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少女被迫露出記 (1-3) 作者:coolingpop

【無知少女被迫露出記】 (1-3)

作者:coolingpop2016/02/15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1)

看了「我不是暴露狂」後,很想以純對話構思一個露出的故事。

無知少女被迫露出記

無知少女露出記

欣欣:我來應徵模特兒的。

職員:有帶泳衣來嗎?

欣欣:有

職員:那換上泳衣到前面二號房吧。

欣欣:請問更衣室在哪裡?

職員:這裡沒有男人的,在這裡換就可以了。

欣欣:可以嗎?

職員:我說可以就是可以,你害羞嗎?

欣欣:不,是考驗我嗎?因為模特兒都要習慣在人前換衣服吧。

職員:你明白就好了,現在換吧。

欣欣:好,我很快就可以……噢,原來我的泳衣在昨天的袋裡,今天沒有帶來。

職員:那你明天再來吧。

欣欣:明天我要上學,來不了啊,可以改其他日子嗎?

職員:不能,明天是最後一天了。

欣欣:那怎麼辦?

職員:這樣嘛,你脫剩內衣褲代替好了。

欣欣:今天我沒有戴胸圍啊。

職員:那也沒有辦法,你只能夠穿內褲去面試,不然你只好放棄了。

欣欣:不,我可以的,我現在就脫。

職員:你真的......

欣欣:請問脫掉的衣服可以放在哪兒?

職員:交給我吧,我替你保管,你看著,我就把東西鎖在這柜子里,很安全的,你出來便找我吧。

欣欣:那麻煩你了,這些都交給你了。

職員:還有鞋子啊,也要脫下,不可以穿鞋襪的。

欣欣:哦,好吧。

職員:噢,你的內褲有污漬,你經期來了?

欣欣:是啊,我太大意了,竟沒有發覺,這麼難看怎能夠見人。

職員:這樣髒,的確會給人很差的印象,還是不要穿好了。

欣欣:連內褲也脫掉豈不是要全裸了嗎?

職員:你願意的話,我們不會有意見。

欣欣:既然來了,當然要干到底,脫光就脫光吧!

職員:你真的打算全裸入去面試?

欣欣:我可以的,聽說模特兒在後台也是經常大伙兒脫光光換衣服的。

職員:但是......我們......

欣欣:我真的可以啊,是二號房嗎?我現在進去了。

職員:等一等,別行得這麼快!

欣欣:你說什麼?

職員:我說現在別進去啊!

欣欣:為什麼?

職員:二號房其實是等候室,有許多其他面試者在裡面的,真正面試的房間在別處啊,你這樣赤裸裸的進去會很尷尬的,之前以為你會跟他們一樣的穿泳衣,所以才叫你去二號房,但你現在一絲不掛的樣子,我安排你到別的房間輪候吧。

欣欣:幸好你早截住我,否則我便要尷尬死了。

職員:你先在這裡等我一會,我去看看哪一個房間可以用。

欣欣:好的。

職員:不如我給你一條毛巾吧,不用光著身子等那麼不方便。

欣欣:不用了,也沒什麼不方便,反正大家都是女生。

職員:那我去裡面看看。

欣欣:好的。

沒多久.......公司大門被推開。

速遞員:順豐速遞送件的,請簽收。

欣欣:吖,不好!

速遞員:嘩,小姐怎麼你沒穿衣服?

欣欣:其實我是來應徵模特兒的,因為......

速遞員:裸模嗎?竟然要脫光衣服面試。

欣欣:請你別這樣盯著人家好嗎?

速遞員:是你自己不害臊脫光光在這裡讓人看而已,你不想讓人看就自己離開吧。

欣欣:你這無賴!你才要離開!

速遞員:我來工作的,而且這裡是人家的公司,你管不到。

欣欣:討厭啊!你別再看好嗎?

速遞員:眼睛是我的,我愛看就看,你也不用再遮了,反正剛才都看光了。

欣欣:喂!你拿著手機,想幹什麼?

速遞員:這樣的奇景我要跟同事分享,當然是有圖有真相啦。

欣欣:你別拍照!

速遞員:我不拍照,拍片吧!哈哈。

欣欣:不!不要拍啊!

速遞員:你只顧遮住臉,我就拍你的裸體好了,三點畢露近距離特寫,真是精彩極了。

欣欣:你這無賴,停手呀!

速遞員:你不想被拍,便自己走開吧。

欣欣:我走不了。

速遞員:門口就在那邊,我不擋你路,你隨時可以走的。

沒多久.......公司大門再被推開。

運水工人:屈臣氏送蒸餾水的,請簽收。

欣欣:吖,怎麼又來多一個?

運水工人:噢,怎會有個裸女......而且還是白虎,厲害啊!

欣欣:別看啊!

運水工人:你脫光衣服站在這裡,叫人家別看,你不覺得太好笑嗎?

速遞員:就是嘛,我看你根本就是暴露狂,喜歡脫光衣服讓人家看,所以才刻意光著身子等我們來,然後又故作不願意。

運水工人:怎麼全身上下都露出了,偏偏要遮著臉,怕別人認出來,自己為樣子打馬賽克嗎?哈哈哈。

速遞員:我剛才拍到她的臉,遲些把影片發給你吧。

運水工人:謝謝你啊。

欣欣:你們太過分了!

速遞員:過分的是你,光天化日脫光光在辦公地方引人犯罪,我現在就拍下你淫蕩的罪證。

運水工人:你有物證,我是人證,從她又凸又硬的乳頭可以證明她現在是處於興奮狀態,正享受暴露身體的樂趣。

欣欣:你們胡說八道。

沒多久.......公司大門又被人員林推開。

大廈管理員:所有人聽清楚,樓下5樓有火警,現在全幢大廈要緊急疏散,因為部分樓層的警鐘失靈,所以我來親自通知,大家快跟著我由樓梯離開大廈。

欣欣:天啊,不是吧?

管理員:小姐,怎麼你會全身赤裸的?快穿回衣服離開吧。

欣欣:我的衣服在櫃內啊,急死人了。

忽然,二號房內的人都走出來了,是七八個穿著比堅尼的美少女。

欣欣:可以借件衣服給我嗎?

