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準則 (64-65) 作者:八九不離十

【淫妻準則】(64-65)

作者:八九不離十

第64章

婉柔顫抖的一句話說完,頓時在我心頭掀起一股火熱的巨浪,重重一次抽插間,只感自己那渾圓的龜頭直接頂開了婉柔蜜穴最深處,最柔軟的一個地方。

只看到婉柔身體就像是觸電了一般,猛然蕩漾起一陣密集的顫慄,讓我越發興奮的問道:「騷貨,他們怎麼說」「他們,他們……嗯……」也不只是因為快感的洶湧,還是羞恥的有些開不了口,婉柔在斷斷續續的壓抑呻吟中頓了幾頓,才總算說道:「他們……嗯……他們說一定要來看看……嗯……看看我這個騷貨……挨……挨操的模樣……老公……我……嗯……」一句話說完,沒想到卻是婉柔像是在瞬間興奮到了極致,一聲高昂的呻吟發出一半,又被硬生生壓抑下去,但聽在耳中又是格外的勾人。

「騷貨,他們現在正在外面偷看?」這個一個事實讓我只感覺渾身都像是有著一股岩漿涌過,顫抖到不停。

「我……我不知道……嗯……可能吧……嗯……老公……嗯……」婉柔的身體是那麼的滾燙,而她將自己的臉龐對準這帳篷外,是否也在期待著外面有幾道火熱而又貪婪的視線在偷窺著她此刻的淫蕩模樣?心中一想,我赫然是當即感到一股強烈的射意竟是無法控制一般,直衝小腹。

心頭火熱和無儘快感涌動,我心中一顫,赫然是當即俯身伸手便將帳篷的拉鏈給拉開了。

「看吧,看吧,看看我老婆挨操時的騷樣」我心中迴蕩著一聲聲火熱的怒吼,一次次簡直瘋狂了一般,聳動著腰部,宛若打樁機一般抽插,幾乎每一次抽插,都能頂到蜜穴深處那最柔軟的一片。

「老公……我……嗯……哦……」帳篷被我突然拉開,婉柔猝不及防之下赤裸的嬌軀轟然繃緊,但下一個剎那,卻又感覺到她濕潤的蜜穴轟然緊縮到了極致,涌動出一股連綿不絕的擠壓蠕動之感,從頭到尾的包裹住我整個陰莖。

「老公……我……哦……」伴著婉柔陡然增高和變得更加酥軟的呻吟,我瞪大了眼睛看向帳篷外,一個恍惚間,赫然看到了在不遠處竟是真的有著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在晃動。

一剎那,那晃動的人影就彷佛化作了我體內無盡情慾春藥的引線一般,轟然點燃。

在婉柔顫抖著再次昂起上半身的剎那,我當即用雙手死死拉住了她的雙手,讓她赤裸的上半身直直的挺立而起。

在一抹皎潔月光的照射下,婉柔那一雙晃顫著宛若水袋一般的白嫩巨乳,是如此的雪白,是如此的誘人,而又如此淫蕩的落入到了外面兩個偷看的人眼中。

我心中臆想著,火熱的怒吼著,雖然感覺到婉柔的蜜穴也在瘋狂蠕動抽搐著,幾乎下一個剎那就像是要達到高潮,但無儘快感涌動下,我卻是真的忍耐不住了,伴著一聲怒吼,又是重重一頂,一股股的盡數噴射在了婉柔蜜穴最深處。

「老公……我……哦……」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噴射,婉柔泥濘的蜜穴當即就像是不甘的狠狠緊縮了幾下,但隨著我停下所有動作,只聽婉柔發出一聲略顯幽怨的呻吟,直起的上半身頓時軟軟的倒了下去。

釋放過後,我慌忙拉上了帳篷的拉鏈,卻看到婉柔滿臉酥乳表情的看著我,眨了眨眼睛道:「老公,你這下滿足了吧」「老婆」我不由將婉柔拉起摟在懷中,真摯的說道:「老婆,謝謝你」「不用謝,徐方圓」婉柔無力的躺在我的懷中,說了一句,隨著卻是又貼在我的耳邊緩緩說道:「老公,要說實話,一半是為了你,一半,我,我自己也有感覺的」聽婉柔這樣一說,我當即頓感一股火熱再次湧入心頭,但釋放過後漸漸疲軟的陰莖抖了抖,一時間卻是怎麼也硬不起來了。

