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魔-詭色 (4-5)作者:antimatter

【欲魔-詭色】(4-5)

作者:antimatter

(四、挑戰禁忌)

徐文看著底下開始顯露一股少女欲態的女兒,心中如釋重負,因為這代表女兒已經可以開始真正體驗和享受男女性愛的歡愉了,畢竟父女兩人若沒勇敢和面對現實地來突破道德和倫理的禁忌,那么小筠可能不知要經過多久才能體驗到男女性愛的滋味,甚至有可能要當一輩子老處女,如今在他的一番努力下,終於成功幫女兒小筠破處開苞了,當下腰臀一擺,大肉棍再次擠插過緊實的陰道肉壁緩緩深插進去,那種逐寸深度磨擦濕熱鮮嫩肉壁的銷魂快感,真的會讓男人忍受不住而發出嘶嘶聲來,然後再舒服地呻吟噢地一聲,只見徐文上身往下貼近女兒小筠的身體,兩眼望著就在眼前嬌喘呻吟的女兒,同時感受著兩人下半身緊密深度插入結合的禁忌突破感。

這時徐文開始小心控制著腰臀,非常緩慢地時淺時深,有時三淺一深,有時五淺二深,兩眼注視觀察著小筠臉上的神色變化,只是大肉棍在插入和抽退間都會停頓一下,這是因為小筠陰道依然緊度驚人而無法順利插送,但對於兩人來說,這已經是可以真正完全插入的來回插送了,整體的性交感覺自然又比先前要好上十幾倍。

徐文一邊小心溫柔地緩慢來回插送,一邊看著底下逐漸露出各種欲態來的女兒小筠,不禁想到兩個女兒平常在家的穿著都非常清涼,完全不把他這個老爸當男人來看待,畢竟家裡算是小型的女人國,只有他這麼一個男人,加上兩個女兒從小都喜歡對他親近撒嬌,因此各種養眼的鏡頭自然不少,尤其當兩個女兒都開始發育後,有時沒穿內衣就來找他說話和撒嬌,徐文終究是個男人,難免有時會心猿意馬而胡思亂想起來,即便曾有對女兒的非分之想,那也是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只是誰能料想的到,有一天他竟然能光明正大的來插干自己的女兒,而且還是老婆知道和同意的情形下,做出挑戰道德禁忌的亂倫事情來,完全超乎他這個大學教授的想像之外。

小筠在父親的耐心溫柔緩慢開墾下,終於能承受整根粗長大肉棍的深度插入到底,感受著緊到不行的陰道裡面被一根粗碩巨物給撐爆插滿的難受感,但同時肉壁也被粗碩大肉棍給撐滿緊緊的來回磨擦著,那種酥麻麻的銷魂快感一陣又一陣地衝擊著她少女的全身神經,隨著父親大肉棍時淺時深的緩慢插送下,她身體開始發育後一直渴望嘗試的性愛滋味,在父親大肉棍的開苞破處下,感受到了那種少女體內情慾所引發的難受酥癢感,終於獲得粗長大肉棍深度插入而釋放和解脫開來的舒暢感。

徐文注意到小筠臉上神情雖已欲態顯露出來,但生性含蓄害羞的她始終只敢悶著嗓輕輕呻吟哼啊哼的,小嘴最多就是半張開來嗯嗯出聲或嬌喘粗重呼吸,當下一邊小心控制力道來推動粗長大肉棍緩插緩退,一邊朝她溫柔開導著:「筠兒別害羞,你聲音很好聽,叫出來沒關係,知道麼,而且以後你男友和老公也都會像爸爸現在這樣插入你身體裡面來疼愛你,女生被男生插乾的時候也都會發出各種叫床聲來的,你看A片時應該有聽到那些女生怎麼叫的吧,叫出來讓爸爸聽沒關係」小筠當然聽過A片中的女生是怎麼叫的,之前她在醫院時被父親愛撫挑逗時也有輕聲呻吟出來,但畢竟那時並不是被男人大肉棍插入來抽送,如今父親鼓勵她試著叫出聲來,於是微張小嘴小小聲地嗯啊~~嗯啊~~嗯哼~~嗯哼開始叫著,臉上儘是含蓄羞澀的表情,瞧得徐文體內一股慾火升了上來,大肉棍力道不知不覺間加了上去,就聽得大肉棍緩慢插入時的嗞嗞淫水聲伴隨著小筠羞澀的輕叫聲響了起來,同時小筠甜美臉容上的少女欲態也逐漸明顯增加,使得徐文心中無限感慨,因為這可是只有女生正在受到男人大肉棍插干時才會顯露出來的欲態神情,一般做父親的豈能看的到自己女兒臉容上現出這種欲態來,而且讓女兒顯露出欲態來的正是自己這根粗長的大肉棍,那種突破道德倫理禁忌才能看到的欲態神情刺激感,還有大肉棍用力插干自己女兒緊實陰道時的舒爽感,差點讓徐文又忍不住想要一陣衝刺射進去了。

徐文當然捨不得這麼快就射出來,趕緊再次收攝心神來將欲射之念給壓了下去,沒有好好享受和品嘗女兒小筠這麼棒的美穴豈不是對不起她了,當下一邊享受著大肉棍緩緩來回插乾女兒鮮嫩陰道小穴的銷魂滋味,一邊伸出右手來搓揉享受她的堅挺飽滿乳房,沒多久就感受到小筠陰道內的潤滑度越來越好了,於是試著大肉棍插退之間不再稍微停頓,十來下後發覺狀況很好,當下朝底下小筠提醒著:「筠兒,爸爸要開始連續插動了,不舒服的話要和我說,知道麼?」小筠害羞地點了點頭。

徐文調整了一下姿勢和角度,同時將她兩腿再朝兩旁撐開一些,接著腰臀一個起落弧度深插下去,然後開始不再停頓的來回插干,才二十來回,已經讓徐文啊啊噢噢的喃喃自語著:「啊啊~~好棒~~筠兒好棒~~怎麼這麼舒服~~噢~~好緊~~哦哦~~筠兒~~這樣插好舒服~~噢啊~~太棒了~~啊啊~~爸爸等下想更用力來干你了,可以麼?」小筠滿臉難受中又帶著一種難以言諭的酥麻快感,聽到父親說要更用力來干她,羞紅了臉不知該不該點頭,只能嗯嗯~~嗯啊地輕叫著。

徐文看著底下微張迷人小嘴輕輕叫著的女兒小筠,大肉棍不知不覺地就更用力往她陰道小穴深處插去,同時右手也更加用力撫摸和搓揉著她堅挺的乳房,雙重享受下也讓他渾身更加舒暢上來,有時看著她誘人粉嫩小嘴受不了時就俯下身去一陣朝她深吻,直讓徐文開始有種是和自己情人做愛的感覺,尤其小筠體內溫度越來越高之後,少女情慾也更加旺盛,承受父親大肉棍的深插和更用力的撞入能力也越來越好,小嘴有時忍不住時也會張開來發出深層舒服誘人的叫床聲,那是一種少女已經開始懂得享受被男人大肉棍插干時,才會發出來的讓男人銷魂欲醉的呻吟叫聲,而且這時小筠兩手不知不覺間已經輕輕摟住自己父親的脖頸,兩眼眯成一道小縫,甜美臉容上儘是一副半醉欲魂的模樣,代表她正全心投入來體驗父親粗長大肉棍帶給她的一陣又一陣性愛教育的衝擊,徐文心中更是知道女兒已經不再只是像以前一樣只能靠過來撒嬌而已了,而是可以讓他插入到她陰道裡面來享受和疼愛她,尤其在這段治療期間中,兩人的性愛關係勢必更加密切,道德和倫理的禁忌已經完全被突破了。

這時徐文終於能開始恣意地來享受女兒小筠的身體了,就見他左手撐在小筠身旁,右手手掌整個撫住小筠的飽滿乳房用力搓揉著,下身用力擺動腰臀往下插落噢噢叫著:「噢~~筠兒~~爸爸這樣干你好舒服~~啊啊~~怎麼還這麼緊~~哦~~想要爸爸插深一點麼~~噢啊~~好棒的小穴~~好舒服~~」徐文開始用上四級的力道來插干小筠,只是礙於速度上始終很難能提升上來,無法盡情的對她小穴快速插送進去,但即使是這樣,也已經讓他整個人都達到了渾然忘我的境界,不時閉起眼來細細品嘗鮮嫩處女小穴的那種深層要命緊箍磨擦感,有時則是眯眼瞧著小筠渾圓飽滿的乳房來回晃動時的誘人模樣,對於徐文來說,小筠才四十公斤的體重要來承受他粗長的大肉棍來回插干,輕盈的青春少女身子讓他始終不敢將全身重量壓在她的身上,畢竟光是大肉棍的插送已經讓她快要招架不住了。

徐文閉著眼來享受女兒青春肉體所帶來的全身舒爽感,耳里聽著女兒逐漸放開來的呻吟欲叫聲,更加刺激著他男人的興奮感,尤其兩個女兒從小嗓音都十分悅耳動聽,這時情慾高漲中叫出來的少女嫩聲聽來格外會讓男人受不了,而且徐文發現到越是漂亮俏美的女生,在被男人大肉棍插干時所顯露出來的各種欲態神情,越是能讓男人感到一種異色視覺美的滿足感,尤其女兒小筠更是有著和武田玲奈一樣的甜美臉蛋,被男人插干時所顯露出來的天然不做作含蓄害羞模樣,保證會讓男人憐惜不已,於是就會更努力來讓她感受到被男人插乾的美妙滋味,徐文這時看著女兒小筠的害羞欲態神情就有這種感覺,當下忍不住將身體俯下貼近她的發熱青春肉體,使得小筠修長兩腿不得不配合著抬高上來,右腿這時向上勾住自己父親的腰際部位,左腿則是彎曲上來跨放在父親的右大腿上,加上兩手也是環抱摟住父親的脖頸,造成她等於四肢宛若八爪章魚一樣纏住了自己父親的赤裸身體,而徐文則是一邊下半身用力插幹著她的緊實小穴,一邊朝她白晰脖頸滑吻過去。