少女A:我身上也沒有多餘的衣服啊,你找別的吧。

少女B:怎麼你會全裸的,想做模特兒也不用這樣拚命吧。

速遞員:看來有人要當眾裸跑了,有好戲看。

運水工人:小姐,其他人都走了人,你不走嗎?

欣欣:我這樣子,怎可以出去......

管理員:逃命要緊,這時候顧不得面子了,我有責任確保大廈內的人都安全離開。小姐,現在就要走了。

欣欣:你別拉我!我要等那職員出來拿回衣服。

管理員:等不及了,火勢很難預測,越早離開現場便越安全,我出去再找衣服給你吧。

欣欣:你放手呀,別拉我,我要回去找衣服。

運水工人:噢,看到臉了,原來是美女,有樣貌又有身材。

速遞員:這一次街上的途人有眼福了。

運水工人:都拍下了嗎?

速遞員:當然啦,肯定獨家,而且精彩。

運水工人:上了蘋果,說不定有10萬元獎金。

速遞員:先逃命,去到外再找位置拍她裸體跑出來的樣子。

管理員:你是最後了,快走吧。

欣欣:我這樣子走出去,我寧願死了。

管理員:這裡有條濕毛巾,你拿著吧,掩著面走,既可避免濃煙,又可以遮住臉孔,那就沒那麼容易認出你吧。

欣欣:好吧。

管理員:你跟著他們往下走吧,出到街外就安全了。

欣欣:街外?我沒穿衣服的,連鞋也沒有。

管理員:顧不得這麼多了,誰叫你在那兒脫光衣服在先,我看你也不會真的太介意吧。

欣欣:你別誤會......

管理員:別說了,快走。

(2)

去到4樓,是一層補習社

學生A:你看,裸女啊!

學生B:噢,真的什麼都沒穿,這麼大膽,難道她真的會全裸跑到街上?

學生C:什麼都給人看光了,將來怎樣做人?

學生D:大家都是女生,不如借件衣服給她吧。

學生C:出到外面安全地方再說吧,此地不宜久留。

學生D:很大的奶子啊,跑起來很有動感。

學生E至J:是啊。

學生K:那女的原來是白虎,沒有毛的。

學生L: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剃了毛的女孩子,而且還是全裸的,看得我下面都硬了。

學生M至R:是啊。

學生S:就是看不到她的樣貌,可惜,好想知道她是長得怎麼。

學生T:我剛才看到她的屁眼。

學生U:我看到她下體有些血漬,不會是被人強暴了吧?

學生V:男生真是不懂,我看得出,應該是月經來的。

去到2樓,是一間樓上咖啡室

婷婷:明明今次約好了欣欣一起談功課,可以幫你見到你的女神,想不到要告吹了。

偉信:沒辦法啦,希望她還沒來到,不用受驚就好了。

婷婷:聽她說,她今天會在這兒附近面試做兼職模特兒,所以我才選這咖啡室,方便她完了便過來,誰知竟遇上大廈火警,而且要緊急疏散。

偉信:如果不是因為你跟她是好朋友,我也沒可能約到她的,談分組功課這藉口雖是老套,但萬試萬寧。

婷婷:你沒有約過欣欣嗎?

偉信:有,但她不太理睬我,她明知我暗戀她的。

婷婷:有我幫你,放心好了,先出到外面再打電話給她吧。

偉信:我嗅到有些濃煙的味道,看到火警是真的,看來要行快一些了。

婷婷:看,前面有個裸女。

偉信:嘩,真的是什麼都沒穿,而且身材很好啊。

婷婷:男人真是好色,人家要光著身子逃命,好可憐啊。

偉信:是啊,一個女生要赤身露體走到街上,肯定羞恥得想死了。

婷婷:你看,那群學生用手機拍那裸女,幸好好有毛巾遮著臉。

偉信:有什麼用,女生最重要的地方都露出來了,真替她難過。

婷婷:為什麼要赤裸逃生呢?難道洗澡中,連衣服也來不及穿?但抓條毛巾也有時間吧。

偉信:她有拿毛巾,只是比較細小而已。

婷婷:你在取笑人了,剛才還裝作同情人家。

偉信:會不會她根本就不想穿,有暴露的僻好。

婷婷:你看A片看得上腦了,那有女人會喜歡當眾赤身露體,做這樣丟臉的事。

偉信:我知道,是有的。

婷婷:色鬼,還是不要讓你親近到欣欣比較安全。

偉信:我對她的念頭是純潔的。

婷婷:你對欣欣沒有性幻想?

偉信:沒有,也不敢有。

到地下的太平門,連接大街

欣欣:真的要出去嗎?

管理員:當然,你不出去會擋住後面的人,很容易有意外的。

欣欣:外面很多人啊,我怎可以赤條條走出去讓人看光?

管理員:別婆媽了!

欣欣:不要推我,不要啊......吖......我的毛巾......

途人001:那邊有個裸女從大廈走出來啊。

途人002:膽子也太大了吧,衣服鞋襪都沒穿,真是一絲不掛的。

途人003:這麼精彩,一定要拍下來。

途人004:這女人怎麼如此不要臉,竟然光脫脫的走到大街上,穿件衣服的時間也沒有嗎?我看她是故意的吧。

途人005:乳頭勃起了,是淫女一名,乘機在大庭廣眾裸露。

途人006:脫光讓人看,有這樣淫蕩的女人嗎?

途人007:面前不是有一個嗎?而且身材和樣子也不錯啊。

途人008:她掩著臉你也看到是美女?

途人007:剛才她失了平衡,手放開了,我看到啊,是大美女,可以做模特兒的級數。

途人009:這麼高佻的身材當然可以做模特兒啦,想不到現在還公開當了裸模。

途人010:周圍的人都拿起手機拍照了,看來她開始有點害羞了。

途人011:脫光光站在街上被圍觀,任何女性都會害害羞吧。

途人012:原來是白虎啊,陰毛都剃光了。

途人013:我看到她的陰唇呢,很粉嫩的顏色,可能還是處女啊。

途人014:處女會大膽到裸體走到街上讓人看嗎?就算多危急也會找件衣服穿上吧。

途人015至050:噢,消防車和警車都來了。

途人051:怎麼會沒人拿衣服給她遮醜的?

