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64章 雨打风吹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64章 雨打风吹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361-402章)作为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结局,也是全文的终结。最后402章时,会道安好,不会再见。今生,都不会再见了,诸位!含笑致意

第三百六十四章 雨打风吹

吕瑶踩着缀满银色水钻的黑色性感细高跟船鞋,弯着腰扶着天台的栏杆,深灰色雪纺连衣裙被掀到腰间,黑色斑点裤袜已被撕开,黑色蕾丝内裤早已被扒下。雪白晶莹的屁股高高翘起,被我抱着从后面猛烈肏干。我则赤裸着下身裤子脱落在一旁。

不得不说,吕瑶自从被我肏干以后,性感度和成熟度都是变化惊人的,这个小周慧敏很快便开始走黑丝路线,今天就是穿着这身深灰色雪纺连衣裙搭配性感长筒黑丝和同色细高跟鞋儿,把我迷得魂牵梦绕。肉棒在浪屄里反复做着活塞运动,发出“叽咕、叽咕”的淫靡声音。绝美模特的浪屄真是人家极品,温润紧窄的富有弹性。我俯下身子趴在吕瑶粉背上,龟头顶在屄心子上轻轻碾磨,双手则绕到胸前隔着衣服在浑圆的奶子上搓揉。

“瑶妹……你越来越骚了……浪屄一碰就淌水……奶头硬的像花生米……秋爷肏得你爽不爽……”我趴在吕瑶的耳边,手指捏住奶头轻轻提拉。吕瑶咬住牙关不做声,任由我在自己耳边说着淫荡下流的各种污言秽语,肉棒在浪屄里翻江倒海。

吕瑶非常愤恨自己的身体会变得如此敏感,只要一碰就快感连连无法忍受。浪屄一天到晚都是湿漉漉的,奶子时常发胀。有时半夜醒来淫水会把床单打湿一大片,屄缝异常的瘙痒空虚。心理上越排斥男人,身体上越饥渴。只要浪屄一旦被肉棒插入,挨肏的快感无法压抑。高潮来得总是特别快速和强烈,可高潮过后身体还是非常需要。

吕瑶没想到我会有如此强劲的体能和旺盛的性欲。现在几乎每天都会肏干她一两次。有时单位没事,我会一上午都把肉棒插在自己浪屄里,回到凌江阁后更是整夜压在自己身上不下来。我的肉棒好像时时刻刻都是硬梆梆的,只要兴致一来就把自己叫过去肏屄。

我对绝美模特最近的身体变化非常得意。由于针对吕瑶使用了定制的淫凤丸和玉壶春水口服液,里面含有特殊的春药,药效平和并不强烈,但能慢慢击发人潜在的欲望。我总是抓住各种机会,让已然药物成瘾的吕瑶乖乖就范喝下这些。

通过药物和自己的肏干,绝美模特吕瑶的表面上虽然还是冷冰冰的,可内在的变化非常明显。浪屄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干涩,现在稍一刺激就淫水横流,有时还会悄悄扭动屁股配合自己。肏屄时想换个姿势绝美模特只是扭捏一下而已,最终都无一例外乖乖配合。

从绝美模特的屄缝的收缩频率上看,她每次都被我肏来能达到高潮。让我高兴的还有,自己服用的老孙的补药又推出了升级产品,虽然价格高昂出许多,但药效更加明显。

尤其是射精后,只要三五分钟就能重新勃起,还不影响感受。服用了这么长时间,没感到有什么副作用。我觉得现在的体能和性欲就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也无法相比,恨不得给老孙送副锦旗。不过,我知道自己的这根肉棒经年累积的雄风和经验,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感到被我肏着的吕瑶屄缝的收缩骤然加剧,我知道绝美模特的高潮要到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直起身子搂紧屁股我发起最后的猛攻,每次尽根而入龟头重重撞在屄心子上,小腹和屁股拍打的“啪啪”作响。吕瑶发出沉闷的“嗯嗯”声,一头秀发随着撞击前后飘荡。我剧烈肏干数十下,长出一口气,龟头抵着屄心子射出了精液。

