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品唯的故事 (番外篇1) 作者:G. Tian

【女友品唯的故事】(番外篇1)

作者:G. Tian2021-10-12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番外篇(一)、意外的收穫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一道響亮的鈴聲劃破了寧靜的夜晚,把還在睡夢中的我給吵醒。

「干!大半夜的誰啊!?」我氣憤的拿起手機,但螢幕上顯示的名子讓我瞬間就清醒了過來,這可不是我能發起床氣的對象!

「喂!昆哥好!」我連忙接起手機大聲問好。

「明啊,抱歉,這麼晚沒打擾到你吧?」

「沒有沒有,我還沒睡呢!昆哥怎麼了嗎?」

「還沒睡就好,準備一下,半小時後公司集合,我們去T市一趟。」

「好的!昆哥等等見…」還沒等我回完話,昆哥就喀的一聲把電話給掛斷了。

我看了看手機,現在才凌晨一點半,這麼晚了去T市幹嘛?

別想了,雖然昆哥給我半小時,但對於我這才剛進公司不到半年的菜鳥來說,要是比別人晚就糟了!

在連闖了好幾個紅燈後,我只花了10分鐘就趕到了公司,但顯然收到通知的不是只有我而已,現場已經聚集了快20人,希望等等不要被罵啊。

「阿明!這邊這邊!」人群中有人叫了我一聲,我連忙尋找聲音的主人。

「豪哥!」我擠過人群,來到豪哥身旁,他算是我的前輩兼負責人,我進公司後就歸他管了。

「你動作還蠻快的嘛,我還以為你會很晚到呢!」豪哥邊說邊朝我比了個大拇指。

「拜託!哪敢啊!我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衝來了,昆哥也只說要去T市一趟,你知道怎麼了嗎?」

「靠!你居然不知道!?當然是因為…」豪哥才說到一半,就被一道宏亮的聲音打斷。

「安靜!人都到了嗎?」是昆哥,他還是一樣的有威嚴,不愧是我的偶像,我當初就是因為崇拜昆哥才加入這行的。

「到齊了就出發吧!車位分配就跟訊息里寫的一樣,走!」昆哥一聲令下,大家像是早已找好同伴一樣直接散開。

「啊?什麼車位?」我怎麼沒收到什麼訊息?

「你還太菜了啦!才不會特地發通知給你,不過昆哥有特別交代我,這趟你全程跟著我就好,來吧!」豪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示意我跟著他離開。

--------------------

「所以到底是要去T市幹嘛啊?」我坐在豪哥的車上問道,從A市到T市其實沒有很遠,頂多就30到40分鐘的車程而已。

「干!你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喔,前幾天網路上有個很紅的性愛流出影片,有聽說嗎?」豪哥邊開車邊說道,車上只有我們兩人,也不用避諱被人聽到。

不過誰會不知道那個性愛影片?大概在兩三天前吧,網路上突然流傳出T市某間大學的性愛影片,裡面的女主角們全部正到不行,少說都有小模等級吧!而且還全都無碼,剛流出來就馬上被眾人爭相下載!

「當然有啊!媽的!那幾個女的都超正的唉!我還用那幾部尻了好幾槍呢!」這麼精彩的東西,我當然也收藏了一套!

「你最好不要被別人聽到,不然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裡面其中一個是老大的千金啊!」

「啊!?老大的千金!?昆哥的!?」這太令我驚訝了,重點是我從沒聽說過昆哥有女兒啊!

「不是好嗎?昆哥只是組長而已,是最上面的老大啊!」豪哥說道。

「干!真的假的!」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難怪豪哥會說我不知道怎麼死的。

老大有個貌美如花的千金可是眾所皆知,去年才剛從大學畢業,有著172的身高和曼妙的身材,雖然胸部只有普通的B罩杯,但光是那臉蛋就已經足夠讓人神魂顛倒了!這麼好的條件,讓她一畢業就馬上被國內有名的模特兒公司簽約,當然上面的資料都是模特兒公司公布的,我可沒這個命去打聽。

「靠!那那個男的不就死定了!?」

「不然你以為我們一群人大半夜的跑去T市幹嘛?揪團吃宵夜啊?」豪哥翻了個白眼說道。

「干…不能再亂尻了,真的會尻出人命的。」我感嘆道。

豪哥再度翻了個白眼,接著便加足油門,朝T市飆去。

--------------------

一個小時過後,我跟豪哥來到T市一間高級旅館的地下停車場,其他人應該都早就到了,這下免不了又是一頓挨罵,就跟豪哥說他那破車早該換了!

