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 (21) 作者:皇簫

.

【掌控】

作者:皇簫

-------------------------

第二十一章 • 初夜

或許是有些癢,媽媽忍不住縮了縮腳,腳趾也可愛地蜷了蜷,但是因為被尹陌握在手裡沒能抽出去。

尹陌很皮地伸出一根手指在媽媽的腳底板撓了撓。

媽媽的嬌軀忍不住扭動了兩下,卻強忍著沒有發出呻吟,眼睛也緊緊閉著。

尹陌又去撓,感受著媽媽的嬌軀微微顫抖,不由有些上癮,好像抖s屬性被激活了一樣,一直去撓,直到媽媽突然沒反應了,他還撓了兩下,才疑惑地向媽媽看去。

媽媽正用要殺人般的眼神看著他。

尹陌尷尬地笑了笑,把媽媽的小腳放回了床上。

媽媽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又緩緩閉上了眼睛。

尹陌不敢再亂玩,至少現在不是時候,怎麼也得先把媽媽伺候舒服了。

對,我感覺就是這樣。

尹陌在媽媽面前表現得像是一個狗腿子一樣,只要媽媽展現出一絲怒意,他就立馬慫了。

雖然他本來就是舔狗就是了……可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剛剛看尹陌的小作文的時候,給我的感覺就好像媽媽被尹陌完全掌控住,無法逃脫,不得不被他一步一步重新攻陷,最後和他完成上床。

雖然那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媽媽能做出來的事情,就好像人設崩了一樣。

可是看到現在這個情況,我突然有了一絲明悟。

在手握「陸老師視頻」、「和媽媽的男女朋友經歷」、「迷奸媽媽的視頻」以及「媽媽所付出的沉沒成本」等一系列媽媽的「把柄」的情況下,尹陌面對媽媽展現出步步緊逼的態度並不難理解,換個其他女人在這樣的攻勢下估計早就慌了神被徹底拿下了。

但是拿來對付媽媽大概也就是五五開吧,媽媽或許會選擇屈服,或許會選擇抗爭。

只不過看上去媽媽選擇了屈服。

可是尹陌這樣子可並不像是「贏了」。

所以說媽媽屈服了,但是沒有完全屈服。

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媽媽表面上選擇了屈服,但是實際上並沒有屈服。

尹陌採取的和第一次攻略時完全相同的過程來攻略媽媽,就像是天糊的牌直接明牌了一樣,只看媽媽怎麼接。

媽媽一開始確實有些被動,但是事情在媽媽主動吻向尹陌的時候發生了變化——立場調轉了。

原本應該是尹陌步步緊逼媽媽直到媽媽淪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順利。

然而媽媽在這樣被動的情況下反而選擇了主動出擊,打亂了尹陌的節奏——迷奸了,但是沒有迷奸。

面對並沒有真正被迷暈的媽媽,尹陌自然不可能真的對她為所欲為,或者說他不敢,他甚至還會懷疑這其中是不是有詐——當然我也不知道媽媽是不是真的有詐。

所以立場反轉了,在不知道媽媽到底什麼意思的情況下,尹陌不敢為所欲為,但是讓他退縮,他肯定是不捨得的——換你你願意這時候臨陣脫逃嗎?媽媽置之死地而後生,在這種極其被動的情況下,硬生生從尹陌手中把主動權搶了過來。

其實代入媽媽的立場來想的話,這也並不難理解:反正早晚要被上的,早一點反擊把主動權掌握在手中,後續的「戰爭」才好打。

目前的戰爭局勢是尹陌「兵力雄厚」,而媽媽則是「先發制人」,一定程度上抹去了裝備上的差距,那麼接下來比的就是硬實力了。

誰能在這一次的「做愛戰爭」中,將對方擊敗,誰就會獲得戰爭首勝加持,很有可能一鼓作氣擊敗對方。

換句話說,如果媽媽這次被尹陌操服了,那就別談什麼翻盤了,老老實實等著被調教成肉便器吧。

而尹陌,要是在插進媽媽身體里後秒射了,那尹陌在媽媽面前就再也抬不起頭,別說後續調教了,不被媽媽甩掉就是好事。

這樣的問題兩人顯然都意識到了,所以反而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媽媽直接裝暈,以不變應萬變,偶爾用眼神給尹陌壓力。

