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65章 公主陆翊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65章 公主陆翊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361-402章)作为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结局,也是全文的终结。含笑致意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公主陆翊

女人是不能闲着的,如果闲着,要不死缠你,要不乱花钱。

虽然药业方面忙得不可开交,业务也蒸蒸日上,但我新收的师大四美和韩雪徐莹和吕瑶这几名漂亮小警花们却始终是个麻烦,你可以把她们关在后宫里肆意享用,但好汉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一根鸡巴哪里肏弄得过来。整日里后宫闹得乌烟瘴气,不得安生。

我发现闲极无聊的几女特别热衷于上网淘宝购物,这几乎成了她们生活中的习惯。考虑再三后,我也决定跟上网络时代的步伐,安排辜月琴张澜澜带队搞起了前期调查,又召集玉明雯丽胡莉李媛媛和春光蔡经理名媛鞋业等一起会商,最后决定投入部分资金在淘宝的天猫里面建网店。

网店分为两个部分,女装女鞋由辜月琴张萌带着师大四美来负责,而保健品部分则打擦边球,由张澜澜带着韩雪等几女进行。

经过十几天的紧张筹备,两个网店终于开业了,由于我事先动用了有业务往来的广告公司进行页面设计,又投入货品进行大力度的促销,刚开业顾客就络绎不绝。幸好辜月琴和张澜澜的团队都很精明能干,聘请的几个客服小姑娘也手脚麻利。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运营,网店逐渐走向正轨。这下,几名漂亮女生在花钱上的心思少了,挣钱上的心思多了,这让我终于从女人们的反复纠缠中脱身出来。

“秋爷……我给你吸出来吧……别憋着……”吕瑶无力的依偎在我怀里,感到我还没有发泄出来的肉棒紧紧贴在自己小腹上。这是吕瑶第二次在卧龙山庄和我过夜,连日的操劳让她不想离开我的怀抱。她们的网店就设在这里,风景优美空间宽敞甚至还有自己的物流仓库。

“不用了!只要这样抱着你,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几天可把你累的够呛,早点休息吧!”我可舍不得再折腾她了,在吕瑶愈发挺翘肥美的屁股上拍了拍。不禁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会支持吕瑶做生意,还跑前跑后的帮忙协助,如今让她受这份洋罪。

吕瑶趴在我怀里过了一会儿还是难以入睡,这段时间一直有个问题让她疑惑。

“秋爷!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吕瑶抚摸着我的面孔,有些小心翼翼。“什么事?”“你怎么知道陆翊还是个处女的呢?”

“这……”

“秋爷!你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我那有些紧张的神色,让吕瑶更加认定这中间一定有问题,想知道又怕我为难。

看着吕瑶那脉脉含情的双眼,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经纬。原来在进行了每年例行的身体检查以后,张澜澜告诉我陆翊居然是个处女,而且据医生诊断,她似乎还有些石女的症状,原以为被老赵收入警队后肯定被收用过的了,没想到居然还给我剩了一口,这可让我半忧半喜。把憋在心里的事说出了,我顿时感到浑身轻松了许多。

“瑶妹你没事吧?”我看到吕瑶沉默下来,又开始担心她的感受。“怪不得呢,秋爷!即然这样,你就收了陆翊吧!”吕瑶沉默了半天开口居然来了这句,尤其这句话出自醋坛子吕瑶之口,让我有些瞠目结舌起来。

“这样不太好吧!”我绷紧了神经。“为什么?”“她比你还要小三岁呢,算是这些女孩子中最小的啊!”

“天龙集团的那帮女兵女将就不用提了,汤妖精和端妃经常让你捣糨糊也不用说了,就说说我们内勤组这几个吧,韩雪号称玉女掌门人,我和徐莹亲如姐妹你还不是都收了。”

“我还是觉得不合适!”“连我们的大姐大张澜澜的屄你都照肏不误!还有什么不合适的?”和吕瑶一起加班,今晚就被拉来同床共寝的徐莹又说出了让我震惊的话。

“难道你还想开脱吗?”吕瑶看到我瞪着眼睛一直没有说话,在我胸口吻了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最终还是承认了。