擦拭一番后我穿好裤子,看到吕瑶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怎么了瑶妹?”我明知故问。“我的内裤!”吕瑶涨红了脸。“回办公室再给你!”我领着吕瑶来到天台打开门,出去后又从新锁上。

我向后勤要了天龙公司总部小楼天台的钥匙,这里和凌江阁的顶楼一样,成了我的禁地。我非常喜欢这里,不准别人上来。

我搂着已经臣服于自己的前绝美女模、现生活秘书吕瑶从楼梯下去,别人都是坐电梯。楼梯间非常僻静空荡荡的,我放心的一边走着一边把手探到绝美模特连衣裙里,在吕瑶丰满挺翘的赤裸屁股上抚摸。吕瑶对我的这些动作已经习惯了,也不阻止靠着我身边慢慢下楼。

“怎么了?”我看到吕瑶一下停住脚步。“流出来了……”吕瑶俏脸绯红。我连忙蹲在吕瑶面前,掀起裙摆。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娇嫩的屄缝缓缓流下,刚刚被肏干过的浪屄微微张开散发着独特的青草气息。

我觉得胯间的肉棒又在蠢蠢欲动,拉着吕瑶快步下楼。“秋爷慢点走!又往外淌了……”“叫什么叫,回去老子马上给你堵上!”

回到办公室我抱起吕瑶放到办公桌上,急迫地掏出肉棒塞进绝美模特的浪屄。吕瑶对我的肏干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刚肏了没几下,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我依依不舍的拔出肉棒提起裤子,吕瑶也畏畏缩缩地爬下来整理了一下裙子。

在裤兜里掏出吕瑶胯下刚被扒下的黑色蕾丝内裤,我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又放回裤兜。“下班前到我这里来拿。”吕瑶瞪了我一眼,从卫生间里隐秘的里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吕瑶的办公室和我的办公室是相邻的,我为了方便让人把卫生间隔墙打通,安了个里门通到隔壁的秘书室,安排当值的或受宠的生活秘书随时在秘书室里待命应召。

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吕瑶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该下班了,起身脱下裙子里的内裤又把乳罩解开。这样吕瑶身上就只有一件连衣裙里面真空。我经常扒了她的内裤不还给她,吕瑶只好在自己办公室了放了几套内衣备用。

从里门来到我的办公室,裙摆随着步伐摆动,吕瑶感到阵阵微风吹着没有任何遮挡的浪屄上。屄缝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温热潮湿的感觉在浪屄中蔓延。吕瑶对自己变得如此淫荡有些恐惧,可越是抗拒身体越是敏感。

我把玩着绝美模特的黑色蕾丝内裤,看着吕瑶慢慢向自己走来,心里泛起一股难言的成就感。这种游戏以前也玩过,吕瑶都是离下班十来分钟才过来。现在提前了二十多分钟,多么明显的转变。看着吕瑶小心翼翼欲拒还迎的样子,我胯间的肉棒反射性的膨胀起来。

“瑶妹有事吗?”面对已经来到身边的绝美模特,我一脸笑容。“人家的……内裤……”“什么!你没穿内裤!快让秋爷看看!”我把手中的内裤放到一边,故作惊奇。

绝美嫩模吕瑶就像孔雀开屏一样,提起裙摆慢慢上拉,全身都在发抖。看着修长圆润的玉腿慢慢呈现在眼前,紧接着是百肏不厌肥鼓娇嫩的浪屄。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把裤子退到腿弯重新坐到老板椅上。一手撸动着肉棒,一手伸到吕瑶浪屄上抚摸。

“瑶妹!你的屄怎么湿淋淋的?是不是刚才撒尿没擦干净……”我用拇指磨搓着绝美模特稀疏的屄毛,中指插进屄缝轻轻搅动。

吕瑶站在那里闭着眼睛,提着裙摆一声不吭。抽出被淫水涂满的手指,我又顺着平坦的小腹向上。握住丰硕高挺的奶子,绝美模特居然连乳罩到没穿,我的肉棒不禁又跳了跳。用沾满淫水的中指按住奶头上轻轻辗压,又把吕瑶的一只手拉到自己肉棒上。

“瑶妹!帮秋爷一个忙好吗?”“什么……”“大热天的!秋爷的肉棒居然被冻僵了,你看硬梆梆的!为秋爷来暖暖屌好吗?”我说着捏住绝美模特的奶子向下拽,吕瑶只好半蹲半跪在我的双腿之间。

