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61章 淫模徐莹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61章 淫模徐莹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这篇是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的第一章,亢龙篇是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大结局。本部一共42章,也就是说后续我和大家还有42次发文的缘分。天地之间 1-402章发完之后,全文终结,最后一次发文之后,将只道安好,不会再见了,今生都不会再见了。请同好继续欣赏,最后这42次的缘分下的继续。含笑致意

第三百六十一章 淫模徐莹

上海女孩徐莹,既是一名模特儿,也是一名歌舞演员,身高为165cm,三围为85/62/88cm,体重46kg,隶属于MOKO美空网络公司。在众网游厂商“骑兽兽跨凤蛟”并大呼过瘾之际,向来以火辣大胆出名的徐莹也迅速瞄准了艳照炒作这一标杆旗帜,300多张真空上阵三点毕露四级辣照的放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搅动了广大网友原本就躁动不安的心。

大尺度甚至超多三级片的徐莹辣照被称为四级,徐莹四级辣照拍摄地点都是同一个酒店房间,但甚有姿色的徐莹变换了多套情趣内衣演绎欲遮还羞的性感。

徐莹的四级辣照据传是前男友发布到网络的,最先由《联合早报》曝出,徐莹的四级辣照并非如情侣性爱自拍,而是花样百出,不仅角色扮演换装无数,更是准备了不少情趣用品,将整组照片的色情分推到最高点,简直和专业AV女优有的一拼,据说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呢。

还有消息称上海女模徐莹还涉嫌高级卖淫,此前上海女模徐莹一向以清丽耿直的形象面人,此款女模往往更受富商们的喜爱,清纯学生妹总会具有致命诱惑力,大概有着相似原理。陪酒局在娱乐圈很常见,酒后再做点其他事情那也是司空见惯,所以上海女模徐莹涉嫌这种事件那也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男人尤其是控制欲强的成功男人,遇到这等娇羞美女,简直就像饿虎扑羊,像饥饿的老虎扑向食物一样,动作猛烈而迅速。据徐莹后来给我说,那些希望潜规则她的男人一旦和她共处一室,往往扑向她并强吻,那一刻的自己花容失色就像只小羊……

不过,说实话,当我从网上将三四百兆的淫模徐莹的大尺度艳照下到电脑里,一张张欣赏起来时,她天使般甜美的脸蛋儿配上淫荡风骚的万种风情,着实让我性欲勃发,心脏剧烈跳动像随时会爆炸似的,身体也不停发抖。

低头看了一下胯间刚刚掏出来的大肉棒子,尽管昨晚才在万人迷陈好的骚屄里泄了一次,可肉棒被掰开粉屄亮出一片嫣红的淫模徐莹给挑逗得欲念勃发坚挺如初,退下睡裤用手捋了一两下,已经开始有些湿漉漉的了。

看到电脑屏幕上徐莹骚辣的挑逗姿态和惹火的性感服饰、穿着网袜踩着性感细高跟鞋,肉棒不禁跳动了一下,那种销魂腐骨的快感好像又在身体里流动,欲火不可阻挡地燃烧起来,我拨通了刚从江陵电视台回到凌江阁的管彤管妖精的手机。

“管彤!你马上来我的办公室……对就现在……有急事……”很快传来了敲门声,我侧着身子打开一条门缝见正是俏丽迷人的管彤管大美女,还身着刚才在电视台主持娱乐节目的裙装,脸上也是浓妆艳抹煞是泼辣骚艳撩人。

“白总你找我……啊……”管妖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拽进了房间。一脚把门踢上,就去撕扯她的衣服。管彤这才看到我没穿衣服,粗大的肉棒晃来晃去还亮晶晶的。

“白总你别急……先让人家洗洗澡……啊……好痛……”我丝毫不理会管彤的挣扎,连黑丝裤袜都来不及脱下在裆部直接撕开一条口子。把里面的内裤拨到一边,没有任何前戏直接插进浪屄。我疯狂的肏干,管彤不停发出痛苦的惨叫。

