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六部 江陵篇 356章 玉女蒙尘

《天地之间》第六部 江陵篇 356章 玉女蒙尘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现在越来越多的老友汇聚此处,一同欣赏天地新章节的面世,真乃一大乐事。有的老友甚至从《红尘佳人如烟事》就开始追文,实在令人感动。天地精修版修订了原文中的一些人名,而且在每一部(天地共七部,现已贴到第六部 江陵篇)的后面均有出场人物和关系的介绍,大家可阅读参考。由于天地篇幅浩大,出场人物繁多,情节牵扯盘绕纠结,前后行文逾十年,很多错漏偏颇之处甚多,敬请指正理解为盼。含笑致意

第三百五十六章 玉女蒙尘

春夜的雨后,一辆宝马Z4轿车驶入了这所优雅会所的停车场。优雅的流线体车身,光泽流动的外观,厚实的引擎,都让看门的小王无法移开视线。和其他高档轿车不同,宝马的设计总带着一丝独特的高贵感觉,和些许阴柔的气质。这是一款让女人看上就想拥有的完美坐骑,尽管轮胎和车边被泥土染上,但丝毫不影响她成为目光的焦点。

但当乘客,从车上走下,和助理一起向门口走去的时候。小王迅速将这辆价值几十万的跑车抛入九霄云外,只见一个一米六四,身形修长匀称的美女,带着浅浅的微笑,那清纯中带着高雅,柔媚中带着可爱的脸庞,让小王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她,正是江陵演艺圈的新晋玉女偶像张燕。尽管二十出头,但清新雅致俏丽迷人,气质让人魂销。

张燕走入了会场,吸了一口气,让助理帮忙整了整衣容,便带着标志性的笑容走入了歌友会的会场。顿时,歌迷热情的尖叫声,掌声,还有迎面而来的鲜花,把这间不是很大的场所变成了欢乐满溢的世界。

今晚的张燕,主要是演唱了自己几首最新的作品“月圆花好”“快乐的人请鼓掌”。不过,她的老歌,似乎更受歌迷们欢迎,在大家“夜来香”和“茉莉花”的呼声中。张燕一遍遍地,给他们带来自己不知道唱过多少遍的经典。夜晚很长,但和偶像一起度过,歌迷们觉得时间,真是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晃眼就不知所终。

夜深了,张燕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汽车副驾的座位上。助理开着车,讨好的说道:“张小姐这么受欢迎,真是厉害啊,歌迷送的东西差点就装不下了。”

听到助理这么说,玉女偶像心中泛起却并非甜蜜,而是苦涩。忙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助理在身边,化妆师,司机,杂务,都还请不起。这辆车是自己的男朋友白秋送的,自己的签约公司也是男朋友介绍的什么媛媛影视,歌友会还是男朋友帮着张罗的,虽然他付出了很多,自己却总是这么倒红不红的,新作品反应平平,除了死忠歌迷,关注度是每况愈下,看来下面倾尽心血要出的这张专辑就很关键了。

音乐界混不开也就罢了,银幕上也找不到中意自己的导演,票房号召力更无从谈起,比起江陵甚至江南省的男演员,女演员的日子难混许多,年轻貌美的姑娘一茬又一茬出来,把本属于她们的市场,抢得一干二净。不当家不知财迷油盐贵,当明星,赚得多,开销也是惊人,从毕业实习到现在这一两年入不敷出,看着账户上逐渐下跌的数字,张燕心里飘忽忽地没有着落。

想到这里,张燕叹了一口气,望着阴淡的夜空,内心还停留在惆怅之中……

“我明天上午要去白秋那里,不要安排其他的工作了。”张燕突然说道,这个决定她做了很久,如今一冲动,下了决心。“好,我来安排。”助理应道。不多问,只做事,这是做明星助理的必要条件,这个戴眼镜的女生自然懂得。

宝马消失在茫茫车海之中,新的一天来到了……

大城市的早晨总是如此匆忙,无数人都是揉着惺忪的睡眼,抓住早餐便冲出家门,怀着各式各样的心情,走向目的地。千万人中,有我如此悠闲自在心境的,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人来。

