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這些年的淫穢生活 (1-3) 作者:lj5212152

【我媽這些年的淫穢生活】(1-3)

作者:lj52121522021/9/26發表於:SIS001

(1)

我是八零後,出生在四川的一個小縣城裡,三歲前家裡經濟情況比較好,算是我們鎮上中上游的家庭。

我爸以前是一個小工程師,手下常年有二三十個小工,雖然我爸其貌不揚,但手裡有點小錢小權,所以一直桃花運不斷,睡了不少女人。

我爸經人介紹認識了我媽,我媽那時二十歲,長的頗有兩分姿色,一米六一的身高,膚白奶大屁股圓,豐腴圓潤又不顯胖。

我爸一眼就看中了我媽,我媽雖然看不上我爸,但她那時娘家窮,跟著我爸生活也會好很多,在交往了幾次之後,我爸媽就結婚了。

我媽從小家裡窮,兄弟姐妹不多但負擔大,我媽很小就被外公送到他家裡條件比較好的弟弟家養,可能是沒怎麼得到父母的愛,我媽從小就比較叛逆,性格自私又有點貪慕虛榮,平時也很愛玩,加上我爸的愛護,在家裡一般事情都是我媽做主。

我三的時候我爸當了包工頭,帶著一群小工包工程,眼看就要富起來了,結果給公家單位施工的工地出事,一個臨時工從樓上摔下來死了,那時也沒有保險的說法,陪了一萬塊給死者的家人,家裡也沒什麼積蓄了。

禍不單行,工地上死了人,別人覺得不吉利單方面毀約,普通人怎麼能和公家對抗,我爸只好自己墊錢把工人的工資付了,砂石材料錢對方只給了一點,還完欠款後,我家不僅沒有一點余錢,還欠了不少外債。

生活還要繼續,我爸那些年簡直走了背運,做過幾種生意,最好的就是夠溫飽,無奈之下我爸只能去朋友的小廠里打工,那時才四百塊一個月。

家庭條件差了,夫妻之間也不和睦,我爸媽經常吵架,我媽本來就算是比較好吃懶做的主,怎麼能受得了苦,加上以前嫉妒我家的人一直挑撥,十二歲那年,我媽一直和我爸鬧離婚,還好被街委會的人勸住了,我媽心情不好,就帶著我回農村娘家去散心。

這個娘家不是我外公家,是我媽小時候寄住的外公弟弟家,我管他叫舅公。

我喜歡農村,覺得新鮮,但不喜歡在農村過夜,主要是床上有跳蚤,老是咬的我半夜睡不著。

舅公家裡原本四個兒子,但兩個大的小時候夭折了,就剩下老三和老四,老三比我媽小兩歲,老四今年才十八歲,都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

白天等吃飯的時候,我媽一直在說自己的委屈什麼的,然後家長里短的聊天,三堂舅和四堂舅一直安慰她。

晚上我和我媽睡一個屋,房間蠻大,裡面有兩張不到一米寬的單人木頭床合擺在一起,湊成一張大床,這是舅公家用來招呼遠方親戚的客房。

和村裡的同齡小孩玩了一天後很累,我很快就睡著了。半夜我被癢醒了,手上被跳蚤咬了幾下,我在被窩裡抓了幾下,忽然感覺不對,這床怎麼自己搖晃起來了。

「吱呀,吱呀」的聲音混合著我媽「唔。。。嗯。。。」的喘息聲促使我偷偷的掀開一點蓋住我半張臉的被子。

在窗外朦朧的月光照射下,我可以比較清楚的看到三堂舅壓在我媽豐滿的肉體上一下一下的聳動,我媽雙手緊摟著三堂舅的脖子,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出聲。

可能是發育的比較早,我很早就明白了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也曾去同學家偷偷看過港台流傳過來的三級錄像帶。

眼前的場景,我知道三堂舅在日我媽,(那時的我還不知道這是亂倫。)

