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絲影(第一部 伊人春來) (7) 作者:迷使

.

【千江絲影(第一部 伊人春來)】

作者:迷使2021-9-26首發:春滿四合院

之七

小胖把那日採集來的草藥送去布羅坊回來後,帶來不好的消息。

首先布羅坊遭竊了。就如小雅小莉所言,那三大淫男武功高強,根本防不勝防。加上莫天問天下第一美男的名聲,布羅坊上下根本無心抓他,人人只想一睹他的廬山真面目。結果就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所產的天下第一絲被三人盜走。

其次是小雅小莉的遭遇。布羅坊主人徐常春得知她們打不過我,還掛了彩,勃然大怒。當下不讓她們再出來暴力討債,關起門來只當自己的女僕性奴。這其實不能怪她們,本來能打得過我的人就少之又少。她們會落敗一點也不意外。

小胖去時待遇也受到一百八十度的改變。不但把他奉為上賓,還叫小雅小莉伺候他。典型的欺善怕惡。我最喜歡就是教訓這樣的人。不過我更擔心的是小雅小莉的安危。我多多少少對自己沒有收她們為徒而感到內疚。

「她們還好嗎?」我問剛回來跟我說明布羅坊狀況的小胖。

「很意外,她們的女裝扮相都很好看哩。」

我的額頭上又三條線了。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指她們的身心狀況。」

「身心狀況?……在玩的時候,我覺得小莉很投入,小雅很迷人……」

「梁小胖!你腦袋裡就只有這個嗎?雖然這邊制度允許你這樣亂搞,並不代表我喜歡聽這些好嗎?」

「你生氣啦?」最叫人生氣的是他居然不明白你為何生氣。他只是去白嫖,又沒有納妾,所以玩得很理所當然。相當令人啞口無言。

「好,那我問你。今天我跟別的男人上床,你會如何反應?」

「如果事先知會我,我會問你玩得如何?盡不盡興?如果沒有,我就會緊張你是否要認他做主人而不要我了。」他回答得很自然。

「你在布羅坊跟小雅小莉上床,就沒通知我呀!」

「對方主人招待,我是男人逢場作戲,為何要先知會你?又怎麼先知會你?況且我若真喜歡上了,招來也是做小的,不會跟你爭位的。而且我也一定會先徵得你的同意。這些都還是徐常春大人願意割愛,我的經濟能力可以擔得起的前提下……小美呀,你根本不需要擔心呀!」

「那你……喜歡小雅小莉嗎?」我弱弱地問著。經他一說,好像我的醋意全都站不住腳了。

「喜歡?……」小胖笑了起來:「我喜歡任何女子都比不上跟你分分秒秒在一起的重要。」

「你就是一張嘴,甜死人不賠命。」我低下頭去,醋意就消了。呵呵,梁晨美呀,你真的好好哄喔!

「這是實話呀!」小胖伸手把玩我脖子上的戒指項鍊:「我又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走,我當然會珍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呀!」

喔,小胖……

我不自主地就倒在他的懷裡。他實在不高,我必須屈膝拗頸,才勉強有小鳥依人的模樣。可是小胖,你知道嗎?女人就是這樣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就算你不高不帥,一窮二白。一旦認定了,粗茶淡飯,也很溫暖。

東傑,告訴我該怎麼辦呀?我是來這邊救你的,小胖和我還不是同一時空下的人,我怎麼會忽然變得如此迷惘呢……

「主人……」要我一輩子喊他主人,我好像也願意了。

「我知道啦,你是在關心小雅小莉。」我從他懷裡出來後他說:「我其實是不知道的。跟她們玩的時候,她們已經被下藥了。」

「被下藥?」我毛髮直豎起來。

小胖點頭道:「『迷淫香』。這成分很奇怪,少量的時候會引人入睡。你在床上療傷時,我都是用它讓你多休息的。可是多量起來,會讓人心思迷亂,淫蕩瘋狂。小雅小莉是徐大人的女人,照理來說幫主人招待客人是天經地義,不需要用藥物來控制才對……這可能說明了一件事。」

「什麼事?」

「徐大人可能對她們強暴霸凌,逼迫她們做一些違背心意的事。長久下來,她們就失去侍奉主人的熱誠了。這在布羅坊已經不是新聞了。」

「你也很殘忍,她們被下藥你還上她們……」

「那你要我如何?拒絕徐大人的邀請,那是對布羅坊的不敬呀!我們還要做生意。而且,女子被下藥後的淫亂媚態,很少有男生把持得住……對不起啦!至少她們醒來後,不會記得這許多的。」

