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形 (5)作者:九千年

【妻形】(5)

作者:九千年2021/9/26發表於第一會所

早上天剛蒙蒙亮,我睜開了雙眼。經過一晚的時間,不知昨晚什麼時候開始妻子已經側躺著背對我睡,不知不覺中她和我睡的位置已經空出一個小孩的距離,擔心她著涼我把被子往她那邊挪了挪。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一樣,大腦在主觀意識的控制下,大部分人睡前都有意識的讓自己保持一個認為最舒服的姿勢進入夢鄉,到醒來時卻發現能夠讓自己安穩睡著的姿勢,往往並不是自己前一天晚上刻意保持的睡姿。在大腦進入休眠狀態後,我們的靈魂,也就是我們不受大腦控制的本性意識,會自己做出一個選擇,而這個選擇也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一個我們自己本性意識中認為最舒服的狀態。自古便有「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說法。很多時候,靈魂深處已經給我們做出了選擇。

從床頭拿出手機,看了時間剛好是早上6……30,可能腦海里一直想著給董事會的股東們做報告,導致大腦提前解除休眠狀態。其實人真的是個奇怪的動物,有地球上智商最高的大腦,卻總被某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左右,只要一直牽掛某一個事情,就算你意識的想忘記,心裡總感覺還有某個事情沒做,導致心神不寧。好在我從去gz落實項目那天開始,都叫我的秘書楊浩記錄每天的工作日誌,一會兒得早些去公司先叫楊浩拿記錄本出來。我得重新理一遍思緒,再列印分給股東們看,憑著我自己記憶給那群股東講述一遍估計行不通,而且這一個月要是落下什麼總不好交代,畢竟事情關係國家的項目問題絲毫不能馬虎。

先給楊浩發個信息吧,點開他的微信,看到他的朋友圈也更新了挺多的,先給他發這個信息吧,一會兒讓他早點去公司整理一下我再過去。信息發給他後沒有回,肯定還沒睡醒,反正一會醒了他就看到了。剛想把手機放回床頭桌子上,突然想到楊浩這小子前一個多月不是發了她女朋友照片在朋友圈。時間還早,好奇心使我點開了他的朋友圈,「朋友僅展示一個月朋友圈」的提示印在顯示屏前,可能和我去gz後很忙,不過這一個月他也發了十來條朋友圈。其中最下面一條是我們出發機場時他拍著機票的照片,並配文「今天就出發gz搞錢了」,我記得帶團隊過去gz那天是9月1日,看他發圈日期確實是當天,我笑了笑,這小子還挺現實。第二條是拍下我們項目正在施工劃線的照片。第三條到第七條都是他往返兩地拿材料時的機票圖或者從飛機上空拍的風景圖,配文「努力就有回報」等勵志文案,確實,那時叫他兩地來回多次。

第八條朋友圈的發布時間是9月18日那晚,最後一次叫他回SZ取材料時,他打電話跟我說辦理材料太晚了趕不回GZ了,跟我說能不能下一天早上就飛過來時,我准許了他。這條朋友圈有完整的九張圖片,其中我點開第一張是一盤炒菜,一直到第六張都是拍吃的,而第七張是他牽著一隻手,手非常的修長和白,背景光線有點暗,沒看到具體的樣子。我記得上回去郊區遊樂場時,他的女朋友確實是一個白凈的姑娘。我想著這楊浩還是挺會秀恩愛的。我就不行,不太喜歡張揚。第八張圖片黑黑的一片,盯著螢幕,螢幕光照到我臉上,只看到我的臉印在螢幕上,我翻過去看第九張還是黑黑的一片。發的什麼呀,我心底吐槽起來。難道是我手機亮度太低了嗎?想著就把手機亮度調到最高,瞬間亮了很多,我終於能看出一點東西。感覺像是在被子裡偷拍一樣,因為第八張看到的是一張輪廓看起來像人背一樣的圖片,拍的照片暗得像素點都出來了,如果不是外界光線還沒那麼亮,外加仔細對著螢幕看還把手機亮度調到最高是不可能看出來是什麼,當然現在也只是我覺得像某個部位,朋友圈刷到的人看一眼肯定就略過去。第九張圖片看起來就比較奇怪,比第八張還要暗,但是還是能區分出顏色的對比,圖片的上部分看起來像剛才的人背,是全圖最白的地方?只不過往下拍一點的樣子嗎?我也不確定,最中間的位置是黑黑的一片,下部分是比中間部分稍微亮一些的像素圖,都不知道是什麼。看完這兩張照片我都不知道楊浩拍的什麼玩意。