異樣的場景讓我有些興奮的繼續偷看,三堂舅又日了我媽幾分鐘,聳動的速度和頻率越來越快,我媽改摟為推「等一下,別。。。別射進來。。。」

三堂舅不聽,又使勁聳動了幾下,我媽明顯掙不過他,只能任由三堂舅在她體內射精。

等三堂舅趴在我媽身上不動了,我媽休息了片刻小聲嗔怪道「完事了就快起來,別一直趴我身上,重死了。」

「誰讓姐你身上舒服啊。」三堂舅嬉皮笑臉的起來,順手在我媽肥白飽脹的大奶子上捏了一把。

「舒服個鬼啊,都說了別射進來,要是我懷孕了怎麼辦!」我媽也坐起身,在他那已經軟趴趴的陰莖上輕拍了一下。

「懷孕了就生下了唄。」三堂舅說著就往我媽嘴上親。

「生你個頭!」我媽嘴上罵著,卻主動和他親嘴接吻。

片刻後我媽推開他「好了,快出去,別把我兒子弄醒了。」說完我媽回頭看了我這邊一眼,我連忙閉上眼睛,全身僵直一點都不敢動。

輕輕把遮著我臉的被子掀起來一點,我媽看了看覺得我沒醒,又把被子給我蓋上。

等三堂舅出去的微小關門聲響起,我才放鬆了,才過了不到一分鐘,我聽到門又開了。

「姐,我來了。」

我聽到是四堂舅的聲音,難道我媽和四堂舅也有一腿?

「來就來了唄,你們倆兄弟真是一個德行,輪流來糟蹋姐。」我媽嗔道,語氣卻沒有一點生氣的意思。

「唔。。。等一下,你把衛生紙拿來,我先擦乾淨。」

「別擦了,我都等好久了,雞巴都硬得受不了了,姐,你先給我舔一下。」四堂舅急促的說。

「別。。。唔。。。」

我又悄悄掀起被子一角,只見我媽赤裸的身體背對著我跪趴在床上,頭部埋在站在床邊的四堂舅胯間一動一動的,我媽那渾圓肥白的大屁股正對著我這邊,昏暗的月光下,隱約可以看見我媽股間有些外翻的肥厚大陰唇和烏黑茂盛的陰毛,還有一些白色的黏黏液體從我媽那洞開的紅色肉縫裡緩緩流出,我知道這是三堂舅剛剛在我媽陰道里射出的精液。

(2)

我媽給四堂舅口交了一會兒,他就讓我媽面對著床彎下腰趴在床上,四堂舅一隻手扶著自己硬梆梆的雞巴,另一隻手扳開我媽的肥臀就想插進去。

「等一下,我先擦擦。」我媽回過頭小聲對他說。

「別擦了,這樣潤滑點。」

「你哥精液還在我的陰道里呢,你不介意啊?」我媽的表情似笑非笑的。

「這樣姐你不更爽麼,我們兄弟倆的精液一起射你屄裡面。」四堂舅色色的說。

我媽白了他一眼,不再說話,四堂舅扳開我媽肥白的臀瓣,胯下猛的一聳「啊,唔。。。」我媽左手撐著床邊,右手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來。

因為我媽面對著我這邊,窗外的月光正好又照在我媽的臉上,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媽皺著眉頭,好像很難受,但她雙眼半睜,眼珠往上翻,臉一臉舒服的模樣,我從來沒看到過我媽這種表情,感覺比三級片上的女主角還淫蕩。

四堂舅抱著我媽的肥臀使勁聳動著下體,讓木床一直「吱呀,吱呀」作響,「啪啪」的肉體撞擊聲混合著我媽濃重的鼻息和壓抑的呻吟聲不停的傳進我的耳朵,讓我有種很朦朧的興奮感覺,下體那才剛開始發育的小陰莖也有些硬了。

四堂舅不停的日著我媽,我就在被窩裡一眼不眨的偷窺著。(可能有讀者會說一眼不眨的看著,眼睛會不會幹啊)

大概過了幾分鐘,四堂舅也在我媽身體里射了精,等他從我媽身體里抽出半軟的雞巴,我媽才慵懶無力的扯了幾張衛生紙在自己胯下胡亂擦拭起來,四堂舅和我媽小聲嬉鬧幾句才出去了,我媽也穿上內褲躺上了床,我腦中不斷回想著我媽被日的過程,良久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我爸就來了,好說歹說加上舅公幾人的勸說,我媽才勉強答應和我爸回家。

(幾年後回想起來,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三堂舅和四堂舅的雞巴都不是很大,而且時間也短,但我媽當時的模樣明顯都被他們兩兄弟給搞到高潮了。直到後來才知道,可能是因為那晚我在旁邊,當著自己兒子的面被兩兄弟輪流日,那種緊張和禁忌讓我媽覺得很刺激,所以才會高潮吧。)