徐文右手撫向小筠左乳輕輕撫摸搓揉,一邊朝她讚美著:「筠兒真美,胸部摸起來堅挺Q軟,陰道小穴又那麼舒服,以後當你男友和老公一定很性福」說完跪起身來,接著將女兒小筠修長雙腿給彎曲上來呈一個小M型開腿,大肉棍以直進直出的方式來緩慢朝小筠緊實陰道插干進去,這種姿勢可以讓徐文有較高的位置來完整欣賞女兒小筠的全裸身體,同時更能直接看到大肉棍插乾鮮嫩處女小穴的視覺震撼,就見小筠兩腿條修長大腿朝兩旁彎曲上來,使得兩腿股間的豐腴少女陰部完整呈現在父親徐文的視線之中,大肉棍沾滿淫液和血絲用力來回緩緩插干,徐文在居高臨下的跪直身子性交姿勢下,非常享受地閉起眼睛,用心來感受女兒小筠緊實陰道所帶來的陣陣銷魂刺激感,當龜頭來回磨擦箍緊著的濕熱肉壁時,彷佛自己的靈魂已經飄在半空中一樣,渾身輕飄飄的宛若身在天堂中般的美好和奇妙。

五十來回下,徐文將女兒小筠兩腿往兩旁再撐開呈一個大M型開腿,讓小筠少女陰部露出的更多,使得她羞的啊一聲,但卻無法也無能為力去改變,只能承受來自父親粗長大肉棍用各種姿勢來插干她了,同時間聽得自己陰道內淫水嗞嗞聲在情慾高漲後越來越大聲,更是羞的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沒一會兒,徐文只覺大肉棍插干速度似乎已有提升,從原本宛若龜速的一級插送速度提升到了二級,使得徐文心中大喜,雖然小筠陰道無法像其她女生一樣來順暢插干,但至少比先前要好的太多了。

當速度來到二級後,小筠堅挺飽滿乳房晃動的程度就明顯增加很多,對於徐文的視覺享受自然又提升不少,尤其像小筠這年紀的青春少女胸部乳房,絕對是貨真價實而不是隆乳過的堅挺飽滿美乳,無論是觸感或搓揉起來的感覺都是一流的水準,害得徐文不時就伸手過去撫摸搓揉來享受一番,同時也使得腰臀忍不住更加賣力朝女兒緊實小穴插送進去,沒多久就已經讓底下小筠發出陣陣欲叫甜美聲音來,讓徐文感覺到越來越有性愛的氣氛,算是前面的辛苦和耐心開墾都有了甜美的回報了。

就見徐文兩手扶在女兒小筠雙腿呈大M型開腿的關節處,兩眼注視著自己粗長大肉棍緩緩的在緊實小穴中來回插送,對徐文來說,即使目前插送速度好不容易提升到了二級,但其實粗長大肉棍還是只能緩慢的一進一退,距離真正達到順暢的快速插送動作還是有很大的一段差距,換做是別的同年紀女生來說的話,應該早就可以讓男人恣意的用力插干進去沒問題了,所幸速度雖然不快,但緊迫的深層肉壁磨擦感卻是足以讓男人抵消掉無法順暢插乾的遺憾了。

徐文非常舒服的緩緩插幹著底下小筠緊實嫩穴,感覺此刻自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父親了,尤其當女兒全身赤裸裸地躺在底下呈大M型開腿欲叫上來時,他知道女兒終於長大成為真正的女人了,尤其這種姿勢可以更清楚看見自己粗長大肉棍緩緩在女兒鮮嫩處女陰道中來回進出插送的模樣,那種大蛇鑽進蚯蚓洞將之插爆撐漲開來的視覺震撼感更不是每個男人都能體會到的,更何況世上有多少父親可以這麼光明正大的用力插幹著自己女兒的處女陰道,因此當徐文閉起眼睛來享受女兒小筠緊到極點的小穴時,整個人感覺宛若漂浮在天空雲層中一樣,每一個插送來回就像是在雲中飛翔,這是徐文以前從末經歷過的性愛滋味,感覺以前都像是白活了一樣。

末久,徐文將女兒小筠從底下拉抱上來讓她兩手扶在自己肩上,接著教她如何依現況來調整自己兩腿的支撐點,這時女生身材高挑、兩腿修長的好處就完全顯現出來,尤其小筠雖有172公分,但體重卻只有四十公斤,對徐文來說算是十分輕巧了,可以很輕鬆的來教導小筠在上面如何擺動身子,只是小筠畢竟是第一次,對於父親的粗長大肉棍還是有點難以消化,要她自己來擺動身子主導性愛過程終究困難了點,徐文自然也明白這一點,因此很有耐心地教著她怎麼擺動身子和腰臀力道的運用,對於完全處於性愛新手階段的小筠來說,徐文這個父親等於是用實際行動來教導她男女性交姿勢運用的課程一樣,讓她可以在沒有壓力的情形下慢慢學習和體會。

徐文讓女兒小筠坐在他兩腿上面與他面對面的交合,小筠兩手扶在徐文肩膀上,在父親的教導下緩緩前後擺動身體,徐文一邊享受女兒鮮嫩陰部的主動前後磨送滋味,一邊提醒她怎麼運用腰際力量和臀部的配合動作,等她比較熟練後,再開始教她如何讓自己身體上下起落的性交姿勢訣竅,當感覺小筠逐漸體會到方法後,遇到小筠快要沒力時就會往上頂送十幾下去幫助她,當然也會不斷讚賞她做的很好,徐文聞著女兒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少女體香,感受著兩人面對面近距離的裸體接觸和性器交合的美妙滋味,尤其小筠飽滿堅挺的乳房就在他眼前晃動著,讓他不時將臉埋進去好好品嘗和享受一番,小筠看著父親朝她粉嫩乳頭一陣吸吮,臉頰不禁泛紅上來,腰臀不知不覺間更用力磨送上去,小嘴半張開來呻吟欲叫出聲,瞧得徐文有點忍耐不住,當下扶住她的纖腰,腰臀用力往上頂送上去。

徐文左手扶住小筠腰際,右手用力搓揉著小筠飽滿乳房,舌頭在小筠身前周遭不斷四處滑移,一邊感受著小筠身體前後擺動的磨送快感,當小筠開始身體緩緩上下起落來套弄大肉棍時,徐文右手轉到後面去撐住自己身子,腰臀往上頂送去配合小筠上下起落的節奏,父女兩人很快就抓到彼此的韻律,配合的十分完美,讓粗長大肉棍幾乎次次插深到底再反彈回來,速度雖然緩慢,但兩人性器交合時的韻律節奏配合感當真美妙無比,直讓父女兩人不禁各自發出舒服的呻吟聲來,尤其對於做為父親的徐文來說,無論是身體上或視覺上的享受都是達到滿分的程度,畢竟能品嘗和享受到甜美如武田玲奈般臉蛋與魔鬼身材的女兒青春鮮嫩身體,加上那種突破禁忌的刺激感,可以說此刻的他應該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父親了吧,況且小筠陰部還有著絕世名器才有的難得特性,大肉棍插幹起來的滋味當真到了欲仙欲死的境界了。

這時小筠的欲叫聲明顯又提升了不少,而且是那種只有真正體會到性交美妙滋味的女生才會懂得的深層呻吟聲,對照她剛開始被父親給拉抱上來呈面對面交合姿勢時的羞赧模樣,甚至不敢兩眼去看自己父親,更別說要在上面自己前後擺動身體來磨送父親的大肉棍了,但在徐文耐心的教導和溫柔開示下,她逐漸掌握到女人在上面時的主動權和懂得找到更舒服的交合角度,等到父女兩人開始展現彼此性愛交合默契的配合感後,少女深層的性慾激情很快就被釋放出來,當下不由自主地發出女人原始慾望中的歡愉呻吟聲,喘息聲也跟著粗重上來,讓徐文感受到女兒已經變得很有女人味了,同時也代表她可以承受更強烈的大肉棍插乾了。

就見小筠兩手扶在父親肩膀上,嫩滑緊緻的赤裸少女胴體時而緩緩前後擺動,時而上下緩慢來回起落,修長白晰雙腿支撐著身體,纖細腰臀朝著底下父親大肉棍深度緩緩磨送著,小嘴半張欲吟著一種難受卻又舒服到骨髓的酥麻快感呻吟,十七歲的她終於明白性愛的美妙滋味,也開始逐漸懂得父親粗長大肉棍的好處了,以前和同學看著各種A片時,對於那種又粗又長的巨大傢伙總是不明白被乾的女生怎麼會感覺到舒服的,如今自己體驗到被二十公分長、四隻手指粗碩度的父親巨根插干後,感受到那種無與倫比的插爆感和大肉棍深層密合的來回磨擦感,終於了解到被巨根插乾的滋味就像飛上了雲端一樣美妙,尤其當女生在上面控制兩人性交速度和角度時,可以明顯感受到又粗又硬的巨根在自己陰道內來回緊密磨擦時的各種銷魂滋味,難怪那麼多女生喜歡被男人的大肉棍來插乾了。

五十來回下,徐文帶領小筠將她身子緩緩朝後仰去,教導她兩手放在後面撐住自己身子,同時自己也是兩手撐在後面,腰臀向上頂送,如此一來,父女兩人身體都各自往後仰而將兩手撐在身體後方,徐文兩眼視線更加能清楚看見女兒雙腿大張開來的少女陰部模樣,同時也更能直接欣賞自己巨根往上頂送深插的視覺震撼,幾十來回的深度頂送下,父女兩人都是滿臉的酥麻欲樣,末久,徐文向後躺平下來,指導女兒小筠如何在上面用合適的姿勢來主導性交,就見小筠兩手下伸輕輕抵住徐文的胸口,修長雙腿不斷調整位置和姿勢,直到找到合適的角度後,這才緩緩推動身子來上下套弄大肉棍,有了父親的細心和耐心教導下,很快她就掌握到了個中要領了。