因為她還有一記「大招」——由於她是裝暈的,所以她可以在合適的時候「醒來」,而「迷奸」的行為自然會因為她的「醒來」而終止,所以尹陌不敢「得罪」媽媽,自然是束手束腳的。

尹陌則是使出渾身解數做前戲,他的目的可不只是讓媽媽高潮一次就算贏,必須把媽媽操服才行……沒辦法,女人在性愛這塊太占便宜了。

要不怎麼說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呢?尹陌將媽媽的雙腿擺回去後沒有將其並在一起,而是微微分開,然後他便單膝跪到了媽媽腿間,俯下身去。

尹陌的臉懸停在了媽媽的臉上,兩人的鼻息都可以噴吐到對方臉龐上。

我想媽媽的氣息應該是香甜的,雖然我並沒有這麼近距離地品嘗過媽媽的氣味,但是以往和媽媽擦肩而過的時候我也曾嗅到過那股清幽的體香。

像是桂花的香氣。

尹陌的唇慢慢落下。

雖然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接吻了,甚至換句話說已經接吻過很多次了,而且每次都是遠超嘴碰嘴這個級別的舌吻。

但是那些似乎都帶有一些「尹陌強迫」的因素在裡面,這一次的接吻大概能算是第一次媽媽「主動」接受?媽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於是,尹陌的唇落在了媽媽的臉頰上。

媽媽在最後關頭把頭微微偏開了。

尹陌沒有驚訝,也沒有強行去扭媽媽的臉或者把自己的嘴找過去,而是輕輕抬起,然後繼續落下,這一次唇的落點比之前更低了一些。

這樣往復幾次,尹陌親到了媽媽的下巴上。

尹陌的手來到了媽媽的身前。

外套之前已經被脫掉了,媽媽身上只有一件白色的襯衣,白色輕薄的襯衣看上去有一些微微的透明,仿佛可以看見裡面光滑的肌膚。

媽媽領口的第一顆扣子被解開,尹陌的嘴唇也隨之落在了媽媽的脖子上。

尹陌輕柔的動作看得我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啪嗒,又一顆扣子被解開。

媽媽的乳溝出現在畫面上,其實只有比較淺淺的一條溝,這還是媽媽用內衣擠出來的,媽媽的胸部大概只有33B或者34B,對於一個哺育過小孩的女人來說可以說是很可憐了,而這也是媽媽「永遠的痛」,對此怨念極深。

我以前跟她頂嘴,互相嘲諷的時候,就喜歡拿她胸小來說事,除此之外就是年紀。

因為除了這倆外她再也沒有任何可以和「缺點」這兩個字搭得上邊的特徵了。

尹陌的唇落在了媽媽的鎖骨上,女人的鎖骨因為上接脖頸,左右搭香肩,下還連著酥胸,可以說是上半身性感帶的中心區域了,有一具漂亮鎖骨的女人身材一定差不到哪裡去。

尹陌手上的動作要比唇快得多,這時候他已經解開了媽媽襯衣最後一顆扣子,然後將其向兩側敞開,露出被隱藏在衣服下的腰腹。

媽媽的腰腹曲線比起她最自豪的一雙美腿其實不遑多讓,尤其是那一看就知道極具彈性但是偏偏又只堪一握的纖纖細腰,以及那從肋下開始,繞過腰間連起翹臀的完美S型弧線,除了渾然天成似乎也沒有什麼別的合適的形容詞了。

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媽媽的小腹上有一顆小痣。

非常小,甚至淡到不仔細看完全看不見。

它點綴在媽媽小腹的左側下方,並不會破壞白玉整體無暇的美感,反而添加了一抹不對稱帶來的異樣美感,將人的視線忍不住吸引了過去。

吧嗒——尹陌用牙齒叼開了媽媽前扣式胸罩的卡扣。

被胸罩束縛住的一對小白兔忍不住爭先恐後地跳了出來,瞪著一雙嫣紅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外面的世界。