吕瑶一直很反感口交,我打算乘胜追击攻克这个堡垒,按着吕瑶的后脑勺向自己肉棒按去。龟头先是顶在柔软的樱唇上,吕瑶紧闭着嘴,我一下捏住她的鼻子。最后趁吕瑶张嘴换气的功夫,将肉棒挺进这娇俏小娘们的口腔。这是在吕瑶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第二次为我正式口交。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慢慢挺动肉棒。

“啊……瑶妹……你的小嘴好舒服……用舌头……”我舒服地轻声呼喊,一边抓住奶子搓揉。吕瑶虽然不愿配合,但心理上的愉悦却无法用语言表达。以后机会多得是,我放开吕瑶,肉棒已经涨得发痛了。

“受不了啦!还是屄里缓和!瑶妹快用你的浪屄,给秋爷暖暖屌!”我把吕瑶拽了起来。吕瑶跨坐在我的腿上,扶着肉棒对准屄缝。

该来的还是要来,一咬牙坐了下去。我感到坚挺的肉棒刺穿滑腻的屄缝,抵在屄心子上舒服的呻吟一声。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绝美的嫩模兼空姐吕瑶,现如今已堕落成为我的一名小蜜,知道自己彻底沉沦了,无法回头……

我狠狠吸了一口屄缝中的淫水,仔细品味了一下美美地咽下。觉得还不过瘾又低头含住阴蒂,用舌尖轻轻舔舐。绝美嫩模的淫水越来越充沛了,味道也越来越芬芳浓郁了。

身着白色立领衬衣、黑色职业套裙、肉丝美腿踩着黑色尖头细高跟船鞋,俏丽干练的小蜜吕瑶坐在我天龙药业办公室办公桌的上面,一双修长玉腿呈M型放在桌沿上。黑色的职业套裙被掀到腰间,长筒肉色丝袜包裹的玉腿顶端,那条黑色内裤早已被扔到桌子下面的桌洞里,白嫩肥鼓的浪屄正对着坐在大班椅上的我。

我吐出嫩模胯下娇美红润的小阴蒂,起身解开绝美小蜜的白色衬衣,直接露出浑圆高耸的奶子。一上班就脱去绝美小蜜贴身小蜜吕瑶的内衣,已成了我的习惯。害得吕瑶最近都不敢穿轻薄的衣服,毕竟外薄内透,完全就成了卖肉的西施,活生生没法见人了。

我一口把艳丽的奶头及乳晕含住,一手在另一颗奶子上搓揉。吃完了奶子又去寻觅绝美小蜜的樱唇,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次吕瑶把头扭到一边没有让我如愿。

“生气了,昨天叫你一起去,你又不同意。”“有你老情人陪你去,我去不是成了电灯泡了吗!”吕瑶面无表情的回答。对于绝美小蜜的反应我非常高兴,她知道吃醋了。

“我和汤灿只是……”“呸!别说你们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我都瞧见了!那天汤灿在你下面那么骚那么贱,怎么没一口把你的鸡巴给整个咬下来!”前两天我突然来了兴致,吕瑶又被安排到银行办事去了。只好把同为生活秘书,但被我冷落了一阵子的美艳汤灿叫来发泄了一番,被回来的吕瑶从里门的门缝中看到,当时汤灿正跪在我面前为我口交。

“你也知道我是念旧情的人……”我向来兼收并蓄敢作敢当,俏吕瑶是我的贴身生活小蜜,艳汤灿也是,美女从来不嫌多的。

“得了!昨天你们也没闲着吧!”一听绝美小蜜问起我立马兴致高涨。坐回椅子上,将吕瑶搂在宽大的大班椅上,一手在她屄毛稀疏的浪屄上抠挖,一手握着翘奶子抚弄把玩起来。

“昨天晚上西南区的总经销过来,还带了一名漂亮的美女助理,嚷嚷着要请客,雯丽没有时间,我就带着汤灿一起去应酬了一下,吃完晚饭一看时间还早就去KTV唱歌。”

“不会这么简单吧!”