吕瑶便说出了前后的缘由,原来,她早已产生了怀疑,近来仔细观察张澜澜,作为已经走向成熟的女人,吕瑶知道刚刚做完爱的女人,会和平常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在彻底满足之后。

有次吕瑶和徐莹外出后回到凌江阁时,看见我的车刚刚离开,而张澜澜虽然看上去身体上有些疲惫,可神色上光彩照人,正提着一个塑料包准备倒垃圾,吕瑶有意看了一眼里面有几团卫生纸。张澜澜顾不上和吕瑶说话,而是急匆匆的去倒垃圾。

吕瑶从楼道的窗户留意一下,记住张澜澜倒垃圾的位置,随后下楼找到了她扔掉的塑料包,从里面湿漉漉的卫生纸上,吻到熟悉的男人精液的味道。

“秋爷!我觉得与其让我们的大姐大张澜澜孤孤单单一个人,你去陪陪她这样也挺好的。”吕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让我安心。我挠了挠头,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和澜澜姐有多长时间了!”吕瑶还是想具体探究一下。这时候我只好实话实说,并把如何开始的进行了一五一十的交待。

“怪不得每次见到澜澜姐,就感到她一次比一次年轻,原来都是你的功劳。对了!徐莹你知道这事吗!”“知道了!有时徐莹还和张澜澜还一起陪我。”我知道醋坛子吕瑶这关算过了,已经没有什么必要隐瞒了。

“什么,澜澜姐和我妹妹一起陪你干什么?”吕瑶这是明知故问,她感到我说到这里的时候,肉棒突然跳了跳。两人是侧躺着面对面搂在一起的。于是吕瑶翘起一条腿搭在我身上,一手抓住我一直没有消停下来的肉棒,抵在自己滑腻的屄缝上摩擦。

“瑶妹……别这样……”“秋爷快说嘛!”

“陪我……一起肏屄……”我还是说了出来,此刻我身后的徐莹已经羞红了俏脸,俯首在我宽阔的后背上。而怀中的吕瑶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妖媚得让我无法抵挡,尤其是敏感的龟头在吕瑶的玉手控制下,顺着娇嫩湿滑的屄缝游走。

我的欲火从骨髓深处不停的勃发,每一次挺送肉棒,吕瑶都会灵巧的摆动屁股挪开浪屄。

“你就收了陆翊吧!她可是那届快女中长得最甜最漂亮的呢,好水不流外人田,而且她的身材你不会忘记吧!”吕瑶继续着诱惑的动作。

“这……”我还是有些迟疑,可陆翊甜美的笑容俏丽的脸蛋儿,还有青春无敌凹凸有致的美妙肉体,再次浮现在脑海。

“澜澜姐和我妹妹徐莹陪你一起肏屄舒服吗?”“舒服……”我忍不住开始喘息起来。

“如果你同意收了陆翊妹妹,到时候我们两个就和澜澜姐,还有徐莹妹妹一起让你肏!你说那会是什么场面?”吕瑶决定下一副猛药,她知道这样的诱惑我难以抗拒。

“你想要我的命啊!”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定吕瑶的屁股,一挺肉棒凶猛地肏进她的浪屄里……

卧龙山庄暑气正浓,满院荷叶盖塘荷花盛开,知了鸣叫不已,我却已经欲火中烧。这次运作天龙药业股票上市的事宜,雯丽和玉明胡莉李媛媛啥的都说太忙,脱不开身,把千钧重担交给了我。考虑到两个网店新开张,新近得宠的几女也忙得不亦乐乎,我只好带着汤灿和蒋文端两女到北京去,配合证券公司运作一番。

没曾想证券公司养了一帮饭桶废物,弄来请客送礼花了有几十万,计划推进起来却困难重重。更可气的是汤灿这个大妖精上路前没说什么,一上飞机下面就挂红来了事儿,蒋文端更是刚来还没利落,一路上我诸事不顺,鸡巴似乎也有些疲软,屁眼儿老肏不进去,只好让汤妖精用嘴儿,端妃用奶子伺候我。

