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不想讓我離開 (1) 作者:一般路過所長

.

【弟弟不想讓我離開】

作者:一般路過所長

1

午飯時間已經過去了。餐桌上只剩下我和吃飯很慢的多其,嘛…每一頓都能吃下我兩倍飯量的弟弟,吃的慢些反而有些難為他了。

「…其實你還可以再吃點的嘛。不要每次都用這種吃的慢來騙自己的大腦來吃飽了哦?」

「……」

回應我的只有緩慢的咀嚼聲。要是以前,多其再怎麼說也會和我說兩句話的…

「你還是在…生氣嘛?關於我要出門一段時間這件事?」

還是只有平靜的咀嚼聲。以及那雙比起小時候更加堅毅和強大的視線,唉…長成了大人了之後反而越來越讓我懷念那個小小的直到我胸口高度的小男孩了。

就算是性格沒什麼大變化,不過被一個小動物一樣的男孩追在後面喊姐姐和被一頭巨獸一樣的男人跟在後面…完全不是一個感受。

「不是說好了嘛,我就是出去一段時間完成幾個小小的試煉~很快就回來了。」

伸手去拍了拍還在吃東西的多其腦袋,這一頭硬硬的黑色頭髮有相當好的發質。雖然多搓一會就會被刺的生疼就是了…

還是不說話的多其…這副模樣絕對是還在生悶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吧?

「昨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哦。」

「……」

「我夢到,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有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來找我那個帥氣的弟弟。誒嘿…又溫柔又聰明的一個女孩,我感覺這個夢會變成真的呢!」

再怎麼說,多其也已經是個大人了。在別的地方男孩女孩十六七歲就能訂婚結婚了。我們這裡因為教育什麼的普及,倒是會晚一點。

可是多其這個傢伙完全是有條件不去找,我親眼看著他從直到我腰部的身高長到超過我又超過母上…最後變成一米八三的大高個。身體也越來越強壯,雖然達不到那些冒險者練的肌肉霸主程度,至少看上去不是…實際上和那些傢伙掰手腕多其還沒有輸過。

我也沒見過什麼特別漂亮的男人,至少那些被各種千金小姐追求的細胳膊瘦腿的貴族少爺我是一點都看不上。不過多其也算是稜角分明…很有氣場,看著也很不錯吧?

「是吧?是吧?我親愛的弟弟呦…啊,對啦。這是今天早上我去買麵包,鮑勃迪倫家的大女兒給你的信呦!」

從口袋裡拿出我藏了一早上的信,實際上鎮子裡有不少女孩子都早就已經想要我親愛的弟弟多看她們一眼了。

可是多其一直都不放在心上…這些用心好好寫的情書,大多數都被搓吧搓吧扔進了垃圾簍里。最後還得我去回一封模糊不清的信。唉…也不能傷了人家姑娘的心,委婉的拒絕或者是自認不行…

到頭來大多數還是…

「……」

「好啦。多其…別這樣,你弄得這麼彆扭…我怎麼才能安心嘛。再過幾星期我就走了,你最後還要和我鬧矛盾嗎?我們從來沒有這麼彆扭不是嗎…」

多其放下了手裡的餐具。接過了我手裡的信…誒?

「唔。」

「姐姐。」

「唔嗯!怎麼了嘛?你想要去見見這位女孩子吧?我可以立刻去安排哦!」

「……不。我只是想說,我不想你去做什麼試煉。」

那封信被多其對摺了兩次,放回了桌子上。

啊誒…又是這樣嘛…

「…你真的不去……」

「我們不是在討論姐姐你的事情麼?」

在餐桌下面,一隻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拉到餐桌上面來之後…多其用那已經不是兒童的雄厚嗓音小聲地說著…

