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62章 搂草打兔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62章 搂草打兔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这篇是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的第一章,亢龙篇是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大结局。本部一共42章,也就是说后续我和大家还有42次发文的缘分。请同好继续欣赏,最后这42次的缘分下的继续。含笑致意

第三百六十二章 搂草打兔

男人一会就进来了,竟然赤身裸体进了卧室,下身昂扬挺立,淫毛浓重,两眼喷火要吃人的样子,直奔徐莹而来。此时身着锦纶豹纹内衣和踝扣豹纹红底高跟鞋的美女徐莹正在想着情调,“妈呀!”一声吓得本能向床里躲避,也顾不得脱下还穿着的崭新的豹纹高跟鞋,踩着雪白的床单就往床里侧躲闪。男人转瞬就跟到了,一把抓住徐莹的小腿,拽了过来,如同抓一只逃跑的小鸡。

“有什么害怕的,不就是条鸡巴吗?你也不是没见过!老子这样直接点儿不好吗?”男人抱住徐莹抚摩着女人的腰臀,一条狼牙棒般的家伙跃然胯下。

“太长太大了!” 徐莹只摸了一下那个家伙,就感觉到男人胯下的家伙狰狞恐怖,比以前的那几个男人都厉害,还戴了个像狼牙棒一样的套子,这个东西进到自己阴道里,还不把她揉搓死了。

“吓死人了!你来得也太快了!一点情调也不讲究。”嫩模徐莹假意装嗲捶打了男人胸口几下。“讲究个屁。徐莹,你就是老子要找的女人,现在你是秋爷的性奴隶了!”男人就势扑倒了豹纹性感美女徐莹,狂乱地亲吻起来,徐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男人的裆部,狼牙棒早已硬得吓人了。

“啊!太硬了!太吓人了!”徐莹下意识中带点儿职业地呻吟了起来。“就是要折磨你,秋爷我一看你就来劲!以后你就是老子的女人了,哪也别去了!”男子只亲了几下,不由分说,分开徐莹本就暴露的阴处,徐莹经过有数几个男人开垦过的美妙隐秘肉体顿时呈现出来,雪白骚媚,异常淫性。

“哼!啊!”徐莹本能地哼了两声,惹得男人用力揉搓起她那肥软的乳房,向下伸手死抠徐莹的阴部,恨不得要徐莹的命一样。徐莹疼得直叫唤,心里真有点害怕了:“我不喜欢被人包。啊!疼啊!疼!秋爷你吃药了怎么的,这么凶!”

“这才刚开始,秋爷喜欢你服从老子呢。”男人掀过徐莹的身子,从背后抱住徐莹狠命亲吻起来,大嘴在徐莹后背上、肩头上、腰臀上到处留痕,却并不急于进入阴道快活。

徐莹被男人亲得来了兴致,只希望尽快进入高潮:“啊!啊!你要干什么啊!”可男人却停了下来,放倒了私处赤裸的徐莹,骑在她的身上。徐莹见镜子里自己淫贱婊子风骚妖精一样的装束,在床边有些不好意思地想遮挡自己的阴部。

男人看得就发了情,突然再次掀翻了徐莹。顿时徐莹两腿开张,整个阴部门户大开,淫相毕露。男人抱住徐莹的大腿,伏身探头到徐莹的阴部,伸出舌头沉醉地舔起了徐莹早已淫水泛滥的阴户。

“啊!要命了!啊!啊!啊!要死我命了!啊!啊……”徐莹顿感高潮汹涌而来。平时就非常喜欢放浪的她此时更加放开了,下面男人的舌头象一只要命的武器紧紧制服着她,让她窒息,让她快活。“啊!啊!啊!秋爷你快点进来啊!”

“早呢!先挑逗一下你个小骚货!等我一下!”男人伸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了工具,折磨女人的工具淫具包。徐莹看着一堆东西就浑身发紧:有细锁链、皮鞭、仿真男性生殖器,五花八门。

男人跨了过来,拿着绳索开始要捆徐莹。徐莹吓得急忙朝床里爬去,一片美白的臀部完全冲着男人了。男人猛地扑了上来,抓住徐莹套着袢带豹纹高跟鞋的脚脖子,拖了回来:“徐莹你个小骚婊子,居然还想跑,晚了!”

