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與老男人的故事 (1-6 完)作者:Story Ace /譯者:mechanic

.

吾妻與老男人的故事

作者:Story Ace譯者:mechanic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

(一)

我第一次認識他是在一次報社職員晚會上,當他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被他鎮住了。他是一個媒體界的億萬富豪,而我們僅僅是他公司在芝加哥收購的一個小小報社的小人物。

可那一天,作為高高在上的大老闆,他卻突然出現在了我們這破敗侷促的小辦公室里,而且和我妻子聊了一整晚。

Joyce雖然不是傾國傾城的女人,卻也很漂亮,因為她的性格和智慧在其他女人中顯得與眾不同,但她和那些模特之類的完全不是一類人,他身邊圍繞的全是美女,甚至現任妻子就是一個超模。

第二天晚上我問她:「你們昨晚都聊了些什麼?」

「聊了很多呀,他人很好,而且很風趣呢!」

「他有說關於報社未來的事情麼?」

「唔,那倒沒有,但他問了我很多問題。」

「什麼問題?」

「主要是職員方面的啦,但他人真的很好。」

「你已經第二次誇他了。」

「我跟他說了你想出來的解決方法,我覺得他應該挺喜歡那個方案的。」

當我們正在說他的時候,門突然響了,我過去開門,發現他——我的新老闆居然就在門口。一個億萬富豪站在了我們這窮酸家門口。

他跟我握了一下手:「Rick,是吧?」

「嗯,是我。」

接著他就直接走進來了,讓我驚訝的是他徑直走進我家樓下的房間門,一點都不帶疑問的。

他四周看了一下我們的小房間,最後眼光落在了我甜美的妻子身上,「我想跟你私下聊一下。」他說:「介不介意我坐下來說?」

「啊,沒事,請坐。」他的到來讓我十分驚詫,一直沒回過神來:「你想要點什麼?葡萄酒?果汁?」

「一杯酒吧!」他坐在了沙發上,然後拍拍旁邊的坐墊,跟我妻子說:「親愛的,坐過來吧,昨晚上跟你聊天真不錯。」

我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酒,感覺很困惑又震驚,接著又感覺很無助,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我昨天晚上去了趟報社,宣布它關門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放在了我妻子的肩上。聽到這個消息她愣了,目光變得無神,不知道該看向哪裡。

他繼續說下去:「我相信你們也知道,這家報社虧本太嚴重了。然後我又跟Joyce談了一下,包括其他所有人,你們都不錯,這就是顯示我的能力和財富的時候了,因為我能給你們第二次機會。」

我試圖反駁他,但始終找不到合適的詞。我只是個作家,不是發言人:「可是,我只是個初級編輯,那你為什麼現在要來我家?」

他有力的手握著我妻子裸露的肩膀,Joyce只穿著一件簡單的弔帶衫,她看著我,想要從我這尋求一點力量,我給不了她。

「哈,因為你老婆,Rick,我對你老婆印象很深刻,拿到一個數學博士學位可不容易,她昨天把你的想法和你的能力都告訴我了,我同意另外選個負責人把報社回復起來。或許你是個合適的人選,也許你能保住這些人的工作,能保住這些家庭的飯碗。那個職位待遇很豐厚,Joyce也能安心待在家裡做她的研究。你覺得怎麼樣?」

我感到喉嚨發乾:「可以,當然可以。」

他一邊說,一邊開始撫摸Joyce的後腦:「很好,我有時候喜歡到處做些好事,有時候也喜歡偶爾幹些壞事,有時候我兩樣一起干。」還把她的臉漸漸地扳向他,用另外那隻手開始撫摸Joyce的脖子,他親了Joyce。他在用他的嘴親我的老婆!

妻子睜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只好放任他親吻,這都是因為他的那番話?

我瑟瑟發抖,我能做什麼?上百份工作,我們的報社,我的未來,還是我的妻子。他比我強大百倍,我的工作跟他比起來渣都不是。

「你看到了,這就是我的想法。」他停了下來,手撫著Joyce的背說:「你去寫一篇關於我的文章。然後你們跟我待在一起幾個星期,那文章稍微帶一點批評,馬屁不要拍得太明顯。」

他把手放在Joyce的白嫩的肩膀上,拉下她的弔帶,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把她的弔帶衫脫掉了。Joyce的嫩乳十分堅挺,兩顆粉紅色的乳頭暴露在冷冷的空氣中。她的臉上充滿著困惑和不知所措,她完全愣住了。

「你們的發行總編一個月內就會退休,我會把你提拔到那個位置上,其他人會以為你是因為那個文章受提拔的,沒人會知道事實是什麼。」

我問:「什麼是事實?」

他看我然後笑了一下:「我覺得你應該馬上就知道了,Rick,咱不用說得太細。」接著,他從Joyce身上脫下上衣,穿過她美妙的長腿。

我和Joyce對視,她無辜的眼神想要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了。我怎麼能同意這種交易?我又怎能拒絕呢?