「姐姐這樣善良而又和藹的女人…我實在是不放心,越是思考越是覺得不妥。為什麼不讓我跟著你一起去?」

「…唔。」

「如果有人要傷害你怎麼辦?我一想到姐姐你受傷就會渾身作痛…我受不了你們哪怕遭受一點傷害……」

那隻抓著我的手用的力氣越來越大,我已經沒辦法把手從弟弟的手掌里拿出來了…

大概是在多其十三歲的生日那天,也正好是下暴雨打雷的夜晚。多其鑽進了我的被窩裡和我一起睡…那時候他露出了和現在一樣的眼神。

「我想保護你們。姐姐…不論是母親大人還是多莉妹妹…你們是我唯一的弱點。」

那時候…也是這樣抓著我的手說著同樣的話。不過多其那時候還是個小豆丁,要雙手一起才能抓住我一隻手。

「以前的我沒有力量。現在我能做到了,就算是龍我也不會害怕…為什麼?多娜姐,為什麼不給我這樣的機會?」

現在…一隻手的力量大概就能抓住我兩隻手吧。就算是做小時候那種舉高高的遊戲,也得反著來了呢。我可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把多其這個大男人舉起來。

不過用另一隻手彈一下這個大男孩的鼻子我還是可以做的。這是長大之後作為姐姐唯一可以欺負弟弟的辦法了。

—噠—

「呃。」

「姐姐我啊,也很想被你保護哦。」

「那為什…」

「因為這是我的試煉呀。如果我想作為一個合格的魔女站在母上的身邊,那這試煉就是我自己的考試。我怎麼能依賴你的力量呢?」

彈了一下弟弟的鼻子之後,再摸上他的臉。最後揉一揉他那頭漂亮的黑髮。

「可是你明明不是一個人…為什麼不能帶上我?」

「那是使魔啦。也是魔女力量的體現。」

「那…我不能成為姐姐的使魔嗎?」

弟弟的眼睛裡閃爍著無盡的渴望著幫助我守護我的光芒。我該怎麼說呢…唉。

「…使魔意味著自己唯一的所有物就是主人。而主人是可以隨意拋棄使魔的。雖然我不會那麼做…可那樣對你來說太不公平了。再說了,哪會有讓自己親愛的家人做使魔的呀?」

將魔力匯聚在被多其攥緊的手裡,增強力量之後才掙脫了那隻手。最後我用雙手揪住這個大男孩的臉揪了一下。

「呃…」

「而且呀,姐姐我可不覺得有誰能欺負我哦?~母上教給我的東西我可是都記得的。不論是壞蛋也好,惡徒也罷,一定會讓他們夾著尾巴逃掉的哦?」

我親愛的弟弟哦…我很理解你的感覺,我也很捨不得離開呀。可是這是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我保證很快就回來,好嘛?不要再這樣和我鬧彆扭了啦。我親愛的多其…」

多其被我拍了拍頭之後,像是一頭鬱悶的大型犬一樣扭過頭去。也不說話了…

唉,看來還需要幾次談話才行啊。

「那,吃飽了吧?」

「……嗯。」

「那我去洗碗了哦。」

簡單疊起面前這些碗碟,多其突然也伸手替我收拾起來。比我快了不是一點半點的動作…唔,怎麼說呢…如果我不依賴魔力強化身體,論速度這方面我還真的不如多其。

「唔…」

「今天的活我在早上就做完了。」

多其替我拿了四分之三的碗碟。抱著就站在了門邊。

「你要幫我洗碗嗎?」

「嗯。」

「…唔,好吧。」

唔誒,這算是關係回暖了一點吧。這幾天可是原本吃完飯之後多其一點都不想和我說話,以前一到閒暇時光時,多其就會坐在我的周圍。看我給多莉梳頭髮或者是跟著母上煉藥。他也會打打下手。

跟在多其的身後朝著後院的水池走過去,呃。已經不是一次兩次見到多其這副後背了。可不論多少都會覺得詫異…明明小時候那麼薄弱的身板。現在是怎麼長的這麼結實高大的?

