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書們·第一季 人妻的秘密 (4) 作者:gaza9223

【我的秘書們·第一季】人妻的秘密 (4)

作者:gaza9223 2021年9月26日發表於SIS001

第二天,王麗沒來上班。到了晚上,她陸續給我發來三條微信消息:

「謝謝」

「還有……」

「對不起」

「你好好休息,長假之後再來上班」

我猶豫了一會,又發了下面一句。

「要是不願意在我這呆了,隨時可以提出來。」

王麗並沒有回覆我。

長假之後……

收假上班第一天,正好碰上下雨,馬上要開財務的會議。我的頭髮亂糟糟的,胡亂系好領帶抓起文件正要進會議室,只聽見身後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跟的響聲。扭頭一看,是王麗一路小跑著過來。

「趙……趙總,麻煩等……等一下。」說著王麗停在我面前,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就直接挨近我,伸手幫我整理起頭髮來。

我心裡不由得一陣驚喜,呆呆地看著久違的美人妻。一雙珍寶一般的美目,操心地在我頭上掃尋,一頭秀髮在腦後盤成高高的髮髻,直直的眉線顯出幹練大方的氣質,小小微翹的嘴唇塗著深紅的啞光唇彩,如果彩妝有國際標準,王麗今天這個韓式通勤妝就是範例……

這時來了個電話,我掏出手機,是王育興的。

「別動。」王麗不耐煩地用手掰正我的腦袋,我只好把手機重新裝回兜里。

近距離欣賞著王麗工藝品一樣的俏臉和五官,我的目光最後還是碰上了她的。四目相對之下,她毫不意外和羞澀,只是調皮地瞪了我一眼。

她的目光隨著雙手向下移,身子也稍稍退開了些,低頭開始幫我重新系領帶。我這才看清她今天的打扮。

她今天一件白底印花的V領緞面裙,白玉一般帶著腕錶的小手此時在我胸前仔細地翻動。她大方、專心地弄著,春蔥一般做了美甲的手指熟練地繞著領帶,花香般微微呼吸直接吹在我的脖頸上,而我的嘴前正是她明媚閃動的雙眸……

一條短款的珍珠項鍊晃蕩在她性感的鎖骨上,而深邃誘人的乳溝剛在白得亮眼的胸口發端,又馬上藏進了衣服的V領之中……

直到王麗突然用手把我下巴抬起來,我才意識到自己盯著人家胸部看了半天……旁邊經過的領導和同事都笑了出聲。

少婦生氣地用小手輕輕打了我胸口一下,卻只是飛紅著小臉,咬著下嘴唇一臉尷尬,樣子十分可愛。

王麗仔細撫平我胸口的領帶,退開一步:「好啦大領導,去吧。」

會開了整整一上午,都是涉及合作項目的重要財務事項,所以中間王育興又打了幾個電話我都沒接。直到散會,我才給他打過去。

「我連夜查了身邊的幾個人,果然都接過他的電話。」王育興在那頭氣憤的說著,我一邊聽著一邊走進自己的辦公室。王麗見我抱著東西,趕緊過來幫拿,順手接過了手機,開成公放模式擱在辦公桌上,再回身幫我拿手裡的西裝外套。

「他給他們都買好了蒙汗藥,叫他們找機會。專挑我身邊看起來有背景、有老公的女人下手。」我剛想伸手拿手機,王麗卻搶先拿走了。她也想聽聽那天到底怎麼回事。

「包括一定要在麗城,還囑咐他們搞一兩件我貼身的東西放在現場……都是為了陷害我……那天我就奇怪,張剛怎麼敢這麼大膽,玩個女人還非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原來都是安排好的。」

「我這邊的人開始不願意,他就加碼加錢。碰上張剛的妹妹要做手術,他就答應了……哪個曉得那天剛好是王麗!」王麗聽到自己名字,激動地抿起了嘴。

「這個吳濤……呵……肥頭大耳的,沒想到還想到擺我一道。」王麗突然聽到老公的名字,瞪大了眼睛,胸口起伏著,有些暈眩地靠在了辦公桌上。我趕緊上前摟住了她,接過了手機。