想着电脑里搔姿弄首卖弄风情的淫模徐莹,我胯下的肉棒更加坚挺,趴在管妖精身上肏进浪屄,龟头一下顶在屄心子上,没多久,她的胯下就渗出淫液,为我提供了绝佳的润滑。

由于徐莹给我的性感刺激非常生猛,我上来就把速度提到最大,一手用力搓揉管妖精浑圆的奶子,一手扳着她的头在玉面香唇上舔吻,也就两百多下精液喷涌而出。

管妖精没想到的是,自己其实这次仅仅做了淫模徐莹的替身,代替她让我在自己身上发泄了一次。不过我才觉得身体轻松了一些,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在深深自责的同时,又感到一股无与伦比的愉悦。

被我上下颠弄肏得腰酸屄肿的管彤去浴室冲洗,我来到阳台点着一根烟。

再次回到电脑前,继续浏览刚才没看完的照片,徐莹的肉体似乎有种魔力,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激起我的欲火。我依依不舍地放开电脑,直奔浴室把还在洗澡的管彤又拉了出来,她想拿条毛巾擦擦身上的水迹,我没有给她这个时间。

“管彤你个小妖精,给老子趴到床上去!”“白总求你别肏我了!刚才你用劲太大,下面真的被你给肏疼了。我,我给你口交!”在管彤的苦苦哀求下,我才让她从卫生间拿了条大浴巾,然后双膝跪倒在我的胯间,低下高傲的美人头儿,替我手口并用细品慢含着稳住心神。

眼看着情绪慢慢被管妖精给细含慢舔再次挑逗起来,由于头天晚上才肏了陈好,我打手机给韩雯雯韩妖精,她才走进办公室,就被我拖到隔壁套房的大床上。“少废话!”把韩雯雯按在床上像条小母狗一样趴着,我骑在她大腿上,抱着挺翘的屁股分开臀肉从后面便肏干了进去,房间顿时又响起了韩雯雯韩妖精的哀鸣。

那天晚上,我甚至叫来了何晴和汤灿,加上管彤韩雯雯四大绝色妖精在一个被窝里淫戏通宵,这才将徐莹勾起的满腔欲火给泄了出去……

自从好友韩雪被男人收房以后,第二天便从凌江阁的三楼搬上了四楼,一人一间独门独户就住在豪华套房的隔壁,好随时应招给男人提供性侍奉。和她同住一屋的徐莹觉得自己耍单了。同时凌江阁里针对包括自己在内的三楼徐莹吕瑶陆翊的管制也严厉起来,手机被换成特制的,只能相互间通话,并方便我的使唤,上网也只能上内网,除了跟着男人以外,连门都不能随便出,换句话说就是软禁,这样的日子简直可以说是苦不堪言。

平日里每天除了麻将电视以外,还安排有游泳跑步瑜伽健身什么的,而每到晚上就被安排浓妆艳抹打扮得油头粉面地给男人唱歌跳舞踩着高跟鞋走台步。

张澜澜虽然姿色出众但毕竟岁数略大,作为是艺术指导安排好一切以后,这天陪着男人斜躺在台下的沙发上欣赏,一边伸出玉手抚弄挑逗着男人的鸡巴,一边时不时献上香吻,伺候男人欣赏台上四名年轻漂亮的绝色美女模特的风情表演。

而四女在威逼利诱之下不得不忍辱含羞,身着不同的性感服饰,套着长筒丝袜,踩着婊子般火辣的带防水台的细高跟鞋在台上扭着屁股走着模特台步卖弄风骚。

四女中吕瑶原来就是民航中专的学生,所以身材最高气质最好的她身着贴身定制的空姐制服,韩雪则满足我这个旗袍控的爱好,瓜子脸长发削肩加上杨柳细腰的她,穿上旗袍简直就是袅袅娜娜韵致十足,徐莹是内衣模特,情趣内衣加上丝袜高跟鞋是她的不二之选,而陆翊最适合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白色长丝袜和黑色袢带高跟鞋扮成清纯娇美的公主走台。

四女如穿花蝴蝶般在台上妖娆走台,俏脸含春身材诱人,虽然台上四女中还有三女并没被我上过,但既然品尝了玉女掌门人韩雪身上的荤腥,捅了她的荤嘴儿,还肏了她的腥臊浪屄,剩下三女在我眼里,不外乎是穿上衣服的三个腥臊艳屄而已,迟早要用的。