宽敞明亮,装饰豪华的办公室里,春光弥漫。我敞开上衣,仰在高级皮椅上,感觉放飞自我的极度舒展和惬意。

一位全身赤裸的美女,双手扶住我的胸口,纤细的腰肢灵活地扭动着,秀发四散,细腻光滑的皮肤抹上一层闪亮的水光,显得更加迷人。

白皙粉嫩丰盈的双乳顺着扭动的节奏上下耸动,惹得我一把握住,用力揉捏,美女发出了淫荡的,夸张的呻吟声,更加卖力地服侍着身下的男人。

“汤灿我的心肝儿俏厨娘,你技术不错啊,进步挺快的。”我满足地看着自己的阴茎被美女的阴部吞吐着,享受着那灵活的腰部动作,调笑地说道。就在享受天后汤灿下阴侍奉的同时,我还玩弄着身边的旗袍丝袜高跟美妇蒋文端那对丰挺的大奶子,揉摸得蒋姐春情上面,腻在我的身边哼哼唧唧的嘴对嘴亲在一起扭个没完。

昨晚和艳后玉明又是一夜交欢,今早到凌江阁上班,身着紫色立领短袖网纱紧身真丝旗袍和灰丝紫色高跟鞋的蒋文端正在打扫房间,我一进来就被扯住眼球,半推半就地这个端妃蒋姐用奶子衬着替我按摩起了头部,按着按着就开始趴跪下去用小嘴儿伺候起我下面的小头起来。

正在得趣之间,俏厨娘汤灿戴着银色精美的小后冠,穿一条银色贴片露背小摆裙,踩着一双水晶袢带高跟凉鞋,端着一碗冰糖银耳羹给我殷勤送了进来。

一见到这个香艳的场面,汤灿这个闷骚淫浪小妖精哪里还按捺得住,先假模假式用小调羹替我一口口喂着,后来便换了白玉盏儿,腻在我的身边用小嘴儿含着替我口对口喂将过来,就这么着香艳银耳羹喂到后面,早就任我亲嘴摸奶春情上面玩到了一堆,最后鸠占鹊巢挤开端妃和我肏在了一堆儿。

“讨厌,白秋我的主子,啊,啊,您那玩意真大,啊,啊,好舒服。”也不知是演戏还是真的爽,汤灿这个美女不断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浪荡叫声。

“不大怎么满足你这个小骚货,来,快跪下给主子含着,我要出来了。”感受着女人阴部一阵阵紧缩,我有些忍受不住了。

汤灿从我身上下来,温驯服帖地跪在我的胯下,昔日的民歌天后毫不犹豫地含住了满是自己淫液,油光水滑的大阴茎。一边吞吐,一边舔舐,同时还熟练地爱抚着那下垂的蛋蛋。

我一边搂低身边端妃的头,和她美美亲嘴儿咂舌头,一边摁低胯下灿妃的头,鸡巴在她的小嘴儿里美美抽送耸动着,酝酿了半天,最后我腰一挺,大量的精液射进了汤灿的小嘴。她骚媚地眼望着我,将精液全部吃了下去。

穿上了衣服,刚才淫荡风骚的美女,立刻变成了时尚美丽的都市女郎。我还光着下身,就一把搂住汤灿,笑道:“小骚货,你最近服侍得主子我不错,我叫繁花那边也给你和蒋姐各自安排了一个药店,你们两个也要成老板娘了呢,主子对你不错吧。”

汤灿一听,心花怒放,狠狠亲了我一口,嗲声嗲气地说道:“主子你对我真好,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嘿嘿,下次,主子要好好玩一玩这里。”我撩起汤灿的裙摆,手伸进内裤,在菊穴上用力按了下去。“啊,主子,灿儿反正都是你的人了,您想怎样我都可以的,就怕主子身子受不了。”汤灿呻吟了一声,并没有避开,而是骚浪地扭动着臀部,说道。

