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欲 (5) 作者:老新

. 【紫欲】

作者:一個999992021-10-12發表於S8

第五章 易鯤,天魂(龍王) 曾幾何時,易鯤還沉浸於妻子陳佳怡的外遇而痛苦,也為紫妍對他的魅惑心動不已。

但當易鯤恢復了一些本體記憶時,他卻以為又開始了一場夢而已,不過易鯤的所有記憶很快就恢復了。

他甚至還記起自己天魂出體那刻,凌晨時分倏然驚醒,頓覺周身異樣,若有若無的氣感流轉在四肢百骸,他沒睜眼就能看見自己慢慢從床榻上脫離,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他騰身而起,撞到天花板後,他還能翻身看到依然在下面酣睡的那個人,很熟悉,原來是自己。

他非常奇怪怎麼會這樣,但這種驚奇卻沒將他激醒,爾後似乎是被一陣風帶走了,他穿過房門下的縫隙,這裡有熟悉的樓道,寫滿了各類廣告的牆壁。

他很快飄過一棟棟樓宇,街道,甚至自己正俯瞰著金湖的美麗湖畔,他從未在這種角度欣賞過這裡的美景,他懷疑是不是夢遊?他很快否定了,湖畔廣場上還有零落的幾對戀人在擁吻,接著是一排排昏黃的街燈,非常耀目。

這種體驗極為舒暢,第一次在空中這麼無所顧忌的漂移,他認定這只是一場春秋大夢而已,既然是夢那就玩個夠!

沒多久他就進入一座三層洋房,又穿過門縫,床榻上赫然睡著一對俊男靚女,女人很漂亮也有點熟悉,他記不起來是誰,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吸引力,或者他是被扯拽著進入了男人的耳道,最終附體。

這過程是易鯤從沒體驗過的。如果他知道這不是夢,他死也不會任由著自己的,但現在後悔來不及了。

他現在終於意識到自己是被完全封在這個張嘯身體,他能感知這個男人的一切感知和思維,他的失妻痛苦和在會所的刺激享受一併也要讓易鯤承受。

易鯤隱約記起文老道說過的,自己就是那一縷能附身於人的天魂,他現在的本體應該還在自己家,至於本體怎麼樣了不得而知。

易鯤恢復了意識後,就驚恐起來,但任憑他再怎麼努力折騰也出不去,不知為何。

這是他第二次被進入張嘯的靈台,也許是和龍王一樣,也是命格相似就被吸引了吧,他無奈的想,這是被困住了麼?難道一輩子回不去了嗎?

現在他已被困好些天,易鯤可不願永遠生活在別人的世界裡,這是一座囚籠,讓人極度困頓,苦不堪言。

他想不出好辦法,於是嘗試著與張嘯溝通,看看有沒有契機讓自己能再次出體回去。

從張嘯發現妻子出軌到現在,易鯤一直在和他說話,但張嘯應該沒聽到。就在張嘯開啟瘋狂模式就要出車禍之際,易鯤在急火攻心中爆發的聲音終於突破了什麼屏障,他的聲音真的能讓張嘯聽到了,避免了一次大災難。

對於張嘯妻子出軌的事,易鯤也幫不上他,正苦惱之際,一個聲音自心底響起,那是古老又滄桑的聲線,仿佛是從遠古古潭中發出的,「易鯤,我在你的天魂,你應該知道我是誰,」

易鯤吃了一驚,「張嘯?」不會,「難道是,龍王?」他不敢相信自己判斷,難道文老道說的是真的?

「龍王?哦,是的,是的,我也許就是那個被你們稱為龍王的人吧。都多少代過去了,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人,又怎麼又會跑你這裡的,這世間之事真是一個奇怪的笑話,哈哈!」

「難道您自己也不確定您到底是誰?」易鯤很驚奇,哪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誰,他傻了嗎?不過很可能,易鯤自從在張嘯靈台被封,沒多少天他就感覺不會說話了。

「我自混沌中醒轉那刻便渾渾噩噩的,到現在也是如此。不過有一點我可以告知於你,你那本體所在的家有監視著我們的高等辨魂者。並且他已跟到了我們所附體的這個張嘯的靈台。正因為他們認為我就是龍王,他們想找到我!可笑啊!龍王?這連我自己都無法確認的事,哈哈!」

