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六部 江陵篇 355章 燕啼声声

《天地之间》第六部 江陵篇 355章 燕啼声声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含笑致意

第三百五十五章 燕啼声声

为了加深我的印象,玉明特意下床拿出一张DVD放进影碟机里,然后拿起遥控回到床上和我一起欣赏起来。

这是张燕新近录制的一张个人演唱专辑,虽然背景简陋伴舞一般,但她的这张名为《燕啼声声》的专辑真的很让我惊艳。

昔曰上海滩五大名伶周璇、吴莺音、李香兰、张露、姚莉的十一首经典名作在这里精彩重现,天涯歌女、 何曰君再来、明月千里寄相思、玫瑰玫瑰我爱你、夜来香……,真是首首经典啊!

整张专辑采用复古概念,时尚西乐制作元素,顶级录音技术,怀旧演绎二、三十年代百乐门和大舞台风情;同时又让张燕在整体音乐上打造出一种融复古、流行、民族于一体的多重格局。听来燕啼声声醉人心,新感拳拳暖胸怀,温馨浪漫而又挑情。

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细唱月下的花儿都入梦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我爱这夜色茫茫也爱那夜莺歌唱更爱那花一般的梦拥抱着夜来香吻着夜来香夜来香我为你歌唱夜来香我为你思量

最撩人的就是这首《夜来香》,张燕秀发扎个斜髻,身着一袭修身无袖高立领的白底绿纹锦缎旗袍裙,雪白的玉臂轻轻拂动,杨柳细腰摇摆着小电臀,肉丝玉腿踩着白色细高跟船鞋,媚眼轻飘小嘴闭合,搔姿弄首妙曼迷人,真是风情万种啊!

优雅纯美、大方高贵,这是贵而不俗的优雅,娇而不媚的庄重。音乐本质,美得出尘,美妙的仙女般女声带出一种久违了的民族风情音乐直击心扉,让我迷醉于月亮女儿的音乐里,真可谓美而不妖,艳而不贱,我愿陪你衰老,死去,只求你的容颜与歌声永远与日月同在,真的!

看了让老子鸡动啊,漂亮!真的是太漂亮了!

“如果说起我白秋的的理想吗?家里要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外面要有一个风骚艳丽的情人,当然,最好还有一个能掏心掏肺,嘘寒问暖的红颜知己,一个男人如果一生拥有了这样的三个女子,那便此生无憾了。”我欣赏着张燕在舞台上绝美的表演,对身边的玉明轻声倾述着。玉明端起红酒杯,和我碰了一下,说,“不求更好,但求最好,就让姐姐我来做你的红颜知己吧。”

“咦?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你怎么正好知道我心中的愿望呢?”我的嘴角不由噙起了一丝调侃的微笑。“正如历史选择了毛泽东,白秋,你不觉得走到今天,张燕对你来说,是一种命运的安排吗?”玉明靠近我,闭上眼睛送上双唇,温润秀美,我一把叼住湿吻了起来……

“其实我早就发觉你最终会选择张燕的,”玉明神秘地笑笑,“只是当局者迷罢了,你找了那么多,雯丽、胡莉、李媛媛、陶慧敏,还有麦文燕,其他的师大那几朵校花李沁张天爱,被你暗度陈仓金屋藏娇的天后汤灿名伶蒋文端,哪个又能代替张燕呢?冰清玉洁温柔美貌,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男人见了她少有不生邪念的,生来就是为你准备的贤惠妻子啊!”

“是啊,是啊,玉明姐,到这时候我才发现,老天就是这么给我安排的呢!不过,总要有玉明姐,啊,不不不,我的好丈母娘来帮忙,我白秋才可以享这个艳福啊!”我嘴里连忙恭维起来。

“是啊,以前我给你说,你却一叶碍目总不领情,现在知道我这个丈母娘的好了吧?说实话白秋,姐姐我,不,呵呵!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自己了,白秋你这是乱伦啊!”玉明似乎一下明白过来了,脸上带着几分诧异,不像是装的表情。

“我还是喜欢叫你玉明姐,这样好些!你本就没那么老的!”我笑了起来,“是啊,你真该感谢我呢,一开始那么多男生在追张燕,还不是我替一扫把扫了出去,要不现在的张燕还能保得住清白的身子,好做你白家的人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搂住她就是一阵狂吻,从额头到胸部再到胯下,又摸又吻腻在一起,一边纠缠着这个美艳情妇兼丈母娘,一边问出了现时我最关心的问题,“玉明姐,你对张燕可谓知根知底,有什么好办法让我们尽快弄到一堆么?”