只過了幾秒鐘,她的鞋和長褲都被脫掉了,他已經脫掉了她最後一層私密。Joyce白皙粉嫩的長腿完全裸露著,我鼓著眼睛看見他已經舉起了粗大的老肉棒,手握著巨大的龜頭對準Joyce的蜜穴。

「親愛的,放鬆,」他勸我老婆:「放鬆,往後靠就好了。」

「我……我不能這麼做……」Joyce有氣無力地拒絕。

「沒事的,寶貝。」他的氣場完全把Joyce鎮住了,我只能轉過頭,要是我不在那就好了。

我目瞠口呆,四肢無力,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可他確實做了。

Joyce就像一個被犧牲的祭品,有著苗條的身材和柔順的金髮。她是娃娃臉,24歲的時候還被人在夜店查過身份證,Joyce年輕曼妙的身材和這老男人反差極大。

他把Joyce的兩條腿分別扛在肩上,打開她的小穴,把她輕輕往後退,Joyce只能靜靜地盯著他。我感到很奇怪,就像我剛剛經歷一場慘烈車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片空白,他的力量突然就這麼闖進了我們的生活,在我眼前凌辱我妻子。

他跪在床單上,扶著巨大的龜頭對準了Joyce的小穴,她不知所措,嘴大張著,臉上寫滿了對這情景的茫然。

那肉棒在蜜穴前摩擦了一會之後,粗黑的肉棒開始擠進妻子的花瓣,我眼睜睜地看著他把肉棒全根沒入,我妻子就在我眼前被一個富有的老男人插進去了。

「啊……太棒了!」那個老男人長出一口氣,一邊把肉棒插到我妻子緊緻的小穴最深處。Joyce求助地盯著我,她的眼神很複雜,得不到響應後又看向別處。

他把黑粗的肉棒拔出來後狠狠地插進去:「世界上沒有比這更爽的感覺了,完全控制!徹底的權力,哈哈,在一個懦弱的丈夫面前操他妻子。我有三萬五千名員工,我和世界領袖共進晚餐,可這才是真正的權力,哈哈!Rick,你多大了?」

「35歲。」

「你看過你可愛的妻子被別的男人上過麼?」

「沒有。」

「這太棒了,曾經貴族們可以這樣上他們的想要的女人,現在不行了。」

他略微有點肥胖,我知道他已經六十多歲了,有過幾任妻子,還有好幾個兒子、孫子,他肥大的屁股上上下下起伏,在Joyce的花徑里不斷抽插。

「這就是高貴的感覺,哈哈!Rick,現在我是阿爾法男了,我正在操你妻子,你卻不反抗。看起來還很享受,哈哈,沒有比這更恥辱了。你的本能就是像我一樣操他,你的精液也有平等的機會的。」

Joyce在他胯下平躺著,一條腿放在地上,另一條腿繞在他的腰上,她用很複雜的眼神看著他,好像她不能確定她的感覺是什麼,好像她對她的感覺很羞恥,她在盡力抵制自己的慾望和對我的羞辱。

「你應該知道你妻子很享受這個,她昨天跟我調情了好幾個小時。認命吧,我就是比你成功,她希望我操她,我能給她你給不了的,是的,我很老而且身體不好,可我就是比你有能量。」

他壓在Joyce身上,他的手在蹂躪著Joyce的嫩乳,Joyce兩腿大張著好像在歡迎他。我能清晰的看到他倆交合的地方,黑粗的老肉棒在我妻子的小穴里輕鬆地抽插著,淫水四濺。她躺在他身下那麼曼妙,這淫蕩的場面我看不下去了,卻又讓我很有快感。

***********************************

(二)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輕撫著她的額頭,然後溫柔地吻了她,接著又再開始抽插。

「你真可愛,Joyce,我最喜歡你的聰明,這種和知性女人做愛的感覺太棒了!告訴我,你愛Rick嗎?」他停下來等待她的回答。

從這瘋狂的場面開始,Joyce第一次開口說話了:「是……我愛他。」

「很好!你呢,Rick,你也愛她嗎?」

「當然。」我的聲音聽起來出奇地平靜。

我的老闆又開始操她了,每次都使勁地插進Joyce的小穴,好像要插進她的子宮一樣,她的身子也隨之顫動。

「在這個時候你還依然愛著她?她在被我操著。」

「是的。」

「再說一遍,告訴她,繼續告訴她!」

我說:「我愛你,Joyce。」這時我將眼光移到別處,聲音也很微弱。

她的手抓著他寬闊的肩膀,她光滑的玉足纏繞在他的腰上,她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她的金髮散開在沙發上,她綠色的眼睛看著正在操她的老男人。

