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姐收藏家 (8) 作者:時海泛舟

.

【御姐收藏家】

作者:時海泛舟21年9月26日發布於第一會所

(8)交鋒(下)

房間陷入了暴風雨前的最後平靜之中。

荀風鏡雖然不知道梁婷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不過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出於內心對梁婷實力的慎重,荀風鏡並沒有像往常脫身那樣撒開腳丫子狂奔。儘管現在她身上由疾風步帶來的「隱身」狀態不僅加成移速,還附帶隱藏的靜步效果。她只是儘量讓自己貼住牆壁,無聲但快步地向房間門的位置移動而去。

而房間中央的梁婷則在緩慢踱步並環顧四周。「隱身」狀態並不是一個稀罕玩意。單就一難度的被縛者技能中就有幾個是可以進入這種狀態的。對於經常要進行逃脫行動的被縛者來說,隱身是一個很實用的狀態。

但是一難度被縛者們絕大多數能購買到的隱身技能都有兩個很致命的弱點:持續時間和優先級。

所以梁婷在等,並通過空氣的流向來判斷荀風鏡是否近身。她剛剛滴下的眼藥水是一種名為「珍視明」的珍貴道具,可以將周身附近的空氣流動以顏色的形式反饋給使用者。優先級並不低,在一難度的捆縛者陣營中算是比較受歡迎的針對道具之一。

但是珍視明只能通過空氣流動將所在空間中的物體輪廓反饋給梁婷,而且在它高達40點的優先級背後還有很嚴重的距離限制。所以梁婷並不著急。她想先顧好自己的安全。只有確保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她才會出手將敵人拿下。

也就是這份穩重,讓她能在猛男如雲的強掠者陣營中闖出「美腳女王」的名號來。

然而這次梁婷以往面對隱身敵人的經驗卻是失效了。疾風步並不是一般的隱身技能。這是特殊元素魔法,如果不是魔力屬性為「風」的人,是根本無法吟唱這個魔法的。能被空間認定為特殊元素魔法序列的疾風步自然也就擁有了其他隱身技能所沒有的效果:加速和持續。

疾風步的持續時間是其他隱身技能的數倍,儘管換取這極長的持續時間的代價是巨量的魔力消耗和同樣極長的冷卻時間,不過荀風鏡利用道具規避了這一點。再加上風元素魔法為隱身帶來的高額優先級加成,這讓梁婷的珍視明一時半會兒還無法找到荀風鏡的確切位置。

但是,技能優先級的差距依舊是明顯的。荀風鏡的風元素運用很不成熟,再加上她這會兒是利用【入門級空白魔法捲軸】預先存儲的疾風步,效果比即時吟唱的要差很多。質量上有瑕疵的魔法雖然達成了預定的目的,但也讓優先級大打折扣。

能被譽為被縛者陣營神技的疾風步當然不會被一瓶幾千元的珍視明擊敗,但那也得是風元素運用熟練的人來吟唱才行。現在的荀風鏡還遠遠不如。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貼著牆走的荀風鏡距離房間門越來越近。就在她抓住門把手,並準備吟唱另一個小魔法轉移梁婷注意力的時候。原本位於房間中央的梁婷猛地啟動,向著房間大門掠了過來。

荀風鏡臉色大變,心說這女人還真有看破自己隱身的技能?慌亂之下,忙不迭地一把拉開房間門,準備全力提起速度衝出去。情急之餘,她連心裡準備好的干擾魔法都忘記使用了。

梁婷原本有些沉不住氣了,她沒想到荀風鏡這騷蹄子手中的隱身技能質量居然那麼高,這麼久了連個聲音都沒發出來。見此情景,她也只好改變策略,真正重視起這個女人來。於是第二套方案被啟用,她準備看守房間大門等待荀風鏡自投羅網。結果令她沒想到的是,自己剛向著大門跑去,後腳房間門就自己默默打開了。這下可不就自投羅網了嗎!