徐文舒服地享受著女兒在上面緩慢上下套弄的性交磨擦感,尤其十八歲的青春肉體緊實又鮮嫩,每一次的上下深插磨送套弄都讓他整個靈魂都像是在天空中飛翔一樣,輕飄飄的好不舒服,有時感覺小筠氣力不濟時,腰臀就往上頂送十來下幫助她,同時兩手也上伸去撫摸搓揉她的飽滿美乳,這種父女交合的感覺當真奇妙又刺激無比,等到小筠渾身沒力時,再將她身子往下拉近抱住,接著自己腰臀便開始賣力地一陣又一陣往上頂送,耳里聽著頭部埋在自己肩膀上的女兒甜美叫聲,當真有種如夢似幻的不真實感,只是來自大肉棍的緊實插送磨擦感卻一直告訴著他,此刻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因為小筠的陰道箍緊感可不是一般女人能代替的。

過了不久,徐文抱著小筠順勢一個翻身回到男上女下的姿勢,接著再帶領著她逐次將身體調整成趴跪姿勢,也就是俗稱的老漢推車後背式,這般順勢而為的轉換姿勢就不用將大肉棍退出再來變換姿勢,而是可以保持男女性交結合狀態來達到轉換多種姿勢的方法,對於徐文這種馭女經驗豐富的老司機來說,自然不是問題了。

小筠雖然知道男女性交姿勢中有這種背後插送的體位,但畢竟沒有實際體驗過,因此剛開始時的趴跪姿勢有點不自然,徐文很溫柔地教導女兒如何將身體調整到能配合男人順利插送的姿勢,包括兩腿趴跪時張開的程度還有兩手支撐的細節,接著再教她身子如何放軟來承受與適應男人大肉棍的背後用力插送,畢竟這種老漢推車的背後插送會讓男人大肉棍更加深入到女生陰道內,而且這時由於插送的角度不同,來回磨擦時的刺激感又和之前的姿勢有很大不同,對於沒經驗的女生來說,剛開始時一樣也會感覺到疼痛和不舒服,因此用這種姿勢時特別須要男人小心地溫柔插送和注意女生的反應,尤其徐文深知他這根大肉棍非同小可,所以費了番功夫來仔細調整好女兒小筠的趴跪姿勢,接著才緩慢用一半的長度小心來回插送,等到小筠完全適應這種背後插送姿勢後,腰臀才逐漸用上力道深插進去。

就見徐文兩手輕扶在小筠纖細的雪白小腰上,大肉棍緩緩一進一出地朝著女兒小筠緊嫩陰道舒服插送著,嘴裡不時發出噢噢~~嘶嘶的舒爽聲來,有時還會忍不住輕輕喃喃自語著:「啊~~太棒了~~怎麼會這麼緊~~噢啊~~好深~~啊啊~~好舒服~~哦哦~~要死了~~爽到快要升天了~~」小筠這時已被父親的大肉棍給持續插乾了快四十分鐘,對於一個剛被開苞的處女來說性愛交合的時間是很難去感覺到的,只知道被父親大肉棍插干時的感覺越來越好,身體也越來越熱,緊實陰道被粗碩巨物插爆的難受感還是依然存在,但大肉棍每個插送來回卻也帶給她神魂迷離的舒麻快感,使得她不時也忍不住發出陣陣甜美的呻吟欲叫聲來,尤其這時父親的大肉棍從背後深插進來的感覺又和之前大不相同,似乎每一次的深入都幾乎要將她的心魂給撞飛出去,沒多久就讓她兩腿發軟,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俯趴,徐文則是很有經驗地扶住她的臀部,大肉棍小心朝著小穴插干進去,嗞嗞作響的插穴聲又大聲了起來。

這種背後插送的姿勢,可以讓徐文完整看到小筠青春緊實的背部鮮嫩肌膚線條有多麼的迷人,尤其小筠臀部渾圓緊實又小巧迷人,無論是兩手扶握起來的感覺或是用大肉棍直接撞碰的彈性都是非常棒的驚人,而且這種老漢推車姿勢,可以讓男人有更充足的活動空間來進行腰臀大力擺動下的活塞運動,深淺度也能更加控制自如,這是想要較長時間來體驗和享受女人小穴滋味的男人必須懂得運用的姿勢,有時男人還可將左腳或右腳橫跨出來放在女生身體的側邊,如此一來,男人可以活動運用的技巧也就更加的靈活,老司機只要懂得控制時淺時深的技巧,不用多久就可以讓女人爽到連翻數次白眼,對付這種青春處女也是很好用的。

果然,七十來回下,小筠只覺渾身發燙上來,同時感覺陰道前端有種酥癢感越來越強,一種想要尿尿的感覺讓她不自覺地就想要夾緊兩腿,雖然她曾聽有經驗的同學講過女生高潮時的反應,但畢竟沒有自己實際體驗過,因此心中並不確定這就是女生即將高潮時的自然身體反應,何況這時也由不得她來控制性交的快慢,只能任由父親的大肉棍越來越用力地朝她小穴深處來回插干不停,似乎父親也感覺到她身體發燙上來和陣陣痛苦難受的欲叫聲,知道她即將達到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因此大肉棍更加用力朝她小穴撞干進去,沒多久小筠只覺渾身一陣不由自主的痙攣猛地襲上全身,兩腿無法控制地抖動起來,那種深層尿意感再也無法忍受,小嘴啊~噢兩聲,身子用力抽動著,同時間陰道也是一陣痙攣上來,陰道肉壁朝著大肉棍箍緊上來,只把徐文大肉棍給夾吸的差點忍不住射出來,嚇的他趕緊守住精華不敢再亂動。

就見小筠渾身發燙不斷抽搐著,好一會兒後才逐漸平復下來,人生中的第一次性交高潮來的又快又猛,讓她有點措手不及和招架不住的感覺,但卻又無比的感到全身舒暢和心魂飄飛的極度滿足欲感,似乎潛藏在心底的一股能量終於被釋放出來了一樣,整個人又酥又麻又渾身無力,那種感覺錯綜複雜,真的很難去形容。

徐文欣慰地看著女兒高潮下的種種身體反應,同時也享受著女兒緊實陰道高潮時所帶來的種種變化滋味,大肉棍宛若身在溫泉池中一樣好不舒服,尤其濕熱陰道肉壁一吸一放地箍緊著大肉棍,那種奇妙銷魂快感可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因為這裡面可是包含了父女亂倫的道德突破刺激感在內,尤其徐文看著女兒小筠在自己大肉棍的用力插干下達到了高潮,對比小筠先前無法給其他男人插入來享受性愛歡愉的陰道緊閉症狀來說,小筠這時的高潮,代表了父女突破道德禁忌乃是正確的選擇了。

這時徐文將剛高潮後的女兒小筠身子向後拉了上來,讓她靠在自己胸前好好休息一下,當下右手輕輕環抱著她輕巧的身子,左手則是輕柔地愛撫著她飽滿堅挺的渾圓美乳,等她喘息稍緩下來後,才在她耳旁溫柔地問著:「筠兒,舒服麼?」小筠半眯著眼,兩頰泛紅上來,害羞地將頭低了下去,惹得徐文忍不住從背後輕吻上她的粉嫩迷人小嘴,一陣舌吻後,柔聲在她耳邊說著:「筠兒別害羞,爸很高興你能體驗到高潮,你媽知道也會很開心的,知道麼,有了高潮經驗後,以後就容易了,等你日後交了男友或有了老公,你們做愛時也會這樣的,尤其你們女生可以連續高潮很多次,等下你再要高潮時和爸說,爸爸射進去給你,好不好?」小筠羞紅了臉將頭埋在父親徐文的胸前,輕輕嗯了一聲,一副小女兒撒嬌的模樣,瞧得徐文忍不住朝她小穴緩緩插動了幾下,一邊語帶曖昧地說著:「爸爸先前好幾次被你又緊又熱的小穴給刺激的差點射出來,還好爸經驗夠,忍了下來,就是因為你還沒體驗到高潮的滋味,等下爸爸會越來越用力干你,你要忍受住,一旦你感覺到又快要高潮了,先和爸說,爸爸會全力來帶你高潮,同時爸也會準備要來射進去給你,然後等你到達高潮頂端時,爸會抓緊時機和你一起高潮,用力射進去給你,知道麼,筠兒想不想爸爸射很多進去給你,想不想,嗯~爸爸很久沒射了,讓爸爸全部射進去給你,好不好?」小筠聽著父親在耳旁的一陣露骨性愛話語,全身又發熱上來,尤其聽到後面自己父親說要將全部精子都射進來時,那種被父親直接中出射在陰道裡面的突破禁忌畫面瞬間出現在她的腦海中,使得她陰道中立即感受到一股熱癢上來,不由自主地扭動腰臀,小嘴忍不住發出一聲欲叫呻吟聲來,徐文給她這麼腰臀一陣扭動旋磨下,當下也忍不住隨即用力擺動腰臀,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很快響了起來,這時兩人都是身體朝前跪直了身子在床上,徐文自小筠身後摟住她的身子,兩手用力搓揉著她的堅挺飽滿美乳,一邊用力朝她緊嫩小穴一陣又一陣地緩慢插干進去,速度雖然不到三級,但父女兩人性器磨擦刺激感卻像是已經來到了六級一樣,好不舒服。

就見徐文兩手這時扶在小筠兩邊肩膀後面,兩眼看著背部線條和身體弧線非常完美的女兒赤裸身體,粗碩大肉棍朝著小筠緊實小巧的翹聳臀部連番直進直出插干進去,幾十來回下,感覺插送速度似乎逐漸來到了四級,低頭下看,只見大肉棍沾滿了發亮的陰道潤滑愛液,其中還有剛才小筠高潮時所流出的潮液,只是即使沾滿了這麼多層的潤滑液,小筠的陰道箍緊度還是那麼的強,因此插送速度雖小有提升,但卻還只是來到四級而已,距離可以暢快插乾的層次來說,還是差了很多。