是血統問題嘛?多其的父母該不會是那些在寒冷地帶生活的大傢伙吧?唔。我也不清楚啦。

—嘩—

我熟練的用流水沖洗著碗碟。刻意站在向陽處的多其給我擋住了刺眼的陽光。比我高了一個頭的大男孩真是溫柔呀~「哼哼~」

「…為何發笑?」

「因為多其在心疼她的姐姐呀~」

實際上我也很清楚,這樣的姐弟關係實在是太罕見了。日夜相處從來沒有一點矛盾,不論大事小事都不會有任何問題。那些鎮子裡其他的家庭總是會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變得雞飛狗跳。

我對著看著我的多其笑了一下,繼續搓著手裡的盤子。

嗯…大概也是因為一起吃過更大的苦難,才會變得這麼和諧吧。

「…說起來,多其你也長大了呢。」

「……?」

「仔細想想,仿佛第一次見到你…你那副矮矮的瘦瘦的小樣子,還是昨天的事情呢。」

我比了一個高度。也就是我叉腰的高度。

「現在已經這~麼~大一隻了。強壯,帥氣,而且很有責任心對家人也很好。嘛嘛…」

「……」

「有時候一想到你這麼一個優秀的弟弟要被我不怎麼了解的女人拱了,誒…反正我也教了你怎麼看女人,你一定不會選那些奇怪的人吧?不然我可是會傷心死的哦。」

洗碗皂的氣味飄散出來。相當的好聞。

「……嗯。」

「那就好啦~」

乾淨的碗碟越堆越高,我刻意悄悄往多其的身邊湊過去…雖然總是會有些想到那個小小的他,可我也是很喜歡長大後的多其的。尤其是擋太陽這種事情…真的很涼快。

「…啊嘞。」

一個從水裡飄出來的肥皂泡在我鼻子前面破掉了…本來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可是為什麼…

「姐姐。」

「……?」

為什麼…感覺一下子頭好暈?站不穩…嗚…

「你感覺不太好。是麼。」

「…多其…?扶我一下…我有點…呃!」

下意識的去抓多其的手…可在碰到他的一瞬間…更多的力量和魔力在和他接觸的地方流失掉了?這是…怎麼…

手被抓住了…身體被…被摟住了…魔力和意識…在飛走…嗚…

「如果這樣才能讓你留下。那我就不得不這麼做了。」

「……」

多其的眼睛裡…有虛無的魔力…?他…不會是…被惡靈附身了?不可能…那樣的話母上不可能沒有察覺…

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

更嚴重的昏沉感…讓意識從昏沉中清醒過來…

「……」

有些熟悉的景象從窗外映入眼帘…可是全身乏力這件事更讓我有些不適…首先這裡不是我的房間,第二是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我被綁架了嗎?

可是不可能啊…多其不是就在我的身邊嘛?他應該絕對能保護我的…其次綁架什麼的,不應該是把我關進什麼看不見外界地方的地牢麼?

背後的觸感告訴我這是一張幾乎嶄新的大床,房間的裝飾算不上豪華,可絕對算得上是溫馨。呃…頭好…重…嘴巴沒有被堵住…可是看樣子這裡的隔音做的很好啊。

意識還沒有完全恢復…身體根本沒有一點力氣…這比繞著鎮子跑五十圈還累……是怎麼回事?啊…手指都動不了…

「有…誰……在嗎?」

勉強抬起頭…床頭放著清澈的水…呃?那不是…家裡的…茶具嗎?

—咔噠—

房間外面傳來了開門關門的交替聲,還有熟悉到讓我不可能不知道的腳步聲。

「姐姐。你醒了。」

「……多…其。」

走到房間裡來的多其又站到了窗邊,落下了窗簾…

「…這是…?」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姐姐。但你不需要擔心,這是我的房子。這裡也還是鎮子裡,只是隔了幾條街而已。」

「……」

心中的焦慮和害怕全部都消散了。可是…膨脹到全身的疑惑卻壓不下去。

到底是怎麼回事?

