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六部 江陵篇 358章 鹬蚌相争

《天地之间》第六部 江陵篇 358章 鹬蚌相争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现在越来越多的老友汇聚此处,一同欣赏天地新章节的面世,真乃一大乐事。含笑致意

第三百五十八章 鹬蚌相争

几个月后,张燕的新专辑《快乐的人请鼓掌》终于发行了,人们谈论着她的突破,惊讶于在原来高雅清纯的基础上,新的造型魅惑性感。重新出发的张燕,还是那么高贵,气质依旧如此动人。只是,化妆似乎浓了一些,言语更加放松,举止更显大方。粉丝们惊讶于偶像的转变,但过去带给他们的美好,令张燕还是得到了无数人的支持。这不,连演唱会都提上日程了。

我在天龙繁花凌江阁和女人世界的工作进展都比较顺利,只是太忙,就剩了一个忙字。如今演唱会的申请递在我的眼前,只能让我头痛,毕竟这个包厢的门票不是白给的,肯定说什么说法在里面。

“能压就压一压,不要轻易答应。”我放下手中的电话,是陶慧敏这个媛媛影视的副总打来的,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儿,我靠在皮椅上,一阵气恼。旁边陪侍着的端妃灿后和师大四美中的刘彦池翟佳佳啥的都靠了过来,波大的文端和佳佳主动替我做头部按摩,手巧嘴甜的汤灿和彦池已经一条腿边跪一个替我捶起腿来。

好不容易才安生一会儿,大鸡巴也被胯下搔姿弄首的两大美女灿儿和彦池挑逗得跃跃欲试,正想着插哪个美人儿的小嘴儿里时,恼人的电话又响了,跪在一旁的汤灿起身拿起电话,双手递给我,我无奈地抓起话筒,没好气地喂了一声,里面传来又甜又嗲的普通话。

“你好,是白总吗?”“是,您是?”美人的声音总是迷人的,我语气也缓和了下来。“老公你好,我是燕子啊,我想问问演唱会的事情。你知道的,万事俱备,就差五十万的赞助了!”

“哦,这件事啊,我们公司还要讨论一下,有了结论我通知你好吗?燕子。”我随口打起了哈哈。“哦,老公,这次演唱会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这样吧,我们私下好好谈谈,好吗?”“这,不太好吧。”我听她言语暧昧,知道有些甜头在里面,不过,这甜美的妖精成日里不碰面,好久没机会上她了,现在她发出邀请,反而让我的下面有些受宠若惊。“没什么不好的,人家诚心请你来,好好聊聊!”

没多久我便接到一个短消息,里面有酒店地址,妈的,这小妖精还挺直截了当的,不上白不上,即使被摆了乌龙,反正回来还有面前这四名美妃艳妾张开玉腿亮出生殖器乖乖等着挨肏呢!

我想着美事儿坐车来到凤飞酒店,在大厅里打了张燕的手机,她告诉我房间号,让我马上上去,说她已经到了。

来到门口轻敲几下,见门虚掩着,我便轻轻推开门往里走去。房间里有些黑,只有卧室透出一缕光线,我绷着脸,慢慢走过去。一进卧室,不禁吃了一惊,在那里坐着的,正是当年红遍清江南北江南内外的玉女偶像张燕。

“燕子,我……”眼见如此国色天香沉鱼落雁的绝色佳人,我心下大乱。张燕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我才看清,今天玉女一身黑色的连身长裙,曲线玲珑的身材在幽暗的灯光下格外迷人。张燕解开腰带,拉开拉链,连衣裙滑落在地上。

此时的我,呆若木鸡,口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上过无数女人的我的面前,是一具魅惑娇媚的躯体。半透胸罩下鲜红的乳头依稀可见,黑色吊袜带和黑色丝袜令人窒息,下面一双黑色带踝扣的精美性感细高跟船鞋,加上用料极少的内裤下,女人的秘部藏在灯光的暗影下,引诱着男人去探寻。

目瞪口呆的我,看着张燕趴在了床上,屁股向后翘起,黑丝包裹的双腿分开,雪白的臀瓣中,只有一条细细的黑色布料遮挡着蜜穴的入口,细细的阴毛在内裤边缘探出头来,黑白的对比及其强烈。

张燕回眸一笑,那是充满淫魅的笑容,和自己在电视电脑上报纸上见过的截然不同。就算是个木头人,也知道对方的意思了。我以惊人的速度,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猛地扑了上去。在张燕的娇喘中,两人滚在了一起……