自從親眼看見我媽和兩個堂舅偷情,她在我心裡的印象完全變了,以前我一直有些害怕我媽,她對我比較嚴厲,小時候一般都是她打我,但現在想到我媽被別的男人日得又爽又騷的模樣,心裡對她的敬畏一下就去了一大半。

日子就這麼快速過去,這一年,我爸也沒在他朋友廠里工作,而是弄了輛人力三輪車接客,雖然掙的比打工多點,但愛慕虛榮的我媽更是瞧不起我爸了,兩人的吵架日常也開始增多。

我媽更是隔個十天半個月就回舅公家住兩天,說是散心,我爸也不疑有它,畢竟我媽回「娘家」多半都帶著我,但我卻再也沒有看到過我媽和堂舅之間的床戲,原因是舅公把放雜物的房間收拾出來了,再擺了張床,每次回去我和我媽都分開睡的。

三堂舅帶著自己老婆跑到新疆開飯館了,四堂舅談了個對象,我媽也不經常往舅公家裡跑了,最多就是過年過節和我姨媽幾人一起去拜節。

(接下來的事百分百真實 )

在我上初一的那年,家裡還是比較窮,我的學費書本費等已經讓我爸有些力不從心了,那天吃完晚飯,我在做作業,我爸媽在旁邊說話。

「有個事跟你商量一下,現在家裡這麼困難,我想出去打工。」我媽說。

「去哪裡啊,有熟人麼?」我爸問。

「。。。東莞。」我媽沉默片刻開口。

「你有認識的人在東莞麼,他有沒有說是做什麼啊?」

「昨天碰到隔壁街的王姐,她剛從東莞回來,和她聊了一會,我想和她一起出去打工。」

「不行!她那是打工嗎,她那是做小。。。」我爸一下發火了,不過看到我正看著他們,我爸嘴裡的話沒說完。

我媽也轉頭看著我「專心寫你的作業,大人說話小孩別聽。」

說完我媽又對我爸說「那你有什麼辦法,小建馬上又要交補習費,你辦三輪車牌照欠的錢還沒還,家裡還要生活,我們都幾天沒有吃過肉了,你想我怎麼辦,現在到處都在下崗,我沒文化沒技術,工作哪裡找的到,還不如和王姐去東莞打工呢,運氣好幾個月就可以還清債務。」

我爸沉默,我媽停頓了片刻,語氣軟了些「你看那王姐,長的也不怎麼樣,都四十歲了,去東莞才一年,回來不止買了金戒指金項鍊,還給她老公買了輛摩托車,你看人家兩口子天天去外面下館子。」

「可是。。。」我爸已經有點意動,還是猶猶豫豫的。

「可是什麼啊,去打工又不會掉一塊肉,我們縣裡多少女人都去東莞了,幹個幾年回來蓋房子。是有人在後面說閒話,但日子不是照過嘛,起碼比那些背後說閒話的人過的好,大不了等掙了錢後搬到別的鎮去。」我媽漫不經心的說。

我爸不說話了,看樣子是答應了下來,我當時也不明白我爸為什麼牴觸我媽去東莞打工,但我一直羨慕有些小孩母親去東莞打工的事,他們母親出去一副老土的模樣,回來個個都打扮的很時尚,還給她們孩子買了很多新衣服新鞋子。

第二天,我爸就把王姐兩口子叫到家裡來吃了頓飯,飯後我出去玩,他們商量了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媽開始收拾行李了。

過了幾天,我媽和那個王姐坐上了去成都的大巴車,我們市裡沒有火車站,要到成都北站坐火車去東莞。

我爸在我媽離開後特意囑咐過我,要是有人問起我媽,就說她去成都了,在親戚的飯館裡幫忙,絕對不能說我媽去東莞打工的事情,我雖然不明白,但還是答應下來。

很快就過了半年多,我媽打過幾個電話回來,也陸陸續續給郵寄了一些錢回家,有一天,我中午放學回家看見我爸在喝酒,他有些放鬆又有些難過的說家裡欠債都還清了,我心想既然還清欠債,那以後日子也輕鬆多了,就興高采烈的放下書包吃飯,沒看到我爸擦去眼裡水光的動作。

