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終結 非綠的純愛後宮謝罪版本(79-81)作者:風的殘響

簡體

【紀元終結】非綠的純愛後宮謝罪版本(79-81) book18.org

作者:風的殘響2021年9月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79章 風雨欲來 book18.org

車隊突然停了下來,身旁的侍衛停下口中的滔滔不絕,滿懷肅穆之情地注視前方。 book18.org

龍天翔隨著馬匹的前進而上下點頭的動作也終於止住,在獲取到想要的情報後,他不得不承受那名侍衛對聖女不帶重樣的溢美之詞,早已是後悔不迭,如今可算是獲得了解放。 book18.org

打起精神抬頭張望,他們似乎來到了通往臨光世家府宅,或者說一座城中城的入口處。面前矗立的巨門透露出歲月的滄桑,但正面牆上的浮雕依舊栩栩如生,上面所刻印的一切宛如就發生在眼前。 book18.org

巨門右側門柱上的是一名高舉手中權杖的女子,在她的腳下是波浪般起伏的線條;女子似是在踏浪而行,目光堅毅地看向前方,那裡似乎有著什麼在等待著她。而左側門柱上的依舊是那名女子,只不過她此刻身體已經被浪濤吞沒,整個人呈現一副頭朝下的緩緩下沉之姿,然而她向上伸出的手卻散發出一股力量,將周圍壓迫來的浪濤擋住,似是在表達自己絕不屈服的反抗之意。 book18.org

這似乎是記述了什麼故事,但龍天翔翻遍腦袋,也沒有找到任何頭緒。 book18.org

穿過這扇大門,遠處錯落有致的建築群隨之映入眼帘,而正中央的那座建築最為宏偉而又富麗堂皇:紫色的瑪瑙鑲嵌於金黃的琉璃中,在落日餘暉的照耀下散溢出柔和的光彩,竟是給人一種似是能包容一切的錯覺。 book18.org

憑藉自己過人的目力,龍天翔隱隱約約看見窗玻璃上似乎有許多花紋,其中似乎…… book18.org

「項兄,走吧,別愣著啊?」 book18.org

將馬的韁繩交給一旁恭候著的類似僕役的人,那名話嘮侍衛——龍天翔記得他似乎是叫洛大河——拍了拍龍天翔的肩膀,隨後翻身下馬。 book18.org

「——項兄?」 book18.org

看見龍天翔沒什麼反應,洛大河有些奇怪地又喊了他一聲。 book18.org

因為項天是自己的假名,龍天翔半晌才反應過來,隨即一個翻身也是輕巧落地,有些歉意地看向洛大河。 book18.org

「抱歉,實在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氣派的建築。」 book18.org

「哈哈哈,那項兄你可真是驚訝得太早了!」 book18.org

洛大河對龍天翔的說辭毫不懷疑,大笑著拍擊他的肩膀。這個沒什麼心眼的大漢,在和龍天翔的一番交流(假如單方面的敘述也算交流的話)後,已經完全不把他當外人了。 book18.org

「洛兄,看樣子你我要暫時分別了。」 book18.org

指了指一名俯身在轎前傾聽,隨後直起身子向自己走來的侍女,龍天翔笑著開口。 book18.org

那名侍女很快來到兩人近前,躬身行禮,隨後開口說道:「聖女吩咐,由我來為您帶路前往暫居之地。」 book18.org

「還請麻煩帶路前往。」 book18.org

龍天翔極有禮貌地還禮,隨後再次略有遺憾地同這位大河老兄告別,轉身跟著侍女拐入另一條道路。 book18.org

不同於從正門通往正中建築時,四周那宛如鑲嵌著珠寶般閃耀著的氣派豪華,這條路就顯得有些樸實無華,沿途樹木蔥鬱,相當幽靜。 book18.org

在來到一棟清幽小樓前,侍女再次微微躬身行禮:「還請客人在這裡暫居幾日,聖女將會在近期召見閣下。」 book18.org

「多謝了。」 book18.org

「嗚啊!你——!」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龍天翔滿臉疑惑地看向突然面色漲紅一片的侍女,等待著她的下文。 book18.org

