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媽(重編) (15) 作者:大壞狐狸(人間浪蕩客)

.

【乾媽】

作者:大壞狐狸2021年9月26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五章 秘社

乾媽真的是太好看了,我一下把乾媽的腿薅住,貼著真絲的深綠色床單,給乾媽拽了過來,嚇的乾媽花容失色,之前都是乾媽勾引我,這回我就跟土匪一樣,把乾媽給綁了,掰開兩條腿就是一頓好舔,舔的乾媽瞳孔放大,娥眉微蹙,叫出聲來。

『好兒子,好兒子,你這是要了媽的命了。』乾媽輕聲的叫起來。

『這位夫人,請對我的服務做出評價。』我抬起頭,調皮的說。

『哈哈哈,繼續舔,好兒子,給你5分好評。』乾媽笑著說。

我當然也沒有停下來意思,這才剛開始呢,從大腿根,到陰道口,從屁眼到陰蒂全是我的口水,口水不夠我就用礦泉水直接倒在乾媽的下面,直接去舔,最後連著鼻子和舌頭,一起去拱乾媽的下面。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好兒子,你的嘴上怎麼長出勾了,媽媽的下面要噴射了,媽媽要高潮了。』乾媽大聲喊到。

我這個時候掏出肉棒,狠插進去,裡面全都是水,又濕又滑,真是個溫暖舒服,抽插的時候,乾媽已經說不出話了,等我內射的時候,乾媽已經癱在床上了。

我抱著乾媽親了好久。乾媽過了一會緩過神來輕輕的說:「殺死媽媽我了。』我跟乾媽一洗了澡,來到客廳,調了些酒,慢慢的聊了起來。

『我能理解侯爵夫人,奶牛,寶貝,我都能明白,小偷怎麼偷啊。』我問。

『就是偷人唄。』乾媽說。

『我懂了,就是當小三,偷男人對嗎?』我說。

『首先不當小三,其次偷的不只是男的,而且還有個你不知道的情況。』乾媽說。

乾媽喝了一口酒,慢慢的說,不是有那麼一句話麼,妻不如妾,妻不如偷,就是說正常的男女關係,都刺激不到優美,越是違背道德的,她越喜歡,別看她文質彬彬的,戴個眼鏡,腦子裡全是壞水,給你講幾個事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比如說她特別喜歡在公眾場所做愛。

『啊?這是什麼情況』我好奇的問。

我乾媽接著說,你看啊,小偷偷東西是不是都在公眾場所,比如在地鐵上偷陌生人的錢包,有一次優美地鐵上,看上了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帥哥,用胸去蹭人家的手。

『哈哈,不怕被人看見麼。』我問。

乾媽說,怕啊,越是怕才越刺激,別打岔,聽我說完,那個男的手被優美的胸蹭了,臉紅了起來,把手拿開了,你優美姐就喜歡靦腆的,上去用自己的大腿,頂那個男的褲襠。

『這個屬於,性騷擾啊。』我笑著說。

『對,女性騷擾男性,車上全是人,大家也不看下面,還擠來擠去的,人越多,優美就越興奮,而且我跟你講,那個男的要說優美性騷擾他,都沒人能信,你優美姐長的就跟大學生似的,打扮的還特別清純,反差婊說的就是她。她有時候專門趕著高峰去擠地鐵,也不管去哪裡,那輛車人多就去那個,你看她平時是不是喜歡穿一個白色的馬褲,把下面的駱駝趾都勒出來了,那是方便她作案用的,她就喜歡用她的那個駱駝趾,去夾別人的手指頭。』乾媽說。

『真的是,牛逼。』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不止撩男的,還撩女的。』我乾媽接著說。

