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67章 柳京饭店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67章 柳京饭店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361-402章)作为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结局,也是全文的终结。含笑致意

第三百六十七章 柳京饭店

无须我动一下,金玉姬便使尽浑身的解数,吞套旋磨地主动动作起来,我只是不停抓玩她的双乳,那两只原本白净饱满的乳房已经被我玩得奶头高耸性感淫浪……

“玉姬妹妹真是长得越来越漂亮了呢。”我仔细端详着金玉姬雪白的脸蛋说。“是吗?秋哥喜欢看就好…妹子的脸蛋、乳房、小屄都是给秋哥长的…给秋哥看的…给秋哥玩的…”金玉姬卖力的用肉屄套弄着男人的大鸡巴的同时,一边指画着身子,一边娇喘吁吁地接着说道:“妹子无论长得有多漂亮…在秋哥你面前…人家永远还不都是个…是个随时随地等着被你插、被你干、被你肏的贱女人…只要秋哥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把鸡巴插进妹子的屄里,一边欣赏着妹子上面漂亮的脸蛋子,一边用大鸡巴舒舒服服的肏妹子下面欠肏的贱屄……”

我曾经把辜月琴、汤灿和刘彦池这些妖艳风骚或下贱淫浪的女人带来,在这里边用餐边拉着金玉姬一起淫乱,还颇有兴致地有意让她们教玉姬说些淫词艳语,没想到玉姬汉语有天赋不说,还非常勤奋且悟性极高,现在被我肏弄起来,嘴里一连串略带外国口音的淫荡叫床的说辞儿,透出几丝生动撩拨,一点不比那几个骚货差啊!

女人骚浪的话语刺激得我冲动起来,我开始配合她上下起伏的身子一下一下向上挺动下体,每一次都把鸡巴插到女人肉屄的最深处。

“啊…好爽…哥真会…真会肏屄…”金玉姬浪叫着,把嘴贴到男人耳边腻声道:“妹子长着这张漂亮的脸蛋子…就是为了给哥肏屄助兴用的,人家长得越漂亮,你就越喜欢肏人家…人家长得越漂亮,你肏人家时就越过瘾…是吧…我的好哥哥…会肏屄的大鸡巴亲亲好哥哥…啊…好强…好厉害…大鸡巴哥哥…用力肏你漂亮妹子的小浪屄…好舒服…好老公…肏得妹子爽死了…”

突地,我感觉金玉姬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栗,呼吸急促,那紧裹着肉棒的阴肉也抽搐挟动起来,知道她就要到达高潮,连忙加速向上用力连连顶动,同时两手紧紧握住她的乳峰,登时金玉姬尖叫一声,浑身猛地一抖,随即便整个地软了下来……

“亲哥哥…好哥哥…妹妹舒服死了……好秋哥…你真棒…真会肏屄…肏得妹子爽上天了…太舒服了…”金玉姬垂在我肩头,不停娇喘着地在我耳边轻轻昵语道。我抚摸着她的丰臀,佯怒道:“玉姬你爽了,可我还没呢!”

金玉姬闻听忙勉强抬起头来,羞涩道:“对不起,我实在……哥……我用嘴帮你搞出来……好吗?”说着就要起身。我笑着摇摇头道:“逗你玩儿呢,我今晚还有安排,只是想和你亲热亲热,并没想射出来!”金玉姬听了,总算放下心来,但一想到那根刚刚干过自己的大鸡巴马上又要插进其她女人的屄里,不禁隐隐地有些失望和妒嫉。

“不知道秋哥节约精力想干哪个大美女呀?”金玉姬在我的怀里酸溜溜的说。“还没怎么想呢。”我轻轻抚摸她的双乳接着说:“看,都把你的奶子弄得有些淤紫了,疼不疼?”“嗯……有一点……不……不疼……只要秋哥玩得高兴就好……”金玉姬见我关心自己,又有些高兴起来。

“好了,来,起来吧,别洇出来弄湿了裤子。”我轻轻一托她的屁股,金玉姬忙站起身,却见那垫在下面的座垫上一大滩半透明的淫液,不由脸又是一红,忙小心地擦拭了一下。

金玉姬用嘴无限温柔地替我把阳具上的粘液清理干净,那根粗大的阳具依然高高的挺立着。“哥,真大!人家只要一看见你的大鸡巴,屄马上就软了……”金玉姬献媚的抬头望着男人。“小骚货,哪天有时间我让你爽个够!”我拉上裤子的拉链,顺手从钱包里拿出几百美金,一见美金,玉姬的眼里直放光,欢天喜地地接了过去在身上找个隐秘的地方揣好。