途人052:媽咪,那個姐姐沒穿衣服啊,她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我們幫助她吧。

途人053:一會兒就會有人去幫她的了,你別多事。

途人054:為什麼還沒有人給她衣服?

途人055:把你的外套給她吧。

途人054:很難為情的,我不想多事,自己有人去幫她的了。

途人055至299的手機:我在旺角彌敦道,有個女生剛才全裸由大廈走到街上,衫褲鞋襪都沒有,站了5分鐘才有人上前幫她,有片有真相,去片。

婷婷:怎麼那個裸女還站在街上?沒有人給她衣服嗎?

偉信:全都顧著拍照和拍片,沒有人理會她啊。

婷婷:她除了用手掩著臉和下體,就什麼都不懂得了,看來受驚了,只懂站著任由其他人看和拍攝。

偉信:去幫幫她吧。

婷婷:Oh my God,她的身形和髮型好像是欣欣。

偉信:不是吧!欣欣怎麼無端白事脫光光在大廈里走出來?

婷婷:是她,我認得她的耳環,是我們手作的飾物......大件事了。

偉信:快過去救她吧!

婷婷:讓你看到她的裸體,我想她一定羞得要死。

偉信:顧不了這些。

婷婷:哦,她動了,想跑過對面馬路,快追啦!

偉信:糟了,欣欣當眾裸跑,樣貌都被人看到了。

途人300:那裸女要逃走啊。

途人301:什麼都沒穿,去得了哪兒?最終還不是給警察抓回警局。

途人302:這女生以後怎樣見人?全身上下都給人看光了。

途人303:裸跑而已,有什麼大不了,香港人少見多怪。

途人304:是啊,我去年在德國旅行時就看到有個華裔女生在鬧市裸體散步,還一邊行一邊跟途人合照,我跟著她行了30多分鐘,她才穿回衣服。

途人305:中國人嘛,香港不同外國的,光脫脫走出街就是丟臉,不知羞恥。

途人306:我看她一定跑不遠,她前面都是記者了。

途人307:噢,全裸上頭條,這女生完蛋了,全香港人都看到她的裸體,大庭廣場下纖毫畢露,將來還用嫁人嗎?

記者01:小姐,我剛才見到你是赤裸裸地從那大廈逃出來的,為什麼你會全身赤裸呢?

記者02:你這次裸露身體是意外還是故意的呢?照計要穿衣服才逃生也不是太花時間的。

欣欣:當然是意外啦,我不是暴露狂。

記者03:你說你不是暴露狂,但我們見到你剛才全裸在街上站了5分鐘才離開,而且途人拍照和拍片時你也沒有反抗。

欣欣:你們別再拍了,我是受害人,你們要訪問我,也該先給我衣服穿吧。

記者04:對不起,我們的責任是要先記錄現場的真實情況,所以我們要先拍攝你裸體逃跑的實況,況且你剛才逃出街上後也沒有即時急於找衣服,相信衣服並非你最迫切需要的。

記者05:請問你火警發生時正在做什麼?

欣欣:你們打算一直要我裸體站在街上跟你們對話嗎?給我一件衣遮醜總可以吧?

記者06:剛才有另一些穿著泳衣的女生從大廈走出來,她們說當時正在模特兒公司進行面試,你是否也是在那公司進行面試?

欣欣:是啊。

記者06:那為何別人都穿上泳衣,你卻是全身赤裸的?是否有一些不道德的交易?

欣欣:別再問了,給我衣服再說。

記者07:那你是否默認了?

欣欣:因為我忘記帶泳衣,所以才打算裸體面試,想不到突然發生火警,我才被迫如此逃出來。

記者08:即是說一開始你便自己脫光了衣服,打算色誘那些考官,對嗎?

欣欣:職員說公司全是女的,我才放心脫光。

記者04:你只顧一直用手遮著臉,卻露出乳房和下體,有意思嗎?

欣欣:你們一直在拍我的身體,又不給我衣服穿,是要在新聞上賣弄色情嗎?

記者01至20:報導時,我們會在身體的重要部位打上格子的,不論是影片或照片。

欣欣:我投降了求求你們,給我衣服穿好嗎?我不要光脫脫的站在街上示眾。

婷婷:你們都不是人,還敢稱自己為記者,竟然迫一個女孩子當眾赤身露體接受訪問。

偉信:若不是我們趕過來,你們還要她裸著身站在街上多久?

欣欣:天啊,是你們......

婷婷:先披著它吧。

欣欣:婷婷........我好慘啊........嗚........嗚........我被所有人看光了,教我怎樣是好。

偉信:不要緊,他們不知你是誰,你繼續遮住臉部就可以了。

欣欣:我全身都被人看過了,怎算好?

偉信:看了又怎樣?外國的行為藝術家還不是經常公開裸露身體,他們仍是活得好端端的。

欣欣:連你也看到我的裸體,我想死了算。

偉信:裸體不代表羞恥,我覺得你的身體很美麗,讓人欣賞有何不可?

婷婷:還在說道理?快走吧。

職員:小姐,你的東西啊。

欣欣:是你?我被你害得慘了,你早點出現我就不用當街裸體示眾了。

職員:衣服還在公司,但你的證件在我身上,因為我剛才替你影印。

欣欣:別拿出來......