“有啊,你这根威武的‘霸王鞭',就是收拾她的最好武器啦!”玉明吃吃娇笑,纤手在我的阳具上捏了一把,眉宇间荡意十足。

我没好气的说:“废话!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我哪有这个机会?”“怎么没有?你当初既然能收拾得了我,现在去收拾张燕这个小丫头,还不一样是手到擒来么?”

我一怔,心想这话也有道理,正在迟疑之间,玉明仿佛看出了我的心事,眼波流动,柔声说:“自信一点啦,我的白秋弟!拿出你征服我的手段来,让张燕这小丫头乖乖臣服在你胯下……你不知道,你这根宝贝对女性的魔力有多大呢,我敢说,只要尝过滋味后,没有哪个女性能逃脱你的手掌心!”

她一边说,一边赞叹,满脸都是崇拜的神色,把我听的眉开眼笑,明知她是刻意讨好恭维,还是忍不住泛起骄傲之情。不过嘴上却道:“少来了!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喜欢粗暴么?我自己清楚,我只是性能力比较强,性技巧方面每个女孩子的爱好都不一样呢,我怎么知道张燕喜欢什么?”

“没关系,你最近也不要东跑西跑啦,张燕不回家,你就住在这里,有我和平莎陪着你,该知足啦!我帮你提高下降服张燕那个小丫头的技巧,还允许你在张柏芝刘亦菲两个俏丫头身上试试枪,怎么样?”

这时我心里雪亮,玉明是成心想用张燕把我套住,套死在她们娘儿俩的裤腰带上,而且老子不东跑西跑,当然首先就便宜了这美艳少妇。不过未雨绸缪,她所想的也是我所期待的,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降伏张燕而走到一起来,好吧,说干就干!

我不想拆穿她,故意说:“玉明姐,那我就拜你为师,安心学艺好了……”这话本带着三分玩笑,谁知玉明双眸发亮,兴致勃勃的道:“好啊,包在我身上!人家给你好好上几课,保证让你性技巧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最高超、最懂得挑逗女性的绝世大流氓!”

我啼笑皆非,脸一板道:“玉明姐,你可小心啦!我学会以后,第一个就不放过你!”“谁要你放过我啦?”玉明腻声娇嗔,媚态横生,令我看的心痒难熬,忍不住大叫一声,又翻身扑了上去。

“慢,慢一点……张燕可不比我,这种小丫头,你要温柔哄带,注意节奏……”美艳少妇一反常态的躲闪着,想要马上开始”上课”,但怎躲得开饿虎扑食般的攻击,没两下就被擒住摁倒,尖叫着开始承受迅猛的冲击……

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虽然我在脂粉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自认枪法纯熟功夫精练,但玉明在这方面也堪称女中高手,不仅理论、实战经验丰富,而且还有自己独到的心得体会,给我“上课”时更慷慨贡献出自己的美丽玉体作为教学的“道具”来现场实践,这种”寓教于乐”的授课方法自然大受我这个关门弟子的欢迎,生动翔实,颇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勤奋努力,没几天功夫,我就焕然一新,脱离了狂肏猛干,开始不温不火精耕细作起来,在性爱技巧上有了跨越式的进步。我领悟极快,掌握的知识马上现学现卖,全数施展回“老师”的身上,并且孜孜不倦锲而不舍,非要亲身体验到功效才肯罢休。

玉明这下子可是自食其果,苦在其中,但也乐在其中。这要命的”学生”简直是这方面的天才,每次都把她折腾得高潮迭起、仪态尽失,在极度的肉体愉悦中几尽虚脱,以至于白天差一点下不了床,陪我一起上班的时候私处都是酥麻的,双腿也一阵阵发软。