說時遲,那時快。梁婷迅速從手背令紋中取出眼藥水續上。金色的氣息流線再度回歸視野,一個金色的人形登時出現在大門的旁邊,一副邁開雙腿準備跑出去的樣子。

「哪裡走!」梁婷爆喝一聲,意氣風發地在空中正對著金色人影的腦袋踢出一腳。

嬌叱的女聲伴隨著凌凌風聲席捲而來。荀風鏡臉色大變,眼角的餘光瞅見來勢洶洶的旗袍女人。來不及多想的她趕忙加速穿過房間門,隨後重重地將大門關上。

下一秒,根本不給荀風鏡任何喘息和思考的機會,一股巨力從門的另一邊傳來。強烈的衝擊竟是直接將荀風鏡震倒在地。質地堅硬的房間大門被蠻力直接踢出一個巨大的窟窿。碎屑飛舞之間,梁婷款款附身穿過,來到了荀風鏡面前。

「隱身是吧?再跑啊?」旗袍女人居高臨下地蔑視著腳下的敗將,宣告著自己絕對的勝利。

「碰!」回答梁婷的並不是魔法,而是一團迅速爆散的黑色煙霧。

在黑霧爆散開來的下一秒,荀風鏡迅速起身向外衝去!疾風步的持續效果依然還在,她還處在隱身與加速的狀態之中。所以她此刻的速度在瞬間被加速到自身的極限。透過珍視明的反饋都只能看見一道金色的流光如走地雷光般向外逃竄!

疾風步與煙霧彈的配合是她在上個任務中的一次絕境里想到的,試用後發現效果拔群。於是她趁著上次任務後的緊縛點還有結餘就在空間商店購買了幾顆評價不錯的煙霧彈,打定主意下次要將這兩個配合起來使用。

電光石火之間,荀風鏡已經逃開了梁婷半個身位,只要煙霧彈稍稍爭取一點時間,荀風鏡有信心撇下這個瘋女人搶先混進遠處那些人多嘴雜的地方。而只要她能夠躲進那些地方,那麼梁婷再想抓到有隱身魔法的她就可謂是痴人說夢了。

可不等荀風鏡繼續邁出步伐,她就看見一根白花花的物體自左下而來,以比自己快上幾分的速度牢牢地箍住了自己的脖子!緊接著就是一股巨力順著這根白花花的玩意從身後傳來,自己便毫無還手能力地向後倒去。

「還想著跑吶?小妹妹。」嬉笑的聲音模模糊糊地從腦袋上方傳來,向後重重地摔倒令荀風鏡的大腦有些暈眩。她只能感覺到視野里滿是白花花的物體,嘴邊不住地有鹹鹹的液體透過齒縫流進來。

「真是不讓姐姐省心。還是讓姐姐好好教教你,該怎麼做一個好女人吧!」

「咔!」

視野朦朧間,荀風鏡感覺到自己的手腕上似乎被戴上了某種冰冷的物事。頓時,身體下意識的反應令荀風鏡打了個哆嗦,猛地清醒了過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慾望對戰開始。開始比較雙方慾望總評。】

【你受到了來自強掠者陣營玩家:「美腳女王」梁婷的捆綁。當前任務世界為捆縛者陣營的新手任務世界,緊縛總評加成20%。】

【拘束道具:悔恨的嘆息。道具類型:器械拘束型。緊縛總評:20,不可疊加。】

「靠!」荀風鏡暗啐一口,不由得對某個正在樓上房間裡逍遙快活的小男人生出了些許恨意。

「嗯哼?說髒話可不是好女孩應該做的喲。」正騎在荀風鏡背上調整她手臂姿勢的梁婷猛地掐住了荀風鏡的脖子,隨後俯下身認認真真地教育道。

荀風鏡翻了翻白眼,權當沒有聽到。

梁婷也不著惱,將銀灰閃閃的直板手銬給身下的女俘虜戴上後。她看了眼空間提示的雙方總評,又從個人空間裡翻出了一小捆金色的短繩。

【拘束道具:金蘭伏嬌繩。道具類型:繩藝拘束型。緊縛總評:25,不可疊加。】

在這個和緊縛拘束的無限空間裡,荀風鏡是很自大的。這一點和她以前一直被某個手法高超的女人日日夜夜以各種理由調教有很大的關係。當她剛剛進入空間面對一眾新人和教官時,她是唯一一個憑藉自己的能力解開空間在新人身上布置的束縛的。這讓她獲得了教官的稱讚與賞識。

如果說新人平台上的遭遇在荀風鏡心裡埋下了傲慢的種子的話,那麼新手任務和後續的第二個任務就是為這顆種子澆水施肥了。在橫跨繩藝和道具的兩種脫縛技能的幫助下,荀風鏡順風順水地完成了新手任務,並覺醒了「特殊元素體質·風」的天賦,甚至在任務結束後獲得了被譽為被縛者陣營神級技能之一的疾風步。