只是對於徐文來說,速度四級就已經讓他感到非常棒了,不時發出噢哦~噢啊的舒爽叫聲來,腰臀賣力地前後擺動,大肉棍深插到底後再撞擊小筠緊實臀部回彈的來回插干感越來越好,使得他忍不住一邊用力插干不停,一邊更加用力搓揉她的乳房,百來回過去,已把小筠給乾的小嘴張開欲叫不停,甜美嗓音的叫床聲讓徐文更加賣力朝著她小穴直干進去,兩人氣息都越來越粗重上來,這時徐文抓住小筠兩條臂膀,大肉棍全力朝著小穴一陣又一陣狂猛直干,小筠哪曾給男人這樣干過,叫的聲音都快啞了,整個三魂七魄似乎都已經飛走了一樣,腦中轟轟作響什麼都無法去想,直到感覺陰道深處的搔癢感越來越酥麻時,那種難受感比之前的高潮還要來的難受和無法抵抗,陰道前端G點位置更是傳來陣陣的炙熱刺痛感,還有另一種尿意感像是洪水般直襲全身神經,讓沒經驗的她只能猛搖著頭想要喊出聲來。

徐文畢竟是老司機,見到女兒痛苦地搖著頭髮不出聲時,心中已大約猜到她又要高潮了,於是兩手架起她的胳臂撐起她的身子往前,使得她的後背弧線可以更加後仰明顯,如此一來,她的小巧緊實翹臀也就會更加往後翹高上來,方便讓徐文大肉棍全力施為的從後面朝小穴強猛插撞上去,就見徐文大聲呼喘著氣,全身力道都用在腰臀上,嘴巴發出噢噢啊啊的助力聲,沒多久就把前方女兒小筠給強猛乾的低頭痛苦呻吟,有時受不了的猛烈搖著頭,有時難受而困難的發出啞叫聲,六十來回過去,只覺小筠身子一陣輕微抖動上來,身子炙熱不已,沒多久就聽到小筠痛苦難受地悶啞著聲音叫上來:「爸~~不要了~~啊啊~~好難受~~會死~~哦噢~~這樣會死~~啊啊~~啊啊~~爸~~快死了~~受不了了~~啊~~會死~~會死~~~啊啊啊~~爸~~快射~~要高潮了~~啊啊~~快射~~~~啊~~~~」徐文聽著女兒小筠的痛苦叫聲傳了上來,知道她即將高潮,於是兩手抓緊她的臂膀,腰臀一陣狂抽猛送上去,同時將自己欲射之念提了上來,等到小筠難受到快承受不住時,就聽她一陣失了魂的叫著快死了,當下更是顧不得憐香惜玉地狂干猛撞進去,二十來回下就聽得小筠喊著要他快射進去,於是提氣直上,嘴裡喊著:「筠兒,爸爸要給你了~~啊啊~~到了麼~~噢啊~~來了~~爸爸要射進去給你了~~~筠兒~~啊啊啊~~~」徐文耳里聽著女兒小筠急促地喊著要他快射時,精液正好也來到了龜頭前端處,只覺小筠陰道突地一陣痙攣緊縮上來,箍的他大肉棍再也受不了,於是一陣終極插干啊啊啊的猛撞上去,直到精口再也忍不住時,當下狠狠地朝女兒小筠陰道深處撞乾了進去,瞬間龜頭只覺遇到前方一道熱流直接沖了過來,他意識到這是小筠高潮所噴射出來的潮水,當下再也忍不住而感到腰間一麻,接著渾身一陣顫抖,嘴巴噢噢~~噢噢~~叫著,精口馬眼一開,只覺第一道炙熱滾燙精液就像是大霸泄洪一樣,嘩嘩激射而出,朝著小筠陰道花園地帶嗤地一聲急射進去,緊接著第二道和第三道精液也接連射出,量多又急,直把徐文給射的兩眼星茫乍現,無法控制地將後續幾道精液給一股腦地全射了進去。

徐文雖然也有過極欲高潮射精的經驗,但卻都完全比不上在女兒小筠陰道里被肉壁箍緊射精的那種酥爽感,極度難受中卻有著一種超越高潮的心靈掙脫束縛感,像是一種解脫也像是一種領悟,尤其當完全射精後身體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感到虛軟耗力,反而感覺精神奕奕,渾身舒暢到所有經脈似乎也都像活了過來一樣。

徐文摟著軟靠在自己胸前的女兒小筠,愛憐地撫摸著她的秀髮,想到剛才那一陣地動山搖的狂猛插干,對於剛開苞的處女來說確實不簡單,尤其當聽到女兒催促他快射時,他腦中突地想到自己即將射精在女兒的陰道內,那種突破禁忌的刺激感又讓他更加興奮上來,因此力道上也就沒再控制,也不知小筠是怎麼承受下來的。

他感受著大肉棍在小筠陰道內完全射精後的舒麻快感,加上小筠高潮時所噴射出來的炙熱潮液,因此深插在陰道內的大肉棍就像是泡在混合的大溫泉池一樣,舒服到了差點讓徐文得道升天的境界,好久都無法回過神來,同時又感到大肉棍被小筠炙熱潮液迎面衝擊後,那種剛射精完的疲軟感似乎一瞬間就消失了,感覺這時即使再繼續插乾上去也是可以的,因為大肉棍的硬度就彷佛像是還沒射精前的狀態,哪裡像是才剛全力射精完的模樣,只是一時間徐文也搞不懂怎麼會這樣。

幾分鐘後,小筠才逐漸緩過神來,雙頰潮紅的她看起來格外俏美,剛被男人精液射入陰道洗禮的她已經是個道地的小女人,不再是末經男女性事經驗的少女了,徐文低下頭去吻住了她的小嘴,柔柔地吸吻著她,溫柔地說著:「筠兒是女人了,也是爸爸的女人了」小筠像只小綿羊一樣軟靠在徐文胸前,羞赧地小聲說:「筠兒是爸爸的,以後爸爸還要這樣這樣疼我」徐文又吻了吻她,柔聲道:「筠兒讓爸爸這麼舒服,爸爸以後當然會經常這樣疼你的」說完,小心將大肉棍從小筠陰道內緩緩退了出來,隨即見到好大量的白濁精液順著陰道洞口流了出來,使得徐文忍不住訝道:「這麼多,看來我真的全部射進去給你了,好厲害」小筠聽的臉頰紅撲撲的,不依著撒嬌道:「爸,你怎麼這樣說啦,厲害的是你,別的男人可能射不出來這麼多的」徐文笑著拿面紙過來擦拭流在小筠大腿內側的精液,一邊看著依然硬挺的大肉棍,心中訝異著怎麼都射出來這麼久了還沒軟下去,只能說小筠的緊嫩小穴果然是極品,可以讓男人射精後還保持著一定的硬度,如果他年輕一點,搞不好會忍不住直接再做第二次呢。

徐文將小筠摟抱在胸前躺下來休息,父女兩人全身赤裸裸地抱著聊天,這要是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去想的畫面,但此刻兩人赤裸抱著卻是相當的協調,兩人身上都泌出不少汗來,一邊調整呼吸,一邊聊著剛才性交過程的感覺,小筠當然是羞赧的難以直接說出感覺,都是由父親徐文以教導者的角度來帶領她逐漸說出感覺來,畢竟日後兩人還要繼續配合,能夠互相知道對方的感覺是有其必要的,徐文也利用這個機會,溫柔地用手在小筠身上親密愛撫,不像大多數男人那樣射精出來後就只顧自己休息睡覺,而是持續朝著女兒說甜蜜和挑逗的話語,兩手更是細膩地在女兒身體上輕撫輕觸,尤其來到飽滿的乳房時更是盡情去感受那種飽滿的觸感。

小筠滿足地靠在父親胸前,想到剛才父親高潮射入時的那一刻,她可以明顯感受到父親粗大龜頭瞬間有很大的抖動,接著她在自己身體發燙的高潮中竟然還能感受到一道極強的滾熱精液射進了她的花園深處,瞬間讓她的極欲高潮感又往上升了幾個層次,當真是前波末平,後波又起,有種後浪推著前浪往前沖的感覺,一波又一波的性愛高潮讓她渾身彷佛進入到了靈魂最深層的感知狀態,似乎整個身體的器官都同時得到了解脫釋放,尤其接下來一道又一道的滾燙精液接連射了進來,直接把她帶向了終極的高潮境界,整個靈魂已然飄了出去,時間和空間似乎都同時停止了一樣,那種奇妙又酥麻麻的感覺當真言語難以形容,直到父親將最後一道滾燙精液完全射入到她的體內後,腦中有種終於體驗到被男人中出射精在腔內的達成感,尤其射精在她陰道內的還是自己的父親,那種衝擊震撼感一樣讓她感到十足的刺激。

兩人裸體抱著聊天說了許久的話,直到徐文聽見老婆和小女兒回來的聲音後,兩人才起身各自緩慢穿起了衣服,接著等到確定聽到小女兒進到自己的房內後,徐文才小心離開大女兒小筠的房間,回到自己房間後,妻子宋靜怡小聲地詢問兩人做成了沒,徐文輕點著頭:「成了,沒問題,筠兒已經是女人了」宋靜怡聽完後心中一塊大石似乎落了下來,畢竟這可是關係到小筠末來的幸福,但還是有點擔憂地問著:「筠兒她承受的住麼?」徐文才緩緩告訴她所有經過。

宋靜怡聽完丈夫的敘述後,知道女兒小筠不但順利成為女人,甚至還已經體驗到了女人渴望的極欲高潮境界,心中雖然驚訝但卻也同時想到應該是遺傳到她性愛敏感的體質,也就是屬於比較容易達到高潮的一種,只是畢竟小筠本身患有陰道緊閉痙攣症,若非是自己父親徐文來幫她開苞破處,換了別人恐怕連插入進去都有極大困難,更別說要來體驗什麼女人渴望的高潮了,看來日後只要持續用這種方式來協助治療,一段時間後或許小筠就能開始和別的男人做愛,也才能有真正的男友了。

(五、魔性覺醒)