「母上和多莉妹妹在昨天去另外的地方參加聚會去了。沒有一段時間回不來。嗯,我刻意沒有告訴姐姐你。」

「……」

「姐姐,我現在把力量重新給你。不然你連說話都做不到。我不想看到你虛弱的樣子。」

拉上窗簾之後,多其走到我的身邊用自己的手抓著我的手…我立馬就覺得身體里重新出現了力量。

「…呼…啊。」

「深呼吸,呼,吸。」

「呃嗯…所以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是你的房子?」

就這樣坐在我旁邊的多其依舊抓著我的手。只是現在我覺得多其有點不對勁了…他沒有生病,也沒有被惡靈附體…他很清醒。那就意味著他是用了什麼東西,主動把我弄暈的。

我不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還是攢下了一些小錢的。姐姐。至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都請你牢牢地記住,永遠不要忘記。」

「……誒?什麼?」

多其調整著握著我的手的姿勢,慢慢的變成了十指相扣的姿態…而且他的身體也…散發出了一些不尋常的溫度和味道…以及…他壓上來了?

多其…跨腿一下子把自己上半身的重量壓在了我的手上…我的手…動不了了?不對…我的體力恢復了,可是我的魔力…多其沒有還給我。

「…多其…你要幹什麼?你…你知道你自己現在…很容易讓人誤會麼?」

「姐姐在這方面真是遲鈍。怎麼?還不願意承認麼。」

「!」

一隻有力的手臂突然橫過來…用手肘壓住了我另一隻手,騰出一隻手的多其…立馬把那隻手摸上了我的胸膛…

…啊嘞?!怎麼…為什麼…

「…姐姐。我接受不了…我不能讓你離開。哪怕是一個星期…我都受不了。」

「……多其…等一下…你現在…嗚!」

眼前的景象突然暗了下來…嘴巴突然感覺到溫潤而又有些粗糙的觸感…平時這種感覺應該是在早晨時打招呼時,臉上的感覺…可是現在…

「!!!」

眼前微微臉紅的多其越來越遠…還扯出來一條閃光的口水絲…

「所以…姐姐。我要侵犯你。你告訴過我…這是互相宣誓主權的行為。」

「等……嗚…」

一開始壓在我身上時…多其就已經讓自己的小腹頂在了我的股腹溝處…他一用力移動自己的重心就會讓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被他擠壓…

不行的啊…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的啊!

「為什麼要等?再等下去的話,姐姐就要離開了。」

「這種事情…我們是姐弟…是不可以的嗚!」

胸膛…腹部…被多其壓住了…不好…我的力氣不夠…動不了了…

「我們沒有血緣。」

「可是…可是……」

「而且姐姐可能會在外面遇到壞男人。如果姐姐被騙了…」

「啊…啊啊…」

「!」

終於察覺到我呼吸不太通暢之後…多其才把自己要比我有力沉重許多的上半身挺起來…終於可以呼吸之後…多其又苦笑了起來…

「嗚……呃嗯…」

「姐姐稍稍被欺負就會臉紅的樣子…太可愛了。」

「不行…不……」

身上傳來有節奏的壓迫感…我的衣服扣子被一隻強壯的手一點一點的解開…明明是我這個世界上相信的男性…我看著他和我一起長大的男孩子…

現在卻在…脫我的衣服…啊…

「不要啊…不可以…那裡…不能…吸……」

正面的胸膛和肚子感覺到了多其微熱的體溫…衣服已經被剝開了…低頭只能看見多其漆黑的頭髮…但是右邊的胸口尖端…那用來哺乳後代的乳頭…感覺到了讓腹部微微痙攣的吮吸感!

「……啾咕。」

「快…快放開我…嗚…」

右邊的乳房又被那隻脫下我衣服的手環握住…微微擠壓…更加奇怪的感覺在身體里爆發…不…不可以…

「這種事情…不可以的嗚…啊呃啊啊!」

小腹里…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擠了一下…流出來了…

我…我…失禁了?被弟弟的手給…弄成這個樣子?

「這些技巧。可都是姐姐交給我的那本書里寫著的。」

「呃…嗚…」

「本來閱讀時,覺得性是一件複雜而又困難的事情。吃力而又不討好…」

性教育什麼的…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這種事情不應該是很正常的嗎?那個讀本也是從很正規的海洋圖書館裡拿來的…

呃!那隻脫掉我衣服的手…又往下面摸了!