夜色弥漫,昏暗的灯光下,男女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肉体的激烈碰撞,一阵阵传来。我仿佛在梦里在云端,和一个家喻户晓的玉女掌门人在床上覆雨翻云,搂着属于自己的绝色美女朋友,享受着,得意着,呻吟着。

胯下的女人发出的呻吟,是那么的愉悦,那么诱惑,肉壁的温度,扭动的屁股,都表示女人是多么投入性爱的快乐中。黑色丝袜下的玉腿被男人高高抬起,随着性感高跟鞋的颤动,修长的身体在撞击下抖动,一次又一次,两人攀上了性爱的巅峰……

我离开了,带着承诺,带着无比的满足。留下的是床单上滴落的白浊精液,混合着玉女明星的淫水。张燕满足地躺在床上,回味着刚刚的感觉,什么人格,尊严,贞操,都已经随着当初在凌江阁办公室沙发上喷出的尿液离去了。剩下的,只有把肉体作为工具,而向金钱和名利出卖自己的女人。这也许是明星,甚至是玉女偶像,所共有的命运。

和其他女人不同的是,张燕大学毕业后出道不久,每次缺什么都来找我,已经成了习惯,而我在慷慨给予了她所要求的一切以后,也理所当然地肏了她的屄享用了她的肉体,毕竟她不去找其他的男人,所以这个玉女明星既是我玩的婊子,也是我的女人。

是啊,不管怎么说,张燕这个二十出头的江音声乐系毕业的女大学生校花,真可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即使在这所全国著名的江南学府中,她那鲜花一样的绝色美貌在大学里就倾倒了无数多情种子。

细长的柳眉、漆黑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柔软饱满娇润的樱唇和线条优美细滑光洁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此刻扎起了一条灵动的马尾辫,越发的衬托出大学生美女的婀娜妩媚;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晶莹洁白、光泽动人得如同皎月一般,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亭亭玉立。走在路上她那曼妙灵动的步伐,似乎包含着某种奇异的节奏,随着她柔软腰肢的摆动、酥胸那两团美好凸起的轻颤,几乎可以让人忘记呼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秀丽清雅的绝代大美人儿!

不久以前,这位娇傲而高贵的公主还是一个文秀清纯、冰清玉洁的处子佳人。每个男生都希望能抢先把这鲜艳芳香、清纯诱人的娇花蓓蕾摘下来,经常被这个天鹅般美丽高贵、白玉般纯洁无瑕的绝色女大学生那一双清纯多情的美眸弄得神魂颠倒、胡思乱想。

不过人们常说,自古红颜多薄命,更何况越是美艳绝伦的女孩就越易被色魔所注视,遭到色魔的强奸与糟踏。张燕那绝世无双的艳丽美色,她怎么也不曾料到,在她毕业不久,她就由一个稚气末脱的清纯大学生美女变成一个真正成熟的女人,并第一次尝到销魂蚀骨、欲仙欲死的男欢女爱,领略到那令她全身心都痉挛、颤抖的欲海高潮……

虽然她是在半推半就中被强暴的,但她还是在那一波又一波令人欲仙欲浪的强烈肉体刺激的冲击下,展开了雪白无瑕、晶莹玉润、美丽圣洁的柔软胴体,献出了冰清玉洁的处子童贞。可没人能够想到的是,采摘这美艳不可方物的娇花蓓蕾天龙公主的,居然是我这个前几年的天龙应聘失败者,一个中专生,而张燕这朵天龙皇冠上的美玉,被这样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粗暴地糟踏霸占……

晚上快九点钟了,江陵市公安局局长赵万里才收了队伍,这些天真累,动迁户一闹就是大的,总需要动用警力维持秩序,公安局快成了房地产公司的保安队了。但现在全中国都是这样,政府和开发商勾结到一起的,彼此都需要有个照应。

赵万里摸摸裤兜里的一个信封,估计有两三万呢,暗自有些欣喜。这是开发商尤德才递的,明儿拿一万给手下的兄弟们和骨干发发小费,剩下的算自己的辛苦费了。现如今这个世道,权势、女人,都是过眼云烟,只有钱才是靠得住的。

但这个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华为的荣耀,这也是哪个通讯商城的老板送的,虽然是纯国货,但做工手感都不错,打个电话接个短信啥的,还可以语音控制,的确是个好东东,最大的好处就是低调,这是赵万里最为看重和满意的。

是王跃文书记打来的,说马上要过来坐坐,有要事相商。赵万里关了电话就赶回香格里拉酒店,这个酒店是今年新开张的,五星级比原来最好的江陵大酒店都要强,更不用说清江饭店啥的了。酒店在这里给自己弄了个豪华套房,也是全免费的,毕竟有自己住在这里罩着,酒店里干什么都方便不是?