婉柔察覺到了,不由輕聲一笑戲虐道:「別逞能,不行就是不行了」「那要不我用手和嘴?」聽著婉柔以前想像中都不可能說出的話,我被倍感開心的同時,也不由有些愧疚。

「算了,我又不是你,少一次沒什麼大不了的」婉柔輕啐一聲,當即就收拾收拾看想去要休息。

我看著她那蠕動著的嬌滴滴紅唇,突然念頭又是一起,從背後摟住了婉柔道:「老婆,要不你用嘴幫幫我,我很快就能再展雄風」「你別想」婉柔拒絕的很是乾脆,瞅了一眼我那還沾染著明晃晃液體的陰莖道:「等哪天你洗乾淨了再說,睡覺」「好吧」我只能無奈的收拾了一下也躺了下來,聽著外面大自然的動靜,頓時又感到格外的滿足,此行算是所有的願望都得到了滿足,甚至超額的滿足。

這樣想著,一股睡意頓時直涌心頭,原本想摟住審批胖的婉柔,但剛一轉身就直接倒頭睡著。

可能是第一次露營,我睡的迷迷煳煳,中間似乎聽到了有誰的手機叮咚一響,側了側身,卻有當即再次睡去。

直到也不知睡了多久,被一股尿意憋醒,我陡然醒轉,朝著身側摸了摸,卻發現身側竟然空無一人。

心中陡然一驚,拿出手機準備照個亮,剛一打開,卻發現微信竟然有著一條郭曉的末讀消息:「方圓哥,睡了嗎,我來了」「臥槽」心中瞬間睡意全無,我不由豁然站起了身,實在沒想到郭曉竟然大半夜偷偷摸摸來到了這裡,難道之前打聽這麼清楚是早有準備?而婉柔也是偷偷的和郭曉赴約去了?但是,他們倆這會又在哪裡?剛開始的意外,頓時被一股火熱的煎熬所取代,試著和郭曉發了一條消息,等了老半天也沒音訊後,我不由忍著火熱,悄悄走出了帳篷,看著外面濃濃的夜色,猜測著兩人應該會在哪裡?其實就在我睡著的那一刻,婉柔並沒有睡著,雖然嘴上說的輕鬆,但她早已不是之前的婉柔,經歷了心理大師的調教,也經歷了郭曉這樣一個老公之外男人徹底的進入和占據,高潮對她來說早已不是那麼陌生。

尤其是在即將高潮的那一刻又硬生生卡住,那種感覺讓她心頭有些幽怨的同時,小腹不由也感覺微微有些酸酸的。

察覺到身側老公不一會便入睡而去,她感到既好氣又好笑,不由就會想到自己今天大膽的舉動,只感臉頰飛速滾燙起來。

若不是在這遠離城市的地方,若不是真的很想讓老公徹底滿足一次,或許她根本沒有勇氣去做這些大膽的事情,但真的去做了之後,她不由發現,似乎真的有著一點不一樣的感覺。

就像她給自己老公說的,羞恥是一種枷鎖,打開之後可能會讓人反感,也可能會讓人得到不一樣的享受,而她無疑是後者。

這樣想著想著,她不由就感到原本就有些酸酸的蜜穴,竟是當即微微蠕動了一下,讓她感到更加的難受。

「傅婉柔,你還真想當個蕩婦啊」在心中暗罵了自己一聲,婉柔當即就也準備睡覺,但就在準備閉眼的剎那,手機卻傳來了叮咚一陣聲響。

有些擔心吵到老公,她連忙打開手機關閉了聲音,但打開一看,卻是當即瞪大了雙眼。

因為微信消息竟然是郭曉發來的,第一條是一張黑乎乎的圖片,第二條則是問道:「嫂子,我來了,你和方圓哥在哪裡,這地方我不熟悉啊、」「你瘋了」婉柔猛喘幾口氣連忙回復道:「這麼大半夜你跑這裡幹什麼」「嘿嘿」郭曉回復道:「白天不是沒空嗎,警局的事情一忙完,我就趕過來了,嫂子不會捨得不見我吧」聽到郭曉這樣一說,婉柔心頭不由浮現出了郭曉為幫助自己盡心盡力,甚至在直到自己被暫停職務後,跑到局長辦公室質問的事情。