我們搭電梯來到11樓,電梯門一打開,便看到遠處有幾個人守著一間房門口,其他房間的人應該是都躲在房裡不敢管閒事,走廊上安靜的像來到了博物館一樣。

我跟豪哥走上前,守門的人一看到豪哥便幫他打開了門,映入我們眼帘的,是一副極其詭異的畫面。

房間內,以昆哥為首的一群人,圍著一名倒在地上、滿身是血的男人,我一眼就認出來,他就是性愛影片的男主角,而從他那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右手來看,那隻手應該已經報廢了,不過他還有呼吸,應該只是痛到暈過去了。

床上則跟地上那悽慘的畫面完全相反,一名有著棕色大波浪卷髮的全裸女人昏睡在床上,全身上下都布滿了精液,要說她在泡精液浴都不為過,但這麼大量的精液,該不會都是這男人射的吧?這也太扯了!

「豪,太慢了!」昆哥一看到豪哥,便氣憤的說道。

「昆哥!抱歉抱歉,車太老了跑不快,我回去馬上把那台換了。」豪哥向昆哥鞠了一個90度的躬。

「算了算了,沒關係。」昆哥揮了揮手。

「人已經控制住了,剩下的在這處理不太方便,我們去老地方處理,不過有個意料之外的傢伙。」昆哥用眼神示意著床上的女人。

「她應該跟這傢伙不是一夥的,我猜跟小姐一樣是受害者。」昆哥邊說邊朝地上的男人踢了一腳。

「豪,這女的就交給你處理,沒問題吧?」昆哥朝豪哥問道。

「昆哥,放心交給我,沒有問題的!」

「嗯,你要多少人?」

「這小事,阿明幫我就好了。」

「好,你們把這男的帶走,其他人把現場整理一下,半小時後老地方集合。」昆哥點了幾個人分配一下,大家就開始各自的工作,我和豪哥也合力把床上的女人給扛進浴室,準備幫她清洗身上的精液。

一踏入浴室,我就不禁讚嘆起這間旅館的等級之高,整間浴室豪華的像是來到另一間房,浴室口右手邊有一個內嵌的大洗手台,正前方有間乾濕分離的獨立式玻璃淋浴間,而在左手邊的地上居然嵌有一個裝修豪華的浴池,浴池裡還裝有一個高級的水按摩椅,這住一晚應該要花不少錢吧!

「豪哥,這要怎麼處理啊?」我和豪哥把那女人給抬進浴池,讓她斜躺在水按摩椅上,儘管她身上滿是噁心的精液,但還是隱約看的出來她那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

「靠!你是沒幫女人洗過澡喔?先把她身上的洨衝掉啦!媽的!臭死了!」豪哥說著說著,卻突然脫起他的衣服。

「那、那你脫衣服幹嘛!?」我驚嚇的問道,他是打算一起洗嗎!?

「干!你白痴嗎!?到時候洗到全身濕淋淋的,你是有帶衣服來換?一個大男人動作快點,不要這麼多廢話啦!」

「喔、喔!好啦!」我連忙跟著脫掉我的衣服,免得又是一頓責罵。

脫去衣服後,我和豪哥一起踏入浴池內,諾大的浴池就算塞進我們三人,空間也依舊綽綽有餘,接著豪哥便在浴池內放起了水,而我則拿起蓮蓬頭,開始沖洗著女人身上的黏稠精液。

隨著水柱慢慢衝掉女人身上的精液,我才發現自己剛剛根本就看走了眼,這女人可不是簡單的一句身材好而已啊!白裡透紅的肌膚、豐滿肥碩的雙峰、凹凸有致的腰身及一雙修長的美腿,再加上那張如花似玉的臉蛋,這根本就是名模等級了!相較之下,那些外流影片里的女主角們根本就沒得比!那男的是從哪搞來這麼正的美女的!?

我看著眼前的美女,口乾舌燥的吞了吞口水,已經明顯感受到下體正在慢慢的膨脹起來,而豪哥也看傻了眼,畢竟我們出發前壓根就沒想到,居然還會有這種福利!

「動、動手吧!你洗上面我洗下面,趕快弄一弄收工!」豪哥像是回過神來一樣慌亂的說著,但他下面那根堅挺的肉棒倒是出賣了他的想法。

「好、好的!」聽到豪哥的指示,我連忙在手上擠了點沐浴乳,開始塗抹起女人的上半身。

干!我自認也干過了不少女人,但我還是第一次摸到這種光滑的肌膚!有如此滑嫩的肌膚,那她的一對巨乳到底會有多好抓!?