整整四五天,我在这该死的两个骚货身上居然都没好好发泄过一次,想起吕瑶韩雪徐莹和后宫中的陶慧敏何晴陈好等美妃艳姬,肉棒便昂然怒举。

回到江陵后,我急匆匆从飞机场赶回卧龙山庄,稳住心神,与迎接的麦文燕悄言几句,才举步入内。

心宽便会体胖,张澜澜似乎显胖了一些,卧在躺椅上睡得正熟。挨了一脚才恍然惊醒,眼没睁就破口大骂道:“贱蹄子,做死啊!”臀上又挨了一脚,张澜澜才看清我阴冷的面容,僵硬的俏脸上挤出一丝笑意,结结巴巴说:“秋、秋爷,您、您回来了……”

“把她们都叫来。”说完,我直奔别墅的二楼。

推开门,吕瑶正在看书,一缕乌亮的秀发从鬓角垂下,映在明玉般的脸侧,微微晃动。听到门响,她轻轻抬起头,秀目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感情,像是不想见到我,又像是认命般无奈。

我本不喜欢这样的幽怨,自己对她实在太好了,他妈的偏偏还摆出这副神情──但我心头只微微一怒,旋即在荡人心魄的美色前化为乌有。

我伸臂搂住吕瑶的柔腰,将娇美玉人拥入怀中,怜爱万端吻住娇艳的红唇。吕瑶略一挣扎,黯然吐露丁香,任我嘬吸。我喜欢让女人用唇舌伺候自己,同时也喜欢亲吻自己心爱的人,采用这种两情相悦式的唇齿交接。吕瑶不愧是我的贴身贴心小蜜,温柔的鼻息馥若香兰,滑腻的小舌鲜嫩无比,似乎要融化在我的口中。

良久,我喘着气依依不舍的放开嘴唇微微淤肿的吕瑶,一转身,张澜澜带着当日警队四美中剩下的韩雪徐莹和陆翊鱼贯而入站在一旁,张澜澜把三女东拉西扯排列整齐,巴结主子欢心。

见我抬起头来,张澜澜媚笑道:“秋爷,澜澜怎么没见着汤灿和蒋文端两位姐姐呢?是不是还没回来?”“不用提那两个贱人,”我淡淡说,“现在我不想说那两个婊子的事儿。”

众女齐齐变色,吕瑶更是心下内疚,她知道,若非自己有病,我肯定会带自己同去。眼见我喜怒无常,汤灿和蒋文端如此不耻下贱巴结于我,做牛做马伺候我,但一旦不高兴,就被我如弃敝履般,想到这里,吕瑶不由心头酸楚,柔肠百转间,珠泪纷纷而下。

我有心先与这群心爱的女人温存一番,同时试炼一下老孙所授秘法,于是缓缓走到陆翊面前,淡淡说:“陆翊你个小公主,在我这里已经吃了几个月的白食,整天看着姐姐们快活,是不是有些着急?呵呵,今天是个好日子,爷要给你开苞玩儿玩!”

陆翊年纪比吕瑶还小三岁,刚满十八,是诸女中最小的一个,她容貌比徐莹还略胜几分,只有163厘米的她在这群长腿美女中算是身形娇小秀美的,水灵灵的美目顾盼生姿,在警队群芳中象朵精美的水仙般纯洁动人。这些日子她见惯了姐姐们前后依次被奸受辱的情景,心知自己必有这一日,但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心中恐惧。

我欣赏着她无助的惶恐,说道:“陆翊小公主不必害怕,我可以让你姐姐们在旁照料──吕瑶、韩雪,你们俩扶着陆翊去换上公主裙新娘装,秋爷我可要好好享受这春宵一刻呢。”

见我此言,在张澜澜的催促下,两女起身扶起陆翊,吕瑶大病初愈,脸色还有些苍白,走起路来步履不稳,而韩雪也显得步态有些沉重,昔日的活泼娇艳荡然无存。

不过当陆翊被再次扶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儿没认出来!

陆翊一双玉手戴着白色蕾丝长手套,盘起的秀发上戴着一个银色蝴蝶做的后冠,月光般闪烁的银白色的公主裙充满了高贵典雅的魅力享受,粗肩带缀上的大块的宝石吸引了旁人的目光,像星星般闪耀夺目的光芒把她衬托得犹如银河中的仙子。胸前搭肩式的设计又有一点点的日本和服的优雅情怀,美丽打扮离不开脚上那双迷人的高跟鞋,配合全身打扮的银白色高跟鞋在清纯中又充满了摄人的性感魅力!