實力大進的荀風鏡在接下來的任務里自然沒有遇到任何困難。每天都沉浸在被捆綁,利用疾風步和脫縛技能逃脫,然後再被綁的循環里。唯一一次困境還是因為對手卡著耐受值的臨界點將她帶到了某處戒備十分森嚴的倉庫里。可最終還是被她借用煙霧彈和疾風步逃走了。

所以荀風鏡有底氣在面對季子謙時放出「即便是梁婷也捆不住我」的豪言壯語。當時的她全然不知梁婷隱藏在水面之下的實力究竟如何。更不知道慾望四大陣營里真正的扛把子陣營「強掠者」比她此前面對的「捆縛者」究竟恐怖在哪些方面。

直到梁婷的銀手鐲戴在荀風鏡手腕上時,荀風鏡驚恐地看著雙方的總評對比,瞳孔劇震。

【強掠者陣營:梁婷,當前緊縛總評:24 30。當前緊縛道具:悔恨的嘆息、金蘭伏嬌繩。】

【被縛者陣營:荀風鏡,當前脫縛總評:16 8。當前耐受值:36 40。】

梁婷很快就用金蘭伏嬌繩捆好了荀風鏡的手肘。她和季子謙一樣,非常喜歡繩子,也非常喜歡用繩子來捆綁自己的俘虜。也就是在空間裡如果只會繩藝的話太過吃虧,否則梁婷也不會刻意去點器械拘束的技能。

繩藝的捆綁與器械存在某種意義上的不同,空間對此有著嚴謹的分類。

諸如手銬道具只能捆手,腳鐐只能捆腳,倒不是說直接不允許手銬捆腳這種操作,就是不會計算道具的緊縛總評。而且每種類型的器械一次捆綁只能使用一個,多個同類型器械只取首件的緊縛總評。

在繩藝緊縛中,只要有一根繩子完成了對目標的捆綁,那麼這根繩子的總評就會被計算入整體的緊縛總評。但是繩藝是分各個部位的,所以有可能會出現這根繩子只綁了目標的上身,目標的腿部還是自由的情況。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緊縛總評依然有效。也就是說,如果目標的脫縛總評小於緊縛總評,那麼她的雙手是永遠不可能自行掙脫的。但雙腳就管不到了,你得再找另外的東西把她捆上。

金色的金蘭伏嬌繩只有一米多的長度,卻適合用來捆綁手腕。這一次荀風鏡的手腕部分已經用上了手銬,再使用繩子也不會疊加緊縛總評。梁婷索性用金蘭伏嬌繩捆綁荀風鏡的手肘。

僅僅是兩個道具和上半身粗略的捆綁,荀風鏡就已經被梁婷的道具完全拘束,根本掙脫不得。雙方的總評根本不在一個等級。

荀風鏡看著自己的耐受值量表的損耗速度正以較快的速度下降著,心裡叫苦不迭。要不了多久,可能再過十多分鐘,自己就要徹底淪為這個瘋女人的俘虜,任她予取予求了。

不行,不能在這裡倒下!荀風鏡緊咬著銀牙,飛速思考著脫身的辦法。

「對付你這小丫頭,用這兩件就夠了吧?其餘的拘束就用這裡的玩具好了。」梁婷輕輕撫摸了一下荀風鏡整齊地背在身後的雙臂,滿意地媚笑道。

被她騎在胯下的荀風鏡那柔嫩的肌膚上點綴著堅韌的金繩,撫摸之處儘是肌膚溫熱的滑膩,令人愛不釋手。

荀風鏡沒敢回話,生怕這瘋女人又掏出什麼道具來捆綁她的腳。那樣不止她耐受值的損耗速率會因為雙方更大的總評差距而再度增大,她也會失去逃脫的最後希望。

梁婷環顧了一周,沒發現能用來綁荀風鏡美腿的東西。畢竟這裡是監控室,並不是道具琳琅滿目的女侍更衣室。無奈之下,梁婷突然小腦袋靈光一閃。

對啊!不是有絲襪嘛!