「客人,你的手!?」 book18.org

「哦哦,抱歉吶,一點不太好的習慣。」 book18.org

面色如常地將放在侍女臀部揉捏的手收回,龍天翔歉意一笑,然而話語間卻聽不出半點歉意。 book18.org

見他如此無恥,侍女氣得牙根痒痒,壓抑不住的怒火直衝胸膛,可卻無從發泄,只得狠狠瞪了一眼龍天翔,隨後憤然轉身離去。 book18.org

看著她逐漸遠離的身影,龍天翔臉上那漫不經心的微笑也逐漸收斂。他自然不是無端想要搞黃色,他龍天翔什麼美女沒見過,會如此饑渴? book18.org

眼前離去的這個,雖然身材算得上高挑,但上下瘦直,根本沒有什麼起伏的線條,或許她臀部的曲線還要比胸前更明顯一些。 book18.org

「臀部肌肉緊實,看樣子經常進行武道鍛鍊,應該實力不弱。……可是她並非淫魔女,卻對自己這般舉動分外容忍……」 book18.org

龍天翔靜靜分析著。一個人憤怒時的反應往往會暴露很多信息,而她恐怕是得到了聖女的意思,務必要客氣對待自己。 book18.org

——不合常理。 book18.org

龍天翔無論如何思考,都覺得這不合常理。那名侍女明顯和聖女關係很近,應當算是貼身侍女一類,負責照顧聖女的起居出行。假如聖女是淫神女的話,她又怎會不是淫魔女? book18.org

畢竟光看面貌,她也算得上五官端正,面容秀氣,就塞拉斯那傢伙的品性,會不放過這麼一個優質潛力股? book18.org

然而任憑自己如何胡亂猜想,也絕無可能就這麼直接搞清楚一切。 book18.org

想清楚這點,龍天翔決定暫且先躺平,靜觀其變。針對他的陰謀雖然隱秘,但在異族頻頻出招的當下,龍天翔敏銳察覺到,看似密集的攻勢中,同樣蘊藏著他反擊的機會,而他當下需要做的,就是沉住氣,等待敵人露出破綻的時候。 book18.org

然而之後一切的發展,比想像中要快,或者說,與聖女的會面直接引發了之後的一切。而這是此時的龍天翔,所萬萬所沒能想到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采佩西,我希望你不要再插手這件事情!」 book18.org

投影而出的魁梧男子在寬敞大殿中急促地來回踱步,左頰上的肌肉不住顫抖,隨後驀然止步,有些深陷的眼睛死死盯住高高寶座上慵懶斜倚的少女。 book18.org

「哦~塞拉斯,你這話說的就有些無趣了,我何曾插手過你的事情?」 book18.org

「那個叫凌祁的小子,他本來早該死了,結果竟是被你親自轉化為血裔,還破壞了我在整個北境的布局!你竟敢說你不知情!?」 book18.org

「我應該明確告訴過你了,凌祁是我當初一時興起所救,玩膩了也就放他自由,至於他後來所做的一切我自然不知情。」 book18.org

少女漫不經心的回答似是徹底激怒了塞拉斯,他聞言緊握住拳頭,身體簌簌顫抖著,大聲吼道:「一句你不知情,你就能置身事外了嗎!你怎能夠如此推脫!怎能夠!怎能夠!怎能夠!!!當初她出事時你也是——」 book18.org

「夠了!」 book18.org

少女漫不經心的表情不再,血色雙瞳閃爍著攝人的光芒,低頭俯視著高大寶座下方的塞拉斯,冷冷開口道:「塞拉斯,吾承認當初救下凌祁是有不妥之處,但吾應該也補償過你了!你想要知道龍天翔的動向,吾也已經派人查明並且告訴你了!你想要龍天翔暫時無法動用神兵,吾也已經施展手段,暫時切斷了他與神兵之間的聯繫!你究竟還想怎樣!」 book18.org

塞拉斯雖然僅僅只是一介投影分身在此,但在那等巨大壓迫下依舊感受到這直逼意識深處的難言恐懼。 book18.org

是的,他太過憤怒了,以至於居然忘記,面前的少女是當今世上唯一一位真正達到十境神位的至尊。雖然因為她的緣故,少女曾對本源之力發下誓言,與他們狼人一族永結盟好,但這不代表他可以肆無忌憚地指責少女的所作所為。 book18.org

——都是龍靈月那混蛋女人的錯…… book18.org

胸口隱隱有些作痛,那裡的陳年舊傷哪怕已經過去數百年,依舊沒有被完全消去。這一切都不斷困擾著他,時刻提醒著他,並在青龍世家當代,那位不學無術的世子,龍天翔橫空出世時愈演愈烈。 book18.org

當初他的計劃本來都要成功了,若不是四神獸世家中,青龍世家那位男人婆僥倖突破十境,同時強行吸納其餘三家始祖達到九境巔峰的力量,以自毀一擊攻擊他,他又怎會跌落這十境神座,落得如今這偽十境的地步? book18.org

