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66章 乐极生悲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66章 乐极生悲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361-402章)作为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结局,也是全文的终结。含笑致意

第三百六十六章 乐极生悲

仙子吕瑶心头刺痛,见我将陆翊肏来昏迷过去却依然置若惘闻,仍大力抽送不止,于是挣扎着撑起身子,伸出香舌,在我胸前轻轻舔舐,同时伸出柔嫩的玉掌,在我身上细细抚摸;旁边的玉女韩雪见此,也争宠般同时含住我的另一侧乳头轻舔慢含着,身边的张澜澜和徐莹也明白过来,知道吕瑶这是想让我尽快停止对小公主陆翊的奸媾凌辱,先后将俏脸埋在我臀间,舌尖在我的肛门阴囊处翻卷不已。

江陵警队内勤组的五大警花,五位绝色美女竞相献出唇舌与秘处,同时伺候自己,让我快感连连,如登仙境。但我心神不乱,一边抽送,一边摸出一瓶定制小瓶玉壶春酒几口干掉。

春酒入腹,如火上浇油,腹内立刻阳气升腾,肉棒青筋勃起,愈加粗壮。面目狰狞地在公主陆翊那淌血的肉穴内抽送,威猛无比。

陆翊被剧痛惊醒,粗长的肉棒像是把娇嫩的秘处完全撕裂捣碎一般,她手伸至腹下,徒劳地想抵挡肉棒捅入,白嫩的玉腿抽搐着哭叫道:“瑶姐姐……澜澜姐……救我啊……”

我见此眉头挑起,冷哼一声。吕瑶怕我发怒,连忙按住陆翊的小手,抬起俏脸乞求道:“秋爷,让瑶妹替下陆翊妹子,好好伺候主子吧。”说着从陆翊身上爬起,扭过身子,把浑圆的雪臀送到我面前。

陆翊紧紧搂住瑶姐姐的腰身,把头埋在她芬芳的柔颈上,哭泣着娇喘不已。我见她元红尽破,吕瑶前后两个美穴又举在面前,看得心痒难搔,伸手插入吕瑶高举的秘处,捣弄一番,很快便浸出了些许蜜汁。

陆翊的哭叫已经停止,白白的娇美香躯随着他的抽送,一挺一挺,喉头象被堵住般,呼吸时断时续。她花径内的鲜血被火热的阳具抽插消耗殆尽,变得越来越干燥。待公主陆翊的秘处再无一点滑腻,我猛然拔出阳具,狠狠刺入吕瑶敞露的肉洞内。

火一般的肉棒突然破体而入,吕瑶一声惊叫,旋即省悟,我终于放过了陆翊。肉棒炙痛体内的嫩肉,她才知道陆翊所受痛苦有多么剧烈。陆翊气若游丝,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星眸半闭,形神俱丧。吕瑶珠泪落下,与她脸上泪水交织在一起。

白嫩的双腿软软垂下,与吕瑶的玉腿交迭,我身前身后两腿之间尽是粉雕玉琢的娇美肉体。而这些肉体之间溅满了殷红的鲜血,像是绽纷的桃花落在白雪上。

吕瑶强忍痛楚,收紧嫩肉,挺着雪臀迎合肉棒进出。我胯间又胀又痒,粗长的肉棒微微发颤。只有在仙子吕瑶滑腻的肉壁上不停磨擦,靠那种酥爽来减轻胀痒。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猛然一声怒吼,身边五女吓得心惊肉跳。吕瑶体内一震,感到肉棒探不到的花心处迎来一股滚烫。我脸如死灰,发热的身体不住战栗,“刘阮上天台,露滴牡丹开”,一种升入仙境的畅美和快感将我完全淹没,肉棒跳跃着将久蓄的一股精液尽情射入仙子吕瑶紧窄的花径深处,直入子宫。

良久,我拔出发软的肉棒,沾满乳白的黏液,里面还夹着几缕血丝,一把拉过精疲力尽的仙子吕瑶,将她的美人头儿摁倒胯下,让她张嘴舔舐平净。

呆了一会儿,我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仙子吕瑶闻声忘了下体的肿胀,抬头望着我,芳心迷乱,不知我到底为何有如此狂态。我满脸涨红,一把将吕瑶抱在怀中,狠狠吻住她的红唇,像是要把香软的身体揉碎一般。

