挺,真的是壞死了,我怎麼攤上了你這麼個惡魔」

林文宇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衝動不禁心中懊悔,不由得的安慰道

「我的好蘭姨,我真的太喜歡你了,你的身體讓我著迷,就是做一百次選擇,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做這樣的決定。」

白懿蘭看著眼前的男人親密的情話,內心不由得一陣悸動,如此的巨大快感只有這個男人才能帶給他。

「放……放開我,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老老實實的結束,不要再……」

還沒等白懿蘭說完,林文宇又開始進一步的抽插,他知道此時才是他要征服白懿蘭的關鍵。

如潮水般的快感一陣陣襲來,瞬間淹沒了白懿蘭的神智,剛要說出口的話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連綿不絕的呻吟聲。

「啊啊啊……不……不要……喔喔喔……停下……不要這樣…停下……啊啊啊啊啊……文宇……不要……我……我要不行了啊啊啊」

「說,蘭姨。我是不是你的老公,我是不是你真真正正的男人?嗯?我會徹徹底底的征服你。」

說完,林文宇挺動著巨大的肉棒不斷對白懿蘭的子宮深處開始新的衝刺,雙手抓住美婦的雪臀拼了命的往上挺動,巨大的肉棒也在不斷的向下操弄,為了就是讓整根肉棒完全進入女人的體內。

白懿蘭瞬間感受到陰道內的肉棒簡直要頂破整個子宮,直接插入內臟一般,隨著林文宇的瘋狂抽插,她的子宮頸緊緊的包裹住我那碩大的肉棒。

每次隨著林文宇的插入,白懿蘭那平坦的小腹也會隨著隆起,而隨之退出,小腹便會變回平坦。白懿蘭伴隨著林文宇進行著如此反覆刺激的身體變化,她的內心也在開始悄悄變化。

同時林文宇那巨大的肉棒也在不斷的進攻著白懿蘭那粉嫩的子宮壁,用力的插入,與其中的嫩肉不斷的摩擦交融,此時的白懿蘭徹底的陷入瘋狂,再也沒有半點理智,大聲的嬌呼道

「嗚嗚嗚……好爽……好……舒服……哦哦哦……不行了……啊啊啊啊啊……爽死我了……我……不行了……我會壞掉的……啊啊啊啊啊……不要停……文宇……干我……狠狠地操我……啊啊啊啊啊……」

林文宇終於感受到美婦的屈服,不禁大喜過望,一把握住白懿蘭的雙腿,大聲呵斥道

「說,我是不是你真正的男人?」

隨後,林文宇肉棒一棒插入美穴之中,前所未有的貫穿,直接又一次把白懿蘭頂上了性愛的激情高峰,忠貞美婦白懿蘭不禁淫蕩道

「是……噢噢噢……好麻啊……好爽……我會死的……我會下地獄的……嗚嗚……文宇……才是我的老公……我是個出軌的賤女人…啊啊啊啊啊可是……好爽……要被乾死了啊啊啊……啊啊………」

隨著林文宇與白懿蘭完全放縱的性交,兩人的胯部之間產生了一陣又一陣的響亮而淫蕩的的啪啪啪啪啪的聲響。

白懿蘭也同樣忘我的將灰色絲襪的美腿緊緊盤上林文宇的虎背上,兩手抓住了男人的肩膀,同時腰肢不斷的扭動恨不得完全融入肉棒之中。

「不要停……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好麻……好爽……繼續干我……干我啊啊啊……讓我死吧……啊啊啊啊啊……讓我爽死吧……」

聽著白懿蘭如此淫蕩的呻吟聲,林文宇再也忍耐不住了,肉棒無比的膨脹,不斷喘著粗氣,一邊不停的奸著白懿蘭那美妙緊緻的肉穴,說道

「蘭姨,我的好蘭姨,我要射出來了,我要把射到你的子宮裡,我要讓你懷孕,讓你幫我生個孩子,我……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蘭姨,我要射到你的子宮裡了啊啊啊」

陷入情慾深淵的白懿蘭,此時已經被姦淫的不顧一切了,在他的眼裡只有林文宇,不顧一切的摟抱住林文宇,同時蜜穴緊夾就是為了讓男人更好的噴洒出熱精。

「射出來吧,快射進來吧……吧啊啊啊……射到我的子宮裡……我要……我要啊啊啊啊啊……讓我死吧……啊啊啊」

白懿蘭那狹窄的子宮劇烈的收縮吮吸,像無盡的黑洞一樣,緊緊箍著我的龜頭,同時她的陰唇,陰道,子宮頸都開始了劇烈的收縮,一股股愛液從深處噴發,澆到了我那碩大的陰莖之上。

林文宇感受到炙熱的愛液灑在整個龜頭上,又麻又暢快,到了這刻,他再也忍受不住,渾身劇烈的顫抖,將整根肉棒全部塞入白懿蘭的體內,在那香軟的子宮中極速的抽插起來。

不一會林文宇就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快感從肉棒處傳來,整根肉棒漲的巨大,將白懿蘭整個陰道撐滿。

頓時,在林文宇一陣陣劇烈的運動中,一大股一大股的濁白的靜液從龜頭馬眼處激烈的噴洒到白懿蘭的子宮壁花心處,好似要將白懿蘭的整個子宮射穿一般。

這樣的的射精給白懿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林文宇那又濃又熱的精液頓時把白懿蘭送上了情慾的巔峰,一陣又一陣的射精讓白懿蘭快樂的魂飛魄散,此時這位高貴優雅的美婦又一次到達了高潮,瞬間一大股陰精噴洒而出,與林文宇的精液混合到了一起,熱流開始在白懿蘭的子宮裡慢慢擴散開來。

林文宇並不打算保留,盡情的釋放著陰囊的精液,這可把白懿蘭射的全身酥麻,直接讓白懿蘭爽的失神仰頭翻著白眼,她不得不承認,她已經跪倒在了林文宇的肉棒之下,再也掙脫不開林文宇肉根的束縛了。

美婦在高潮的癲狂下,嘴角處也流下了香甜而清澈的津液。

「啊啊啊啊啊……好爽……好麻……好快樂……爽死我了……我會爽死的啊啊啊啊啊」

白懿蘭再也不受控制,放縱的浪叫起來,她那未經開發的美肉在林文宇的侵犯下,開始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而林文宇的精子在不斷的噴射中,進入了白懿蘭的子宮中,開始不斷的尋找著卵子,進行下一輪的融合,力求讓身體的主人懷孕,從而生下兩人的共同的後代。

美婦的子宮口死死的扣住林文宇的大肉棒,怎麼也分不開,而白懿蘭也在剛才的劇烈激情中再一次失去了意識,但此時林文宇的肉棒還是堅硬如鐵,絲毫沒有衰竭的意思。

林文宇小心翼翼的從白懿蘭的子宮中慢慢的拔出龜頭,而在拔出子宮之後便迅速地堵住美人的子宮口,用來防止子宮裡的濃精倒流出來,過了幾分鐘後,那被撐開的子宮頸也開始慢慢閉合,這時林文宇才不情願的從白懿蘭的蜜穴中徹地拔出肉棒。

放下白懿蘭的絲襪雙腿,手中殘存著絲襪的極致觸感,林文宇的踩下地板的一瞬間,感覺自己快癱軟了一般,這一次他真的是把自己的精液全都貢獻給了這個沙發上昏迷的赤裸女人。

看著美婦那紅腫的蜜穴,精液與愛液混合摻雜,不經意的從陰唇中露出來,林文宇心中油然而生的成就感,這是他的女人,他的私人玩物,誰也不能跟他爭搶。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