徐莹用力也挣脱不开,四肢死命向外扒拉,反而真象一只落入猎人掌中的小母豹。男人迅速骑到了徐莹的后腰上,麻利地用锁链控制住了徐莹的胳膊。

“秋爷你变态啊!啊!啊!别了!求你了!”徐莹还想反抗,被男人大力扳起双腿,套上了锁链,徐莹马上就明白了这个特制的大床的作用,不仅又宽又阔,而且自己的双臂也很轻易就被拴到了床头的钢梁上。徐莹用力挣扎,倒是可以翻转扭动身体,但被制住双手的自己早已成了案板的美肉,等待男人的宰割了。

“认识这个吗?”男人手里拿着精致的黑色小皮鞭晃动着。徐莹本来只想浪漫一把,看着那只皮鞭就浑身紧张,心里却又隐隐地兴奋:“秋爷你真变态啊?求你了,好好的吧!我伺候你,别用那些东西了,吓人啊!”

“让你用眼神勾搭我!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个婊子!”男人轻轻用皮鞭抽打起徐莹的大腿,逐渐加大了力度。“啊!啊……”徐莹本能地叫喊了起来。其实肉体并没有太大的痛苦,皮鞭带来的更多的是和轻微的疼痛一起到来的变态快感。

“徐莹,你是我的奴隶!是不是?”男人边抽打边问,舌头舔嗜着徐莹的肌肤。徐莹浑身抖动,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害怕了。“我做,我做秋爷的奴隶!你是我主人,秋爷你对我好点儿!”

一阵更猛烈的皮鞭抽打落到徐莹的肉臀上,大腿上,力道逐渐加重,抽出了一些红印:“你说,你跟过多少男人,小奴隶,被多少男人糟蹋过,快说,不说秋爷我打死你!”

“疼啊,轻点儿打啊!有几个吧,啊!啊!你饶了我吧,秋爷!饶了我吧,以后就你糟蹋我,就让你糟蹋我!啊!啊!哎呀!啊!”皮鞭在豹皮下的雪嫩肌肤上留下条条伤痛,徐莹既害怕又兴奋。皮鞭的下手有些重了,重重抽打在她的臀肉上,有些抓心的疼痛包围着徐莹。“别打了秋爷,我好好伺候你!别了!啊!啊!”

男人似乎打累了停止了抽打,徐莹感觉自己似乎捡回了一条小命:“你说,徐莹,你是怎么变成婊子的?快说,说出来我饶你,我就更爱你,说啊!”男人象折腾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肆意淫虐,啃噬掐咬着徐莹暴露的淫肉。

“啊!啊!我是被他们轮奸才作的婊子啊!求你饶了我吧,不敢了,秋爷!” 徐莹跪在床里,高声呻吟,随着皮鞭的阵阵抽打,脑海里出现了幻觉,那是自己屈辱的第一次,被美空老板强奸的场面:当时自己毫无准备,还是黄花姑娘,作为嫩模到美空接受训练的时候,就被那个满身浓毛的老板给强奸了。

当时可真疼啊,当时自己是无论如何不愿意被潜规则去给男人三陪的,老板就反复强奸,强奸得自己实在受不了罪,最后跪在地上求饶了。可男人不答应,叫来了两个手下的壮汉,又把她狠狠地轮奸了几次。把她一个刚刚破身的娇滴滴的嫩模女孩彻底轮奸了,折磨得她下体流血,生不如死,折磨得她放弃了女人的人格尊严、人伦底线,最后她同意做婊子给男人三陪才放她下楼。

“啊!啊!他们轮奸我啊!糟蹋我啊!我做了婊子啊!”徐莹清晰地记得当时那两三个男人轮番奸污她的情景,她被后来的壮汉折磨得昏死过去一回,老板用冷水浇醒了她,接着又奸污了她,她的下体疼得合不拢腿,心理彻底被两个男人摧残了,崩溃得只想找个姐妹哭诉。

