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露出系女神 (1) 作者:橙子橙

.

【我的露出系女神】

作者:橙子橙2021-9-26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前言:

這本的類型與劇情就如書名《露出系女神》。當然,我不是很想寫一開始女主就各種大尺度的露出,這種不管是在書還是推上都已經看過太多了。所以更加想看的還是「女主為什麼會願意、接受露出」,「又為什麼會發在網上」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

總之就是想通過寫作的角度,先塑造一個女主,再添加一些因素,看看女主在露出的過程中,每個階段的心路歷程,這樣我就知道為什麼會露出了。

正因如此,第一章的內容可能不會吸引人,尤其是中間提到的「在網上發露出寫真還要找個替身」那段,簡直反人類,一個小黃文還搞那些有的沒的幹嘛?

不過仔細想一想,看一個正常女主,是為何一步步開始露出,逐漸接受在網上發照片,逐漸接受大尺度的露出過程,不也很有趣嗎?

*************

第一章 回憶

夏季的正午,烈日當空。

自入夏以來,臨海的廣元市,天氣就沒有一天涼快過,每天的空氣都瀰漫著燥熱的水汽。

當然,夏季的到來也預示一學期的結束。

距離廣元經濟學院放假還有一周的時間,學生就已經開始張羅著收拾行李,應屆畢業生也都擺起了跳蚤市場。

要說廣元經濟學院,那就不得不提去年空降的副院長,一位年僅二十六歲的女人——蘇妃。

一開始廣元經濟學院就是一所服務於富家子弟的貴族學院,名聲只壞不良,而蘇妃一經到來就改變了學院的格局,先是大刀闊斧的對學院教育方向進行改革,再是花重金引進國內外優秀人才擔任教師等等。

不出意外,再給蘇妃一些時間,廣元經濟學院的名聲與教育水平將會一躍成為國內高等學府之一。

蘇妃的能力有目共睹,但同時她也是一位長相極美的女神,在校園論壇可謂一度霸榜校園女神榜單,哪怕蘇妃已經任職了一年之餘,現在只要有好事者發表偷拍照的帖子都會成為大熱門。

為此蘇妃也是頭疼不已,從一開始穿著每天不重樣,到現在索性就穿那麼幾件單調女士制服來防止,卻仍然是低擋不住男生們狂熱的追捧。

此刻,副院長辦公室內,有一對行為親密的男女相擁而坐,那位女子正是學院第一女神蘇妃!

而摟著學院萬千男兒心中女神的男子,便是蘇妃的「丈夫」,星海集團的總裁秦澤。

「老婆,你看這帖子上說你的美腿有101厘米的長度,是真是假?」

狹小的辦公椅上,秦澤美滋滋地摟著蘇妃柔軟腰肢,一手貼在蘇妃素黑短裙下露出的絲襪美腿之上,一手指著計算機螢幕好奇的問道。

計算機顯示的一條發表在校園論壇的帖子,標題及其的吸引人:【我算出了蘇院長的身材數據,學院第一人!】

帖子的開頭是一張蘇妃靜立在湖畔邊的照片,照片里的她仰望湖畔畫面唯美,而照片下面則是一堆密密麻麻的數據。此刻秦澤手指的就是帖子裡有關蘇妃全腿腿長的數據。

蘇妃也盯著計算機螢幕,今天不知道什麼風竟然能把大忙人秦澤給吹來了,要知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果不其然秦澤心裡的小九九露了出來。

「是真是假你自己不知道嗎?」蘇妃沒好氣的嬌哼了一聲,「這些學生真是的,有這心思還不如把重心放在學習上!」

「不行,我要去後台查一查,看看是哪個學生閒的沒事做。」

蘇妃作勢就要關掉帖子,卻被秦澤按住了雙手。

「別介,先讓老公檢驗檢驗這位才子的數學水平。」秦澤嘴角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大手貼著蘇妃穿著的薄如蟬翼般的光滑絲襪開始活動,眼睛更是緊盯著那隻色手,當真如一副要檢驗美腿長度的樣子。