我自己曾經就被迷奸過,被老爸的仇家下的藥。

他跟老爸翻臉前,是看著我長大的一位大叔。我壓根就沒想過他會對我做出這種事。我的確不記得什麼細節了,可是對那迷亂興奮的感覺是有印象的。越有印象就越悲憤。怎麼身體不能自主呢?怎麼會做出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還會如此興奮。然後就覺得自己很無恥,性事很骯髒。

老爸從頭到尾否認有發生過這件事。他想保護我,可是我很清楚。這陰霾跟著我好一陣子,走不出來。於是我一頭栽進武學的世界,埋首苦練,不問世事。直到遇到了東傑,我才慢慢開始重新接納異性。東傑……有他的魔力,我到後來甚至沉迷性愛,跟很多男人上床,直到變成他的女友為止。

「答應我,不要再去侵犯被下藥的女生了,知道嗎?」我很嚴肅地說。

小胖點點頭,見我嚴肅的態度,不敢說不。

「等一等,你說我在療傷時你對我用的藥也是『迷淫香』。那是不是我也被你……」

「那時我只一心想把你醫好,沒有其他的想法。對耶!我應該下重手,反正那幾天你也是昏昏睡睡的,沒有甚麼差別。」

「梁小胖!」他馬上把我的忠告當耳邊風,氣得我七竅生煙。上一刻還跟他纏綿悱惻,下一秒就恨不得揍死他。唉!男人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生物,怎樣的一種存在呀!

「小美,開玩笑的啦!你這個樣子,沒人敢對你怎樣的。」這回換他嚴肅下來:「其實我還有另一件事要跟你商量。」

「什麼事啊?」我沒好氣地問。

「孫老闆發出邀請了,今天跟他和夫人家庭聚會……你可以嗎?」

「聚餐嗎?可以呀。」我直覺上跟上回婚禮……結拜的場合沒有什麼不同,就兩家人坐下來吃飯而已。

「真的嗎?」

「不過就吃頓飯,有什麼不可以的。」需要這麼慎重嗎?

「家庭聚會,重要的是餘興節目……」

「餘興節目?什麼節目啊?」

「就是……家庭成員的床上遊戲。」

我呆望著小胖,下巴差點沒撞到地上。

「不要告訴我……這也是千江國的習俗。」

小胖點頭道:「一般就是主人間彼此聯絡,妻子只有配合的分。是很普通很一般家庭間聯絡感情的約會。我知道你那邊的習俗可能會讓你不適應,所以就先跟你商量一下。」

「可是你已經答應了?」

「他是我老闆,我很難拒絕的。」小胖說:「如果你真的有困難,我就想辦法找藉口……只是,逃得了這次,逃不了下次的。因為你的不出席,我們得謝罪得請回去的。」

「這哪是在跟我商量。這只是在知會我而已嘛!」我快瘋了。

小胖沉默了一下,才說:「真的行不通的話,我可以跟你離開這裡,找個地方隱姓埋名,就不用理這些世俗的場合了。真正鄉下農村,事多人忙,不會有人在乎有沒有家庭聚會聯絡感情的。」

「可是孫老闆是你的救命恩人。」

「是啊。」

「我不出席會讓你顏面盡失。」

「那又如何?」

「離開這裡……我終究還是會走的。」我很不願意說這個,我知道他會痛。現在連我都有點……

「喔……我幾乎忘了這個。」小胖忽然就不洒脫了,不過他隨即又眉開眼笑地說:「那也無妨,那怕多那麼一丁點無憂無慮的快活時光也好。」

我搖頭嘆道:「你還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哩。」

「說笑的。我再想想法子好了。」小胖憨憨地摸摸頭。

一想到孫老闆那副腦滿腸肥的模樣就覺得噁心……

「多帶些『迷淫香』吧。」

「什麼?」

「如果我在孫老闆面前表現不好,就乾脆迷昏我算了。」

「可是你剛才才說千萬不要去姦淫被下藥的女生……」

「看情況啦。如果我是自願的,那就是例外。」我無奈地說。

***** ***** ***** *****

我又穿回那晚跟小胖成親時的裝扮:交襟的粉色上衣,紅色齊腰裙,和紅色的繡花鞋。此外,還加上一件對襟的薄紗外衫,增添一點性感的訊息。內里則是紅色的絲綢內兜和杏黃色的腿絲。最後加上一雙紅色的繡花鞋。所不同的是,這回我有自己的服裝,尺寸不會再小一號了。