第九條朋友圈是在GZ落實規劃完成時開的一個會議的圖片,配文「感謝陳總,一個有能力的掌舵人」,我看到自己在圖片里,內心還是很開心的,這小子馬屁還是很會拍的。

最新的一條朋友圈是一條昨晚晚會的視頻,楊浩拍下會場接著鏡頭一轉,鏡頭中出現的畫面是從高層窗戶往夜空中拍的視頻,但是這個鏡頭很短,不到1秒鐘,我並沒有打開聲音,但是感覺會場肯定很吵,就沒有播放。摁下鎖屏鍵,把手機放到床頭桌子上,揉了揉眼睛,起床刷牙洗臉去。

「醒了老公,我給你做早餐去」妻子聽到我起床的動靜後,也揉了揉眼睛看著我,伸了個懶腰就起來了。

「你再睡會兒吧,我不急」我走到臥室門口,回頭對著她說。

「我睡夠了啦,你快洗漱去」妻子走過來推著我出去,然後她也跟著出來,走進廚房。

我刷完牙洗完臉妻子還沒做好早餐,我回到臥室看看楊浩有沒有回我,拿手機一看,「收到陳總」這小子回了,我順手解鎖手機,還是剛剛瀏覽楊浩朋友圈的畫面。人對未知的東西或者事物都保持一種神秘感和求知慾,所以大部分人都比較好奇那未知的到底是什麼?總想著知根知底。

一想現在妻子不是起床去做早餐了嗎,開聲音看看,由於妻子和我的臥室離廚房隔了客廳和浴室,所以把聲音開到最大也沒關係。視頻播放著,但是會場的聲音並沒我想的那麼大,因為楊浩用一首音樂代替視頻原來的背景聲。「啊…」視頻到最後那一秒的鏡頭時,居然有不知道是歌曲的聲音還是本來視頻的聲音,感覺是有人在張開嘴叫嗎?還是是音樂在響,我感覺應該是音樂吧,畢竟這個鏡頭時間太短。視頻轉動的很快,都成虛影了,好奇心使我特別想看清楚一點,就在那個鏡頭0.1—0.3秒之間按暫停,雖然還是虛影,但是能大概看到在圖片最下面露出一小塊比較白的東西在窗戶下面,是床單嗎還是什麼白色衣服之類的。而且暫停的圖片很扭曲,反覆暫停幾次只能看到這樣。又是拍的什麼玩意,我皺著眉頭想。退出楊浩的朋友圈介面後就鎖屏手機。

剛換完衣服,「來吃早餐了」妻子就從客廳走到臥室門口叫我,

「嗯好」我往客廳吃早餐去,

「你吃完就放桌子上,我再去睡會兒,一會我再收拾」妻子在臥室門口對我講,

「好,去睡吧」我說。

妻子回臥室繼續睡覺,我吃完早餐後,拿文件包,穿鞋子就下樓去了。

到公司已經8點,我看到楊浩已經到了,開門去我的辦公室,剛坐下不久楊浩就拿記錄日誌給我。

「陳總,這是記錄日誌」,楊浩走到我辦公桌前把文件夾遞給我,

「好的,每天的主要內容都記錄了吧」我看向文件夾,

「嗯,都記錄了」楊浩肯定的說,

「那就好,你忙去吧」

「好」楊浩就出去了。

我開始把文件夾打開,一頁一頁的看,用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看完,時間差不多到9點,我也大概的理清思路,叫楊浩過來把幾份重要的內容列印多份,一會兒董事會上給那些股東看。

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在董事會上把列印的文件發給股東們看,再加上我的講解,沒有絲差和遺漏的報告完畢,岳父給我點頭,投來讚許的目光。