“是啊,大家都是性情中人,那位马总早和女助理腻在一堆。瑶瑶你知道汤灿在穿着上一贯比较胆大火辣的,尤其和秋爷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打扮得油头粉面的,又多喝了两杯酒,下面就穿了条齐B小短裙罩着小屁股摇来荡去的,小裤衩子都好像没穿来着,弄来老子实在有些受不了。我这边唱着唱着,肉棒就顺势肏到了她那没几分遮掩的浪屄里去了。没想到汤灿真有两下子!她一边唱我一边肏,我把老命都拼上了,她的一曲《幸福万年长》居然没跑调。”

“你们玩得可真够疯的!”

“她那么热情,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又不好拒绝。”我解释道,发现吕瑶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连忙宽慰她说,“别吃醋嘛?下次老子专门带你去唱回歌。”“我吃什么醋!哪有小秘书敢吃老总醋的!”“唱完歌汤灿拉我送她回凌江阁,正好这两天你身子也不利落……”“别说了,你和汤灿这对奸夫淫妇,聚在一起没什么好!”说这话时,吕瑶小嘴儿已经撅到天上去了。

“哪里,我可是肏着艳汤灿的身子,想着你俏吕瑶的屄。她的比你差远了,你可是极品中的极品……”我说着起身掏出粗大的肉棒在绝美小蜜浪屄上摩擦,感到吕瑶微微扭动屁股似迎还拒般,一下插了进去。

刚准备肏干传来了敲门声,吕瑶慌忙推开我。我依依不舍地又肏了两下,才拔出肉棒整理好裤子。吕瑶已经从办公桌上下来了,扣好了衬衣衣扣,慌乱中通过里门逃离了这间淫秽不堪的办公室……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以后,我带着吕瑶来到了卧龙山庄,先让麦文燕叫来彭丹叶锋陈数章蕙几名波霸乳神陪我们沐浴按摩,洗得浑身舒坦每个毛孔似乎都张开了。

吕瑶一开始并不适应这种由许多女人伺候的生活,但人从来都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女人们“小妈小妈”地叫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前后殷勤侍奉着,吕瑶也就乐享其成了。见吕瑶逐渐适应并开始享受这种人上人的生活以后,才开始文燕几女还身着比基尼,后来干脆全裸上阵,任我亲嘴儿玩奶为我波推按摩,无所不用其极。

洗完后在几女的侍奉下用了晚餐,客厅里回荡着悠扬的音乐,我和吕瑶便紧紧抱在一起,缓缓移动舞步。两人都一丝不挂,如果说穿了什么衣服,只有吕瑶脚上的黑色斑点长筒丝袜和性感带踝扣包头细高跟鞋。吕瑶身材修长穿着高跟鞋,浪屄和肉棒正好在同一水平线上,肉棒插进浪屄时,两人的身高刚好合二为一严丝合缝。

一边肏着屄一边跳舞,我以前和汤灿也玩过。可汤灿比吕瑶的个头稍微矮一些,要穿着带防水台的高跟鞋肏进去才方便。和吕瑶就不同了,两人身高正好,穿着薄底高跟鞋就成,而且吕瑶胜在年轻貌美下面鲜嫩多汁,身体的柔韧性和协调性也是汤灿不能比的。

我和吕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跳舞了,两人非常有默契,就算舞步的幅度大一些,肉棒也不会从浪屄里脱离。洗完澡后,我的肉棒基本没有从吕瑶的浪屄离开,吃饭时我坐在椅子上,吕瑶骑在我身上,旁边几女看得面红耳赤的替我们口对口喂饭送汤,方便我们吃饭肏屄两不误。吃完后我好不容易点头同意之下,麦文燕几女如获大赦逃离房间,明显是找地儿泻火去了。

正在我一手搂着绝美小蜜的屁股抚摸,一手握着吕瑶奶子揉搓,龟头顶着屄心子嘴里还吸吮着吕瑶的香舌,随着音乐移动舞步的时候手机响了。吕瑶忙用遥控器关上音响,我还是不打算放开绝美小蜜。搂着吕瑶来到桌旁拿起手机,一看是大姨太雯丽打来的。