她拖着带血的身子找到了到美空的介绍人,一个岁数和自己差不多的漂亮嫩模,却发现原来两人竟然有同样的遭遇。她认命了,真的就做了婊子,而且也真的愿意了。从此死心塌地喜欢上了人前模特人后婊子这行。

男人啊,到底男人是个什么啊,她现在就知道要男人,可身后的男人却只一味打她,就象当初自己被强奸时一样,皮肉疼啊!当时是里边疼,心也疼,现在是外边疼,快感的疼!曾经那么痛苦的场面,如今却似乎成了自己幻想调情的素材。

“徐莹,你给秋爷老实交代,你这个白生生的肉体多少爷们玩过啊,这么骚性!”在徐莹的淫叫哭诉下,男人很沉迷于徐莹的肉体。

这是个被男人玩透了的浪荡肉体,是一个在男人身下无所不能的肉体。徐莹的肉体,徐莹的淫叫,都是最放荡的漂亮模特的缩影。只是被玩的次数不太多,但那原本肉锥型的乳房,一旦失去了乳罩的托护,虽然是年轻女子的肉挺乳房,已然有些轻微的下垂,暴露出被男人们肆意过的陈迹;大腿上还留有几块浅浅的青斑,那是猛兽般的男人刚刚留下的爪痕;那猩红微张的肛门,粉红透亮的阴唇,曾经接待了好几个高档次的访客,如今又自愿地接受了一位更疯狂的主顾的暴虐。

“打吧,你打死我吧,我是被强奸过的,我是被轮奸过的啊。我让男人玩够了,我不是好人啊,秋爷,我对不起你啊,啊!打死我吧,打死我吧!”徐莹忽然在幻觉中看到了以前的那个男友,回想起了男友爱她爱得死去活来,后来以命相逼要和她好,最后却未能如愿,便将两人私下里拍的青春艳照在网上公布。那些日子,虽然模糊,却很刺痛,好象眼下是秋爷在抽打她的身体。

“秋爷,你别不要我啊,别打我啊,人前再风光,再漂亮,可我徐莹是弱女人啊,我有什么办法啊!我是被逼迫的啊!”徐莹此时终于喊出了多年的心底话,竟然连哭带叫的有些虚脱了,但肉体好像也跟着意外地得到了变态的宣泄。

“好女人,秋爷打你也是为你好,谁叫你陪别的男人上床睡觉,谁叫你去偷汉子,秋爷今天我打你个皮开肉绽,打你个淫货,打你个用眼神勾引别的男人的贱货。”男人好象知道底细一般,便打边骂,又似乎在与另外的女人对话。

皮鞭连抽带捅,折磨着越来越淫贱的徐莹。最后,直到徐莹连告饶的力气似乎都没了,男人才仪式般地解开锁链,跨上徐莹的身子,胯下的带套“狼牙棒”挺进了阴道。

“你还让人活不活了!啊--”徐莹哀鸣起来。早已期盼的阴茎竟成了最后的折磨,又长又大又硬的肉棍翻动在阴道深处,挑得她几乎崩溃,狠狠抽插刺激着她柔韧的淫肉,几乎要捅破她的阴道。

虽然被几个男人来回糟蹋,但她内里的淫肉却保持着年轻女人的柔嫩湿滑,永远心甘情愿地润滑进来的一切男人的东西。她的淫处曾经那么禁得起男人的蹂躏,现在和这个超强的男人在一起,竟然有些招架不住了,除了快感,更多的是疼痛。徐莹见识过这么多的男人,头一次见识了狠角色。“啊!轻点儿秋爷,疼啊!”