塞拉斯沉默下來,熾熱的思緒慢慢冷靜下來。 book18.org

不過沒關係,一切都暫時還在他的掌控之中。遠征軍已經逐漸陷入他設下的陷阱,海妖族的那位在他的警告下也不敢出手相助。四靈市的實驗進展也很順利,對各大世家的滲透也有條不紊地進行。如今只要把龍天翔這個心頭刺拔掉,一切就都會走上正軌。 book18.org

沒錯,只要龍天翔這個礙事的傢伙死了,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book18.org

深深吸了一口氣,塞拉斯看向高大寶座上的少女,躬身道歉。 book18.org

「是我衝動了,還請殿下不要怪罪。我只是想確認一下,血族方面真的不會再干擾我的計劃了嗎?」 book18.org

「哼,自然。只要吾一日尚且還是這血族之主,就絕不會允許他們插手此事。」 book18.org

「得到您如此承諾,塞某就放心了。哦,對了,我知道聖女是您的人,若是她出手阻撓……」 book18.org

「凡塵之人非吾血裔,君可自便。」 book18.org

吐出最後幾句話,少女用纖細玉臂撐住頭,一副疲憊之態,再也不多做言語。不過塞拉斯明白,少女曾經不眠不休戰鬥數月之久,所戰鬥的場地如今化為了綿延不絕貫穿北大陸的大裂谷。她是不會因此就睏乏的,這副樣子只是在告訴他,速速離去,不要不識好歹。 book18.org

達成了預計的目標,塞拉斯也不再多做停留,隨著投影的結束,分身逐漸化為粒子消散於無形。 book18.org

「殿下,這傢伙實在太過無禮了!依我看,就算我等同他們狼人一族歃血為盟,也不必如此處處忍讓他!」 book18.org

少女或許是真的疲了,眼睛微閉,頭撐著一動不動。 book18.org

半晌後一聲輕嘆。 book18.org

「我許下的誓言又何止那一個呢……」 book18.org

「婉姐姐,對不起……我已經沒辦法阻止他了……哪怕眼睜睜看著他最終涉足禁忌……」 book18.org

「龍天翔啊,龍天翔……你會是我所期待的那個破局之人嗎?」 book18.org

第80章 召見 book18.org

「跟我走吧。」 book18.org

依舊是上次的那個侍女,不過這次她的表情相當冷淡,言語中也缺乏敬意。 book18.org

龍天翔嘆了口氣,好像被誤解了呢。 book18.org

「是聖女大人要召見小人嗎?」 book18.org

「哼,你等會兒可記得規矩點,若是冒犯了聖女……」 book18.org

侍女眼中閃過一抹寒光,顯然依舊對當初之事耿耿於懷。 book18.org

「上次是誤會……這次一定,一定。」 book18.org

龍天翔連連點頭稱是,同時暗暗感慨,這女人真是記仇。 book18.org

這名侍女轉身帶頭領路,但龍天翔可以感覺到,她的一抹氣機始終鎖定著自己,顯然是對他十分不放心。 book18.org

龍天翔索性也和她拉開一段距離,他同樣需要仔細考慮一番。在敵友未明的當下,如履薄冰、如臨深淵之感時刻籠罩著他,讓他不得不時刻多留個心眼。 book18.org

侍女接下來都是一路無言,龍天翔便也不開口說話,只是默默觀察著沿路的情況。 book18.org

「這條路似乎有些偏吧?」 book18.org

止住腳步,龍天翔看向那名侍女,語氣中帶上一絲質疑。他早已把這附近一大片的區域都化為地圖,刻印在腦海中,而在他的感知下,這條路似乎並不通向中央宮殿所在。 book18.org

「聖女大人與你的會面不希望太多人知道,所以……」 book18.org

侍女轉身看向龍天翔,眼中的情感色彩似乎有了微妙的變化。硬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從無恥色鬼到——似乎非同尋常的色鬼? book18.org