可秦澤的手卻沒有向他所說所為的那般,他在蘇妃渾圓迷人的絲襪美腿上下撫摸了幾把後,大手一轉攻勢藉助水晶絲襪的光滑鑽入了蘇妃豐潤翹臀下的短裙,惹得蘇妃一把揪住了他的壞手。

蘇妃扭過頭千嬌百媚地白了男人一眼,嬌嗔道:「這就是你說的檢驗?」

「怎麼不是檢驗了?你看這帖子裡不還計算出了老婆你的臀圍麼?」

「少貧嘴,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裏面在想什麼!我告訴你,這裡可是我的辦公室,你給我老老實實的,不許胡來!」

「老婆,你可別汙衊我啊!」秦澤壞笑著高舉雙手,「天地可鑑,老公我當真只是想要檢驗一下這位才子的計算成果是真是假!」

秦澤不依不饒固執地用一隻胳膊環繞住蘇妃的纖腰,另一隻手鑽入短裙肆意是撫摸著女人敏感光滑的絲襪美腿,而蘇妃被男人摟在懷裡只是出於女人家的矜持,象徵性地掙扎了兩下,就任由秦澤摟著欺負自己了。

畢竟兩人都是民政局登記過的人了,雖說秦澤還沒有向自己求婚,也沒有舉辦浪漫的婚禮,但一路攜手走過的七年里,她早已經認定秦澤,求婚與婚禮也不過是一個過場罷了。

雖然現在是在辦公室,蘇妃量秦澤也不敢太過分。

秦澤見蘇妃柔軟的身子逐漸放鬆索性空出胳膊,一隻手恰意地撫摸蘇妃短裙內的柔軟光滑,另一隻手則是按照帖子的內容享受著蘇妃翹臀的豐腴肉感,埋在蘇妃香肩上的腦袋還可以以居高臨下的角度欣賞著蘇妃襯衣領口的風光。

看見襯衣內一對豐滿渾圓的乳房在米色文胸的擠壓下,露出一道雪白深邃的乳溝,秦澤太慶幸自己剛才解開的兩顆扣子了,現在他只恨自己沒有第三隻手去攀上這對充滿誘惑的雪白豐滿。

蘇妃本來都任由秦澤對自己動手動腳了,可是想起這裡還是自己的辦公室,腦子裡回憶起了一些花園,漂亮的臉蛋頓時流露出嬌羞無比的緋紅,水靈靈的眼睛裡泛起了漣漪,忍不住抬起雪白小手抓住了那隻還在自己短裙內探索的大手,慌慌忙忙地道:「這裡是辦公室,別胡來了!」

「胡來?」秦澤意猶未盡抽出手,握住蘇妃柔軟的芊芊小手,繼續調笑道:「老公這怎麼能叫胡來呢?」

聽見身後的秦澤話中帶著笑意,蘇妃自知不能再縱容下去,反手就打了一下秦澤的手背,輕啐道:「別貧了,能不能有個正經!」

秦澤被女人數落的無地自容,不就是辦公室麼,又不是沒有大門有什麼好怕的?

再說了,比辦公室更刺激的場地都玩過了,欸,等等!

差點忘記了正事!

秦澤眼前忽然閃過一道精光,嘴角邪魅一笑,湊到蘇妃的耳畔邊,輕聲壞笑道道:「老婆,一個辦公室你都怕了,那上次你怎麼敢在教學樓露出?」

秦澤注意到在自己說這話的時候,懷裡摟著的柔軟身子明顯愣了一下,但緊接著蘇妃說的話卻與實際情況極度不符。

「上次?露出?什麼啊?」蘇妃若無其事地反問。

幸虧蘇妃是坐在秦澤的腿上的,不然秦澤一定能看到此刻蘇妃俏臉上濃濃的酡紅。

秦澤似是知道蘇妃會這般回答,他在說完的那一刻就掏出了手機,點開了小飛機(電報)APP的一個群聊,輕笑道:「既然老婆忘記了,那倒不如再欣賞欣賞當初的風姿,順便看看廣大色友的反響,哈哈哈哈哈!」