没过一会儿,穿着休闲装的王书记就到了,同样换下警服的赵万里也等候一会了。落座后,两人各自交换着最隐秘的信息。王书记有些情急地低声说道:“世发的事大了,都捅到中南海了,以前能按住,这次死了人感觉有些按不住了。上面的风声越来越紧,昨天上面开会研究对策呢,有消息说要收紧了,最坏的消息说省委那块新的江陵老大已经内定了,很快就要派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赵万里心头一紧,“王哥,你才是我们的老大,也是江陵的老大。除了你,我们兄弟可谁都不认啊!”

听他如此表白,王跃文一脸苦笑,“兄弟你这么说,我当然感激。但我王跃文在党内,算老几?你赵万里,更算老几?大家彼此帮扶着在这里设个局,捞一票算一票而已。省检察厅已经开始调查世发集团强拆致死的事情,还专门安排了一个叫李晓华的过来,这是个检察界有名的高人,软硬不吃的。我看早晚要出大事。世发的事情一旦捅出来,原来捂着盖着的都可能捅不住了,晓军(王书记的公子王晓军)和有才(市财政局长李有才)昨天已经到了香港,资金里面七八成早到了瑞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万里,我岁数大了,心灰意冷了,希望在你们身上。我看你还是赶紧出去吧,别到时候走不了大家都遭殃!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王跃文一脸的真诚,让赵万里心存感动。但见自己的老大已显颓势,赵万里心中也顿时没了底。毕竟天要塌了,独木难支啊!

王书记一气说完,看赵万里是重视了,一直低头不语。不经意间看到里间的双人床上有一双醉人的双腿,透明的黑色丝袜,一双黑亮的袢带细高跟鞋。单看这双型色完美的双腿,就能想象到女人一定姿色不凡,也不知道是哪个女子今晚要被赵万里弄上了。

上次女子交巡警中队成立时,他由赵万里陪着专门来视察过一次,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个叫张澜澜的女中队长兼指导员,据说以前是电视台的知名女主持人,是啊,也许屋里的女人就是上次自己跳舞时搂过的那个女主持人也说不定!

那个张澜澜端庄中带着一种楚楚的风韵,弄起来一定爽。什么朋友妻不可妻,他王跃文专门搞别人的老婆。可惜今晚只是他们两人的秘密会面,无法搂到那个女主持人警花跳舞了。

有权真他妈好,可以玩女主持人,甚至随心所欲玩警花,可惜这一切很快就要作雨打风吹去了。

“老大,我早看出来世发集团他们要出事,跟那些人打交道,用的那些人,没省心的!老大说的对,撤!明天就开始准备。”赵万里冷冷地说,心里想着今后的退路。王老大说得对,急流永退,见好就收。

送走了王书记,赵万里有些泄气,估计自己怎么也得躲避个两三年光景,想想来不及带走的东西太多了,尤其身边刚到手才半年多的女人张澜澜,这个女人让他在性欲上或者对女人的梦想上极度满足,但愿女人能挺住自己离开的这几年。

“出什么事情了?看你脸色不好!”张澜澜从卧榻上起身迎接男人,脱下披在身上的丝质睡袍,浑身只穿着高级的四面开裆的黑色连裤丝袜,上身是黑丝的短款内衣,一派烟云笼罩的性感诱惑,这是男人喜欢的极至打扮,只要两人在一起,就是这种随时做爱的装扮。原本端持的电视台漂亮女主持人,现在的大警花张澜澜无所谓了,自从两人勾搭上,她早已习惯了男人在她身上无度的挥霍性欲。她只要男人着迷,着迷就有好处给她,或者精子,或者银子。

“没什么,过两天出远门,想起还有不少事情没料理,我送你回去。”赵万里想借着送女人的时间冷静冷静,拿起半长的风衣给张澜澜披上,女人顺从地系上腰带、扣子,拢好发髻,转眼就恢复了端丽的仪态,外人根本不知道女人雅致的风衣里面一片淫迷风水。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多说话,很快进了张澜澜的家里。这是赵万里给张澜澜准备的香闺爱巢,一百平米的套三且带着精装修,条件也还不错。但进入深秋,天气冷了以后,两人还是喜欢住在暖气充足服务周到的香格里拉酒店里。

“万里,你有事情不告诉我!一定是大事!我没见你这么沉默过!”张澜澜给赵万里倒水,一边收拾着房间,始终没有看男人的脸色。

“真美啊,你这小臀部,小腰,我要一辈子能抱着我的澜澜就好了!”赵万里从背后搂紧了女人,抚摩着张澜澜的莲叶样式的波浪发感慨。

“你有事情不说!”张澜澜回身说道。“不提了,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我们时间宝贵,我又想肏你了,我的澜澜!”