「嗯…嗯哼…」看著女人昏睡的美麗臉龐,我忍不住的輕輕握住了她那一對巨乳,果然如我所料,這種柔軟觸感的奶子可是世間少有,如果沒意外的話,她的罩杯就算沒有到E、也至少有個D!

「啊…啊啊…唔嗯…哦…」女人突然開始呻吟起來,我應該沒這麼大力吧!?

「哦…哦…別…嗯啊…」我抬頭一看,豪哥居然張開了女人的大腿,將手指插進她的小穴里!

「豪哥!你幹嘛啊!?」我驚恐的問道,他居然就這樣玩弄起來了!?公司不是最忌諱姦淫婦女了嗎!?

「笨蛋!一看你就是沒經驗,乖乖看著!」豪哥慢慢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但這看起來分明就是在指奸她啊!

「唔…啊啊…不…不要…嗯啊啊…呀、呀啊!」隨著女人的一聲淫叫,豪哥拔出了他的手指,接著女人的小穴便像個水龍頭一般,噴出許多濃稠的精液。

「干!好惡!」我跟豪哥同時捂住鼻子,怎麼會有這麼臭的精液!到底射進去多久了!?

「啊…啊啊…哦…嗯…哈…哈…」雖然達到了一波小高潮,但這女的居然還是沒醒過來,看來她真的被操乾的不少。

「干!那混蛋射真多!」豪哥沖了沖手指上殘留的精液。

「不過這女的真的是極品,被干成這樣還這麼緊,我從來沒被夾成這樣過。」豪哥色眯眯的看著女人說道。

「豪、豪哥!我們應該也清的差不多了,可以準備收一收了吧?」我連忙對豪哥說道,不然我怕他等等忍不住對這女的開干,到時候我們兩人都等著被昆哥殺了!

「嗯!那你找一下她的衣服,順便把她的東西收一收,然後去把房間退了,我把她扛到車上去!」豪哥將浴池裡的女人抱起,接著踏出浴室。

我也回到房間翻找著那女人的物品,此時房間內已經被整理的差不多了,完全看不出來這裡剛見過血,大家真不愧是昆哥親自培養的能手。

我翻了翻整間房間,但就只找到個裝了些雜物的女性包包,還有幾件性感的內衣褲,那這傢伙到底是穿什麼到這來的?難不成她只穿內衣?

「豪哥,只剩這個了!」我隨便找了一套內衣褲和一條毯子遞給豪哥。

「好吧,那等等停車場見。」豪哥邊幫女人穿上內衣褲邊說。

--------------------

「嗯…嗯啊…啊啊…哦…」退完房後,我搭著電梯來到地下停車場,就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瞬間,一陣呻吟聲便傳進我的耳朵里。

「干!不會吧!」我心頭一震,豪哥不會這麼衝動吧!

「嗯…不…啊…不要…嗯啊…」我迅速的找到了豪哥的車,只見后座那半開的窗戶里伸出了兩隻粉嫩的腳丫子,整台車搖晃個不停,再配上那誘人的淫叫聲,笨蛋也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豪哥!你瘋了啊!?」我連忙跑到車子旁試圖阻止豪哥,這要是被昆哥發現的話可就完了啊!

「啊…呀…呀啊…不要…不要再來了…哦…主、主人…嗯啊…小…啊…小淫娃已經…不行了…噫呀…不要啊…」只見豪哥將那女人壓在身下,將她的雙腳扛在肩上,對著小穴瘋狂進行著活塞運動。

「干!什麼瘋了!這種極品擺在這隨你處置,不幹才是白痴!」

「主人…啊…輕…輕點…嗯…啊…太大力了…啊啊…小淫娃…哦…小淫娃會…會瘋掉…啊…啊…」而從女人那淫蕩的呻吟聲和蜷曲的腳趾頭來看,她應該已經完全發情了!

「靠!媽的!果然沒錯!真的好緊啊!」豪哥該不會想在這完事吧!?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叮!」正當我急得像只熱鍋上的螞蟻時,遠方突然傳來的電梯的提示聲。

糟了!這響徹整個停車場的呻吟聲,不被發現才有鬼!