『女的怎麼撩。』我問。

『一樣撩啊,用胸蹭,有大腿頂,用駱駝趾夾人家手指頭。』乾媽說。

『人家女的也願意。』我問。

乾媽說,願意,可願意了,她就是有那股子騷勁,我那個時候還沒離婚呢,她敢趁著我前夫不注意的時候,舔我手指頭,給我舔的心直痒痒,讓我給一個頭槌,這個小婊子男女通吃,剛才不是說了麼,越是違背道德,越是不合常理,她越喜歡。還有就是約炮,從來不去酒店,電影院,試衣間,商場安全通道,公園小樹林,都是她喜歡的地方,就是一定要有人在旁邊經過,又看不見她,才刺激。

『還有這個癖好。』我說。

對唄,優美跟我說,最刺激的是有一回,她躲在別人家的衣櫃里偷,應該是她上大學的時候,她去了一個男同學家里了,兩個人都脫完衣服,她家長回來了,她倆就著急忙慌的躲在大衣櫃里,原來是男的家長領著小三回家偷情來了,外邊男同學他爸操小三,大衣櫃里兩個人又不敢動,又想動,笑死人了。反正優美就是喜歡偷偷摸摸的玩,對象也都是陌生人。

『原來是這個才叫的小偷啊。』我說。

『不全是,她高中的時候還是處女呢,就認識了三哥,三哥給她起的外號。』乾媽說。

『那她為什麼叫小偷啊。』我問。

『因為她就是小偷啊,帶師承的呢,還挺厲害的呢。』乾媽接著說。

優美小的時候沒有父親,她媽對她特別好,什麼都慣著她,而且她媽心特別年輕,也跟我們似的,跟小孩子似的,我們現在關係都還不錯呢,她媽,就是對優美就是好到有些溺愛了,所以你看今天優美這麼大了,還這麼任性,都是她媽慣的,說跑題了哈,就優美上小學呢,有一天優美回家,手裡拿著一個陌生的錢包,她媽就問優美,錢包哪裡來的,優美說從別人口袋拿來的,這不就是偷麼,要麼就溺愛呢,這都沒收拾她,還跟她講道理呢,說這是偷,是不對的,以後不許這麼做了,翻了翻錢包,正巧有人家身份證,按照身份證的地址給人郵寄回去了,第二天,又拿回來一個錢包,她媽說哎呀,不是說偷是不好的麼,不聽話呢,這孩子,翻了翻錢包,身份證也沒有,就給郵寄到當地派出所去了。第三天,拿回來四五個錢包,各式各樣的,她媽就有點明白了,這孩子是有病啊,她偷東西不是為了錢,是為了癮,也叫偷竊癖,其實這個嚴肅點說應該按照精神病處理,送去醫院治去,她媽反其道行之,不但沒覺得優美有毛病,還說這個是孩子的天賦,找了一個特別厲害的老偷,教優美偷東西,據說那個老偷都金盆洗手了,要不是跟她媽關係好,才不會教小孩偷東西呢,後來優美白天上學,晚上就學偷東西,那個老偷說,優美好像上輩子就是干這個的,她不是來學的,是來回憶的,教什麼會什麼,教了一個月,老頭偷來找她媽說可以畢業了,她媽說為什麼,老偷說一天裡,他自己的錢包連著被孩子摘走了三次。

老偷還說,這個孩厲害的地方不止是手法好,主要是狀態摸不透她,因為小偷都有賊眉鼠眼,偷東西的時候動歪心,眼神不正。你家優美偷東西,從來都是拿東西一樣,她從沒感覺自己的行為是偷,或者說,她從來沒有對自己的行為有負罪感。

『有點太厲害了吧。』我說。

嗯,學完之後你猜怎麼著,這孩子不愛偷了,覺得沒意思了,之前還以為是偷盜癖呢,其實是去上了一個興趣班。所以說到這明白了吧,優美在我們四個里,智商是最高的,愛因斯坦智商不是165麼,優美測過,智商有151,據說過140就算是天才了,你優美姐可不是一般的聰明。