一股暖流湧入心頭,腦海中又陡然浮現出了郭曉那面對自己時常掛著壞笑的表情,當即赫然是感到臉頰又是一熱,無法控制的,這一次那濕潤的蜜穴直接狠狠抽搐了一下。

「傅婉柔」婉柔羞恥的默念了一聲,但一想到郭曉為了見自己大半夜風塵僕僕的朝這裡趕來,頓時就感一股股異樣的熱流接連在心扉間竄動。

「自己,要去嗎?」其實婉柔心中知道自己早已經有了決定,只是扭頭看了一眼正熟睡的老公,頓時又感到一股異樣的悸動在涌動:「徐方圓,你老婆又要背著你去偷男人了」這樣想著,心頭當即涌動一股讓她渾身顫慄的異樣刺激,羞恥和微微迷離之間,卻又是在想著:「自己該什麼時候,將自己偷偷背著老公做的事當成一件禮物,送給老公呢?」想著,想著,等她猛然回過神來後,頓時發現自己已經走出了帳篷。

微涼的夜風吹散不了她內心的火熱,其實她並沒有刻意想著要和郭曉發生什麼,但就是走出帳篷的一剎那,便感到身體越來越燥熱,還夾著著老公精液的蜜穴,也更加頻繁的開始一次次蠕動起來。

深吸一口氣間,婉柔看著郭曉再次發來的消息,輕輕一咬紅唇,還是朝著濃濃的夜色深處走去。

「嫂子」終於見面,聽到郭曉那一聲興奮的呼喊,婉柔身體一緊,就像是為了掩飾著自己內心羞恥的想法一般,紅著臉本能般向後退了一步,並做出了戒備的姿態。

然而,身體還沒調整完畢,陡然就看到夜色中的郭曉帶著一絲風塵僕僕的痕跡,更帶著滿身的火熱,直接將他強勢摟入了懷中。

「郭曉,你……」一句話沒有說完,婉柔睜大眼睛感受著自己柔軟的紅唇當即被郭曉火熱的占據後,身心先是一顫,接著一抹羞恥湧現在臉頰,當即顫抖著閉上了雙眼。

「這,這是自己和其他男人第一次接吻吧」心中這樣想著,婉柔卻感覺到隨著郭曉的緊緊摟抱,身心間的火熱就像是被點燃了一般,急促喘息著,羞恥著,身體卻又是那麼的無力。

自己只是被動的迎合著郭曉的熱吻,但郭曉卻又是那麼的火熱,兩瓣厚重的嘴唇就像是犯了毒癮一般,接連將自己的上下臀瓣含入,然後吮吸著,舔弄著。

「郭……嗯……」剛想開口說話,但隨著自己紅唇微微一張,頓時就感到郭曉那靈活而又火熱的舌頭直接強勢撬開了自己微微張開的牙關,粗魯的肆虐在自己的口腔中。

或是用舌尖輕輕掃動著自己的牙齒,或者宛若游蛇一般竄動著自己口腔中的每一個角落,直到最後,那靈活的舌頭陡然纏繞在了自己的舌頭之上。

婉柔芳心顫慄著,羞恥中本能的想要拒絕,但拒絕的念頭剛一生出,發出的卻是一聲帶著炙熱喘息的「嗯」的呻吟,自己那溫熱濕潤的舌頭就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隨著被郭曉輕柔而又火熱的捲起,當即也情不自禁一般,主動纏繞了而去。