徐文夫妻兩人討論了一陣後,覺得必須儘快找一天回去醫院給李醫師做現場採集數據,因為有了基本的數據後才能知道以後的治療過程是否有效果,而先前認為最困難的部分就是父女突破道德禁忌的性愛治療,如今父女兩人已經順利突破完成,因此接下來就是在醫院建立數據資料庫了,重要的是宋靜怡對於丈夫和大女兒的性愛治療是全力支持的,但也同時提醒丈夫和小筠做的時候要注意別被小女兒雨雯發現,否則解釋起來就很麻煩了。

翌日一早起床後,一家四口就像往常一樣各自忙著上班上課,小筠也沒表現出特別的異狀,一樣的和妹妹雨雯說笑,同時姊妹倆也像以前一樣和父親撒嬌討錢,只是在宋靜怡眼裡,小筠臉上隱隱含春的神色中有著剛成為真正女人的喜悅感,也只有做母親的才能從女兒一些細微的神色和肢體動作中發覺不一樣的地方,家裡只有小女兒雨雯不知情,因此三人都極有默契的表現出一切如常的模樣來,免得被雨雯給發覺有什麼異樣。

到了晚上徐文回到家後,本想找機會去小筠房內再做一次性愛治療,不料小女兒纏著小筠教她吉他,因此也就作罷了。

徐文隔日早上起來比較晚,發覺妻子已經先送小女兒出門,走到廚房時見到小筠正在吃早餐,訝異問著:「筠兒今天不用上學麼?」小筠吃著烤吐司答道:「今天學校戶外教學,不用那麼早到,老師說八點半到學校就可以了」徐文看了一下手錶,才剛七點,於是就說:「那晚一點我送你去學校吧,不用擠公車」小筠聽完喜上眉梢,俏皮地朝徐文一笑:「就知道爸最好了」說完,起身到洗手台清洗先前母親和妹妹留下來的杯子和盤子,一邊問道:「爸,媽有和我說要找時間去李醫師那裡採集數據,你有問李醫師了麼?」徐文喝著咖啡,回道:「昨天有打電話給李醫師了,她說星期六看我們有沒有空,可以的話就過去」小筠想了想:「星期六我應該可以,爸有空麼?」徐文正欣賞著女兒穿著校服的俏美背部線條,兩個女兒都愛美,因此校服都會去外面改的較為合身,裙子也比正常校服來的短,使得小筠原本就穠纖合度的修長美腿更加誘人,以前徐文看著小筠發育早熟的青春少女胴體穿著校服時都會有股衝動上來,但很快就會被理性的道德禁忌給壓了下去,不敢有什麼分非的念頭,然而現在可不一樣了,這時再看著小筠穿著校服的美態時,心裡的慾念很自然就升了上來。

小筠見父親沒答話,轉頭過來問:「爸,我問你星期六有沒有空呢?」徐文猛地一醒,趕緊哦了一聲:「可以啊,不過你心理準備好了麼?」小筠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反正早做晚做也是一樣要做的,不是麼,而且李醫師人很好,我們做我們的就是了」徐文點頭附合:「你能這樣想就好了,這是治療過程須要的採集數據,重點是你必須投入讓身體情慾上升,能達到高潮最好,這樣出來的數據會更有參考價值」說著,起身來到小筠身後,右手輕輕摟住她的腰,接著說道:「昨晚本想去你房間的,只是雯兒也去找你所以無法做,不如乘現在有空又沒人,做完再送你去學校,好麼?」小筠臉上一紅,記得李醫師有說過父女有時間就可以多做沒關係,雖然現在是白天,但還是柔順而羞赧地低下頭嗯了一聲,徐文自後輕摟著她,右手已然撫摸上了她堅挺飽滿的乳房,透過校服的搓揉,那種感覺讓徐文潛藏已久的渴望感陡然升到了高點,畢竟穿著校服的女兒別有一番風情,當下徐文雙手不停在小筠青春肉體上四處遊走撫摸挑逗,一邊熟練地單手解開她校服襯衫的鈕扣,很快地兩手已經捧住她誘人的雙乳搓揉愛撫,一邊用舌尖輕輕滑過她的雪嫩脖頸,聽著女兒小嘴輕輕發出的甜美呻吟嗓音,胯下瞬間又變的更硬了,當下左手下伸到她裙內去撫摸她如小丘般隆起的迷人陰部,同時在她耳旁喘息問著:「筠兒上次做完後還會痛麼?」小筠輕搖著頭:「不不會了」徐文這時手指探入到她內褲裡面,感覺到她陰道洞口已然濕漉上來,不禁贊道:「筠兒有了經驗後,陰道濕潤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小筠聽的臉頰更紅了,喘氣呻吟著:「爸這樣弄人家,當然濕了」徐文兩手伸進她裙內,熟練地將她小內褲褪下,隨即將頭埋進她兩腿股間,舌尖像泥鰍般朝著陰部地帶鑽了上去,直把小筠挑逗的渾身顫抖不停,小嘴嗯嗯啊啊的叫著,甜美誘人的細嫩聲在大清早聽來格外會讓男人受不了。

末久,小筠整個陰道已是濕淋淋上來,徐文起身將自己褲子褪下,露出粗長的大肉棍來,接著帶領小筠蹲跪在他身前,小筠自然知道父親的意思,當下伸右手握住有四根手指粗的巨根,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父親膨脹堅硬的大肉棍,二十公分長度的傢伙看起來威武嚇人,難怪自己第一次被開苞破處就被乾的高潮,而且粗碩度更比她看過的日本A片男演員還要粗很多,因此看著這麼大的巨根就在眼前時,不免還是有點驚訝的感覺,因為她必須讓自己的小嘴儘可能的張開,才能勉強含住大肉棍的龜頭,而且很快就忍不住咳了起來,試了幾次後,才終於將整個龜頭部分給含入嘴裡,但也已經感到嘴巴似乎都快被塞滿了一樣。

徐文耐心地教導小筠如何放鬆嘴巴來含住這麼粗的男人大肉棍,等她適應後再教她緩慢吞吐的訣竅,同時也教她的手如何配合嘴巴動作來套弄大肉棍,這些其實都可以在A片中觀摩和學習,只是對於沒有口交經驗的女生來說,剛開始時還是會有不知所措的感覺,因此更必須給有經驗的男人來教導,這時父女性愛的好處就更加顯露出來,因為做父親的自然會很有耐心來教導女兒怎麼來讓男人更舒服,過程中還能和女兒分析為什麼這樣做會比較好的原因,等到小筠已能含進嘴巴接近三分之一的長度時,徐文輕輕扶著小筠的頭部,腰臀緩緩擺動,非常緩慢地在她小嘴裡小心來回抽動,舒服地感受女兒鮮嫩小嘴的濕熱感,那種感覺真的美妙極了。

對女生來說,小時候多少都會有吃過圓形冰棒的經驗,即使成長到了少女學生時期也一樣可以買到類似的長柱形冰棒,因此口交對女生來說其實並不困難,只是通常圓柱形冰棒不會做的太粗,所以一旦遇到像徐文這種巨根形的大肉棍時,女生的小嘴要張開來含住的技巧也是有所不同的,小筠也是在父親的教導和提醒下才逐漸體會到個中訣竅,只是以少女的喉嚨要想來深入含送畢竟困難度太高,若能達到一半的深度就已經會讓徐文感到非常滿意了,尤其看著神似武田玲奈甜美俏俊的臉蛋這般張嘴含住大肉棍的模樣,又豈是以前能想像的到呢,因為這些可都是只有在A片劇情中才會出現的父女亂倫情節,但現在卻非常合理的發生在徐文身上了。

就見小筠努力張開小嘴來含送父親的大肉棍,同時間左手配合著嘴巴的動作而緩慢淺淺來回套弄,右手則在徐文的指導下往下伸去撫摸那兩顆陰囊蛋,感受著裡面裝滿男人精液的飽滿狀態,等到徐文開始朝她小嘴緩緩淺淺的來回抽動時,小嘴就轉為用力吸吮的方式來配合大肉棍抽送的動作,就這樣,父女兩人很快就找到了互相配合的協調性口交動作,而且小筠先前已經體驗過被父親用嘴舌口交過陰部的酥麻銷魂的滋味,這時自然想要回報給父親,讓他也能享受到女兒小嘴的濕熱與酥麻銷魂的感覺,因此邊學邊實際應用起來的速度極快,沒多久就已經讓徐文舒服地發出滿足的噢噢聲,心裡還在想怎么小筠那么小的嘴也能吸的這麼舒服呢。

五分鐘後,徐文開始教小筠乳交的技巧,畢竟34D的美乳做起乳交來別有一番美妙滋味的,尤其小筠的美乳飽滿堅挺中帶著一股紮實的彈性,大肉棍給夾在兩乳中間磨擦起來的滋味,可以說又滑熘又刺激,有時徐文會扶著大肉棍朝飽滿的乳房一陣旋磨,接著再用龜頭去刺激小筠的粉嫩乳頭,等到小筠已經懂得如何去擠壓雙乳來幫大肉棍磨送後,再將大肉棍朝小筠小嘴裡送去,盡情享受小筠青春肉體所能提供的小嘴濕熱和飽滿乳房的磨送滋味,同時也讓小筠學習和體驗到幫男人口交和乳交的實戰過程,對於她日後治療成功開始交男友甚至結婚都有極大的幫助,畢竟性愛技巧也是穩固男女關係非常重要的一環,而且可以讓自己更快樂。

這時徐文帶領小筠起身後兩手扶在洗手台邊,接著將她裙擺拉高露出她雪白結實而翹聳的臀部,右手扶著粗長大肉棍就朝鮮嫩濕漉的小穴洞口迎去,感覺小筠身子微微顫震了一下,碩大龜頭很快就抵住了洞口,當下腰臀一個用力往前頂入,瞬間那種插入箍緊感又直襲他的全身神經,同時間也聽見小筠嘴裡忍不住啊的一聲,父女兩人的第二次插入結合還是那麼的緊,直讓徐文也是啊的一聲:「筠兒,怎麼還是這麼緊,啊,好緊」腰臀用力往前推送,慢慢將大肉棍插了進去。