在这美艳少妇的内心深处,之所以如此有兴致的培训我,说来是为了帮我收拾张燕,其实也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谁知道现在是作茧自缚,男人收心养性,左有静功提升,右有仙丹扶持,没两天就蓄养出强大无比的精力,再配上玉明手把手身贴身教授的这些玩女技巧,足以令任何女人欲仙欲死,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欢愉。

而这种欢愉,令玉明迷恋的神魂颠倒,再也舍不得放弃。身份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由引导者变成了臣服者,至少在肉体上已完全被我征服。

当然,我也清楚,要想摁倒女儿,首先彻底推倒丈母娘是必须的!这一条,我自信已经做到了!

十月的一天,坐着玉明的红色宝马,开车的漂亮女司机郑平莎斜扎发髻,身着红色制服和白色薄缎包臀长裤,戴着白色缎子手套,藕色尖包头后空细带高跟鞋的美女司机,尤其那双电人的丹凤眼就刚才微微瞟了一下,自己就觉得全身被电了一般。

副座上是一位身着飘逸白色长裙的高挑美艳的女子,长发飘飘,戴着墨镜,遮住了眼睛,脚上那双橙红色尖包头中空细带高跟鞋配白色的丝光长筒袜真绝了,长裙薄而略透,白色的奶罩子、白色的高腰内裤以及那两条长长的粉嫩大腿在长裙中若隐若现,撩得人几乎要发疯了。

而后座上我的旁边是一位身着黑色吊带紧身长裙的女人,胸前黑色的罩杯略小,雪白高耸的乳房露出一大截,长裙是两边开衩的,开衩还很高,不仅白嫩的两条大腿连丰满的屁股都伸手可及,脸上是媚眼迷离的表情,正在往上拉吊带,此时我的手正在她的胸脯上美美揉弄享受着,浅黑色天鹅绒丝袜套着的美脚上居然同样是一双黑色绒面的尖包头中空带袢高跟鞋。

三名绝色高跟美女会聚在一起,藕的妩媚,橙的艳丽,黑的风骚,三对漂亮的屁股蛋子在高档衣裙掩映下面若隐若现,各有风韵,让自己顿时情迷其中。

所有的一切都和我当年到飞龙应聘时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的鸡巴不再硬得象枪,因为我出发前,已经把这天龙四艳中的三艳媚妲己胡莉、浪玉环玉明和艳貂蝉平莎摁在一张大床上肏了个遍发泄了被三双袅袅的丝袜高跟鞋给予的强烈刺激产生的欲望。现在,她们三个都是我白秋的女人,想肏,就肏!

一切就像一个圆,始终在绕圈,世事轮回,生活似乎又回到了起点,唯一的不同就是我的鸡巴不再那么比钢强,比铁硬!

今晚,我们一起来到江陵音乐学院,参加江音六十周年校庆音乐会。

由于我们代张燕给了10万元的赞助,属于VIP贵宾,一进门就被引导到二楼包厢就坐。

进入包厢,便听到了节奏欢快的劲歌热舞声,我瞪大了眼睛,惊异的发现自己在一个庞大的环形剧场里,就像罗马的竞技场一样,表演的平台是下陷的,在最底部,观众席却在上方,可以居高临下的观看到各个角落。

此刻,足以容纳上千人的观众席上坐得满满登登,音响里放着热烈的音乐,大家都在喝茶吃瓜子,等待节目开始。

节目开始以前,是艺术品拍卖,我闲着没事儿花两千八拍了把龙泉宝剑,玉明笑我没事儿找事儿,我却说老子今晚就要扬眉剑出鞘呢!