(小飛機APP,也叫「電報」Telegram;國外的一款類似微信的實時通訊軟體,圖標是一個藍色的小飛機;一般推特上的福利姬們都會通過這個APP交流、分享寫真等亂七八糟的東西)

蘇妃一聽見秦澤的話,頓時如炸了毛的小貓咪般渾身一激靈,「不許再提這事!」

秦澤卻不以為然,他自顧自點開唯一的一個名為「小鈺」群聊,群里只有了了十幾人,但內部十分的活躍聊天接口全是色友們不堪入目的發言,秦澤翻了好一會兒才翻到一組寫真照片。

「老婆,來我們倆一起欣賞欣賞。」

蘇妃根本不想去看自己不堪回首的照片,直接閉上眼睛眼不見為凈,反正秦澤在她背後又看不見。

果不其然,秦澤見蘇妃不動聲色還以為真的再看,他便一張一張翻著寫真照片。這組照片里的女人面部雖然都打了馬賽克,但是不難從身材、穿著中看出這就是學院裡的御姐女神蘇妃!

正如這組寫真的標題「放課後の女教師」般,照片里的蘇妃穿著平時上班時的白襯衣與淺灰色包臀裙,纖美細長的大長腿還被誘人的肉色絲襪包裹,纖纖玉足踩著一雙經典的黑色紅底的高跟鞋,忽略面部的馬賽克頭頂高盤起的丸子頭,讓照片里不露臉的蘇妃充滿了知性而又性感的氣質。

第一張照片里的蘇妃正對著鏡子塗抹口紅,嬌嫩欲滴的鮮紅柔唇直勾人心裡痒痒,這也是唯一一張面部馬賽克不多的照片。

接下來的三張照片則是日常多了,照片里的蘇妃趴在陽台仰望遠方,唯美至極;而接下來的照片的畫風突變,蘇妃依靠在一間教室的門前;接著蘇妃的一隻手搭在了自己的領口處向外拉扯,領口內兩隻雪白豐滿的圓球呼之欲出,包裹這對渾圓乳房的紅色蕾絲文胸已然暴露在空氣中被鏡頭所捕捉。

再往下,就是一張張蘇妃將自己的領口拉的越來越大,雪白豐滿的玉乳也越來越占據照片的主體,到最後,甚至蘇妃的左乳完全的暴露在空氣中!

而後面的照片就更加的不堪入目了,蘇妃甚至解開了保護這對雪白玉乳的文胸,一隻白嫩如玉的乳房赤裸裸的暴露了出來!

顯然,這組照片就如同推特上的福利姬或是熱愛露出的美女們那樣,在這個名為「小鈺」的群里發私房寫真!

閉著眼的蘇妃注意到背後的男人呼吸越來越急促,豐臀之下慢慢有一根堅硬在聳起,蘇妃當然知道秦澤在看什麼,這一切都要怪兩個月前的五一。

蘇妃來自京城,五一那天她的一個京城的男性朋友來到了廣元市並提出一起吃個飯敘敘舊,蘇妃雖然知道這個男人一直追求著自己,也不想秦澤因此吃醋,但想著對方不遠千里而來,加上彼此兩家的情誼還是和對方吃了一個晚餐。

哪知道這事被秦澤給發現了,還因此大做文章各種鬧彆扭,甚至連蘇妃最討厭的冷暴力都上演了。

蘇妃又豈會摸不透秦澤的心思,表面的生氣吃醋都不過是假像罷了,兩個人在一起七年之久不說,前不久都去領證了還會在乎這些?

但沒辦法,蘇妃自知理虧,只好犧牲了一下,利用五一假期在無人的學院教學樓滿足了秦澤一直以來的惡趣XP,也就是拍攝一組校園露出的寫真集。

正所謂男人的嘴騙人的鬼,秦澤一開始說得好好的就自己一個人慢慢欣賞,誰知道三天前自己又被他抓到了「把柄」,慘遭威脅。。。

當然了,蘇妃也是有原則在的,能答應下給秦澤拍攝一次露出寫真就已經是最大的犧牲了,要把這組照片發到網上給別人看,還不如殺了她呢。

而秦澤也不想自己的老婆完美的身材露給別的男人看,所以秦澤就想了一個歪點子,花錢找了一個身材與她相差不大的模特,秦澤再根據蘇妃當時的穿著與姿勢又重新拍攝了一遍,並把模特的這組寫真發在了推特上,還他媽的學著那些販賣私房寫真的福利姬搞了一個高質量色友的電報群。(電報就是上面說的小飛機APP)