“雯丽你什么时候回来?”“那好吧……”吕瑶见我的肉棒还插在自己的浪屄里就接大姨太的电话,不由想作弄我一下。扭动着自己挺翘的屁股抵着我的胯间,用屄心子在龟头上碾磨,同时收缩屄缝夹紧肉棒。我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立马一手圈住吕瑶的屁股大力挺送肉棒。居然脸不红气不喘,语气如常的继续打电话,倒是俏吕瑶被奸媾得差一点叫了出来。

“好吧,在外要保重身体,回来我们好好聚聚。”我挂断了手机,满脸笑容的看着绝美小蜜。吕瑶发觉自己被作弄了,气得在我屁股上扭了一把。换回来我几下大力的肏干。

没曾想吕瑶的手机也响了,吕瑶忙推开我去拿手机。看着绝美小蜜黑色美腿踩着高跟鞋一路走动微微颤动的浪屁股,以及堵塞在浪屄的淫水顺着大腿流下。我跟了上去,不想放弃报复吕瑶的机会。

吕瑶刚弯腰拿起手机,就被我从后面抱着屁股肏进浪屄。吕瑶扭头白了我一眼,接通了的电话。“徐莹!有事吗?”“好的!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吧。放心,我现在挺好的不用担心。”我看着绝美小蜜一边被自己肏着,一边接听闺蜜女友,也是我贴身小蜜之一徐莹的电话万分兴奋,不过还是尽量控制肏干的幅度和速度,不发出声音。

我看到吕瑶挂断手机,开始大开大合的肏干。

“秋爷……你想肏死我啊……”吕瑶感到最近身体越来越敏感,肉棒只要往浪屄里一插就高潮不断。

“我可舍不得……”我放慢速度,感觉有射精的冲动,我还不想这么快高潮。吕瑶的身体已经彻底对自己开放,现在是细细品味的时候了。

早晨我已经吃了一粒老孙的回天补肾丸,这是我的习惯。在等吕瑶回来的时候又多吃了一粒固本延年丹。现在有的是精力,需要慢慢玩。

“咱们继续跳舞!”我把绝美小蜜的身体转过来,再次从前面插进浪屄,吕瑶重新打开音响,用小手将我的鸡巴抓硬后塞进自己的浪屄里面,吕瑶主动扭动屁股,配合着音乐的节奏。

“真想就这么边跳边肏你不拔出来呢!”“哼!不上班了!”“最近单位里的事情基本弄顺了,有事儿的话我电话安排一下就行了。”这时音响里播放了一首动感十足的曲子,我和吕瑶也随着音乐的变化加快了节奏。

不管怎么说,被我搂在怀中共舞的吕瑶长得美丽绝伦,身材高挑曼妙无双,加上精致的五官、飘逸的长发,整体感觉如凌波仙子,清雅出尘。而且她的浪屄,稀疏的屄毛显得清纯而可爱,粉红色的肉唇肥厚而柔软。

绝美小蜜吕瑶的浪屄艳丽温润,如果含住嘴里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此时自己坚硬的大肉棒被屄缝完全吞没,让我舒服得几乎要灵魂出窍。吕瑶的浪屄滑腻紧窄层峦叠嶂,一直到尽根而入龟头顶在屄心子上。

我一边起舞,一边慢慢挺动肉棒,同时双手在吕瑶的挺翘奶子上搓揉着,看着肉棒在屄缝里进进出出,还靠进吕瑶的粉脸不停亲吻咂舌,美得爽翻了天。

“瑶妹……你的屄……好嫩……爽死达达了……”

虽然我是情场老手,胭脂阵里闯荡的猛将,但将吕瑶这个妖精般的绝色女子正搂着跳,反搂着跳,边跳边肏屄,最后让吕瑶趴在地毯上,我在后面抱着她那浑圆挺翘的屁股肏干起来,吕瑶像一只小白羊般任我摆布,长发飞扬淫呻不断,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在这仙子的美屄里面射精了……

我挂断了电话轻轻拍了一下桌子,心情似乎奇好。“秋爷,有什么好事儿吗?”吕瑶把一份打印好的文件放到我的办公桌上。“这些就别管了!家里快有喜事发生了。”我一下把吕瑶拽到怀里,让她坐着自己腿上。“什么喜事?”吕瑶推开我想亲自己的大嘴。