「不要…多其…不可以…不能對我做這種…唯獨不能對家人做…嗚!」

「沒關係。如果我們變為夫妻的話就很正常了。姐姐大人…」

比我小腹肌肉結實幾倍的手掌壓在上面…手指探進了我的內褲裡面…肆意摸著那種…絕對不能暴露的禁地…

不好…不行…不能感覺到這種感覺的才對…

「快……停下來…」

「姐姐怎麼會這麼濕呢?難道說很期待這種事情麼?」

「沒有…才沒有…快停下來…我還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多其…快停下來…」

又一次居高立下用自己的身體籠罩著我的視野…為什麼…平時那個有那麼一點點木納的多其,明明對其他女孩子一句有感情的話都不會說的多其…

「…才不要。我要看姐姐敗下陣來的樣子。」

怎麼會…怎麼會說出這種話的呀!!

—嘰…—「呃嗚嗚…啊…」

身體…痙攣起來了?控制不住…剛剛被吸的時候那只有一下…現在?停不下來…

「呃呃呃…唔啊呃…!」

「好美…好可愛…」

理智…在被這奇怪的感覺衝擊…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是我的教育方法出了問題?怎麼會讓多其有這種方面的癖好?為什麼…難道說是因為長大了…慾望這方面忍得太久了了?

所以才來…襲擊我的嗎?

「呼啊……呃…嗚呃…」

「姐姐的手…不反抗了呢。是沒有力氣了嗎?」

那隻壓住我雙手的臂膀撤走了之後又壓上了我的胸口…就算我用兩隻手去嘗試抵抗…但也沒辦法…力量差距怎麼會這麼大呢…?還是因為身體痙攣…消耗了太多不必要的力氣?

「已經…夠了吧?多其…胡鬧到此為止好嗎?不要再…因為好奇心做這種事情了…」

黑色的頭髮又湊到了我的眼前…這次能感覺到那股熾熱的鼻息順著我的小腹衝進了我的股腹溝里…只有一種可能會有這麼直接的觸感…那就是作為下面最後的防線…內褲也被脫掉了。

是在什麼時候脫掉的?唔!又被…壓上來了…

「呃嗯…」

「姐姐…明明那麼聰明,怎麼現在卻如此愚笨呢。還是說沒有聽我說話嗎?」

比我的手掌大上不少的手按住了我的腰…多其另一隻手拖住我的大腿把我往他的身下拉的更深…激烈而又少有間斷的接吻讓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不要…嗚!…停下來…嗚!…不能對我…嗚!」

小腹…在被按壓…後背被那隻把我拉入毫無反抗餘地的手摟住了…唔啊…為什麼…為什麼會順著我的脊梁骨在…

「姐姐很清楚吧?如果沒有魔力的話。論身體素質是根本不可能抵抗我的…」

「…我要生氣了…我真的嗚…會生氣的!」

以往用這個辦法一定能讓多其聽話…可現在…卻只會讓他對我的束縛和侵染變本加厲…呃…

「!」

「平時被厚厚的圍裙遮住,不過若是用雙手捂住…不論是胸部還是臀部,姐姐的身材都相當驚艷呢。」

這真的…是我那個聽話的弟弟嗎?怎麼會對我做出這種…

「啊…」

腦袋裡還沒有繼續旋轉…眼前突然出現的東西…打斷了我的一切幻想和思考…多其解開了衣服又脫下來了自己的褲子…

凌亂的下半身混雜著剛剛殘留的體液…昏暗的光中模糊著那影子…赤裸的觸感…還有那從沒有聞過但能立刻理解的…屬於男人的味道…

不…不行…不…如果真的…邁出那一步的話…

「上一次姐姐看到的時候,已經是六年前了吧。姐姐溫柔的手為我洗澡的日子,現在想想依舊懷念。」

更加熾熱的鼻息吐在我的臉上…面前這頭像是野獸的弟弟…我不知道怎麼辦才能喚回他的理智…

「我想要…姐姐。我想要你永遠在我的身邊…」

手…擋在那腹肌上一點都推不動…我真的…會被弟弟侵犯嗎?就在這裡…在這張床上…第一次的對象…居然是弟弟嗎?

