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雯雯羞辱日記 (番外 1) 作者:rentingting365

.

高中生雯雯羞辱日記 (番外)

作者:rentingting365

-------------------------

1 大家好,我叫蘇雨點,今年16歲,剛上高一,我的媽媽叫蘇慧雯,是個大美女。

我沒有爸爸,也不知道爸爸是誰,大家都說我是天上掉下來的,所以叫雨點兒(呼~幸虧不是叫餡餅),我媽媽當年是在高三的時候生的我,她休學一年後考上了市裡的師範學院,畢業回來就到縣裡她的高中母校做高一老師,就是我現在讀書的高中。

我媽媽講課講的非常非常好,常被派去市裡省里參加講課比賽,對學生也非常非常溫柔,她是那種學習工作都認真刻苦的人。

不過我不是想說這個,我想說的是,雖然我沒有爸爸,但是,我依舊得到很多愛哦。

從記事起,我們家就有很多叔叔伯伯爺爺來,他們有時候一兩個人,有時候很多人一起。

媽媽似乎不是很喜歡他們,可又都讓他們進了門。

他們總會帶著小禮物和大大的笑容和我打招呼。

小時候經常抱著我在他們腿上玩。

我的衣服玩具本子書包從小到大都是班裡最好的,同學們都羨慕死了,我就會分給他們,反正叔叔伯伯總會送新的給我。

後來我漸漸大了,媽媽就不許我和叔叔伯伯再那樣親近。

每次他們來,媽媽都會被脫掉衣服,雙腿張開,露出生我的那個地方。

他們也脫掉自己的褲子,露出腿間的大雞雞,插到媽媽那個地方去,嘴裡還說:「乾了這么多年,孩子都生了,還是這么緊,真是好逼!」一邊說著,一邊使勁挺自己的屁股,讓自己的雞雞在媽媽那裡進出,發出撲哧朴次的水聲,媽媽就會發出又痛苦又喜悅的叫聲,求他們慢一點或者快一點。

家裡電視上還放著視頻,媽媽也在裡面,光著身體被不同的叔叔伯伯弄的一直叫個不停。

我小的時候,媽媽總是讓他們把我放到另外的屋子裡,把視頻關掉,不要讓我看見或者聽見,可有時候他們把媽媽抱著在屋子裡四處走,一邊挺著自己光光的屁股,就會被我好奇的盯著看。

有我在旁邊,媽媽總是掙扎的很厲害,哭著說:「求求你們把孩子抱走,求求你們不要讓她看見!」可之後媽媽的養父朱爺爺發話,說:「叫什么!以後雨點兒也逃不過!早點學習下有好處!」媽媽才不敢應聲,可之後總是神情悲哀的看著我,平常對我百依百順,生怕我有一點委屈。

後來我漸漸大了,每次看見他們那樣弄媽媽,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會覺得臉紅心跳,自己羞的看不下去,逃到自己房間,腦子裡還總是想著他們把雞雞插到我媽媽下體的樣子,忍不住去摸自己下面,摸得一手水。

那些叔叔伯伯也越來越愛親近我,時不時抱抱親親,揉揉我發育中的胸部和屁股,然後期待的說:「小雨點就要長成大姑娘啦!」被他們這樣,我總是羞的直躲,看在媽媽眼裡,只有濃濃的哀傷,弄得我莫名不舒服。

每個月有兩次,媽媽都會帶我回村看我太外公和朱老太爺,不過他們都很老了,從椅子上站起來都費勁。

我太外公每次看到我,都是一付愧疚的表情,弄的我莫名其妙,朱老太爺倒是每次都笑的很慈祥。

我沒有見過自己的親外公外婆,媽媽也從來沒說起過他們。

在村裡,媽媽總是讓我呆在太外公家不讓我亂跑,自己出去很久,每次她回來,都衣衫不整一身疲憊,還有臭臭的味道,要洗很長時間的澡才出來。

其實這些叔叔伯伯里,我最喜歡的是李浩叔叔,他總是對我很溫柔,說我和媽媽少女時候長的一模一樣。

我有時候覺得,如果我有爸爸,就該是李浩叔叔那樣。

他有時候會撫摸著我的頭,自言自語:「為什么測了那么多次,都說不是我的孩子呢?要是我的孩子,我就可以把你帶走,讓你過的和公主一樣.然後下次他就會拿更多的禮物來給我。