記者05:拍到了,龔嘉欣,城市大學3年級學生,1994年出生。

記者06至08:收到網民報料,快看。

記者06至20的手機:剛才我的朋友在旺角彌敦道,有個女生全裸由大廈走到街上,衫褲鞋襪都沒有,站了5分鐘才有人上前幫她,有片有真相,去片。

記者01:老總,我收到兩個讀者寄來的影片和照片,是彌敦道裸女在火警前的全裸情形,清楚想到樣貌的,而且我也確定了她的身份,是城大學生,美少女又好身材,肯定引死不少男讀者,再加上剛才街頭裸跑和全裸回答問題的片段和相片,明天頭版留給我好了。

記者02:我現在回報館,叫所有同事在公司等我,我會讓大家欣賞原汁原味的港女裸跑高清片段。

全港市民的手機:

旺角彌敦道有個城大女生剛才全裸由大廈走到街上,衫褲鞋襪都沒有,裸跑了兩條街,又被記者圍住拍攝了5分鐘才有人上前幫她,有片有真相,去片。

PS: 搵到佢facebook條link

(三) - 廣東道裸體派傳單

婷婷:「欣欣,你近來心情好了些嗎?」

欣欣:「好多了,雖然裸體上了報紙頭版,但感覺沒想像那麼差,周圍的人的眼光也不是一面倒的鄙視,反而有不少網上的討論區在讚賞我的身材。」

婷婷:「那些色狼般眼光的評論你沒看到吧,否則肯定令你激心。」

欣欣:「沒可能人人都喜歡我吧,有人欣賞就好了,至少我現在覺得事情並沒有預期那麼壞,讓人看了裸體其實也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不用要生要死。」

婷婷:「看來你真是有點暴露狂傾向了,我開始懷疑你當日是存心想裸跑找樂趣......」

欣欣:=別胡說,我可是百分之百正常的女孩子,不是變態的暴露狂。」

婷婷:「你此言差矣,愛露出身體跟變態不變態是兩回事啊。」

欣欣:「我明白,但一般人都認為正常女性不會隨便裸露身體給人家看的,由其是中國人社會。」

婷婷:「其實只要自己喜歡又不妨礙他人,何必要理會別人的眼光,正如你所說,無論怎樣做都總有人不喜歡,那又何須介意人家的想法。」

欣欣:「你也有道理......咦?難道你才是暴露狂?我看你平日的衣著非常性感,應該早猜到了。」

婷婷:「我沒有暴露傾向,只是覺得自己身材也算不錯,才想穿一些可以露出本錢的服飾,愛美而矣。」

欣欣:「我明白,就好像健碩的男人也會多穿背心或緊身衫以展示肌肉一樣,女孩子有美腿自然也愛多穿短裙熱褲。」

婷婷:「哈哈哈,我明白了,你上次面試時一定是認為自己全身都很美,所以就選擇什麼都不穿,裸體示人吧。」

欣欣:「你少亂扯,我才不是。」

婷婷:「就算是也沒什麼大不了,這是你的自由。」

欣欣:「我原本只是以為在幾個人面前裸體,才說服自己當時情況可以脫光一試,誰知後來所發生的事,竟然令我在大街上赤身露體,還被人拍下來放在網絡上,我現在想起也覺得很尷尬,有時行街總是有些人像認得我似的,然後就竊笑,肯定是看過我的裸體片段吧,很討厭啊。」

婷婷:「生氣也沒用,反正都被看光了,再想也只會徒令自己不開心,就當自己好像一些女星拍了寫真吧,別人的眼光和評論不會令她們少了一塊肉,她們還不是繼續生活,結婚生孩子,好端端的。」

欣欣:「我不介意被人看,只是不喜歡被人以這種眼光看待。」

婷婷:「那麼,如果看的人是以欣賞和尊重的態度,你就不介意在他們面前裸體?」

欣欣:「可以這樣說,但無端白事怎會脫光給別人看,我可不是白痴的。」

婷婷:「如果為藝術呢?例如當裸體模特兒,你可會接受?」

欣欣:「我不肯定,要看情況,始終在別人面前脫光光還是感到很不自在,雖然我不介意,但也不代表我喜歡。」

婷婷:「如果做善事呢?像外國一些婦女團體為了籌款而拍攝一輯裸體月曆,雖然全裸但絕不色情,而且有美感又有意思。」

欣欣:「你今天什麼事?為何總是談這些裸體的事情?」

婷婷:「給你看穿了,其實我是受人所託,想找你幫一個忙。」

欣欣:「什麼人?幫什麼忙?」

婷婷:「聽過peta嗎?他們想在香港搞一次行動,需要多名女性義工,外藉的已夠人數了,但代表本地的到現在還未找到。」

欣欣:「那個保護動物的團體嘛,經常以裸體形式去宣傳。」

婷婷:「就是他們。」

欣欣:「我看過他們的新聞,在金紫荊廣場和銅鑼灣KFC也有出現過,沒什麼大不了,我看過照片,都不是真的裸體,有打底的。」

婷婷:「是啊,所以今次他們想跟外國的行動一樣,要全裸的,這樣才引起社會注意。」

欣欣:「不可能啦,肯定3分鐘不到就被警察拘捕。」

婷婷:「所以他們想了一些方法,雖然裸體,但又不會違法。」

欣欣:「怎樣?」

婷婷:「你有興趣嗎?」

欣欣:「我沒有興趣,只是想知道而已。」

婷婷:「其實我有留意你的表情,我覺得你是想試試的,別騙我,要說實話。」

欣欣:「我只是好奇想知道他們如何可以在街上打正旗號裸露又不會違法,我可沒想過要參與其中。」

婷婷:「說真話!」

欣欣:「好吧,我有興趣,如果行得通的話,我會考慮。」

婷婷:「早說過你是瞞不了我的,你就是有點愛上裸露身體的感覺,我看得出的。」

欣欣:「其實今次他們打算怎樣搞?在哪裡行動?用什麼名號?」

婷婷:「今次行動有3個人,你將是其中一個,其餘兩位是外地來的,聽說是英國的學生,跟我們差不多年紀。打算下月初在廣東道的名店外裸體派傳單並上演街頭話劇,呼籲停止濫殺動物,不要用動物的皮毛來做衣服。」