夜色已深,享用了处女陆翊之后的我心情大爽,不顾肉棒有些疲软,伏在玉女韩雪的体上不停抽送。陆翊红唇惨白,身上盖着薄毯,蜷缩着沉沉昏睡。吕瑶在旁用毛巾细细擦拭她下体干涸的血迹,陆翊受创虽剧,此时鲜血却不多。相比之下,吕瑶更像是元红新破,下体腥红宛然,她细心的把开水放温,又浸好毛巾,准备好诸女用来擦洗。

没多久,那种快感再次来临,我紧紧抵住玉女韩雪腹下那团娇柔,精液蓬勃而出。我似乎没有疲倦的感觉,拔出肉棒,又服下老孙的一粒药丸,唤来徐莹伺候……

次日清晨,一夜未睡的我从不省人事的吕瑶身上爬了起来,我已经在这具完美的身体里射了三次,韩雪和徐莹的体内也被相继射入了我的精液,连半夜醒来的陆翊也不例外,被晨勃的我补射了一轮。只有澜澜似乎不在状态,我插了几下却没有找到感觉,就把她放到一边,结果还是仙子吕瑶这个绝色肉观音又替她挨了老子一炮。

自从公主陆翊被我破处收房以后,在猎艳征途上疲于奔命的我终于还是感受到了疲惫,终于开始枪收内裤马放南山,过起了自娱自乐怡然自得的幸福生活。

说来身边这五六十名美后妖妃艳妾俏婢之中,最为得宠的还是新近收的师大四美和四朵警花,其中尤以173公分的空姐仙子吕瑶,172公分的校花小蜜张天爱,170公分的旗袍玉女韩雪和168公分的长腿主持李沁四女身材高挑姿色出众,最为娇艳迷人,是须臾不可离身供我淫媾销魂的尤物,也称四面观音。

而其余的甜美陆翊和美艳刘彦池,则是胯下勾魂的一对吃屌丫头,加上长腿爆乳的大美女肉夹子翟佳佳和供我蹂躏淫虐的嫩模护士徐莹,和前面四女一起构成新的一个淫具班子,简称八面观音。

而我的座驾奔驰唯雅诺,外面看上去并不起眼,入内才发现大不寻常,简直成了我的移动行宫。

皮质座椅带腿托和按摩功能,音响视频功能一应俱全,且座椅可移动换向,中间还有个拆卸式的小圆桌,亮得耀眼。宽阔的座位可容我睡卧,配套的小几、抽屉、勾锁无不极尽精致。

张澜澜辜月琴之流,每次感觉我要外出,都会殷勤询问是否要备车,只要我一点头,她们便开始张罗并等候在外,一见主子出来,连忙唤来奔驰商务车,车旁已是一派香肌雪肤,春色无边,几名美女早已恭迎多时并跟着上车随车侍奉。

待我搂着玉女韩雪和仙子吕瑶登入车内,左拥右抱一落座,公主陆翊乖乖跟在后面,随即跪在我膝间的地毯上。

车行一路,我慵懒地倚在韩雪的肩头,搂着吕瑶亲嘴儿调情,此时岁数最小且最甜美柔顺听话的小公主陆翊就会伏在我的胯间替我吸吮阳具,而徐莹要么跪在两名销魂尤物的胯下替她们品玉舔盘子,或老实坐在旁边等待应招救急啥的。

车子到达目的地后,韩雪吕瑶等四女要么随我下车陪同考察参与工作,不方便见不得人的时候,则被老老实实地锁在贴了深色贴膜的车上,待我工作完毕回到车上后再接着侍奉。

陆翊自从被我收入囊中以后,对车上的香艳景色早已习以为常,不管跟在我身边的是吕瑶韩雪,还是张天爱李沁,或者是李媛媛陶慧敏,任她们穿金戴银打扮得高雅华丽,她都不敢多看,只是记住在我需要的时候,解开主子的腰带,低下头便温柔地含住软软的阳物,直到阳具在她的红唇间渐渐膨胀起来。

不过陆翊实在是岁数太小了,甜美妩媚的小公主只知道张开唇舌老实侍奉,很少能挑逗刺激得我的这条老枪在她嘴里口爆射精的,这让我难得体会到那种快感,但这个并不防碍我的兴致──毕竟有这样娇滴滴的甜美公主少妃替我亲吻抚弄已经很舒服了,每到欲火焚身无可发泄时,自有别的门道予以化解。