「嗯——」在尹陌的嘴唇叼住其中一顆乳頭後,媽媽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今天的第一聲呻吟。

尹陌沒有抬頭去看媽媽的表情,專心致志對付著面前的一雙美乳——嘴裡叼一個,手指挑逗著一個。

我記得以前看過一個比喻,將貧乳比作盤子,中乳比作碗,巨乳比作盆的。

盤子還是有些誇張了,媽媽的乳房顯然是屬於碗的範疇。

就好像兩個倒扣在胸前的白玉小碗……這麼說似乎不太準確,碗顯然不會這麼有彈性。

嗯,就像是兩個剛從碗里扣出來的布丁,既保持著碗的形狀,又有著驚人的彈性,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尹陌的手握著的乳房,手指圍成一圈,正好可以握住大半個乳根,只差一點就能握住一圈,而他的深淵巨口更是幾乎能把媽媽的一整個乳房含進嘴裡。

等到尹陌的嘴唇繼續向下的時候,媽媽的兩個乳房已經飽受摧殘,頂端尤其是兩顆乳頭都閃爍著口水被光照後反射的光芒,那兩顆嬌小的乳頭也因為充血開始漲大,驕傲地挺立在山峰之巔。

當尹陌吻到媽媽的小腹上時,他還用雙手握住了媽媽的兩枚嬌乳,剛剛被舔弄過後上面殘留了許多口水,被風一吹還是挺冷的,用手捂住可以保暖,人類的胸口是比較喜熱的,把熱水袋抱在胸口就可以讓全身都暖洋洋的很舒服。

尹陌在細節上真是做到完美了,平心而論如果你是女生,你的男伴願意這樣貼心地來取悅你你會不會開心?尹陌的嘴唇停在了媽媽的小腹邊上,那顆吸引人目光的痣上,他用舌頭舔弄著這個地方,手從媽媽的胸口移開,來到媽媽下身,抓住了媽媽的裙擺。

媽媽沒有什麼動靜,直到尹陌和她僵持了一下,然後拍了拍她的側臀,她才有些不情願地微微抬起了腰,讓尹陌能夠順利把裙子脫下來丟到地上。

現在,如果忽略那已經完全敞開起不到任何遮擋作用的襯衣和胸罩的話,媽媽全身上下已經只有這一條肉色的連褲襪和內褲了。

尹陌撐著床直起身子,注視著閉著眼睛一臉恬靜的媽媽,手卻一點不老實,往媽媽的腿間摸去。

媽媽忍不住夾了下腿,卻夾到了尹陌早就跪在她兩腿之間的大腿,沒能成功夾緊,所以尹陌的手非常輕易地摸到了媽媽的私處。

媽媽的身體肉眼可見地緊繃了。

跟迷奸不一樣,跟之前在樓梯間半強行的撫摸也不一樣,這一次實際上是媽媽同意了的。

尹陌隔著絲襪和內褲輕輕地揉了幾下那豐腴的陰戶,就好像在揉麵糰一樣,媽媽的鼻腔里忍不住發出一聲有些悠長的悶哼。

「林醫生,你好像濕了?」尹陌小聲說。

媽媽沒有回話,但是臉色似乎紅了一些。

尹陌繼續隔著絲襪內褲揉動,相機隔得太遠我聽不到水聲,但是我看見當尹陌的手離開媽媽的私處時,那一小片地方的絲襪顏色似乎要比周圍更深一些。

濕了就意味著媽媽動情了,前戲做到這裡已經差不多了,一般來講前戲是男女雙方互相挑逗的,包括口交之類的,不過現在媽媽「暈了」沒法配合做出什麼動作,所以自然樂趣也就少了一半。

