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出軌史 (完) 作者:silence_53

【妻子的出軌史】

作者:silence_532021/9/26轉貼於第一會所

和妻子是從小就認識的,在高中畢業時確定了關係,然後進入大學以後成為男女朋友。妻子很漂亮,身段苗條,皮膚又白,在高中時屬於校花級別的人物,追她的人真的還不少。但可能是和我還算比較投緣吧,拒絕了若干追求者後,她還是和我在一起了。

但我們的第一次卻一波三折。從確定關係到初吻可能只花了兩星期吧,但是再到第一次,用了快半年的時間。

當時我們也算是年輕氣盛,每次在一起都要纏綿地吻很久,邊緣行為也很快出現了。第一次開房,我們一起洗了個澡之後,相互摸了個遍後,裹上浴巾躺在床上,她慢慢地解開我的浴巾,然後下了很大決心似的,含住了我的肉棒,開始給我口。我當時真的好緊張,因為是處男嘛,A 片都沒看過幾部的,完全沒有想到也會有女孩子幫我口。現在回想起來,她第一次口得真的不太熟練,常常會用牙齒碰到我,而且我也太緊張了,很久很久才射出來。她在我要射出來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整根含住,把精液全部咽下去了。

第二次開房,她又給了我一個驚喜。她一邊給我口,一邊趴在我身上將自己的小穴移動到我的面前,我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她已經漾滿淫水的小穴。她一下子渾身癱軟,原本認真含著我的肉棒的嘴也張開了,發出了非常動聽的嘆息聲。

從這一天開始,每次開房,我們洗個澡後馬上就會進入69式,相互取悅對方。我還會將手指插入她的小穴中,在她的引導下尋找她的G 點,然後快速地讓她達到高潮。雖然從來沒有過性器的插入,但我們已經領略到了性的美妙。

但是妻子當時比較保守(後來才知道她一點都不保守,就是害怕性病以及懷孕),所以每當我要插入時,她都會害怕地拒絕。好幾次我都戴上了套,但插入前最後一刻她又退縮了。

直到有一天,她似乎下定了很大的決心,讓我戴上套,躺在床上。她沒有讓我主動,而是背對著我,扶著我的肉棒,對準了自己的小穴,慢慢地,慢慢地,坐了下去,直到整根沒入。

第一次做愛的感覺真是太奇妙了,儘管當時我們相互口交的技術已經很熟練,但我仍然被小穴的緊緻征服了。我立刻開始挺動,她的浪叫也隨之此起彼伏。雖然是第一次,但可能是緊張吧,做了有十多分鐘,我才射出來。但此時的我完全沒有去想這麼一件事——第一次的落紅在哪裡?雖然我之前已經用手指插入過她了,但是第一次指奸時她就異常享受,當時也沒有見過落紅呀。後面她和我說,是小時候自慰時就已經把處女膜弄破了,我也就相信了。但後面又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導致我對這個藉口又有所懷疑。坦率說,她的第一次到底是給了誰,還是給了哪個物件?這個問題我到現在也沒搞懂。

隨著年級的升高,我們的性愛越來越豐富。在無人的花園裡,昏暗的樓道里,常常一言不合就開干。把裙子一脫,套一戴,她的下面就已經濕潤無比,等待著我的入侵。我最喜歡的還是我們學校一個變電站,它在人很多的路邊,卻沒有上鎖,裡面有很多高壓電開關之類的東西。但是我們最喜歡在裡面做愛。它實在是很危險——被路邊人發現的危險,以及我們在變電站里被電死的危險,但就是這危險讓我們欲罷不能。

終於有一天,我把她帶進了自己的宿舍里。其實我們宿舍里的所有人都和我的妻子(當時仍然是女友)很熟悉了,因為吃飯時常常會遇見,但到男生寢室里來,還真是第一次。那一個晚上,在熄燈之後,她沒有離開,而是和我一起爬上了床,在黑暗中脫光了衣服,我們赤裸著相互愛撫,然後她將我壓在身下,給我早已硬邦邦的肉棒戴上了保險套,慢慢地坐了進去。和平時不一樣,這次她完全沒有發出一點點聲音,只有比平時潤滑好幾倍的小穴和她在黑暗中顫抖的腰肢讓我知道她的心情。她趴在我身上,用非常緩慢地速度向上,乳房在我的胸膛上擠壓;然後再用緩慢地速度向下,直到我插到她的最深處,我的龜頭親吻到她深處的花心。雖然速度很慢,但在周圍男生粗重的呼吸聲中,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沒多久我就射在了她的裡面——當然,還是戴了套的。