龍天翔點點頭,便也隨她繼續前行。一路上確實沒遇到任何人,而之後這條路的方向也逐漸偏轉,最終在宮殿側後的一扇門前到達盡頭。 book18.org

不同於正面看宮殿時的金碧輝煌, book18.org

或許是因為背光,此時再近看,這宮殿卻顯得極有壓迫感。 book18.org

侍女將手放到門上,淡淡光華流轉,側門隨之開啟。黑黝黝的廳堂隨之敞開,宛如欲擇人而噬的黑暗巨口。 book18.org

龍天翔微閉雙眼,緊握雙拳,感受著手心中傳來的溫潤觸感,內心也不可思議地安定下來。 book18.org

「聖女大人在哪裡?」 book18.org

四下環視一圈,室內光線不算明亮,但也足以看清,而他的視線中並未有其他任何人的身影。 book18.org

「咳……咳……」 book18.org

就在此時,一面牆的後面傳來幾聲輕咳。龍天翔自然不可能錯過這些,仔細觀察下發現,這面牆有些虛幻,似乎並非實體…… book18.org

「還望理解,聖女寢殿不便外人窺探。」 book18.org

侍女對龍天翔開口後默默站立一旁,不再做聲。而此後有輕柔的聲音從牆後傳來:「貴客旅途勞頓,卻只能如此相迎,請恕曦玥禮數不周。」 book18.org

頓了頓,那娓娓動聽的聲音繼續響起:「想必璃夜應該已經跟你提起過我了吧?」 book18.org

「……等等?你說誰?」 book18.org

龍天翔緊繃的神經無可避免地被狠狠觸動,他怎麼好像聽見了一個不該聽見的名字? book18.org

「……難道?呵,抱歉……想到一些有趣的事情……這麼說吧,極光,這個詞你可還記得?」 book18.org

「極光……」 book18.org

龍天翔微微沉吟,隨後猛然想到當初前往聖艾麗耶絲路途中遇到的那個極光匪盜團。其整體實力之強足以威脅一方,但璃夜卻斷言其絕不會造成問題。 book18.org

「難道說!」 book18.org

「總之,就是如此,所以你大可放心在這裡暫居。說起來,璃夜她怎麼沒有與你同行?」 book18.org

龍天翔想了想,開口道:「哦……我拜託她去處理一些事情,之後很快就會和我匯合。」 book18.org

「唉,許久不見,本還想與她好好敘舊一番……也罷,這個你收好,聽聞你的身份憑證出現了一些問題,憑此即可在城內暢行無阻。」 book18.org

聖女似是有些失望,但那絲極其細微的情緒波動很快就消失不見,隨著她話音落下,一道流光從牆中飛掠而出,被龍天翔條件反射性地抓入手中。 book18.org

「這是……」 book18.org

龍天翔低頭看向手中的東西,隨後眼神閃爍了一下,迅速將其收入空間戒指中。 book18.org

「那麼,在下就告辭了。」 book18.org

隔著那面似虛似實的牆壁,龍天翔仿佛隱約看見一位女子滿懷深意的眼神。不過此刻,他需要做的,是立刻回去整理一番所知的情報。 book18.org

依舊是由那名侍女送龍天翔離去,在回到住處時,龍天翔冷不防開口說道:「今晚應是月圓之夜,不知聖女大人可有賞月這樣的雅興?」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侍女微微一愣,隨後嚴肅開口:「每逢月圓之夜,正是邪祟作肆之際,聖女大人必定要在聖堂獨自祈禱一夜,豈可能做那等事情!」 book18.org

「哈哈,是我唐突了,勿怪。」 book18.org

龍天翔歉意一笑,在侍女狐疑的目光中洒脫離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巨大的滿月高懸中天,卻總是被幾片灰白雲塊所遮蔽,讓那皎潔光輝無法顧及這片土地。 book18.org

夜深人靜,萬籟俱寂之時,床上盤坐著的那道身影猛然睜開雙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分出一道身影,瞬息間從半開的窗戶處竄出。 book18.org

窗外遠處的高樹上,一名黑衣人打了個哈欠。他旁邊蹲著的同伴似是受到感染,也同樣有些睏倦地伸了個懶腰。 book18.org

「喂,那窗紗似乎動了一下?」指著窗內那微微晃動著的窗紗,黑衣人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有些不確定地開口說道。 book18.org

另一人卻是不以為然,開口回應道:「嗨呀,窗戶開著,風一吹不就這樣了嗎?要我說,上面就是太疑神疑鬼了,居然讓我們盯著這麼一個傢伙。」 book18.org

「小姐這麼做必有其深意所在!」 book18.org

「是是……小姐怎麼會錯呢?」漫不經心地瞥了這個舔狗一眼,他突然來了幾分興致,又開口道:「說起來,小姐應該是有男人了吧?不然那身段變化——」 book18.org

「去去,就知道胡說!」黑衣人宛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二次發育你懂不懂啊!」 book18.org

兩人嬉笑怒罵之間,卻沒能注意到,蒙蔽月光的雲塊已經很久沒有移動過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龍天翔快速在林木間奔馳著,此時留在屋內的只是用來迷惑旁人的虛影罷了。 book18.org

至於他為何如此,還要追溯到白天面見聖女之時,隨同憑證一同出現的還有一張紙條:月圓之夜宜賞月。 book18.org

而聖女今夜需要閉門徹夜祈禱,談何賞月?因此龍天翔懷疑,今夜恐怕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再聯繫今夜突然有人監視起他的住處,這讓他更加堅信自己的猜想。 book18.org