欣欣:「我是支持保護動物的,但又是這些技倆,到底有沒有效果的?」

婷婷:「做了未必有用,但不做就肯定沒用。」

欣欣:「我明白,但真的要在街上脫光的嗎?」

婷婷:「脫光是一定的,但女性的重要部位卻可以不露,這樣可以接受嗎?」

欣欣:「我想,可以接受的,應該也很刺激,但怎樣脫光了又三點不露?」

婷婷:「很簡單嘛,就是用貼紙,到時在乳頭和下體貼上peta logo的貼紙,就沒有問題了。」

欣欣:「那後面呢?從後面看不就穿幫了麼?會看到毛毛的。」

婷婷:「毛毛?你要剃毛才可以,否則你前面怎樣能貼上貼紙?那張貼紙可沒有這樣大的size呀!」

欣欣:「要剃毛?感覺很奇怪呢。」

婷婷:「不剃才奇怪,外國的女生都習慣剃毛的,方便穿泳衣時不會露出體毛,而且也衛生一些。」

欣欣:「說了這麼久,為什麼你自己不去做 要來找我。」

婷婷:「誰說我不會去,只是我不會脫光吧了。」

欣欣:「那為什麼要我去脫光?」

婷婷:「因為我沒有你這麼大膽,而且最重要是你想這樣做,我只是給你機會而已。」

欣欣:「討厭!」

婷婷:「哈哈!被我說中了!」

~~~11月22日 早上8時 尖沙咀廣東道

約翰:「多謝各位今天參與我們的行動,大家都準備好嗎?」

眾人:「準備好了!」

約翰:「特別注意一點,婷婷,瑪莉,西門各帶二人分成三隊去跟著三位裸體的隊員,最重要是必須確保她們免受途人的騷擾,和調解可能遇到的麻煩。」

眾人:「知道。」

約翰:「那麼就跟之前定好了的計劃行事,婷婷那一隊負責全程照顧欣欣,也同時一起派發宣傳品,當遇到有人查問或想了解的話就按照我們的官方指引和答案來回答便可以,別說太多題外話,大家有沒有其他問題?」

眾人互相對望,似乎沒有人想發問。

約翰:「那行動前我們就先來一張大合照留念吧,祝我們的行動成功,一切順利。」

於是一行二十多人便在行人道上找了個位置來拍大合照,拍了幾張之後,另一位看似領導的女生忽然出了一個提議。

詩詠:「好了,現在不如請今天的三位特別隊員一同站到中間位置再拍吧。」

眾人:「對呀,應該讓大家都認識一下今天的三位主角。」

於是欣欣、安妮和翠思便行到隊伍的中間準備繼續拍照,但安妮卻未見站定,似乎仍有動作,原來她正開始脫衣服。由於她的衣著很簡單,三扒兩撥地很快便脫得一絲不掛,完完全全的裸露於眾人面前,而且毫不忸怩。

翠思看見也即時跟隨脫起衣服來,不消十秒便脫得光光的,大大方方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展示全裸的身軀。

而欣欣此時正猶豫應不應該脫衣服的時候,兩女在街上當眾脫衣的行為已引來了附近途人的注意,開始多人行近上前圍觀起來。

此時,其他隊員的眼光都集中到欣欣身上,像是一個個地對她說:「你也應該要一起脫光才對啊!」

在所有隊員的表情一起無聲地催促下,欣欣只好硬著頭皮開始動手脫衣服。

欣欣心想:「早些一起脫便好了,現在所有人都只望著我,真難為情。」

當欣欣脫去上衣和短褲的時候,周圍看熱鬧的人也開始起鬨:「這女生也開始脫衣服了,很大膽哦!」

途人說:「這個女生比那兩個外國的身材還要好呢!」

說得沒錯,事實上安妮和翠絲的身材的確比不上欣欣那麼好看,安妮的身材雖然很高佻,但過於瘦削,乳房看來也比較平了一點。

翠絲的身材本來也不差,比例也不錯的,但就是雙腿粗了一點,看來有點笨鈍的感覺。

相比之下,欣欣的身材高佻得來又豐滿,雙腿亦算修長,而且皮膚更是東方人最喜歡的白裡透紅,所以得到在場最多人的欣賞,自然也成了焦點所在。

在場的一位女途人說:「她不會真的要脫光吧?」

霎時間被數十人看著自己脫衣服,原本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的欣欣也開始變得膽怯起來,尷尬的表情逐漸浮現於面上。

婷婷看見欣欣面有難色,便上前在她耳邊鼓勵。

婷婷說:「欣欣別害怕,他們都是在欣賞你的,而且我們每個隊員也會支持你。」

安妮和翠絲也一起鼓勵欣欣,對她說:「You are very beautiful. You Don'tneed clothes.」

欣欣雖然一早也打算會脫光光在街上派宣傳品,但沒有想到原來在眾多的人圍觀之下,要脫光衣服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心理壓力。

正當欣欣打算鼓起勇氣脫去餘下的衣服之時,安妮和翠絲竟然比她更快有所行動,翠絲一下子便把欣欣的內褲從腰間扯下至腳踝,而安妮則從後把欣欣的胸圍扣子解開。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欣欣大驚失色,本能反應下雙手即時按著胸罩的前面,不讓胸罩被安妮完全除下來。

婷婷見欣欣反應如此之大,立即提醒她說:「反正你遲早也會全裸示人的,你這樣大的反應豈不令人覺得更加難看嗎?不如爽爽快快地全部脫光吧。」

欣欣覺得婷婷說得也有道理,便下定決心豁出去,放開雙手讓整個胸圍完全掉在地上,讓一雙飽滿的乳房完全展露於所有人面前,在場見證到這一幕的群眾都看得如痴如醉,而一眾本應冷靜的隊員也看得入了神,不約而同在欣賞著全身赤裸的欣欣。

時間仿佛停頓了,大家都目定口呆地注視著三位裸體美女,大家都不敢相信一向人來人往的廣東道現在竟然出現了三位全身赤裸的年青美女。