终于等到八点十五,节目总算开始,由于是音乐学院的在校师生和毕业生的表演,具有专业素质,节目的编排质量在整个江陵都是首屈一指的。

我这个门外汉不怎么能欣赏这些阳春白雪的东西,拿着那把开了刃口的龙泉剑上下把玩着,一不小心手上还弄破个口子。

总算有了个精彩的节目《健美操》表演,四个女生和两个男生穿着性感的泳装,循着激烈的音乐节拍踩动舞步,甩臂踢腿,表演着热力四射的优美舞姿。

玉明在我耳边低笑道:“这种佳丽泳装舞蹈,可不是想看就可以看到的,白秋你饱了眼福了!”我有些不太在意,感觉啼笑皆非地说道:“电视上随时都能看到,有啥区别嘛?”“当然不一样啦,这电视那有现场气氛好?再说电视的镜头由不得你控制,现场却不一样了……”

玉明嘻嘻笑着,对着前面包厢的VIP贵宾一努嘴。只见那个脑袋发秃的老小子拿着高清晰的望远镜,贪婪的对着众佳丽半裸的娇躯,那因舞动而不断弹跳的一对对丰满乳房,露在泳装外的一双双雪白大腿,都已然在这些望远镜的扫描之下。

“白秋你个小流氓,属土包子的,啥也不懂还臭拽!你看他们,爱看哪个美女就专门看她一眼,爱看哪个部位也可以长时间聚集……啧啧啧,这才是随心所欲的享受啊,看电视哪有可能做到?”听玉明这么一说,我才回过味儿来。

旁边的平莎热情地递上望远镜,我也就随手接过来,开始饱览场内的秀色。

用望远镜看美女的感觉果然不同,尤其手里的新款高清高倍望远镜不但视野宽敞,而且清晰度极佳,连嫩滑肌肤上微小的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仿佛那些舞动着的白嫩玉腿、丰乳翘臀都近在咫尺的距离释放挑逗的信号,令人不禁泛起伸手就能摸到的错觉。

我看得怦然心动,这个美人儿跳得香汗淋漓、粉脸红透;那个美人儿浑身放电、极尽诱惑,每一个都是如此的迷人,充满了性感奔放的魅力。

“不错啊,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特点。”我随口道,感觉下面的鸡巴有些硬了起来,呵呵,自己胯下这小兄弟,永远经不起美女的诱惑。

节目一个接一个地延续着,九点二十左右,女主持人介绍下一个节目是歌舞《梦忆江南》,“轻风柔语 杨柳青依依/烟波千里 荷塘飘飞絮/都说好雨知时节/总是春来洒落相思意……”

随着妙曼的歌声,如烟似雾中一群舞女缓缓起舞,一名扎着马尾头,身材高挑,着一袭束胸白色长裙的大美人儿,浅吟轻唱走向台前。

我手中的望远镜忽然一震,注意到这个令人眼前一亮的倩影,肤色白晰如雪的清丽少女,顶多只有二十出头,虽然裸露出半个肩膀,却不带一丝挑逗的意味,反而流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典雅气质,看得出,她一定从小接受过专门的歌唱训练,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韵味,绝不是其他那些后来才强化训练的女孩子所能比拟的。

我不禁抬起镜头,瞄向这少女的脸蛋,心里立刻喝了一声彩,好美的女孩哇,真可谓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啊!的确这女孩的面容秀美绝俗,精致的五官搭配的无懈可击,在我见过的所有美女中,也许只有胡莉和李媛媛等极少的几个才能跟她媲美了吧!

这次,我下面的鸡巴是彻底硬了起来,不用玉明在一旁多嘴,我已经心知肚明,这就是张燕,甜西施张燕,化妆以前的小家碧玉,化妆以后艳若天人,细雨润春土,不由得我不动心啊!

“春雨一曲东风破/淅淅沥沥 悄悄话儿对你说/江南好 好江南/人在画中自婀娜

秋雨一曲西风裂/春去花落 几许情愁为谁叙/烟雨梦 梦烟雨/帎上听雨心头绿”

忽而双眉颦蹙,表现出无限的哀愁,忽而笑颊粲然,表现出无边的喜乐;忽而侧身垂睫表现出低回宛转的娇羞;忽而张目嗔视,表现出叱咤风云的盛怒;一曲下来,我心已醉!