“来,坐下吧。”我轻轻拉着她的手,金玉姬温顺地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斜靠在我怀里。我也温柔地替她整理好弄乱的衣裙,然后轻轻地隔着衬衫摩挲她的双乳,那胸罩早已被我扯掉了扔在桌子下面。金玉姬无比温驯地享受着我的温存,一声不吭。

在金玉姬的殷勤服侍下,我用完了曹县料理,其实也就是一小份烤肉加上一个大酱汤,还有几样小菜。

今晚金玉姬叫我过来,的确有些事情需要商量,肏屄和吃饭都是小事儿。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正题。

“前两天我们伟大的县长,金二死了,”玉姬替我点起一支烟,斜靠在我的身边,任我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捏着她软软的奶子。

听她口里和风细雨,我却感觉到里面文章很大,有些关切地问到,“那,你们柳京饭店这边有什么安排呢?”“其实也没什么,消息公布后歇了两天业,第三天上面就指示让尽快开业好赚外汇。饭店的三楼设了个灵堂,几个小姑娘哭得死去活来的,我也陪着哭了一场,其实至于吗?她们几个不都是金二选剩下的过手货。现在看来,谁死了这日子都得照常过下去。”

是啊,金二走了,地球上又少了一个大坏蛋。但金二绝对不想死,毕竟在曹县的体制下,金二是个“金口玉牙”、“言出法随”乃至随心所欲的土皇帝;是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王”。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的金二,你说他会想死吗?

金二生活奢华,爱吃鱼翅和鱼子酱,还爱喝XO。人口二三千万的曹县,天怒人怨灾害连连,作物歉收饿殍遍野,但金二仍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餐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鱼子酱。

金二爱女色,也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明面上的普天堡电子乐团、王在山轻音乐团,再加上暗地里能歌善舞的欢乐组,其实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后宫。里面全是万里挑一的北曹县大美女,她们与外界是完全隔离的,唯一任务就是服侍金二一个人,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全身心满足和男人天堂般的彻底性福。

据金玉姬的介绍以及我这块收集的资料显示,所谓“欢乐组”是1970年金二为了迎合金大的喜好从曹县全域选拔貌美女性安排在金大别墅开始产生的。1983年12月正式成立了为金二服务的欢乐组,由演出组、戏剧组、重奏组等组成。

其中被称作为“金二的女人们”的核心欢乐组是演出组。演出组由属于万寿台艺术团的舞蹈演员组成。是在曹县跳舞跳得最好,脸蛋和身材最好的女性。戏剧组是表演相声或者小品的小组,重奏组负责在举行派对的时候奏乐或者有人唱歌的时候为他们伴奏,叫做“白头山第七重奏团”,由从平壤音乐舞蹈大学中挑选的20出头有才能的女性组成。

欢乐组根据金二的指示时时刻刻补充人员,对象是包括平壤在内的全国艺术专门学校的18岁左右的学生。曹县当局向各级脑洞党干部发放题为《伟大领袖和亲爱的指导者同志的万寿无疆工作是全体党员和党委员会神圣义务》的机密手册,要求按照此手册的标准物色和推荐欢乐组成员。

得到金二应允的女性被选后要接受6个月左右的教育,为金二服务的欢乐组分为作为性快乐工具的满足组、通过按摩解除疲劳的幸福组(又名按摩组)与半裸舞蹈加乐器演奏的歌舞组(又名律动组)。名称虽略有差异,但对金二来说,都仅仅是玩物而已,怎么玩主要看自己心情,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儿的。

而且金二的“欢乐组”还根据身高分为四队, 分别是155公分、160公分、165公分、170公分, 每个队又分为A组和B组,让她们彼此展开竞争,卖弄风骚争风吃醋,这样金二沉浸温柔乡稳坐钓鱼台,尽享帝王无边艳福。

选拔之后再接受约六个月的教育,满足组熟习酒宴服务与性服务所需要的礼节与技巧。幸福组从物理治疗专科医师那里学习和磨练按摩、马杀鸡、指压等消除疲劳的专业技术,歌舞组则需要熟悉地掌握酒宴时表演的歌舞节目等。

尤其是满足组、歌舞组为金二每星期六的定期酒宴“自由之夜”所举行的印度之夜、纽约之夜、东京之夜、波斯之夜、巴黎之夜等活动上为了能够原汁原味地表现其当地风俗,彻底接受外国文化和服装、音乐方面等的教育。

参与半个月的海外实习这一最后教育过程,她们就会戴上护卫总局的少尉军衔,一直以表面上的人民军女军官名义从17~18周岁服务到25周岁。欢乐组女性除了得宠纳妃当皇后的以外,一过25岁就让她们跟在金二身边服务的护卫军官及曹县高层人士结婚,让她们彻底保守秘密。