為首的約翰最先回過神來:「三位都準備好了,我們來拍照吧。」

婷婷也即時和應說:「我們快些排好位置吧,欣欣、翠絲和安呢就站在前排的中間,其他人站在後排和兩邊。」

翠絲說:「等一等!還沒有脫鞋和襪呢,我們要完完全全的脫光才對,不應該穿上鞋襪的。」

話剛說完,翠絲就把身上僅有的運動鞋和襪子一併脫掉,而安妮則一早已經徹徹底底的脫光了,所以就只剩下欣欣。

大家都等待著她把餘下的鞋襪脫去,然後來一張三女全裸大合照。

欣欣心想:「既然衣服都脫光了,難道就剩下鞋和襪不願意嗎?」

心態準備好了,於是便把鞋襪都脫去,現在欣欣是真正全身上下都一絲不掛,徹徹底底地在鬧市的街道上全裸露出。

看見如此壯觀香艷的場面,不少途人都舉起手機拍照和拍影片,三位裸女自然是全場的焦點。尤其是欣欣,他是三位裸女之中唯一的香港女仔,自然特別受到注目。

拍了幾張大合照之後,婷婷又提議說:「不如讓今天三位女主角一起拍吧。」

於是其他隊員都紛紛散開,只剩下三位裸女站在路中心,然後大會的攝影師便為他們拍了一些照片。安妮和翠絲都表現得很自然,擺了不少姿勢,相反欣欣則顯得有點緊張,因為要赤條條地站在街道上任人拍照,始終還是很難習慣。

更令欣欣感到尷尬的是,她那雙容易敏感的乳頭已經變得又挺又硬了,甚是觸目,相信很多人都會注意到她這個變化。

果然她隨即聽到一位女隊員悄悄地和婷婷說:「欣欣的乳頭勃起了,難道她真的因為在戶外裸露身體而感到興奮?」

婷婷說:「別說這些話,讓她聽到了可會不高興的,我可是勸了她很長時間才願意參與這次行動的。」

但原來留意到欣欣乳頭的並不只一個人,街上圍觀的人士也說:「你看那香港女仔的乳頭! 又長又硬,看來她很喜歡當眾露出身體啊!」

聽到這些說話,令欣欣霎時間很想遮掩著自己的乳頭,不想再讓其他人看見,但她知道如果這樣做的話反而會顯得更加奇怪,唯有裝作若無其事,讓大家繼續拍攝。

忽然有一對中年的外籍男女上前邀請欣欣合照,欣欣感到有點錯愕,但也大方地答應了,於是那外籍男士便把手機交給了停停,著她為他們拍攝。就這樣,欣欣全身赤裸地站在一對外籍男女中間拍起照來,在旁的途人看見也擁上前要求與欣欣一起拍照。欣欣還來不及拒絕,十多名途人便已上前把她團團圍著了。

在這群人中間,欣欣是唯一一個沒有衣服穿的,這令她感到無比的尷尬,羞澀之心忽然又湧起來,但她知道不能害怕,於是繼續裝作冷靜,來者不拒地與每一個上前邀請合照的人一起拍照。此情此景,令婷婷覺得形勢有點不對勁,於是上前為欣欣解圍,對群眾說:「我們暫時要停止拍照了,請大家讓開。」說著便一手拉著欣欣行到另一邊。

與此同時,其他隊員已經為三位裸體女隊員執拾在地上的衣服鞋襪,他們把東西收拾好放到泊在路旁的客貨車上,然後所有隊員再次齊集在一起聽候約翰的吩咐和指示。

翠絲和安妮看見欣欣如此受歡迎,似乎有點不悅,安妮說:「欣欣,你很受歡迎哦,這麼多人爭著要和你合照。」

翠絲隨即和應說:「這裡是香港,當然是欣欣的主場啦,主人家在主場受到歡迎是應該的。」

欣欣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回答,隨便說:「我也想不到會有這麼多人的,可能我是香港女仔吧,所以他們才會特別感興趣。」

婷婷也幫口說:「因為香港女仔一般都很保守,不會隨便脫光衣服讓人看的,所以欣欣在大街上赤身露體,人們自然會感到好奇。外國女仔一向大膽,所以便見慣不怪吧。」

約翰開始召集眾人在一起:「請大家過一過來,聽我說說一會將如何行動。」

於是約翰便把行動的過程和細節說了一遍,過程中又有兩三名隊員發問了一些問題。大概五分鐘後,約翰終於說完了,欣欣心想:「為什麼這些話不一早便說?要我們脫光了衣服站在街上聽他說這麼長時間!」

忽然欣欣想起了一件事,說:「我們不是要貼上貼紙的嗎?」

安妮和翠絲好像不知道是什麼回事:「貼紙?什麼貼紙?」

欣欣說:「我們雖然全裸,但不能露出重要部位,否則便是犯法,可能會被巡邏的警察拘捕。 我們已經長時間在這裡裸露身體了,如果有警察來了便麻煩。」

然後轉向婷婷問:「貼紙在哪裡?快些拿給我們吧。」

婷婷回答說:「我放了在車上,忘了拿出來,我現在便去吧。」說著便向客貨車方向走去。

安妮向欣欣說:「我以往在其他地方也沒有貼上貼紙的,那貼紙遮著乳頭和下體感覺很怪的, 全裸反而更加自然。」

翠絲也很同意安妮的話:「對啊!裸體本來是很自然的,刻意要遮著乳頭和下體,這感覺非常不自然啊。」

欣欣說:「沒辦法,根據香港法律,在公眾地方裸露身體是犯法的,所以我們不能真真正正的裸體,總要遮掩一下。其實我也不太肯定,因為即使有貼紙遮掩也是非常暴露的,可能也會惹上麻煩。」

安妮打趣說:「大不了便裸著身體去警署吧,我以前也試過好幾次了,最後也不過是警告幾句便可以走了。」

原來翠絲也有過如此的經驗,分享說:「有一次我在倫敦的市中心,當時正在全裸地派發小冊子,忽然有警察來了要拘捕我,他們把我和另外三位隊員帶到警車上,然後駛往附近的警署落案。」

欣欣問:「後來怎樣?」

翠絲回答說:「他們知道我是遊客身份,只是警告了我,然後過了30分鐘便讓我走。」

欣欣接著說:「就這麼簡單?」

翠絲回答說:「可不簡單哦!當時那警車停在很遠的地方,我們行了差不多十分鐘才到,上車的時候我還是沒有穿衣服的。」

欣欣感到詫異地說:「你們全裸在街上行了十分鐘?」