聽了龍王的一席話,易鯤有些毛骨悚然,怎麼張嘯身體里有這麼多靈體?是要打麻將嗎?「你怎麼知道他在張嘯靈台?又怎知是監視我而不是張嘯呢?」

「花了老夫五百多年修煉的讀心術湊合著勉強能用,如果距離夠近就能獲取他人心意,就如你的思想只要一閃念就被我讀到了,你不覺得我們的交流完全靠意念麼?」

「也是啊,不過,那個監視我們的豈不是也能得知我們之間的對話?」易鯤緊張起來。

「哈哈,他對於我來說等級還太低,我已使用幻術將你與外界隔絕,你對外的一切思維的真實波動不會被他發覺有異樣的,他也只有將我逼出你的天魂後才能看到我,放心吧!」

「啊,難怪我一開始還不能跟張嘯溝通呢,幸好我突破了您的屏障,將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啊!」易鯤有些得意,「哦,你能與張嘯溝通了?」龍王的語氣有些訝異。

「對啊,只要我願意,」

「不錯,看不出你這小傢伙有點根基,」

「我都快四十了,還小傢伙?」易鯤差點笑出來,「在老夫面前恐怕很少有人能自稱老夫的,相信我!」龍王很認真的說。

這個龍王很一本正經的,易鯤有些好笑。

「我們談正事吧,之所以這段時間我沒有搭理你,是因為我在恢復元力,因為我的元力已然耗盡,」

「原來如此,」

龍王繼續說,「因為我算出這個張嘯命中有劫難逃,而且他的命格與你相似,所以就助你來到此地,」

易鯤有些吃驚,「原來是你讓我來的!我這是一縷天魂吧,我的身體有沒有事啊?我想回去!」他沒想到是這個龍王帶他來這裡的。

「第一次沒有很好的出體,第二次助你來到這兒已讓我的元力耗盡,這次老夫要恢復很久了,暫時出不去,」

「為什麼你要帶我出體來到張嘯身體?」易鯤對這個問題非常疑惑。

「因為你需要儘快提升修為,從而與老夫合魂。最重要的是我不能讓你本體冒險。而張嘯的劫難正是你參悟的好時機,既然他命里就躲不過去,那麼就讓他快快助你修行吧!」

「修為?修行有這麼大風險,會死人?張嘯他也會死嗎?」易鯤可不想鬧出人命。

「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抗不過去就魂歸大地嘍,」

「張嘯有什麼劫難啊?哦,對了,昨天車禍嗎?」易鯤這才想起昨晚驚心動魄的一幕,「嗯,小劫而已,不過已被你點破,」龍王淡淡地說。

「你的意思是他還會有更大的?」易鯤知道自己這縷天魂應該沒事,哪怕張嘯遇到更大災難,但他還是可憐無辜的張嘯。

「當然,那個監視你的人,他們的背後是異常強大的勢力,現在稱作什麼極樂道。哼,為了逼出老夫,他們什麼手段都會用出來的,張嘯這條命和這個家恐怕很難保住!」

「所以您怕我的本體也會遭殃,所以,」易鯤想到一個問題,「您是不是故意讓極樂道的人看到我這縷天魂進到張嘯體內的?」

易鯤覺得這龍王也是心機極重之人。

「也許吧,不過他們的辨魂者能力還是很強的,為了抓到老夫,極樂道安排了至少三個辨魂者在監視著你天魂的一舉一動,一般來說,天魂出體基本都在陰氣旺盛的夜間,所以白天他們安排了一個在你周圍遊走,夜裡有至少三個。自從我帶你出體後,你那個本體的壓力會小很多,這樣也好,」

「極樂道,是文道長提起過的,被你讀到了。他們想逼出你會拿張嘯怎麼做?拷問他嗎?」

「拷問?太簡單了,而且張嘯根本就不知道你我的存在,呵呵。據老夫所知極樂道通常會利用被附身人的脆弱點做文章,而張嘯的弱點正是他的妻子!」

「他們會綁架他的妻子?然後殺了?」易鯤覺得有負罪感。

「綁票撕票,這也太簡單了,通常對付普通附身人是可以的。但要逼出老夫這種級別的,極樂道需要一個長期積累的刺激過程。張嘯妻子是壓榨逼迫張嘯的一把利器,運用得當會讓張嘯生不如死,通常一個人受刺激後的衝擊波是會影響到附身人的心神,從而將我逼出你的天魂。如果張嘯被逼崩潰甚至發瘋,那他這種衝擊力就等同一顆核彈在體內爆炸的效果,哪怕張嘯只是一個普通人!」