「…不要…多其…這種事情…不要再胡鬧了…現在放開我…我還可以當做你是好奇…我還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多其那雙黑色的眼瞳突然一冷…把我關進他的懷抱的手壓的越發緊了…下半身接觸的力度卻在減少,那個東西似乎沒有再觸碰我的下體了?

…恢復理智…了嗎?

「看來姐姐還是不理解啊。」

「呃!」

一個圓潤的熾熱的東西…直接對準了我的身體…被…被插進來了一點…

多其…是真的想要侵犯我!

「呃…?啊…不…嗚……」

又被吻住了嘴…同時鼻子還被多其刻意用臉壓迫…呼吸不了!

—咕啾…—下面…在被弄得越來越深入了…好…好難受…被…撐開了!不可以…不可以的啊…

嗚姆…呼吸不了…要…

—…—「呼…呼…啊…」

終於被鬆開了嘴巴和鼻子…身體的力氣卻再也用不上來一點…雙手手腕又被趁機抓住按在了我的耳朵旁邊…

臉上微微發紅的多其用從來沒有過的一副…有那麼一點邪惡的微笑看著我。下半身的異樣感…仿佛在提示著我…女孩子最寶貴的事物之一在作為最後的屏障抵抗這不正當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真正達成…

「感覺到了嗎?姐姐。嗯…一定感覺到了吧?畢竟姐姐的身體也在顫抖,紅的可愛到讓所有男人都無法忍耐的臉…啊。姐姐…」

「…不要…不…真的…不行…」

胸部又被抓住揉搓起來…另一邊被抓住腋下和鎖骨動彈不得…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面對絕望的力量差和男人女人間無法彌補的體格差…又擔心會抓傷弟弟的身體,我只能抓住多其的肩膀用力去把他往遠處推…

他只是一時間糊塗而已…還不行…

—嘰嚕…—「!!!」

下半身…我的下面…裂開了?

「這就是…姐姐的小穴…啊。呼…」

好痛…下面好痛…感覺從中間被一把大刀切開了一半…那股疼痛…直直衝上了腦袋…什麼東西頂到了…最裡面…

「不…不要啊…啊啊…」

形狀在疼痛感里越發清晰…那比看著感覺大了十倍不止的尺寸…在我的肚子裡面…真的…真的插進來了…

根本沒有抵抗的餘地…那裡不像是嘴巴或者是手掌有什麼靈活的地方可以較勁,硬要說的話只有收緊反倒給男方增加快感的辦法…那東西直接就探進了最深的地方…連我自己都不了解的地方…被侵犯了!

「姐姐的處子…真是美味。嗯…好緊…」

張著嘴巴卻說不出一句話…喉嚨在顫抖卻發不出一個音節…我不相信!我的弟弟…怎麼會做出這種…

「……」

「很疼嗎?嗯…不會再讓姐姐疼了…」

動…動起來了…被抱住身體互相磨蹭皮膚…裡面在摩擦著…

—咕嘰…—明明只是很緩慢的移動…卻感覺被同時接觸了身上幾百個從沒有存在過的敏感地帶…都在移動中的摩擦被多其那根東西撫摸著…

不行…這不行…怎麼可以…

「拔出…拔出去呀啊啊啊…」

耳朵聽不見的咕嚕咕嚕聲是通過皮肉的震動傳入腦袋裡的…分不清快感還是痛感的強烈刺激感每一次進入和抽出…都會刺激的我收緊腳趾肌肉痙攣…

已經…在出汗了…身體根本不知道怎麼應對…好痛苦…

「不要。」

被…被拒絕了。

「不要…不要再動了…多其…不要啊啊…快拔出去啊啊…」

「呼…其實很舒服吧?姐姐…下面已經濕潤到很可怕的地步了哦。」

「現在拔出去…停下來我還…啊…可以原諒你啊啊…」

每一次向裡面插入時都一定會撞到最深的地方…那個我都不知道的,被輕輕一點就會有一種渾身被打敗的震動感的最深處…就是子宮口?還是說…是什麼可怕到不能碰的內臟?

