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寺淫娃 (4) 作者:明月之輝

【古寺淫娃】 (4)

作者:明月之輝2021年9月26日發布於第一會所SIS001

(四)

夜幕中,長安城內最熱鬧的大街上依然車水馬龍,熙熙攘攘。而在這條街上,城中最豪華的雲悅酒樓也是燈火通明,門口的小廝迎來送往,好不熱鬧。

酒樓二層一間裝修考究的房間內,李冰清的母親趙嫣兒正面色冷冷地坐在一個大約五十左右,衣著華麗的老頭兒對面。二人中間的桌子上擺了滿滿一桌精心烹制的菜肴,可卻沒人吃一口。

此刻,屋內的氣氛有些緊張,那個老頭兒不慌不忙地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身邊的僕役立刻殷勤地上前為其滿上。

「翟老若是沒有別的事情,恕嫣兒要告退了!」趙嫣兒不喜和這樣的人過多交談,便語氣生硬地開口說道。其實換成誰,面對著上來直接以一般的價格買走自己在城外的田莊的人,都不會語氣太好。

「李夫人,萬事三思啊,你一個婦道人家,又沒有男人依靠,如今女兒又出了這樣的事,那個莊子你還能顧得上嗎?如果你能夠接受我的價格,我保證讓你明天拿到銀子,你也不必再這麼辛苦,你覺得如何?」翟老頭兒慢吞吞地說著,看樣子根本沒有把對面的這個婦道人家放在眼中。

趙嫣兒知道翟老頭兒身後必然有人撐腰,否則以他家的實力斷然不敢這樣對自己說話。她也知道自己一個婦道人家守著偌大的家業必然會招致一些宵小之輩的眼紅,也許自己女兒的事情就是翟老頭兒設計的。可是趙嫣兒不怕,這麼多年,她一個人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她從不會被別人幾句話嚇倒的,可是如果讓她查出是誰在背後害她的女兒,她絕不會輕饒他。想到這裡,趙嫣兒鳳目一瞥,眼中滿是不屑,道:「我們李家的事情不勞翟老費心了,我趙嫣兒還不會被這種小場面嚇倒的。告辭了!」說罷,起身就要離開、她趙嫣兒又不傻,若真的將田莊便宜讓出去,那遲早有一天其他的田產生意也會被吞沒,自己和女兒到時候也只能任人擺布。

「李夫人莫動怒,若老朽今晚言語中有得罪之處,還請夫人不要計較,老朽乾了這杯,給夫人賠罪!」翟老頭兒看趙嫣兒要走,便端著酒杯攔在了前面,然後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抬手不打笑臉人,即便心中對翟老頭兒很是反感,可見他端酒賠罪,趙嫣兒也不好讓場面冷到底,儘管知道他只是做做樣子,趙嫣兒依然端起面前的酒杯跟著乾了。然後,將酒杯放到桌上,帶著兩名侍女離開了房間。

「老爺,就這麼讓她走了?」身後的隨從問翟老頭兒。

「一個女人而已,怎麼能逃得過我的手心!既然她性子烈,那我倒要好好馴服馴服她,到時候讓她把莊子自己拱手讓出!」翟老頭兒陰笑著把玩著手中的酒杯。

「是,老爺英明!」隨從躬身拍著馬屁。

坐在馬車中準備回府的趙嫣兒心中有些不安,翟老頭兒的話不是一時興起,她覺得莊子上肯定有人與其勾結串通,這就不妙了。

「紅英,紅月,明日你們隨我去莊子上走一趟!」趙嫣兒眉頭緊鎖,語氣不容置喙。

「是,夫人!」兩名侍女平日裡沒少跟著趙嫣兒走南闖北,對她忠心耿耿。見識和膽量不是一般的丫鬟可比,何況身上還帶著功夫,所以趙嫣兒對她們很是信賴。

第二日,當趙嫣兒她們一行到了城外田莊時,已過了晌午。田莊的管事聽聞主家到了,慌忙帶人出來迎接。

「李管事,平日忙著這麼大一個莊子,實在是辛苦了!」趙嫣兒讓人安頓下幾名護衛和車夫,便帶著兩個侍女和管事在田間轉悠著。

「夫人說哪裡話,這時小人分內之事,怎麼敢言辛苦!」李管事態度很謙卑,如果說莊子裡有人勾結外人,那麼趙嫣兒第一個要考察的就是這個管事。趙嫣兒平日裡都在城中,城外的莊子大小事務基本都是由這個管事做主。所以她特意點名讓管事陪著,也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幾分忠心。