金二的欢乐组派对要上演比他们自己批判的所谓资本主义玩乐氛围,更加颓废和欢乐的氛围。女舞蹈演员跳舞的时候腿要抬得能看到内裤,要穿低胸上衣。等歌舞结束,欢乐组就几乎全裸给金二敬酒,出席的干部随着饮酒会变得愈加狂热。

据说金二还喜欢命令欢乐组成员“原地向后转”等,并看她们随自己口令花枝招展表演各种姿态的变态行动。还是在新川招待所举行宴会时的事情,金二走进正在跳迪士高的五名靓丽的欢乐组女成员中间,突然下了命令:“脱衣服!”舞女们慢慢脱衣服的时候金二重新下了命令。“胸罩和内裤也脱了!”这么一来舞女们有些惊慌失措了。可是不能违背将军的命令啊,她们虽然害羞但还是脱去了最后的衣物,头上扎着头花,长腿上套着长筒丝袜踩着性感踝扣细高跟鞋儿,几乎全裸着身体跳起了舞。

有些喝醉的金二随后向干部们指示道:“你们也一起跳!”他也命令其他陪酒的美女们一起跳舞。金二还命令道:“跳舞是可以,但不许摸。这些都是我的女人,你们如果私下摸了,就是可恶的小偷。”

听她说到这些陈年往事,我阴笑一声道:“金二这次可能自己也没想到他会走得这么快,他可绝对不想死的。不过,我猜得到他的死相,他应该是早上晨勃以后肏女人,牺牲在他最喜爱的女人的肚子上的吧。所谓马上风,也可谓石榴裙下死,风流一辈子啊。”

金二自己穷奢极欲、花天酒地,而他统治下的“子民”,却距离“好日子”相差十万八千里。长期实行闭关锁国政策的曹县,粮食连年歉收,食品极为匮乏,许多平民百姓整年都吃不到猪羊牛肉,只有在“太阳节”--也就是领袖金大4.15生日那天,才供应两块豆腐。我的好几位去过曹县的朋友这样描述道:在乡村,见到的所有的曹县农民,大都又黄又瘦,无精打采。国内曾流传过一句玩笑话:曹县除了金大父子以外,没有第三个胖子。

当然这话最后事实证明了是错的,因为第三个胖子站了出来,这就是金三。

根据韩国的曹县战略情报服务中心(NKSIS)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曹县接班人金三接的不只是领导棒子,他也想要延续父亲金二的欢乐生活。据了解,两年前,金三刚开始亲政时,就已在全国挑选美女,组织服务于自己的艳舞团“欢乐组”。

据了解,金三喜欢的女生类型同父亲不同,金二一向喜欢拥有鹅蛋脸、165公分以下、体型娇小、眼睛大大、比较丰满的女生。而金三喜欢168公分以上、身材苗条、23岁以下光彩夺目的东方美丽的面孔。金三曾经从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名女生中,选出90多名美女组织自己的“欢乐组”。

除了正主李雪主这个皇后,现在闻名于世的玄松月作为他的恋人和贵妃,那时就开始为他物色筹备金三后宫的两大支柱乐团——“牡丹峰”和“青峰”两大乐团了。

消息人士称,由于金三还重视女生喜欢运动和艺术与否,所以,那次为了选欢乐组进行面试时,问题就包括“喜欢什么样的运动”等提问。结果此次被选的组员中,许多人都是喜欢运动的漂亮女生。

据金玉姬讲,金三有次还带着李雪主和玄松月一起视察并观看了女子排球比赛,比赛完以后和两队女排队员一起拍照合影。凡参与这次排球比赛的女队员,球技还在其次,姿色身材脸蛋儿则绝对是曹县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万里挑一出来的,金三在考察和拍照过程中,凡有中意的女排球选手,必示意松月记下,待晚间洗漱干净化妆更衣后或共进晚餐,或餐后伴舞,或最后携入内室侍寝展示床上球技等等。至于选一二人,或是一支球队,甚或两支球队一起上,主要看金三的身体和心情,选择权和决定权,从来就不在女排选手们这边。

平时,所有“欢乐组”成员穿军服,在金三官邸或党中央委员会办公楼待命。而这次被选的组员当中,10余名美女被任命为金三的贴身保镖,送到人民保安部跆拳道特训班接受培训。

消息人士还说:“曹县组织金三的欢乐组 ,这意味着曹县已准备要满足金三的所有需求,可说金三的统治时代正式来临。”

金二猝死后,弱冠28岁便继承了巨大权力的金三,其政治手腕、人望、核武器政策等都还是未知数,但是国家权力顶峰的更替中让人非常关注的就是美女军团欢乐组的动向。

父亲金二在北曹县全国选拔出来的总人数2000人的欢乐组,一直负责着这个国家最神圣的金三后宫工作,具体的分工就是:担当性服务工作的满足组、担当按摩等工作的幸福组、担当歌舞工作的歌舞组。因为她们的无私而光荣的奉献,给身体渐衰的将军带来了欢乐。但是现在她们长年服务的主人突然去世,遭受了身心巨大的打击。而继位的是比父亲年轻40岁有点发胖的年轻主人,原来金二欢乐组的美女们有点担忧:我们的将来该如何?

