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母之道 (11 續1) 作者:汐

.

【推母之道】

作者:汐發表於SIS001

-------------------------------

(第十一章 續1)雨夜

還好媽媽扎了一個丸子頭,不然這頭髮鐵定會垂到骯髒的積水裡去。

積水給我腿上的阻力比我預想的還要大。雖說媽媽並不胖,但這樣一邊公主抱著她,一邊努力向前走著還是挺吃力的。不過即使如此,我臉上也必須保持非常平靜的樣子,不然媽媽可能會執意要下來了。

「是不是很累?這路還挺長的。」媽媽的聲音忽然溫柔了起來。

「沒有的事,你看我有勁的很。媽你是不是嫌我走的不夠快?我是怕走快了,濺起的水花打濕你衣服。」我強作平靜的說道,實際上我很想張嘴喘氣。

「呵呵。你就別裝了,我是你媽,你累不累我還看不出來?是不是覺得媽太重了?」媽媽看著我,溫柔地笑了一聲,打趣道。

「那怎麼會,媽你一點也不重。我也真的沒那麼累,最近晨練運動那麼多,比起以前我的體力已經好很多了。別說媽你一個了,再多一個我也抱得起。」見媽媽這麼說,我反而更來了力氣,將她抱得更高了些,因為我可不想被媽媽看扁了。

「喲,抱媽一個還不夠,還要再抱一個是吧?你可是真的有志向啊周文豪。」媽媽不知是氣還是笑地對我啐道。

「沒有沒有,哪能啊。有媽媽就夠了,不需要再抱其他人。」我連忙矢口否認。

「快得了得了,這話越聽越覺得奇怪。你愛抱誰抱誰去,這個李老師啊那個張醫生啊愛誰誰,我也懶得知道。反正你媽我的話,才不會給你抱,這次是意外情況,絕對不會有下次。」媽媽笑罵道。整個氣氛變得輕鬆了許多。

「哪有什麼老師醫生的。」我撇過頭去,輕聲否認道,我自己都感覺我這是有多心虛啊。

「啊,又下雨了。」媽媽在我懷裡看著天空中的雨水滴落而下。

「打個傘吧媽,還有將近一百米的,今天這作妖的雨說不定還會下大。」我盡力加速走著,向媽媽建議道。

「嗯。」媽媽輕輕答應了一聲,將手裡的雨傘打開。可一下沒弄好,手一滑,雨傘從媽媽的手裡滑落,掉進了水裡,「啊!」媽媽皺起眉頭,不太猜得出她現在心裡是怎麼想的。

「沒事,媽,我走快一點。」這傘是不可能蹲下去去撿了,於是我這樣安慰道。媽媽上身的襯衫已經被雨水打濕得到處都有大小點的水漬,讓我不禁回想起剛過去不久的李老師衣服被打濕的樣子了。褲襠里的肉棒一下就挺立了起來,哪怕離上次射精只過去了不到一小時。

「我真是的。」媽媽小聲自責道,似乎還沒發覺自己襯衫被打濕的事實。

今天這天真的非常詭異。剛才還是小雨,這還不到一分鐘,忽然又下起傾盆大雨了。而我和媽媽距離家樓下還有五十米。

「啊!」媽媽被這大雨拍打著全身,忍不住叫了出來。

「沒事吧媽?我們就快到了。」我說著,低頭看向懷裡的媽媽。沒想到才十秒不到的時間,媽媽臉上滿是雨水,整個襯衫和西褲都濕透了。自然地,濕透的襯衫緊緊貼在媽媽的雪肌上,既隱約可見肌膚的雪白,又勾勒出媽媽曼妙的上圍曲線。最誘惑的是,襯衫裡面的紅色文胸和包裹著的渾圓乳球現在清晰可見。比起李老師的胸來,媽媽的雖然沒有那麼像她大得那麼誇張,但也很大,更重要的是非常挺且胸型簡直可謂是完美。

「你別亂看!」媽媽看著我那色眯眯的目光,急道,「這雨怎麼突然這麼大。」媽媽這氣無處發泄,只得對天咒罵道。

「媽,要不你摟著我脖子吧。那樣的話,就不會正面淋到雨了,現在這樣很容易著涼。」由於起了大風又下著大雨,步伐還加快了不少,讓我有點喘著氣說話。

「好吧。」媽媽稍微猶豫了幾秒後,把雙手摟住我的脖子,身子向我這邊側了過來。媽媽整個臉都貼在我手臂上,而豐滿的雙峰則是緊緊地貼住我的胸膛。我一低頭,就看到媽媽被擠壓後顯得更為寬滿的雪乳。