至於宮殿附近園林繁密,別院眾多,究竟應往何處而去,龍天翔也早有猜測。 book18.org

為何要提及賞月,若是有陰謀又為何不找個隱秘角落?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無法這麼做。 book18.org

龍天翔迅速離開園林地帶,來到宮殿後方,此處是後花園所在,並且同時有著存放物資的地窖,地勢較為開闊。 book18.org

躲在一叢灌木後壓低氣息,龍天翔冷冷注視著十分反常,顯得有些太過熱鬧的後花園。 book18.org

一名名黑衣人不斷從地窖中搬出什麼,將這些蒙著黑布的東西搬上車,隨後將其一車車拉走。 book18.org

「這是……」 book18.org

龍天翔定睛注視下,那些蒙著黑布的東西似乎在輕微晃動? book18.org

「都快一點,今晚必須把這些東西都轉移了!」 book18.org

一道冷冽的聲音突然響起,這個聲音的主人太過熟悉,讓龍天翔忍不住心尖微微顫了一下。 book18.org

——風銘沁……她居然也在。 book18.org

雲彩遮蔽下泄出的月光灑落,她一襲白衣勝雪沐浴其中,一雙玉手伸出,在那裡指指點點。快步走動間,她勉強被襯衣包裹住的渾圓乳房姿態優雅地抖動著,讓人難以移開視線,然而她湛黑的眸子卻泛著生人勿近的冷意,掃視之下,那些剛有非分之想出現的黑衣人瞬間如芒在背,紛紛繼續低頭老實幹活。 book18.org

龍天翔用力掐住自己的手心,這才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絕不能因小失大,再犯下曾經的錯誤。 book18.org

「如何了,沁妹妹?」 book18.org

不多時,又有一女子飄然而至, 體態輕盈婀娜,周身氣質又宛若夢幻泡影,給人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錯覺。 book18.org

「姐姐放心,今晚應是足夠將其全部轉移了。」 book18.org

「嗯,如此就好,我那好妹妹前天突然回來,實在教我有些措手不及,若是這些被她發現……對了,據說主上大人慾除之而後快的那個龍天翔找到了?」 book18.org

「嗯……此人就在這裡。」 book18.org

風銘沁說著眼神飄向龍天翔所在方向,直把龍天翔嚇了一大跳。好在龍天翔經歷甚多,沒有泄露半點氣機。果然,風銘沁幽深目光繼續上移,定格在天上那輪圓月上,隨後幽幽開口: book18.org

「可惜他被聖女庇佑,暫時還不能拿下。不過大人說過,聖女很快就不會再是個問題了,就讓他再蹦噠幾天好了,他短期內是無法自證身份進入聖地的。」 book18.org

龍天翔默默聽著風銘沁的話語,那聲音是如此熟悉卻又陌生,縱然自己心如刀割,可卻無可奈何。神兵暫時還無法使用,身份憑證也丟失,如今他是既無力又無勢。他甚至不清楚塞拉斯是如何查到他的,而他目前唯一所能依靠的,就是和異族所對立的那位聖女。 book18.org

——等著我,我一定會救你…… book18.org

默默發下心中的誓言,龍天翔知道他需要儘快回去了,但他清楚,兩人面對面的時機很快就會來臨。 book18.org

第81章 再次召見 book18.org

不出預料,龍天翔次日再次被聖女秘密召見。前來帶路的那位侍女表情十分精彩,嗯,寫滿了不解。 book18.org

龍天翔不用想都知道,這個傢伙肯定跟聖女打過小報告。什麼自己其實是個無恥色棍,所犯罪行八成為真之類的。 book18.org

笑話,聖女明顯更相信我,昨日那消息都沒讓你知道好嗎? book18.org

龍天翔壓下心中莫名的優越感,隨同侍女輕車熟路來到昨日的房間。依舊是一片昏暗,難以視物,但龍天翔卻覺得,透過眼前那面似虛似實的牆壁,有一雙充滿殷切地眼睛正在看向他。 book18.org

昨夜回到住處他就仔細考慮過了,聖女明顯對臨光世家暗地裡進行的勾當有所了解,但卻沒有能力阻止。這說明至少在這臨光世家,聖女的權威遠不如那名暫代家主職權的姐姐。既然聖女昨日已經暗示自己去調查此事,說明她有意同自己秘密展開合作。 book18.org

因此在那名侍女領路完畢,靜靜侍立一旁之時,龍天翔直接不客氣地看向她:「我有重要的事情同聖女講,還請暫且退下。」 book18.org

「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讓你這種傢伙和聖女獨處——」 book18.org

「你且退下吧。」 book18.org

聖女輕柔的聲音響起,侍女呆住了,似是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book18.org