他用力地抽插著,完全掌控了她的身體。我的妻子開始在這種淫靡的感覺下呻吟,他也一樣在喘著氣,緊緊地抱著她。

他開始在她身體里噴射:「哦……太美妙了!」

幾分鐘的安靜之後,他吻了Joyce,然後坐了起來,從妻子的小穴里拔出了肉棒:「世界上沒有比這更爽的事情了,哈哈,相信我,我從來沒這麼舒服過。」

Joyce從他身上放下腳,她盯著我開始哭泣,一句話也不說地走進了臥室。

「嘿,Rick,這就是交易。」他一點也沒有穿上衣服的打算:「你,當然還有你妻子,以後跟我待在一起幾個星期,和我一起出差,在路上你順便把那篇文章寫好。對了,Joyce還有沒有吃避孕藥?」

「她上了避孕環。」

「好吧,那就儘快把它拿下來,你們幾天後跟我一起出發。」

「等會,你想讓我妻子懷孕?」

「當然了,Rick,不然你怎麼認為她那麼吸引我?我想要一個聰明的孩子。」他繼續說:「作為一個有錢人,我想有人繼承我的財產,作為一個父親,我希望有人繼承我的家業。我沒時間去撫養和管教我所有的孩子,所以這才是交易。我把我的孩子放在你家裡,別人不會知道,你把他或者她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帶大,這就行了,沒別的事。

這事你知、我知,還有Joyce知道,沒有其他人會發現。我讓你發表文章,然後你得到升職、薪水、地位;Joyce也不用去找份工作還助學貸款,她可以在家安心帶孩子,安心研究她的計算機,在可能解決一些難題的時候還能做個全職媽媽。」

我瞪著他,雖然一切都已經發生,無法挽回了。

「沒門!這不可能!我知道你是個有錢人,可我們也有我們的尊嚴!我們自己能解決!」

「Rick,」Joyce在臥室門口叫住了我:「我覺得我們能接受這交易。」

「什麼?你瘋了嗎?」

「我想這麼做,這安排很好。」她現在穿著一件短袍,頭髮披在肩上,她赤著腳,眼睛清澈如綠寶石一般。

Janet是一個令人驚嘆的女人,她現在是這富人的私人助理,她有1米75,膚色白皙水嫩,眼睛是清澈的天藍色,發色則是純金色。在Janet面前,Joyce顯得遜色很多,雖然Janet穿著正裝,黑色短裙和白襯衫,顯得十分幹練。她把Joyce帶到一個生殖科醫院做了全面檢查,並且把避孕環取下來了。

後來我們沒有直接跟老闆談過,但是幾個星期之後,Janet再次出現,她帶著我們的行李直接去了機場,我們一起上了一架私人飛機,直飛紐約。另外一個隨員把我們帶到了WA酒店,他們在那給我們定了一個豪華套間。

那一晚,我妻子和那個老男人之間的受孕計劃開始變得真實起來。

Janet首先來到我們的套間,她帶來了一些東西給Joyce穿上:黑色弔帶絲襪,一對鑽石耳釘,還有一瓶香水。她幫Joyce準備好,把髮型整理好,並且告訴她那個老闆是多麼好的一個人。

我很奇怪他怎麼不去搞大Janet的肚子,她看起來太合適,但接下來我知道,他已經干過了。

他先用他自己的鑰匙進了我們的房間,然後和我握手,他很和藹地問:「很高興再次見到你,Rick,最近怎麼樣?」

「Janet……啊,Joyce,我想你想了好幾個星期了,你感覺還好麼?」他拉著Joyce的兩隻手,眼神里充滿關心地看著她。

「挺好。謝謝!」她說。她這時候穿著一件絲質短袍,裡面什麼都沒穿,性感的絲襪和鞋子十分誘人。

「太好了。」他說:「我們去臥室吧,你也來,Rick,我想要你也在那待著。」

「為什麼?」我很絕望地問道。這現實已經夠讓人痛苦了,一點都不需要親自見證一下。

「因為這很有意思。哈哈!」他一邊笑,一邊拉著我妻子走進門裡。

「坐在那,看著。」他命令我,然後坐在床對面的一張椅子上搖晃著。我坐下來,看著他從Joyce的肩上脫下短袍,看他們深情地親吻著對方。

Joyce在他懷裡顯得十分嬌小,青春可人。我們只是普通人,我們沒機會對抗他的魅力、他的財富、他的能量,他把我們逼進角落。

我們可以保住報社、保住所有朋友的工作,我們也能得到我們想要的生活,所有的這些的前提是我必須允許他在Joyce的子宮裡播種,讓Joyce受孕,而且還得假裝那個孩子是我自己的。