這次,她並沒有讓我拔出來,像平時一樣幫我取下保險套,而是就這麼趴在我的身上,任憑我們的性器還相聯在一起,就這麼雙雙睡著了。

第二天起床時,我的舍友們誰都沒說什麼,但從此也開始帶女友進宿舍了。可惜他們的女友並沒有我的妻子那樣淫蕩,所以直到我們畢業,不斷地留宿,然後在夜晚不斷做愛的,也只有我和她而已。

不過從這件事中,我發現了我似乎存在一點淫妻屬性。因為每次我發現我的舍友們沒有睡著時,我都會特別特別興奮,幻想他們一起來干我的妻子,有時候甚至幻想我睡著後他們繼續與我的妻子做愛。當然,這件事應該沒有發生過(真的嗎?我也不太確定了)。

畢業後,我們順理成章地結婚了。結婚後,她才第一次允許我不戴套。但是我們還不想要孩子,於是她會吃藥避孕。不戴套的做愛和戴套完全是兩種體驗。戴套時,你只能感覺到緊緻和潤滑,而不戴套時,你能感覺到陰道內的每一條皺褶。這些皺褶是為了留下精液而生的,每當我的龜頭刮過這些皺褶,這些皺褶總是毫無章法地地親吻龜頭,讓我忍不住早早繳槍。妻子此時的性慾也越來越高漲,她常常說,我太快了,她還沒有達到高潮我就結束了。這件事讓我很苦惱,但是我也毫無辦法,因為和她做愛實在是太舒服了,而她達到高潮真的也很不容易。所以有時候射完之後,我會繼續用手和嘴幫她,直到她滿意為止。

寫到這裡,院友可能會問,標題不是出軌嗎,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出軌呢?別急,正篇現在才開始。

結婚不到一年的一天,我的社交軟體上接到了一個不認識的好友添加。我加了好友,結果對面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指名道姓我的妻子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出軌,造成這個男人對我的妻子魂不守舍。我簡直是莫名其妙,這個男人是誰?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呢?

再問下去,明白了,原來是我妻子大學時的教官。從那時開始,她就與這名教官做愛了,而且是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這種肉體關係一直到與我結婚之前的時間才結束。而婚後,妻子不允許自己出軌,因此堅決斷了與這名教官的聯繫,可憐的男人突然失去了我的妻子,只好相親結婚。但婚後又不斷地回想起我的妻子來,想要和她聯繫,重新開始他們的姦情,直到教官自己相親結婚的老婆發現了這一切,暴怒下找到了我。

此時的我完全沒有晴天霹靂的感覺,而是感覺,這一切的最後一片拼圖,終於被我拼上了。很奇怪,我一點也沒有生氣,而是感覺肉棒很硬。

我找到我的妻子,問她,xx是誰?

她沉默了。她告訴我,我們結婚後,她再也沒有和xx來往。

我顫聲再問:你們做過嗎?

我當時的詢問里,應該是一點責怪也聽不出來的吧。妻子有些疑惑地看著我,但是她也有心理準備了。為什麼每一次在宿舍做愛時,別人醒著我就會特別硬?為什麼我們做愛時的dirty words 一定是我的妻子被他人輪姦之類的場景扮演?她對我有淫妻的癖好,應當此時也得到了確認。

她說,是的,就在和你做愛之後一天。

其實這麼看,我的妻子應該算是比較「保守」的人吧。她給我的每一項性行為升級,都要比給xx的早幾天。比如我們接吻後不久,我的妻子就迅速地勾引上了xx並和他接吻了。她給我口交後,認為自己已經將第一次口交交給了我,於是沒過幾天就大大方方地和xx開房,並給他口,而且一樣將精液咽了下去。

而為什麼妻子要在那天下定決心與我做愛呢?是因為xx前不久給她了一筆很大的經濟支持——當時我妻子的經濟條件不好,而我的生活費也有限,不能幫助她太多——這筆經濟支持足夠我的妻子獻出自己了,而她不忍心她的正牌男友比劈腿男友更晚享用自己,於是急急忙忙地,把第一次交給了我。

把自己交給我之後的第二天,我的妻子就和xx在學校旁的賓館裡,兩人鸞鳳和鳴,做了個爽。當然,xx沒有超過我的待遇,他也戴著套呢。

我問,他的肉棒比我大嗎?和我做舒服,還是和他在一起舒服?