—咕嚕…—粘膩到下流的聲音在肚子裡一聲沒一聲的響著…刺痛感混雜著不恥的感覺…

意識…變模糊了…被侵犯的…好奇怪…好痛苦…下面一下一下發出的粘膩聲音…還有上面一口一口吐在我臉上的熾熱氣息…

不符合倫理道德…以後該怎麼辦…多其…這件事我不能說出去…不然……呃!

「?!!!」

—咚…—「呃…嗯!」

好熱…!這是…什麼?粘膩的聲音突然停止…這衝擊聲是……

一股可怕的力量化為熱流在我的更深處炸開…如果說是遭受可怕的痛苦,大腦還會給予一個做好覺悟的時間…可是這太突然,連給我做好覺悟的機會都沒有…

子宮口還被狠狠抵住…不亞於一記能把我打暈的下顎上勾拳的痛覺…

混雜著那岩漿一樣的熾熱液體直接把我…打的無法…

「啊…嗚……」

已經…無法…意識…

「姐姐…好緊…啊…啊啊…停不下來…射的停不下來啊…嗯!」

—咕咚…咕咚…—肚子裡撐漲的感覺…配上那幾乎讓我腰部也一同顫動的射出的抽動…被弟弟按在身下侵犯並且…射在裡面的事實…已經無法否認了…

身體被那雙有力的臂膀關的更緊…呼吸和視野被親吻的動作一同奪去…下體依舊在被灌入更多危險的汁液…這種量…根本不是人類能夠做到的才對…我的身體…控制不住的開始痙攣了…

…意識…要被…居然要被自己的弟弟用精液…推飛到雲端之上了…

……

「……」

比疲憊更加沉重的勞累感…讓我從疲倦中甦醒過來…

已經徹底安靜下來的世界和透過窗簾撒進來的月光…已經是午夜了麼?啊…身體像是散架了一樣,一點都動彈不了…

「唔…」

身後有著非常熟悉的懷抱和體溫…挪動快要斷掉的脖子,抬頭也能看到那個熟睡的弟弟…如果一切都能…停留在白天午餐那時候就好了。

和諧的錯覺都在看到我被拉高放到頭頂的手腕上被壓出來的紅印時灰飛煙滅…我自己凌亂的頭髮甚至都還有許多我自己的汗水,下半身里那混亂到難以言喻的感覺又越來越清楚…呃。這是…還插在裡面沒有拔出來嗎?……呃啊。胸膛還是被抱住的很緊…側躺的姿勢被微微壓制,一條腿還壓在了我的雙腿上…

「……」

已經…徹底挽回不了。哭泣都沒有意義…魔女的眼淚反而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為什麼?多其…為什麼你現在睡得那麼香?居然還帶著微微的淺笑…做出這種事情,你居然很高興嗎?

明明那麼痛…我都忍住不叫喊出來…就怕這一聲吃痛的喊叫引來路人…壞了你的名聲…

明明那麼相信你…你卻真的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發自內心的想要侵犯我…?一直都那麼聽話的你…為什麼?

明明…

「!」

—吱…—我的喉嚨里不受控制的嗚咽了一聲…頭上的眼睛卻瞬間睜開,和我對視著…漆黑色和夜空一樣深邃的眼瞳立馬從呆滯變成了驚喜的狀態…

這雙眼睛…居然會有表現喜悅這麼明顯的時候嗎?

「姐姐…太好了。你醒了。」

雙手…怎麼…拉不下來?

「之前你睜著眼睛失去了意識…可真的是嚇到我了。不過姐姐臉紅流口水的樣子…真的很可愛。身體還疼嗎?」

和以前相比甚至更溫和了的聲音…在我頭上響起。幾年以來都沒有學會讓語氣變得溫柔,在侵犯我之後…居然學會了嗎?