那個孩子是「我」的,我只是他的養父。他想要的,是做那個孩子的親生父親,以及在Joyce陰道里抽插的感覺。

Joyce現在躺在床上,那個老男人把頭埋在她兩腿之間,把Joyce的兩條腿儘可能地分開,好讓他能夠看到自己的舌頭在舔弄Joyce的粉色花瓣。

Joyce在顫抖,按著他的頭,在他的舔弄下蠕動。他甚至都不用去挑逗她,他只需要在Joyce身體里射精,然後就可以去忙別的了,顯然那個老男人現在很享受這個過程。

「我很喜歡女人的味道,你覺得怎麼樣?」他對我說。

「我喜歡我女人的味道。」我回答。

「Joyce用大腿裹著我脖子的感覺真美妙。哈哈!」他說著,開始去撫摸Joyce的玉足。

「只是有一個問題,」他說:「我口裡的味道很多女人接受不了,我妻子在我給她口交之後都不會吻我。過來,Rick,我去漱口的時候你代替我。」

「代替你?」

「過來,老兄,她畢竟是你妻子,讓她一直熱著身子。」他指著Joyce的粉色蜜穴,她子宮的入口等會將被他的腥臭精液灌滿。她大開著白皙的嫩腿,好像在歡迎一樣。

我慢慢地挪到床邊,低下頭去開始舔弄Joyce的花徑,我沒有勇氣違抗他,哪怕是在這私密的房間裡。妻子開始呻吟,用腿夾著我的頭,我用舌頭伸入到她的陰道里,在我還能做的時候品嘗著她的蜜汁。

幾分鐘之後,我發現那個老男人已經回來,站在我的身後。在我舔弄她下面的時候,他開始親吻Joyce的雙唇,這場面太不可思議了!我只好抽身,回到椅子上。

***********************************

(三)

我離開之後,他就迅速補上了那個位置,再次享受著在她兩腿之間摩擦的溫熱感覺,Joyce也往下挪了挪身子讓他能靠得更近。

「啊……這感覺真銷魂!」他微笑著對她說:「親愛的,你感覺怎麼樣?」

「太好了,」她說:「真的好舒服……」

「你呢?Rick,你坐在那感覺咋樣呀?」他若有所思地問我:「我覺得你可以把你那牙籤拿出來,看著我們然後自己打飛機。呵呵!」

自己手淫感覺確實不錯,而且還是看著他們在那交媾的時候。我對這樣被凌辱不太反感,反正也不會更糟了,所以,也許我自己在這對著他們自慰還不錯。

他這時不怎麼說話了,大家都開始安靜。他溫柔的抱著Joyce,然後沉默地用力插進她的小穴。他肥得像個水桶,在Joyce身上聳動,黑粗的肉棒在Joyce的小穴里不斷進出,每次都像要把陰道壁翻出來一樣。Joyce在他的抽插下呻吟著,開始越來越劇烈,她好像已經被操得作好準備被灌精了。

Joyce呻吟越來越短促,她要高潮了。他也感覺到Joyce的陰道好像在吸吮著他的肉棒,讓他用盡全力插進她的子宮,Joyce緊緊地抱著他。

那個老男人開始低吼著,Joyce開始高潮了,她大聲的叫出來。突然老男人狠狠地插進Joyce的子宮之後抵住她的小穴一動不動,兩人都僵硬著在享受高潮的感覺,他的精液全數射進了我妻子純潔的子宮。

當他們完事的時候,我還握著我的陽具。他轉過來看著我:「Joyce,親愛的,你想含著Rick的肉棒麼?他看起來還沒發泄出來。」她有些傷感地看著我,她的大眼睛盯著我豎著的陽具,點了點頭。

我走到床邊,他看著Joyce給我口交……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都有點忙,我必須跟著他四處轉,又不能插手他的事務,僅僅是把我自己的文章寫好。