單就家庭聚會這件事,無疑是男權至上的產物。女子是被當作交流的貨品。只是因為這裡文化制度就是如此,所以大家都不以為意,弄到後來只有我一個人在大驚小怪,要小胖來遷就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可能要他來遷就我。只是……唉!我非常需要思想教育,文化再造,把當女僕性奴習以為常……

一邊為自己化妝,一邊為晚上的事發愁時,鞏馨敲門進來了。

「我來看看你打扮得如何?」鞏馨道:「你的頭髮短,順便幫你看看如何結辮。晚上的聚會是不需要盤發的。」

呃?頭髮短……我的頭髮披肩,不過在這裡的尺度是短的。因為這裡不論男女頭髮都是及腰的。我的波浪卷髮可是走在流行的前端,只是在這裡會被說成披頭散髮、不倫不類。

鞏馨好像魔術師一樣,我的頭髮被她編了兩條辮子後,忽然就變得服服貼貼的。她不知用了什麼藥水,幫我梳理一番後,末端的卷翹竟朝同一個方向內捲起來,看起來柔順整齊了許多。

「看你愁眉苦臉的模樣,是不願意服侍我家主人嗎?」不是鞏馨會察言觀色而是我的喜怒常形於色。

「我真的很不習慣這裡……」我老實說:「我才跟主人結拜,就跟你偷情,然後現在又要去服侍你的主人……真的好亂喔!」

「偷情?這裡沒人會管女生跟女生在一起怎樣啦。」鞏馨笑道:「我們平時服侍主人盡心盡力,女子結伴釋放壓力,不會有人說話的。」

原來這裡是允許同性戀的……我好奇地追問道:「如果主人找主人呢?」

「那不一樣呀。那是公然的侵門踏戶,是要被當眾問斬的。」

「這麼嚴重啊?」我嚇了一跳。

「是啊,你想想看。主人平時玩我們,現在一個主人去玩另一個主人,那豈不是把另一個主人當我們在看待?這是大逆不道,天理難容啊!」

我現在終於明白陶君寶為什麼自己不能來救東傑了。可是他只要隱藏的好,不會有人知道的,不是嗎?

想太遠了,還是關心自己吧。我嘆了口氣:「我知道你跟我家主人有一腿,可是這不代表我會喜歡你家主人呀,我得守住對自家主人的忠貞,不是嗎?」

「喜歡?」鞏馨不解道:「你是去伺候我家主人,這跟喜不喜歡有什麼關係呢?況且,是我們兩家的主人彼此同意的,你不去伺候,才是不忠哩……小美姊你不是現在都穿著內兜與腿絲了嗎?難道不會隨時隨地想被招喚嗎?」

「是會想……可是應該只會想被自家主人招喚吧?」

「呵呵,這也不能怪你。小胖是名器,難怪你會看不上其他男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感覺有點雞同鴨講:「我是說當初你會選擇孫老闆做你的主人是因為愛上他的吧?」

「是愛他呀。所以他要我服侍誰,我就照做。哎呀!我知道啦,雖然被招喚去服侍,可是不見得自己會享受到真正想要的……沒關係,有我在。寂寞難耐時可以來找我。我們可以盡情娛樂一些主人招喚不到的東西。」

我大致理解了,可是能不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你還是想不開,聚會時我會幫你的。男人其實很好打發,你表現得越無腦,越只想被招喚,他們就會很滿足了。」

唉!就是女僕性奴的意思……

鞏馨嘆道:「我一開始跟你一樣,對主人也充滿了幻想。現在看開了。這關係中其實也沒別的,就是他供你吃住,保你安全;你供他招喚,聽他使喚,如此而已。想想什麼粗活都不用干,也值了。」

我忽然打算回去以後,去應徵一下什麼健身房教練之類的。當武館教頭可能會嚇跑男生,但是女生如果經濟不能獨立自主,實在太悲哀了。

東傑,江丞相,快帶我回家吧……

***** ***** ***** *****

我跟鞏馨兩人像門神一樣地一邊一個地站在飯廳門口。小胖和孫老闆一進來我們便同時挽手下蹲行腰禮:「主人晚上好,一天辛苦了。」這場景我已經不陌生了,有點像餐廳或店面門口的女服務員說「您好,歡迎光臨。」之類的。