走了一圈,趙嫣兒問了一些收成和收支,以及莊中佃戶的人數上的問題,李管事一一作答。趙嫣兒沒有覺察出什麼不妥之處,眼見天色已晚,便想在莊中留宿兩日,查查莊中帳目。李管事一聽趙嫣兒要在莊中留宿,不由一愣,隨後便忙不迭地應承下來。

待將趙嫣兒引至莊中主家的院落中,李管事的小眼睛「滴溜溜」一轉,便湊上前對趙嫣兒諂媚地說道:「莊中的溫泉池前些日子已經完工,今日已有城中的達官貴人來此體驗,眾位老爺夫人都是讚不絕口,不知夫人是否願意去試一試?」

經他提醒,趙嫣兒才恍然想起,之前確實命人依著這裡的環境建了一座溫泉池,只是近日忙碌,一時間忘了此事。既然是自家的,那麼自然是要去體驗一番的。

得了趙嫣兒的肯定,李管事便轉身出去安排了。

「夫人,您懷疑他?」院中已無外人,紅英上前問道。

「我不想懷疑他,但是如果他真的是內鬼,那我們麻煩就打了,所以不得不防!」趙嫣兒面色凝重。

「那要不要我去盯著他?」紅月輕功極好,主動請纓。

「現在還沒有任何端倪,暫時不用,待後兩日查帳後再說!」

「是!」

晚上,李管事在莊中設宴接待趙嫣兒,看得出來宴席是費了心思的。趙嫣兒也飲了幾杯酒,一頓飯下來,也算是賓主皆歡。

飯後,李管事湊上前來,對趙嫣兒道:「夫人今日舟車勞頓,溫泉池以為夫人備好,請夫人前去體驗!」言罷,又轉向兩名侍女,道:「在下也命人為二位姑娘作了安排,還請二位不要嫌棄!」趙嫣兒不由心中暗想李管事辦事還算周到,連她的親信都巴結到了。

「李管事客氣了,我們守著夫人便好!」紅英搶先說道。

「這……」李管事為難地看向趙嫣兒,趙嫣兒也沒不給他面子,對紅英紅月道:「你們這兩日也辛苦了,既然李管事已經安排妥當,便不要辜負李管事的好意,稍後你們也去溫泉中放鬆一二!」

「是,夫人!」

李管事見趙嫣兒給他台階下,便更加殷勤,親自將他們引入溫泉池所在的院落中。

不得不說,這裡建得還真是不錯,分為大小不同的院落,內中各個溫泉池也是大小各異,均建在了精雕細琢的屋內,水是活水,旁邊配有帳幔軟榻,供客人休憩。屋內雖然水汽騰騰,卻絲毫不覺氣悶。

趙嫣兒自然是被安排到了最好的小院內,而紅英紅月被安排到了旁邊的院內。院外兩名身材修長的女子在門口迎著趙嫣兒,進入池內將由她們服侍趙嫣兒。據李管事說,這兩名女子是溫泉院最好的,精通人體經脈,穴道,按摩手法讓人如痴如醉。趙嫣兒謝過李管事後,便隨著兩名女子進入院內,李管事也自覺退了下去。

進入屋內,趙嫣兒方才看清,這兩名女子長得即為相似,且都年歲不大,面容稚嫩,可是身材卻前凸後翹,曲線玲瓏。

「你們是孿生姐妹?」趙嫣兒好奇問道。

「是的,夫人!」女子恭敬答道,並上前服侍趙嫣兒寬衣。

衣服一件件地褪下,逐漸露出趙嫣兒雪膩緊緻的肌膚。趙嫣兒今年不過三十八歲,正是一個女人成熟魅力正盛的時刻。而趙嫣兒平日裡生活富裕,保養得當,容貌和皮膚看起來更是不輸二十多歲的女子,再加上渾身散發的成熟韻味和比之少女更顯豐腴的軀體,讓她整個人都籠罩在雍容華貴的光環中,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吸引一眾男人的眼光。