空姐仙子吕瑶和旗袍玉女韩雪,是四女中最为出色的一对翘楚,尤其是修长如玉的两腿更是颠倒众生。待到甜美公主陆翊替我吹箫吹得口酸舌麻以后,就轮到这两名长腿尤物打起精神来伺候主子。

此刻她们尽展其长,雪白的双腿或脚尖左右搭在地毯上,或穿着高跟鞋跪坐在汽车的座垫上,整个人背对我或面向着我,只有娇嫩的花瓣贴在我的腹下,四只圆乳随着车子的行进在胸前上下跳动。

此时,我的鸡巴完全被仙子玉女胯下的那包流汁儿嫩肉包裹着,紧密的肉穴象温柔的小嘴般一收一放,吸吮着粗长的阳物。我还满意地把玩着两女的嫩乳,同时不时拨开嫩肉,挑逗花蒂,而仙子吕瑶和玉女韩雪两女各具媚态,两腿又足够修长似乎要夹死人一般,跨坐在我的腰间上下起伏,香肌雪肤春色无边。

两女中一女用鲜美多汁的下阴替我上下套弄,同时另一女则会懂事地奉上香吻挑逗我的性欲,以便我性起出精,爽射之后自有淫模徐莹先用卫生湿巾擦拭,再张开小嘴含舔干净后,这才了账。

而另一套搭子里面自然是张天爱李沁随侍左右,供我亲嘴摸奶调情戏耍,我闭目坐在正中,满脸潮红快活地哼哼着,妖艳迷人的刘彦池则在我的身前,俏脸埋在我的大腿间用力舔舐着,吸吮得啧啧有声。

这幅香艳的画面中,和前面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车内诸姬中以美艳主持刘彦池为妖媚聪慧,那条香软的小舌品含弹拭,总能找到令我最为舒服的地方,然后一鼓作气势如虹,吸得我浑身乱颤。

不多时,我身子一抖,而双手已将彦池的美人头死死按在胯下,让她的红唇僵在我的鸡巴上,低低呻吟中第一股阳精已然射出,淌到彦池的檀口嫩舌之上。彦池遇见这美妙的一刻,便会懂事地放缓舔弄,而我则会任胯下阳精流淌,同时哆嗦着去亲吻娇蜜张天爱和主持李沁两女的花瓣嫩舌。

三女夹侍之间,我的激情延续,浑身乱颤嘴里哼哼声越来越响,突然下身一挺,大腿紧紧夹着刘彦池的面颊,剧烈抖动着,下面的鸡巴一阵乱跳,在她的小嘴里已然放出了第二股也是残留的精液。

过了一会儿,我松开双手和双腿,长长出了口气,睁开眼,慵懒地对胯下的刘彦池说:“彦池我儿,替你达达好生吃下去,并舔干净。”

待这一切结束以后,彦池起身坐在椅子上,换上长腿爆乳女郎我的贴身肉夹子翟佳佳,跪在胯间用一双高耸的奶子替我夹住鸡巴按摩休养,然后我搂着张天爱李沁两女依红偎翠沉沉睡去,养精蓄锐以利再战。

有四面观音八面观音陪着我胡天胡帝,加上原来的四大妃子辜月琴丽娅玲玉璐瑶、四大美后张燕雯丽玉明胡莉,还有汤灿文端、李媛媛陶慧敏啥的,我身边简直是美女如云,就这样一边勤奋工作一边玩弄美女享尽艳福。

随着天龙药业的崛起,我和玉明成功加入江陵市工商联,而且双双被选为江陵市政协委员。虽然是闲职,但毕竟是一种政治荣誉,代表着人生的成功。

我当上市政协委员以后,随着地位的上升,被请去赴宴的机会就多了。且不说天龙内部的属下们时时找机会请我,光工商联内部,还有市里区上街道办和许多企事业单位,差不多天天排着队请我,为了工作,为了联络感情,为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我是有请必去,一去必酩酊大醉而归。

虽然才三十出头,除了床上运动外少有运动的我很快就营养过剩发起福来:长起了双下巴,挺起了将军肚。有了双下巴和将军肚的我更像个官员了,嘴巴也更刁了,每每赴宴总要亲自点一两样海鲜:不是龙虾,便是大闸蟹。不多久,请他的人都晓得了白总的嗜好,在菜单上都要列上海鲜。我对此很坦然:而今这当领导的人呐,贪财贪色以外,吃一嘴喝两口算个啥呢?