『現在我懂,她為什麼叫小偷了,真會偷。』我問。

『她偶爾還是會複習複習晚課,偷三哥的時候,被三哥抓到了。』乾媽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她就是喜歡偷偷摸摸的,比如我們一起吃飯呢,她會特別隨意的放一塊餐巾在她旁邊男士的褲襠上,你能想像到,她在給那個男的手淫嗎?後半夜1點,突然敲你家門,你一開門,發現優美的穿了一個緊身衣,進屋就開始跟你干。火車上,飛機上,衛生間外邊還有人呢,她就帶著你在衛生間裡,撅著腚讓你上。你吃飯呢,接到一個優美的視頻電話,打開發現這個女的什麼都沒穿。你在一個餐廳坐著,優美用她的駱駝趾夾你手指頭。

『用逼夾手指頭可太厲害了。』我問。

『這個算是她的獨門秘籍了。』乾媽接著說。『其實你看出來了嗎?一個是她喜歡偷偷摸摸的玩,還有一個就是,她不把自己當女的,有點把自己當成男的,甚至把自己當成比男人還高的一個性別,不管男的女的,都是她調戲的對象,都是她的獵物,她的玩具。優美對任何人都沒有耐心,除了我,她沒有其他朋友了。』

『你說三哥收的優美,那優美喜歡三哥嗎?。』我問『應該是喜歡,不然也不能進圈,三哥這個人非常厲害,你可理解成她是千面人,她會變成你喜歡的模樣,而且你們只要短暫的接觸,她就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人,就像你肚子裡的蛔蟲一樣。這個是三哥的超能力。』乾媽說。

『總是聽你說三哥,這個人好像有好多個身份。』『是的,三哥是美女,是教授,是元老,是發明遊戲的人,你永遠找不到她,她卻又無處不在,她是她們的庇護神,如果進到圈裡,沒有人可以拒絕三哥的命令。』『什麼樣的命令呢?』『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平常的,驚奇的都有。』『說一個平常的吧。』『比如讓你在一個咖啡屋,下午2點,看一小時的書。』『這也算是命令。』『對呀,你還不能問為什麼。』『說一個我想不到的命令。』『我想想,有一次她給奶牛下了一個命令,什麼都不穿,把自己放在一個包裝好的禮品箱裡,白天送到一個公寓的房間裡。』

『奶牛說的就是一凡阿姨吧。』我說。

『對,白一凡的外號叫奶牛。』乾媽說。

『一凡跟我們不一樣,我們都是被三哥邀請進圈的,唯獨一凡是求著三哥進圈的。進圈其實好處比壞處多的太多了,你知道麼,有多少人想進進不來,一凡有性癖,就是一天不做愛就難受的那種性癖,其實大部分人,做愛多了會疲倦,但是我沒看過一凡有累的時候,樂此不疲的做,一凡有一個炮友手機,意思就是這個手機里的名單,微信號,全都是她的炮友,她還給所有男的都備註了,各種前綴,分的特別細,什麼帥- 活好- 雞巴大,長相一般- 騷- 會玩,身材好- 脾氣差- 持久,特別多,一二百人,還在不斷增加,她晚上的時候,會發一個奶牛吃草的朋友圈,誰去下面點贊,就代表誰今晚有空,她就去看心情選男的。聽明白了麼,她叫奶牛,這兩個字是分開的,奶是奶,一凡的胸是我見過的大的裡邊,最好看的,確實大,但是沒有奶牛那麼誇張,牛是牛,是這個婊子只睡小伙的意思,老牛吃嫩草麼。