開完董事會後,回崗位繼續工作,楊浩這段時間跟我也挺幸苦的,心想著晚上叫他去我家吃個晚飯吧,順便給他說一下接下來的工作重心。

「楊浩,晚上有空嗎」楊浩過來我辦公室找我簽字時,順便問下他,

「有啊陳總」楊浩微笑的看著我,

「你不用陪女朋友嗎,挺久不見了吧」我打趣他,

「沒事的陳總,有事要我去做儘管說,女朋友昨晚回去後就見了沒關係」楊浩看著我微笑的說,

「那就好,晚上有空的話去我家吃飯吧,我叫你嫂子多做幾個菜,順便給你說說接下來那邊項目的重心」,我也微笑的看著他,畢竟他做的我都看在眼裡。

「這不好吧,太麻煩您和嫂子了」楊浩撓了撓頭,

「沒事,您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這樣說定了」我說,

「好,聽您的」楊浩撓著頭,然後拿文件出去。

給老婆打個電話吧,一會兒叫她從酒店帶菜回去,

「嘟…嘟,喂,老公?」妻子接了

「一會兒下班我去媽那接兒子吧,你一會兒多帶些菜回家,今晚我叫楊浩來家裡吃飯,這個月挺幸苦他的」我跟妻子講,

妻子那邊沉默了一會兒,

「喂?老婆?聽不到嗎?」我皺了下眉頭,

「嗯聽到了,那一會兒我帶多點菜回去」妻子輕聲說道,

「嗯,那先這樣了,掛了」我掛了妻子電話後,看下時間,也快下班了,我起身出去。

「楊浩,忙完了嗎,走吧,先順道去接宇宇」我對楊浩不怎麼生套,在我心裡其實把他當作弟弟對待。

「忙完了」楊浩在拿著手機,應該給女朋友發信息說今晚要去我家吃飯。

「走吧」,我說

去停車場取車出來後,我們就去ns區岳父家裡把兒子接了回來。

「爸爸,楊浩叔叔」宇宇開心的背著小書包跑過來,

「慢點兒,呵呵呵」岳母慈祥的微笑在後面走過來,

「媽,這兩天麻煩你了」我對著岳母說,

「說什麼呢,我巴不得宇宇天天在我這呢,每次他一走啊我都好捨不得呢」岳母捏了捏兒子的臉蛋,

「外婆,我過幾天就再來陪你哦」宇宇閃著大眼睛對著他外婆說,

「好好好,呵呵呵」岳母很高興,

「媽,那我先回去了,明珠還在家等我們呢」

「去吧,」岳母微笑的對著我說,

「夫人再見」,楊浩至始至終沒多說一句話,畢竟這關係也不好插話,但是岳母也知道楊浩和我和妻子比較熟悉,不時的會叫楊浩接送孩子。

「嗯」岳母對著楊浩點點頭,

「外婆拜拜哦」宇宇揮著小手向他外婆告別,

「乖哦,拜拜~」岳母慈祥的笑著對著宇宇揮手。

我們從岳父那回來後,直接就回家,到樓下時楊浩下車在上面等我們,我和兒子把車停好後不一會兒就上來。這時楊浩這小子提著一個袋子在等我們,可能是吃的什麼吧,畢竟去別人家吃飯肯定要帶點東西過去。

「走吧」 我也沒說什麼就抱著兒子上去,

按下門鈴,不久妻子就出來開門,看到我們後彎下腰拿拖鞋放我們前面,由於彎腰,我看到妻子的兩團肉球從衣領上顯露出來,不知道楊浩看沒看到,因為楊浩一直在我後邊,我立馬上前,用身體擋住春光。

「媽媽」兒子歡快的叫著妻子,

「嗯~」說著妻子接過兒子放在地上,給兒子脫下鞋子後,換上拖鞋。這期間我一直擋在門前,但是做出不是故意去擋的樣子,而是等待兒子換好拖鞋後,我再換的樣子,這樣也合情合理嘛,畢竟如果太明顯擋住妻子的胸,反而讓楊浩看到以為他在看妻子的胸,讓彼此尷尬嘛。