「干!我真的會被你害死!」我連忙鑽進駕駛座,迅速發動汽車,加速駛離停車場。

「嗯啊啊!好、好激烈!插的好激烈喔!呀啊!主人!啊!主人好棒啊!插的小淫娃好舒服!呀啊啊!」我高速行駛在深夜的街道上,雖然這時間沒什麼人,但她叫成這樣子,不被聽到才有鬼!

「啊!啊!嗯啊!主人!呀!主人輕點!小淫娃!啊!噫呀!快、快要!啊啊啊!快要到了!呀啊!」我看向後照鏡,那女人此刻正跪坐在豪哥身上,不斷扭動著她那纖細的小蠻腰,棕色的卷髮灑落在白皙的美背上,隨著抽插上下跳動著,肥嫩的屁股下方還不時可以隱約看見豪哥的肉棒。

「媽的!乾死你!乾死你這小淫娃!」干!豪哥乾的這麼爽,我為什麼要在這開車啊!?現在是把我當成什麼炮車司機嗎!?

「嗯呀啊啊!小淫娃!啊!啊啊!不行不行!要、要被!噫呀!被干到高潮了啊!呀啊啊!到了、到了呀!噫呀呀呀呀呀!」只見女人全身不斷抖動的緊抱住豪哥,就這樣被豪哥乾上了高潮!

「哈…哈…哈…主人…好、好厲害…哈…啊…啊!?你、你是誰!?」看來高潮過後的她終於清醒,看清楚剛才瘋狂操干自己的並不是她的主人!

而與此同時,就在我轉過一個街道後,遠方赫然出現臨檢的警示燈!干!也太倒楣了!半夜臨檢到兩個在后座打炮的車輛,這絕對會上隔天的新聞頭條吧!

「怎…怎麼會!主人呢!?不行!快拔出…啊!別、別動啊!不要!嗯啊…不行…住手…啊…啊…」該怎麼辦?要是被抓到的話,關一關還不會怎樣,但昆哥絕對會宰了我們啊!

突然間,我看到旁邊一個告示牌,上面標示著通往C校的道路,C校是全國知名的名校,而且我沒記錯的話,它就座落在山區里!

「不…啊…啊…不能給…嗯…給你…主人救…啊!別、別咬!嗯啊…別…呀啊…奶…奶頭…很敏感…啊…噫呀…」雖然大學附近應該比較多人,但現在也只能賭賭運氣了!

我迅速轉動方向盤,將車轉進通往C校的道路,而身後也隨之響起追擊的警笛聲,希望豪哥這台破車能給點力啊!

「嗯啊…不…不要啊…呀啊啊啊啊啊…」

--------------------

「啪…啪…啪…」深夜的山區里,一個婀娜多姿的性感美女,正全裸的趴在汽車引擎蓋上,翹高著屁股、承受著來自身後的猛烈撞擊。

「嗯…嗯啊…快…快停下…啊…你不行…哦…不行進來…啊…啊…」

我坐在駕駛座上,驚魂未定的握著方向盤,情緒還沒從剛剛驚險的飛車追逐里平復過來,雖然豪哥這台破車跑的不快,但憑藉著我高超的開車技術,還是勉強甩開了身後的一堆警車,躲進了C校後面的山區里。

「深…哦!好、好深…嗯…插的好裡面喔…啊…不…不對…不能給你插…啊…嗯啊…快…快拔出去…嗯…主人…主人呢…救救小淫娃呀…哦…哦啊…」結果豪哥在我們脫離險境後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把那女人拉下車繼續操干!?

「豪哥!看她一直主人主人的叫,她該不會是那傢伙的女朋友吧!?」我降下車窗問道,如果真是女朋友的話就糟糕了,我們才剛把她男友給處理掉啊!