每晚他都在Joyce的身上渡過,而且我還得站在旁邊看著。

但是在第二個星期,他叫Janet過來我們房間。

「先生?」她問。

「Janet,你能不能給Rick吹會兒簫?看著我和他妻子做愛讓他有點要崩潰的感覺。」

「當然可以。」她說。

我猜,這只不過又是一個任務而已。

「Janet喜歡肉棒。」他解釋了一下,然後問:「Janet,你不會介意吧?」

「一點也不,這主意不錯。」她說:「我也不會感覺有什麼對不起Rick的。」

大美女Janet開始跪在我面前含著我的龜頭,好舒服的感覺,溫熱而且舒適。她溫柔地吞吐我的肉棒,當我看著床上那一對的時候,她在舔我的卵袋。

她非常漂亮,和Joyce截然不同。Janet一看就特別嫻熟;她的雙唇嬌艷欲滴,睫毛誘人,眼影畫得恰到好處,她一頭濃密的金髮,柔順無瑕。

我深深地在她的口裡進出,能感覺到抵在她的喉口上,她一邊挑弄著我的馬眼,另外一邊在撫摸著我的陰囊。

從那晚之後,她每天晚上都和我坐在一起,我們一邊看別人,一邊自己做。

Janet喜歡兩種東西:接吻和深喉。她總想讓我脫光,卻從不讓我脫掉她的衣服。我們一邊接吻,她一邊套弄我的陽具,然後給我口交到射,再把精液全部吞下去。她精通此道。

最終,這段跟著這有錢老頭的日子過去了,我們回到了我們自己的家鄉,回到了我們的生活,再次見到了我們的朋友。

最終,Joyce也懷孕了……

此後的五年,我們都沒再見過那個人。管理層定期會派人過來檢查報社的運營情況,他是不會浪費時間在這種瑣事上的。

Joyce和我那段時間之後都沒談論過這事,我們成功背後的陰暗秘密和我們第一個孩子的真相,都被我們隱瞞下來了。我像愛第二個孩子一樣愛我們的第一個孩子,第二個是在那事兩年之後生的。

隨著一聲門響,五年後我們的平靜生活再次被打破……

***********************************

(四)

五年後,一個晚上有人敲門,開門之後又看到他站在了門口。

他帶著類似的激情跟我握手,又吻了我的妻子,看著Joyce的眼睛問:「你怎麼樣?」

「很好,謝謝。」她回道,她也回應著他的目光。

這個老男人曾經闖入了我們房間,我們的生活。他太有權有勢了,我們無法對他有所抵抗,我們也很清楚地知道這一點。

「那麼……你們現在的房子不錯嘛!還有一個溫馨的家庭,兩個孩子,一個媽媽,一個爸爸。很好,很不錯,你們兩個這幾年怎麼過來的?你們的關係都還不錯吧?」

「我們很好。」我說。他巡視著我們的家,而我跟在他身後。

「我也是,」Joyce說:「我喜歡做個家庭主婦,相夫教子,我有足夠空閒去研究我的數學,我已經發表了兩篇論文,其中一篇還被很多人引用了。」

他坐在客廳里,我們跟他聊了好幾個小時,他微笑看著我們小孩的照片,並且和他所供精的那個孩子一起玩耍。這場面讓人感覺怪怪的,他看起來不像是個無所不能的財閥,只像一個普通老頭一樣,一個從來沒見過他親生孩子的父親。

當他的孩子,Amy,在他懷裡漸漸睡著的時候,他開始說正事了。

「Rick,我知道你已經很努力地經營了,可是去年報社依然虧損了三百萬。」

我們討論了一會細節,但這不是故事的重點。

「我不能再保你了,」他說:「我沒法跟董事會解釋。」

「所以你打算讓我們關門麼?」我泄氣地問:「但我們的銷售已經開始回升了!」

「好吧,我能給你另外五年讓它重新恢復盈利,如果你也能……」

「也能什麼?」

他用尖銳的眼光看著我,然後又把目光轉向Joyce,「Amy是個好孩子,」他說:「我不久前已經給她設立了一個助學基金。如果她能被排名前十的大學錄取,她的學費就不用愁了。」

「這很好啊!」我說。

「另外的五年……」他繼續說:「其實也一樣,我還想和Joyce再生一個。」

我看著我的妻子,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我。這種眼神在第一次我接受他的提議的時候我就已經目睹過了,這種眼神毫無意義,卻又代表著一切。

「我去另外個房間待會,打個電話,你們倆可以討論一下。」他說,然後把Amy從沙發上抱起來,去了旁邊的小間。

「我們怎麼辦?」我問Joyce。

「再生一個。」她回答:「我們反正有再生一個的想法,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我想生的是我的孩子!」