「嗯……嗯……」婉柔感受著身心的火熱,思緒迷離的晃蕩間,根本不知道這一吻到底吻了多久,只知道原本兩條舌頭還是在自己嘴中緊緊纏繞。

不知不覺間,兩條舌頭便齊齊探出到了嘴外,婉柔兩條靈活的游蛇,緊緊交織纏繞在一起。

兩人噴吐出的炙熱鼻息交融在一起,兩人渾身的火熱交融在一起,那柔軟舌頭上滑動的一抹晶瑩液體也交融在一起,甚至有著少許幾滴順著嘴角緩緩滑落,溫情中又帶著一絲淫霏。

「嗯……嗯……」許久,許久,直到婉柔感覺有些喘不過氣來,才猛地一下推開了郭曉,感覺臉頰滾燙到極致間,羞怒的看了一眼郭曉,剛想開口說話,卻聽郭曉道:「嫂子,看到你心情還不錯我就放心了,嫂子別急,我託人打聽了一下,嫂子這次是暫停職務,可能也就是避避風頭,過一段鐵定官復原職,甚至把那個代字徹底去掉」「你……」原本的千言萬語,隨著郭曉這樣的話說出,婉柔一時間不由征住了,實在沒想到郭曉大半夜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看自己開心不開心。

心中一股異樣的暖流涌過,她卻是緊咬了嘴唇道:「你別瞎操心,我的事不比你還清楚」「嘿嘿」郭曉笑了笑:「方圓哥呢,睡了嗎?」「當然睡了」婉柔此刻也說不出自己什麼心情,只感除了暖意,看著眼前的郭曉,身心間也有一種格外強烈的衝動在洶湧,這種衝動讓她渾身格外火熱,有些無法自控一般。

不,或者說,讓她有些根本不想去控制。

不過,夜色中的郭曉並沒有注意到眼前這個嫂子細微的表情變化,心中長鬆一口氣的同時,不由道:「那嫂子我就回去了哈,免得方圓哥醒來不見嫂子擔心」看到郭曉竟然真的這樣要走,婉柔羞恥中紅暈咬的更緊:「你大半夜過來,背著你方圓哥親你嫂子,就不怕了?」「這,這……」雖然自己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但今晚可是實實在在的突然襲擊,加上也能露出破綻,郭曉連忙賠笑道:「嘿嘿,這不是見了嫂子太激動,一個沒忍住」「先別走,跟我來」婉柔顫了幾顫,才說出這樣一句話,說完之後,濃濃的羞恥感伴著一股異樣的刺激,簡直瞬間就要讓她渾身沸騰起來了一樣。

郭曉有些不明所以,因為他根本沒想著,能在今晚,特別是婉柔剛剛被暫停職務後能發生點什麼。

帶著一絲詫異跟著婉柔來到了一塊亂石之後,夜色中只見婉柔的雙眸似乎格外的明亮,又似乎蘊含這一種異樣的異味,然後自己的身體便被緩緩推著靠在了身後的一個樹上。

「嫂子?」郭曉有所猜測,興奮中又不確定的呼喊了一聲,卻聽婉柔直接道:「閉上雙眼」「哦……好的,嫂子」郭曉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因為興奮微微的顫抖到了,但下一個剎那,微微的顫抖陡然變成了最為強烈的極致火熱,因為她赫然感覺到,在自己閉上雙眼之後,自己的褲腰帶竟是當即被一雙柔軟的小手緩緩解開了。

隨著來不及換下的警褲連同內褲一起褪到腳踝處,郭曉忍不住睜開了雙眼,低頭看去,趁著就像是天公作美一般,陡然移來的月光,他終於看情了身下這個嫂子臉頰之上濃濃的紅暈春情和一絲迷離。

又是下一個剎那,他就又看到如此高貴端莊的一個嫂子,蹲在自己的身下,柔軟的小手輕輕的握住了自己半硬的陰莖,幾乎貼著臉頰,然後用迷離而又渴望的眼神看著自己道:「郭曉,你一直不是很想讓嫂子給你舔,舔雞巴嗎……嗯……」

第65章

「郭曉,你一直不是很想讓嫂子給你舔,舔雞巴嗎……嗯……」聽著婉柔這樣迷離而又勾人的對著自己說出這樣一句話,郭曉瞬間感覺就要興奮到爆炸,那原本半硬的陰莖也是頃刻間直直翹立而起。