『一凡阿姨真厲害,這個玩的也太六了。』我說。

這個手機不止是有這些,裡邊還有,3p群,4p群,sm群,她都是群主,這個手機里全是她的照片,視頻,這個老逼沒事就給我們發,這幫兔崽子裡有帥的,也有丑的,干起她來老賣力氣了。其實一凡入圈之前還有個外號,叫大白桃,說的也是她的胸,真的是又白又好看,她往胸罩里放茉莉花瓣的事我給你說過哈,她對她的胸也老自信了,保養的特別好。對了,一凡還有個乳交群,裡邊的人全是她最喜歡的小鮮肉,其實乳交這個動作可難了,而且胸還得大,不然不爽,她的乳交,文倩媽媽的口交,米米的後入,在圈裡都是出了名的。

『媽,你接過任務嗎?』我問。

『我沒有,我跟她們都不一樣。』乾媽說。

『嗯嗯,打岔了,接著說一凡吧,媽。』我說。

『反正一凡就是特別能睡小伙,但是也膩味的時候,這玩意跟吃飯似的,再好吃天天吃,也有膩味的時候,圈裡能幫她解決這個問題,圈裡有很多任務,有時候三哥還會發出自選任務,你喜歡就去做,做成了會有獎勵,你一凡姐可是做任務的高手,裡邊還有很多技巧和說道呢,你以後要是進了圈,這個事得問你一凡姐。』乾媽說。

『我聽出來了,一個優美小偷,一個一凡奶牛,這都是女流氓啊。』『哈哈哈,可不,而且是美女大流氓,小優美偷香竊玉,大奶牛夜夜風流,都不是好人。』『那,寶貝呢。』『哈哈,我就知道你該問淺淺了,淺淺進圈的時候,圈裡裡邊人都炸了,好看的人見過,這麼好看的人大家都還是第一次見,淺淺當年比現在還要嫩,一枝梨花壓海棠的感覺,圈裡有不少大哥想睡淺淺,淺淺都沒同意,其實我們這個圈別看比較淫亂,但是非常注重隱私和個人意志,男生都比較紳士,什麼都知道的只有元老那幾個人,其他人都是按章辦事,不許亂來,一旦違規,懲罰起來也是夠人喝一壺的。所以,淺淺的事情,我知道的並不多,但是我能確定,她跟三哥睡過,當過兩個大哥的S,再也沒有了。』乾媽說。

『還有懲罰?』我問。

『有功就有過,有獎就有罰。懲罰都特別損,而且每個人懲罰都不一樣,你一凡姐有一回就把事做差了,被罰一個月不許做愛,手淫都不行,在身體上裝了一個監控裝置,晚上的時候,還被派去做偷窺的任務,一凡跟我說她偷窺的時候,逼水順著大腿就往下流,都沒停過,逼都開始跳了,她也不敢碰一下,比殺了她還難受。我還知道一個女生,外號叫小紙袋,她約炮的時候從來不開燈,一開始我們都以為小紙袋長的可難看了,因為她身材特別好,她跟人做愛的時候,要求男的戴眼罩,她自己套個紙袋子字頭上,對她的懲罰就是,做愛的時候,眼罩紙袋全都不能帶,然後做愛的時候,突然開燈,睡的人從她之前約炮里的人隨機選5個,你猜怎麼著,發現這5個裡,有她同學,她表哥,她鄰居,還有樓下便利店的店員,還有一個是她閨蜜男朋友,然後發現小紙袋長的不難看,就是她有個癖好,只睡認識的人。

『原來懲罰,都是有針對性的唄。』我說。

『是的,罰起來肯定讓人難受到不行。』乾媽說。

『最後一個問題,侯爵夫人就只是侯爵夫人這麼簡單嗎?』我笑著問。

『怎麼說呢,你可以這麼理解,我是三哥的金主之一,雖然三哥已經非常有錢了,所以我之與其他人都不一樣,沒有人可以給我下命令。』乾媽說。

『媽你也是個圈裡大佬啊。』我說。

『算是吧,伯爵夫人可不是好惹的角色喲。』乾媽笑笑說。

『總說說圈裡圈外,這個圈有名字嗎?』我問。

有呀,叫secret?,圈內的人自稱,秘社。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