这是刚才那个丑小鸭吗?怎么一下变成了天鹅了呢?简直一下就淑女得不能再淑女了!这套漂亮的公主裙和小后冠不但衬托出了陆翊玲珑有致的身材,也让她身上的媚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隐隐的透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来。

细细品来,陆翊罩在公主裙下亭亭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美丽、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

更还有她那雪白得如同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旌摇动,不敢仰视。此时站在我的面前,性格温婉柔顺的陆翊就如一位纯洁无瑕的白雪公主,不食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姬。

不过看着面前如待宰羔羊般的陆翊,这个花苞似的处子娇美可爱,与艳光四射的周围几姬相比别一番风情。我遍淫诸女,对她早已垂涎多日,今日如今终于能一尝美味,转眼便把心里的烦闷抛在脑后。

陆翊小公主笔直躺在床上,四肢僵硬,她吓得忘了呼吸,半晌才重重喘口气,旋即又屏住呼吸。吕瑶和韩雪坐在她身边,含泪握着她柔嫩的小手。吕瑶则俯身替她解开衣带。

只见床上这名绝色大美人儿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处女特有的体香沁入心脾。胸前紧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乳峰,虽隔着一层薄薄的公主裙,仍能感到那柔软丰满的酥胸上两点可爱的凸起……

我已然热血上涌,将身子凑了过去,而美艳绝色、秀丽清纯的陆翊羞红了脸,她越来越绝望,娇躯越来越软,娇羞地闭上自己梦幻般多情漂亮的大眼睛。

公主陆翊马趴在大床上,象征纯洁的白色衣裙被吕瑶件件褪去,露出白羊般纯洁无瑕的躯体。玉户上覆着薄薄一层阴毛,又细又软。粉嫩诱人的雪股间印着一条窄窄的红肉,未红人事的花瓣紧紧并在一起。

她的红唇香舌玉乳我已玩弄过多次,当下也不在意,一挺怒举的肉棒,走到榻前,“徐莹,你过来。对,躺到这儿,把头抬起来舌头吐出来,好,跟小公主陆翊的屄对准。”

在我的示意下,徐莹仰身躺下,柔颈支在地上,粉背抵住床榻,柳腰折起,与下体悬空的陆翊首尾相接,玉腿平分,一张樱桃小嘴和陆翊胯下娇美的花瓣一上一下挨在一起,如同并蒂红莲。

“来,徐莹,把你的舌头伸出来,替你陆翊妹妹好好舔舔,再深些!”徐莹咬牙吐出舌头,舔弄着面前陆翊那含苞欲放的小浪屄,陆翊心跳得快要炸开,紧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上沾满泪花。

我在后面居高临下欣赏着这两女互淫的妙景,心想不就是个疑似石女吗?有什么好害怕的,就是块石头老子都要给你玩开花,玩流汁儿呢!

吕瑶满心怜惜的轻轻按摩着陆翊妹妹僵硬的肢体,尽量助她减轻痛苦。张澜澜搂着她的脖子,低声说:“别怕别怕,很快就完了……”我冷笑一声,“澜澜过来!” 张澜澜依言跪到我身后,不知所措。

“帮主子替你妹妹开苞,轻重缓急都随你,记住,如果推得慢,爷没爽出来,说不定会干到明天早上。”张澜澜没想到我居然让自己当推车手,推动我的肉棒去侵占陆翊妹妹的处子之身,犹豫半晌,颤手按在我臀后。

我的上面也不愿落空,招手让玉女韩雪过来,一手揽住她的美人头儿就亲嘴咂舌啧啧作响,同时另一手支腰,心下得意非常。下面张澜澜在身后慢慢使力,粗长的肉棒一点一点接近陆翊娇美的花瓣。

眼看阳具就要碰到嫩肉,吕瑶想起陆翊妹妹下体还未曾湿润,连忙探身俯首张开樱口,含住我的肉棒快速舔弄,同时玉指没入小妹秘处,挑弄花蒂。但陆翊心内紧张,任她和胯下徐莹一起戏弄挑逗,秘处仍没有一丝蜜液。