翠絲說:「錯了,是我一個人在街上全裸行了十分鐘,那三位隊員是有穿衣服的。」

欣欣說:「他們不讓你穿衣服,刻意要你裸體遊街?」

翠絲說:「我覺得也有這個可能,因為他開頭只說跟他到警車走一走,我以為只是說幾句便可以了,便跟著他行,也沒有跟他說要求穿回衣服。誰知一行便行了十分鐘,想回頭拿衣服也拿不了。」

欣欣問:「那到了警署之後怎樣?」

翠絲說:「我赤裸裸地跟著他們步入警署,當時警局內有很多人,他們都好奇地望著我,其中一位拘捕我的女警大聲說:『他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現在被拘捕。』那時我開始感到有些尷尬了,但也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撐下去,而那些警察似乎也沒有意思要給我衣服穿。」

欣欣說:「在警署內一直都沒有衣服穿嗎?那最後怎樣走?」

翠絲回答說:「是呀,我一直都是裸體的,他們把我帶到一個又一個的房間問話,幾乎走遍了整間警署,最後便安排我坐在報案大堂的椅子上等候,每個路過的市民和警察都很驚訝為什麼我會全身赤裸坐在這裡。後來警察聯絡了我的朋友,他們帶來了我的證件和衣服才把我接走。」

話剛說完,婷婷已經回來了,給他們每人派了三張貼紙,每張貼紙大約只有半隻手掌般大小,要遮掩乳頭和乳暈尚算綽綽有餘,但要用來遮擋貼在下體則似乎不太足夠。

欣欣很快便把三張貼紙貼在身上的重要部位,安妮和翠絲雖然很不願意,但最後也貼上了。現在他們三人雖然全裸,但總算沒有露出三點,他們心想:這樣應該沒有違法吧,可以放心繼續 餘下的行動。

他們兵分三路,按著自己的路線去派傳單,婷婷和另外兩位隊員則陪伴著欣欣,他們的路線是沿著廣東道向南行,目的地是尖沙咀碼頭,由於途中會經過大型的購物商場和名店,所以路上的人特別多。

婷婷說:「我們現在開始吧,這裡每人一疊傳單,見人便派,應該沒有什麼難度的。」

婷婷取笑欣欣說:「你現在可以全裸行街是否感到很刺激呢?」

欣欣笑著回答:「是呀!你要不要也試試?我幫你脫衣服吧。」

欣欣一邊說一邊動手想脫婷婷的衣服,婷婷邊笑邊反抗:「不要再玩了,我們要開始喇。」

另外兩位隊員是今天第一次見面的,跟婷婷和欣欣不太熟絡,所以都沒有太多說話,只看著她們鬧著玩。

行了差不多五分鐘,一切都很順利,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只是偶爾有些行人報以奇怪的眼光望著欣欣,有些則拿起手機向著欣欣拍照或者拍影片。但這些都是意料之內的事,所以欣欣也沒有抗拒。

欣欣逐漸適應了這樣的氣氛,原來沒穿衣服在街上行走就是這麼一回事,感覺很新奇也很刺激 ,大部分人都是以欣賞的眼光看待欣欣裸體上街的行為。

赫然前面路上有一對小孩,其中一個約七八歲的男孩大聲說:「媽媽,你看那個姐姐!她為什麼衣服也沒穿,還向著我們行過來?」

在他旁邊的妹妹也看到,便好奇地問:「為什麼她不穿衣服在街上走?很醜怪啊!」

欣欣聽到他們如此說當然感到不開心,但也沒什麼可以做,唯有由得他們算了,但他們的媽媽竟刻意高聲地回答他的小孩:「她這樣做太不要臉了,你們千萬不要學她,不可以在街上赤身露體,不可以隨便讓人看自己的身體,很羞家的!」

很多路過的人聽到她這樣說,都不禁望向欣欣,指著她的裸體涉涉私語。

欣欣被這個女人如此批評,感到又羞又怒,路上仿佛多了很多怪罪的目光,令欣欣感到非常不自然,開始質疑自己在街上裸體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欣欣按下怒氣,平復一下心情想繼續向前行,當經過那三母子之時,那個媽媽竟然向欣欣冷言冷語:「不要臉的騷貨,竟然下賤得脫光衣服在街上發姣,丟盡了我們做女人的面子。」

終於欣欣忍不住要反擊了:「我們在宣揚保護動物,不穿衣服是為了表示寧願沒衣服穿也不要殺害動物取他們的皮毛作衣服,你什麼都沒了解就這樣罵人,太沒教養了。」

那女人回答說:「要愛護動物就要脫光衣服嗎?你也太傻了吧!被人騙得剝光衣服在街上走來走去任人看光,還以為自己很偉大,哪有這麼笨的女人?如果你是我女兒,我肯定活生生被激死。」

一時之間欣欣被罵得無言以對,婷婷立即上前幫忙:「這位小姐,你的思想未免太狹窄了,別把裸體等同於色情,別以為不穿衣服的女仔就等於淫蕩,她喜歡裸體是她的自由,她要用自己的身體去令人注意愛護動物的重要,也是她的自由。你不懂得欣賞不要緊,但至少應該尊重別人的選擇。」

少婦反駁:「既然你也認為脫光衣服在街上走是沒問題,為什麼你不脫光陪你的朋友一起讓人家看?」

婷婷不敢回答這問題,雖然她的說話很冠冕堂皇,但其實她就是不敢當眾裸露才找欣欣來做這個任務。說穿了就是覺得要當眾裸露很難為情,所以自己不願意做,但卻找來一大堆理由,叫自己的朋友在大庭廣眾脫光衣服遊街示眾,這豈不是自私和出賣朋友嗎?

事實上她也覺得欣欣答應在公眾地方全身赤裸派傳單是有點兒傻的,只是覺得有人這樣做應該會很有趣,於是便說服她甚至一直鼓勵她做這樣的事。

婷婷覺得心虛,欣欣也開始失去自信。而街上有不少人都停下來看他們爭論,當然更多的是為了近距離飽覽一絲不掛的欣欣。

不知不覺間已經聚集了30多人在圍觀著他們,有兩名大叔更以手機近距離的拍攝欣欣,他們一直在拍,記錄了欣欣的一舉一動,其中一人更從背後拍攝欣欣的下體,因為她的背後是沒有貼紙遮掩的,可以清楚看到她的菊花和小穴。