“好,你们先别走,在旁边房里呆着,一会儿我女朋友那个新的民歌天后张燕要来了。”“天后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也当过天后吗?”汤灿心里这么想,却不敢说不来。是啊,一年前自己是那么的风光,登上舞台未曾开唱台下便是雷鸣般的掌声,那么多俊男靓女蜂拥着给自己献花,唱完了却因为观众太过于热情,一再谢幕却下不了场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当然她也明白,自己这个公众面前的时尚民歌天后是人上人,但在少数的几个男人眼里,其实也就是个床上玩物任别人骑在胯下的人下人而已。只要花上足够的钞票,或者权势达到一定的级别,不仅可以一睹她全裸的美丽胴体,还可以让她脱得一丝不挂给男人唱歌跳舞陪男人睡觉。

甚至还有个著名军头老男人要她浑身上下脱得精光,然后涂脂抹粉浓妆艳抹一张俏脸化妆成美艳狐狸精模样,上面戴着大盖绿军帽,下面穿着四面开裆的亮光长筒丝袜和性感黑色细高跟船鞋,中间一丝不挂空档出镜三点毕露,只有一缕淫毛盖着自己的骚屄。就这么端庄中透出无限艳冶骚浪的一个俏美女兵在自己面前站队列,老男人口里喊着“立正稍息左转右转后转齐步走啥的”,自己这大校美女天后老老实实像个列兵一样听从每一道命令后完美执行,稍不满意男人就会打自己的屁股或扇奶子打耳光弄得自己难受无比,这时候,汤灿感觉自己就是个最最高档的人形肉玩偶。

老男人最后会一遍又一遍命令自己以站姿给自己行军礼,然后又是跪姿行军礼,然后行军礼后吹喇叭,吹一会儿喇叭又行军礼,最后要自己躺在床上一边行军礼一边挨肏,或者骑在老男人的身上一遍又一遍行军礼并用下阴伺候他,直到肏爆爽射为止。

老男人毕竟六十好几了,身体早就被透支得不行,饶是汤灿为了伺候这些男人专门修炼过床上瑜伽秘笈,靠正常性交已经完全难以支撑。每次肏汤灿以前,都需要加倍服用蓝色伟哥,然后打上一针特制补剂,下面才能硬得起来。加之老男人作为著名军头有军旅情节,特爱肏女兵,每次肏女人时都要女人扮成女兵样儿来打军兔儿,还要不停给自己这个老将军行军礼才会有认同感和高潮,这也给汤灿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当然,她还是感到了极大的满足,她毕竟获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金钱和地位,连她自己的最爱,所佩戴的翡翠首饰都轻则百万重则千万甚至还有一套近亿的。一丝不挂有什么不得了的呢,毕竟国内也只有极少数的几个男人大军头,才有幸能欣赏到她不着寸缕的光溜溜的胴体。

但汤灿也是清醒的,知道娱乐圈完全是个吃青春饭的行业,愿意为钱为权脱光的女星简直多如牛毛,年轻漂亮的女孩们几乎是前仆后继的涌来,争夺着有限的金饭碗。而权贵男人们喜新厌旧的本能决定了任何漂亮女星都不可能风光太久,不努力很快就会被时代所淘汰。

于是汤灿逐渐开始了“转型”之路,宽衣解带的次数越来越少,并尝试着向娱乐业以外的其他领域奋斗,例如买官卖官牵线搭桥,事实证明效果还算不错,来钱快生意好认识人多人脉也越拓越宽,但不幸的是今年她随着几个贪官的落马,自己也锒铛入狱,美梦终于破碎。

人生如南柯一梦,如今的自己已经几乎失去了所获得的一切,但总算是挺过来了。而且这个世上,只有一个男人,可以让自己叉开双腿露出生殖器去取悦于他了,只要他愿意,自己既可以当民歌天后为他献唱,也可以变身成为“性感女星”、“风流艳星”或者“俏美女军官”啥的去服侍于他,甚至还可以当下贱的“脱星”或者装猫扮狗甚至和几个女人一起伺候他,讨他的喜欢。