感受著陰莖上婉柔噴吐而來的火熱鼻息,郭曉只感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興奮的顫慄,但顫了顫,還是吞咽著喉間的唾液道:「嫂子,我,我沒洗」其實婉柔又何嘗平靜,戛然而止的高潮和郭曉令他有些感動的衝動混攪在一起,卻促成了她此刻最強烈的渴望。

她甚至很少為自己的老公口交,但此時此刻,鼻息間陡然撲卷而來一股濃濃的雄性氣息後,她卻當即感到思緒飛快的迷離。

感受著手中原本那根半硬的陰莖幾乎是飛一般的堅挺到極致,握在手中又是那麼的滾燙,就像是絲絲縷縷浸透進了自己的心扉,掌心處也當即飛快瀰漫上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沒洗嗎?」聽著郭曉這樣說著,婉柔腦海中一時間想到的卻是之前自己看著老公那沒洗的陰莖,乾脆拒絕的情景。

心中陡然一股異樣的刺激湧現,眼前郭曉陰莖那帶著的微微一絲異味,反而讓她更加的渴望一般:「老公,你看,我沒給你吃雞巴,但現在卻要給郭曉吃」這個念頭一生出,她微微張嘴只感滿口都是灼熱,情不自禁一般,就抬頭看著郭曉道:「嫂子喜歡」一句話說完,濃濃的羞恥感湧入心頭,郭曉當即就看到自己的嫂子,掛著滿臉羞恥的紅暈,那嬌滴滴的紅唇微微一張,下一個剎那,自己碩大的龜頭便消失在了嫂子的紅唇之中。

「嫂子」郭曉當即興奮的一顫,下一個剎那,那微微一顫當即化作了無法控制的劇烈顫抖,正是婉柔不僅用柔軟的紅唇將自己的龜頭緊緊包裹,更是伸出了舌頭繞著自己的龜頭不斷的轉圈打轉起來。

「嫂子……我……」郭曉的舒暢,不僅僅來自生理,更也同時來自心理,正興奮的顫抖著,頓時又看到婉柔一邊吮吸舔弄這自己的龜頭,一邊赫然是迷離的抬眼看著自己,嗚嗚不清的說著:「郭曉,嫂子……吃……吃的舒服嗎……嗯……」一句話問完,郭曉感覺自己身體更加劇烈的顫抖已經回答了一切,而婉柔也就像是得到了答案一般,彷若情不自禁一般發出一聲嗯嚶,緊接著那已是大大張開的紅唇赫然是再次張大了少許。

只看到,通紅的臉頰下,婉柔神情間掛著深深的迷離,紅唇張成一個大大的O字型,然後便聳動著自己的頭部,一寸寸,格外緩慢,但卻又格外輕柔的就將自己的整根陰莖,一點點含入。

「嫂子……我……我好舒服……」郭曉那顫抖的哼唧聽在婉柔的耳中,卻彷佛直接撩弄了她最敏感的心弦一般。

「嗯……嗯……嗯……」隨著那樣一根粗壯的陰莖被自己一點點盡根含入,婉柔迷離中猛然微微回過神來,頓時發現自己竟是不由自主的發出了那宛若誘惑一般的嗯嚶之聲。

「我……嗯……」所有的思緒彷佛都被身心的火熱所淹沒,推動著婉柔本能一般,將那根粗壯的陰莖一點點含入到更深。

只感整個口腔都被這跟陰莖占據的嚴嚴實實,呼吸也有些困難,但婉柔在額頭、瓊鼻漸漸彌補上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後,心中陡然想到的卻是:「好……好像真的比老公的更粗……更大……嗯……」羞恥卻又伴著最純粹的渴望,最強烈的禁忌一般的刺激,讓婉柔明明雖然在服侍著男人,但一雙乳房卻是接連不斷漲熱,蜜穴中更像是著了火一般,酸癢難耐,伴著無法控制的蠕動,擠流出一縷縷黏滑的液體。