而我不太喜歡的是媽媽學校的王校長,以前是媽媽的教導主任。

他每次來,總喜歡把媽媽帶出去,留我一個人在家,等媽媽被人扶回來。

我們家放映的視頻有會多一些新的,媽媽在裡面總被弄得好狼狽的樣子。

不過他現在也是我的校長了,我只能對他一直尊尊敬敬的。

很快就是我16歲生日,那些叔叔伯伯爺爺好像對這件事都很上心,很早就問我想要什么禮物,到時候想打扮成什么樣。

我很高興,非常期待。

可媽媽,我發現日子越近,她越悲傷,夜裡時常哭泣,我問她,她又只搖頭,什么都不說。

我的生日終於到了!朱爺爺把自己旗下的舞廳清空算包場,叫人擺了食物酒水在場邊,來了很多叔叔伯伯和爺爺,大多是我們家的常客,也有些是村子裡的叔叔專程過來。

氣氛很熱烈,我被眾星捧月,連媽媽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不過很快就像被烏雲遮住的太陽一樣從臉上消失。

終於到了吹蠟燭的環節,整個舞廳的燈都被關掉,只有三層蛋糕上16支大大的蠟燭閃著柔光。

我默默許願,希望媽媽更快樂,我以後可以考個好大學,李浩叔叔也常常來,說起來,今天都沒有見到李浩叔叔,據說他被調到了市裡,不曉得下次見面是什么時候。

想完,我一口氣把蠟燭全吹火。

黑暗中有掌聲和口哨聲,不過燈光一直沒開,我突然感到自己身後有幾隻手扯我的裙子,還把我往一個地方拖,我嚇了一跳,拚命掙扎,可還是感覺自己四肢大張被綁到了一張形狀古怪的床上。

這時候,燈開了,明晃晃的燈光刺的我半天才睜開眼,發現自己被脫的光光的,躺在一個躺椅上,雙手被綁在頭頂,雙腿被大大分開,懸空架在躺椅兩邊的金屬架子上。

小穴毫無遮攔的露在大家面前。

很多叔叔伯伯也是光著身體或者露著下體,一邊盯著我看,一邊自己玩自己的雞雞,很多叔叔的雞雞已經翹起來。

我羞得不敢看他們,一轉頭,卻看見媽媽也被同樣姿勢的綁到我旁邊的躺椅上,閉著眼睛,有淚水從眼角流出。

這時候,朱爺爺站在我身邊,對大家說:「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我們雯雯的照顧和對我們朱家的支持,今天是雨點的大日子,就請大家一起來幫雨點慶祝,讓她永遠難忘這個美好的時刻吧!」說著,就讓在一邊,這時候底下有人喊:「朱大哥,您先來吧!」其他人也紛紛附和,底下一片嘈雜,朱爺爺雙手虛按,又謙虛幾句,看大家還是堅持,就笑著說:「那老哥哥我就不客氣了!」說著,就轉到我雙腿之間,俯下身,伸出舌頭在我小穴上舔起來。

我被弄的好難受,不斷的扭動身體,一直求他:「朱爺爺,你在幹嘛啦,不要……嗯,不要……」扛攝影機的王校長在旁邊上上下下一直拍。

我被舔的又難耐有有點舒服,一會兒就感覺自己的小穴里流出水來,被朱爺爺全吞了下去。

朱爺爺站起身,抹抹嘴,笑嘻嘻的對攝影機說:「甜的」然後,他扶著自己硬挺挺的雞雞,在我無法遮掩的小穴上蹭來蹭去,我心裡又驚又怕,明白他要對我做和對媽媽一樣的事情,不由自主的扭動身體想躲避,一直和朱爺爺講:「等一下,朱爺爺等一下不要弄好不好……」可想起媽媽那種又痛苦好像又快樂的表情,心裡又有點小期待。

朱爺爺的雞雞頭一直在我小穴上蹭,反正躲半天也躲不開,我就緊張的等著,扭頭去看媽媽,她依然緊閉著眼睛,一言不發,只是默默的哭。

突然,我就感覺到自己的小穴口被朱爺爺的東西慢慢撐開,緩慢但堅定的一路向內。

我的小穴口被脹的滿滿的,有點疼不是很舒服,可是不敢亂動,因為亂動就更難受。

突然朱爺爺停了下來,笑嘻嘻的對我說:「小雨點兒,爺爺要干破你的處女膜了,會比較痛,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哦!」我正不明所以的看著他,朱爺爺突然一挺身,肉棒直直入內,我疼的慘叫一聲,感覺自己裡面什么東西被撕裂,疼得我幾乎昏過去!朱爺爺沒有繼續前進,退出來,向著大家和攝影機展示了一下雞雞上的血痕,就讓出我腿間的位置,給下個伯伯。