对于自己唯一的男人和人生的依靠,汤灿可以牺牲自己可怜的自尊,但绝对不愿放弃。因为,山穷水尽的自己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

不过还别说,有这么个名伶美佣端妃和天后俏厨娘这一对俏脸长腿美屄在一旁伺候着,随时滋润我的身心,这日子真是越过越来劲儿啊。

虽然小有醋意,但汤灿还是满心欢喜地拉着蒋文端一起准备离开,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端庄的美佣蒋文端转身走进了卫生间,而骚浪的小天后汤灿看了我一眼,见我颌首点头微笑示意,便大方地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裙装,摆正自己的精美银色小后冠,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一位身高一米六四的高挑美女和汤灿擦身而过,动人的身姿令她不禁回头望去,那大美女白色披肩配黑色短装,下身修身牛仔裤配上棕色细高跟长筒靴。虽然是休闲的打扮,但那股高贵端庄的气质,依旧弥漫在空气之中。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美乳翘臀,可以治好男人多年的阳痿病和前列腺,所谓“张燕不红,天理难容。”

张燕似乎并不太习惯于偷偷摸摸和我交往,她来凌江阁,每次都是光明正大地来,这次甚至于远远就将车子停在隔壁的另一条长街上,裹紧身上的风衣,冒着秋风快步走来凌江阁。

她脚上踏着一双细高跟的棕色长筒皮靴,一头黑色的披肩秀发,犹如芭比娃娃般精致的俏脸,大眼迷离风情万千,绝色美女还隐约带着些许火辣辣的风韵,特别是她那丰满成熟的身材,跟娃娃脸简直成为鲜明的对比,尽管裹在风衣里也仍掩不住那玲珑浮凸的美好曲线,令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将她按到床上去销魂云雨一番。

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凡是经过张燕身边的,都会情不自禁的回头多瞧她两眼,甚至被她吸引住视线。男人的眼光无一例外都变的惊叹而色眯眯,女人的眼光则全都写满了艳羡和嫉妒。张燕却毫不在意,抬胸翘臀头发直甩地,自顾自的埋头赶路,对这样的视线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虽然有些男人的眼光实在过于贪婪露骨--要是视线能变成章鱼的触须的话,现在她只怕已被四面八方涌来的触须剥光成一丝不挂了--虽然如此,她却不觉得紧张或是厌恶,反倒有点窃窃然的沾沾自喜。

刚才的惊鸿一瞥,汤灿只看到了美女戴着墨镜样子。但那漂亮的披肩秀发,秀气的脸颊,模特般的身高,汤灿确定走过去的,是媛媛影视的签约女星,江陵的新晋玉女偶像张燕,放眼整个江陵演艺圈,也只有张燕如此这般清纯而高贵了。

看到青春玉女张燕,曾经的歌坛天后汤灿不禁自惭形秽,现在看上去她还是那么清秀高雅,自己却已经和那么多男人上过床。就在几分钟前,还不知羞耻地骑在男人身上,张开两条大白腿,露出自己的生殖器娴熟地上下套弄取悦于男人,甚至不耻下贱地跪他面前,替他舔鸡巴吹喇叭手撸口吮直到口爆,还要做出万般媚态咽下他射出的精液,用自己唱歌谈笑的高贵小嘴儿把他的那根龌龊的大鸡巴舔得干干净净油光水滑。那久违的羞耻感,让汤灿浑身不自在,于是对自己主子的女朋友张燕的羡慕嫉妒更加剧烈,还多了一份莫名的感伤。

就在汤灿自怨自艾之时,张燕心中也是七上八下,这个白秋虽然稀里糊涂成了自己的男朋友,但她却一直没能看透他,反而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是个黑洞,拥有几乎无限的资源,还有就是对女性的绝对诱惑力。