「我的實力你也是知道一些的,有些事情我確實想聽他講講,你暫且退下吧。」 book18.org

神情恍惚地蹣跚離去,侍女甚至連回應和行禮都忘了。直到走到屋外,聽見背後大門被那傢伙『砰』一聲不客氣地關閉,她才回過神來。 book18.org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 book18.org

侍女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聖女同那種傢伙獨處一室的理由,那傢伙有什麼特別的嗎?除了感知敏銳,最多也就是帥氣一點…… book18.org

「——不是的,怎麼可能?聖女大人怎麼可能看上他!?」 book18.org

侍女愣愣看著緊閉的門,開始懷疑起人生。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咳咳……所以你想說的究竟是什麼?」 book18.org

在漫長的沉默中,聖女率先敗下陣來,開口詢問道。 book18.org

「在那之前,聖女大人難道沒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畢竟今天傳召小人的可依舊是您吶。」 book18.org

龍天翔語氣中帶上一絲戲謔,卻對昨夜之事絕口不提。雖然已經知道聖女並不和異族同流,但龍天翔並不是那種信奉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類型。 book18.org

從昨天聖女暗中給他遞紙條,卻又不肯把話說明來看,她同樣是在試探自己。若是自己沒能達到它的期望,或許他就會成為聖女對付敵人的一枚棋子乃至炮灰,而非一名同伴。 book18.org

龍天翔不願往最壞的地步如此揣度他人,但他所背負的並不僅僅是他自己的命運。 book18.org

收起臉上的笑意,龍天翔目光逐漸銳利起來,盯著前方那面牆不再開口。他清楚,雖然自己看不到對面的情況,但聖女必定看得一清二楚。 book18.org

一陣沉默之後,傳來一聲嘆息。 book18.org

「……你比我想像得還厲害,不愧是璃夜推薦之人。請恕我之前的無禮試探,如今我確信,閣下確實擁有洞悉時局的智慧與力量。」 book18.org

頓了頓,聖女柔和的聲音多了一絲懇切。 book18.org

「既然如此,就請聽聽我的委託吧。請幫我調查我的姐姐,現在臨光世家的代家主——曦和!」 book18.org

龍天翔手指微微動了動,但面上依舊不動聲色:「聖女大人,能請告知在下為何嗎?」 book18.org

「因為……」 book18.org

聖女的聲音逐漸晦澀,透露出幾分掙扎,但終究還是頹然開口:「因為我的姐姐她……恐怕投靠了異族……」 book18.org

龍天翔內心震動,就想開口詢問,但還是硬生生將話語吞了回去。 book18.org

「……什麼!?」 book18.org

臉上浮現一抹不解,龍天翔決定再探探這聖女究竟知道多少。 book18.org

「異族如今潛伏在暗中,不斷滲透侵蝕各大武神世家和聯盟政府勢力。我雖然有心阻止,但也有心無力,甚至連證據都沒能獲得分毫,只能旁觀至今,結果沒想到最後卻發現……竟然自己的姐姐也……」 book18.org

聖女的聲音逐漸低沉發顫,隨後陡然高亢起來。 book18.org

「所以,可以告訴我了吧!你究竟是如何決定的,還有昨夜我的姐姐究竟背著我做了什麼事!?」 book18.org

「原來如此,聖女大人也是有苦衷啊……我可以理解,但敢問我接下如此危險的委託,又究竟有什麼回報呢?」 book18.org

「你!」 book18.org

大是大非已經闡明,家醜也已外揚,眼前之人居然還如此無動於衷,聖女有些氣結,但最後還是極有耐性地回道:「我聽璃夜說了,你想要進入聖城,我可以為你舉薦。」 book18.org

龍天翔微微挑眉,這個報酬確實優厚,如今朝聖者想要進入聖城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受到聖城之人的邀請,另一種就是通過聖城的試煉。 book18.org

前者是朝聖者進入聖城的主要途徑,而後者極其困難,這麼多年來少有人能達成,近百年來更是只有他老爹龍衍成功過,而更讓人驚嘆的是,龍衍當初是在得到裁決者首席邀請的情況,執意要試一試這據說非傷即殘的試煉。 book18.org

當然,龍天翔並不十分在乎這個報酬,畢竟他也是受到裁決者首席邀請的不世天才。只要等到神兵可以動用,或是找到別的辦法自證身份,要進入聖城也不過翻掌之間。 book18.org