「問問不就知道了?喂!女人!你嘴裡的主人是誰啊?」豪哥抓著女人的小蠻腰,一邊抽插一邊問道。

「啊…是…嗯啊…是小淫娃的…小穴…啊…啊…小穴專屬…主人…呀…呀啊…所、所以…哦…不能給你…進來…嗯…啊啊啊…」

「媽的!有講跟沒講一樣!」豪哥氣憤的拔出肉棒,將女人翻過身,讓她仰躺在引擎蓋上,然後把她的一條纖細美腿扛在肩上,再度將肉棒給插了進去。

「他是你男朋友嗎!?說!」

「啊!嗯啊啊!不、不是!我男友!呀啊!我男友的肉棒!啊啊啊!才沒有主人這麼厲害!噫呀!輕、輕點!太大力了!哦啊啊啊!」

「干!原來是炮友!現在大學生都這麼淫亂的嗎!?」豪哥一手環抱著扛在肩上的美腿,另一隻手抓住了女人的一顆大奶,就這樣一邊操干一邊揉捏著。

「大學生?豪哥,你怎麼知道她是大學生的!?」

「白痴喔!包包里有她的學生證啊!她可是M校氣質的音樂系美女呢!對不對啊?謝品唯小妹妹?」

「啊啊啊!對、對!人家!嗯啊啊!人家才大二!啊!啊!啊!不!嗯啊!不能再繼續了!主人!啊!主人會懲罰人家的!呀啊啊啊啊!」干!不僅是個超正美女,居然還是個女大生!豪哥也太爽了吧!

「嘿嘿!別怕!我們已經把你那主人給解決掉了,他再也沒辦法懲罰你了!」

「啊!怎、怎麼行!哦!輕…嗯呀啊!你、你們!嗯!啊!你們不行!呀啊!不行這樣對主人!嗯啊啊!不行呀!」

「要我們放過他也不是不行,如果你能夠讓我們滿意的話…」豪哥邊說邊停下了抽插,不過他在說什麼鬼話?他打算用這種話術誘騙這女人嗎!?

「真、真的嗎…你…你不能騙我喔…嗯…快…快來幹人家嘛…人家…人家的小穴想要…要大肉棒塞滿它…」只見女人抓住豪哥的手,催促他繼續揉捏自己的巨乳,同時也抬起另一隻垂在地上的美腿,一把勾住豪哥的腰,把豪哥的肉棒推進自己的小穴里。

「干!你這淫蕩女大生!」豪哥緊抓住女人的大奶和美腿,奮力的操幹起來。

「啊!就是這樣!嗯啊啊!好猛!好猛烈呀!啊!噫呀!快來!快來乾死人家吧!呀啊啊啊啊!」

「干!乾死你!剛剛不是還小淫娃小淫娃的叫嗎!?怎麼不叫了!?」

「啊!啊!啊!對!人家!嗯啊!人家是小淫娃!哦!最、最愛肉棒了!呀啊啊!」

「媽的!過來!」豪哥彎下腰,將女人一把抱起,就這樣掛在身上邊干邊朝車子後方走去。

「豪哥?你要去哪!?」我急忙跳下車,生怕豪哥又不知道心血來潮想把她帶去哪玩弄,但豪哥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打開了后座車門。

「什麼去哪?當然是讓你一起爽啊!」豪哥抱著女人鑽進后座,再次將女人壓在身下操干。

「我!?不、不好吧!這要是被昆哥發現,我可就死定了啊!」

「白痴啊!你不說我不說,昆哥怎麼可能會知道!況且干都乾了,已經來不及了啦!」

「嗯啊!好、好深!插的好深喔!嗯呀!哦!好用力!好棒!啊!插的小淫娃好舒服呀!呀啊啊!」

「還不動手在幹嘛!?不要跟我說你沒興趣喔!」豪哥邊干邊催促著我。

干!不管這麼多了!就算會死,死前能幹到這種極品也滿足了!

「啊!頂!嗯啊啊!頂到了!小淫娃最…哦!最敏感的地方!噫呀!被頂到了啊!啊!啊!再來!還要…唔!唔姆!唔嗯嗯嗯嗯嗯嗯!」我繞到另一邊,打開后座車門,然後掏出早已堅挺的肉棒,對準那正在瘋狂淫叫的小嘴插了下去!

干!我的肉棒一插進去,她的舌頭就像一條小蛇一樣纏了上來,不斷盤繞在我的龜頭上面,還時不時的滑過我的馬眼,舔的我是雙腳發軟啊!要不是我扶著車門,還真的就這樣跪了下去!

「呃!靠!為什麼嘴巴被干,騷穴會變這麼緊啊!?唔哦!不、不行!要射了!」只見豪哥一聲怒吼,便抱著女人的大腿,將肉棒插到最底,在女人的小穴里肆意噴射起來!

「唔!唔!唔嗯!姆嗯嗯!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

「干!豪哥!你就這樣全部射進去,我等下是要怎麼干啦!」

「哦…哦…嘶…哈…爽…媽的…沒差啦…有得干就很好了…」豪哥一臉滿足的爬出車子外。

「好了…換你去…我要來干一下她的嘴巴…」豪哥走到我旁邊催促著我,我只好不甘願的拔出我的肉棒。

「噗哈…哈…哈…唔!唔嗯…嘖…嘖嘖…」我鑽進另一邊的車門,看著女人雙腿間斑駁的精液痕跡,小穴里還緩緩流著豪哥剛射進去的濃白精液,這也太惡了吧!