「當然是你的孩子,Amy不是你的孩子麼?你難道不像愛Sam一樣愛著Amy嗎?」

「當然一樣愛著。」

「這樣的話,有什麼問題麼?你對我和他做愛很不爽吧?」

「我就從來沒覺得舒服過。」

「呵呵,那你最好習慣這樣子。」

我們還能怎麼做?如果我丟了工作,我們只能賣掉房子,搬到另一個城市。而且幾乎所有我們認識的人都工作在報社,這不僅僅是個工作,還是我們的整個生活環境。

我們必須這麼做,這看起來像是個責任。我妻子要做的,就是讓他再把精液射進她的子宮幾次,接著我們的生活還一切照舊。

他回到了客廳,我告訴了他我們的想法,「你下一次月經什麼時候來?」他問Joyce。

「可能一個星期之內吧!」她回道。

他站起來,拉著Joyce的手,然後優雅地吻了她一下,「我會算著日子的。」他說。

Joyce走近那個老男人,貼近他身體並且摟著他的脖子,他用雙手按在Joyce緊緻的雙臀上。他們在接吻,口舌相接,身體緊緊地摩擦著,看起來兩人激情似火。

他們之間的動作古老而簡單,一種最純粹的性愛,他們不想生活在一起,也不想對方有更多的了解,純粹就是為了生個孩子而做愛。他們渴望交媾,看起來對方都很適合為自己培育下一代。

「你晚上留下來吧!」Joyce告訴他。

那個老男人有點猶豫:「我要回市區了,飛機在等著。」

「就讓它等著。」她提議。

作為回應,那個老男人把Joyce抱了起來,又開始接吻,更加深情,更加激烈。

他把Joyce的T恤掀起來,開始隔著胸罩揉捏她的乳房,「你奶子現在大多了?」他看著Joyce的雙乳問道。

「吸它。」Joyce輕聲細語地說,完全無視我的存在。

那個老男人抱著Joyce,大手在撫摸她的臀部,她的雙腿分開繞在他的腰上。當他開始舔弄Joyce白嫩的乳房的時候,她向後弓著身子,十分享受的樣子。

他先吸吮著一側的乳頭,接著又開始玩弄另外一個,她開始笑起來了,緊緊地夾住他。

「你們的臥室在哪?」

「在樓上。」Joyce告訴他。

他把她放下來,他們手挽著手到樓上去。Joyce突然停了一會,回頭看著我,我那時正站在客廳里,等著以前在我肉棒上的感覺回來。

「把Amy放到床上,然後過來加入我們。」她笑著跟我說,好像這挺正常的。

當我進去臥室的時候,我妻子和她那個有錢的情人已經脫光了,四肢纏繞著在我們的床上激吻。

歲月和兩次生育已經在Joyce身上留下了痕跡,她現在已經29歲了,更加有風韻,而且還有兩個大乳房和誘人的乳頭。她的髮絲還和以前一樣,閃亮的金髮;她的皮膚還是那麼順滑白皙,她的肚子非常平坦,一點皺紋在描述著她懷胎兩次的經歷。

而她的情人,看起來更糟糕了,他的年紀已經在他身上明顯地顯露出來。有點禿頂,而且他的肚子看起來很大,現在也有很大的眼袋了。

我站在臥室的門口看了他們一會,我能理解她為什麼想要這個老男人給她灌精。他是個億萬富豪,他以前也是窮苦出身,在六十八歲的時候還保持著健康。還有哪個男人能比他看起來更優質?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她這麼享受跟他做愛,他的外表毫無吸引力。

他把Joyce推倒在床上,然後把她的腿分開成M形,Joyce的花蕊大開著隨時準備被插入。

***********************************

(五)

「看看你妻子,Rick,金色的長髮、嫩滑的肌膚、豐滿的乳房,她簡直是個完美的母親,不僅可愛,而且能生。數學對她來說跟玩一樣,她還願意呆在家裡相夫教子。」他一雙大手在Joyce身上不停遊走:「就在剛才,她告訴我,她在見到你之前從來沒跟別的男人做過,當然除了我以外,你能給她足夠的愛麼?Rick。」