「嗯……嗯……郭曉,嫂子這樣可以嗎……嗯……」婉柔感覺自己一時間甚至都忘了羞恥,忘了身份,在無盡渴望的催動下,將郭曉陰莖整根含入的瞬間,便開始不由自主的前後晃動著自己的頭部起來。

她的口交經驗並不算豐富,但從心理大師發來的那些影片中,她早已成為了理論上的高手。

一次次前後聳動著自己的頭部,一次次清晰的感受著郭曉那滾燙陰莖體與自己紅唇的摩擦,她赫然是感覺,就彷佛這根陰莖就像是正抽插在自己的蜜穴中一樣。

一股火熱從郭曉那猙獰的龜頭處通過口腔,透徹心扉,又齊齊匯聚在自己泥濘的蜜穴之中,讓她不由自主的,來回吞咽的速度便漸漸的加快。

有著微微的唾液在自己口腔中瀰漫,不一會便在來不及吞咽下從嘴角滑落而下。

她不由想到自己此刻的模樣一定很淫蕩,很下賤,但,聽著郭曉真的很舒服啊。

不由自主的,她赫然是任憑更多的唾液從自己嘴角滑落,吞咽中耳邊也漸漸響起了微微一陣「嘩嘰嘩嘰」的淫霏聲響,讓她芳心連顫,卻動作更快。

「嫂子……真的好舒服……我操……嫂子你這樣我會受不了的」郭曉根本不敢相信,只看到婉柔更開始的動作微微有些生疏,隨著將自己陰莖完全的含入,似乎因為太過粗壯,臉色一剎那變得漲紅。

看著婉柔的表情有些難受一般,郭曉心中當即就生出一股不忍,但剛想開口,陡然間又看到婉柔臉上有些難受的漲紅之中又包含了一絲迷離的春情。

「嗯……嗯……」一聲聲無力的嗯嚶,頓時看到婉柔反而當即加快了吞咽的速度,自己那碩大的龜頭不時將婉柔紅暈的臉腮搗出鼓鼓的一片,但卻又當即感到自己滾燙的陰莖體之上,當即便有著一條溫熱的舌頭快速的舔吸而過,當即就讓他舒服的渾身一個激靈。

「嗯……嗯……嗯……嗯……」從最開始的一寸寸緩慢含入,再到漸漸加快速度,再到如今,郭曉感覺婉柔就像是因為自己的陰莖而沉浸在了其中一樣。

無力而又模煳的嗯嚶之聲越來越密集,那吞咽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皎潔的月光下,自己略顯猙獰的陰莖與婉柔嬌滴滴的紅唇在進出中不斷摩擦的畫面,更給他帶來了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

只看到婉柔的臉色是紅暈,時而更加紅暈,一縷縷晶瑩的唾液順著嘴角滑落,在皎潔月光照射下,更加顯眼,也更加淫霏。

「我……嗯……嗯……嗯……」一剎那,就感覺婉柔到達了極限一般,猛地快速吞咽了幾下,偶爾幾次幾乎都直接搗弄到了她的喉嚨之中,讓郭曉一陣酸爽的哼唧後,頓時就看到婉柔猛地吐出了她的陰莖,咳嗽幾聲後,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紅唇間的唾液也是更加濃密。

看到這一幕,郭曉原本有些不忍,但心中的火熱實在有些無法抑制,當即也是喘著粗氣道:「嫂子,你,你給我甜甜吧」一句話落下,頓時看到婉柔臉上的羞恥表情猛地濃厚,但伴著急促的喘息,迷離之色也隨之如同漣漪一般蕩漾開來,當即就見她一手輕柔握住了自己的陰莖,然後緩緩向上一抬,一邊看著自己,一邊赫然是伸出了柔軟的舌頭,就沿著自己猙獰的陰莖體開始舔吸起來。

「嗯……嗯……嗯……郭曉,是這樣嗎……嗯……」郭曉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樣,明明是如同仙子一般高貴而不可侵犯的嫂子,但此時此刻卻又如同墮入凡塵的淫蕩天使,淫蕩的為自己舔吸著自己雞巴。