然後等小胖和孫老闆入座後,我便跟鞏馨才尾隨上桌,乖乖地站到各自主人的身後。

「那麼,小胖兄,請。」孫老闆等我們站妥後才開口。

「孫老闆,請。」

主人們一喊開動,鞏馨開始為孫老闆盛飯。我也為恭敬地小胖盛飯。

「主人請用膳。」鞏馨盛完飯後對孫老闆說。

「主人請用膳。」我也對小胖說。

「小馨(小美),辛苦了。」他們同時對我們說,才開始動筷子。

挖靠!不過就吃頓飯而已,幹嘛搞得這麼累呀?雖然已經是第二次了,我心底仍是犯嘀咕。

然後呢,跟上回一模一樣。兩人都不吃飯,你敬我呀我敬你的,拚命喝酒。我根本也懶得提起筷子了,就把酒壺拿在手中待命。先等他們把場面話全都交代完後再說。這邊的人很不幹脆,酒杯一點點小,半口都不到。加上酒壺設計的很難拿捏重心,害我倒酒倒到手酸。

孫老闆首先表揚小胖把該向布羅坊補齊的貨全補齊了,又稱讚我幫鞏馨照顧『毓馨酒館』照顧得很好。鞏馨和小胖顯然沒有把山上和酒館發生過的事告訴孫老闆。而小胖則盛讚孫老闆是全天下最好的老闆……

有夠噁心的。

他們嘴上說些垃圾恭維話,眼睛也沒有閒著。小胖一直死盯鞏馨的雙峰。我也懶得吃醋了。孫老闆則是……我在桌面以上的部分全被他打量過了。其實孫老闆就是個典型的生意人,人本身不壞。他的色迷心竅在這裡反正是男生的特權。我除了入境隨俗也無他法。我只是純粹不爽他的模樣而已。

「我有想去開拓西域……」孫老闆若有所思地對著我說:「千江國的絲綢堪稱世上一絕,若能賣到外國去,揚名千里,我或有可能歷史留名。」

你要去西域做生意就去嘛,對著我說做啥?我又不是那邊來的……

不過他後面的幾句話,讓我對他改觀了。他其實很有想法,也有些志氣。只是他的外表太惹人厭了。這樣吧,你如果雇我做健身教練,我或許可以幫你改頭換面一下……

不知不覺中,晚餐吃完了,茶果點心也上了。我要變成女僕性奴的命運時刻也即將到來。這兩個不中用的男人,我可以隨便手劈一下就讓他們倒下一整晚。然後跟鞏馨無憂無慮地自找樂子去……我該不該這樣做呢?

孫老闆跟小胖兩人笨手笨腳地移開飯桌,在地上鋪上草蓆和棉墊。孫府是下絲府城外的第一大戶,可是實際面積並不大,總共也只有這一廳室,其他全是廂房。所以做飯廳、客廳不同用途時,都得挪移家具。

不多時,他們騰出的中央空地鋪上了四大片的草蓆加棉墊。鞏馨則去把周圍的門窗都關上,不讓下人進來。然後我們四人都上去了這張超大的「床鋪」。

小時候去鄉下找外婆的時候,外婆家的三合院裡就有這樣的大床鋪。我跟附近的小朋友在上面追逐嬉戲打枕頭仗,好不快樂呀!

「為什麼沒有枕頭呢?」我回憶回憶,便脫口而出。

小胖、孫老闆,和鞏馨同時望向我來。好像我發布了一則非常嚴重的消息。

「這未嘗不是好主意。」孫老闆率先開口:「拿幾個枕頭來吧。」

鞏馨於是回房拿了幾個枕頭過來。我拿到枕頭就往小胖砸去,小胖完全不知閃躲,被枕頭打到後愣愣地問:「小美,你這是在做什麼?」

「就……枕頭仗……沒打過嗎?」我一開口,眾人又往我這邊看來,好像在看外星人一樣。

「別鬧了,可以嗎?」小胖知道我不想服侍孫老闆,只是弱弱地建議著:「如果你準備好了,就請你露出你的絲腿給老闆欣賞。」

「知道啦!」等眾人都坐在床上後,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拉起裙襬。上床之前大家已經把鞋子脫了。