吕瑶知道没有湿润的肉穴被插入时会是多么痛苦。她吐出肉棒,见湿淋淋的棒身在干燥的空气中略一晃动,便飞快干涸,无奈之下,挺腰掰开玉户,忍羞道:“主子,先插瑶妹好吗?”我冷笑道:“你这当姐的还真贤慧,居然要替小妹挨肏……插什么啊?”吕瑶俏脸飞红,低声说:“求我家秋爷先插瑶妹的……屄……”

青春秀美气质华贵的仙子吕瑶忍羞说出这样的话,看得我心神俱醉,面上却装得毫不在意,伸指插入吕瑶红玉般的肉穴捅了几下,骂道:“插什么插?里面干得像树皮一样。”吕瑶见我这样,连忙捻住自己的花蒂,细白的手指插入滑嫩的肉穴内不住搅动,希望能榨出一些蜜液来。

我看得心头火起,恨不得按住仙子吕瑶一通猛干。但此时破处乃是大事──等老子破了公主陆翊的元红,非把这仙子吕瑶和玉女韩雪这几个绝色尤物干得死去活来的,“别抠你的骚屄了。去,把你小妹的骚屄舔湿些。”

见我这么说,徐莹自是更加殷勤地舔弄着,吕瑶也俯首到陆翊股间,吐出香舌,细细舔舐娇柔的花瓣。甚至把舌尖伸进紧窄肉穴入口,将香唾涂在里面。

陆翊心里害怕,身下却传来阵阵酥痒,她知道吕瑶是为自己而忍受屈辱,紧紧握住她的手指,哭叫道:“瑶姐姐、瑶姐姐……”

吕瑶柔声说:“小翊别怕,其实并不很痛,不要紧张,不痛的……”我松开怀里被我玩得驯如绵羊的温顺韩雪,哈哈笑道:“吕瑶,是不是没有插你屁眼儿那次痛啊?嘿嘿,整个屁股上都是血,腿上也流满了吧?爽不爽啊?”吕瑶娇躯一颤,想起当日破肛的痛苦。陆翊俏脸毫无血色,红唇也渐渐发白。

吕瑶在她下体舔弄良久,我不耐烦的叫道:“舔够了没有?爷还等着用呢!”吕瑶慢慢抬起头,待看到我的肉棒,又连忙张嘴含住,将已经干燥的阳具重新润湿。我心急着破处,结果等了半天还未能碰到小公主陆翊的秘处,见吕瑶仍舔弄不已,干脆把她的臻首放在陆翊腹上,嘴唇挨住花瓣,“你不是怕太干了吗?主子给你出个主意,爷每插你妹子陆翊的屄一次,再插你这个俏姐儿吕瑶的小嘴一次!”

想到要亲吻带血的肉棒,吕瑶喉头一阵恶心,但她只咬了咬嘴唇,便乖乖伏在陆翊的臀上。这样一来,吕瑶、陆翊、徐莹三人的两张红唇、一朵花瓣垂直连成一线,个个娇美动人。

吕瑶翻开陆翊未经人事的花瓣,又舔了舔紧窄的妙穴,然后眼睁睁看着我的肉棒缓缓接近。而身后的张澜澜对女孩子开苞的痛楚记忆犹新,她怕陆翊妹妹吃痛,因此推得极为缓慢。

上面是吕瑶的花容月貌,下面是徐莹的娇媚脸蛋儿,中间是陆翊小公主柔嫩的花瓣,肉穴被吕瑶亲手掰开,隐隐能看里面那层娇柔的薄膜。

我那沾满吕瑶口水的肉棒慢慢进入花瓣,抵在肉穴入口。陆翊呼吸越来越急促,吕瑶更是睁大妙目,紧张着盯着我大逾常人的粗长肉棒一点一点前进。我感觉到肉棒已进入紧窄的花径,顶在那层可当得百名处子的紧窄名穴中的薄薄肉膜上。