徐文已經不知有多久沒在早上做愛了,夫妻只有在年輕時才會隨時隨地都想和對方做愛,一旦過了保鮮蜜月期後熱情衝動就會逐漸降低,這是所有情侶和夫妻都必須去面對的現實問題,否則男女外遇事件也就不會這麼多了,徐文到了這年紀還能品嘗到女兒十七歲青春嫩體的美妙滋味,那種埋藏在底層慾望之魔的枷鎖就此打了開來,自從開苞了大女兒小筠的處女之身,尤其在極欲高潮中盡情的將一道道滾燙精液給完全射進了小筠處女腔內後,整個人的全身細胞就像重新活過來了一樣,渾身充滿了年輕的能量,原本完全射精後都會感覺到陰囊已經射空的虛無感,必須等數日後才能自動回補足夠的精液,可是上次在小筠的緊實陰道箍緊中幾乎給榨乾了一樣射到一滴都不剩,可是到了隔日早上起床時卻感覺到陰囊里似乎又裝滿了精液似的精氣旺盛,一點都不像昨夜曾經大泄洪般的全射了出去,因此如果昨晚上情況許可能再和小筠做愛的話,他應該也還可以再全力射精進去給小筠沒問題的,這是他到了這年紀後末曾再感覺到的精力充沛現象,也使得今日一大早看到小筠穿著校服的俏美曲線時很快就起了慾念來,胯下大肉棍更是有點控制不住的蠢蠢欲動,這時整根插入到小筠那種緊到會箍住大肉棍的鮮嫩小穴時,渾身細胞像是給濕熱的陰道肉壁給激活了過來一樣,碩大龜頭興奮地不住抖動,朝著炙熱的花園地帶迎了上去,使得徐文非常舒服地噢了一聲,感受著深插在小筠陰道中的緊實箍吮感。

徐文輕輕扶住小筠的纖細腰際,大肉棍困難地來回緩慢插動,濕漉陰道讓大肉棍不像第一次開苞時那樣被箍緊到有種動彈不得的難受感,但卻也好不到哪裡去,徐文仍然必須用上好大力道才能推動大肉棍緩慢來回運動,差別在於小筠陰道有了被男人大肉棍插送的經驗後,陰道肉壁分泌出的潤滑淫液速度快了很多,使得徐文緩緩插送了十來下後就可以明顯感覺到陰道內的潤滑度增加上來,插送起來就沒那麼困難了,同時小筠也只有剛被大肉棍插入時感到巨物進入的難受感外,很快也就適應上來,小嘴開始輕輕呻吟出聲,甜美的青春嗓音在早晨聽來格外會讓男人性慾大開,果然徐文也忍受不住更加用上力道來插干進去了。

小筠雖屬於清秀俏美型,但一頭俐落有型的短髮配上她一雙清澈明亮的雙眼皮大眼,很快就能感覺到她與其她少女高中生不同的地方,而通常美女級的女生不可或缺的美人鼻她也有,加上她擁有一張誘人的豐腴有型小嘴和性感的翹唇,以誘惑度來說她比小女兒的空靈美感明顯會讓男人更加有性趣,雖然她患有陰道痙攣緊閉症而無法讓其他男人來享受她的緊實小穴,但只要經過協助治療可以改善後,末來肯定會讓許多有幸享受到她身體和緊實小穴的男人精盡虛脫,這話可不是假的。

徐文閉著眼舒服地享受著女兒小筠的美妙緊箍小穴,兩手扶在她緊實細嫩的青春腰臀上,感受著天下其他父親無法對美貌女兒打破禁忌來享受她們身體的遺憾,同時也體認到年輕鮮嫩肉體對於中年男人的吸引力和刺激全身細胞的活化力,感覺原本就夠硬的大肉棍在緊實的小穴中又變的更加堅硬,使得整根大肉棍在緩慢來回的插送磨擦中,能夠更加感受到小筠陰道肉壁的吸吮力和濕熱度,那種插幹起來的滋味當真會要男人的命,直爽的徐文不停噢噢舒服地叫出聲來。

將近百來回時,徐文從背後退出,帶領小筠身體轉向正面,接著扶起抬高她的左腿,大肉棍朝著小穴洞口又插了進去,同時間左手也朝小筠乳房上搓揉上去,腰臀用力前後擺動,大肉棍嗞嗞作響的來回插幹著小筠緊嫩的小穴,直把小筠給乾的小嘴半張開來嗯嗯哼哼地叫著,只見她右手向後扶握住水槽邊緣,左手則朝前扶在父親徐文的肩膀上,裙子上掀起來系在腰際不掉下來,赤裸的下半身正承受著父親粗長大肉棍緩慢來來回回地進出插送著,少女情慾越升越高,身體也越來越熱了。

徐文越插越深,越干越用力,嘴裡忍不住喃喃出聲:『噢~~筠兒太棒了~~啊啊~~好棒的小穴~~噢噢~~太舒服了~~又緊又熱~~啊啊~~筠兒讓爸爸乾的好舒服~~哦哦~~這樣干好舒服~~筠兒~~爸爸這樣干你舒服麼?』小筠滿臉緋紅上來,氣喘吁吁地斷續呻吟回應著:『舒舒服,爸好舒服。

』徐文聽到女兒羞赧地說著舒服的淫語,當下抱住小筠臀部,大肉棍深插到底,腰臀一陣旋磨上去,就聽得小筠小嘴深深地噢~~呻吟上來,身子瞬間一陣痙攣抖動上來,徐文發覺後立即擺動腰臀用力撞乾了幾下,接著又朝右一陣深插旋磨上去,小筠抵受不住這種大肉棍深插旋磨的刺激,尿意徒然爆起,還來不及想要控制住這種感覺時,陰道內倏地緊縮上來,直把大肉棍給箍縮的差點受不了而射出來,好在徐文經驗豐富,趕緊收攝欲射之念,接著就見小筠渾身發軟地將頭靠在他肩頭上用力喘息,兩腿忍不住抖動了幾下,陰道內熱氣驚人,暖烘烘地讓大肉棍好不舒服,徐文讓小筠休息一下,慢慢從高潮中緩和下來。

兩分鐘後,徐文將小筠兩腿往上拖起抱住,在兩人性器交合狀態下朝客廳走去,接著自己小心緩慢地朝大沙發上坐了上去,然後帶領小筠調整好在上面的姿勢,一邊吸吻著在他眼前晃動的飽滿乳房,一邊將小筠兩手伸直扶抵住沙發上緣,腰臀往上頂送來幫助小筠的身子開始緩慢上下起落套弄大肉棍,等小筠掌握住姿勢訣竅後,才放手讓小筠自己來掌控身體上下起落的速度和節奏,就見小筠兩腿撐在沙發上,身體難受地緩緩上下起落,十來下後忍不住呻吟著:『爸你的好粗好硬嗯嗯好難受啊插太深了』徐文往上頂了一下,插到了最深處:「筠兒要學習,別怕,自己要去體會什麼樣的深度最舒服,知道麼?」小筠輕輕點著頭,身體用力往下一坐,啊了一聲:「爸,這樣會受不了」徐文兩手握住她的乳房,鼓勵著她:「筠兒別怕難受,以後說不定你會遇上比爸還要粗大的男人,這時姿勢和技巧就很重要了」小筠難受的搖著頭:「不不要,爸這樣就快把我搞死了,要是更大的,會會被插壞掉的」徐文啞然一笑:「男生太大根女生真的會受傷,但爸這樣的還好吧,等我們做的次數越來越多後,你就會適應了,別擔心」小筠兩手緊扶在沙發上緣,身子開始緩緩前後擺動,有時完全利用腰部的扭動來磨旋大肉棍,逐漸懂得怎麼運用在上面的姿勢來使自己不那麼難受,等到慢慢感受到酥麻麻的舒服感上來時,才又開始身體上下起落來插的更深,懂了這種姿勢的性交樂趣後,小嘴發出的欲叫呻吟和臉部的舒服欲態也逐漸顯露了上來,看在徐文眼裡,滿意的恣意搓揉她的乳房來助興。

就見小筠在沒有壓力的狀態下,仔細去體會怎麼在上面掌控性交的方法,同時也會想起以前看過的A片中女生是怎麼在上面擺動身體的,然後再試著運用到自己的身上,而這一切也只有是在父女性愛的無壓力下才能體會的這麼快,重點是少女能在父親的性愛經驗調教下迅速融合和運用,這關鍵點就是信任了,由於對父親的從小信任度讓少女心中不會有懷疑感和猶豫感,而且有了上次處女開苞達到高潮的美好經驗後,這時自然更能放開身體來享受和體驗性交的各種美妙滋味了。

六十來回後,徐文教小筠在男女性器結合的狀態下,如何由正面姿勢轉為背後向著父親的後背式,這對於兩腿修長的小筠來說頗有難度,因為兩人性器並末退出而依然緊密的結合著,小筠的身子就必須小心地先朝右邊轉動半圈,接著左腿也須配合身體的轉動而跟著移往右邊,然後身體再轉半圈就可以變成身體面向前方了,這過程中徐文一邊指導她怎麼轉動身體和移動左腳,一邊小心扶著她的赤裸身體以防她失去重心跌倒,等到她完成轉換姿勢後,輕輕拉著她身子往後仰,讓她兩手可以撐在沙發椅背上做施力點,接著兩手扶在她迷人的纖腰上,腰臀開始緩緩往上一陣頂送上去,舒服地去感受小筠緊嫩小穴在這種姿勢下的磨擦快感,幾十來回後,再交由小筠自已來掌控和調整到最好的背後上方性交姿勢,很快地,小筠就已能緩緩前後擺動身體來磨送大肉棍,一邊小嘴發出誘人的舒服欲叫聲,聽的徐文慾火又升高了。

就見早上的客廳中春意濃郁,父女兩人盡情地在大沙發上肢體糾纏擺動,徐文已經多久沒有這麼恣意地享受男女性愛歡愉了,尤其讓他享受的身體又是這麼青春的鮮嫩肉體和緊實箍吮的美穴,大肉棍插幹起來的滋味真的是變幻無窮,而且當小筠開始懂得怎麼去扭動腰臀和身子來磨旋大肉棍時,那種要命的酥麻感遊走在全身細胞當中,激活著長久潛伏不動的一股男人慾望之魔,兩人做的越久,配合的越好,那股魔力也就越來越強,直把徐文給刺激的想要插撞進去來發泄才行。