「哇,百聞不如一見。早就一直聽小胖誇你的絕世美腿……喔~~」我一掀開裙襬,孫老闆的口水就快流了下來。然而我才露出小腿而已,孫老闆忽然就皺起眉頭來。

「小胖呀,不要告訴我你結拜當晚才看過小美的絲腿。」

「怎麼啦?老闆,您不滿意嗎?」小胖正準備跟鞏馨打情罵俏,聽到老闆叫喚,便馬上打住過來關切。

「這……是你口中的絕美絲腿?」孫老闆指著我小腿上的刀疤,顫抖著說:「怎麼會有這樣破壞美感的東西呢?」

我應該很生氣的,翻臉就走人,如果照我的脾氣。可是那沒由來頭的自卑,立刻將我牢牢壟罩起來。我只是默然呆坐,不發一語。

「啊……我還沒問過哩。這是怎樣的過去呢?」小胖捧起我的腿,撫摸著我的傷疤。他用唇語安慰我,要我別跟孫老闆計較。

「就是……刀傷。」我連一絲絲想要服侍孫老闆的意願都沒有了。

「小美,你有欺瞞小胖嗎?」孫老闆仍在咄咄逼人,不過又隨即嘆道:「這麼漂亮的一雙腿,真是可惜了……」

他這句話,像把利刃,狠狠插在我的胸口。我腦海頓時掠過東傑時不時閃過懊惱悔恨的模樣,到後來我竟害怕露腿而違逆他不肯穿著絲襪裙裝,到後來他不加掩飾地去找絲腿辣妹,到後來我們分手……

「美妹,我就是跨不過去。人總是有堅持完美的那一點,以便去容忍那些不怎麼堅持的缺陷。如果你婚後才有這傷,也許我會放棄堅持。可是現在……我就是跨不過去啊。」有一回他對我這樣說。我當耳邊風。

然後他用我拳腳太好,太容易壓過男生的爛理由跟我分手。我竟也傻傻地接受了。我在武館上班多年,他難道一點想像能力都沒有嗎?非得親眼看見……

東傑,找到絕世無雙的完美玉腿了嗎?那個她……其他可以容忍的缺陷有比我多嗎?

「倒是沒有。」鞏馨忽然插話進來:「小美姊在昏迷時,小胖就有照顧她全身了,絕對不會不知情的。」

「小胖,不是我要說你。這樣你還……咦?」孫老闆話說到一半和鞏馨一起愣住了。

小胖從後頭緊緊環抱著我,口中不斷地重複:「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小美,請你原諒所有千江國的男人。我完全忘了這件事,因為我根本不在乎……你說的對,這家庭聚會本就不該來的。」

「別這樣,讓人家看笑話。」我一把推開他。內心是很激動,可是外表卻很冷靜。我是很倔強的,當下對孫老闆作揖說:「沒有滿足到您的要求,掃了您的興致,是小美不對。不過小美有很多絕活,如果孫老闆不嫌棄的話……」

孫老闆正要回話,被鞏馨打岔:「等一下,我有個主意。你們等我一下。」她回房去拿了雙白色布靴過來:「還是新的,我都沒用著。不過我的尺寸比你小一點,可能要把腳趾蜷縮起來才穿得下去。」

我套上她的白布靴,這雙靴子不長不短,仍有半條小腿露在外頭,不過剛好擋過我傷疤所在位置。

「妙呀!這樣一來又賞心悅目起來。誰說不能穿鞋子上床呢!」孫老闆甚是歡喜:「還是我們家小馨聰明……好了,小美。你有什麼絕活呢?」有夠絕的!只要遮住了就沒事,眼不見為凈,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

可是穿襪子不會更方便嗎?……這裡有襪子嗎?

「你可以幫孫老闆口交呀!」小胖在一旁提議著,我白了他一眼。

「口交是什麼?」孫老闆一臉疑惑。

「就是讓小美用口玩你的那個……很舒服的!」

「啥?你讓她玩?……你們之間到底誰是主人呀!」孫老闆更疑惑了。他望望鞏馨,鞏馨聳聳肩,搖頭笑道:「你們可真是一對很特別的夫妻哩!」

我和小胖相視而笑。好樣的,小胖!竟然把老娘推去幫別的男人口交,的確是很特殊的一對夫妻……回去以後有你受的!