「嘶啦!」荀風鏡腿上那條質感不錯的情趣黑絲襪被梁婷粗暴地脫下。她將這雙開檔絲襪摺疊整齊後飛快地繞上了荀風鏡的腳裸。

「這腳保養的不錯嘛。說,有沒有讓那小子舔過?」梁婷俯下身湊近這雙光潔如玉的白蓮,伸出手指輕輕鉤撥了一下白裡透紅的敏感腳心,媚笑著問道。

「才……才沒有!」伴隨著身體下意識的抽搐,荀風鏡紅著臉否認道。

「嗯,算你識相。」梁婷滿意地點了點頭,「以後記住你的身份,要是敢做什麼出格的舉動。有你苦頭吃的!」話里行間顯然是宣告了自己已經成為這次任務世界的最終勝者。

荀風鏡默默低下了頭,她不急不緩地蹭著腳裸的絲襪捆綁。這高檔的絲襪穿戴後極為舒適,用來捆綁倒是有點不合格了。荀風鏡以前沒少被姐姐大人用絲襪教育過,應對這種連緊縛總評都沒有的普通絲襪倒是很有經驗。

「那小子也跟來了吧?」梁婷從荀風鏡的背上起身,從手背令紋里掏出一根藍莓爆珠塞進嘴裡點上,依靠著牆優雅地吸了起來,一邊吞雲吐霧一邊慢悠悠地繼續問道,「你這性格是騙不過俱樂部前台的,他們不可能放一個奴性深重的女人獨自進來,所以你一定找了個主人帶你進來。這個世界裡有資格當你主人的,除了我那有點小聰明的大學生之外也沒別人了。」

「說,他在哪個房間逍遙呢?」梁婷半閉著媚眼,修長銳利的睫毛下閃耀著攝人心魄的精光。

「我不知道。」荀風鏡將頭埋進地板里,悶聲說道。

她倒是真不知道。被季子謙扯下全封閉頭套的時候她已經在房間裡了,出來後又因為走得急沒看門牌號。而且荀風鏡壓根就沒有回頭找季子謙一起出去的想法。季子謙本就只是她用來潛入俱樂部的工具人而已。

既然都沒想著回去找他,又何必去記季子謙在哪個房間裡呢?

「哈哈哈哈!」梁婷緊盯著荀風鏡的後腦勺看了許久,冷不丁地放聲大笑起來,「我還以為那小子泡妞本事多大呢,結果還沒拿下你啊。」

荀風鏡沒吱聲。她也以為自己對那個帥帥的壞小子只有一些朦朧的好感,根本上升不到喜歡的程度。可現在事實從別人嘴裡說出來,自己怎麼有一種想要反駁她的念頭呢?

季子謙那壞壞的邪笑從記憶中一躍而出,仿佛有著某種魔力一般立時占據了荀風鏡的全部思想。她突然感覺到此前將自己的身體以及體內玩具的控制權交於這個男人是多麼的安心。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他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只需要享受緊縛和調教帶來的快樂就好。就像和姐姐大人在一起的時候那樣……

「呵。」驀的,吐出一大口藍莓氤氳的旗袍美人輕蔑一笑,順便打斷了荀風鏡的逐漸色情的幻想,「剛收拾了一個,沒想到又來一個。這我可得去找山城一美討點工資了。」

說著,梁婷一把抓起荀風鏡手肘處的繩子,毫不留情地將她往監控室里狠狠地丟了進去!

「啊!」荀風鏡的身體華麗地在半空中旋轉了幾周,然後重重地與先前某個被她踩在腳下的女侍親密接觸了一番。雖然有著人肉墊子的掩護,但她視野里的血量槽再度狠狠地下降了一大截。

至於這個好不容易恢復了些許意識的原監控室女侍,則又在荀風鏡這一撞擊下徹底歪頭昏死過去。

「出來吧。」梁婷不急不緩地踱步走入監控室,信手在已經破落不堪的門口扔下一顆白色的小球。她一手搭胯,款步走到房間中央,媚笑著大聲道。

空曠的房間中無人應答,所剩的聲音也只有幾人各自的呼吸聲罷了。

「裝的還挺像。」梁婷冷笑一聲。什麼樣的任務世界出什麼樣的敵人。這種現代都市的任務世界除了空間玩家,上哪拽出第二種可以隱身的敵人?

更遑論梁婷早就聽到了另一個正在逐漸加快的心跳聲!

