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要成為爸爸的秘書 (3) 作者:NTSL(我)

【女友要成為爸爸的秘書】 (3)

作者:NTSL(我) 2021年9月26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小美主動問了啊樹一句話:「女孩的第一次受精,是要給。。爸爸的嘛?」

選擇A:馬上刨根問底,檢查碟片

選擇B:可能 是的,我也不清楚,小美 要不要去問問宇叔?

選擇A:

「新聞播報,經他人舉報,XX集團董事,負責人,宇某因涉嫌濫用麻藥和迷奸,強姦多名女性而被起訴,現已被X市司法機構拘留」

而小美和阿樹在這樣一次波折後走的更親近,婚後還獲得了一堆雙胞胎,婚姻幸福美滿,這件事只是他們婚姻考驗中的一小次波折。

選擇B:

看著迷茫且空洞的小美,阿樹盡然不知道一時如何作答,被父親受精下種,小美一直非常討厭宇叔怎麼會突然提這個。

「唔,可能?我 我也不知道」阿樹被這一問的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阿樹正想要好奇小美為什麼要這麼說準備好好問下,但又突然想起宇叔說過的:「小美好好看完之後,可能也就不會去很遠的地方實習了,你應會開心呢。」

難道是宇叔的特別安排麼,這些人總有些神奇的辦法,但是不會對小美有不良影響吧,為什么小美下體會是濕的,阿樹猶豫了片刻,沒有立刻去檢查碟片,就差這麼半分鐘等到阿樹想要懷疑碟片里的內容的時候。

宇叔的電話打了進來。阿樹接起了電話,小美

「喂,小樹嗎,上次見面忘說了,看完碟片後小美很可能會問奇怪的問題呢,畢竟你是她現在最信任的人」

「是的叔叔,我還在想怎麼回答呢」

「如果知道就說哦,如果不知道就不要回答啦,那些瑜伽動作只是可能放鬆身心讓小美問出心底里可能最好奇的問題罷了,我不問會問具體問題,但是阿樹能告訴我這次的問題和誰有關嗎?畢竟這和小美之後會不會出去實習有關呢。儘量在小美面前說我好話哦」

「唔,唔,和宇叔有關」

「那阿樹,如果和我有關的話,可以讓小美來找我呢,我也不會強求你或者小美來找我解答問題,都看你哦,畢竟現在你是她最信任的人呢。」

正在通話的過程中,小美突然起身迷茫且恍惚的走到PS5前,取出了光碟,並且把兩張光碟掰斷到無法復原的程度,連通盤香的殘渣丟到了直通樓下垃圾堆的垃圾管道里,然後又坐回到了沙發上,而這一切阿樹卻又因為在陽台通話正好都沒有看見。

「好的,叔叔說的我都知道了,我會盡力的」

小美仰著躺在沙發上,用一隻手的手臂擋在自己的眼前。

「不好意思啊小美 剛才有電話」

「唔 沒關係,唔,剛 剛才那個問題,阿,啊樹還沒告訴我呢,唔,唔,女孩 唔,第一的受精 是 是要給爸爸的嗎?」

「唔,我 我確實不確定呢,也許會是真的,我不太了解啦,小美要不要問問宇叔」

「不要!我,我才不要問,問那個爛人呢!」

阿樹長嘆一口氣,慶幸的是小美確實不是心底里想和宇叔發生關係,小美還是很清醒的,但是為什么小美的心底卻又有這個問題呢?阿樹開始好奇的想找影碟,但是卻又找不到。明明自己放進的PS5,可碟片已經不見了。

阿樹正想問碟片去哪裡了,結果卻發現小美已經睡著了。阿樹只能把小美抱回了床上換上睡衣。 自己洗了洗便和小美一起上床睡了。

第二天

起來後,小美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感覺無比的舒暢,看著還在熟睡的阿樹,小美倍感親切,親了親阿樹的臉頰。其實這是因為長期對性的壓抑,畢竟平常連自慰都不做的小美,一次釋放就可以讓小美感覺良好。

但是小美並不記得或者知道自己昨天自慰了,小美也很好奇為什麼昨天上床前的記憶是非常破碎的。

只記得鍛鍊的一開始很痛苦,明明不想鍛鍊了 卻身體跟著鍛鍊下去,然後又很舒服,再接著就是阿樹回來了,和阿樹說了幾句話,然後就是醒來了。

可小美怎麼也記不起來昨天具體鍛鍊了什麼,和阿樹說了什麼話。

只是胸口還有點漲,下體有點微熱。

是阿樹睡覺的時候對自己摸了摸吧~小美這麼想著,這個小可愛可真能忍得住呢,看著熟睡的阿樹,小美越發的覺得自己選對了人,畢竟這麼幾年,阿樹對自己一直分寸把握的非常到位,都沒做過任何違背諾言越線的事情,說好的結婚後再發生關係,幾遍阿樹的下體反應強烈,都沒有打破。

而當代婚姻里,能遵守諾言已經是一件極度奢侈的事情了。

小美的兩個父親,一個拋棄了自己和母親,一個雖然養育了自己,但是卻也是背棄婚姻的關係,肆無忌憚的風花雪月,甚至想要對自己伸出魔爪。

母親也在自己剛讀上大學的時候,在外國因為意外,已經與世長辭。所以身邊能有阿樹陪伴,讓小美感覺倍感欣慰。

看著阿樹熟睡的面容,小美突然想起來昨天的碟片好像真的很有放送的效果,但是卻完全想不起來是什麼。便開始回到客廳找影碟,可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

這時候阿樹起床了,

「阿樹~起床啦~」小美熱情且溫柔的問候了阿樹,畢竟昨天阿樹為自己考慮了那麼多今天才能感覺這麼輕鬆。

「昨天的瑜伽碟很有用呢,阿樹選的真棒!但是我突然想不起來在哪裡了,阿樹是在外面買的嗎,把網購地址給我,我自己花錢買啦~親愛的費心了呢~」

剛睜開眼不久的阿樹,原本正準備開口問小美昨天碟片去哪裡了,可現在這樣的狀態明顯的是小美不知道,畢竟小美不會對阿樹撒謊,至少現在不會。

阿樹此刻該怎麼做:

A: 因為感覺昨天小美像被下了麻藥一樣,這個都記不得了,可能有問題,所以告訴小美:這個碟片可能是絕版的哦,可能就買不到了哦,我們再好好找找?

B: 和小美說不用擔心,自己會去搞定,小美在家等著就行。然後之後聯繫宇叔。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