看得出孫老闆在做思想鬥爭,他很想嘗試,可是又拉不下當主人的臉。哪有主人被女人玩弄的?玩弄女人才是王道啊!看著他掙扎的模樣,我這下明白為何這裡沒有口交這件事了。

「不如這樣吧,我們一起同登仙境如何?」孫老闆建議道:「今天我們就玩得盡興……小馨,去把『迷淫香』拿過來吧。」

「不用麻煩了。我這邊有。」小胖阻止鞏馨再度起身,從自己的腰帶上取下一個小錦囊。

「你還隨身攜帶呀!真有你的。」孫老闆不可思議地說。

小胖只是摸摸頭,尷尷尬尬地望著我。

於是我們一個接著一個,開始吸食『迷淫香』……

…… ……

***** ***** ***** *****

我覺得很想睡,可是並沒有真正的睡著。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搖搖晃晃起來。草蓆鋪成的大床忽然變成在海上漂流的大橡皮艇,載著我們四人載浮載沉,不知要漂流到哪裡去。

孫老闆不見了,橡皮艇中是有一個胖子沒錯……居然是陶君寶!

「君寶,你怎麼變成這麼胖呀?」我驚訝地說。

「君寶?西域神女,你認錯人了,我是孫毓書呀!」陶君寶否認道。

「孫毓書?……不可能!那個死胖子沒你帥,他的五官是不差,不過得先瘦下來再說……不像你,胖成這樣,居然還能這麼帥……」

『啪!』的忽然一陣浪花襲來,就把我推倒在陶君寶的懷裡。

「好好好……西域神女,你說我是陶君寶,我便是陶君寶。」這位胖君寶的肚皮很像保溫枕頭般的柔軟舒適:「我說西域神女呀,你可以帶我去西域走一趟嗎?我好想把這裡的絲綢賣出去……原料上好,可是成品就是做不過上絲府。賣到國外可能更有賺頭。」

「國外?全天下就千江一國,國外是哪裡呀?」忽然有一個人從兩塊肉球堆中爬了出來。那肉球頂上還有顆棒球,他轉了轉棒球,肉球便發出『咯咯』的笑聲。爬出來的那人好眼熟,好像在那裡救過我一命……