秦澤往下翻,指著其中一條評論,饒有興致地問道:「老婆,你難道就不想看一看他們對這你,哦不,是這位小鈺女士的寫真有什麼樣得評價嗎?」

「滾,不想!」

秦澤哈哈笑了笑,也不再打趣害羞的女人,有些事問多了就物極必反了,於是他又問道:「那老婆你還記得那天拍攝時發生的事嗎?」

聽到此話,饒是蘇妃再詳裝鎮定,也忍不住回憶起了先前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的畫面。

……

……

時間來到5月4日。

因為假期的緣故,學院裡的人流稀少,靠近北面的教學樓里,只有三個正在整修樓梯間的工人。

「老公,你真的要拍嗎?」

三樓衛生間裡,一位二十來歲的妙齡女子,正攥著雙手緊張地問。

「放心,整棟教學樓都被老公我清空了,放心大膽的拍就是!」秦澤拍著胸脯,斬釘截鐵地道。

秦澤一想到等會兒就可以目睹心愛的女人,在這棟教學樓里盡情綻放自我,將那具讓自己無時無刻不魂牽夢羨的玉體展露在空氣中,內心就止不住的躁動,手裡的相機拿地穩穩的生怕自己一激動摔了相機。

他們兩人在一起有七年之久,期間蘇妃的身子以及各種姿勢、玩法都幾乎被秦澤解鎖了個遍,但男人就是犯賤永遠不會得到滿足。秦澤也不知怎地,竟然迷上了「露出」,大半年來每每事後他都會登錄推特給蘇妃一通洗腦,妄圖讓蘇妃滿足他內心的惡趣XP。

一直以來,蘇妃都持拒絕的態度,哪知道偏偏在五一的時候被秦澤抓住了「把柄」,蘇妃迫不得已只好委曲求全答應做一次模特,滿足秦澤一次色影師的願望。

地點就選在了假期過後幾乎沒人的校園,為了保險起見秦澤還特意叫了兩個工人整修二樓的樓梯間,來堵住二樓樓梯不讓人上去。

現在除了二樓的工人外,整個三樓乃至以上除了秦澤二人外,再無旁人。可饒是如此,蘇妃內心還是各種牴觸把自己寶貴的身子往外露。

秦澤嘴角掛著壞笑,仔細地打量穿著一身剪裁合體的灰色女士OL套裙的蘇妃,揣摩著等會該如何將面前這位堪稱維納斯女神的女人完美身材,記錄在攝像機。

灰色的女士制服套裙頗為保守,但將卻恰如其分的將蘇妃曲線分明的身段勾勒出來,高盤起的秀髮更是讓平時知性唯美的蘇妃添了幾分成熟端莊的魅力。

蘇妃的那張鵝蛋小臉靜美的讓秦澤一度不舍拍攝,尤其是她此時的神情,修業黛眉緊張地微蹙,清澈水靈的美眸眼光流轉,白皙如玉、賽雪欺霜的臉蛋上還掛著醉人的腮紅,小巧挺直的瑤鼻時不時聳聳,這幅嬌羞無限的媚態看得秦澤心兒都軟了。