从本意上来说,她其实本不想找这个男人做男朋友,但自己作为江音毕业生,老爸张有福走后势单力孤,虽然有后妈玉明罩着,但人心隔肚皮,支持终归是有限。自己要想在这个世上出人头地,总得有所付出,尝试过几次向外发展,要么太累要么太苦要么自己不愿意,结果都是大同小异的。

而这个世上的诱惑实在太多,自己想买车,想买房,想买珠宝首饰和漂亮的衣帽鞋袜,想有助理伺候,想唱好歌出名赚大钱,总得有梯子有基础才行。自己虽然离白秋远点儿,离诱惑就远些,但离梦想也就更远。

所以,一辆宝马Z1,一套高级公寓,钻石翡翠,知名词曲作者为自己写歌,一张十万额度的信用卡,和白秋越走越近,自己得到越多,张燕就感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男人。加上那要人命的药丸玉凤丸(欲凤丸)银凤丸(淫凤丸),让自己有种沉沦中上瘾无法摆脱的感觉。

这也许是这辈子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但她实在是无计可施。明星的生活,并非如外人所见光鲜。所谓由奢入俭难,上了这条船,再想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试问面对众人的崇拜目光,喧闹舞台上的聚光灯,高档名牌衣服,金钱,名气,又有哪一个人能抗拒呢。

汤灿端来茶水,伺候好张燕入座,悄悄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张燕似乎感觉到有些惊异,但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没有说什么。

我望着对面坐着的张燕,心里居然也有些紧张。当收到张燕助理的电话时,我心里便一阵狂喜,玩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对面的张燕却只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而且居然还是普通女朋友,更深程度的接触若即若离没有太大的进展,这让我心里对能否一亲芳泽毫无信心,毕竟张燕是老张的女儿天龙的公主,江音出身的她大学刚毕业,冰清玉洁并没有太多的把柄捏在我的手里。

而被我骑过的那些女人,可都是把柄在我手里的货,或是那些刚出道的新人,久久不红的二三流演员歌手啥的,最后只得认命服软任自己玩弄,而张燕刚出道翅膀长成正当红呢!

“燕子,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虽然口气亲昵,但态度却很诚恳正规。“是这样的,我想出一张唱片,音乐公司都联系好了,但现在资金上还需要投入一些,想请你帮帮忙。”张燕的态度也很客气。

“哦,这样啊,现在唱片市场是很不景气,都是盗版惹的祸啊。”我故作愤慨状,挥了挥手。“白秋,你帮这个忙,到时候可以抽成的,我的好几首上榜歌曲都收录在里面,音乐公司说很有前途的。”张燕见我避过了这个话题,赶忙转回来。

“嗯,这个嘛。”我表面思索,暗中却偷偷瞟着张燕的身体。一米六四的身材,虽然比自己最近经常把玩的师大双娇张天爱李沁略差,但也算是高挑美女了。而且纤细的体态,真是穿什么衣服都这么迷人。高筒皮靴和紧身牛仔裤,完美勾勒出她下半身美妙的曲线,令自己心里痒痒的。胸部不太丰满,这是高挑女孩儿模特般身材的通病,但最主要的,是那一股骨子里的清纯气息,那是最吸引男人的味道。

天后汤灿也是一等一的美女,甚至身材170,比她更高些,美艳固然美艳出众,但被男人压惯了压服了,早就扒光了毛褪去了傲气,老子不需要说话,仅仅一个眼色就可以为所欲为,反而不能给男人带来那种独特的征服感。

“燕子你也知道,现在经济很差,出唱片几乎不能赚钱,都是靠商演支持……”我踌躇地说道,看着张燕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继续道:“燕子,我跟您说实话,自从你有出唱片的想法,我找了好几个业内人士咨询过。”这话也不假,自从张燕想出唱片以后,我最近故意点了陶慧敏汤灿白雪叶一茜陈西贝这一帮美貌女歌手的牌,在肏她们屄之余也顺便从她们嘴里打听到一些圈子里的内幕。