Joyce在這人的撫摸下嬌吟,而且急切想跟他做愛,努力地想把他黑粗的老肉棒套進自己的肉壺裡,她握著他的肉棒,渴望而又溫柔地想拉他插進去。

「可以!」我答道。

「呵呵,看我們做愛你感覺很受傷?」

「當然!」

他笑了一下:「但是你這幾年都操了她多久了,我想你不介意讓你的恩人享用她一會吧?」

他趴在Joyce身上,吻她,膝蓋頂在她的陰阜上,然後他轉了一下身,打開Joyce的兩腿:「你們做愛的時候,你給她口交麼?」

「有啊!」我說。

「讓我瞧瞧。來吧,挑弄一下你妻子,她全身上下你都用過了吧?現在把頭放到她兩腿之間吧!」

Joyce期待地看著我,她看起來非常苗條,非常誘人。

他是對的,雖然我現在是報社的經理、總編,在我們的小鎮上很受人尊敬,但這全都是假的。我的位置全都依賴著Joyce和這個老男人,我真正的職業是做個綠帽男!當個現成爸爸,這也都是我應該遭受的。

我爬到床上,按他說的做了。當我在舔弄Joyce的時候,他們在接吻。過了一會,他們換了個位置,Joyce開始給他含肉棒,而我在舔她的陰蒂。

「靠邊去,Rick,」他最後說:「我現在準備操你妻子了,往後站,然後看著。看好了,看看她有多喜歡我插她。」

他一邊說著一邊取代了我在Joyce兩腿之間的位置,他扶著那粗黑的老肉棒,把大龜頭漸漸擠入Joyce早已濕透了的小穴。

Joyce先弓起了背,然後把小穴用力地往他身上靠,當肉棒全根沒入她年輕的身體的時候,她滿足地呻吟了一下。而我能做的只有後退,然後看著這痛苦的凌辱場面。

過去的五年我們過得很快樂,家庭和睦,相敬如賓。我們性生活也很愉快,可這光鮮的外表之下,今天的場面一直陰魂不散。

只要這個老男人想要,Joyce隨時都願意被他操,她還願意被他灌精,懷他的種。不僅是因為這樣做會給我們帶來好生活,還因為她想懷上!因為她需要他,他的時間、他的欣賞、他的關注,以及他的精液。她想要他的吻,他的肉棒,以及我受到的痛苦,我的屈辱是他們快樂的一部分,這讓他們很樂意再這麼操著。

他把Joyce的兩條腿分開到極限,這樣子我就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肉棒被Joyce的陰道緊緊裹著。他開始抽插她的肉壺,他的身體在Joyce身上不斷起落,他有權有勢的肉棒已經完全控制Joyce了。

「Joyce有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看我的眼神,不像看其他肥胖的老頭子,而是在看一個有權有勢而且還很有魅力的人。我說的對不?Joyce。」

「對!有力量而且還性感。」

「你還想我搞大你肚子麼?」

「想啊!」

「哈,這感覺太好了,讓我好爽!」

他每說一個字,他都要狠狠地插進Joyce的陰道。

「你準備好了沒?親愛的。」他問她:「你準備好讓我射進去了麼?」

「好了,你只要……只要……啊……啊……快射進來……」

我坐在床邊,看著Joyce在他懷裡到達高潮,在他有錢的肚子下面被操到淫水四濺。他把肉棒拔出來送到她嘴邊,Joyce張開嘴把它含了進去,愉快地吸吮著,他的老肉棒很硬,在她的嘴裡跳動著,還處在射精的余勁上。

「啊,好棒!」他說,放在她的面前:「你試過肛交麼?Rick。」

「沒。」

「你應該試試,那感覺不錯。你呢?Joyce,肛交。」

她停下來,「我好幾年沒試過了,自從和Rick結婚之後。」她說。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

「親愛的,藥箱裡有些潤滑油。」她加了一句。

我去拿了潤滑油,然後回到臥室里,Joyce仍在給他口交,兩手還在玩弄著他的卵袋,「別站在那,過來,給你肉棒上塗好。」他對我說。

Joyce轉過身,兩手撐著跪在床上,她的兩腿大開著,兩個洞都完全暴露出來。

好吧,這場面太淫亂了,看著他們倆在那交媾,除了痛苦和嫉妒之外,我還有些快感。可惜Janet現在不在這,我很想讓她也給我吹簫。

***********************************

(六)

當我慢慢地擠進她的肛門的時候,那感覺太緊緻了。我在操她後庭的時候,Joyce繼續在給他口交,我的手也沒閒著,在按摩她的陰蒂。這時候她又高潮了,那個老男人用手挽著Joyce的頭,肉棒在她的嘴裡不斷進出。

我忍住不去看他倆,一邊用力抽插,一邊玩弄著她美妙的雙乳。Joyce在呻吟,身體不斷地顫抖,我能感覺到她的後庭緊緊地包裹著我,我射出來了。很快,那個老男人也射在了她的嘴裡,我妻子轉過身來躺在床上,精疲力盡。