我疼的怕了,看那個伯伯又挺著肉棒過來,我直往後縮,被綁著的雙腳也一直蹬一直蹬,可他們綁的好緊,完全掙不開也合不攏。

我哭著搖頭求他:「伯伯不要,伯伯不要!」可他抓住我的腰,一下子就把自己的雞雞插了進來,我又疼的渾身一顫。

不過他就插了一下,雞雞上沾著我的血跡,就退開給下一個人……就這樣,幾乎所有在場的爺爺伯伯叔叔都來插了我一下就退開。

我裡面好像被刀子割了好多下,全身神經都疼的一跳一跳的。

有些人繼續排隊等第二輪來插我,其他等不上的,就去旁邊,把還沾著我血跡的雞雞插到我媽媽的小穴還有嘴巴里。

第二輪來干我的人就猛烈了很多,抓著我的腰一直搖一直搖。

我覺得身體里又疼又奇怪,淚流滿面,嗓子都哭啞了,他們依舊不停,一會兒我就感覺他們埋在我體內的雞雞頭跳動幾下,一股股熱流就射進來。

又隨著他們雞雞的抽出流了出去,然後下一個人就緊接著插進來……就在舞廳炫目的旋轉彩燈下,叔叔伯伯們喝著酒,吃著東西,高聲談笑著,輪流來干我和媽媽。

我們的哭喊求饒呻吟聲,夾雜著歡快的背景音樂迴響在舞廳里。

後來他們把我放在媽媽身上,讓我們的乳房和小穴都疊在一起,一個人站在我們身後,把雞雞插進媽媽的小穴里干一會兒,又抽出來插進我的陰道里,就這樣來回插我們兩個。

旁邊的男人都大笑說這樣好便利。

我哭的神智不清,只感覺下面媽媽抱著我的背輕輕拍著,一邊還溫柔的親吻我的臉頰眼睛,把我的眼淚舔進嘴裡。

旁邊的叔叔伯伯起鬨說:「親嘴,親嘴!」媽媽只好親上我的嘴唇,柔和的舔吸,把自己的舌頭放在我嘴裡讓我含著。

旁邊的男人看的眼睛都冒火,直揉自己的雞巴。

後來他們把我們從躺椅上抱到桌上,讓媽媽伏在我身下,把那些伯伯叔叔們射在我體內的精液吸出來,要不射太滿了不好玩。

媽媽順從的把嘴貼在我下面。

我急得用手直擋,卻被旁邊想看好戲的男人們拉開。

媽媽的嘴唇好軟好溫柔,真的就一點點的把他們射進來的東西吸了出去,吞到自己肚子裡。

還用舌頭伸進我的花瓣里上下左右的清潔,最後還在我的陰蒂上來回舔弄,想弄得我舒服一點,不要那么痛。

那些叔叔伯伯們看的大呼刺激,不等媽媽從我身上離開,就扯開媽媽的腿又開始干她。

就這樣,我和媽媽,在我16歲的生日宴上,被許多許多叔叔伯伯爺爺輪流乾了許多次,弄得全身精液,昏死過去,昏迷前,我似乎還聽到耳邊說:「小雨點,你知道嗎?你媽媽挺著肚子快生你的時候,還在被大家干,直接被乾的羊水破掉……你是吸收著我們的精液雨露出生的小不點,所以你才叫雨點……」後來,我就過上了和媽媽一樣的生活,被許多叔叔伯伯在家裡或者帶到外面玩弄。

家裡放映的視頻里也有了我的身影。

聽說我生日那天的情景被王校長拍下來,製成光碟四處去賣。

因為雯雯系列音像製品早就在我們這裡地下市場打開銷路,所以我的處女秀也賣的很好,給學校帶來很多收入。

我自己看過,很快就看不下去。

視頻里的少女又哭又疼成那樣子,實在楚楚可憐,那些叔叔伯伯都不肯放過她。

還有媽媽,視頻里屈辱悲哀又對我滿懷柔情無限關愛,實在讓我想哭。

可是,即使我們不想看,這個視頻也常常被來我們家的叔叔伯伯翻出來,一邊干我們,一邊欣賞回味。

我是過了一段時間,才適應性交的。

之前不管被怎么弄,都覺得被插入是一種折磨。

每次都疼的流淚。

媽媽就在一邊撫摸我,讓我放鬆,好適應叔叔伯伯們的雞雞。

有時候還去舔我和他們交合中的部位,讓我比較容易產生快感。

過了好一陣子,我才對伯伯叔叔們的陽具沒有那么懼怕,可以比較放鬆的接受他們的肉棒,有時候還覺得體內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忍不住想叫出聲,腦袋裡也會出現:「啊,伯伯頂的我好舒服。