「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把你逼出來!」梁婷尖嘯一聲,整個人如出鞘利劍般迅速啟動,向著某個陰影角落衝去。

荀風鏡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梁婷,不知道這婆娘發什麼瘋。但她也沒有停下掙扎。被梁婷粗暴撕開的連體皮衣已經壞的差不多了,她赤裸的嬌軀正與冰冷的地板親密接觸。被迫趴在地上的姿勢令荀風鏡感到非常羞恥,她體會到了一點之前監控室女侍的內心情緒。

不想去理會監控室里重新燃起的戰火,荀風鏡閉上眼睛低下頭,一邊感受著腳裸上的捆綁,一邊緩慢但大力地搓動自己的美腿。饒是梁婷的捆綁技術再好,材料的先天缺陷也是難以彌補的。很快,梁婷細密精心捆綁的絲襪繩圈被荀風鏡掙脫出了一道縫隙。

「太好了!」荀風鏡面色一喜。她迅速總結了一下解縛脫身的辦法,然後發現了一個令她尷尬不已的事實。

她還得回去找季子謙!

慾望對戰里展示的雙方總評僅僅是針對參戰的雙方,與路人是沒有關係的。如果被縛者發現自己無法掙脫,也是可以尋找陌生人求助。此時拘束道具的總評除了一些特定技能之外都會被屏蔽,僅保留捆縛者的緊縛技能。

緊縛技能雖然保留。但對於陌生人來說,這件道具沒了空間緊縛總評的認證,不就是一些牢固一點的繩子或是手銬嗎?我徒手解不開,還不能用刀劍了?

荀風鏡尷尬的內心戲只持續了一秒鐘,然後就被她暫時放在了腦後。現在趕緊解縛才是正經,否則被梁婷這個百合戀童癖抓去,自己絕對要被這個女魔頭玩到死!

想到這裡,荀風鏡查看了一下自己身體的自由度。因為手臂被死死地拘束在身後,整個軀幹的自由度都失陷了。但整體自由度由頭、軀幹、襠部和腿四個部分組成。即時軀幹沒了,荀風鏡還剩75%左右的自由度。

自由度50%以下強制屏蔽和脫縛無關的所有技能與道具,自由度20%以下屏蔽手背令紋的使用。

荀風鏡暗自慶幸自己還沒淪落到那種絕境。

「躍動的風之精靈啊,請聽從……」荀風鏡低聲吟唱著。很早之前使用的疾風步在幾秒前刷新了冷卻。這可是在技能欄里的需要吟唱才能使用的正品疾風步,優先級根本不是剛剛用魔法捲軸粗劣複製的可以比擬的。這也是荀風鏡賴以逃離目前窘境的壓軸手段。

「唱什麼呢?妹妹?」充滿了譏笑的女聲再次響起。

荀風鏡臉色大變,忙抬起頭循聲看去。只見一個黑色的長條形物體騰空飛來。她也顧不得暴露自己已經掙脫腿部捆綁的事實,急忙就地一滾。躲開了物體的襲擊。

「噗……」

「咳咳咳……」

兩個截然不同的嗚咽聲響起。荀風鏡扭頭看去。剛剛就被她猛撞過的女侍此刻再被襲擊,肉體再也扛不住劇烈的衝擊,猩紅的鮮血沿著她的嘴角流下。

而這一次撞她的「物體」穿著一身高檔的緊身連體皮衣。這件一看就知道真正為潛入設計的皮衣即便是在燈下都不起任何的反光,無論是做工還是用料都不是荀風鏡身上這件角色扮演用的情趣服裝能夠企及的。

但即便是有這樣的服裝,這位潛入搜查官還是沒能逃過梁婷的法眼,被痛揍一頓後面臨和與荀風鏡一模一樣的遭遇:被抓起來當球扔。

「誒呀呀。我還以為是只野老鼠。這不是大姐頭身邊的紅人嗎?怎麼打扮成這幅模樣?」梁婷一步三晃,意得志滿地來到兩人面前。她雙手抱胸,伸出腳上尖嘴高跟鞋的鞋尖,優雅且熟練地掂起潛入搜查官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

如果季子謙在這,他就會驚訝地發現。這位衣著火辣性感,身段窈窕誘惑的緊身皮衣搜查官正是先前裝扮成女秘的宮野琉璃!