“生过孩子没?骚货!”男人大力刺磨徐莹肉肉的阴道,“被干怀孕没?谁的野种?”“怀过啊,秋爷,我流过产啊,可我不敢要啊,那是野种啊!啊!啊!”徐莹回忆起了自己那次痛苦的堕胎经历。

也许是她自愿不戴套子的后果,因为她碰到自己甘愿冒风险的帅哥;可惜那个男人是扶不起的阿斗,她也不可能为他生育孩子。徐莹迷离中看着腕上的多处烟头烫痕和牙印,那一次堕胎痛苦让她刻骨铭心,但是当再次看到自己喜欢的帅哥男友,她还是贱性难改,忍不住发生真正的肉体关系--不戴套子的关系,她认为只有那样才能表达自己对男友的付出和喜爱,换来男人对她短暂的爱恋。

他们的关系其实维持得很短,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很满足了,她甚至同意男人在身上烧印留念,而且不管身子还不利索,就换上情趣内衣和性感高跟鞋,张开大腿掰开粉屄让他里里外外拍了个够。“我爱他,爱他上我,男人,好男人!”想到这里,虽然吃够了男人苦头的徐莹,却已是泪如雨下。

男人被胯下的俏美骚辣的淫妇嫩模徐莹勾得淫性狂发:“徐莹,秋爷我要用鸡巴肏得你怀孕,再给你刮刮子宫,替你堕胎,小骚货,爱死你了!太贱了,就喜欢你这股骚浪模样淫贱劲儿!”“疼啊!疼啊!秋爷,你疯了,我死了!秋爷啊!啊!”徐莹被狼牙棒刺磨得不是夹紧阴唇,而是大大放开了双腿,躲避阴道内狼牙棒凶狠的左右挑刺。

“老子肏死你,省得你找别的男人!我肏死你!”男人发狠了,次次见底。徐莹的淫肉被带得外翻出来,有些红肿难当,徐莹拼命分腿缓解疼痛,一边淫叫,一边呼唤自己的兴奋,呼唤自己的阴液更多些,更润滑些。

男人见徐莹很老练地忍受,又觉得前面不过瘾,翻过徐莹的身子,让徐莹拱起如雪肉臀,亮出饱经磨难的后庭妙处,此时,身着锦纶豹纹性感内衣和豹纹红底高跟鞋的徐莹,如同一只戴着锁链等待交配的小母豹,优雅而充满了性感的诱惑。

男人一个冲刺,将硕大的“狼牙棒”插入了徐莹的肛门。“啊!妈呀!疼啊!”徐莹疼的大叫,尽管那里被多次使用过了,但近期保存完整,没有被开辟过,毕竟喜欢肛交的男人并不多。

“小样,也知道疼!告诉秋爷这里被干过多少次了!都什么人干你这里?”男人强行奸污着,拷问着。“没几次啊,啊!啊!再说都没有你的大啊,你太吓人了!啊!啊!肛门裂了啊!疼死了!”徐莹浪声呼喊着,那曾经是她最后的宝贵地域,即便第一次被轮奸,那里也是幸免的地区。

可惜作婊子多年,她那里也没有坚守住。有人出高价,她就说服自己忍痛卖掉了后庭的处女地;碰上喜欢的年轻男人,为了博得意中人的欢心,她曾主动奉献后庭给人享受。

可今天男人的家伙太大了,撑得她几乎要口吐白沫。尤其狼牙刺的凶猛,让她的菊门殷红肿胀,小腹底部翻江倒海一般。曾经还算坚韧的肛门,今天被里面的凶器给缴械了。

“啊!肛门要裂了,别整了,看看出血了吧,疼死我了!啊!啊!”徐莹痛烈得高声淫叫着,释放着肉体的淫性,缓解着肛交的剧痛。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徐莹迷乱的心神顿时回归到现实,急忙侧躺着身子抓电话,借机缓解男人的攻势。原来吕瑶闲得无聊,给唯一的这么一位闺密打了电话:“徐莹,在哪呢?”

“快睡了,有啥事儿吗?”徐莹忍住痛苦,故意换作慵懒的语气,男人还在身后紧抱着她的腰腹,粗胀的凶狠家伙还插在她的后庭里,塞得她里面酸胀饱满,肉臀被撞击得“呱呱”作响。吕瑶不知道徐莹此时跟我在一起,而且男人还正在践踏着徐莹的肉体。“姐,你睡的什么觉啊?”