等妻子給兒子換好拖鞋後我才注意到妻子的打扮,頭髮盤起來用白色的發卡夾住後面的頭髮,並夾在頭上,額頭上幾縷青絲,面色紅潤,梅花眼柔情默默,鼻樑堅挺,嘴唇可能沒來得及擦掉還很紅潤,白嫩的鵝頸上帶著去年妻子生日時我送給她的月形鑽石項鍊,上衣穿著肉色的冰絲短袖,下衣穿著米色的過膝碎花裙,雖然見過妻子很多次更暴露的居家穿著,但是今晚的打扮卻是更迷人,可能有客人來的原因。

「你們快進來呀」,妻子說

宇宇快速的去打開電視,我才注意到我和楊浩還在門口呢,返回看楊浩他一直在我右後方,不知道有沒有看到妻子剛才的春光。

「嗯,進來吧楊浩」我叫楊浩,然後自己脫掉鞋子穿著拖鞋進客廳,

「還帶什麼來啊,我們都有了」妻子微笑的對著楊浩說,

「嘿嘿,沒什麼,剛到樓下給宇宇買了個玩具」楊浩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楊浩叔叔,什麼玩具呀」兒子聽到玩具兩字就走到門口,

「是以前答應送宇宇的玩具哦」說著,楊浩從裡面拿出一個精緻的變形金剛,看起來也不便宜,

「哇~擎天柱」宇宇開心得跳起來,我盡然有些嫉妒起來,這小子真會逗兒子開心,但是這種隱隱的嫉妒一下就沒有了,多個人喜歡兒子我還是很開心的。不過也沒聽兒子平時想要這些東西呀,難道是我沒注意嗎。

妻子看到兒子這麼開心,白嫩的左手撩起額頭上的青絲往左耳上收,溫柔的笑著,眼光瞟了瞟楊浩,

「好了好了,快謝謝叔叔」妻子對著兒子說,

「謝謝叔叔」兒子接過玩具後就去客廳玩去了,

「進來吧」我對著楊浩說,

「好」,楊浩換好拖鞋後就關門進來。

妻子去廚房做菜去了,我和楊浩坐在客廳沙發上聊天,

「楊浩,這次回來好好休息幾天,不久就要再次踏上征程了」我看向楊浩,

「嗯,我知道的陳總,」

「別陳總陳總的叫了,和我認識一年多了吧,還生套是吧」我對他說,

「呵呵呵,沒有了,只是平時在公司叫習慣了叫陳哥不太習慣」楊浩微笑的看我,

「以後私下裡你就叫我陳哥,在公司你這樣叫我也不介意」,我說,

「好,陳哥」楊浩堅定的回我,

「這才對嘛」我笑著說,

我們再談一會兒往後的工作重心,不一會兒妻子叫我過去廚房幫忙,我就過去了,

到廚房我看到妻子在忙,做的菜還挺多,有些還沒做好,看著賢惠又這麼美的妻子,我打內心的幸福。

「看啥呢,還不快點幫忙才快點吃飯,你不餓啊」妻子輕輕的對我說,由於在做菜,妻子面色紅潤,整個身體露出來的皮膚白裡透紅,看起來太美了。

「是,老婆」我像個小孩一樣打趣她,

聽到楊浩和兒子在客廳說著什麼,讓兒子很歡樂的笑著。

妻子默默的在做菜,也差不多都做好了,不一會兒妻子小心的端著兩個菜不快不慢的端上客廳,我在廚房繼續熬著雞參湯。我家的廚房離客廳還隔一個浴室,我和妻子的臥室在客廳隔壁,所以妻子去了一分鐘左右才回來,可能太熱了面色更加紅潤,都快滴出水來了。回來廚房時都不看我,