有张澜澜这个大美女的贴身贴心侍奉,我的下面逐渐有了感觉,抬手招呼四女中优雅迷人的旗袍艳女韩雪过来,韩雪乖乖的照办了。

今晚的韩雪头发高高盘了起来,一张瓜子脸上,笑起来如同百花齐放,春风拂面一样的,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有几分艳丽妩媚成熟撩人的风情。加上扭腰摆臀一路走来,仪态万千,风情万种,让人眼前不由的为之一亮。

韩雪身着《北平小姐》里面那条让人为之惊艳的白底红粉牡丹绿叶的贴身旗袍,高领短袖脖颈处还戴了条晶莹秀美的珍珠项链,旗袍开衩到腿根,让韩雪更显风韵,为韩雪量身定制细心雕琢之后更具魅力,雅致得体的高贵之感使韩雪更添一份成熟的魅力。

这条修身旗袍,将韩雪妙曼的身材尽情展现在了我的面前,韩大美人儿身体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地方肥,该饱满的地方饱满,该纤细的地方纤细,再加上她风情万种仪态万千的气质,使得这个大美女在我的眼里,成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饱满的山峰,将旗袍高高的撑了起来,从而使得她的一对玉女峰呼之欲出,在胸前划着一道优美的孤形,诱惑着我的双眼,高开衩的旗袍之下,一条雪白光滑的肉丝玉腿露在了外面,直到露到了大腿根部,在灯光的照射之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看起来分外的养眼,而下面一双袢带白色细长高跟船鞋,更是风韵十足令人垂涎,这让昨晚才在她身上打过一炮的我又来了感觉。

不过在我的淫威之下,身着旗袍丝袜高跟鞋的玉女韩雪此刻象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哆哆嗦嗦的蜷缩在我的面前,等着人家处置。

我抓着韩雪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按到自己胯间。韩雪稍一迟疑,我恶狠狠地说:“不想受罪的话,就乖乖的给老子裹裹。”这句话果然管用,韩大美人儿立刻张开嘴,把那根昨晚才在她屄里爽射过的鸡巴吞进嘴里。

我一边尽兴的摸玩韩大美人儿旗袍掩映下那对丰满、柔软的大白奶子,一边享受着她的口交服务。此时,韩雪已经完全跪在我的胯间,两只白嫩的大腿在旗袍开衩处光滑粉致白嫩诱人。而在我的身下,她那美丽的头颅正卖力的在男人的胯间起伏着,胸前的那对大白奶子被男人扒出半拉子随意揉成各种形状。

我干过不少女人,有风韵少妇半老女娘也有黄花闺女,许多一炮完事后要隔很久才想再上她一上。可胯下这位玉女掌门人韩大美人儿却让我欲罢不能。那漂亮的脸蛋、迷人的倒葫芦身材、丰挺的奶子和电臀,加上多汁多水、鼓胀丰隆长满黑毛的腥臊粉屄,一身雪白无暇的白皙美肉,都深深刺激着我的肉欲。

摸了一会奶子,下面的鸡巴早被韩雪用小嘴套撸得硬挺起来。但这次,我并没有急于肏屄。而是把鸡巴从她的嘴里抽出来,顶在她白晰漂亮的脸蛋子上磨擦。

“韩雪,想不到你这玉女还挺会替老子裹鸡巴的,以前在家是不是经常给你老公裹啊?”我问。“没……没有……我从来都没给我男友……用嘴……弄过……”“是吗?那老子算是给你的小嘴儿‘破处’了呗。”我得意的说。“是……是……你是……”“是什么?”“是……是你把那个脏东西插进人家嘴里的第一个男人……”韩大美人儿卑贱地讨好道。

“哈哈……”我狂笑着,一只手揪着韩雪的头发,一旁的张澜澜扶着我的鸡巴顶在她娇嫩的嘴唇上。韩雪赶紧配合的张开嘴,方便男人顺利的把鸡巴插进来。

张澜澜懂事地帮我压着韩雪的美人头儿,我挺动下身,象肏屄一样,一下一下的肏着韩雪的小嘴儿。干得韩雪“咕噜咕噜”地直翻白眼儿,却是丝毫也不敢反抗。干了好一阵子,我才从韩大美人儿的嘴里抽出鸡巴,在她前抖动着,问:

