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春·卷一 》(7)作者:迷茫369

作者:迷茫369   首發于禁忌書屋

第七章 苟嬸的笑   

    兩天後的二少在約定的包廂點了一桌了好菜,悶頭喝著小酒,心裡想頭不應該這不早過了於狗哥的約定的地點。於是,結了帳,讓店家找了個食盒,打包了幾個菜要去狗哥家對於狗哥他也知道個大概位置。 

     不一會就打聽到了狗哥家,這是一個很破的的用草和泥弄成的一個小院子,只是院門半開著,二少輕推著門,有些輕聲的喊到:「有人嗎?」

  二少一邊一邊朝院裡走,四周打量著,看見有晾洗的衣服,不過到散落到地上,曬衣竿也離衣服八丈遠,還有不遠處還一個破落的雞窩,這畫面二少皺了下眉頭,怎麼這院子像抄家了。

     二少進到了屋裡,裡面也一片狼藉,桌子椅子倒了一地,還有一地的碎碗,一個衣著破落的頭髮凌亂的婦人正在地上蹲拾,從那亂髮的間隙中可以看出那捋頭髮的後的眼神呆滯、麻木的一點一點緩緩的撿拾地面上不知是瓶子還是瓷碗的渣子,看著二少進來的,那麻木的眼角露出許多驚慌,「你···你是··來要債的吧,沒有了,真···沒有了···嗚····嗚·····雞都···被你···們抓走了····還讓不讓····俺活了···嗚···嗚。」

    二少剛解釋幾句「咣」的一聲那破落的大門被踢倒在顧的的聲音傳來,接著又聽到輕微雜亂的腳步聲,應該來的是一群人,,「啊」輕叫了一聲婦人明顯是嚇了一跳。隨之而起的卻是叫囂的聲音「死狗子。快滾出來,聽說你呀滴,快死了,TMD還欠老子的錢,不還,讓你老娘來抵債」。

   「就是,二狗子,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狗日的,你TM,吼什麼吼」

    看著驚嚇的婦人兒,對於女人,無論是美醜二少是絕對得憐香惜玉,雖然婦人穿的比較破落,頭髮有些亂,但也可以從那衣服上看出些許玲瓏出來以二少的賊眼,感覺到這女人好好的打扮一下,應該會有幾分姿色。

    二少說著,出了房門看到了院裡有五六個大漢從短衣襟,小分褲,從穿著上看是一群流氓。

有一具體型比其他人較主為壯的的人,應該就是流氓頭子,他大概三十多歲,肥大的臉上有刀疤,剛才不可一世的臉一下變的和善起來,那絕對堪比變色龍,笑著著說:「原來是二少,你···」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疤哥,不就是錢嗎?狗哥兒多少我替他還了」

   「好,二少講究」

   「呃~不過,我現在沒有帶錢,明天我~~~」

   「二少的為人,咱們明白,有空再說」

   「好,夠意思」

  「那咱就不打擾二少了」

   依著門框受到驚嚇的婦人兒,看著疤臉被二少說了幾句就很和氣的走了,她以為今天這是沒法了,她知道這疤臉是這一帶有名的混人,自己了經常勸狗子不要跟這些人來往,沒想到狗子剛一病,這群混蛋就已經開始反臉不認人了。

   「疤哥,那個人是誰,怎麼對他這麼客氣」

  「 王家二少爺」

  「王家二少爺,」那人一愣「二少爺、小二爺,是不 是有個叫周生的姑爺的在張大帥手下當師長的那個王家」

  「對嘍」

  「原來如此」

   王家在本地本來就是有頭有臉的,再說有個當兵的的姑爺,誰也不想找麻煩。

···························

   婦人十分窘迫的請二少到屋內

  「二少爺,不好意思,這麼久了這,都沒給個坐」婦人有些慌張,一邊用手縷著那有凌亂的頭髮,一邊又要請二少到窒內座,但看著這滿地狼藉,真是沒法坐,兩個人只能站著聊,她並不知道二少的身份,只聽疤臉叫他『二少』她也就跟著叫。

  「 狗哥,他怎麼了」

   聽到『狗哥』那婦人的眼淚頓時就下來了,二少從兜中掏出手帕給婦人,抬手遞到面前讓她擦下淚眼。

    「這麼好意思」對於這麼好的手帕她明顯不敢糟蹋,不敢伸手卻接。

   「沒事的,我是狗哥的朋友,有什麼困難,姐姐你可以跟我說」。

   對於這少喚自己姐姐,婦人是很受用。

「不敢當,俺是狗兒他娘,叫俺苟嬸就好,二少是第一次來這~」

    婦人還在推脫,話還沒有說完,二少的大手已經把手帕塞到自己手上了,二少強要的把手帕手塞到那婦人的手上時,在給手帕那一刻二少感覺到了那婦手兒的細膩和柔軟。

    婦人見這情景了也不想不矯情「哪俺用完之後,洗好再還給二爺少你」

   「行,不急,我這個有很多。」

    聊談二少從婦人口中得知,狗哥是是未亮就給幾個人抬來的,苟嬸有些紅著臉說了原因,說是脫陽,到現在還不醒,還有一個同伴姓胡叫學什麼明的已經死了,他們已經給埋。不是他們好心只是單純為了不影響生意,還把所有東西都帶了回來,也給了幾塊大洋,不過這些都聞訊陸續趕來得債主搶走了。

   聽到「胡學明」二少腦子裡一驚,這個混蛋是這樣一個結局。

    到屋裡間看了昏迷不醒的狗哥,留下一些錢,把自己的住址告訴了苟嬸。

    「二少爺,俺不能再要你的錢」

  「苟嬸,你就不要客氣了」離開時二少把東西留了下來,又掏出二十多塊大洋,現在情況是倆人正推搡著由於二少用力比較大,一下碰到婦人的胸口,一下子感覺到好婦人的堅挺。苟嬸臉色一紅,二少有些訕笑不好再說什麼「這就當我借你的,先給苟哥看病要緊」

  「那俺就先替苟兒,謝謝二少爺了」

  見到這個場面二少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少年了,都說女人花,女人花,這苟嬸笑起來挺像一朵花兒,那種發自內心的笑居然會這麼美,這麼很好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