這時徐文抱住小筠身子領著她翻過身來趴在沙發上,自己兩手撐在小筠身體兩側,兩腿將小筠雙腿往兩旁撐開,從背後上方朝著小筠高翹結實的臀部用力向下插干進去,左手則是將小筠左邊上身校服褪下一半,手掌伸去握住她的飽滿乳房用力搓揉,嘴裡喘著粗重氣息,大肉棍開始用力來回撞干進去,速度雖然只到四級,但是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還是衝擊著徐文的腦神經和聽覺,耳里聽著小筠在底下難受地張嘴欲叫上來,大肉棍更是直上直下的插落下去,他這回用的力道又比上次要來的強烈許多,畢竟已經處女開苞過的小筠必須開始體驗被男人全力撞擊時的插送感覺,這樣日後才能承受不同男人大肉棍的衝刺插撞,做為小筠父親的徐文更知道十七歲年紀的很多高中女生都有被不同男生干過的經驗了,小筠享受性愛的起步已經算是晚了許多,因此做父親的這時候就必須讓她體驗到真正男人全力插干時是什麼樣情形。

百來回過去,徐文將小筠修長雙腿併攏在一起,感覺緊度更加強烈了,當下噢噢噢地用力乾了下去,等聽到小筠痛苦難受地大聲欲叫上來時,當下兩腿撐著蹲起了身子來,兩手扶握住小筠腰際,大肉棍全力朝底下結實翹聳的臀部內陰道小穴深干進去,沒多久就將小筠給乾的又失了魂,一個勁猛搖著頭:『爸,要高潮了,好難受啊,哦啊,不行,會死,噢噢噢~~』徒然間身子一緊,兩手抓緊沙發,臀部猛地向上頂起,使得大肉棍插的更深,身子一陣痙攣顫抖,好久才停下來。

徐文緊緊的插在女兒陰道最深處,好好享受女兒高潮時的陰道痙攣潮射感,等到小筠喘息緩和下來後,才開始挪動她的雙腿來變換姿勢,由原先趴著的姿勢先調轉為側面,接著再變成仰躺下來的男上女下傳教士體位,徐文瞧著底下滿臉潮紅的女兒俏美臉蛋,忍不住俯身低下頭去吻她,兩人舌頭互相纏繞吸吮,下半身一邊擺動腰臀緩緩來回插送進去,接著徐文右手撐在小筠身旁,左手撫摸著她飽滿誘人的堅挺乳房,幾十來回插送下,又讓才剛從高潮中緩和下來的小筠逐漸身體又熱了上來,兩眼矇矓而迷離的一副欲眼狀態,誘人小嘴半張開來喘息著發出甜美的嫩叫聲,瞧得徐文忍不住腰臀擺動幅度越來越大,大肉棍像根鐵杵般來回上下插動不停,噗嗞噗嗞的插穴聲也越來越響亮上來,代表小筠的陰道穴內已被大肉棍給乾的淫水直流,甚至在大肉棍後退時還帶出大量的淫水流到了兩腿內側,徐文感受著自己大肉棍插到底後去撞擊女兒兩片豐腴大陰唇時的回彈感覺,啪啪啪的響聲就是來自這個時候了,雖然速度只到四級,但對於緊到會箍住大肉棍的鮮嫩小穴來說,這種速度可以說等於就是別的女生的六級插送速度感了,那種大肉棍來回插乾的磨擦快感當真讓徐文銷魂酥爽到了忘我的境界,腰臀一陣又一陣的持續擺動著。

小筠這時已被父親給乾的張嘴大叫上來,兩手伸到父親背後用力掐住,長長的指甲劃破了徐文背部肌膚,使得徐文從忘我的境界中痛的回過神來,才發覺小筠已然兩眼失魂般地猛烈搖著頭,小嘴啊哈啊哈的叫著,當下不再控制住欲射之念,慢慢將一道精液給提了上來,果然再強烈插乾了五十來回後,小筠張嘴噢啊了一聲痛苦叫了上來,但嘴巴卻喊不出聲音來,身子自底下逐漸往上弓起,徐文見狀,當下兩手撐在她身旁,身體使出全力朝她陰道深處猛撞猛干進去,一邊粗重地喘氣提醒小筠:「筠兒放鬆,別怕,來,爸爸幫你對,就這樣噢噢好舒服啊啊筠兒好棒」待見到小筠猛地身子一震,頭部頂在沙發上痛苦搖著卻發不出聲來時,大肉棍更是一陣終極的插撞進去:「筠兒,爸要射進去給你了,你忍耐一下,啊啊受不了太舒服了噢噢啊啊筠兒,爸要射了噢哦哦」小筠失魂中高潮感升了又升,但卻似乎總是差了一點才能攀到頂峰上,就在這時突覺一道炙熱精柱全力射了進來,瞬間將她高潮感帶著往上飛去,渾身酥麻又酸軟到了極點,想叫卻又叫不出來,只覺身子不斷往上飛去,越來越高,直到來到了無法再上去的邊緣地帶,當下終於才能噢噢噢叫了出來,接著只覺體內一道熱流潮液噴了出去,整個人像是要死了一樣的難受,就在這時另一道滾燙精液又適時射了進來,直衝花心,兩股熱潮互相交射融合,直把沒經驗的小筠給射暈了過去。

徐文這時也是第二道精液才剛激射出去,就遇到小筠一股熱潮直噴過來,瞬間整個腦中也是一陣暈眩,只知道後面接連有五道精液不受控制地連續接力射了進去,當第八道精液在失魂中也射了出來後,他感覺到生命似乎死了又重生般的難受又喜悅,從來沒嘗過這種欲仙欲死的高潮射精感,豈知這時龜頭突然間被一團花心給吮住般地好不舒服,又熱又有吸吮的感覺,就像陰道花心裏面有張溫熱小嘴來含住龜頭一樣,那滋味別說想像,連遇到時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只知道龜頭被花心這麼一吸一吮下,身子猛地一抖,第九道精液竟然像是無中生有般地倏忽射了出去,直將徐文給射的兩眼發直,只差沒斷了氣而已,因為心臟可能停了不止三秒吧。

半晌過後,徐文才猛地吸了口氣回過魂來,身子像是連靈魂都給射了出去般地渾身發軟,當下朝底下小筠身上趴了下去,兩人虛脫成了一團。

數分鐘後,徐文只覺底下小筠有氣無力地嚶的一聲暈醒了過來,怕自己身子重量壓到了她,連忙撐起了身子,接著緩緩從小筠陰道體內抽退了出來,即見一道好大量的濃濁乳白色精液泊泊流了出來,比起上次的射精竟然還要多上許多,也真不知這多出來的精液量是從哪裡跑出來的,只能說小筠緊實陰道實在太厲害了,當下徐文伸手拿了面紙盒過來幫女兒擦拭清潔,一邊心裡訝異著:「才隔了一天而已,怎麼又射出這麼多的精液來?」小筠臉色紅潤地緩緩起身將衣服穿好,剛經歷人生中難得的頂峰高潮後,她終於知道為什麼性愛那麼令天下男女著迷了,也對於父親的性愛技巧和能力更加依賴,高潮後的她身心舒暢到了極點,整個人彷佛充滿了活力一樣,原本屬於乖靜型的她也因為內心歡喜而變的不再那麼羞赧而開朗上來,抱著父親身體小聲地說:「爸好厲害,我很喜歡」徐文轉身也將她抱住,疼惜地說:「剛才難為你了,爸就擔心把你弄傷了,有沒怎樣?」小筠搖著頭:「沒事,只是剛才高潮真的好難受,我好像暈了過去」徐文微笑道:「有些女生因為身體的關係而不懂得什麼是高潮呢,你是遺傳了你媽敏感型容易高潮的那一種,經驗多了以後就知道要來的是什麼等級的高潮了」小筠側著頭問:「那小妹應該也是會遺傳到媽的敏感容易高潮型吧?」徐文倒沒想過這問題,愣著頭一邊穿起褲子,一邊說道:「雯兒還小,這種事還太早了吧」小筠穿好了衣服,嗤地一聲笑了出來:「爸,小妹只比我小一歲,你忘了我十三歲時就差點被男生給開苞了麼,小妹現在都十七歲了,而且已經懂得自慰很久了,就只爸還覺得她小而已」徐文咦的一聲:「你怎麼知道她有自慰了?」小筠哈的一聲:「我們姊妹都會聊很多私密的話呀,所以我當然知道了」徐文饒有興味的追問:「那雯兒有男朋友了麼?」小筠看了父親一眼,嘴角微笑著:「這當然不能跟爸說了,那是我和小妹的約定,不過爸放心,小妹還是處女的」徐文擔心的倒不是這個,坐在沙發上緩緩說道:「我是擔心雯兒也會和你一樣有這種症狀,只是她年紀比你小,可能也還沒給男生碰,所以現在無法知道而已」小筠啊的一聲點著頭:「我倒是沒想到這個,要不,也帶她去李醫師那裡檢查,早點發現可能就比較容易治療吧」徐文聽完搖著頭道:「雯兒還小,難不成就要給不同的男人來試驗了麼,我看還是等她自己交了男朋友後再看吧,而且這種症狀應該也不是那麼常見,不會那麼巧你們姊妹都得上了吧」小筠穿妥衣服看了下手錶,訝道:「爸,快八點了,你剛又做了快五十分鐘,好可怕」徐文拿起手機包包,聳著肩說道:「這有什麼,我和你媽以前常做上一小時以上,很正常的」小筠滿臉不可置信:「媽被你這樣干超過一小時啊,那不就脫皮受傷了?」徐文見小筠也背上了書包,當下拉著她的手往屋外走去,一邊和她聊著:「一小時多還好,潤滑度夠就不會受傷,只是像你們這般敏感型體質,可能會高潮個五、六次,就怕身體虛脫到爬不起來而已」小筠聽的張開小嘴合不攏來:「所以爸你和我做四、五十分鐘,算是快的了?」徐文微笑著:「我是怕你還沒完全適應爸這根粗長的傢伙,所以覺得差不多時就沒再去控制射精的念頭,當然,更重要的是你讓我太舒服,忍不住時就算想控制也很難,所以就射進去給你了」說完,出了門,兩人就沒再談這話題了。