台下不时爆发出喝彩和热烈的掌声,我和台下那些年轻的男学生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美丽女孩儿,恍惚间,竟又回到了从前的青春岁月,那优美的歌声,迷人的曲线,漂亮的脸蛋,清澈的眼波幻化成天边的云彩,那样的却又遥远得可望而不可及。

我将左边胡莉的小手弄来捂在我的胯间,安抚我饥渴的小弟弟,然后把手伸进右边玉明的裙子里,在她柔软的大腿根部抚摸起来。

“让人看见……”,玉明脸一红,向周围看了看,好在大家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舞台上的女儿。

接着,张燕又献唱了一首《好一朵茉莉花》,唱完后又是满堂喝彩,有几个男学生相继上台献花,看得我居然醋意升腾起来,每上去一个,我就在玉明的骚屄上狠狠的掐一把,痛得玉明直冒冷汗,却只能紧咬着牙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知道我是在吃女儿的醋,暗恨那些没完没了送花的男生害得自己吃苦头。

“小流氓,轻点啊,掐得丈母娘青一块、紫一块的,怎么给你做主啊!”玉明伏在我的耳边,娇声娇气的讨饶。“啊!”,她急忙捂住嘴,才使得到达嗓子眼儿的声音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原来,我突然把手插进她的内裤里,肉贴肉实实在在的摸到了她肥嫩的骚屄上。

“叉开。”我低声命令。玉明乖乖的叉开刚才由于受到突然袭击而夹紧的双腿,方便男人任意的玩弄抚摸。

多亏包厢里灯光昏暗,台上的女儿又是那样的吸引眼球,否则玉明满脸通红的窘态非得让人看出破绽不可。只是我身边的胡莉已是娇喘阵阵,我回头看她已经瞧出了端倪,一把搂住她的美人头儿就给吻了进去,这边在玉明骚屄上盘旋多时的魔爪也一个猛子扎了进去,顿时,整个包厢里春光顿时旖旎起来……

梦境总是罩着一层灰白色,象小时候常看的小人书。

在整个音乐学院,毫无争议的校花就是张燕,柔情缱绻才华漫漫的她生性孤傲,素不与人往来。在上学期间,张燕除了上课,就是蜷在床上看书。才女一般都是恋独处、恋床的。一本书,一盏灯,一杯茶便可使她们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她们思维敏捷,却又懒于行动。她们是一条虫,但是一条美丽的虫。

张燕天仙一般的容貌,以及她的孤傲,使之平添了许多神秘与妖媚,让江音学子感到了与她之间的距离,而这距离岂止天壤。于是,她隔三插五从校园中经过充其量让人们觉得是一道风景,一道只能遐想而不可触摸的风景。

平素的江音虽然起伏着各种故事,但只有当一个叫张燕的女子,蹬着高跟鞋把青石路跳响的时侯,校园中仿佛掀起些许波澜。这时,眼睛们从各自的屋檐下齐刷刷投向街中,象夜间闪烁的星辰,透着无穷的贪婪。仿佛这幽静的校园,一直在等待这个声响,从而生还。

然而,现在终于有人想触摸这道风景,我白秋是天龙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三十岁的“钻石王老五”。可以说,我在天龙以至江陵市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成为我正室夫人的女人趋之若骛。但我统统看不上眼,以我显赫的声名、地位,对“压寨夫人”的要求不能不讲究,张燕作为天龙集团重要的董事之一和股份持有人,和我似乎天生绝配。

自从看了江音校庆上张燕的表演后,我经常在梦中梦到她,张燕的肌肤细嫩得如椿树上的幼芽,一对丰腴的乳房骄傲得让我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心旌激荡,这无疑将我置于一种无法忍受的挑衅之中。我嗓门发干,血液澎湃,在商场上练就的好斗的脾性,如油田一点火就着。

我撕开张燕那洁白如天鹅羽翼的睡衣,如莲藕般丰润的女子,本能地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一对乳房在臂弯里若隐若现,扑朔迷离,更显得风情万种。再加上她哀怨、乞求的目光,我倏地发现,兽性被眼前这个画般美丽的妖狐以及她的目光所激发,我必须吞食面前这只羔羊,否则我的血管将爆裂!然而,就在我兽性爆发扑上前去的时候,才惊醒过来,发现这仅仅是个梦……