徐莹挣脱男人插在后面的家伙想起身,男人却如影随形跟着抱紧了徐莹,暴胀的家伙捅进了阴道。徐莹顿时感觉到了熟悉了性交滋味,那要命的狼牙刺没有了,赶紧摸了一把男人的根部,套子已经摘掉了,现在是真正的做爱,没有套子的阻隔。

徐莹跟着上来了兴奋劲儿,一边回应男人的亲咬淫弄一边聊天:“妹子,睡不着是吧?还是以前好啊,有那么多男人陪着我们,非要和我做,做完累死了就好睡觉。男人都是牲口,想起来就来一顿。”

“那不美死你了。不过老赵却不行,十分钟就交枪了。只是我看他对我特别上心,特别会疼人儿。”吕瑶没考虑到有外人在,一下想起了以前进了警队以后,赵万里在自己身上疲惫但很投入的样子。

“别想那些了,老赵不是已经出国了吗?不行你就上街呗!凭你者模样儿身段儿,要男人还不一把一把的!”徐莹说,只觉男人突然加速了抽动,顶得自己一阵痉挛般的快意。

“哎,来到这里,谁都得看那个秋爷的脸色,日子一天天过去,只能凑合活吧!”吕瑶感慨着,一提起未来,就对自己悲观起来,不知道那边自己女伴正奋力迎战男人的最后奸淫高潮。

“哪天一起上街呗,多长时间没买衣服了。”吕瑶说。“要不就明天吧,今天本来要上街的,被秋爷缠住了!”徐莹猛然感觉男人从阴道拔出了家伙,那极端亢奋的家伙却杀回了她的后面,赤裸着杀回了后庭。

这次的后庭不再有狼牙棒的刺痛,还带着前面的润滑液,让她跟着进入了高潮。徐莹也顾不得吕瑶那边说上面了,激烈地撕咬着这个血性男人的胳膊,疼得男人低呼一声,一股浓精喷进了直肠深处。

“瑶妹,你等我方便一下。”徐莹“啵”的一声,费力地甩掉了后庭的家伙,挣脱了瘫倒在身后的男人,拿着手机下床,走进了卫生间。

“刚才做事儿呢,电话里不好说。老娘被这个白秋折腾散了,就跟吃了枪药一样,才糟蹋完韩雪,上我的时候下面还那么硬,弄来老娘我都被折腾得有点累了呢!”徐莹还是懒懒地说。“看你,被个男人弄几下就拉胯了,还行不行啊你?”吕瑶取笑了一下徐莹,从来徐莹都是警队里最耐战最会玩花活儿的婊子,别人不敢不行的,徐莹都能对付过去。

“那好吧,瑶妹!我给白秋白总说下,今天既然让他占足了便宜,明天就给我们姐妹放个假,下午五点钟一起出去。”徐莹说完后,溜回豪华卧室,放下电话回到了床上,这张特制的大床特别柔软,象躺在襁褓里,也想多和男人交流一会儿。

发泄后的男人搂着微微带汗的徐莹问:“吕瑶到底怎么样啊?骚货!”“比我漂亮!也比我会弄!不骗你!有想法啦?”徐莹挑逗着男人黏糊糊的家伙。

“哪天介绍我认识一下!”“就说用一下多直接啊!呵呵!你们男人刚下这个就要上那个!”徐莹嘴里这么说却一点没有生气。在美空在警队,她就经常带着姐妹给赵局来个双飞什么的,早已习惯了和别的女人分享男人。

“刚才怎么那么狠呢你!秋爷,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徐莹懒洋洋地问。“不知道。原来喜欢清纯的美女,奸弄起来特别有感觉,后来觉得还是有经验的少妇好,玩着有情趣。现在喜欢你这样的,淫贱型的,想怎么样都可以,玩起来特过瘾。”

“你是不是特别有钱!怎么不找个女人好生过日子呢?”徐莹好奇地问。男人点了支烟,搂着一身豹皮的性女徐莹说:“曾经沧海难为水,总没遇见合适的啊!我下海十年了,挣了钱反倒不知道干什么了!现在的男人,象我这样的,都没什么理想了,就是挣钱给女人花,干女人解乐呗。”