「呼……呼……」媽媽這樣摟著我後,我的整個重心向前移,於是我抱著媽媽便更吃力了,走一步就會喘一下氣。

「是不是這樣很累?那我還是鬆開吧。」媽媽在我懷裡柔聲關心地問道,手有一點鬆開。

「別,媽你別鬆開。我不累,馬上就到了。」聽到媽媽說要鬆手,我手上一用力,把媽媽抱在懷裡更緊了,生怕她跑了一樣。

「啊!不要我松就不要我松,好好說就是了,你還更用力了。」媽媽往後越說聲音越清。

「好嘞。」我開心地答應著,感覺一點都不累了,一小會就到了樓下。在我確認了媽媽不會被雨淋到之後,才輕輕地將她放了下來。

「累吧?辛苦了。」媽媽從我身上下來後,愛憐地看著我的臉,有些心疼地說道。說著,媽媽把手伸過來,給我擦著臉上的雨水。

媽媽一下來既沒有急著上樓,也沒有去打理濕透的衣裳,而是先關心我,著實讓我有些意想不到,同時也讓我挺感動的。

「不累,一點也不辛苦。」我微笑著回答著,手不自覺地輕輕抓上了媽媽摸上我臉頰地左手的手腕,都沒有特意去看媽媽現在胸前的春色。

「呵,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會說真話。」媽媽見我反應,先是一愣,接著搖著頭笑著打趣道,「占媽便宜這事你倒是時刻不忘啊。」說完,媽媽就把手從我的手掌里抽了出去,轉身上了樓梯,一邊上樓一邊說道,「既然不累就快上來吧,我們的帳還沒算完呢。」

「啊?還要算帳啊。」我跟在媽媽後面隔著三四個階梯上樓,臉平行對著媽媽的大屁股,拉著臉苦笑道。被雨淋濕透的西褲不留縫隙地貼在媽媽挺翹的豐臀上,裡面三角褲的痕跡清楚地印在西褲上。媽媽一步一步地登上樓梯,伴隨著高跟鞋發出每一聲清脆的噠噠聲,媽媽的翹臀跟著就在我的面前左右晃動著,煞是誘人。

「趕快去洗個澡吧,別著急了,看你這身濕透的。」我們進家門後,媽媽脫下鞋子打開燈後對我說道。

「媽你先去吧,我更怕你著涼。」我看著媽媽濕身在燈光下的樣子更顯嫵媚動人,有著完全不同平時的魅力。

「你看我什麼時候生過病?我先去換套睡衣就行了,你先去吧。」媽媽語氣沒有很生硬,仍然比較溫柔地說道。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鏡子面前把自己紮起的頭髮弄下來。

「那我們不爭了,一起洗吧媽。」我快速脫下身上濕透的西褲,只穿著一件半濕透的小褲頭走到媽媽面前說道。

「要死了你!想我跟你洗啊,也行,等下輩子你是我爸的時候吧。」媽媽在化妝檯前坐得直挺挺地,取下耳環,看我這半赤裸的樣子,斜了我一眼,取笑道:「快去快去,誰要看你這幾根排骨,你還真好意思。」說完,媽媽起身往自己臥室走去。大概是去換衣服吧我想。

等我洗好澡出來後,看到媽媽正穿著長袖和長褲的樸素睡衣在洗臉台前剛洗好頭髮。長袖胸前被飽滿的酥胸頂的聳立著,而且還有兩個非常清晰的凸點。媽媽沒穿胸罩和穿了胸罩的胸型相比之下,幾乎沒有差別。

「快去穿衣服吧。」媽媽說著,便從我身邊走過去進入浴室,留下的發香和身體的清香一直圍繞著我,攝人心魄。

不過現在不是可以享受的時候,媽媽剛說了要找我算帳,我得想想辦法。最好的辦法就是躲過去,直接的法子就是裝睡。於是我走進臥室,把門關上,也沒有開燈,也許這樣媽媽等會就不會進來了。

過了一陣,臥室門外響起媽媽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然後敲響了我的門。我趕緊趴在床上,假裝睡覺沒聽到。

「不開門是吧?那我自己進來了。」媽媽敲了幾聲見我沒有反應之後,把門擰開了。

我準備裝睡裝到死,閉著眼睛,深而緩地呼吸著。

「沒想到睡著了。」聽著腳步的動靜,媽媽大概是走到了我床邊,輕聲說道。說完,給我蓋了一層薄薄的毯子。「看來今天真的是累著了。」聽得出媽媽的語調之中聽得出心疼的意味。