“别看陆翊平时不声不响,没想到这小公主到现在还是个处女。”我把手伸进吕瑶的裙子,在她柔滑白嫩的大腿上抚摸。我喜欢吕瑶穿着丝袜让我摸,同时也喜欢触摸丝袜上端绝美小蜜比丝绸光滑千万倍的肌肤。

“秋爷,你怎么知道的呢?”吕瑶感到我的手已经从自己腿上拿开,向上游走停留在自己浑圆的奶子上。“这事暂时保密,陆翊的脾气和别人不一样。你平时多和她聊聊,套套她的口风。”说话间我的手已经探进吕瑶的上衣,伸进乳罩握住了绝美小蜜挺拔滑腻的奶子。

“这是办公室送来的这次药监局检查的总结报告。”吕瑶一手按住在自己奶子上搓揉的手,一手拿起文件递给我。可是我没有接,还是捏着她的奶头用手指搓揉。

“你念给我听!”我从吕瑶上衣里收回手,一下把她抱到办公桌上。让绝美小蜜躺在上面双腿大大分开,掀起裙子把头埋在她胯间。吕瑶轻轻扭动双腿,丝毫没有阻止住我扯掉自己的内裤。

“秋爷,昨晚你跑哪里去了,害人家等你一晚上。虽然没有喝到茅台酒,可汤灿骚屄的浪水你没少喝吧?”

“哎!汤灿是有点缠人,这个瑶妹你应该比谁都更清楚的。昨天她说自己一个人睡觉害怕,非让我到她那里坐坐,还拉上蒋文端一起过来作陪。我本来不想去,可瑶妹你知道,两女都是我的老熟人,实在是盛情难却!”

“那我把她们叫来,让你们再叙叙旧……啊……秋爷……”我已经大嘴压在吕瑶浪屄上,含住屄缝舔舐起来。

这几天因为应付上级药监局的检查,没有和吕瑶亲热。一看到绝美小蜜娇艳欲滴的绝美浪屄,我压抑了几天的欲火一下冲到脑门。粉红的肉唇艳丽的屄缝,尽管已经看了无数次。可每一次都能使我欲念滔天。

“还是瑶妹的浪水好喝!汤灿的根本没法和你比!如果你的屄汤是茅台,汤灿的只能算散装白酒,还是酒精勾兑的。”把满口的淫液咽下,我起身把油光水亮的大嘴凑到吕瑶面前。

“一边去!太下流了!”吕瑶俏脸粉红,把我的脑袋一把推开。重新坐回椅子上的我,注视着绝美小蜜的浪屄,手指在她稀疏的屄毛上摩挲。

“瑶妹你把文件念一下!”“你这样玩人家,我还怎么念?”“专心点!慢慢念!”“天龙药业集团关于接受药监局针对胶囊事件专项检查的总结报告……”吕瑶只好念起文件来。

吕瑶的浪屄鲜艳娇嫩,屄缝温润紧窄重峦叠嶂,绝对堪称极品让我不能自拔。可我还是偏爱她这几根乌黑柔软的屄毛。好几天没数了,不知少了没有。

“1……2……3……”吕瑶听到我小声数着数,知道我又在清点自己的屄毛了。

“秋爷……你别这样……啊……”想合上双腿阻止秋爷我,可我已掰开她的大腿,还在她娇嫩敏感的阴蒂上弹了一下。

“继续念!工作要紧。”我还是一根根的梳理着绝美小蜜的屄毛。吕瑶好不容易断断续续的念完,已经躺在办公桌上浑身酥软了。

“不错!一根没少!”我舔了舔粘在手上的淫液,把文件又看了一遍。“那个端妃和汤妖精的屄毛,秋爷你也是这样数的吗?”吕瑶从办公桌上下来,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她们的别提了,一天都数不过来!”我把文件扔到垃圾桶,一把抱住吕瑶娇躯。

按住绝美小蜜的屁股把早已坚挺的肉棒,隔着两人的衣服在她浪屄上磨蹭。“你不满意!”吕瑶看着垃圾桶的文件。“只知道说些冠冕堂皇的废话,只说成绩不谈教训。一群事后诸葛亮,药监局这帮废物早干嘛去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