他是不是叫小胖?可是比起胖君寶,他一點也不胖哩……他跟陶君寶比起來就像是癩蛤蟆跟天鵝的關係。可是不知怎麼地,我對他的出現隱隱心動著。

「你如果要去西域做生意,我不會跟的,我要去找莫天問。」忽然那兩塊肉球說話了,嚇了我一跳。

「不跟就不跟,誰稀罕呀!」胖君寶賭氣道:「我若揚名立萬回來,到時候別哭著回來找我。」

「最好是。」那兩塊肉球回嗆道:「反正這酒館老闆娘我也當膩了,你要遠走高飛,分道揚鑣,我是求之不得。」

「枉費我平時如此疼你!」胖君寶氣急敗壞地說。

「你是疼我還是我胸口這兩塊肉球?」

眼看他們越吵越烈,我趕緊打圓場:「肉球妹,陶君寶其實就是莫天問。你想去找的莫天問就在眼前……只是變得有點胖而已。」

「別理會她。」胖君寶開始調戲我:「西域神女,早就耳聞你的一雙美腿,她的肉球只能吸引那些看不到絲腿的無聊男子而已……你讓我看看好嗎?」

「君寶,你不是不喜歡女生的嗎?」陶君寶想要上我,我當然很開心。可是他畢竟是同志,這樣的轉變有些戲劇化……

「我怎麼會不喜歡女生呢?」胖君寶伸手強拉我的裙子:「我是孫毓書,不許你叫我陶君寶了。」

胖君寶好像生氣了,我乾脆把裙子脫掉,讓他一次看個夠:「好啦,毓書乖乖不要鬧喔!」我認真看了一眼,他確實沒有君寶帥。好吧,他要做孫毓書我也沒差。

「哇!真的好美喔!」孫毓書見了我的絲腿大叫起來:「可是為什麼穿著靴子呢?」風浪太大,他聲音有些不穩。

「因為……這裡面有個秘密。」我忽然想捉弄他。

「什麼秘密?」他好奇地問。

「我想要遺忘的事。」

「你想要遺忘什麼?」

「是誰的心啊,孤單的留下。他還好嗎?我多想愛他。拿永恆的淚,凝固的一句話,也許可能蒸發。」我輕聲地唱。《注一》

「這是什麼意思呀?」孫毓書完全不解。

「是誰的愛啊,比淚水堅強。輕聲呼喚,就讓我融化。每一滴雨水,演化成我翅膀,向著我愛的人,追吧。」那個叫小胖的男人,忽然又從肉球山中爬了出來,輕輕哼著與我對唱。

「聽不懂啦!」孫毓書嚷著就要過來脫掉我的靴子。我跟他在拉扯之間,他觸碰到好幾次我的絲腿。我馬上就慾火焚身了。

「喔……」

「怎麼啦?西域神女……」

「我好像被招喚了……」我自己去摸絲腿,沒想到這個動作也把孫毓書的慾火給燃了起來。

喔……孫毓書,陶君寶,誰都好……

「欸,西域神女。你們那邊女子是可以玩主人的嗎?」他忽然好奇的問。

「看你怎麼定義玩啦。」我說:「女生是喜歡被調情啦,可是不是被玩弄。大部分的女生也許不愛玩弄男人的身體,可是我是例外,嘻。」

「你剛才說的口交,是怎麼一回事?」

「我可以做給你看。」我看他越來越不像陶君寶,有點沒興致了。只不過現在我的「性」趣高亢,誰的小弟弟能硬起來都好。

於是他把褲子脫了,掏出他的小弟弟來。

嗯……不怎麼起眼哩。他的肚皮太大,大腿太粗,上下一夾,下體的部分被壓縮到快要沒有空間了。我勉為其難地去摸了摸他的陽具。

「喔喔……哈哈……好奇妙的感覺喔!」他馬上興奮地大叫起來。

超有成就感的!

「你躺下來,好好享受就行了。」我建議他,他馬上乖乖照做了。

於是我趴跪在他的雙腿間,手口並用地愛撫著他的陽具。他的肚皮和大腿的阻礙實在太大了,我的頭很難塞得進去。所幸他以前從未被女生觸摸過,自己興奮就勃起了。並不需要我太費心力。

可是我很沒勁呀!

我的屁股翹個半天高,很想被人……

忽然想起同船上還有另一個叫小胖的男人……

「老公!」我大喊著。

在兩大半肉球山後頭突然伸出一顆頭:「娘子,你找我?」

「我好沒勁喔,你進來一下可以嗎?」我對他撒嬌,又搖搖我的美尻。

「非常樂意。」他馬上從山後頭爬過來,跪到我的正後方。然後他伸出手指去摸我內兜丁字褲襠的那個凸點。摸到後就沒命地壓了幾下。

「喔喔……啊啊……啊啊~~」

我全身顫抖了幾下,就感到下面全濕了。

「我要進來了。」他知會了我一聲,便拉開丁字絲結,掰開我的股溝……

喔喔~~超……硬……的……

我的陰道瞬間被塞爆。整個人的心靈像是被抽空般地全沒了想法。只是呆呆地期待著他的抽插。

他一開始抽送,就有源源不斷地快感傳輸過來……

呵呵,好爽喔!