「林醫生,我能操你了嗎?」尹陌故意問道。

媽媽深吸一口氣,沒有搭理尹陌挑釁的話語。

尹陌也沒指望媽媽會回答,直接上手,趁媽媽沒注意直接一把撕開了絲襪的襠部,媽媽猛地睜開眼睛瞪著他。

「淡定淡定,我那還有備用的,你回家的時候不會有問題的……」尹陌知道媽媽在擔心什麼,連忙說。

媽媽還是很氣,皺著眉看著尹陌。

尹陌假裝沒看見,手指挑開媽媽的內褲,手指直接不加阻隔地摸到了媽媽的小穴。

這還是媽媽第一次在清醒的情況下被尹陌直接玩弄小穴,之前在樓梯間只是被摸了一下就把他推開了。

「嗯……」媽媽皺著眉,雙腿微微曲起。

尹陌的手指很靈活,即便只是在小穴外游離也能玩出不少花樣,一會兒沿著陰唇上下滑動,一會兒分開陰唇按摩內側,一會兒又用手指頂著陰蒂輕輕按壓。

媽媽顯然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招式,爸爸看上去也不像會在房事上費這麼大功夫的,所以媽媽很快就有些招架不住,喘著氣,腿夾著尹陌的手,不時渾身戰慄一下,下體的淫液也開始不停流淌。

水多到就連周圍的陰毛都被沾濕了,緊緊貼在肌膚上。

「啊啊……」媽媽突然腰肢挺高,尹陌順勢曲起手臂,將手抬起,媽媽繼續挺高腰肢,就好像媽媽主動用小穴去追尋尹陌的手指一樣。

不過尹陌的手還是拿開了,媽媽的腰懸停在半空中過了幾秒才慢慢落回去,沒能成功到達高潮。

媽媽的眼神透露著複雜,輕咬著下唇,似乎有些沒想到自己戰鬥力這麼弱。

「林醫生,我要插進去了?」尹陌看到媽媽嬌俏又淫蕩的表現,也完全忍不住了,飛快地脫掉衣服褲子甩到地上,抱著媽媽的雙腿將其大大地分開,握著肉棒抵住了媽媽的小穴就要插進去。

媽媽猛地回過神來,看見尹陌就這樣要插,嚇得直接一腳踩在尹陌臉上,將其推得人都向後仰去差點摔倒。

「你幹嘛啊林醫生?」尹陌也有點擔心,他怕媽媽突然反悔了不想繼續跟他玩「迷奸遊戲」,那他就真的要被憋炸了,都已經看到摸到了卻吃不著,這不是要他小命麼?難道媽媽就是這個計劃,然後讓忍不住的尹陌坐實強姦的罪名?媽媽卻沒有說要停止之類的話,反而是眼睛一閉繼續裝暈。

尹陌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媽媽一眼,試探性地又去撫摸媽媽的小穴,媽媽咬著下唇強忍著不發出呻吟,卻沒有要制止尹陌的舉動。

於是尹陌又扶著肉棒朝媽媽的小穴頂去。

媽媽睜開眼,狠狠瞪了尹陌一眼,小腳踩在了尹陌的胸口將他前進的動作擋住。

尹陌抬手抓住媽媽的小腳,將其按在自己的胸口摩擦,感受著絲襪小腳絲滑的觸感,媽媽依舊沒有表示反對,好像反對的只是插入的意思。

尹陌被她整暈了,忍不住問道:「林醫生你啥意思啊?」媽媽沒說話,看了他一眼,意思是給你個眼神你自己領悟。

尹陌還是搞不懂,兩人就這麼僵住了。

又試探了幾次,都被媽媽用腳給踢了回來之後,尹陌終於忍不住了,用一種非常幽怨的語氣說:「不是,林醫生你到底想怎樣啊?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倒是給個準話啊。