“小点声,不怕隔壁听到。你也不害臊,公安局长老想肏他的女下属呢!”张澜澜回身推了男人一把,却被男人扒开了风衣,露出了黑丝笼罩下浑润的上半身。“万里,别在这,我们去北卧做好吗?”张澜澜哀求道。

“不,就在这里,老子要立马占有你!”赵万里环抱女人,忘情呓语。心想今后可能就天各一方,心情更是阴郁。“小澜澜,我的澜澜!我干死你!干死你!这个世界上就我有资格享受你,你知道吗?”赵万里彻底扒光了女人的风衣,把女人压倒在大床上。

“万里,好不容易碰到你,我真怕哪天你离开我了,那我可怎么办?”张澜澜娇浪地呻吟,勾住了男人的腰板。“不会,不会的!你永远是我情妇,是我的澜澜!找机会我会让你出国,我在国外操我的澜澜,谁也夺不去。乳房真厚实,真滑溜,澜澜,我今天吃了你几火了!”

“万里,我都不敢想我还能有机会出国!你今天没完了,嗯!嗯!”张澜澜闷声承受,在这个男人身下,自己才是真正的女人,男人要怎么样她都愿意奉陪。她无意中抓住了赵万里的胳膊,却被赵万里压得更猛了。

赵万里加紧抽送,好象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女人一个人孤单的身影,也许有机会还会回来的,可眼下时间不多了,赵万里象发疯了一样,奸弄着张澜澜,全然不顾隔壁邻居是否听见。

“嗯!嗯!嗯!小声、小声点儿!楼下能听见!”张澜澜最害怕邻居知道自己的事情,这老楼虽然位置不错,在江陵最繁华的市区老城中心位置,但隔音不好,以前她总听见夜里楼上男女在一起的动静,痒得她不行。

女人好象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原来赵万里虽然喜欢弄自己,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不顾一切,而且今天都第三次了,男人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做爱,亲吻,把她的身子颠来倒去,里外掏弄,好象要永远留住这份感觉。

“男人啊!啊!啊……万里啊,啊……”张澜澜被弄得抑制不住,大声呻吟起来。不时翻滚在大床上,高举穿着开裆黑丝长筒裤袜和黑色袢带细高跟鞋的双脚,勉力应承着。男人真是疯狂了,带动得自己也疯狂了,管他什么邻居,她只要此刻的快活。

“啊!啊!啊!万里,你真!啊!啊!啊……”张澜澜淫兴大发,死抓男人不撒手。“澜澜,澜澜!你是我的,是我赵万里的女人!你个小澜澜,以后跟我去国外快活,跟我!我把你夹带着弄出海关,澜澜,啊!啊!”男人彻底疯狂,连番舞弄,大床噶吱吱摇晃,如大厦将倾。

两人辗转狠斗了一个小时,才各自收兵。张澜澜已经浑身要瘫痪了一般,今天是男人有史以来最生猛的一次,自己估计得缓几天才能再满足男人了。

“明天你不用去警队上班了,我得处理不少事情!”赵万里给女人留下了兜里的所有钞票,算对女人有个交代了。女人爱钱,但很迷惑,没见过赵万里这么慷慨,拿着大把钞票发愣。

“大浪头快来了啊!大浪就快来了!”赵万里嘀咕着,张澜澜更不懂了。

自从赵万里上次一别,第二天便失踪之后,张澜澜一直坐立不安,赵万里有没有事,她怎能不清楚?看来此番是凶多吉少。张澜澜一方面为赵万里担心,另一方面也暗暗为自己担心,她知道自己一旦失去了这把保护伞,以后的路就要举步维艰。

几天以后,张澜澜就明白了一切,赵万里卷了所有款项出国了,自己失去了一个刚依靠上的男人,而且还有个更加震撼的消息,原江陵市的老大市委书记王跃文,被双规了,当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传到她的耳朵里时,张澜澜立刻产生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她知道,王跃文一倒,赵万里就完了,自己的靠山彻底倒了。

“您好…哦…原来是白总啊…您好您好…”一听是天龙的白总,张澜澜哪里敢怠慢。“难得我们漂亮的警花张小姐还记得我。”我打了个哈哈,

“上次在澳门豆捞店里一睹张小姐的芳容后,白某人是念念不忘啊,不知道张小姐什么时候方便,一起吃个饭?”我不怀好意的说,这才是耗子揣左轮,起了打猫的心思。毕竟名花已无主,不采白不采!