「老公……嗯嗯……啊啊……你怎麼這麼勇猛,我什麼都沒做,你就如此這般地粗硬……」

「老公?……呵呵,娘子啊,你根本不必做什麼,只要絲腿一露,美尻一翹我就沒轍了。」他的力道剛好,因為很粗硬,所以簡簡單單地,我就銷魂了。

呵呵,來勁了。於是隨著他抽插的頻率,我開始賣力地為眼前這位大胖兄吞吐他的肉棒。

「喔喔~~好像跟真的在做一樣……」他爽到不斷鬼叫。忽然兩塊肉球來到他的面前。我這才發現肉球的主人是一名長得極為標緻的女子。

「這不公平。你們三人玩在一起,那我呢?」她抗議著:「我剛才費了好大的氣力取悅你的主人,他卻把幸福都送給了你……」

「呵呵……小星星,跟我一起去闖西域吧,有我照顧你。」孫毓書伸手就去蹂躪她的半球。

「剛才已經被揉捏的很多了,現在我要這個。」那名叫小星星的女子推開了孫毓書的手,一腿跨到他的頭上,陰戶大開地索求他的吻舔。

就這樣,孫胖子舔吻著小星星,我吞吐著孫胖子,老公在後頭抽送著。我們四人在這橡皮艇上同舟共濟……

「啊啊……啊啊!!~~」忽然小星星就潮吹了。噴得孫胖子滿臉都是。

孫胖子撇頭推開小星星,小星星到一旁自慰去了。

「我要來真的……我快不行了。」孫胖子拔出我的頭,對著老公吼叫道。

「好的,老闆……」那個叫老公的男人便從我體內拔槍出來。我哪肯罷休,回頭就要抓住他的陽具要他重新進來。哪知我一握住他的陰莖,他就射了……

噴得我滿臉都是。

我好失落地看著他,他只是淡淡地道:「讓老闆繼續吧。」

孫胖子叫老闆?我還沒細想,就被孫胖子壓著跪趴在他前頭,然後他就進來了……

嗯嗯……喔喔……咦?

是有一點點感覺啦。只是他的又細又軟,跟剛才的落差太大。

他的肚皮撞擊在我的臀部上,感覺得出來他很賣命。為了讓他有點自信,我配合著嗯嗯啊啊地叫床著。

不一會兒的工夫,他就射了。

「呼,玩得好開心喔!」他顯然很開心。

我對他莞爾。唉!你們三人都高潮了,我是白來了……雖然堆積的快感還沒散去,但是就我一人未抵仙境……

說時遲,那時快。小星星就往我身上撲來,然後就一股腦地拚命舔吻著我的陰戶……

「喔喔……啊啊……啊啊!!~~」

我在她凌厲的攻勢下,很快就被推進仙境之中。

…… ……

***** ***** ***** *****

我們四人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發獃。

潮水退去。橡皮艇早已上岸。剛才的混戰只有短短數分鐘,卻搞得人仰馬翻精疲力盡的。

『迷淫香』確實不能隨便服用,剛才還真錯覺孫毓書有些俊美呢……嗯?我心裡不再叫他孫老闆而直接叫他的名諱了……

不過另一方面,我還挺喜歡『迷淫香』的。它沒有副作用,也不會昏睡到隔天。在迷幻的過程中,雖然有很多幻想,最起碼你是掌控自主的,而非完全任人宰割。

「所以……我不如你家主人嗎?」孫毓書就躺在我的身旁。

「你呀……減減肥吧。」我嫣然笑道:「不但能增添幾分帥氣,在床上的表現也會好些。」

「減肥?……是瘦下來的意思嗎?」他眨眼問道。

我點點頭:「沒別的竅門,就少吃多動而已。你若找不著門道,我可以幫你的。」

小胖在我的另一旁笑道:「今天的家庭聚會看是成功了。」

「是啊,現在是孫梁兩家親了。」鞏馨也附和著。

我們四人不約而同地開懷大笑起來。

「那……要結束了嗎?」孫毓書詢問大家。

「還不行。」我否決道:「難得你們兩個卸下主人的面具,我要好好地教訓你們。」

「小美,別玩過頭啊!」小胖很怕我會得罪孫毓書。

小胖……他在橡皮艇上雖然失去了主人的身份,可是我仍叫他老公……

「沒關係的。」孫毓書心情很好:「好吧,小美。在我們重新戴回主人的面具前,你還有什麼怨氣要發泄的?」

「這麼美好的夜晚,不做這事太可惜了……」

我腳邊勾起一個枕頭,用腳夾起送到手邊。孫毓書還在對我微笑,我就直接把枕頭往他臉上扔。

「你這是……」孫毓書被擊坐起,不解地看著我。這邊的枕頭跟我看的古裝片不一樣,不是一小塊硬硬的。更像我原本就常睡的鬆鬆軟軟的現代枕頭。即便如此,我跟孫毓書距離太近,他被我打在臉上,還是有些疼痛。

「枕頭仗。」我宣布道:「大家各自為陣,規則只有一個,就是拿枕頭當武器。一直打到有人投降為止。」

「唉喲!」我才說完,就看到小胖丟了一個到鞏馨的頭上。鞏馨驚訝地看著小胖,小胖則對她傻笑:「好像還挺好玩的。」

現在四個人都坐了起來,戰爭一觸即發……

很有默契地,四人同時開始搶枕頭,互相攻擊,一片混亂……

哈哈,這才叫真正的聯絡感情嘛……唉喲!誰!小胖,是你嗎?!

【未完待續】

《注一》月牙灣歌詞節選‧飛兒樂團‧二00七年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