“秋爷的鸡巴大不?”“……大……又长……又粗又大……”“我的鸡巴大,还是你男友的鸡巴大?嗯?”听到这个问题,韩大美人儿稍微迟疑了一下,但随即答道:“当然……当然是秋爷你的……你的鸡巴大……一下子就插到了……最里面……我男朋友从来都没插过那么深……”“插到哪里面?”“插到……插到屄芯儿里面……”

玩得实在过瘾,我这才命令韩雪松开嘴站起来,韩大美人儿按着我的吩咐,双手扶着沙发的把手,撅起屁股跪在沙发前厚厚的地毯上。

见韩雪摆好了挨肏的姿势,我不慌不忙的走到她身后,当着有些惊呆了的其余三女的面,简直就是当众宣淫,示威似地将铁硬的鸡巴顶在韩雪肥嫩的屁股蛋子上磨蹭了几下,然后,毫不客气的一下子捅进她的腥臊粉屄里。

这一次,我不象第一次肏韩雪时那么冲动,想多玩儿一会儿。在韩大美人儿的屄里肏几下子,便拨出鸡巴,拽着她的头发,令她回头把鸡巴含进嘴里,吮吸、套撸一会。然后再接着肏屄。

这样玩儿了足有二十来分钟,旁边的四女都脸红耳赤目瞪口呆看着我们当众的表演。最后我玩儿得韩雪头晕目眩、娇喘吁吁,可是,她一点也不敢违拗男人。我肏屄的时候,她尽力把大白腚高高撅起来,方便人家抽插。用嘴裹鸡巴时,更是非常地卖力,生怕男人不爽。

“说,秋爷你达会肏屄还是你男友会肏屄?”“……秋爷你会……达达会肏屄……”“是吗?”我慢条斯理地继续挑逗道:“说说你达达怎么会肏屄?”“……我男友几分钟……几分钟就完事了……达达你肏了这么久……鸡巴还这么硬……干得还这么猛……达达你太会肏屄了……达达太会肏女人了……”韩雪哼哼叽叽的回答。

女人淫贱的情话令我更充分的享受着征服别人的老婆的快感,在屄里不停抽插的大鸡巴变得更粗更硬了。又狠狠地干了几十下,把韩雪翻过来,使她仰面朝天,象只青蛙一样躺在沙发上,一边肏屄,一边抚摸韩雪挺在胸前的那对旗袍下的大白奶子。韩雪已经忘记了求饶,她被干得“咿咿呀呀”不停的呻吟着。

“一会老子射的时候,乖乖的用嘴给老子接着,要是弄在外面一滴,达达马上整死你!”我恶狠狠地喝道。韩雪嘴里“嗯嗯”的答应着,又使劲的点了两下头,眼中满是顺服之意。

当着其余四女的面,我骑在韩雪的身上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狠狠干了十几下,射精的时候,猛的把鸡巴从女人的屄里拨出来,同时拽着她的头发用力一拉。

韩大美人儿慌忙顺势起身,跪在我的胯下,性感迷人的小嘴儿大大的张开,接受着男人的喷射。乳白色的精液象箭一样,一股一股的射进韩雪的嘴里,韩大美人儿直溜溜地跪在那儿,张嘴接着,一动都不敢动。

这一幕活春宫,被剩下的徐莹吕瑶和陆翊三女看个正着,见韩大美人儿让我如此这般给彻底摆平了,三女又厌恶又嫉妒,可我不发话,她们一动不敢动,只能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我射完后,让韩雪把嘴里的精液吞了,又让她把湿漉漉的鸡巴舔干净。

韩雪自从被我上了以后,再没有玉女的架子,为了活命不受罪和求药解瘾,也顾不得其余几女在旁边观看,用白嫩的小手托着男人的两颗肉蛋,把已经软下来的鸡巴含在嘴里用心吸吮、舔含。