」「套子!」媽媽也不想跟他耗下去了,於是出聲提醒。

尹陌恍然大悟,這是他的疏忽,以往被他上的女人不是被調教好了,就是被脅迫的,根本沒膽子也沒資格提要求,尹陌已經好久沒有體會過戴套做愛的感覺了。

反正他操的都是良家人妻,除了老公以外幾乎沒有性經驗的那種,也不怕會染病。

「我沒買啊……要不就這一次?先不戴套?下次一定……」尹陌留了個心眼,他想的是反正這次就要把媽媽操服了,下次也就不怕媽媽還敢提要求了。

誰知道媽媽突然紅著臉說了一句:「我買了,在包里。

」尹陌先是臉一垮,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而變成狂喜,看向媽媽。

媽媽一扭頭,只給尹陌和鏡頭前的我留下一個紅透了的耳根。

尹陌樂得嘴角都咧到耳朵去了,從床上下來去找到媽媽的包,很快從裡面翻出來了兩大盒保險套,特大號的超薄款,一看就不便宜。

我甚至沒法想像媽媽去便利店買這種東西時的場景,一個打扮靚麗的都市麗人美人妻去便利店買兩大盒特大號的保險套……是託人買的嗎?可是媽媽更不可能把這種事情拜託給別人啊……所以說是網購?網購的話得提前好幾天買吧?那也就是說媽媽幾天前就已經做好挨操的準備了?尹陌翻出一個保險套,打開之後有些生疏的套在了肉棒了。

這時候的媽媽應該還不知道尹陌就是會長的身份,在她的認知里尹陌應該依舊只是一個大學退學回來的「小大人」,因為情傷對媽媽非常痴迷,為了得到媽媽不擇手段,甚至借著攻略陸老師和璇姐姐來藉此接近她。

所以尹陌這生疏的戴套動作反而給了媽媽一個錯誤的誤導,讓媽媽以為尹陌真的經驗不多,並不是什麼花叢老手……小看尹陌的媽媽大概要吃大虧了……戴好套的尹陌再一次跪到了媽媽腿間,拿龜頭頂住了媽媽的小穴口,媽媽這一次沒有再拒絕,只是側著頭好像毫不在意的樣子,只不過她緊握的雙拳以及不斷起伏的胸口出賣了她。

要進去了……尹陌提起一口氣,扶著肉棒找准地方,剮蹭了一下邊上媽媽分泌的淫液作為潤滑,然後猛地一挺腰。

「呃啊——停!嗯……」媽媽在尹陌龜頭闖入小穴的第一時間就發覺不對勁了,但是只來得及驚呼出一聲,剩下的話就被頂了回去,小臉煞白,疼得說不出話來了。

雖然上次被迷奸後依稀有著疼痛感殘留,再加上陸老師對尹陌的痴迷程度,所以媽媽大概知道尹陌的肉棒應該是挺大的,但是顯然她沒想到會大成這樣。

看到的時候也覺得大,不過媽媽對於這個大小並沒有具體的概念,只會依稀覺得「可能挺辛苦的」,卻不知道會疼成這樣。

就在剛剛尹陌的龜頭粗暴地分開媽媽的兩片陰唇的時候,媽媽就已經意識到大事不妙,這幾乎有雞蛋大的龜頭強行進入已經閉門謝客好幾個月的小穴中,而且這小穴原本就緊窄非常,所以媽媽直接被疼得說不出話了。

尹陌只知道如果不一口氣插進去媽媽估計就要反悔了,所以直接無視了媽媽的求饒,將肉棒整根送入了小穴中,然後他便又一次感受到了媽媽小穴中的妙處。

比之前那次更妙。

之前雖然用潤滑劑強行進去了,但是那是因為潤滑劑效果太好了,媽媽小穴里並沒有做好性愛的準備,幾乎無法給尹陌多少抽插的反饋,直到媽媽高潮時穴肉突然的蠕動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讓他直接就射了出來。

而這一次,媽媽的小穴顯然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於是尹陌一插進來就感受到了穴肉的熱情,就好像上次媽媽高潮時一樣,無時無刻不在不規則律動的穴肉就好像活的一般,在肉棒的每一寸肌膚上蠕動著,時而向里吸,時而向外吐,尹陌根本還沒有開始抽插,媽媽的小穴就開始自己做起了小幅度的抽插運動,給媽媽到來快感以減輕被插入的痛苦。

「操……」尹陌紅著臉憋出一個字,看上去忍得很辛苦。

他剛剛差點射了。

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交戰雙方第一輪的試探性進攻就打得難解難分,尹陌差點直接繳械投降。