晚上做完作業,我和一些小夥伴去光碟遊戲室打遊戲,那時很流行惡魔城,生化危機,恐龍危機,還有足球等。

我和一個十七歲的鄰居大哥在對戰足球,以前幾乎都是他請我玩遊戲,今天我爸大方的給了我五塊錢,我還買了幾隻煙,然後請隔壁大哥一起去玩。

大哥叫黃波,是我隔壁鄰居,父親去世,母親是我爸小學同學,同樣在登三輪,我們兩家關係一直比較好。

黃波長的牛高馬大的,我叫他波哥,當時我才一米五幾,他那時已經快一米八了,沒有讀書也沒有工作,就整天在鎮上瞎混,和一些小流氓來往,我在學校被欺負了也是找他幫我出頭。

玩了遊戲,我又請波哥去中心街吃刨冰,期間他開玩笑的說我今天這麼大方,是不是偷了我爸的錢,小心回去挨打。

我今天比較高興,不小心就把我媽在東莞打工的事說給他聽,還說我媽寄了不少錢回來,現在外債都還完了。

黃波沉默了一會才告訴我一個猜測,我媽所謂的去東莞打工,百分之九十九是在東莞做「小姐。」

我知道什麼是「小姐」,當時就火了,大聲的反駁,黃波沒有生氣,只是給我分析:我媽除了長的比較有姿色,身材爆炸之外,沒有文化,沒有技術,去東莞那種地方除了當「小姐」還能幹嘛,就算是打工能在半年多內就寄了幾千塊回家麼,現在我們縣裡一般的工人工資才四百多,飯店服務員一般都是三百塊錢。

我當時就懵了,他分析的頭頭是道,我越想越覺得可能,囑咐他千萬保密,然後懵懵懂懂的回家了。

躺在床上,我胡思亂想著,沒想到「你媽賣批」這句我老家平時罵人的話,竟然靈驗在我身上,我媽竟然真的出去當妓女「賣屄」了。

「不,不可能。」我心裡否定著。

(3)

接下來的日子我不再炫耀,心裡比較沉重,也不愛學習了,整天和一些壞學生來往,經常和黃波他們一起出入,有時候去敲詐學生,有時去小偷小摸的,還跟著黃波出入隔壁鎮的花茶館。

(花茶館是我們這的特色,其實就是小妓院一樣,裡面和茶館一模一樣,可以打牌,可以喝茶,只是裡面有三四十歲的阿姨打扮的花枝招展,不少打工的或者無所事事的老頭最愛去花茶館玩,黃波也經常去,他是一個三十多歲有點姿色的阿姨的常客,我聽黃波說過茶館裡的收費規定。)

(光是摸摸十塊。打手沖也就是打飛機十五。吹簫也就是口交二。弄一次就是日屄三十,包夜一百,也有的講價到八十、九十。走後門就是肛交五十,不過肛交每個小姐都會接。)

聽到這些的時候,我心裡不禁想著我媽在東莞「打工」收費的價格。

我墮落了,雖然還沒有「真槍實彈的」和女人上過床,但一些在外面混的小姐姐給我打過飛機,也有幾次跟著黃波一起去花茶館玩的時候,讓阿姨們給我「吹過簫」,特別是那些阿姨給我吹簫的時候,我經常會把那些阿姨幻想成我媽,而我自己則是陌生的嫖客,只要想像著我媽一臉風騷的給不同的男人舔雞巴的淫蕩模樣,每次都射的很快,射完後又自責,還強迫自己相信,說不定我媽出去「賣屄」只是誤會,她只是在飯館裡當服務員什麼的。

又是小半年,過年前幾天,我媽回來了,頭髮染成紅色,濃妝艷抹的,戴著金耳環,金戒指,我媽穿著一件黃色的長款羽絨服,裡面是紅色的高領緊身毛衣,把我媽那足有36D的飽滿大奶勒的高聳入雲,我媽下身是黑色及膝皮裙,腿上裹著比較厚的肉色羊絨連褲襪,腳上穿著紅色的長筒皮靴,整個人看上去很是時尚性感,我媽化著濃妝的眉眼間還有一股遮蓋不住的風塵味。

我媽那打扮和穿著,讓這一年經歷豐富的我瞬間明白,實錘了,我媽真的在外面當「小姐」,失落,羞恥,難過,憤怒,各種情緒讓我不知所措,心裡不知為何還隱隱有了一絲興奮的感覺。

看到我,我媽很是激動,把我緊緊的摟住,壓下各種情緒的我開心之餘,也默默的享受著我媽豐腴的肉體和胸前一對肥碩飽滿軟肉緊貼的快感,下身的雞巴可恥的硬了,隔著牛仔褲抵在我媽皮裙下那有些贅肉的飽滿小腹上。