」這樣的羞恥句子。

等他們都走掉,媽媽總是先來檢查清潔我的身體和小穴,給我煮中藥喝,把我照顧好了,才去處理自己一身的精液和紅腫的小穴。

為了報答媽媽,我總是學習非常認真刻苦,其他都不管,只要讀書,所以我的成績單總是很漂亮,拿給媽媽看,只有這時候,媽媽才會露出笑容,我心裡也好受很多。

可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起,我們同級的男生總是對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常常來逗我,說一些不好聽的話,有時候一幫男生會故意堵我,拉我的衣服。

儘管被王校長看見,呵斥了幾次,他們依然偷偷摸摸的,有時候還尾隨我回家。

這天,我和媽媽又被王校長帶出去,到另一個公園裡給陌生伯伯叔叔干,我們穿著都是絲襪短裙高跟鞋,上身性感胸罩加透視裝,都沒有穿內褲。

看得出,媽媽和我一樣,對這樣的裝束依舊不自在。

王校長叫我們在路邊拉客,自己不曉得躲到哪裡去。

這時候,媽媽的一個熟客走過來,說:「雯雯妹子,你幾個星期沒來了吧,忙什么去了?真是想死我了!」說著就把媽媽往小樹林裡拉。

又看到我,一愣:「這是你女兒嗎?這么大啦!跟你長的真像!呵呵,也下海啦?那一起吧,我今天也玩個雙份!」媽媽連拉住他過來摸我的手:「吳哥她還小,面嫩,我這次就叫她見見世面,您雞巴那么大,怕她受不了,下次我再叫她陪您。

我好久沒來,今天您就好好玩玩我吧」說著,連親帶哄的把那個吳哥拉到樹林裡去。

吳哥被媽媽迷得暈頭,把我忘在腦後,嬉笑著捏著媽媽的屁股就跟著走了。

我孤立無助的抱著肩膀,期望那個吳哥快一點,放媽媽出來陪我。

突然,兩個男生跳到我面前,我嚇了一跳,是張宏和王海,平常老是對我不三不四。

今天我穿成這樣被他們看見,不曉得會怎么欺負我,我轉身想跑,可高跟鞋被絆,摔倒在地上,短裙翻起,露出沒有穿內褲的屁股。

兩個男生眼睛都瞪圓了,張宏說:「乖乖,校花沒穿內褲唉~」說完還吞口口水,王海把我拽起,也不管我踢打掙扎,就把手伸到我裙子下面摸我光光的小穴,還把手指伸進去抽插,我被弄得很痛,踢打的更用力。

就聽王海在我耳邊說:「雨點別鬧了,我們都看見了。

剛才蘇老師和一個男的進到樹林裡,男的還捏她屁股,肯定不幹什么好事,要不,咱一起看看去?」我大驚,一定不能讓這兩個傢伙進去,否則媽媽在學生面前怎么做人?我停下掙扎,低聲對他們說:「你們,你們不要進去,我……唉,你們到底要干什么?」兩個得意一笑,就把我拉到後面假山背人的地方,拉開自己褲子拉鏈:「雨點寶貝,被裝了,你光碟里可可愛的很,現在先給我們親親吧」我眼前一黑,原來同學也看過了嗎?隨即心裡好像輕鬆了一點,原來他們已經看過了啊。