妻子沉默了,她似乎比較了很久,又似乎在思考到底如何告訴我。最後告訴我,和xx相比,確實是我的肉棒更大,但是我太快了,很難讓她達到高潮。而和xx一起做,卻常常可以。

此言非虛,我的肉棒其實確實算是蠻大的,但總是10分鐘不到就繳械投降,而且短時間內只能做一次,第二次很難硬起來。

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太激動了以至於我完全早泄,可能插進去了一分多鐘就射了吧,我的妻子當時簡直是發瘋了,她不敢相信我就這麼結束了,我們前戲了那麼久,她才剛剛進入狀態呢!她又是幫我口,又是幫我擼,而滿懷歉意的我卻再也沒法硬起來,最後只好作罷。

這麼看來,妻子在和我做完之後得不到滿足,又去找xx來滿足自己,同時享受他給予的經濟支持,也就不難理解了。

但讓人挺感動的是,結婚後,妻子堅決斷掉了與xx的聯繫,雖然從此之後她也得不到酣暢淋漓的性愛和高潮了,這也就是我們婚後她開始不斷抱怨我太快的緣故。事實上我的做愛技巧還是有進步的,但是比起xx來,可能還是差了一點。

我想了很久說,你如果沒法滿足的話,可以去找xx的。我可以理解,也同意呀。

妻子說,不,還是算了,xx已經結婚了,他老婆不是好惹的,要是到我的公司來敗壞我的名聲,我不是虧大了嗎。

就像我前面說的,我的妻子很美,而且被很多男人追過,她太知道如何控制男人來為自己服務了。而且她也太了解如何將自己控制在一個安全區域內,不讓自己受到任何傷害。我相信她的話,她說不見,肯定就不會再見了。

我說,那麼怎麼辦呢?我沒有辦法滿足你,但你可以想辦法呀?

妻子笑了。就像我們確定關係那天一樣,就像她吞下我的精液那天一樣,她吃定了我,也已經為自己想好了辦法。

第二天,我正在上班呢,她在手機上給我發來了一張照片——只有下半身,沒有臉,而下半身的特寫就是她的小穴,不對,應該是蜜穴,因為實在是太濕潤了,裡面插著一根肉棒,似乎正在振動。這是一根倒模肉棒,專門從網上購買的黑人尺寸倒模,因為我沒法滿足她,她給自己購買的。她會在我們做完之後,迅速插入黑人倒模來操自己,仿佛是繼續我未完成的工作一樣。

我瞬間硬了起來。怎麼了呀?我問她。

我已經找到人和我做啦,剛剛給你的照片,我用QQ小號已經發給了其他人呢。我下班後就要出去和他做,反正你也喜歡。

挑逗性的語言完全沒有加上任何表情,但我卻似乎又看見了她的招牌的邪魅笑容。

我說,好的,那你回來可要告訴我哦。

沒問題,嘻嘻。

當天晚上,她很晚才回到家。我打開門,她微紅的臉上寫滿了疲憊。

戴套了嗎?很難想像這是丈夫對晚歸妻子問的第一句話。

嗯,戴了。放心,我害怕生病,只有你才能不戴套內射我哦。

她告訴了我他們見面做了什麼。說他們先去了茶館——網友見面當然如此,而且網上才認識一天。

然後去了ktv ,他們在ktv 擁吻。吻得過於激烈,導致服務生在門口敲門,讓他們不要在包廂內做起來。

然後到了他的家中,然後他粗暴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她央求他,但又堅決地讓他戴上了套,然後他們做愛,她達到了和我結婚後久違的高潮。

在她用語言描述自己達到了高潮的那一剎那,我也射了出來,射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多。

從此,我的妻子開始用她自己的QQ小號不斷約不同的單男出來見面,做愛。當然,每次都會戴套,每次見面她也都會告訴我。

她很聰明,幾句話就能知道對方是不是靠譜,是不是自己能控制的男人,會不會在見面後強姦自己。她總是能成功得到男人的肉棒讓自己滿足,或者得到男人們的禮物。而我,也每每在她的描述中一泄如注。

我們隨後便很少做愛了,她從別處得到了自己的滿足。我也知道她的QQ號,但她並沒有告訴我密碼,我也打不開,不知道這些男人都有誰,聊了什麼。有時候我會去網上搜索她的號碼,一些匿名甚至不匿名的id會在各種社區描述這個號碼的主人,說這個女人是一個多麼騷的騷貨。

我心裡往往輕蔑一笑,還騷貨呢,明明是自己出錢出肉棒,自己被玩了都不知道。

這樣的經歷持續了很久,直到有一天,y 的出現。

y 也是我的妻子在網上勾引到的另一名單男。和其他單男不一樣,y 是一個外國人,而且是一個貨真價實的S.而我的妻子,在做愛時卻是一個徹徹底底的M.