怕我媽發現,我連忙翹起屁股,下身離開我媽的小腹,但沒想到我媽已經感覺到了,順勢鬆開我,我正忐忑不安的時候,我媽白我一眼,眼神中並沒有責怪的意思,心裡隱隱放鬆了不少。

過年的這段時間,我一家都很高興,每個人都拋開了心裡藏著的事,沉浸在過年的歡樂中。

隔壁的黃波在看到我媽後當時也有些發獃,我知道他是被我媽的艷麗性感給震撼到了,那之後,黃波老是來我家串門,眼睛常常在我媽豐滿的胸脯和豐腴的肥臀上留連。

我媽也有幾次逮著過他偷看自己,可能是這一年的經歷讓我媽變了性格,她沒有發火,只是有時會癟癟嘴白他一眼,看上去還有些嫵媚。

我也看到過黃波偷看我媽的胸和臀,不過並不是很在意,畢竟黃波一直對我很好,很多新奇好玩的事情都是他教我的,還給我介紹一些說話做事風騷的小姐姐認識,我知道他是一個色鬼,心裏面不知道在怎麼幻想我媽。但,我不也是這樣麼。

過了大年十五,我媽又要回東莞「打工」了,我心裡很不舍,又沒有辦法,這一年我家外債也還清了,家裡寬鬆了不少,我爸勸過我媽別出去了,但我媽的心似乎野了,口才也變好了,三言兩語就說的我爸無奈同意她繼續去「打工」。

就這樣,我媽去了東莞「打工」三年,這期間我媽都是一年一回,我偷偷翻過她包,裡面有一些避孕藥和打開的保險套,還有幾條不同顏色,又薄又小的透明蕾絲內褲,我跟黃波說了,他說這是情趣內褲。

在我十六歲的時候我媽不去東莞了,我聽黃波說過,那邊現在在整改,大力掃黃什麼的。

那時我已經上高一了,原本的成績差個十分,我媽聽說了後和我爸買了不少禮品去找關係,好像還花了不少錢,我才能順利的讀高中。

我媽本來都不準備出去了,好像因為我這次不爭氣,我媽還說是決定去外省打工,這次不去東莞了,她有一個「同事」是河南的,電話聯繫的時候約我媽去西藏。

我心裡不是很好受,因為我,已經年近四十,徐娘半老的我媽還要去做「小姐」,所以在我媽走後,我改了以前的習慣,雖然還是和黃波一起玩,但學習上發奮圖強,很快成績就上去了,我媽打電話回來聽說了一直誇我。

那天,我爸喝醉了酒,先是狠狠誇了我一頓,又迷迷糊糊的告訴我,在我媽去東莞的第二年,家裡就有了幾萬存款,那時我爸開了間小賣部,已經可以一家人舒舒服服的過小日子,但我媽非得去東莞,說既然掙錢就要多掙點。我爸說這是一部分原因,大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媽性慾旺盛,做「小姐」的時候把潛藏的淫蕩性格給開發出來了,我媽就喜歡被不同的男人壓在身下,被各種各樣的雞巴插進身體的感覺。

可能喝高了,我爸暢所欲言的說這次去西藏,我媽不是因為花錢送禮讓家裡拮据,那個叫她去西藏的也不是她什麼「同事」,而是我媽的情人,一個只有二十一歲的河南青年。

我問我爸怎麼知道的,我爸言語不清的說我媽包里有一本相冊,裡面大部分都是我媽和那個男人的合照,好多張還是我媽和那個年輕男人摟摟抱抱很親密的合照,有一張竟然是我媽和那個年輕男人嘴對嘴接吻的照片。

我爸還說他有次聽到我媽在廁所給那個男人打電話,嬌滴滴的管對方叫老公和哥哥。只不過我爸心裡覺得虧欠了我媽,所以才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當時聽到這話,我對我媽的敬畏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想到我媽竟真的是一個騷到骨子裡的蕩婦。

睡覺之前,我再一次的幻想著我媽被別的男人玩弄然後打飛機,晚上做夢竟然夢到幾個男人同時把雞巴插進我媽的肥屄,屁眼和嘴裡狂日的場景。

第二天,我爸猶猶豫豫的問我他昨晚說了什麼胡話沒有,我斬釘截鐵的告訴他他昨晚喝多了後就睡著了,雖然講了幾句夢話,但聲音太小,聽不清楚他說什麼,我爸這才放心,我知道我爸是喝斷片了,並不知道他昨晚把我媽的事告訴了我。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