看到身着美艳修身旗袍的玉女韩雪跪着为我舔鸡巴的情景,其余几女正值青春年少,也有些春心萌动起来,情不自禁的把手伸到胯部揉搓。

此时发泄完兽欲的我已经精疲力竭,一脚把韩雪蹬开,对身边的张澜澜说:“韩雪这个玉女婊子,上下被老子玩儿了个够,澜澜你带她好好去洗洗,秋爷我要休息一会儿。”张澜澜闻言,带上韩雪离开了这个卡拉OK的包间,此时的房间里,只剩下吕瑶徐莹和陆翊三女陪着我……

失去了自由的徐莹心里不太愿意被男人包养的,男人今天包你,明天就能包别的女人,光一下小小的凌江阁里就美女如云,而在外面还有那么多的行宫淫窟,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女人在排着队等待面前这个秋爷的临幸呢。

但自己不管怎样总要凭着样貌吸引男人,今天的模特表演,徐莹刻意打扮了一番,为的是不让男人看低了自己,尽量穿得暴露一些:她的一张弹指可破青春无敌的俏脸之上媚到了骨子里的表情,加上历经男人的滋润又有了几分美艳熟妇风情万种的样子,一双玉腿套着网袜,踩着一条T字绊带的红色中空细长高跟鞋,一件轻薄露透的红色薄纱情趣内衣加上同色的半透奶罩和内裤,转身弯腰时依稀可见肉感的屁股蛋子;同时也包裹不住的一双肉锥乳房;大片雪白的胸肉衬托出挺秀的脖颈;褐色焗油的披肩发配合着摇曳的身姿,旁若无人的眼神,吸引了男人无数的带点欣赏的回头目光。

徐莹虽然没有搭理那眼神,但心里挺美。总觉得除了被男人压着的时候自己有些低贱,平时在街上在台上总是藐视男人,只因为男人贪看她的眼神。别看那些男人平时跟人似的,到了私下场合里一样露出淫贱相。

刚刚被逼着看了一场起伏高潮的淫戏,自己也跟着心神激荡了一会儿,但随着男人被抽空,女人被带走,徐莹也有些累了,坐在包房的沙发上歇乏,拿出化妆镜用心地补妆。忽然女人的第六感觉让她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顺着目光过去,果然发现我正瞄着她。

一般正常的男人看到她回望,基本都避开目光,但是我没有回避,依然大胆放肆地直视过来,眼神里满是欣赏、艳羡。徐莹心里忽然生出好奇,本来想避开的眼神定在男子那里,看看到底谁的眼神厉害!

虽然现在的徐莹成为了所谓的女警,但以前的她是个嫩模,而曾经呆过的娱乐圈其实就是风月圈里,在艳照门的前后,她已经与各色的男人有染,见过无数的男人目光,尤其在某些场合里如选美选演员选小姐时,男人大多是扫视、挑选的眼神,但她自信自己的眼神能打倒任何男人,几乎所有搭眼的男人都能被她的眼神吸引住,在她心里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时,男人们往往就招架不住了。

但今天的男人似乎更老练,眼神比她还自信还主动,反而是要降伏她这个风月老手。她从来没遇到这样长久的凝视,这样复杂的目光。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感觉,自己就被目光牢牢粘住。时间好象凝固了一样,男子的目光里除了贪看,还流露出一丝柔情,一丝爱意,一丝挑逗。徐莹试探着隐隐地递过一丝幽深的眼神,夹杂着深藏不露的挑逗,男人的眼神里却也跟着回应着热烈的情感。

徐莹知道自己遇到了对手,一个能读懂自己眼神的男人。一会徐莹换成生气的眼神,一会又换作貌似冷酷的神情对着男子,一会又不屑一顾,男子却始终回敬着更柔也更狠的眼神。徐莹被看得有些不自然,交替了一下叠起的双腿,眼神却始终无法离开男子的眼睛。男子的眼神里飘过来一股试探的神情,一股要贴上来的眼神,一种要冲动起来的眼神,两双眼睛之间连起了一条无形的丝线,目光长久地聚焦在一起,其他的一切包括墙上电视里的MTV,还有房间里的吕瑶陆翊两女,都没能阻挡两人的对视。尽管见识了那么多男人的眼神,徐莹却从来没有消受过这样深情、热辣、持久的目光,刹时间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莹觉得自己在男人的目光下已经被看透了,被男人的眼神剥光了,融化了,自己的眼神却不敢再抛出一点儿试探性的媚惑了。可男人一如既往地注视徐莹,好象在慢慢蚕食徐莹的身体。徐莹只觉得那种目光越来越强烈,强烈得自己手足无措,她内心拼命抵抗着,想逃开那个目光的锁定和侵犯,却无法躲避,心中竟还想知道男人下一步想做什么,是否有勇气靠近自己。