不過再往下看去,秦澤熄滅的渴望火焰又燃燒了起來,蘇妃薄薄嬌軟的紅唇明明是委屈巴巴地咬著一起,卻在不經意間散發著讓人想要去咬一口的誘惑衝動。

蘇妃被秦澤的目光盯得羞澀難耐,正想說點什麼,就聽男人的話傳來。

「老婆,你換個色號的口紅吧,現在這樣勾得老公心裡痒痒。」

秦澤不敢再盯著女人性感迷人的咬唇,他怕自己在看下去指不定控制不住自己,在衛生間裡上演香艷的一幕。

蘇妃輕哦了一聲,順從地轉過身對著鏡子開始化妝,而秦澤也在此刻拿出相機記錄下端莊優雅的蘇妃塗抹口紅的唯美畫面。

第一張拍攝結束,秦澤開始打量起蘇妃的背後,灰色的短裙明明很樸素,但穿在蘇妃婀娜多姿的嬌軀上卻總能勾起男人的慾望。

以秦澤的角度可以看見蘇妃小西裝擋不住的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曲線,緊窄短小的裙擺只堪堪遮住豐腴如蜜桃的翹臀,一雙腳踩擁有神秘色彩的黑色紅底高跟鞋的纖美大長腿,被肉色水晶絲襪緊緊包裹,讓大腿至小腿的線條如絲緞般的光滑勻稱,細長的曲線一直延伸到短裙的裙擺,水晶絲襪的一圈蕾絲在短裙內若隱若現,讓蘇妃的絲襪美腿顯得更加誘人與神秘。

這雙長度達到驚人的一米絲襪美腿本該是蘇妃背影中最誘惑最亮眼的存在,但在蘇妃塗抹口紅的動作間隙間,短小的裙擺時不時上揚露出的絲襪蕾絲與雪白如凝脂的玉腿肌膚,卻奪走了秦澤的視線,促使他趕緊用相機連拍的方式記錄下裙擺飄飄揚露出的絕妙風景。

塗抹口紅的蘇妃透過精緻注意到秦澤用火熱的目光窺視這自己的絲襪美腿,不禁挑了挑被水晶絲襪包裹的纖美長腿,讓雙腿交迭在一起,還故意將自己豐腴的蜜桃臀高高翹起,讓絲襪美腿與蜜桃臀形在洗手台邊形成誘人的曲線。

蘇妃忽然用一雙勾魂嫵媚的大眼睛注視著鏡子裡的秦澤,嬌滴滴地問道:「老公,我美嗎?」

「美美美!」秦澤直對著蘇妃挺翹的蜜桃香臀狂點頭。

蘇妃又俏皮可人地對秦澤眨了眨眼,「那老公想要嗎?回去之後可以滿足你哦!」

「要要要!」

「呸!」秦澤拍了拍自己的嘴,他又那會不知道突然變主動的蘇妃心裏面在打什麼注意,望著蘇妃哼哼地道:「你的小心思還是放棄吧,你答應我的,說什麼今天也要拍完!」

見計策落空,蘇妃氣惱嬌哼了一聲,也不再給秦澤發放誘人的背影福利,三兩下快速將口紅塗抹完,不高興地說道:「好了,你要怎麼老婆我怎麼拍」

蘇妃特意加重了後一句話,顯然是在提醒秦澤,別忘了她蘇妃可是你秦澤的老婆,你自己掂量著點!

秦澤又豈會聽不出蘇妃話里的含義,剛才拍的那幾張照片讓他感覺不到一點兒露出嬌妻的快感,就好像是平平無奇的給她拍了幾張照片,此刻蘇妃特意提了一嘴「老婆」,無形中讓他產生了一絲露出嬌妻的快感以及樂趣。

於是乎,秦澤趁著這股子熱勁,附唇在蘇妃的耳邊,把心裡的拍攝計劃說了出來,後者雖然早被打了預防針,可是當真的來到場地並著手開始拍攝還是有些緊張與放不開,好在秦澤拍著胸脯保證這組露出寫真絕對的獨家欣賞,蘇妃才勉強願意嘗試拍攝。

「那可說好了,這組照片就你自己一個人在被窩裡偷偷欣賞!」蘇妃哼聲確認道。

「嗯,好!」

秦澤搖頭晃腦的答應,心裡早就樂開了花,自五一發現京城的那小子追來廣元的那一刻,他心裡就已經萌生出了一整套的流程,單純的蘇妃又怎能斗得過他呢?