徐莹浪浪地抚摸着男人的胸毛:“你是钻石王老五了,女人还不一把一把的!”男人嘴角微笑:“倒也是,不过碰到你,我就有一种找到女人的感觉,你可真是个纯粹的女人!就算你身边有别的男人,我也会要他把你让给我。”

“我是个东西呀?让来让去的!”徐莹埋怨着。“你不是东西,你是秋爷我的性奴隶!”男人搂着徐莹爱抚起来,“真他妈让男人过瘾,你这个骚货骚到骨子里了,我一眼就发现你不是个省油的灯!”

“秋爷,说实话,跟你在一起挺有意思的。我还第一次这么被男人玩!”徐莹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还能接受男人这样的折磨。

第二天傍晚,在我的默许下,徐莹和吕瑶两人下午便准时碰头去了商场,一起游逛挑选时兴的衣物。

忽然吕瑶脚步突然停止住了,透过衣服架子,盯着远处发怔。

商场里,一个酷似前男友的帅小伙正与一位年轻的女子嘻嘻哈哈聊着,女子还不时打一下那个男人的胳膊,很亲昵的神态。女人很年轻,看样子和自己差不多。穿着入时,浑身艳俏,不同的是一张平常的女人脸经过精心勾画,分外甜美。

吕瑶远远望着酷似前男友的男人和女人勾肩搭背的背影,忽然就泪水朦胧了。原以为自己希望前男友幸福,自己能接受前男友有新的女人。原以为自己心已经死了,自己就想着过个衣食无愁的日子。可真看到这个酷似前男友的男人身边有了一位招摇佳人,心头不禁酸楚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人生真是捉弄人,往往最亲密的人却总是擦肩而过。

“莹姐,咱们不逛了,走吧。”吕瑶扭头就向外走去。徐莹也看见了旁边的两人,瞥见吕瑶平时娇媚动人的脸都有些扭曲了,急忙追出去。“瑶妹着啥急,还没逛完呢!”徐莹连忙拉着吕瑶安慰起来。

两女今天逛着街状态都不是挺好,吕瑶是因为心情不好睡得晚,而徐莹是因为头天被我折磨得厉害了些,晚上弄了半晌,早晨还被压着打了一炮,旱田总算逢着甘露,只是雨下得猛了些,身子有些疲惫了。

此时徐莹的电话响了:“小骚货!在哪呢?”是我的声音。“要吃晚饭,和朋友!来就来呗,那得你请客。好啊,‘陈记海鲜’楼见。”徐莹神秘地笑着合上了大红色的折叠手机。

“谁呀?”吕瑶好奇问道。“白总请客,他那么有钱!不吃白不吃!”徐莹神秘地看着吕瑶说。吕瑶犹豫起来:“听出来你们都那什么了吧?我不成灯泡了?”架不住徐莹劝说,还是同意了。

海鲜楼包房里,男人见到吕瑶和徐莹两人心里就狂喜了:真是两个绝品的风情女子。尤其是吕瑶,高挑修长的体型,俏丽迷人的脸蛋儿,清纯中透出些出众的妖媚让人遐想联翩。可男人沉稳老练,娴熟地招呼着两人用餐,很快大家就熟络起来。

“白总,晚上有事儿吗?要不咱们一起蹦迪呗!”徐莹看着男人问。“问吕瑶!我没问题!”男人回答,眼睛注视着吕瑶。

“不想去了,太闹了!还是回去吧!”吕瑶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很久没有这么直接接触男人了,吕瑶竟然对男人的眼神有些生疏了。

“我知道一个地方,就是得在外面过夜了,明天才回去,行不?”男人说道。“就是卧龙山庄,温泉套房、舞厅卡拉OK、美味佳肴美酒、台球电影厅什么玩的都有!我请客,保准两位美女开心。”徐莹兴奋起来,“好啊,天气这么热,我还从来没在度假村里住过呢!谢谢你白总!”

吕瑶考虑了一下,不想落单,只好点点头认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