——不過,現在的他似乎沒有拒絕的理由,畢竟這也同樣正和他意。 book18.org

「既然如此,這份委託我接下了。」 book18.org

接下委託後,龍天翔也將昨晚的見聞詳細告訴了聖女,僅僅隱去了他實際上認識風銘沁這一段。而聖女的反應,與其說是震怒,不如更像是一副『果然如此』的嘆惋。 book18.org

「你知道『明光祭』嗎?」 book18.org

末了,聖女冷不防問道。 book18.org

龍天翔本以為會面已經結束,倒是有些微微愣住。 book18.org

「『明光祭』?」 book18.org

「嗯……這是四年一次的盛大祭典,祭祀舊紀元終結之時,一位據說在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之際,給萬物帶來光明的女子。」 book18.org

聖女頓了頓,又繼續開口說道:「屆時除了聯盟政府,附近一帶的武神世家也都會來人,而且來者身份地位盡皆不低。」 book18.org

「……祭典是由臨光世家主辦?」 book18.org

「嗯……所以,你的時間不多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龍天翔拜別聖女,回到了自己的住處,輕輕推開門,迎接他的,是—— book18.org

「主人!」 book18.org

抬頭看向門口方向,女子一金一藍的異色瞳頓時煥發出異樣光彩,渾身愉悅快樂的氛圍幾乎就要凝滯成實體。 book18.org

龍天翔本來有些沉重的心情為之一松,直到他逐漸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璃夜』將頭埋在他的枕內,身上裹著他床上那件薄薄的巾被。但是此地常年氣候極好,因此這小小巾被僅僅只能堪堪覆蓋住她的胴體,將她豐盈的臀部給包覆住,露出圓潤的大腿根部。從他的視角看去,甚至隱隱能看見一撮烏黑髮亮的事物。 book18.org

龍天翔可恥地勃起了,但隨即心中突然升起不妙的感覺——自從他和璃夜頻繁進行雙修過後,他已經很久沒見到小夜主導璃夜身體了…… book18.org

此刻他終於回憶了起來,那種被完全榨乾到一滴都不剩的感覺……而且……他記得璃夜下身的陰毛似乎顏色並沒有這麼黑…… book18.org

「等等!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事先走一步!」 book18.org

龍天翔可恥地想要逃跑,隨後卻發現轉身之際,腿卻動彈不得。低頭看去,黑中透著點點粉色的黏液塊已經將他的雙腿牢牢困住。 book18.org

眼瞳微縮,因為龍天翔發現,這些黏液塊與璃夜本體是分離的! book18.org

——這代表小夜對自身變化的操控似乎又更上了一個台階。 book18.org

「主人,人家想要。」 book18.org

緩緩爬起身子,『璃夜』的眼睛宛如小鹿般無辜澄澈,但龍天翔卻怎麼都覺得其中閃爍著點點狡黠的光芒。 book18.org

看著她蓮足輕踏地面,一步步向自己逼近,身上披著的巾被滑落地面,露出其中完美無瑕的白皙粉嫩的胴體,龍天翔一時都有些看呆了。 book18.org

哪怕已經無數次看過璃夜的身體,但其中蘊含的美感依舊讓他百看不厭。 book18.org

「唔哦哦……別,小夜你快停下來。」 book18.org

就在龍天翔愣神的片刻功夫,『璃夜』的小手已經放在了他的小腹前,黏液從手心滲出,隨後將龍天翔的褲子腐蝕出一個缺口,將其肉棒完全包覆住。 book18.org

「明明主人這裡很誠實的說『想要』呢~」 book18.org

舔了舔嘴唇,『璃夜』的瞳色奇妙地產生了些微變化,不同於初次與她相見時,那種天旋地轉暈乎乎的感覺,此時那雙異色瞳閃爍的詭譎光彩讓龍天翔壓抑不住地獸血沸騰起來。 book18.org

「小夜啊,你讓璃夜出來,我有話跟她說。」 book18.org

強行忍耐著幾乎要暴走的慾望,龍天翔的直覺告訴他,這一切肯定是璃夜在搞鬼。璃夜的瞳術僅憑小夜是無法使用的,而小夜今天的表現……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book18.org

「唔……主人就這麼喜歡夜姐姐嗎?難道主人不喜歡小夜了嗎?」 book18.org

「呃……不是,小夜你聽我說——」 book18.org

「我不聽我不聽!」 book18.org

說著宛如青春期叛逆少女的話語,『璃夜』身軀表面驟然崩解為黏液,隨後再次凝聚成型,卻已經是另外一個人的模樣——外貌清冷昳麗宛若下凡的仙子,身材高挑,卻有著一對和她纖細身材不太相襯的豐滿胸部,不過最引人注意的還是她的那雙眼睛,湛藍雙眸宛若寒冰,其中散發的寒意有如實質,讓人即使只看一眼都會全身直打哆嗦。 book18.org