一天晚上,我赴宴归来,醉醺醺打开碧潭飘雪的房门。抬脚进门,脚在门槛上碰了一下,忽然痛起来,我以为是崴了脚,忙坐到沙发上脱下鞋来看。一看,脚踝关节处有些红肿,忙叫小老婆胡莉和李媛媛去拿正红花油来给我揉揉,两女上下侍奉着才揉了两下,我却一声惨叫,满头大汗淋漓。

胡莉惊问:“怎么了?”我痛得呲牙咧嘴,语不成声:“哎哟!痛,痛……痛得好象脚,脚要断了……”而李媛媛在下面替我用心揉着脚踝,发现除了有点红肿外,并无其他异常,以为是我娇气,就拍拍我的脚踝嘲笑道:“我看你呀,是在外头吃海鲜吃多了,得了痛风,以后少吃一口就行了。”

说来也怪,媛媛这么一拍,我那脚痛竟慢慢地缓解了,后来居然不痛了。我醉眼朦胧地瞪着媛媛,不明白她从哪儿学来了这套本事……

第二天,老孙这个市二医院的名医突然登门拜访,让我不由一愣,忙起身扶他到沙发上坐下,又叫谢娟给他倒茶,忙问:“老孙,百忙中怎么有空来看我呢?”他却板着脸说:“昨晚胡莉给我来电话,我这是专门来看你的。”

替我看完后,他脸色郑重地对我说,“白秋老弟,你媳妇说得不错,你可能得了痛风,有空时到医院来检查一下。这痛风忌食海鲜,忌喝啤酒。你呀,再不能经常在外吃吃喝喝哟,如若不然,痛风会反复发作,令你苦不堪言!”

我还没当回事儿,只是后来,只要我一出席宴会,我的脚就痛了,先是脚踝痛,后来连膝关节也痛了,又红又肿。我心头一惊:看来自己真的得了痛风。

忙赶到医院检查,经老孙检查后确认果然是痛风!我晓得痛风的厉害,不敢懈怠,老孙也给我用了最好的药,又给我打点滴,我很快就不痛了。老孙还特别嘱咐我,得了痛风,一定不要再吃海鲜、再喝啤酒了。我在心里说,好吧,今后就少去赴宴了吧。

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我是天龙这个大摊子的老总,是老总就总得有应酬,一应酬就得喝酒,一喝酒我就要犯痛风,而且那痛风也越来越怪,我即使不吃海鲜不喝啤酒也照痛不误。如果只是一般的痛倒也罢了,那痛是越来越厉害,痛起来犹如刀砍斧切,令人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再到医院,找到老孙去打点滴去吃最好的药,效果也不如以前明显,直到痛过了几个时辰,那痛才慢慢消失……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凡有宴请,我都想法推脱了,规规矩矩回家去按时服药,老孙给开了剂中药,那药果真有奇效,一月之后,我的痛风再没有犯过。

但麻烦又来了:有领导传过话来,说你白秋架子挺大呵,我到你们单位来看看,你就不能陪我吃顿饭?还有朋友也打来电话,说你这人怎么哪,几次请你吃顿便饭你都不给面子,你想当廉政建设标兵呵?还有那些原来挺熟悉的工商联同仁,现在见了面也不冷不热的……我急了,照这样下去,我还能在江湖上混吗?

后来我去找老孙,他告诉我江陵有个好去处,可以部分化解我的烦恼,这就是柳京饭店!