蘇妃的「替身」甚至在她還有答應拍攝之前就已經找好了,在秦澤的心中,讓自己的性感嬌妻外露給別的男人看,他心裡還膈應的呢,拍攝露出寫真也不過是為了滿足內心的癖好罷了。

確認好拍攝所用到的姿勢,蘇妃與秦澤相繼離開衛生間,來到了三層教學樓最角落的一間教室門前。

蘇妃按照秦澤的要求脫掉了西裝外套,側著身用一隻芊芊玉手搭在教室門框邊沿,光滑勻稱的絲襪美腿前後交迭,讓完美的身軀呈現出誘人的S型曲線,另一手則是掩在胸前呼之欲出的豐碩玉乳前,美眸流露出含羞帶怨的勾人眼神望著鏡頭,塗抹著純真清新粉色口紅的香唇微微開啟,擺出一副含羞緊張的模樣。

秦澤早就被蘇妃此時含羞嬌艷的模樣刺激的興奮不已,拿著相機的雙手都有些顫抖,那是遏制不住想要將眼前這位香艷御姐女神就地懲罰的衝動,也不管照片最終的呈象,連按快門鍵記錄下御姐蘇妃初次露出的畫面。

漸漸地,秦澤仿佛忘記了拍攝的初衷,著迷似的對著蘇妃柔軟細膩的絲襪美腿、超短裙擺下露出的絲襪蕾絲花邊、短裙內露出的細膩雪白的大腿肌膚、緊張害羞掩在胸前兩座豐滿碩大的小手,還有蘇妃俏臉上美輪美奐的各種神情一一拍攝進相機之中。

第一階段拍攝結束,蘇妃單一的倚在教師門框前的姿勢就足足拍攝了二十餘張,每一張都是截然不同的畫面。有蘇妃最開始的含羞嫵媚,有蘇妃內心深處對於露出的緊張,還有發現秦澤再拍攝過程中逐漸支起的帳篷後感到的後怕……每一張照片,不論是發表在何處,都能引起男人小兄弟的性趣,哪怕是快門捕捉到蘇妃閉眼的「不雅照」。

「辛苦你了老婆,接下來拍一些簡單點的吧。」

秦澤說著,又讓蘇妃站在教學樓的陽台邊,拍攝了一組美人仰望遠方的畫面,為後續這組香艷露骨的性感寫真留下唯一的唯美。

這組唯美畫風的拍攝,秦澤基本都是本能的按動快門鍵,雙眼的目光全然聚焦在蘇妃腳踩細長高跟鞋的纖足與絲襪美腿之上。

如果……

如果只是分享一下絲襪美腿的照片,應該沒問題的吧?

秦澤在心中想到。

他相信只要是任何一個男人都會忍不住想要拜倒在蘇妃的腳下,以卑微的姿態捧起她迷人的玉足與高跟鞋如痴如醉的把玩,臣服於御姐女王,心甘情願做她的一條男犬。。。

這一刻,秦澤好像明白了為什麼有些男人熱衷於讓自己的妻子暴露在野外、暴露在陌生人眼中。這種根據一個姿勢、一個場景,在心中腦補出的畫面或許就是這些男人們想要的吧?

別人的情況暫且不談,秦澤一開始想要拍攝露出寫真,是出於混跡推特多年的好奇,而現在他已經明確了自己想要什麼。

秦澤是十分優秀的,若不然也不會博得御姐女神蘇妃的傾心,恍然間明白的事物看似是美好的,卻也蘊藏著陰暗不好的一面,為了避免事態「偏移」,秦澤能堅守住自己的內心與原則。

情侶伴侶之間進行的露出遊戲,對非當事人的男方而言,或許就是享受女友與嬌妻在露出過程中,偶然發生的一些「意外」所遐想出的能刺激內心的一種不可言喻形容的心理?

這種便屬於美好的,在不傷害彼此的情況下讓彼此得到心理上極大的滿足;至於不好的一面,則是男人越陷越深,逐漸不滿足單純的暴露女友,而是渴望將內心所遐想幻想的一幕,變為現實,也就演變成了淫妻。。。

秦澤很清楚自己心態發生的變化,但他能明確自己的需求,克制住內心邪惡的慾望,堅持自己的初衷。

只不過,初衷已經進行了更改。

就如現在這般,單純讓蘇妃擺一些暴露的姿勢用相機記錄,到最後不過就是數張普普通通的照片罷了。或許會在遺忘過來再度看到時,內心會掀起一陣的波瀾,秦澤相信,這種波瀾會是轉瞬即逝。

誠然,秦澤有清清楚楚的認知,他也不敢一下邁大步,畢竟容易扯著蛋,凡事都要一步一步來,直到達到最終所渴望的追求,並堅持初衷,不墜入深淵!