「快點拿菜過去了」妻子對著我說,不過話有點顫音,如果沒注意聽,還聽不出來,我為沒多想,就端著菜過去。

不一會兒菜全部上好了,我們洗好手就直接開吃。

「嗯,好吃,嫂子的手藝真不賴啊」楊浩在妻子對面夸著妻子,不過確實是好吃,

「呵呵呵,好吃就多吃點,別客氣」妻子被別人夸,還是很開心的,畢竟哪個人不喜歡被別人夸。

「好勒」,楊浩笑著說,

兒子坐妻子隔壁,我坐在主位上,看著他們吃的很香,我的食慾一下子也起來了。

吃飯過程中,我看到妻子夾菜的手微微抖動,就像正常的手抖,不注意看是發現不了的。肯定做這麼多菜累了吧,我想只能是這樣,默默的心疼。

「楊浩,你自己夾菜啊別客氣」我看向楊浩,雖然加上這次楊浩來過家裡吃飯也有三四次了,但是這次他確實沒有前幾次那麼生疏了。

說完我往妻子和兒子那邊斜過去給他們夾菜,不經意中感覺藏在妻子碎花裙中的雙腿夾的很緊,因為雙腿看起來在夾住中間一塊裙子布料,而兩隻小腿卻分的很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因為我們都坐在凳子,客廳的桌子遮住了大部分。不過在我斜著身體過去的時候,妻子的腿正常的張開,可能平時在家妻子都習慣了妻子那種隨意的張腿吧。

「好的陳哥」,楊浩笑著說

「吃完飯我們喝點兒,」我笑著對楊浩說,

「聽您的」,楊浩看著我,

吃完飯後,妻子和兒子去沙發那邊玩兒,我叫妻子去拿茅台酒出來,妻子起身由於穿著冰絲短袖,稍微有點薄,胸前兩隻乳房隨著重力一抖晃動一下,我看著都心痒痒,楊浩肯定也看到了,但是想一下,也沒什麼,街上也有很多胸部大的女人,有時我不也是看了,純屬欣賞嘛,做人不能這麼小氣,做男人更加不能,應該為妻子完美的身材感到高興。

妻子拿酒來後,我和楊浩就開始喝起來,這小子當過兩年志願兵,正值年輕,我居然喝不過他的感覺。

不知不覺快晚上10點了,妻子和兒子已經關了電視去臥室去了,我和楊浩還在客廳喝,

「看不出…你…小子真有…兩下子……啊,」我開始醉了,

「哥,我也不行」楊浩笑著和我說,

「別…說廢…話,來!」我繼續和楊浩喝,

不知道多久我自己就醉倒了,楊浩我記得也說話不清不楚的感覺,但是感覺他還能走路。

「怎么喝這麼多啊」只聽到妻子過來客廳說這句話,就感覺被她和楊浩夾著去臥室讓我躺下,我一陣天旋地轉就昏睡過去。

一直到半夜2.3點的樣子,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頭疼的不行。看到自己脫掉外衣和褲子躺在床上,妻子睡在一旁很安靜均勻的呼吸,但是看到被子都被我拿到我這邊了,我開床頭的檯燈,看到妻子穿著寬鬆的有點透的肉色絲綢冰絲睡衣,但是沒穿胸罩,妻子睡覺也從來不穿胸罩,我注意到妻子的乳房漲漲的感覺,因為乳頭挺挺的翹起來,在很薄很透的睡衣上突起兩顆乳頭。而且乳頭看起來也比前幾天大的錯覺,也許是我頭疼看錯了,喝太多了。妻子下身穿著淺米色的內褲,陰毛在有些透明的內褲上濃密的排列著。陰部鼓鼓的感覺,而且看到內褲襠部,陰道口的位置微微濕潤。看得我難受不已,但是妻子在熟睡,我不能為了自己的性慾打擾她休息。

妻子睡得很沉,頭太疼了,我起床去客廳喝水,看到客廳已經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心想娶到妻子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去廁所洗個臉再上個小便,很濃的沐浴露香味衝著鼻子而來,洗衣機里有很多換下的髒衣服,我走到馬桶前小便,有一些尿液滴到馬桶上,我想彎腰拿噴頭沖一下時,視線下一團揉過的紙巾扔到馬桶下面,由於揉得很小而且濕水了幾乎透明看不到,我看著不舒服就拿掃把來掃去馬桶里,掃到撮箕上時,感覺這團衛生紙有些偏黃,肯定是有人拿來洗鼻子了扔這裡,看來大機率只有昨晚喝醉的楊浩來上廁所扔這裡了,因為妻子和兒子一定會扔到垃圾桶里。

忍著噁心掃到馬桶里,然後沖廁所,就回去睡覺了,回到床上妻子都沒醒,我給她蓋住被子,抱著她,閉眼睡了過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