當肚兜從身上解下,被緊緊包裹的乳峰彈跳而出,乳型完美,渾圓碩大卻毫不下垂。峰頂上面兩點嫣紅嬌嫩卻堅挺,雖不似少女般粉嫩,卻毫不遜色。最後的褻褲順著兩條光潔豐腴的玉腿滑落到地上,腿間鬱鬱蔥蔥卻修剪整齊的黑毛暴露在外面。

趙嫣兒邁開白嫩的玉足,沿著石板砌成的台階下到水中,靠在池壁上。溫熱的水流緩緩從自己身上流過,微燙的水溫蒸騰著自己的嬌軀,趙嫣兒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天的疲憊在這裡得到了全面的緩解。

兩名孿生姐妹跪趴在池邊用熱毛巾為趙嫣兒擦拭著裸露在外的肩膀和玉臂,並不時地按摩著各處穴位為其舒緩疲勞。趙嫣兒感到前所未有的放鬆,不由對這兩個嬌俏可愛的姐妹更加滿意。

不知跑了多久,兩姐妹之一開口道:「夫人,您已經在池中泡了半個時辰了,不如上岸讓奴婢為您做個全身按摩,可好?」

「恩,好!辛苦你們了!」趙嫣兒已經在溫水中泡得有些昏昏欲睡了,聞言,便走出溫泉,讓兩姐妹為其擦乾全身,伏在旁邊的軟榻之上。

此刻,趙嫣兒一絲不掛,全身肌膚在溫水中泡得白中透著粉嫩,無比誘人。而她伏在榻上,纖細卻不失肉感的腰部便自然而然塌了下去,只襯得如白雪堆砌出的渾圓臀部高高翹起,如同出水的蜜桃,多汁可愛。

趙嫣兒顯然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散發的魅力有多大,她只覺得同為女人,並沒有什麼可避諱的。兩姐妹對著這具晶瑩雪白的軀體驚訝片刻後,便似回過神來一般,上前為趙嫣兒做全身按摩。細滑的精油被均勻地塗抹在趙嫣兒的身上,兩雙白嫩的纖纖玉手在其全身忙活著。

身上的穴位被輕重合適的力道撫摸按壓著,趙嫣兒只覺得說不出的舒適,不由從嗓子伸出發出一聲長長的呼吸。

兩姐妹在趙嫣兒背部穴位按摩一陣後,便將其輕輕翻了過來,讓其仰躺在榻上。趙嫣兒的雙峰此刻依然高高聳立著,平坦光潔的小腹上臍窩深深。兩姐妹一人按揉著趙嫣兒胸口的穴位,一人在她腳邊輕抬起她的玉足進行足底按摩,趙嫣兒雙腿間被陰毛覆蓋的三角地帶此刻全部暴露在她眼前。

漸漸地,胸部的兩隻手由對穴位的按壓變成了對整座雙峰的撫弄,修長的玉指,柔嫩的掌心不時摩擦過峰頂的蓓蕾,讓其更加高高漲起。而負責足底按摩的兩隻手則逐漸沿著修長的玉腿向上撫摸著。

「啊」美婦人雙眼迷離,紅唇微張,發出一聲輕吟。她並不懂穴位按摩,只是覺得現在的感覺越來越不同,似是難過,似是沉迷,仿佛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其吸入其中後,慢慢地玩弄著她。

少婦的全身慢慢泛紅,她不知道那均勻塗在身體上的精油中含有足以讓她慾火焚身的藥物。兩姐妹看著逐漸迷失的少婦,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上方的少女慢慢低下頭含住了峰頂上含苞待放的,一隻手開始由輕到重的揉捏著飽滿的乳肉,少婦的乳房沒有少女那樣堅挺的硬度,卻軟綿彈手,如同一個皮薄餡大的肉包子一般。