「干…連嘴巴都這麼優質…真的太爽了…唔哦…嗯…」看著豪哥舒服的抽插著女人的小嘴,讓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噁心就噁心吧!

「嘖嘖…嘖…嘖…唔!唔嗯嗯嗯!唔唔唔!」靠!豪哥真的沒唬爛!這小穴都已經有精液潤滑了,居然還可以緊成這樣!肉壁像有無數張小嘴一樣吸著我的肉棒,深處更是有股強大的引力,像是要把我的精液從肉棒里全部吸出來般!這種小穴豪哥居然可以干這麼久!?

「唔!唔!唔姆!唔嗯嗯!嗯!嗯嗯嗯!」正當我努力忍住不射出來時,一雙白皙纖細的雙腿纏繞上了我的腰,不斷的把我的肉棒往小穴里推!

「干!」這種要求有哪個男人能夠拒絕!?不幹死她我就不配當男人!

「唔嗯嗯!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一把抓住她的嫩腰,把肉棒挺進到小穴最深處…

--------------------

我開著車來到C校附近的街道上,清晨的陽光微微透著亮光,大街上只有一些正在清掃街道的清潔工和一些晨跑的路人,以及一些正在準備開業的早餐店。

我隨便找了個路邊將車停好,透過後照鏡看向坐在后座的豪哥,他閉著眼睛一臉滿足的樣子,一旁的女人趴在他的大腿上,抓著他的肉棒又舔又吸的。

「豪哥,我去便利商店看看有沒有什麼她可以穿的衣服,也順便帶些早餐回來,你要吃什麼?」

「嗯…那你幫我買個牛肉漢堡好了,然後再一杯大冰奶…哦…對…就是那裡…」豪哥不僅享受著女人的口交服務,還一手抓住女人的一顆巨乳,不停的揉捏著。

看豪哥這樣子,他應該是完全不怕會被看到,那我也用不著為他擔心了,於是我打開車門,前往遠方的便利商店,隨便挑了件男性衛生衣,雖然有點透明,但總比全裸要來的好。

「客人早安啊!今天想吃點什麼呢?」買完衣服後,我走進便利商店旁的早餐店,老闆有朝氣的向我打著招呼,但對半夜就被吵醒、而且還運動了一整晚的我來說,反而有點刺耳。

「我要一個牛肉漢堡、兩個培根蛋吐司,然後再三杯大冰奶,外帶。」

「好的,稍等一下,馬上就好!客人第一次來吧?從來沒看過你呢!這時間來到這,應該是昨晚去山上看夜景吧?」老闆邊做著我的餐點邊跟我閒聊起來。

「嗯…對啊。」但我實在是沒什麼精神跟他聊天,只好隨便敷衍他幾句。

「果然啊!跟你說,這上面的夜景可好看了,有幾家景觀咖啡廳我蠻推的,尤其是…啊!可成,早啊!」一名看上去有些疲憊的男子走進早餐店,看他樣子應該是個大學生,不過他的到來正好轉移了老闆的注意力,真是救了我一命。

「可成,你最近怎麼都這麼早來?今天還是老樣子嗎?」

「對…一樣鐵板面加蛋,然後再一杯柳橙汁,這幾天有點事情要早起。」男子露出微笑說道,但看上去卻更像是無奈的苦笑。

「難怪…那你那個漂亮女友呢?好久沒看到她了唉!」

「她…她最近學校比較忙啦,沒什麼時間過來。」

「是喔!你們現在的學生真是辛苦了唉,不像我們那時候這麼輕鬆…來,客人你的好囉!185塊!」老闆對著我說道,並將餐點遞到我眼前。

我提著我的餐點踏出早餐店,身後的老闆還纏著那名男子聊他的人生經歷,不過他們剛剛的對話倒是讓我想到,不曉得那女人的男友究竟知不知道,他女友給他戴了一頂超級大綠帽呢? 不僅認了別的男人當主人,現在還為了那個主人主動獻身給我們,這可是綠到不能再綠了啊!

不行,一想到被我們玩弄了一整晚的是別人的淫蕩女友,我的肉棒就忍不住又硬了起來,媽的!等等一定要跟豪哥換手,再來好好享受一番…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