「梁小姐不在樓上和一眾男寵玩女上男下的遊戲,卻甘心跑到這裡來當保安嗎?」即便是已經淪落到被人用腳尖羞辱的窘境。宮野琉璃卻好像並不沮喪,反倒是直接張開毒舌回懟。

「那還不是因為她老公來了。」荀風鏡見縫插針地補了一句。

「梁小姐結婚了?」宮野琉璃故作驚訝道。

「你們這倆小騷蹄子!」不知為何,梁婷感覺自己一聽荀風鏡嘴裡蹦出的話語就會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這騷蹄子話雖然不多,但每一句好像都能直擊要害似的。

「看來還是要把你嘴巴堵上才行啊。」梁婷媚笑著,但看向荀風鏡的眼神中卻沒有絲毫的笑意。她從手背令紋里掏出一個紅色的馬具口球,複雜的皮帶與鎖扣看的荀風鏡內心一緊。

馬具口球通常分屬於全包式頭罩下的分支,它對於頭部的自由度約束很高。如果荀風鏡再被戴上這馬具口球。自由度下降的事不算嚴重,最嚴重的是她再也無法吟唱魔法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魔法技能威力大效果強,但卻沒什麼人願意去專精的道理。任何一個堵嘴物都能完美限制一個魔法師的發揮。這樣明顯的弱點自然是追求完美強化的空間玩家們所避之不及的。

荀風鏡用眼角的餘光撇了撇與自己同命相連的潛入搜查官。企圖通過一些動作和手勢與她交流,卻正好看見宮野琉璃暗搓搓地將一隻手背到身後。

下一秒,荀風鏡眼角的餘光看見了宮野琉璃遞過來的眼神。四目相對,合作意向暫時達成。

「張嘴!別讓我親自動手!」梁婷的手指上掛著鬆散的馬具口球,居高臨下地命令道。

「啊!」荀風鏡努力抬起頭照做了。但她此時是趴在地上的,所以無論她再怎麼努力抬頭,小腦袋也堪堪高過梁婷穿著高跟鞋的腳裸。

「真是麻煩。」梁婷啐了一口,很不滿意為什麼荀風鏡不乖乖的站起身。還要她梁婷女王親自俯下身給她帶口球。

就在梁婷蹲下身體,捏著荀風鏡的下巴準備將口球往裡塞時。一道銳利的寒光自黑暗的陰影中刺出。如同黑夜中的一道流星,迅捷、耀眼。

匕首的目的很明確,或者說宮野琉璃的目的很明確。作為被精心訓練過的臥底特工,宮野琉璃的格鬥殺人術向來屬於行業頂尖。換在平時,即便是受傷狀態下的宮野琉璃也能徒手乾死好幾個軍隊里的標準士兵,更不用說在持有匕首的情況下她能製造怎麼樣的破壞了。

對於宮野琉璃來說,黑暗的房間與趁手的兵具,這兩者疊加約等於無敵。

但她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敵人,而是梁婷。是在強掠者陣營中也是很少有人敢捋其虎鬚的美腳女王。

梁婷如未卜先知一般,靈巧性感的美腿擺動,她整個人詭異地向後猛退了一大截,迅速拉開了自己與宮野琉璃之間的距離。這也讓宮野琉璃精心準備的偷襲付諸東流。

但是宮野琉璃此前與荀風鏡的眼神交流發揮出了應有的效果。全程抬頭目睹梁婷暴退的荀風鏡沒有絲毫的遲疑。在自己與敵人處於絕對安全距離的情況下,一句咒語從她的小嘴中高聲詠唱。

【特殊元素·風·一階魔法·風音爆】

這是荀風鏡目前掌握的魔法中唯一一個攻擊性魔法。風音爆最難能可貴的是它吟唱詞句很短。即便是沒有【高速詠唱】技能的玩家也能在兩秒鐘里讀完這個魔法。但一階魔法的威力有限,極短的吟唱詞句也沒給這個魔法加持太多的能量。所以風音爆通常只能起到干擾的作用。

被急劇壓縮的空氣團自荀風鏡面前電射而出,目標正是幾步遠外的梁婷。宮野琉璃與荀風鏡無意間打出的基礎配合令梁婷有些措手不及。進退失當的情況下竟難以對風音爆做出反應。

「轟!」空氣團炸開了地板,飛揚的塵土與駁雜的氣流一起形成了灰褐色的煙霧,將梁婷徹底吞噬了。

「嗡!嗡!嗡!」荀風鏡與宮野琉璃看了眼灰褐色煙霧,又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可沒等她們多在解決梁婷後的放鬆中多喘兩口氣,房間裡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

「沒時間給你解開了,能走嗎?」宮野琉璃攙著荀風鏡起身,皺眉問道。

「沒問題。」荀風鏡點了點頭。畢竟腳沒被捆上,在手臂被綁住的當下,跑步還是可以做到的。

「那好,一會兒遇到人你就說是我的女奴。」宮野琉璃點了點頭,吩咐道。

「嗯。」荀風鏡的俏臉紅了紅。心說老娘進來是給季子謙當女奴,結果出去又得給你當女奴?敢情老娘這輩子就是給人當繩奴唄!