隨後,媽媽在我床邊坐下。我的額頭上傳來媽媽掌心的溫熱,毫無準備的我差點亂了呼吸。媽媽的掌心從我額頭緩緩移到臉龐上,滿是愛憐之意。

「真的是長大了,媽也要老了。」媽媽輕笑了一聲,然後把手收了回去。

外面的雨仍在淅瀝瀝地下著,而媽媽的這番話讓我在這樣的雨夜裡倍感溫暖,同時又湧起別樣的情愫和思緒。我心裡很清楚,不論媽媽平時怎麼數落我,可在她心裡,仍是很關心我的。

媽媽說完,感覺要起身的樣子。不知道哪裡來的指令,我立馬睜開眼坐起身來,一把摟住剛將屁股離開床墊的媽媽的腰肢。

「媽,我沒有長大,你也沒有老。」我緊緊地摟住媽媽的細腰,不讓走,頭貼靠在媽媽的肩膀和脖頸之間,我這才注意到媽媽原來洗完澡以後換了那套白色的絲質睡衣。我這樣摟著媽媽使得她胸前本就寬鬆的領口敞開了不少。而我頭這樣靠著正好能從上而下俯視著媽媽聳立的玉乳。非常渾圓完美,而且媽媽沒有穿胸罩!那兩顆我至死都不可能會忘記的玫瑰紅色的乳頭被我的目光貪婪地侵犯,我不禁吞了口口水。

「啊!好你個朱文豪,居然裝睡,膽子真大啊。」媽媽先是一驚,但很快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於是啐罵道。同時,媽媽細膩的雙手放在我的兩個手腕上,試圖把我的手給掰開。但是媽媽沒有很用力,因而沒有能夠成功。「你看哪呢!」媽媽意識到自己胸口的狀況,立刻將手從我的手腕上拿開,拉緊了自己的領口,把酥胸完完整整地包裹了進去。

「咕……真美。」我不禁讚美道,趁機把媽媽的腰摟得更緊了,整個胸膛都貼在了媽媽背部的絲質睡衣上。

「呸!你說什麼呢!」媽媽有點羞怯又生氣地啐道,左手拉著領口,騰出右手不輕不重地在我頭上敲了一下,「你先說你為什麼裝睡!」

「呃……因為我怕你說我。」我低聲說道。

「怕我說你?你這樣摟著我就不怕我說你了是吧?啊?」媽媽又氣又急地說道,但她根本掙脫不開。

「不怕,媽你怎麼說我都不會怕了。」我語氣堅定地回答道,說話時對著媽媽雪白的脖頸吹了口氣。

「嘴巴離我遠點!臉皮變成長城牆了是吧?」媽媽頭向一邊躲閃側過去,但被我的臉立馬跟了過去,「是怕我問昨晚的事對吧?行,現在你不怕了,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是發生了些事情。」我老實地說著,依依不捨地鬆開了媽媽,好好地坐好低著頭,「昨晚其實沒有補課,因為李老師說她有事情。然後我跟姚念一起回家時看到李老師去喝酒了,然後我們覺得不太對勁,就跟了去。李老師出來的時候,她喝醉了,還差點被人非禮。然後姚念就想辦法把其他人支開,我就照顧了李老師一陣。等到姚念搞定以後,她就帶李老師回家,然後我也跟著回家。所以姚念昨晚照顧了李老師一晚我是根本不知道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就是這樣?」媽媽將信將疑地說道,然後注視著我,像是要把我看穿一樣,「你是不是在你老師醉的時候占了她便宜?」

「那個……」我撓了撓頭,心想媽媽這也太精明了吧,什麼都被她看穿了。我在糾結要不要承認,但媽媽那壓迫性的目光讓我沒有很多時間可以去思考,我點點頭,斷續地說道:「呃……是有……一點。」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對你老師都動歪念頭。說,做了什麼。」媽媽冷哼了一聲,雙手環胸,一幅居高臨下的樣子。

「也沒有很什麼。就是,扶她下樓的時候摸到了胸。」我聲音像蚊子飛一樣輕。

「還有呢?」媽媽不太相信只是這樣,繼續逼問道。

「沒有了,真沒有了。」我連忙擺手搖頭,矢口否認道。畢竟只說這個媽媽都挺生氣了,要是知道我們接吻了,可還不得把我打死?

「軟嗎?」媽媽湊過頭來,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眼含魅惑地說道。

「呃?」我嚇得立馬我後靠了靠,驚出一聲冷汗。沒想到媽媽會說這個,簡直就是送命題。「那個……嗯……其實……沒有媽你的……」

「要死了你。」不等我說完,媽媽直接操起我的枕頭,站起身往我赤裸的上身一甩,然後大步走出了我臥室,用力把門關上了。

我嘆了一聲,心道:果然是送命題。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