陰莖一陣陣抖動,赫然是一股射意差點控制不住,但卻又一眼也捨不得錯過的,死死盯著婉柔就如同貪吃的孩童在舔吸著一個棒棒糖一般,從龜頭到陰莖的陰莖根部,或是用那舌尖輕掃,或是大力的裹吸一陣,猛然間又將自己的龜頭含入,快速吞咽幾下。

「郭曉,嫂子滿足你了……嗯……嫂子在給你吃雞巴……嗯……你看到了嗎……」眼前的宛若是如此的嫵媚和勾人,郭曉興奮著激動著,但在陡然間卻又如此清晰的察覺出了婉柔嫂子的渴望。

一剎那,雖然他格外的想繼續享受著這一刻的滿足,但還是當即強忍了下來,一把將婉柔拉起,在她一聲無力的驚呼中,火熱的吻去。

嘴中雖然有著自己液體的味道,但郭曉卻毫不在意,感受著婉柔也是如此火熱的回應,他胯下的陰莖一抖一抖,彷佛及阻礙催促著他提槍而上。

「嫂子,我要操你」無盡煎熬火熱涌動下,婉柔耳邊陡然響起了郭曉那一聲火熱的吶喊,一剎那,心扉彷佛都要被融化,她甚至生不出一絲拒絕的力氣,身子便被郭曉拂動著,反轉而來。

當自己雙手本能的按在旁邊的樹上,臀部對準高高噘起的一剎那,頓感泥濘的蜜穴當即就像是受到了強烈的撩弄一般,讓她忍不住昂首發出一聲嗯嚶,扭頭間,羞恥而又迷離的說道:「郭曉,我就知道……嗯……知道你要操嫂子……嗯……」一句話,迎來的則是郭曉粗魯的扒開了她的緊身褲,但扒開的一瞬間,卻聽郭曉又是一聲火熱的驚呼:「嫂子,你怎麼沒穿內褲」這個問題,讓婉柔一時只羞恥的睜不開雙眼,但卻又情不自禁一般扭頭看著郭曉道:「因為……因為嫂子……嗯……也在等著你來……操……嗯……操嫂子……哦……」一句話剛剛說完,迎來的便是那根粗壯陰莖狠狠的盡根而入,悠長的呻吟中,婉柔只感渾身的火熱剎那間沸騰,之前硬生生中斷而擠壓著的高潮快感,也是當即轟然爆發而出。

剛一被進入,蜜穴就像是瘋狂了一般,蠕動著,緊縮著,貪婪的死死包裹住了郭曉的那根陰莖,心中想的卻是:「自己說的沒錯,其實自己從走出帳篷的那一刻,就在想著被這根雞巴進入自己的身體了啊」「我……郭曉……嗯……哦……嫂子好舒服……嗯……哦……」快感來的如此強烈,婉柔的反應更是如此的真實和肆無忌憚,但猛然間,就聽郭曉又問道:「嫂子,你的裡面好濕啊……操……好爽……嫂子……操……」「我……我……嗯……哦……郭曉……」聽郭曉這樣一問,婉柔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蜜穴中可還是有著老公殘留的精液。

只是一想到,一股發自靈魂深處,無法言喻的興奮顫慄當即轟然爆發而出。

「自己,自己的裡面要同時被灌滿兩個男人的精液嗎,我,我竟是如此的淫蕩嗎?」婉柔無法自控的浮現出這樣一個羞恥到極致的念頭,但一瞬間卻又宛若整個人在快感的浪潮中被高高掀起,幾乎無法思考之間不由道:「我……郭曉……嗯……裡面剛……剛被你方圓哥射過……哦……啊……」「嫂子,操」郭曉剎那間就被刺激的瘋狂,感受著插入蜜穴的無盡滑膩,或許換成其他人會有些反感,但面對自己最尊敬的方圓哥和嫂子,帶給她的唯有最強烈的刺激。