「這樣也太可怕了吧,活生生將一個人逼瘋,我們坐視不理嗎?見死不救我恐怕做不到的!」

易鯤感覺龍王正盯著他看,「想不到你這麼,仁慈,」

「是您覺得我太懦弱了吧,」

龍王沉默了會,「唉,張嘯的劫難就是你我歷練修行的機會,我可以答應你儘量不讓他死,」

「您自己難道也要借張嘯來修行?」易鯤聽出龍王的意思,「我只是需要儘早恢復而已,」

龍王接著說,

「我能最終落定到你這裡,從命數判斷呢,你我需要完成一次合魂,而且這種過程也才剛開始。完成合魂的關鍵在於要讓你提升境界和修為到跟我匹配,為了更快促成你的提升,只能讓你假借他人的身體用最殘酷的經歷來實現。而且這只是性關,你還有其他三關要過!」

龍王的話讓易鯤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什麼性關?我還有三關是什麼?不能用我自己的身體來經歷只是因為危險嗎?」

「先說性關吧。自古以來人生就有兩大趣事,所謂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那排名第一就是性愛,你將來要過的就是這個性愛關。你要借張嘯的身體來領悟此事,只有經歷了愛與被愛,恨與被恨,婚姻和離異,忠誠與背叛,極致的歡愛與極致的痛苦後,你才能最終參透其中奧義!」

「那其他三關是什麼?」

「名關,利關,權關,每一關都是極難的,慢慢來,我們至少還有十多甚至上百人的身體要去附體,」

「怎麼會這麼多人?不就是三個關麼?」

「哈哈,這就是為什麼你要附身於他人才能更好的修行。你認為一個關用一個人就能讓你完全了悟麼?不可能,就拿我們借張嘯這軀殼來過的性關來說吧,你的最終領悟也許需要幾十個張嘯!」

「啊!這麼多?」

「對啊,通常第一次通關都是極難的,越到最後越容易了,」

易鯤忽然細思極恐,「難道第一個張嘯,嗯,讓我捋捋思路,」

「你慢慢想,」

「在什麼情況下我們會去附身下一個張嘯?」易鯤發現了讓他很不舒服的地方,「自然是他對我們而言已沒有修煉價值了,」龍王依然平靜如初。

「死了?或者他瘋了?」

「也算是其中的條件之一,」

易鯤有些寒意,

「我們借用別人的身體,讓他們經歷極樂道的各種殘酷手段來修行,最後那些人都死了或者瘋了,這,這人道麼?」易鯤很認真的問。

「我會努力讓我們大家都平安度過,那些經過歷練後的被附身者會變得最堅強,我們也會得到最好的修煉,這是最佳的!」

龍王接著說下去,

「如果萬一,他的結局不理想。此等問題老夫亦想過,你大可回想一下,只要你還是在這社會裡苟且,就離不開其他人吧?」

「苟且?你也看出來了,是的,我的生活只能用這兩個字。我懂,但凡我用的東西都是人家做出來賣給我的,我還得給別人打工創造出東西來獲得工資,社會大分工,就是這樣吧,」

「那打工累不?」

「當然了,想睡個懶覺都怕扣工資哇,還要被主管責備,」

「凡人的苦楚看來你都嘗試過了,」

易鯤想起自己幾十年來一一經歷過的苦,上學、就業、戀愛失敗、失業、開店、關張、找工作、現在徹底躺平,「當然了,我只是沒踏入過婚姻這圍牆!該吃的苦也夠了!」

「你想想看,你經歷生活中的一切苦處,不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修行麼?與我們現在借別人身體來修行有本質的不同麼?」

龍王的一席話讓易鯤有些難以回答。

「也許原來的間接些,我們現在的直接一點?」

「正是,但本質沒有區別!」

易鯤嘆口氣,「唉,也許吧,但我們也加重了被附身人的痛苦,有些人本不該受到如此沉重的打擊,」

「他們遇到我們,本身就是一種命運。我覺得你不必為此煩惱,我們也是在提升他們的抗擊打能力呀!在他們遭受命運痛擊時,只要不死,他們也會提升自己的能力不是麼?所以我們也是在助他修行!」

易鯤覺得龍王說得總是有理,他怎麼說得過一個千年老龍王呢?

——

備註:

道家記載,人的靈台駐有三魂七魄(可以統稱生魂,靈體又叫靈魂),其中三魂為天魂、地魂、命魂,天地兩魂可以溢出靈台遨遊宇界,而命魂和七魄則常駐靈台。

天地兩魂消亡,命魂也會慢慢衰弱直至消亡,人也隨即死去。命魂如果消亡,人也會即刻死去,天地兩魂也會消亡。人的肉身如果死亡,生魂可能遊蕩世間或者轉世。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