「準備好你的行李,Rick。」他一邊下床一邊對我說:「下個星期你跟我待在一起。」

「為啥?」

「這樣我才能保證Joyce肚子裡懷的是我的孩子。她得照顧那些孩子,不然的話,她還要像上次那樣跟我待在一起好幾個星期。快點,飛機在等著我們呢!」

我們先飛紐約,然後又去了倫敦,最後坐直升機到了他的住所。一路上我們聊了很多,能和他待那麼久的時間,讓我有享有某種特權的感覺(他很忙,一路上電話不停)。

「Janet沒在你那工作了嗎?」我問他。

「Janet?沒,他已經回去,變成Gene了,娶了個妻子,而且已經有個小孩了。」

「什麼?Gene?男的?」

「他以前告訴我這只是個實驗而已,他嘗試變成一個非常棒的女孩,很顯然他做到了。」接著他又說:「你知道什麼是『布穀鳥』嗎?Rick。」

「用來形容蠢貨的,也指一種瑞士鐘錶。」

「布穀鳥是一種大型的黑色熱帶鳥類,它把自己的蛋生在烏鴉的巢穴里,和烏鴉蛋混在一起。小布穀鳥會比其它蛋先孵出來,而且吃得更多,長得也比其它小烏鴉快。烏鴉父母勤奮地喂養這窩孩子,一點也沒意識到他們其實被騙了,或者換句話說,呵呵,被戴綠帽了。其實我們的情況還是有那麼一點點不同啦!至少,你知道你是在養育我的孩子。」

「我待他視如己出。」

「我知道,Rick,我很欣賞你這一點。」

老男人的老婆比Joyce大幾歲,比我稍微年輕點。看到他老公在家,她顯得很驚訝。

她是個很吸引人的女人,我從來沒見過她這樣有風韻的。男人見了她可能就走不動路了。她很高,至少有1米78,而且顯得很苗條,紅褐色的秀髮配著修長的腿,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過去,她的面貌都很令人驚嘆,看她的每一眼都讓人心情愉快,一種與眾不同的美麗。不過她好像有點傷心,看起來她的生活沒有想像中那麼如意。

我們一起吃過晚飯。第二天一早,我老闆——那個老男人在早餐之前就離開了。

「在這隨意一點,我幾天後再來找你,我們一起回你家那邊。」他走前說。

事實上,我比他提議的更加隨意,當天晚上我就和他老婆睡在一起了。他老婆感覺很孤獨,我稍微引誘一下,她就把她生活中的所有的不快都告訴我了,我成了她的知己——包括床上。我的故事沒什麼太多可以添油加醋的地方,除了加點義正言辭的批判。

她長得很不錯,我也還算帥氣、親和,而且不太老,和他老公正好相反。我幻想著能在她的肚子裡播下我的種,她的雙腿緊緊地纏著我的腰,我竭盡全力想把所有的精液全都射進她的子宮。和前超模做愛的感覺真是太棒了!不過我對妻子的愛還是讓我有些罪惡的感覺。

他從紐約打來電話:「我打算在你和我妻子睡覺的時候去你家操你老婆。我很欣賞你,Rick,我一點也不介意。媽的,哈哈,我很早打算跟她離婚了,要不是財產分割讓我損失太多,我早就離了。她不太聰明,你知道的,而且她還不孕。哈哈!」他大笑著,好像這事很有趣一樣。

這位長腿美女看來已經失去魅力了,不管怎樣,我們一起睡了。我們聊天、接吻、做愛,享受我們之間最原始的關係,享受我們的二人世界。

那個老男人讓他的私人飛機來接我回家,這時我老婆已經確認再次懷上他的孩子了。我從此再沒有見過那對老男人夫婦。

不久後,傳來那個富人自殺的消息,真相大白,原來他的整個事業都建立在龐大的債務上面。他挪用了養老基金,我的報社也隨之被立刻關閉了,一切都無力回天。我們不得不搬到大城市去,我留守在家裡照顧三個孩子,Joyce拿到了博士學位,還發表了很多論文,憑藉這些,她在一家跨國銀行里找到了一個高薪職位。

在這一切變故中,唯一一個不受那些債權人染指的只有他給孩子們設立的助學基金,但是收益人居然有97個不同年齡的孩子,其中26個已經通過這個基金完成了學業。顯而易見,所有這些孩子的家長都是被那個富人私下提拔到高位的,而且其中的大多數人在任期間都不斷虧空,直到整個產業破產。

有人說那個老男人是個失敗者,他從來沒達到過別人眼中的那樣成功,但我認為他們都錯了。粗略一算,他和75個不同女人生了至少134個孩子!這難道不是真正的成功麼?

【全文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