秦澤已經找到了暴露女友的樂趣,那蘇妃呢?

拍攝繼續。。。

接下來的拍攝姿勢遠超蘇妃所能接受的範圍,更別提蘇妃還是第一次嘗試露出,清美的俏臉上已經是緋紅蕩漾,柳葉黛眉下的雙眸泛起了薄薄一層水霧,豐潤的櫻桃小嘴輕嚅呢喃不止,卻吐不出一句話來。

良久,蘇妃抿唇問道:「老公,真的還要拍嗎?」

聽見嬌妻的話,秦澤知道自己該做點什麼了,他上前給予蘇妃一個擁抱,附唇在她的耳畔邊溫柔的說:「老婆,我知道我的要求很過分,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吧。愛你哦!」

秦澤柔情肉麻的話聽得蘇妃耳根子都軟了,誰料她卻冷冷地哼了一聲,道:「那你為什麼還要把手放上來?」

「哈哈哈,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秦澤這才將手從蘇妃豐滿碩大的胸部移開,嘿嘿傻笑:「那老婆你拍不拍呢?」

「你真想我拍?」

「嗯嗯嗯嗯嗯嗯嗯!」

蘇妃幽幽輕嘆了聲,她推開了秦澤探出腦袋環顧四周,再度確認沒有外人沒有攝像頭之後,才下定決心,挺起胸膛。

秦澤見狀也準備好開始拍攝,記錄下性感嬌妻第一次的校園露出!

嬌羞無限的蘇妃輕咬粉唇,在秦澤的目光與相機下,緩緩伸出一隻玉手攀在自己呼之欲出的玉乳上,芊芊玉指一點一點扭動襯衣領口的紐扣。蘇妃清楚自己的處境,小手動作緩慢的同時,一雙眼睛緊盯著隨時都有可能來人的樓梯間。

秦澤在看到蘇妃抬手放在胸前的那一刻,就按動了快門,把嬌妻初次露出的每一個瞬間都拍攝記錄,胯下的肉棒也隨著蘇妃小手的動作開始不安分起來。

襯衣領口的衣扣很快被解開,一抹雪白的肌膚率先進入相機的畫面,這是一片宛若巧奪天工般精心雕琢的鎖骨,鎖骨的曲線下兩座讓秦澤胯下肉棒暴漲欲裂的乳房漸漸從襯衣露出。當左右兩片白花花宛若凝脂般閃閃發光的乳肉徹底暴露在空氣當中,秦澤胯下的帳篷也徹底支撐了起來。

蘇妃豐碩渾圓的玉乳露出的那一刻,秦澤的心口猛然一滯,仿佛此刻的時間就如呼吸一同停止,他的眼珠子死死地盯住了兩隻白花花大奶子擠出來的深邃乳溝。

以前咋就沒覺得這麼刺激呢?

這一刻的秦澤內心有一種莫名有熟悉的刺激與舒爽,就像是自己的靈魂得到了救贖!這種感覺就像是4年前第一次與蘇妃共度良宵時,他顫抖的雙手撥開文胸後的悸動,又像當時自己胯下的肉棒刺破處女膜時心裡狂熱的興奮與激動。。。

秦澤深知眼前這對豐碩迷人的大奶是自己4年來的努力,是自己用雙手不斷地愛撫讓這對大寶貝從34C進化至34D,它們不可能會帶來如此的快感,唯一的可能或許就是心中所渴望的吧?

驚鴻的一撇,以及內心的悸動,堅定了秦澤內心的所想。

……

「有人跳樓了!」

美好的回憶戛然而止,辦公室外突然傳來學生們的呼喊聲!

「有人跳樓?」

秦澤愣了一下,隨即與蘇妃對視了一眼,緊接著兩人不在甜蜜蜜的溫存,衝出了辦公室。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