另一個少女香嫩的粉舌靈巧地在少婦玉足之間的趾縫間穿梭。少婦現在的意識雖然存在,卻沒意識到現在自己已經是兩個少女的盤中餐了,她只覺得這種按摩的方式有些特別。

溫熱的感覺從胸部和足底傳來,酥酥麻麻,撫弄胸部的少女舔弄揉捏地更加細膩,玩弄玉足的少女用香舌和手指沿著足底的紋路輕輕滑動著。美婦人覺得癢想要縮回雙腳,卻被少女按住,動彈不得。

「啊,你們的按摩好特別的,但是又好舒服啊,啊,好癢啊!」少婦嬌喘著,呼吸變得急促。玩弄玉足的少女終於放開了手,她走到少婦一側,說道:「夫人,不如我們換一種方式,保證你更加舒服,好嗎?」

少婦似乎已經沒有多餘的經歷去想話中的意思了,只要讓她能夠緩一緩那種奇怪的感覺就行。於是,她點頭應道:「好,聽你們的!」

兩姐妹相視一笑,分別站在少婦左右兩側,俯下身子。趙嫣兒奇怪他們要幹嘛,只見兩個少女齊齊伸出細嫩的舌頭,探入少婦的耳洞之中。

「啊!」趙嫣兒身體似乎都要彈了起來,卻被兩姐妹左右兩邊按住了胸部壓了下去。

「吧唧,吧唧」少女口中津液隨著櫻唇和舌頭在少婦耳中蠕動,發出連續不斷地輕響,卻衝擊得少婦頭昏腦脹,她不斷扭動著身體。兩姐妹一人伸手撫弄少婦胸部的乳肉,一人伸手探至少婦胯間的芳草地中逡巡著。

「啊,你們......你們這不是......按摩!這樣......不對!」少婦斷斷續續地說著。

「夫人,這才是最銷魂的按摩,您只管享受就好。」

「啊啊啊,不行了,停下!快!」少婦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

兩姐妹無動於衷,依然不斷地刺激著眼前的美艷少婦。峰頂的蓓蕾如同被拔蘿蔔一樣被兩根手指輕捏著上下擼動著,胯間圍繞著陰蒂不停畫著圈圈的手指再加上耳中濡濕的香舌,如同電流般從各個部位過遍全身。只是幾個喘息間,就見少婦突然牙關緊咬,喉嚨中擠出「啊啊啊」的聲音,雙腿微微向上抬起,腳背和小腿繃得筆直地在空中劇烈地抖動著。過了好一會兒,少婦才似被抽乾了力氣一般,癱軟了下來,喘著粗氣,眼冒金星地看著兩個剛剛做了壞事的嬌俏少女。

兩個少女依然笑靨如花地看著少婦,然後便停止了對少婦的折磨,同時站起了身,解開了身上的腰帶。少婦已經沒有力氣起身了,她驚訝地看著兩個少女身上的外衣脫落在地,裡邊竟無一件內衣,直接露出如凝脂般白嫩的軀體,兩顆飽脹的乳球隨著兩個少女的動作在胸前輕顫著。

趙嫣兒順著少女的身體向下看去,兩個少女粉嫩的胯間竟無一絲陰毛,蜜穴處陰唇上已經濕漉漉地沾滿了蜜汁,再被燈火照得如同白晝的屋內,閃閃發光。當然這不是讓她最吃驚的,真正讓她吃驚的是,那粉嫩肉縫的頂端本該是一顆小豆蔻的地方,竟然是一根通體雪白呈粉色的大肉棒,看那樣子竟比一般男子的還要粗壯。兩姐妹皆是如此。

趙嫣兒看著眼前晃蕩的兩根大肉棒,不由一陣心慌,自從丈夫去世後,她已經多年為何人交歡過,也是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識到男人的寶貝。

「夫人,現在才是最享受的時候。」一個少女走過去輕輕掰開趙嫣兒依然還在顫抖的修長雙腿,用身下的肉棒抵住她的雙腿間輕聲說道。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