两年以前,在江陵开设了一家中朝合资的柳京饭店,位置其实离凌江阁并不太远,走路十分钟也就到了。柳京饭店是江南省最大的朝鲜民族风情酒店,该酒店占地2000多平方米,以经营朝鲜特色菜系为主,并配有朝鲜歌舞节目表演等,让人身在中国便能感受到来自朝鲜、来自平壤的美丽风情。

这里的厨房团队由中朝双方精英料理师组合而成,朝鲜来的女服务员除了一流的餐饮服务以外,还提供精湛的歌舞演出,让人既能欣赏朝鲜风情又能品尝各种中朝美食。

“柳京”是平壤的旧称,意为柳树茂盛的首都。柳树增添着平壤美丽的风景。朝鲜首都平壤具有五千年悠久民族史,是朝鲜民族的发祥地、朝鲜民族文化的中心。平壤大同江流域因清澈的河流、广阔肥沃的平原、丰富的物产、温暖的气候,自古是富饶美丽的好地方。在这肥沃的土地上,柳树繁茂成林,竟成了朝鲜首都的代名词。当时的人们把平壤优美的自然风景、悠久的文化和平壤人的多情善感,歌颂为春风拂岸,细雨沉尘,垂柳摇曳。

柳京饭店是连接中朝友谊的一条纽带,致力于餐饮业,大力推广中朝饮食文化,而这两种饮食文化的交融,尤其是中朝传统饮食文化的交融,会迸发出更加灿烂的火花。

朝鲜菜与韩国料理一脉相承,别有辣味在舌尖。据老孙介绍,朝鲜料理以辣为一大特色,它的辣和中国四川的麻辣不同,属于只辣不麻的类型,且常多“冷辣”;另一个特色是少油。朝鲜人的日常伙食很简单,一般就是米饭、泡菜再加一碗汤。朝鲜的米饭白而且香软,很有黏性,吃的时候如果包上一张撒盐的紫菜,饭本身的黏性会把紫菜包紧,吃起来又香又糯,十分可口。

朝鲜人对泡菜情有独钟。饭桌上如果没有泡菜,朝鲜人是吃不下饭的。泡菜的种类很多,做泡菜的材料也是五花八门。最常见的是辣白菜,红艳、辛香,保持了原有的水分,吃起来辛辣却没有苦涩的感觉。另外也有用萝卜块茎及各种植物叶,比如芝麻叶、豆叶等制作的泡菜。朝鲜人家一般都有腌菜器皿,自己腌制各种泡菜,随时取用。

朝鲜的汤有两种。一种是汤饭,是将米饭、肉和葱放在一起水煮而成的,味道鲜美。这算是油水最足的朝鲜食品。另一种汤称为大酱汤,和前面一种材料差不多,但是红色的,水很少,介于我们观念中的汤和酱之间。朝鲜人非常喜欢吃大酱,在韩国古代文献里甚至记载着某官夫人用自制的美味大酱帮丈夫与上司拉拢关系的故事,可见大酱的魅力之大。

朝鲜人对烤肉非常喜爱。烤肉的种类很多,如烤牛肉、烤牛排、烤五花肉等。其中最常见的是烤牛肉。吃烤肉时,生菜、紫苏叶、生蒜及小青椒是不可少的,尤其是用紫苏叶包烤肉,别有一番风味。据老孙说,如果你想从这种烤肉里补补油水是很困难的,因为朝鲜族烤肉是要把油都沥掉的。

朝鲜人最喜欢的酒是烧酒,酒精含量仅为25%左右,是低度酒。度数虽然不高,但多喝容易上头。

总之,吃泡菜、喝大酱汤、吃少量的烤肉加上喝烧酒,这就是老孙给我开的药单子,治痛风的药单子。

一听说要去吃朝鲜料理,我身边的女人们都很积极,许多女人都是韩剧爱好者,对韩国饮食几乎是耳熟能详,第一次我便带上胡莉、李媛媛和陶慧敏三女过去,三女优雅而懂事,是拿得出手的大美女,以后又换了别的美女,但越往后,我往往只身前往,让专职司机段婷婷或郑平莎将我送过去,事后再来接我……

黄昏,一辆崭新的黑色奔驰S300豪华轿车停在了位于江陵市郊的“柳京饭店”门前。我刚从车上下来,酒店门口身穿艳丽的朝鲜民族女装短衣长裙的迎宾小姐就立即迎了上来。“先生,您好!”略有些异国风味的口音,一张甜甜的笑脸对我打招呼。

我一看,是一个身材苗条,瓜子脸,肌肤白皙的少女,不过却从未见过。我微微朝少女点了一下头,目光不自觉地向她高高耸起的胸部望去。那少女立即发觉男人的目光所在,俏脸儿不由一红,刚想开口把我请进酒店,从门里面已经快步闪出一人,来到我近前,满脸堆笑道:“白总来了,快请进快请进!”我颔首笑道:“原来是金总啊!”那个朝鲜的迎宾小姐见这位先生与总经理认识,赶忙知趣的退到一边。