我开始追求张燕,呵呵,从那次校庆演唱会开始,我白秋,正式宣布开始追一个女孩子,并且要娶她当自己的老婆,而我的目标就是张燕。

天龙里面蛰伏着的那帮老张的残渣余孽自然是不愿意的,不过他们的势力早就被清除得差不多了,而且我和老张的女儿自由恋爱,也没他们啥事情。

剩下的阻力不外乎两个,一个是雯丽,一个是玉明,其他的女人,要么有把柄捏在我的手里,要么尝到我给的甜头,再没有一个敢出头的了。而雯丽早就和我有约法三章,事业型的她早就忙得一塌糊涂,根本无心经营和我之间的感情。且我们虽有婚姻之实,但无法律程序,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自由身。而玉明早就表态,支持我和张燕的婚姻,现在随着我的应允,一切似乎走上了不可逆的轨道。

张燕以前,虽然我和师大的那几朵校花有所交往,但说实话用药用强居多,自己实在是在她们身上花的心思太少太少。只有从张燕开始,我才发觉,这些艺校的女生的确和普通女孩子不太一样。

第一次给张燕打电话,她就说:“你过来请我吃饭吧。”而她给我举的一个事例更生动:如果你要问艺校的女生有什么样的爱好,几乎都会回答:打篮球。原因就是打篮球可以长个子和保持形体。当然张燕喜欢的是游泳和网球,而地下网球场和室内恒温泳池,这两样也只有锦绣豪庭这样的高端楼盘才会拥有。

“白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上我,我算是从江音毕业了,但没有工作,也没接戏,拍广告也拍得很少,而且我的专辑正在准备中,歌友会也才开始,我只知道我不能对未来失去信心。”见面的时候,张燕以这样的开场白介绍自己。

“你觉得我漂亮吗?我认为只有成功的女人才是漂亮的。”她说着,我轻呷着美酒想,你当然漂亮啦,不漂亮我能看上你吗?心里这么想,但一直没出声,因为我感觉自己以前在女孩子面前说得实在太多了,我喜欢听,听自己未来的老婆唠唠叨叨的。

张燕对艺校女生感受最深的是:她们表面浪漫,其实是现实到了骨头里。她告诉我,大二的时候,自己曾“如痴如醉”地喜欢过班里一位男生,最后却选择了放弃。“为什么?是你母亲的原因吗?”我问道。她却说,“她反对只是一个原因,但她毕竟是后妈,意见只做参考,主要是我觉得不值。不光我是如此,艺校的女生都是很少与学校里的同学谈恋爱的,因为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大家都是学生,在看不见对未来保证的时候,没有人会认为交往下去是有前途的。”听她这么说,我心中慢慢有数了。

在社会上很多人的眼里,艺术院校女大学生是思想浪漫、“很疯”的一群,在公共场合,她们总是能很快就和陌生人打成一片,面对生人熟人都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大谈自己如何如何出色。张燕说,那些表面的疯狂是以骨子里的现实为基础的,因为在娱乐界,自信和个性的张扬是成功的先决条件。“你不仅要相信自己是最好的,而且还要告诉别人你是最好的,这样才有可能抓住机会。”

“我常常想我们的思想现实全都是来自精神上的压力,普通高校的学生只在毕业时才感受到求职的危机,而艺校的学生大二就可以去拍戏了,竞争提前到来,可我们其实都还没有准备好:我们的知识不够,思想简单,阅历浅薄。我们愿意吗?但实际上已经别无选择。”张燕说,

不过,这些艺校生的“实际”也正是我深有感受的。在北大,10个学生中一般会有8个给你讲台海局势;人大的学生则要跟你谈谈高校扩招后的就业形势。而在艺校的校园里,每一个学生对娱乐圈之外的所有事情都是一脸漠然,他们谈论的永远只有自我的发展、师兄师姐的成名史,以及最新上映的影视剧广告片中又走出了自己的哪位同学。

“对生活充满幻想而又不知所措,让我在迷途中无可自拔。”张燕笑着对我说,她的优势在年轻漂亮,不止是一般的漂亮,除此以外她的单纯和浅薄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其实无所谓的,毕竟作为她未来老公角色的我,思想复杂阅历深厚也就足够了,我坚定地认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