徐莹挣扎在男人强烈的目光中,挣扎着猛然起身,夹起手包,朝门口走去,没看男人一眼,可背后都能感到男人目光的压力。还没走出包间的门,徐莹就被后面的一只大手拥住了:“徐莹你往哪里走?今晚,你是我的!”浓重的男中音。

侧头,徐莹只看到了那双刚刚熟悉却又很陌生的眼睛,里面满是热情、命令。徐莹竟没有勇气拒绝了:“白总,你干嘛抓住人家?”心头乱颤。“不抓你就跑了!”男子的声音低沉,并不让人反感。

“我要回房间休息!”徐莹不知道说什么。“我送你回去,一起休息,走吧!”男子不容分说,挽起徐莹的腰就走,徐莹顿时有些瘫软,好象被绑架了一样,但久旷男人的她也有着需求需要满足,所以不愿也不敢拒绝。

一路上两人什么也没说,徐莹心里有种异样的冲动。“以后我应该叫你什么?白总还是秋爷?”徐莹怯声问。“名字就是个符号,以后你叫我‘秋爷’吧。”男人平静地回答,自己一直都叫的白总,但澜澜姐和韩雪现在都改口叫这个男人秋爷,徐莹却能感受到话语里面饱含的狂风暴雨,下身竟然有些湿润了。

没多久徐莹就微微踉跄地就被男人架进了自己住处。这里的装修考究,面积也大,但徐莹凭直觉就知道没有女主人。长期有女人的房间应该是另外的味道和感觉。

徐莹定在卧室当中,默默等待着男人发落自己。没有什么前奏的情况下,就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小样,一会儿收拾你!”男人抚摸了一下徐莹的脖子。“你怎么不问问我我愿意不愿意?”徐莹强笑着反问。被男人狠狠亲了一口:“你干什么的?生来就是伺候我这样男人的,我一眼就逮着你了。你去床上等我!我喜欢先去冲洗一下,这是给你预备的衣服,一会你穿上,我过一会就来!”男人好象知道在心理上已经降伏了徐莹,知道这个女人不会逃跑。

徐莹也不言语,这间超大的卧室装修得更豪华:大理石地面上铺设厚厚的毛毯;一面墙壁涂着大红的颜色,唤起此间人的原始欲望;尤其中间一张特大的圆形大床分外惹眼,明显是订制的式样,宽敞、豪华;除了音响电视却没有多余的家具。

男人留下的是锦纶豹纹情趣内衣,徐莹知道男人都喜欢这样的东西,自己还有一件呢,便拿着衣服进了一旁的卫生间。卫生间与卧室用透明的整体玻璃相隔,卧室里的人对里面可说一览无余。徐莹简单冲洗了一下,出来换上男人留下的豹纹衣服,才发觉不对:

紧身整体的锦纶豹纹装,胸前大圆弧曲线,后背异常裸露;最让女人受不了也最让男人疯狂的是,豹纹装虽然从手腕开始就一直紧紧包裹到脚下,但是乳沟、阴部和臀部这几个日常最应该隐秘的部位,却设计成了不大不小的窗口,几处淫肉完全没有遮挡。在花纹班驳的衣料衬托下,女人更加淫荡肉感。徐莹曾经有一件豹纹衣服,但只是上半身的普通紧身短衣,如今看着镜子里自己过分淫乱的着装,一下明白男人的用意了。

“这也太露了,跟没穿一样啊!”徐莹光着玉腿踩着性感的踝扣豹纹细长红底高跟鞋,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另类装扮,不觉坐到大床边,不小心就沉了下去,床垫异常柔软舒适,让人有躺下去的感觉。徐莹竟然有些期待和兴奋,想象着男人会如何浪漫,如何对待自己,该来的都来吧,也许这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