张澜澜稳住心神,缓缓使力,忽然头戴银色后冠的甜美公主陆翊痛叫失声,围侍在我们身边的其余四个女子都是一惊。张澜澜连忙停手,胯下的徐莹睁眼抬头看着我的鸡巴和陆翊花瓣相连的秘处,而旁边的仙子吕瑶则突然伸手,握住我的肉棒,不让它继续动作。

我知道自己并没有捅破薄膜,厉喝道:“推!”身后的张澜澜身子一颤,重新向前使力。

陆翊见几位姐姐都为自己担着心,当下咬紧牙关,死死合紧妙目,下决心死也不吭一声。

肉棒略略停顿一下,张澜澜从我身后侧过头,悄悄向陆翊张望。她与吕瑶对视片刻,吕瑶点了点头,嘴角微微抽动。

张澜澜一咬牙,使劲向前推动。粗壮的肉棒叩关而入,陆翊下体的嫩肉尽被挤得向内翻卷。她只觉得体内一震,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撕裂般,接着传来一阵剧痛……

吕瑶见陆翊的双腿突然绷紧,玉户微颤,知道她玉门终失元红已破,但更大的痛苦却在后面。受创的处子肉穴,要被这样粗大的肉棒捅弄多时,那种痛苦……她反手与陆翊四手相接,默默为她打气。

肉棒插到一半,张澜澜连忙向后一拉。我的阳具从秘处退出,旋即血光迸涌,一股鲜艳的处子之血从中快速溢出,顺着臀部的曲线,正落到胯下正在殷勤舔舐的徐莹的舌边嘴里。

待我的阳具完全拔出,吕瑶看着上面淋漓的血丝心内刺痛,一言不发的低头把我那沾满公主陆翊处女血迹的肉棒含进口里,舔舐干净。

陆翊急急喘着气,暗自庆幸自己已渡过难关,不料肉棒又缓缓靠近,重新挤入淌血的花径内。粗长的棒身从伤口磨过,泛起一阵撕心的痛意。支持片刻,小公主陆翊终于忍不住哭叫起来,一连声地唤着“瑶姐姐、澜澜姐……”

“秋爷,轻一些……陆翊毕竟岁数还小……”见我下面美美肏着公主陆翊,上面搂着玉女韩雪尽情地亲嘴儿咂舌头,只顾自己爽了,被我用手玩着奶子的仙子吕瑶实在不忍心小声说道,但我似乎很是不以为然。“哼,又不是老子在动,你去跟澜澜说!”

面对小妹陆翊的疼痛,吕瑶除了流泪也毫无办法,我身后的张澜澜也是心底酸楚,想到是自己间接破去妹妹陆翊的处子,推送的速度不由越来越慢。

我却不在意,公主陆翊下面初经人事紧窄的花径犹胜被我肏惯了的仙子吕瑶,而且肉壁还因为疼痛而不停蠕动,我的阳具插在热辣辣的血洞内,酥爽无比。慢一些反而更能品味小公主的胯间美味。

陆翊妹妹的哭叫越来越大,张澜澜实在无法下手,只能呆呆跪在我身后。吕瑶凄然看着小妹被撑裂的下体,嘴角挂着一缕艳红的血迹,这是我肉棒上所沾的血迹,而徐莹的唇间同样沾满了陆翊的鲜血,只有玉女韩雪事不关己置身度外,媚眼如丝殷勤地张开檀口伸出红舌将我的舌头舔含咂弄。

虽有韩雪热情服侍,但见诸女发愣,我冷哼一声,推开腻在身边的韩雪和胯下的徐莹,将陆翊翻来仰卧在大床上,让玉女韩雪和仙子吕瑶两女一人架起陆翊的一条踩着白色高跟凉鞋的肉丝玉腿,将鸡巴插入嫩穴中,便粗暴的抽送起来,次次尽根而入。我的肉棒历经胭脂阵的反复磨练,又粗又长,加上奸媾陆翊这样的娇滴滴滴滴娇的甜美妙龄少女,更是兴奋异常硬度超群,连吕瑶这样秘处较紧的少妇也难以承受,何况是处子之躯。

娇美的公主陆翊黛眉紧颦,手指捏得发青,“呀呀”尖叫数声,接着两眼翻白,没过几分钟,便活生生被我给肏昏了过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