「嫂子,你真騷,剛被方圓哥內射,就來讓我操你」興奮涌動之下,郭曉不由也大膽起來,雙手有力的扶住婉柔的腰部,然後一次次幾乎是拼盡全力的抽插。

只感覺耳邊那「噗嗤噗嗤」的聲響如此的清晰,低頭一看,一縷縷白色泡沫狀的液體早已在兩人交合處匯聚出了一大片。

「嗯……郭曉……我……我……哦……婉柔面對這個問題,似乎羞恥的不想回答,但猛然間又是一聲悠長呻吟,不由自主的便顫抖說道:「嫂子……嗯……嫂子是騷貨……嗯……你不喜歡嫂子對你騷嗎……嗯……哦……」「我喜歡,我喜歡嫂子更騷」郭曉只感今晚婉柔的蜜穴不僅是那麼的濕潤,而且反應是那麼的強烈,一次次幾乎簡直要把自己的陰莖夾斷,但卻也在同時帶來了最強烈的快感,不由就道:「騷嫂子,下次我要射進嫂子的騷逼後,再讓方圓哥操」「我……嗚嗚……哦……郭曉嫂子聽你的……哦……你射完再讓你方圓哥操……嗯……哦……」只是一剎那,郭曉頓時感覺眼前的嫂子就像是要達到高潮了一般,一聲怒吼,應著「啪啪啪」的撞擊聲,簡直就如同打樁機一般開始瘋狂抽插起來。

不過,兩人的交流也頓時讓他想起了我,連忙趁空打開手機,只來及給我發了一個位置,直接將手機扔在了地面,然後更加大力的操弄起來。

「嫂子,操死你,操死你……」郭曉發了狠,感受著婉柔蜜穴的緊緻收縮,一次次調整著抽插的角度,更加無情的將那收縮硬生生擠開。

「我……郭曉……嫂子……嫂子不行了……哦……」婉柔真的是要到了,之前積壓的快感伴著郭曉陰莖的插入,爆發的是如此強烈,只是一剎那,便感覺到無儘快感涌動在蜜穴,伴著蜜穴的蠕動,收縮,抽搐,剎那間又匯聚在了一點。

「嫂子,我操的爽還是方圓哥操的爽」耳邊迴蕩起了郭曉那似乎每個男人都很熱衷的問題。

「我……嗯……哦……」婉柔羞恥的無法回答,但在快感衝擊下,一次次繃緊身體,卻又情不自禁的顫抖回答道:「都……都爽……哦……」此時的我,終於費盡千心萬苦的找到了兩人所在,耳邊迴蕩的除了婉柔那無力而又悠長的呻吟外,第一句話便是郭曉問的誰操的更爽。

「騷嫂子,說實話,誰操的更爽」郭曉顯然不滿意,一次次更狠的操弄間,繼續追問著。

「都……都爽……嗯……哦……」「誰更爽?」「都……哦……都……嗯……」「騷嫂子,誰更爽?」「我……啊……我……嗯……」一剎那,我雙眼簡直就要噴火間,只看到我的老婆,我的婉柔在郭曉一次次狠狠操弄下,高高昂起了上半身,渾身緊繃之後又轟然顫抖起來:「你……嗯……郭曉你操的嫂子更爽啊……哦……哦……」僅從婉柔那高潮時,緊繃到極致的身體,我也能想像到此刻她那蜜穴的緊緻,而郭曉也是猛地喘了口氣,俯身趴在婉柔後背上之後,頓時又火熱的吻向了婉柔。

只可見,婉柔如此的無力,但還是極力扭著頭,火熱而又主動的回吻著郭曉。

「嗯……嗯……嗯……」兩人炙熱的喘息交融在一起,直到久久,才漸漸平復,隨著郭曉的陰莖拔出,只可看到一股液體彷佛應著「嘩」的一聲直接從婉柔蜜穴中滑落而出。

而在同時,我赫然發現,郭曉根本還沒有射,婉柔也很快發現了。

因為離的較遠,聽不清兩人小聲說了什麼,但只見郭曉貼在婉柔耳邊說了一句什麼,緊接著便看到婉柔微微掙扎著,但最終卻是緩緩蹲在了郭曉身下,一手輕輕握住了那沾滿淫霏液體的陰莖,對準了自己的臉頰。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