“哦…什么时候都可以…我都方便…您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张澜澜当然能够听出男人的用意,但此时无依无靠的她可丝毫不敢得罪于我。

“是吗?我这几天工作太忙,既然张小姐方便,这样吧,今天晚上六点半点你到凌江阁来,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到门口来接你。”说完,我不等张澜澜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张澜澜呆立半响才缓过神来,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赶紧精心的打扮一番,然后驱车奔凌江阁而来。

下午六点二十左右,张澜澜赶到了凌江阁。

在凌江阁的一楼大厅门口,我看到了张澜澜的身影,俏丽的女人站立酒店大厅,四处寻觅。她今晚着意修饰了一番:栗色秀发扎成尾辫披在娇俏的脑后,一缕流海斜斜的遮挡了眉梢。精心描画的眉眼灯光下显得幽深迷情,薄薄的唇膏突出着娇嫩的樱唇,粉白的脸颊,比往日更多了一丝样式简洁的大翻领深色风衣露出黑色的衬衣。随着风衣的摆动,隐约呈现女人性感窈窕的腰身。黑色的高跟鞋衬托着曲线柔美的脚脖,在地面不时的划蹭。最动人的是女人娇俏的头部戴着黑色俏丽的发网,真是要想俏,就戴孝啊!女人宛如一位即将出发的靓丽空姐,又如同一位期待情郎的少妇,热切娇羞,勾得我心里一阵发痒。

从这个女人身上,我再次确定自己喜欢少妇,喜欢有经验的成熟少妇,那是一种宽容和温存的结合,让我在温柔中体会到温情。

张澜澜转过身来,似乎发现了我,微笑着迈动妙曼的步伐向我走来。而我站在那里没动,只是色迷迷的盯着款款而来的美丽少妇。张澜澜被我看得粉脸绯红,走到我近前,“白总,您好。”随后礼貌性地伸出手想和我握手,我和颜悦色地握住她的粉嫩小手没放,眼睛始终盯着张澜澜的身上看:

女人今天照旧光彩华美;修身的衣物款款的风情展示出如同空姐般的优雅,淡淡眼影下一双秋波流慧充满神采的眼睛,展现出还未褪去的青春。尤其风衣下露出的那一双丝袜美腿高跟鞋,正是一双要命的勾魂尤物,甚至让人向上想到了女人的私处。女人面色润泽,风情娆媚,隐约感觉着似乎是残留着和刚猛赵局激情后的余韵。

虽然大堂的灯光有些黯淡,但张澜澜还是能感觉到男人的目光,当初一起吃饭的时候这个男人也是这么盯着自己看,那是她很熟悉的男人表情。张澜澜一下抓住了救命稻草,隐约意识到自己还有机会,眼前就是一座新的靠山。

“白总,老赵出事儿了,您可能知道了吧?”她说话间眼中已然隐约含泪,我轻轻点点头,随口回了句,“赵局的事儿我听说了,澜澜你还好吗?这段时间,真够难为你的。”“我一个女人家,能怎么办呢?人家说什么我都得受着!”张澜澜幽怨起来,并不都是做作给我看,一句话就触动了心思,人生真难啊!

“走吧,到里面坐坐,一起吃个饭,好好商量一下,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兴许能找到些办法!”我看到女人软软的样子,心疼又心痒,几乎半挟半裹着这个漂亮的警花美女上楼往包间去。

今天真是幸运,自从老赵出国躲避后,我一直合计找个机会查访一下张澜澜,这个所谓女子交巡警中队漂亮警花中队长兼指导员的近况,好在很快就找到了她的手机号码,想到她身后那个精挑细选出来的姿色不错的美女警花们,尤其是老赵的禁脔内勤组的四个绝色大姑娘、小媳妇,我真恨不得提着家伙挨个走访逐一品尝。今天牵一发而动全身,找到这个张澜澜,就算是有机会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