「快走吧。去我的更衣室把衣服換了。你身上的束縛之後在想辦法。」宮野琉璃的執行力很強,迅速擬定好了接下來的計劃,並直接拽起荀風鏡的胳膊向大門的位置跑去。

兩人刻意繞了個大圈,繞過了吞噬梁婷的灰褐色煙霧,向著大門急奔。可就在兩人看到破破爛爛的房間大門時。荀風鏡感覺到自己的腳裸突然被某種鎖鏈纏住了。

【拘束道具:蟒蛇鎖鏈。道具類型:繩藝拘束型。緊縛總評:28、可疊加。】

【強掠者陣營:梁婷,當前緊縛總評:24 30 33。當前緊縛道具:悔恨的嘆息、金蘭伏嬌繩、蟒蛇鎖鏈。】

【你的自由度低於50%,封印所有戰鬥技能。】

荀風鏡臉色一變,知道梁婷這下是動真格的了。冰冷的鎖鏈無情且迅速地沿著她的腿部一直交叉向上蔓延。所到之處只留下了無窮無盡的絕望緊縛感。現在梁婷的緊縛總評已經來到了70點。荀風鏡視野里的耐受值就像被砸開一個洞的水桶,其內部的液體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損耗著。

「跑!」情急之下,荀風鏡對著宮野琉璃大吼。自己是絕無可能從梁婷的手中逃脫了。但宮野琉璃還有希望。雖然她與這個女人素昧平生,今天過後也只余露水之緣。但荀風鏡還是願意幫助宮野琉璃一把。畢竟她倆也算是有著相同目標並一同患難過的戰友了。

宮野琉璃感受到拉住荀風鏡的手臂上傳來的巨大力量,心裡也清楚這女人今天是陷在這間地獄裡了。她在心裡默默祝福了一句後,毅然決然地甩開了荀風鏡的胳膊,獨自邁開大長腿向大門口跑去。

「拜託了,我的主線任務……」荀風鏡拚命扭動身體,試圖抵抗著腳上鎖鏈傳來的拉力,同時也是為了給宮野琉璃爭取逃跑的時間。

荀風鏡的掙扎註定是徒勞的。梁婷輕而易舉地就將她拽回了自己身邊。面朝下背朝天的荀風鏡很快就感覺到又有人騎到了自己背上。這人還掏出了一顆碩大無比的口球往自己的嘴裡猛塞!

「看來我真是對你太溫柔了。還敢用魔法打我?」梁婷用力扣緊馬具口球的各個拘束帶,重重地拍了拍荀風鏡的臉頰和屁股,以示懲戒。在給荀風鏡扣好馬具口球的皮帶後,梁婷一把抓住荀風鏡的美腳腳裸,像拽著拖把一樣拖著她向大門口走去。

過了沒多久,一直被梁婷拖著走的荀風鏡迎來了自己的同伴:剛剛撇下她逃跑的宮野琉璃。

此時潛入搜查官身上那件不反光的高檔皮衣已經看不見了。一層薄薄的白色薄膜將她包裹成了人繭的模樣。宮野琉璃的雙手似乎是被大力強行調整過,它們整齊的垂放在身體兩側。不透明的白色薄膜從她的腳裸開始,一直蔓延到她的嘴巴。緊身的設計將宮野琉璃火辣的身材完美勾勒了出來。

宮野琉璃似乎陷入了沉睡。一張俏顏眉目緊閉,側放在地面上任由梁婷拖動。

「嗚嗚嗚!嗷嗷嗷哦!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荀風鏡剛想喊兩句呼喚宮野琉璃,冷不丁自己的腳心突遭梁婷的襲擊。性感悅耳的嗚嗚聲登時變成了狂笑聲。

「你還是安靜點吧。」梁婷媚笑著。她時不時地撓撓荀風鏡的赤裸美腳,時不時把玩一番宮野琉璃的黑絲騷足。她心滿意足地拖著兩個被完全拘束的性感人形,在刺耳的警報聲中,緩慢地向著樓上前進。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