而這時的媽媽做出的反應完全是肉體自發的,也就是所謂的天生的。

這才叫名器啊。

媽媽這邊也沒好到哪裡去,尹陌的鐵一樣硬的肉棒強行分開穴肉進入到體內深處從末有人到過的地方,媽媽這才算是理解了那次迷奸後為什麼自己從小穴口一直到小腹里都在陣痛了,小穴最深處的穴肉她這一生只有在生小孩的時候被分開過,尹陌這一下深插差點讓她體會到了當初生我時候的疼痛。

於是兩人又僵持住了,一邊在試圖把到了中間一半地方的精液憋回去,一邊則在等待疼痛被逐漸產生的快感掩蓋下去。

尹陌最先恢復過來,見媽媽的臉色好了一些後,他試探著微微抽出了一些肉棒,然後重新頂回去。

一下子,原本已經慢慢平靜下來的穴肉又活了過來,媽媽也適時發出一聲輕哼。

媽媽已經逐漸從疼痛中走出,這時候,熟悉又陌生的快感占據了上風,熟悉的是做愛的酥酥麻麻的快感和充實感,陌生的是格外酥麻和充實的快感,這也是她沒有辦法抵抗的。

以前她並沒有到過真正的高潮,所以她對於陸老師的沉淪並不是那麼的理解,那次迷奸讓她的肉體似乎記住了一些,但是印象不深,這一次她才終於領悟到了這其中的快樂。

她也終於理解了陸老師為何會淪陷至此,她原本所設想的所謂難以理解的「戀愛腦」其實根本不是什麼戀愛帶來的,而是由肉體上的快樂帶來的。

每當尹陌抽出一些肉棒然後重新頂入時,那種充實到好像整個人都被填滿的快感,以及敏感的肉壁被堅硬的龜頭棱划過時的酥麻感,幾乎讓她想要尖叫出聲。

她也住理解了為何那晚在隔壁的陸老師會發出那樣令人費解,讓人聽了面紅耳赤的呻吟了,因為她現在也要完全壓抑不住自己的呻吟了。

兩個人都在對方身上體會到了從末有過的快樂。

在媽媽忍不住發出第一聲呻吟,並且之後再也無法壓抑,開始隨著尹陌抽插的動作一下一下地呻吟的時候,我知道……媽媽或許要輸了。

尹陌越操越興奮,眼睛都有些紅了,他扶著媽媽的腰肢開始加速衝刺,雖然阻力很大,但是他卻憑著強勁的腰力一秒不停地在媽媽小穴里賣力耕耘著。

從剛才開始他就已經處於射精的邊緣了,可是現在他又憋著一口氣強行插了百十下,依舊沒有射出來。

然後,興奮過頭的尹陌伸手去拉媽媽的胳膊,將其拉了起來,然後扶著媽媽的一條大腿強行拖著媽媽的身體將她翻轉了一邊。

正和體內不斷積蓄的快感做鬥爭的媽媽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尹陌抱著屁股擺成了後入的姿勢,這個姿勢像是一條搖晃著屁股求歡的母狗一樣,這讓驕傲的媽媽難以接受。

媽媽真的生氣了,扭過頭,眼中燃燒著怒火,死死盯著尹陌,說道:「停!嗯……啊……你給我……嗯……停下!」雖然被打斷了好幾次,但是媽媽依舊把這句話完整地說了出來,見尹陌不搭理自己,媽媽更加憤怒,一把拉住尹陌抱著自己翹臀的胳膊猛地一拉,想要阻止他繼續抽插的動作,準備直接掀桌子不裝了。