我的妻子英語很好,兩人能夠順暢地交流,而y 也很有耐心,他們沒有見面。妻子應該是要求了很多次的吧?但是都沒有見成。相反,y 不斷地在網上與我的妻子文愛。從此,妻子開始沉迷於手機了。

有一次,妻子像往常一樣為我做好晚飯,我們就開始沉默地用餐,但不久她就放下了筷子,專心地開始打字。再過一會兒,她就忍不住在餐桌旁解開了扣子,一隻手伸進了自己的衣服中,只留另一隻手打字。

伸進衣服中的手從胸部慢慢移動到下面,她隔著褲子插進了自己的小穴中,激烈地動了起來,而另一隻手仍然在打字。同時,妻子口中發出了呻吟,比和我做愛時的呻吟還要更大。

自從大學時我幫妻子指奸以來,妻子從未自己用手指滿足過自己,都是依靠我的。而這次,她在我們夫妻倆的餐桌旁,當著我的面,旁若無人地開始了自慰,似乎我並不存在於她的世界例,似乎這次自慰不當場完成她的慾望就會爆炸。

我目瞪口呆。我明白,這是第一次,妻子遇到了棋高一著的對手。

他到底做了什麼?我的妻子為什麼會如此沉迷於他?我用了一些手段,解開了她的密碼,解讀了他們的聊天記錄。

我的妻子常常會清空聊天記錄,因此我看到的是各種漫遊遷移的記錄合併的結果,並不完整。但就算這樣結果讓我目瞪口呆,y 作為一名老練的s ,已經幾乎完全控制了我的妻子!

他讓她拍攝的所有照片,無論是多麼羞恥,我的妻子都照單全收。有一次,y 讓我的妻子被fisting ,也就是拳交,妻子自己沒有辦法做到這件事情,而y又不肯和她見面,於是就找到了作為工具人的我。

我們做了充分的潤滑後,我給她做了fisting ,將整隻手塞進了她的下面.妻子完全被拳交弄得瘋掉了,但是她仍然沒有忘記讓我拍照片,然後將她的下面被拳交的樣子給主人驗收。拳交結束後,妻子便沉沉睡去,而我在她身邊,自己擼了三次。

有時候,y 又會要求我的妻子在公共場合暴露,或者是在屁眼中插進極粗的肉棒倒模拍下照片。這一切妻子都全盤接受,她作為y 的忠實奴隸,給他發了一張又一張照片,很多照片的資訊合在一起,甚至都能推算出妻子的真實身份了,但她也毫不在乎。

妻子已經陷入了y 的迷網中無法自拔,她唯一渴望的就是見面,讓y 狠狠插入她的身體,釋放她長久以來的慾望。而這一天終於到了。

那天,妻子跟我說,要和y 見面了。

去吧,記得戴套。我像之前那樣說。

妻子沒有回應我好或者不好,她穿上自己最性感的衣服出門了。

那又是一個無眠之夜,妻子第二天早上才回到家。我看著她,知道似乎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妻子什麼話都沒說,直接把我撲倒在床上,脫光了我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快速給我口,讓我變硬。

到底怎麼了?我問她。

她沒有回答,只是坐在了我的身上,讓我的嘴堵住她的嘴,讓我的肉棒堵住了她的小穴——沒有戴套。

今天,她的小穴中有一種特別的滑膩感。我明白了一切。

妻子什麼都沒有說,她知道我懂了,她不斷在我身上起伏。這可能是我們婚後最激烈的一次性愛吧?沒過幾分鐘我就射在了她的身體里。

妻子並沒有拔出,她繼續吻我,繼續在我身上,用很慢很慢的速度抬起臀部,讓我的肉棒在她的蜜穴中略微拔出,再緩緩坐下,就和第一天在我的大學寢室時做的那樣。

妻子用她蜜穴中溫暖的皺褶,混了一些滑膩的液體,一起包裹著我的肉棒。時間相隔還不到五分鐘,我又硬了起來。這可能是我有史以來兩次勃起之間間隔最短的一次。

我們再次做愛,我將妻子粗暴地翻過身來,從後面侵入她。我用力握著她的雙乳,我扯著她的頭髮拉向我,我從後面抓起她的手臂,讓她的上半身懸空,然後用最快地速度抽插她的下面.