欣欣發現有人近距離從後拍攝,知道是不懷好意,便立即驚叫起來:「你這個色狼,你在拍什麼?」

那個大叔無賴地說:「當然是拍你啦,你不穿衣服在街上到處走不是希望給人家看的嗎?怎麼現在卻學人家害羞?」

另一位大叔:「說得好!是你自己把衣服脫光走到街上讓大家看,你把什麼地方露出來我們就拍什麼,你既然光著屁股到處走,我就當然拍你的光屁股吧。」

那少婦見有人幫腔,更加得勢不饒人:「你這騷貨還知道羞恥嗎?剛才全裸逛街,一路上跟許多人合照,不是很自豪的嗎?怎麼現在卻會介意人家拍你的身體?」

形勢處於下風,加上支持對方的人較多,婷婷和欣欣已經盡失信心,連一句反駁的話也接不上。

幸好他們的隊員華仔和少芬就在不遠處,眼見婷婷和欣欣有麻煩便立即去到他們身邊,華仔作為他們唯一的男隊員,果然於有需要的時候表現出應有的勇敢。

華仔:「這兩位先生,你們如此近距離拍攝一位女孩子,就算她是有穿衣服,這也是不禮貌的行為!何況你們還刻意拍攝她的私人部位,這絕對是冒犯他人的行為,請你們立即停止吧!」

華仔一邊說以上的說話,同時已經用手遮擋他們的鏡頭,並以身體隔在欣欣和他們二人之間。華仔的舉動令徬徨無助的欣欣再次找到安全感,欣欣即刻報以感激的眼神望向華仔。

在華仔的嚴治警告之下,兩位大叔果然放下了手機不敢繼續拍攝,看來他們只是欺善怕惡之輩 只懂得欺負弱質女流。

義正詞嚴的華仔為他們挽回了氣勢,少芬也乘機向那少婦發炮:「這女孩以公開裸體來喚醒大家對愛護動物的關注,是崇高的行為,你可以不認同不欣賞,但絕對不能侮辱她。難道我看見你貌丑又肥胖,就可以說你影響市容來侮辱你嗎?」

這少婦雖然不算貌丑也不算肥胖,但在欣欣、婷婷甚至少芬一眾青春少艾面前,自然是明顯地被比下去,自然心有不甘,回應說:「說那麼多有什麼用?夠膽的便跟她一樣脫光衣服給大家看吧!」

少芬:「我夠膽就要脫給你看嗎?我有必要向你證明嗎?」

少婦感到沒趣,便拖著身旁的子女快步離去,但仍有為數不少的人正圍著欣欣在指指點點,並一邊拍攝,令欣欣感到極度不安。

欣欣被圍觀得不好意思,便跟婷婷他們說:「不如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我不想被這些人圍著。」

華仔立即為欣欣開路:「請大家讓開一點,別擋著我們的路,謝謝。」

婷婷也跟著說:「請大家幫忙散開,讓我們離去,謝謝。」

不久人群也合作地讓出一條通道,勉強夠他們逐一通過,於是婷婷和欣欣他們便穿過那些途人,繼續向前行。行前了十多米左右,華仔回頭望一望欣欣的狀況,赫然露出極之驚訝的表情:「欣欣,你身上的貼紙都不見了。」

於是欣欣低頭望一望自己,果然那三張貼紙都不見了,乳頭和下體都全露出來,毫無保留的讓街上所有人看見。大驚之下,欣欣即時以雙手遮蔽身體,但僅能以右手遮著胸前兩點,並以左手擋在下體前面,而且露出非常害怕和羞恥的表情。

婷婷心想:一定是剛才穿過人時被弄跌了,現在該怎樣算好呢?

有些途人看見欣欣三點盡露的姿態,禁不住起鬨大叫:「嘩!什麼都看見了,原來連毛也剃光了,真的不得了!」

霎時間欣欣只懂得站在原地,不敢有什麼大動作,但她這個姿勢反而令所有人覺得更加誘惑,很想看她雙手稍為移開便會走光的場面。

面對眼前如此香艷的場面,在場觀看的男士忍不住出言調戲欣欣:「一早都脫光了,到現在才來害羞?」

又有人說:「放低手吧,還有什麼好遮掩?脫光了走到街上不是預了會給人看的嗎?怎麼現在又怕給人家看到?」

欣欣全身一絲不掛赤著腳的站在路中心,被所有人注視著,大家都期望可以看到他三點盡露的樣子。受到群眾的壓力所影響,原本不介意裸露的欣欣內心再次泛起一絲對赤身露體的恐懼,起初還是自豪地全裸在街上宣揚愛護動物,現在仿佛變了脫光衣服的女奴被棄置在街上示眾,接受著群眾言語上的侮辱,和無情的視奸。

婷婷知道不能讓欣欣的情緒崩潰,立刻上前鼓勵她:「別理他們說什麼,不要覺得自己有問題,更加不可以示弱,你越是顯得軟弱害羞,他們看得越過癮,千萬別讓他們得逞。」

欣欣也明白婷婷的意思,所以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思想,說服自己不要害怕:「對啊,有什麼好害怕,剛才一開始不就是已經全裸嗎?而且還跟許多陌生人合照,那時也是沒有貼紙的。」

欣欣深呼吸了一口氣,重新整理自己的思想,她知道如果以弱者的姿態繼續下去,只會令想羞辱他的人更加開心,既然赤身露體已成事實,倒不如以勝利者的姿態大大方方地繼續走下去,還可以保留一定程度的尊嚴。

於是欣欣決定豁出去,放下遮擋著乳房和下體的雙手,將身體的所有部分毫無保留地展示在所有人面前,而且是充滿自信的姿態,毫無尷尬的神色。她知道唯有這樣才可以令自己繼續走下去,和得到某些人的尊重。

欣欣放下雙手的一刻,眾人都看得如痴如醉,相信在場每一位男士都沒有想像到,可以如此近距離看到一位樣貌和身材俱佳的女孩子在自己面前一絲不掛。

欣欣有著清秀的樣貌,高佻健美的身材,豐滿而大小適中的乳房,上面兩顆又長又挺的深粉紅色乳頭更是令人看得意亂情迷,加上前一晚才剛剛剃光了恥毛,令在場各人都可以清楚一睹她那輕易看見的陰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