尹陌沒防備媽媽突然這麼一下,整個人沒穩住向前倒去,把媽媽整個身體壓塌下去,趴在了媽媽身上。

然後深插在媽媽身體里的肉棒在這個姿勢下猛地又深入了一點,重重叩在了最深處的那扇門戶上。

「嗯哼……」媽媽痛哼一聲,但是呻吟里卻有著一絲難以形容的嬌媚,在呻吟的深處似乎隱藏著什麼東西。

尹陌似乎注意到了媽媽這一抹與以往不同呻吟,但是還沒來得及細想,就感覺包裹住自己肉棒的穴肉以一種極其不規律又快速的節奏律動起來。

就好像往可樂里丟進了曼妥思一樣,一開始媽媽的小穴內只是可樂開瓶時的冒氣泡,現在直接就是深水炸彈了。

尹陌再也忍不住,猛地射了出來。

他那留在外面的一截肉棒上包裹著的保險套似乎都往前蠕動了一截,他這一下強而有力的射精把保險套都射動了。

「呃啊……」被死死壓住的媽媽發出一聲飽含掙扎的呻吟,小臉通紅,似乎極力忍耐著什麼,不過最後還是沒能忍住,小嘴一張,發出無聲的呻吟,瞪大雙眼到了高潮。

尹陌憋著一口氣,壓著媽媽繼續一股一股地射著。

媽媽被壓在他身下,從他兩腿間露出的兩條小腿崩得緊緊的,不時微微抽搐一下,小手也死死抓著床單,有液體從兩人交合的部位流出滴落在床上,打濕了一小片……等到風平浪靜,兩人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一起喘著氣恢復體力。

「滾……」媽媽嗓子有些沙啞地罵了一句,奮力推開身上的尹陌,尹陌順勢往邊上一躺,肉棒也隨之抽了出來。

抽出來的肉棒上,保險套已經只剩一點點卡在龜頭上才沒掉下來,其他的全都被剛剛的射精給沖開,現在正掛在龜頭前,裡面灌滿了大量白濁的精液,讓人忍不住想像如果沒有這一層保險套的阻隔會發生什麼。

媽媽咬著牙掙扎著爬起來,沒有理會躺在一邊喘氣的尹陌,雙腿有些酸軟地踩在地上,然後有些踉蹌地進了浴室,很快響起了洗澡的聲音。

這個酒店本身就是有些情趣酒店的意思,衛生間和外邊只有一層磨砂玻璃作為阻擋,光照著媽媽的身影投影到了玻璃上,尹陌側著頭就能欣賞到媽媽洗澡的身姿。

尹陌坐起身,取下保險套,打了個結,然後用手指掂量了一下,笑了笑,將其丟到了地上媽媽的衣服堆里。

等到媽媽圍著浴巾出來,看到那個保險套,直接撿起來砸到了尹陌身上,好在打了結沒有讓裡面的精液灑出來。

經過尹陌這一下插科打諢,媽媽的氣就消了,不過依舊板著臉不給尹陌好臉色看,直到她穿上內褲襯衣裙子之後,才冷冷地看向尹陌,說:「你說的備用的絲襪在哪裡?」尹陌從一邊拿出一包沒拆封的肉色絲襪。

媽媽接過去,打開一看,卻發現是襠部無縫的情趣絲襪,便又用殺人般的眼神看向尹陌。

不過大概是這個威脅已經用了好幾次的緣故,尹陌已經不怎麼害怕了,反而主動皮了起來,說:「怕什麼,反正你老公兒子又不可能知道你穿的是什麼款式的絲襪,最多就知道是肉色的嘛。

」媽媽默然,然後還是選擇默默穿上了這條絲襪,這條絲襪比她原來那條D數要更低一些,看上去更加的透明絲滑,尤其是媽媽剛洗完澡,更加有一種光彩照人的感覺。

之後媽媽吹乾頭髮,穿上自己的高跟鞋,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酒店,也沒說其他事情。

這就是第一個視頻,也就是媽媽第一次的「主動」出軌。

誰贏了?從客觀角度來看,是媽媽贏了,她依舊保持著面對尹陌的「優勢」,至少尹陌不太敢強迫媽媽做出太過分的事情,而且尹陌比媽媽先射出來。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媽媽也高潮了,而且最後沒有因為尹陌強行改變姿勢對他發火,所以很顯然,她也對這次性愛感到滿足。