「沁兒?」 book18.org

喃喃開口,龍天翔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抓她。 book18.org

「天翔哥,我喜歡你……」 book18.org

「我也……不對!小夜你這是!?」 book18.org

龍天翔突然回過神,驚疑不定地看向面前的女子,他雖然知道小夜可以偽裝易容,但面前的一切簡直宛如他的臆想突然成真一般夢幻! book18.org

「天翔哥……你還在等什麼?人家可是等你好久了,明明一直在偷看人家……」 book18.org

用玉手輕輕揉捏套弄著朝天而立的粗大肉棒,『風銘沁』抬頭看向龍天翔,宛如寒冰的眼眸中,此時仿佛有春水融融,流淌而出,直流到龍天翔的心底。 book18.org

是啊……自己在等什麼呢? book18.org

看著眼前女子姣好的身段,龍天翔突然悲從心起,那和纖細身軀不相稱的肥碩巨乳是如此誘惑,那還沒有客人來訪,就已經微微開闔,吐露欣甘甜汁液的秘處又是多麼迷人……然而這一切都是塞拉斯的傑作,而那個混蛋如今還想將這些也從自己這裡奪走! book18.org

龍天翔心底的鬱悶與煎熬宛如找到了一個宣洩口,直從那腫脹到極限的粗大肉棒中爆發而出。 book18.org

用力挺身,肉棒頂住兩片粉嫩的花唇,隨後『噗嗤』一聲順暢進入。 book18.org

初時宛如魚入大海,周遭濕滑一片,可緊接著就宛如游龍擱淺灘,緊湊的嫩肉宛如層層疊疊的套鎖,將肉棒的進擊完全困住。 book18.org

「天翔哥,你好厲害……嗯❤️,好棒……哦~」 book18.org

『風銘沁』緊緊抱住龍天翔,修長玉腿牢牢纏住他的腰肢,不讓對方的肉棒輕易離開自己的小穴。 book18.org

「哼,次次都穿得這麼暴露,是不是早就知道哥哥在偷看你!」 book18.org

龍天翔如今雖然隱隱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虛妄,但也不再急於戳破,而是任由心中翻湧的情緒操控著一切。 book18.org

強硬地大開大合,看著宛如寒冰般的女子融化成一攤春水,龍天翔情緒越發高漲,用手大力揉捏著翹臀上緊緻但不失豐腴的臀肉,那觸感滑膩之餘又充滿彈性,讓龍天翔愛不釋手,忍不住『啪啪啪』地輕輕拍打起來。 book18.org

「啊……天翔哥……別……啊~……」 book18.org

說著阻止的話語,但每當龍天翔用手拍打之時,『風銘沁』都會發出聽起來甚是愉悅的叫聲,那緊緊吸附住他肉棒的膣道嫩肉也隨之不斷絞動壓迫,給龍天翔帶來不一樣的刺激感覺。 book18.org

「你居然是這樣的騷貨……嘖,真能裝!」 book18.org

感受著肉棒上不斷傳來的舒爽刺激感覺,龍天翔緊緊抓住『風銘沁』,不顧一切地全力衝刺,最終十指都深深陷入她的肥嫩臀肉中。 book18.org

「不要啊……天翔哥……太快了……人家好爽……要泄了……啊啊啊啊……噢噢噢……不要❤️……又要去了❤️……」 book18.org

一波又一波的瓊汁玉液噴涌而出,狠狠衝擊在龍天翔的龜頭上,然後隨著肉棒的進出而化為白色的漿汁,拋落而下。 book18.org

看著眼前女子高仰螓首,渾圓巨乳盪隨著急促喘息,漾起一道道白花花的乳浪,小腹抽搐著,時不時劇烈抽動宛如擱淺的魚兒。無比強烈的征服感油然而生,攜同著無與倫比的巨大射精感,龍天翔用力抱住女子,源源不絕的生命精華噴吐而出,誓要將眼前女子完全征服! book18.org

前所未有的噴射後,是前所未有的虛脫感。 book18.org

龍天翔毫不顧忌地躺倒在床上,呆呆地盯著天花板一言不發,半晌後才看向一旁的女子,輕輕低喃出聲:「謝謝你,夜兒。」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知道你是擔心我,才讓小夜這麼做的。放心,我已經恢復過來了。」 book18.org

「哼,關我什麼事。」 book18.org

靠在龍天翔懷中的女子面容不知何時已經變回原樣,有些冷冷地開口,但其中蘊含著的一絲不自在卻讓龍天翔忍不住露出一絲微笑。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