“现在玉女出唱片很不吃香,都是一些性感偶像,唱唱跳跳,再穿得少一点,才会吸引眼球。燕子你是我的女朋友,实在不适合干这些,其实你只要好好听媛媛影视方面的安排,拍拍广告,选选电影剧本,就足够了,不需要趟唱片这趟浑水。”

张燕心里苦笑了一下,我说的很有道理,自己要不是无奈,也不会想到这一招。拍广告,电影,都是需要曝光率作为支撑的。唱片不赚钱,怎么能带来关注度。更何况,广告代言啥的,拍电影,媛媛影视资源都极其有限,如果光靠这个,自己可能只有永远被埋没的命了。虽然她也知道玉女这东西,现在已经不流行,但自己民歌歌手的形象也不可能轻易改变。

深吸了一口气,张燕微笑道:“这次我出唱片,和以前有些不一样,有很大突破。白秋,你要是有兴趣,我给你表演一下,好吗?”美人何况是自己女朋友的要求,我总是难以拒绝的,虽然对于张燕的说法没什么兴趣,我还是点点头。

“请问有换衣服的地方吗?”出乎意料,张燕问道。“哦,你去卫生间换吧。”本来以为张燕会拿出宣传册之类的东西,但她话一出口,我下体条件反射般勃起,直觉告诉我,接下来的事情,充满了香艳的味道。

说实话,上次江音看表演,张燕的出道让我眼前一亮。清爽靓丽的外貌,清纯高雅的气质,可谓是迷倒了无数男男女女,台下的我,也算是这位玉女偶像的崇拜者之一。

世事无常,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有望一亲芳泽。我死死盯住卫生间门,不住地吞咽口水,刚刚在汤灿的骚屄里射出精液的下身。张燕进来前已经进补了老张的祖传灵丹“股本延年丹”和“回天补肾丸”各一粒,还加了新近流行的蓝色伟哥小药丸一颗,现在居然无比的坚硬,几乎有些疼痛。会是怎样的服装,我已是迫不及待。

十分钟像是十个小时,终于,房门打开了。我只觉得嗡的一声,全身的血液急速向两个方向奔去。冲进大脑的血液让我满脸通红,冲向下体的血液让龟头勃发般暴涨。

刚刚的清纯玉女,如今却成了性感的尤物。淡紫色的眼影在长长的睫毛下,闪烁着诱惑的光芒。清纯的眼神隐约可见,但却多了许多成熟的风韵,魅惑的味道。

紫色唇膏抹上的嘴唇微微张开,仿佛能感到那吐出的火热气息。无袖紧身的银色闪亮细砂连衣裙,完美的搭配那一米六四的身高,盈盈可握的腰肢,挺翘的臀部,被紧紧地包裹着,曲线毕露,艳光四射。

黑色细纹渔网丝包住两条丝光玉腿,这尊令人心驰神往的身体,踩在十五厘米的水晶透明带防水台的袢带细高跟凉鞋之上,就算是超级名模也不逞多让,让我不得不赞叹美女完美的身姿。

我大脑一片空白,好在自己毕竟身经百战,深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不少。

“看来,燕子还真是,呃,嗯,突破了不少。”话语一出口,我惊讶的发现自己声音居然有些嘶哑,连语句都不通顺了,从自己坐上这个位置,还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伴随着清脆的高跟鞋敲地的声音,我鼻中传来一丝香气。张燕轻迈秀步,走到了办公桌之后,和我的距离只剩一米不到。黑丝网袜包裹的雪白大腿,近在咫尺,一条白嫩的藕臂撑在桌子上,微微扭曲的腰部,突出了臀部的曲线。

“白秋,你看我这样打扮出来会受欢迎吗?”声音居然也有些颤抖,张燕面色通红,这个决定,自己是想了不知多久才下的。穿成这样站在男人的面前,摆明了是要勾引对方。张燕心里狂跳不已,只希望男人一激动,大脑充血,立刻答应自己的要求。