「手…?」

手拉不下來的原因…是被什麼東西鎖住了手腕?是…手銬?還是繩子?我現在側躺在多其的身體下面,手上的繩子被掛在他的脖子上…弄得我像是被晾起來的一頭…

「…這是為了保證接下來的事情能夠順利進行的措施。姐姐,放心吧。我不會弄傷你的。看?我還刻意用最柔軟的毛皮去定製的這副手銬呢。」

「……」

「姐姐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嗎?嗯…畢竟母親大人選擇隱瞞我身上的事情。你沒有防備也是正常的,姐姐的魔力…在這件事裡只會添亂。所以我全部吸走了。」

「……?」

「在母親大人回來之前,我必須要讓姐姐的腦袋裡面只剩下我呢。」

湊在耳朵旁邊的聲音讓我的耳膜微微顫抖…迷惑心智的聲音…這是…魔法?多其不應該…會這種魔法的…

「不要…多其…不要這樣…」

「我也知道姐姐的抗藥性和魔力抗性放在整個世界裡都是數一數二的。」

右腿內側感覺到了多其的手掌…我的雙腿又被分開了…?唔…身體里的液體…不受控制的往外流了…啊…啊啊啊…

「所以就只能慢慢『調教』了。姐姐…對於這份只有我能給你的快感…我會刻在你的腦袋裡。」

「不要再…胡鬧了…快停下…手指…不可以嗚…!」

—嘰…—下體被探入了兩根手指…被往兩邊推開了…裡面的體液…嗚…

被觸碰到的地方都在發出可怕的痛覺…只有那種狠狠摔破了膝蓋的擦傷會有有的皮膚痛覺卻在那個我最寶貴的地方出現…那裡…究竟被怎麼樣對待了…?

「必須要灌入新鮮的精、液、了呢。」

「不…不行…快停下來…」

「為什麼要停下來?嗯?難道在把姐姐弄得這、麼、滿、了…這麼過分的事情之後,溫柔的姐姐還是要原諒我麼?」

手嘗試拉回來時只會讓那具熟悉的肉體貼的更緊…兩腿虛弱無力到夾緊那隻無情的手都做不到…

「…如果你停下來…那起碼我還能…還會把你看做是我的弟弟…求求你…多其…」

抬頭只能看到一個長著弟弟樣子的笑面幸福惡魔…求求你…求求你了…

「多其…求求你…不要讓我討厭你…你是我最好的…最好的嗚啊啊啊!」

—嘰…咕嚕嚕嚕…—插…插進來了…那根東西…又一次…完全無視我的反抗和掙扎捅進了我的最深處…用下顎上勾拳的昏沉感打擊我的大腦和身體…

不行了…已經連呼喊的餘力都剩不下了…身體又痙攣起來了…啊啊…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

「我會讓姐姐舒服起來的。」

「呃!」

胸口…兩個乳頭被同時捻住了…下體被貫穿的節奏…和上面捏的節奏錯開又配合…

這是什麼感覺…呃呃呃…從來沒有…要…

這股電流從尾椎骨和多其的小腹肌肉碰撞處出現後就一直穿到了…腦門…手被綁繩卡住了…完全沒有解脫的辦法啊啊…

「呃呃…呃呃啊啊!」

「沒錯…就是這副表情哦?姐姐…口水流出來也沒關係…翻白眼哭出來也可以…聽著肚子裡咕嚕咕嚕的壞掉了我也會修好你的…」

夢…這一定…是夢…

我的弟弟…是一個聽我的話,對我很好很尊敬的一個…大男孩…從來不會和我頂嘴…也不會因為長大了就靠自己的高大身材欺負我的好男生…

「啊…啊啊……呃啊…」

才不會是一個…壓在我的背後…像是一頭髮情的狗頂撞我的身體…雙手死死握住我胸部的…壞人…

「姐姐…姐姐的小穴真的好軟…吸力好強…馬上就要來了哦?姐姐…」

才不會用那些三流小說的腌臢詞彙…來形容那些器官…也不會發出這種語氣…

「嗚呃!!」

—咕嚕咕咚—

好燙…在跳動…在跟著那顆心臟一起跳動…啊啊…好燙…好燙啊…

意識…又要飛走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