妻子浪叫了,我很久沒有聽見她發出這樣的叫聲,可能這些叫聲都給別的男人聽去了。她順從地摺疊自己的身體,張開自己的腿,在我的手掌在她潔白的臀部留下掌印時發出顫抖的嚎叫。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她感覺到了對我的抱歉。

之前每一個男人,不管是一開始的xx,還是後面的各種單男,他們的待遇都比我要晚一些,也要差一些。更重要的是,與這些單男的所有做愛,都戴了套,而y 不一樣。

妻子後來告訴我,到了y 的家中,她就完全順從於y 了,任憑其控制。

y 將妻子綁了起來,像av里那樣,她被懸空地綁起來,懸吊在那個房間的中央。

y 脫下自己的衣服靠近她,肉棒離她的蜜穴只有一厘米。妻子沒法反抗,她只好央求,她央求y 戴上套再與她做,說之後願意為他口交,甚至獻出自己的屁眼處女,但是千萬不要不戴套就做,她害怕懷孕,她不想放棄與我的家庭。

說謊。我在心裡說。當你同意y 把你捆綁起來時,你還有半點談判權嗎?你心中已經準備好了讓y 無套插入你的小穴,甚至已經準備好被內射了吧。

這些話我都沒有說出來,這可能是妻子第一次騙我,但我一點都沒有不開心,我只想激動地繼續聽下去。

後來呢?我問。

y 很耐心,和他在網上讓我妻子陷入瘋狂時一樣耐心。

他慢慢地挑逗她,讓低溫蠟燭燃燒,用蠟燭融化時的熱油流過她的乳頭,讓她尖叫起來。用鞭子抽打我的妻子的臀部,留下一道道紅印。y 用手指,用舌頭,愛撫妻子的每一處敏感部位。他的手指進入妻子的蜜穴,準確地找到那個粗糙的點,緩緩揉動。

我的妻子一次次進入高潮的邊緣,又一次次在y 的控制下退卻。

妻子又開始了央求,此時卻不是央求y 戴上套,而是求他現在就插進來,馬上,不戴套也可以。

一名美艷的女子,全身赤裸,被捆綁得動彈不得只能聽任擺布,而她現在求你插她,這樣的場景,哪一個男人能拒絕呢?

y 能。

他說,不可以,我不會插進來,除非我射在你的裡面。

一秒鐘後,妻子就同意了。

全部射進來吧,快操我,我受不了了——這是妻子的原話。y 雖然是外國人,但是他能聽懂很多中文。他顯然也聽懂了這句話。

後來的情節,我已經記不太清,但似乎也不太重要了。被懸吊起來的妻子,被一個健壯的外國男子一次次地無套插入,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這是第一次妻子將自己完全交給一個陌生的男人,而這一次,我的妻子將這名陌生男人的所有精液全部留在陰道和子宮中,帶著愧疚,回到家中,和她的丈夫,也就是我,做愛了。

和我做愛時,妻子除了發出嚎叫,什麼語言也沒有說,她似乎在把自己當成動物來贖罪,想讓我把她當成一名下賤的物品那樣對待。

在自己的丈夫面前,帶回了別的男人的精液,而背後則是無數次高潮,以及懇求男人內射自己。還有比這更下賤的嗎?也許只有我了吧。

那晚,妻子給我描述了所有的一切,然後她當著我的面,刪除了y.事實上,她把所有約過的單男都刪除了。

她說,她不能再這樣了,原本以為自己能夠控制住,能讓自己保持安全,事實上不行。一個網上並不了解的男人,被他玩弄,被他捆綁、鞭撻,最後求他無套地插入自己,求他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入自己的子宮,回過神來,還有比這更危險的事情嗎?

從那天開始,妻子便停止吃藥,而且我們每天都開始了無套內射。由於y 的存在,每當想起當初的場景,我就忍不住從疲軟中硬起來。這一陣子我的表現特別好。

又過了一個月,妻子的例假沒有如期而至,她懷孕了。從此,她徹底結束了這樣的遊戲。

現在又是6 年過去,我們的孩子已經5 歲了。我們都很幸福。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