“哦,嗯,会,很,很漂亮。”闻着美女身上诱人的香气,我很难控制自己的思想运作。

“那,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张燕上前一步,柔嫩的大腿和我的身体发生了亲密接触。丝质的触感,女体的热力,让我差点开口答应。

“这,燕子,虽然你的造型有了突破,但行为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恕我直言,只怕会有反效果。”幸亏刚才在天后汤灿的小骚屄里打了一炮,让我的欲火有所宣泄,加上久经沧海后的我老奸巨猾,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所谓放长线钓大鱼,千万不能在强烈诱惑冲动后轻易松口。

张燕面色一沉,心想,我可是玉女偶像,也是你白秋的女朋友,厚起脸皮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你还是推三阻四。眼看便要发作,但想到自己私人账户上可怜的数字,想起即将到来的大额治装费还有唱片灌制和宣传费等天文数字等等,她只得把心一横,再次绽放出笑容,慢慢地把身子伏到了我的身上。搂住我的肩头,乳房和臀部的侧边靠了过去,大腿紧贴住我的腿部。好似情人一般的亲昵,在我耳边低语到。

“这样的动作,你满意吗?”

这样的享受哪个男人不满意,我点了点头,毫不客气地一把搂过张燕的纤腰。立刻,张燕整个身子几乎都倒在了我的怀里。我抓过张燕的玉手,按在自己勃起的裆部,凑近耳边,说道:“燕子,这么些日子,我一直梦想着得到你,如果你答应帮我放一发,我就资助你出唱片,如何?”

听到这句话,张燕一阵颤抖,几乎要发出火来,整个身体都僵硬住,手迅速抽离男人丑恶的部位。从小到大,张燕可谓娇生惯养,家里本就有些背景,而自己外型又如此完美,被宠着惯着在云里飘惯了的。

从大三开始参加各种歌唱比赛算起,自己出道也有两年了,演艺圈之路可谓一帆风顺,对于那些陪导演,老板上床的女星,心里一直鄙夷不已。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导致了被很多女星排斥,而现在,连个能帮忙的朋友都没有。

一个月前,她拒绝了一个大老板的要求,导致唱片的发行,更是遥遥无期,这样下去,只怕自己到时候可真是无路可走了,而且父亲去逝后,玉明这个后妈只关心自己的婚事,家里对于自己事业的资助已经降到了冰点,现在,只能靠自己。

张燕一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心想我就用手帮他弄出来,也可以接受,毕竟以前为了那辆宝马跑车,自己就用手替他弄出来过的。

“那就说定了,我替你弄,可不能骗我。”张燕羞红了俏脸,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回答道。

“几十一百万的算啥啊,我白秋什么时候说话没算过话?”我还真爽快,立刻解开皮带,迅速把下身裸露出来。黑乎乎的阴毛丛里,一根粗黑的阴茎高高耸起,紫红的龟头有些瘆人地突出。

“燕子,好好替我弄出来,过了这关,我包管你唱片大卖。”我淫笑着说道。

张燕不敢望向我那丑陋的下体一眼,颤抖的双手轻轻握住了粗大的阴茎,开始缓缓地套弄着。自己以前虽然也替他弄过一两次,但从来没感觉有如此吓人的尺寸和热力。希望他赶快出来,张燕使出种种取悦男友的动作,上下套弄着,偶尔抚摸这龟头。马眼渗出的汁液打湿了手心,滑腻腻地十分恶心。

我挺直了双腿,享受着玉女偶像女友的手淫技巧侍奉,看来虽然是自学成才但多少有些上路的嘛,技术还不赖,虽然不能和我配合惯了那一众后妃姬妾相比,甚至不能和汤灿那个骚货比。

我心里暗笑,如在平时,被一个梦中情人的女星这样对待,可能十分钟就射了,偏偏今天刚在汤灿的嘴里来了一发,自己近来荒淫无节制,鸡巴的硬度已经软了不少,再勃起也很不容易,想射出来更是难上加难。

清纯的玉女偶像我女朋友燕子,今天你可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我搂着张燕的娇躯,默默念道。

评分完成:已经给 悠悠远山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