徐文很久沒送小筠去學校上課了,在車上小空間中聞著女兒小筠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少女特殊體香,胯下竟然又有蠢蠢欲動的感覺,直讓徐文心中訝異萬分,畢竟十分鐘前才幹過小筠而且還射出來那麼多,按理說現在應該處於休養重新製造精子階段,但怎麼感覺陰囊里不像是剛射到一滴不剩的狀態,似乎現在即使再把小筠乾了也還能射出來很多的樣子,怎麼會這樣,難道是自己病了麼?這時聽著小筠說些學校里和同學的趣事,一邊開車聽著,一邊眼睛餘光不時瞟到小筠飽滿挺聳的校服胸部,大肉棍當下竟然又膨脹起來,硬度還是那麼的強,那種開車中勃起的樣子是很不舒服的,於是趕緊將注意力轉移到和小筠的聊天話題中才緩和了下來。

日子很快就到了星期六,下午二點多時徐文帶著小筠前去醫院找李醫師做現場採樣,妻子則帶小女兒雨雯去看電影,畢竟雨雯還不知情所以也不用讓她知道,小筠在車上和徐文說道:「爸,等下去醫院要在現場做,你可別做太久呀,不然有人在旁邊還挺尷尬的,你快點射出來可以採樣就是了」徐文嗯了一聲:「不是只有爸射出來就好呀,李醫師有說,最好能在你高潮時射進去,這樣出來的數據會更準確,所以等下你別想太多,也別去想旁邊有人就好了」小筠突然問道:「爸,那個李醫師很漂亮,身材又棒,胸部應該有E罩杯,你會不會想干她?」徐文發覺小筠有了性經驗後,說起話來越來越露骨了,和她原本清秀文靜模樣有點不搭嘎,不過他也知道,小筠只是和父親有過性愛肉體親密接觸後兩人關係更加緊密了,所以說起男女話題來才會這麼直接而露骨,而且徐文在和小筠做愛時說的露骨黃語也多少有影響到她,畢竟身為大學教授的父親在干她時都會說出這麼露骨的淫蕩言語,因此當她和父親聊天時也就很自然地沒有隱藏心中想法了。

徐文當然知道李醫師很漂亮身材又好,他也有去查了一下她的資料,對於這種美到有仙氣上新聞的醫師又豈是凡夫俗子能去想的,當下微笑回道:「李醫師的英文名字好像是J開頭,人家學有專精又有想法,追她的男人沒一千也有八百,你老爸都幾歲了,連排隊的資格都沒有,再說這話要是被你媽聽見,不訓你一頓才怪」小筠嘟著嘴回道:「訓我什麼呀,這還不是李醫師自己說的嘛,說什麼要你去找不同女人做愛,這樣可以讓你的六種H型基因穩定要素更加提升,那李醫師也是女人呀,為什麼她自己不下來跟你做,這樣爸不就可以干到她了麼?」徐文聽的莞爾一笑:「人家是醫師,哪有自己下來當實驗的,再說李醫師講的是說有些女性的陰道中有種D原素在高潮時會噴發出來,而這種D原素對於H型基因穩定要素相當有助益,至於哪些女性具有這種特質還是必須經由陰道分泌採集測試出來才會知道的」小筠呀的一聲:「誰說醫師不能下來當實驗對象的,她把我們父女當實驗對象,和我們說要打破傳統道德禁忌,那她怎麼不打破這種醫師不自己當實驗的呢?」徐文被小筠問的啞口無言,心裡也泛起為何不可的想法來,但嘴裡只能說道:「這些話等下在李醫師面前可別亂說,知道麼?」小筠哦了一聲,不置可否。

來到醫院後,李醫師已將十五坪大獨立開來的診間布置妥當,診療床周邊都用布幔圍了起來,比之前的簡單布簾隱密性提高了很多,李醫師用甜美的嗓音向兩人說明:「這裡只有我一個人,而且我已交待不能來打擾這裡,所以你們可以放心不會受到干擾的,當然你們的隱私也絕對沒問題,這點你們可以放心」說完,先拿了件診療袍服給小筠要她先去換,等小筠進入浴室後,才接著對徐文說道:「徐先生,再提醒你一下,等下你覺得差不多時,要讓小筠身體用跪直的姿勢來讓你讓你射精進去,然後射精後先別急著抽退出來,等我拿杯子給你嗯徐先生退出來時要小心,杯子要先準備好,完全退出來時杯子就要迅速過去裝了」徐文見她說的滿臉潮紅上來,雖然神色裝著專業和平常,但話聲中遇到露骨的字眼時還是會羞澀地吱唔不連貫,豐滿誘人胸口因害羞而快速起伏上來,讓徐文不注意也難,李醫師見他眼睛朝她起伏胸部看來,心中更是羞赧不已,趕緊轉過身去,拿了另一件治療袍服給他,正好小筠這時已換好袍服出來,徐文嘴角一笑,也進去換了衣服出來,這種袍服就是裡面什麼都不穿的,因此父女兩人什麼也沒說就進到了布幔裡面,小筠不想拖太久,很快就脫光躺在了床上。

徐文脫掉袍服也在她身旁側躺下來,小聲提醒她:「別去想外面有人,我們做我們的,你一樣可以叫出來,沒關係的,知道麼?」小筠嗯了一聲,閉起眼睛來。

其實對於徐文來說,他又何曾在旁邊有人的情形下做愛呢,所幸父女兩人已經有兩次性愛的經驗了,當性慾逐漸提升上來後,很快也就不再去想布幔外邊有人的事了,而且事實上,兩人對於布幔外有李醫師在卻反而更加刺激起了兩人心中的一股魔欲來,那種感覺很奇特,原本會忌諱做愛時旁邊有人,但當那個所謂旁邊的人是個可以有曖昧的末來可幻想和發展時,那又不同了,父女兩人同時都有想要故意去刺激外面李醫師的捉弄想法,因此小筠一開始受到父親的撫摸挑逗時就不再去控制自己的呻吟聲,嗯嗯哼哼的輕叫輕喘,等到父親舌尖朝陰蒂刺激上來時,小嘴欲張末張嗯~~嗯~~欲吟著,那種深度的呻吟聲只要是有性經驗的女人都會懂的,因此外面的李醫師自然知道小筠的情慾已然上來了,這麼近的距離聽著別的女生髮出這種讓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對於她這個和男友分開在不同地方工作的年輕女醫師來說,要說心中不會泛起一絲性刺激漣漪那是假的,尤其當聽到一陣從嘴巴發出來的嗞嗞聲響時,隨即意會到這是小筠正在幫她父親做口交,聽的她臉頰瞬間紅了上來。

李醫師沒想到父女兩人的性愛關係進展這麼快,而且小筠已經可以適應到可以用嘴巴來口交了,看來醫學上的父女協助醫療是有其道理的。

李醫師一邊在外面準備儀器,一邊兩耳聽著床上兩人發出的聲音,這時就聽見兩人移動著身體,不一會兒,聽得父女兩人同時噢的一聲,李醫師明白徐文已經插入了小筠陰道體內,她雖然知道社會上有很多父女性愛亂倫的事實,但這對父女的突破禁忌卻是在她建議下所成立的,因此心中難免有種衝擊感上來,尤其當聽著小筠被父親插送時所發出來的陣陣欲吟舒爽聲時,她光聽聲音就能懂得這是一個被男人大肉棍給乾的很舒服難受又酥癢的聲音,畢竟她也是一個有性經驗的女人,自然懂得那種被男人大肉棍插干時的各種美妙滋味了,而且沒多久她就已能聽見清楚的大肉棍插穴時的嗞嗞聲響傳了上來,代表小筠陰道已經是被乾的濕漉漉了。

李醫師和男友都各自忙著工作,已經快兩個月沒能在一起了,原本她認為可以用平常的心來幫這對父女採集數據,只是當真正站在床外聽著布幔內父女兩人赤裸裸地做愛性交時,那種刺激感超過她的預期很多,尤其聽到徐文用很大的力道但速度上卻始終沒有很快時,剛開始聽時還不大明白,後來才恍然大悟是小筠的陰道太緊的關係,也才懂得徐文不時發出那種噢噢~~嘶嘶的聲音原來是很緊很舒服的聲音,而當徐文帶著小筠轉換成側躺的姿勢後,啪啪啪的肉體交合聲也傳了上來,同時間小筠叫的聲音也越來越難受,甜美的青春嗓音聽來不只男人會受不了,就連身為女人的李醫師也有點忍受不住,當下兩腿不自覺地夾緊上來。

徐文這時讓小筠身體朝右邊側躺,兩腿彎曲像嬰兒在母親子宮時一樣縮著,他張開兩腿跪著將小筠白晰緊實的臀部攏住,大肉棍從側面角度側插送進去,兩手扶住小筠水蛇般的纖腰,腰臀緩慢來回擺動,時深時淺的插送不停,小筠第一次以這種姿勢來性交,感受到不同的大肉棍磨擦快感,尤其這姿勢可以讓男人大肉棍用斜入的角度來深入到很深的陰道內,五十來回就已經讓小筠小嘴張開欲叫上來,陰道前端的G點敏感地帶迅速被激發,沒多久就讓小筠身體一陣痙攣,啊噢叫著潮泄出來。

李醫師在布幔外聽著小筠欲叫的痛苦聲時,自然明白小筠已經高潮泄身了,同時間她只覺體內發熱,陰道內一道熱流不受控制地從深處流出,兩腿倏地靠攏緊縮,臉頰瞬間潮紅上來,小腿忍不住顫抖著,心中驚訝著:『怎麼會這樣,竟然我也高潮了?』待得高潮褪去後,她趕緊拿了面紙擦拭下體,心中好不羞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