我只好忍著噁心,跪下,把他們的小雞雞輪流吃進嘴巴里。

因為媽媽也教過我口交的技巧,讓我服侍那些伯伯叔叔的時候,不至於嘴巴酸掉他們還射不出來,所以這兩個男生很快就爽的哎幼哎幼直叫,不久就射進我嘴巴里。

我抹掉嘴角的精液,站起來就想走,卻被他們拉住,指著自己又翹起來的雞雞淫笑著看著我。

嘆口氣,我想跪下再給他們口交一次,卻被他們壓在假山上,擡起我的腿就想往我小穴里插。

我剛忙阻止,對他們說:「我的小穴還沒濕,你這樣插進來,我們都會很痛的!」王海拍拍頭,抱歉的說:「對哦,我忘了唉」然後就期待的看著我。

我又嘆口氣,只好當著這兩個傢伙的面,一隻手撫弄自己陰蒂,陰唇,還把手指伸進去輕輕抽插,另一隻手伸進衣服里捏自己的乳頭,揉自己的胸部。

一會兒,我感覺淫液已經濕了一手,才輕輕喘氣對他們說:「可以了,來吧」兩個男生早就在旁邊急不可耐的擼著自己的小雞雞。

看我可以了。

王海先插進我的小穴,爽的直哼哼。

張宏就在一邊打飛機一邊催他。

王海被催的不耐煩,抱著我的腰下身一挺一挺的快速干我的小穴,每次我的陰唇都可以感受他卵蛋的撞擊,我本想咬住嘴唇不要發出聲音,讓他趕快發泄完射了就好,可他好像每次總頂到我一個地方,啊啊,酥麻麻,嗯……我雙眼微合,嘴巴里也不由自主輕輕發出嗯嗯的呻吟聲。

王海好像受了鼓勵,把我轉過來一條腿搭在他肩上,陽具一下一下又凶又狠的進攻我的小穴,我又舒服,又怕他干太久被人發現,就自己不斷收縮陰道的肌肉來壓迫他的肉棒,王海忍不住哈了一聲,使勁加快速度。

我感覺體內的龜頭開始有抖動的意思,好像要射精,趕緊推他要他拔出去,可王海緊緊摟著我,陽具深深埋在我體內,我就感覺體內一股熱流射進我的陰道深處。

王海還在摟著我喘氣慢慢品味高潮餘韻,我氣的推開他,張宏馬上過來壓住我,把摩擦的硬邦邦的陽具插進我小穴里。

他大概剛才飛機打太久,很快不顧我反對就射進我體內。

等他們都完事,我扶著假山站起來,體內的精液也慢慢順著大腿流到高跟鞋裡。

我沒好氣的對他們說:「滿意了吧,你們可以走了!」他們不好意思的笑笑,每個人過來親了我一口,還湊了點錢塞在我胸罩里。

我氣的想把錢摔在地上,可想想,那樣不是被他們白乾了嗎?更不值。

乾脆收起來做大學學費好了。

等我們三個從假山轉出去,就看見媽媽焦急的等在路邊東張西望。

我趕快過去,媽媽心疼的拉著我上下看。

旁邊那兩個男生和媽媽打招呼:「蘇老師,逛公園啊?」媽媽臉一紅,扭過頭微微點點。

那兩個傢伙才嘻嘻哈哈的走了,老遠,他們還回頭看我們,手裡下流的做著捏屁股的動作。

之後,又來了幾個客人。

媽媽護著我,儘量讓他們玩自己,不要騷擾我。

可我還是不可避免的被乾了一次,射精在體內,唉,大家為什么一定要內射呢,難道不怕我懷了他們的小孩子嗎?到了華燈初上,王校長不曉得從哪裡冒出來,提著攝像機,滿意的拍拍我們的屁股,送我們回家。

有些叔叔伯伯已經在我們家等的不耐煩,看著我們以前拍的視頻打飛機。

我和媽媽進門,他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我們按在客廳分開雙腿狂干不止,我感覺熱熱的肉棒插滿我身上每一個洞洞,好充實,可又好羞恥……再後來,即使我在學校里,有時候也會被張宏王海等一群男生拉到空教室里輪姦,他們還問我,蘇老師的奶子和逼是什么樣子的,和我一樣嗎?還是顏色深一點大一點?蘇老師叫起來,是不是聲音和平常講課一樣好聽?水是不是也流很多?屁股是不是摸起來手感也很好,被插入就變得很會搖?……不管他們怎么弄,我總是搖頭不肯回答。

他們也沒膽子去找我媽媽,只能加倍發泄到我身上。

我儘量瞞著媽媽,不叫她發現。

反正我一回家就會被很多人干,那些痕跡也說不清誰弄得。

就這樣,我和媽媽兩個人在一起,就算環境再難,我們也會互相扶持,關心。

因為,我和媽媽,是世界上最愛對方的人啊!我的故事就暫時講完啦,大家還喜歡嗎?如果以後還想聽我的故事,請告訴我,我會再和大家聊聊的。

先這樣吧,下次再見啦!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