「喂!你在聽嗎?」

「嗯……嗯」

「你也小心點,他安排老婆在你身邊,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事……吳濤那邊我先不打草驚蛇。對了,這事可千萬別跟王麗說啊。」王育興說完掛了電話,王麗跌坐在沙發上。

我看著王麗,沒有作聲。那天回去我就覺得事有蹊蹺,張剛為什麼敢在王育興的眼皮子底下做這種事,我在看眼前的這位嬌媚的少婦,心裡頗有些忐忑……

王麗臉上恢復了平靜,起身去收拾文件,故作鎮定的她輕聲地說:「那什麼……趙總,上午不是還要去趟經信局嗎。」

坐在車裡,我們兩人都各有心事,罕見的一路沉默無語。

在一個路口等紅燈的時候,卻看見右前方的車恰好是吳濤的那輛奔馳大G。

吳濤的車深色車窗都打了起來,但因為靠得近,還是看得到副駕了一個長發女人。車裡兩人趁著等紅燈的間隙還在打鬧著,隱約看到男人龐大的身影主動向副駕湊過去,女人也順勢伸出雙手攬住了男人,而高高的座椅背恰好擋住了親昵的畫面……

我尷尬地瞥了一眼王麗,只見她吃驚地看著自己老公出軌的畫面,雪白纖細的小手捏成了拳頭顫抖著,按在兩腿之間的裙擺上,眼睛紅紅的……

「你瘋了!」就在王麗要推開車門的瞬間,我一把拉住了她。也剛好變了綠燈,我於是馬上踩腳油門走了。

車繼續開著,王麗傷心地伏在副駕前面低聲哭著,少婦露出了脆弱的一面。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低聲說:「趙波,你停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說。」

「你就沒想過,我為什麼要這麼遠到你這來上班?」我把車剛在路邊停住,王麗紅著眼睛轉頭看著我,承認了是吳濤有意安排她來我身邊上班。

「那……吳濤他圖什麼呢?」

「他想攪黃你們這次合作。」王麗很鄭重地說。

「他說這次是他的一次機會。這次合作失敗之後,他爸就可以借著說你吃裡扒外,推薦他來接手你之前在這邊的事務……」

「我知道,這樣……是在騙你、傷害你,而且跟你接觸了一段時間,我……我發現……發現你……你不一樣。」說到這裡,王麗停頓了一下,溫柔地看了我一眼,「所以我……我決定不再幫他,並且打算盡全力幫你把這件事促成,再向你道歉。」

「你真有這麼好?」我確實有些生氣。

「那我為什麼要去陪王育興他們喝酒?!」王麗突然大聲說,眼睛又紅了。「我只是每天把項目進展和你的行蹤告訴吳濤。他卻還要公司的OA後台和內部會議記錄,我找各種藉口沒有給他。今天早上,他……他還打了我。」王麗昂起下巴,有一條顯眼的抓痕。

「我以為……他這麼做,是為了我,是想要振作起來,所以我才答應來的……沒想到……沒想到他用這麼下流的手段……沒想到,他還要王育興坐牢……還要害你……」王麗轉過臉去。

「害我?」

「我問你,你還記得上次落在你車上的絲襪是什麼顏色的嗎?」

「好像……肉……肉色的吧。」

「呵」王麗無奈地搖了搖頭。

「剛才他車裡的那個女人,就是那天跟我一起坐你車的那個女人……那天只有她穿了肉色……張睿之前一直跟我說,這個女人私下裡跟她說了很多你跟我之間的壞話……我開始還沒當回事,直到今天……」

「你是說那個女人……她故意……」

「嗯……這樣既搞臭了你,又支開了我……」王麗自言自語地苦笑著。

經過這天一系列的事情,我還是決定把王麗留在身邊。一方面是將計就計,讓王麗幫我收集吳濤插手這邊的證據,另一方面合作進入了最後階段,工作量也越來越大,這個時候如果換掉王麗,確實很麻煩。

一個月後……

「乾杯~」看著面前舉著啤酒、笑靨如花的王麗,想起這幾個月的相處,還有我和她之間誤會和種種事情,我的心裡泛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現在是國慶節的前一天,我跟王麗在廈門。