来人正是江陵柳京饭店的朝鲜籍总经理金玉姬,平壤外国语大学汉语学部毕业后便来到中国,东三省的朝鲜饭店和北京的海棠花都呆过,汉语说得地道娴熟还带有几分东北味儿。第一次前来用餐时,这名成熟美妇甫一亮相就让我垂涎欲滴,多次用餐和有意接近后,我们逐渐熟络起来。

虽然朝鲜方面的内控特别厉害,但毕竟这里是江陵孤悬海外有些鞭长莫及,加上我这个财势熏人的猎艳高手的软缠硬磨下,又是送IPHONE又是送IPAD,再加上玉壶春水口服液和淫凤丸等的精美礼品引诱上瘾之后,我和金玉姬已经暗中勾搭成奸,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金玉姬芳龄31岁,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尤其是美女,用我的眼光来看,是最值得享用的,不但风韵十足,更且美味多汁。今天金玉姬薄施粉黛,头发梳了个高髻,一身剪裁合体的深色西装套裙,内着雪白的雪纺衬衫,将她丰满高耸的胸乳和浑圆肥腻的玉臀衬得呼之欲出,看起来着实性感丰腴,下面则是肉丝玉腿脚上一双黑色薄底浅口细高跟船鞋,一路走来风摆杨柳摇曳生姿。

我随着金玉姬走进酒店,金玉姬低声问:“秋哥,您是约了人,还是……?”我在她软绵绵的屁股上用力捏了一下,在她耳边低声说:“宝贝儿,我就是想你了。”

金玉姬脸一红,向两边扫视了一眼,悄声撒娇道:“秋哥,别让人看见。”两个人来到我专用的包房,这里位置隐蔽且幽静,金玉姬轻轻地把门带上。

“秋哥,您看,上回您走后,我按照您的意思,叫人又细细装修了下……”“唔,是啊,好象花都是新插的呢。”我贴近她,一只手自然地搭到她的腰肢上。

金玉姬娇躯一颤,却没做出迟滞的反应,仍旧笑道:“是啊,秋哥真仔细,我让她们天天更换呢……唔……”话未说完,却被我一把抱住,吻了个结结实实。

“哥……”金玉姬眼神有些迷离。“继续说,我听着呢!”我松开她,让她站直了身子,但我的手却已经熟练地解开了她胸前的衣扣,伸进去捋起她的乳罩,握住她硕大饱满的乳房,揉了起来。金玉姬果真继续说着,只是双颊迅速泛起了一片红晕……

我满意地拥着她,细细地轮流把玩着她两只肥嫩白净的奶子,耳朵里也不知听没听进去金玉姬说的是什么。“哥…啊…”金玉姬终于忍不住颤声道。“怎么了?”我依然好整以暇地玩捏她的乳峰。“人家……人家的屄都湿了……”金玉姬咬咬嘴唇,抬眼看着我,羞涩道。

“哦?……屄湿了想怎样?”我握住她的一只乳房,用力握拧两下,挑逗道。“嗯……人家想和你……和你性交…和你交配……求你把大鸡巴……插到妹子的骚屄里……肏屄…肏妹子欠肏的小贱屄…好吗?……”被弄得发了情的金玉姬一边柔声细语的说着男人爱听的淫词浪语讨男人的欢心,一边雌伏在男人怀里难过的扭动着娇躯。

我得意地淫笑着,松开她,顺势坐在一旁的榻榻米上,拉开拉链,掏出已经有些硬挺的阳具。金玉姬立刻知趣地跪伏在榻榻米桌下挖空的放脚空间里我的两腿之间,张开小嘴开始为我口交。

我微闭双目,一边品着玄米绿茶,一边享受着胯下美人的口交服务。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才满意地说道:“好了,上来吧。”接到命令的金玉姬这才敢张嘴吐出那根被她用嘴虢得充分勃起,湿淋淋的大肉棒,拿出座垫在角落处摆好以后请我坐过去,然后撩起裙子,褪下丝袜坐了下去。

“啊……”金玉姬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灼热粗大的鸡巴彻底没入阴道的瞬间,那充实的快感让她一阵阵的眩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