食髓知味的媽媽……那也就說明還會有第二次。

所以她到底是贏了還是輸了?還是說平手,下次再戰?情況似乎和我所設想的不一樣,兩人並沒有決出勝負,這最多算是媽媽小優的平局。

那如果兩人以後一直保持這樣的平局,是不是媽媽就會一直和尹陌做下去了?這樣看來媽媽不依然是吃虧的?而一旦某次尹陌「大獲全勝」的話,媽媽就會徹底淪陷。

所以這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場公平的「遊戲」,尹陌不論是平局還是勝利,都不虧。

媽媽是沒想到這一層嗎?亦或是她想到了卻並不在意?是出於對自己的自信……還是她覺得就算輸了也無所謂?回到尹陌的小作文朋友圈,他大肆吹捧了一下這一次的體驗有多麼美好,我剛剛所描述的媽媽體內的妙處就全都是從這裡得知的,但是尹陌所說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我就不得而知了。

那之後媽媽有好幾天沒有搭理尹陌,我想這是因為她發現事態的發展有些超出掌控了,她有些太低估尹陌的性能力了。

而且現在看來尹陌的能力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之後媽媽大概要面臨的是更加「變態」的尹陌,一旦哪次媽媽沒有抵擋住敗下陣來,或許來自尹陌的調教就要開始了。

從後面的情況來看,調教顯然是開始了的,讓我好奇的就只有媽媽到底是什麼時候才敗下陣來的。

換句話說,媽媽什麼時候才淪陷的?

雖然媽媽有意躲著尹陌,不過尹陌現在對付媽媽已經算得上是得心應手了,他找到診所去的話媽媽根本沒有躲開的辦法,旁邊還有個不知情的璇姐姐在,媽媽連對尹陌展現過多的關注都不敢,只能陰陽怪氣地諷刺兩下。

而這樣的陰陽怪氣甚至都沒法刺破尹陌那厚如城牆的臉皮。

於是躲不開的媽媽不得不答應了下次見面的要求。

由於尹陌要上課的原因,他和媽媽能見面的時間其實也就只有周一周五晚上媽媽逛街的時候,以及周日下午放短假的時候。

其他時間媽媽以容易被家人發現異常為理由直接拒絕了。

暫時還沒有「征服」媽媽的尹陌自然只能接受媽媽的條件,然後兩人討價還價後,直接把這三段時間定為了每周固定三次的約會時間。

難怪這麼長時間以來我都沒有發現媽媽有什麼異樣,媽媽一直小心提防著被我和爸爸發現異常,就連約會時間都選得小心翼翼的,再加上她那以不變應萬變的演技,不被發現也就很正常了。

也就是之後,尹陌大概已經將媽媽拿下之後,媽媽才被迫露出了越來越多的破綻,如果尹陌和媽媽一直保持著現在這種由媽媽主導的出軌關係,我估計我這輩子可能都發現不了了。

兩人的第二次約會地點是一處公園,這種地方說實話並沒有什麼好玩的,晚上散步的人較多,總之就是轉一圈就能結束的景點。

兩人牽著手走在湖邊,看上去就好像一對情侶一樣,雖然一直都只有尹陌自說自話,媽媽只是聽著。

轉完一圈之後,尹陌就帶著媽媽直奔酒店了。

這一次媽媽沒有再玩裝暈的迷奸遊戲,而是以清醒的姿態跟著尹陌去了酒店。

兩人一進門,尹陌就抱著媽媽去親她的小嘴,媽媽下意識想躲開,但是尹陌這一次沒有讓媽媽得逞,就像之前一樣按著媽媽的腦袋來了一記深深的舌吻。

一邊吻著,一邊拉下來媽媽連衣裙的肩帶,解開她的胸罩,掏出了其中一側的乳房,愛不釋手地把玩著。

「唔嗯……」媽媽被他有些粗魯的動作弄得不太舒服,伸手去推他按在自己胸前的手,結果反而被他抓住兩隻手腕,抬起來按在頭頂的牆壁上。

這個姿勢下,媽媽不得不挺起胸,把酥胸以一種更完美的曲線展現出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