我們要來洽談合作項目最後的一點收尾事項。上午在這邊順利完成了合作項目的簽約,整個工作便徹底告一段落。

而王麗,跟我說她已經下定決心跟吳濤離婚。這次是她主動要求陪我來,甚至打電話跟張睿說了……

我想既然是這個項目的事,也好有始有終。而心裡,也想跟這位闖入我生活的美少婦,做一個道別。

我們訂的是明天的返程機票。這天晚上,王麗主動提出來到海邊走走。

「走吧~」出來吃飯,王麗換了一身便裝。剛才下午還一身西裝套裙高跟的她,現在戴著一頂寬檐帽,一身黑色緊身弔帶連衣裙,配上穿著白色運動鞋的絲襪長腿站在我面前。我只能感嘆難怪女人出差總要帶個大箱子……

馬上要迎來旅遊旺季的廈門,外地人已經開始多了起來。但是海邊還是有足夠的燒烤店。我們隨便就近挑了一家。在這天南海北的地方,又完成了簽約,心裡的石頭也落了地,我跟王麗都是一身輕鬆。我們不再是秘書和上司,也似乎不再是人妻和誰的老公,放下了這些的我們享受著此刻短暫又珍貴的輕鬆。

在酒精和美食的催化下,我們開心地聊著彼此的故事,王麗仔細八卦著我跟張睿相遇的每一個細節,我也問起她認識吳濤以前的事情和今後的打算……美人作伴,離家萬里,我和她都沉浸在這種奇怪的快樂之中。

我們吃完往回走,天已經徹底黑了。在點著燈的海邊棧道上,我們一前一後靜靜地走著,微鹹的海風撩撥著王麗長長的頭髮,夾著洗髮水的香味十分好聞,我低頭看著她翻飛的裙擺。

「好舒服呀~」

她張開雙手,任憑海風抱著她,我站在她幾米遠的地方,欣賞著這隻屬於我的美景。她突然回頭,微紅的俏臉滿含深情地看著我,卻什麼都沒再說……

快到酒店時路過一個燒烤攤,幾個帶大金鍊子的男人酒足飯飽地圍坐在那,其中一個男人仰靠在路邊的塑料椅背上,歪著腦袋盯著王麗走近。

「你……你幹嘛?!」王麗剛走過他們身邊,突然回身抓起那個男人的手。

「怎……怎麼,露出來……不就……不就是給老子……摸的嗎?」酒醉男人繼續色眯眯地看著王麗。

「哈哈哈哈……」旁邊幾個男的也跟著笑了起來。

「給她道歉。」我狠狠踹了一腳那胖子的塑料凳,站到王麗前面。

幾個男人站了起來,我把那個調戲王麗的醉酒男人順勢拉到了地上。馬上一個酒瓶子向我飛了過來……於是,我跟他們打了起來,凳子和桌子都朝我身上招呼……雖然我人高馬大,但畢竟他們人多勢眾。我拉上王麗往酒店跑。

怎麼擺脫他們的我已經不記得,只記得最後是王麗細膩的小手一直把我緊緊拉著……到了酒店,我們兩個都笑了起來。

「誒?你帽子呢?」

「哎呀!肯定是剛才掉在那裡了!」王麗驚慌地找著。

當我從身後拿出帽子,王麗又驚又喜地推了我胸口一把。

「嘶……」

「呀,你流血了。」

我才看到T恤上滲出了血,應該是剛才被凳子懟的。

王麗在酒店旁邊的藥店買了酒精和棉球,硬拉著我到她的房裡。

她讓我坐到床頭上:「呵……兩個這麼大的人了……跟小孩子一樣……」王麗也大方地坐到床上湊近我,輕輕幫我解開衣服,其實傷口並不深,但是王麗還是仔細慢慢地用酒精擦著。

「嘶~好痛好痛……」我故意開著玩笑。

燈光昏黃,氣氛曖昧。王麗突然十分溫柔的看著我,拿著酒精和棉球的雙手攬住了我的脖子,小嘴慢慢地親了上來……

吻了好一會兒,王麗才放開我,低聲問道:「這樣,還……還痛嗎……」

「好像,好像還差一點……」這回輪到我吻了上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