“恐怕她们将会被全部替换掉。历史常识看,服务于父亲的欢乐组是不能原样继承并服务于儿子的。而且接近70岁金二与20多岁的金三的喜好当然也不同。所以今后当然要选拔金三自己喜欢的欢乐组。当然,至今服务于金二的欢乐组成员,引退后都要给予好的住宅,吃穿不成问题。但是为了保持机密,她们恐怕还得像笼子里的金丝鸟那样度过余生吧。”就这点问题,金玉姬谈到。而不久之后,她的说法得到了证实。

一个礼拜以后的晚上,我正拉着娇蜜张天爱和仙子吕瑶两女在床上颠鸾倒凤,可能是彼此肏惯了有些熟悉,产生了些许审美疲劳,两个嫩屄轮流肏了半天,又让两女低头舔舐吹箫,这第二炮却迟迟打不出来。

正在紧要关头,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完手机后我喜笑颜开。让两女换上性感的绒面细高跟长靴,戴上丝缎长手套,打扮得妖冶性感而诱人。然后骑在张开两条大长腿,露出嫩屄的张天爱张大美女的身上,将大鸡巴插进她殷勤掰开的雌性生殖器里,一边亲着仙子吕瑶的樱桃小嘴儿,一边压着张天爱挺动下身抽送起来,在两女互相呼应着淫荡起伏的叫床声中,终于在校花张天爱的小骚屄里美美打响了第二炮。

第二天的下午,一架飞机轰鸣着平稳降落在江陵机场,我带着辜月琴张萌和汤灿三女等在接机口上,三女中张萌和汤灿抱着鲜花,而辜月琴则举着一个用中文和曹文双语书写的“欢迎”

过了二三十分钟,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率先走出接机口,她身着一套西服套裙,下身的短裙刚刚盖到膝盖,露出穿着肉色丝袜的笔直匀称的小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无带高跟船鞋,整个人既漂亮又显得干练。

见到我们,她笑意吟吟走了过来,向我们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是柳京饭店的金玉姬,大部队在后面,马上就出来了。”

没过多久,一队戴着墨镜,披着风衣,但风姿绰约窈窕动人的美女队伍拖着整齐划一的行李箱走出了接机口,张萌和汤灿连忙上前将鲜花献给当头的两名女人,此时美女嘴中叽里呱啦一大堆,我怎么也听不懂,连忙请在后面张罗的金玉姬过来当翻译,这才弄明白这些人的姓名和身份。

当头的岁数略老的是人民演员金光淑,旁边个子矮小的是人民演员全惠英,然后依次是个子高挑美丽动人的功勋演员李粉姬、李京淑,身材丰满的女中音功勋演员赵锦花,这些都是普天堡电子乐团的台柱。而最后是一名身高172公分左右的时髦靓丽皮肤雪白的烫着短发的大美女,据金玉姬介绍说这是王在山轻音乐团的第一美女功勋演员廉青。

虽然是头次见面,而且新见的这几女也戴着墨镜,半遮半掩之间未揽庐山真面目,但毕竟是搞艺术的美女,还未近身便觉浑身香气扑鼻,且一路走来花容月貌袅袅娜娜的,娇美的脸蛋儿配上矜持的神情优雅的气质,让我不由得心生绮念。只是初来乍到不好表现出来,上前握着几女柔软雪白的手一一握手道:“欢迎,欢迎大家来江陵!希望大家在这里度过一段愉快美好的时光。”

不过在姑娘少妇们整齐的队列中间穿插的一个穿着黑衣,佩戴金大领袖像章的矮个子男人,神神秘秘的他穿着休闲服装挎着一台佳能相机穿梭在队伍中为女孩们拍照,女孩们面对镜头都很高兴,但他的表情始终都很肃穆,似乎是这个队伍的最高领导人。

轮到这个男人时,我笑嘻嘻地问,“说中文吗?”见没反应又换了英语问了句,“Do you speak English?”他看了看我,还是没有什么反映,接着指了指后面的金玉姬,示意她会中文。后来金玉姬在车上才小声告诉我,这是北曹县的特色,国安局的安全人员,名叫朴国学,几乎每个出国的代表团都要跟一个,起监视作用的,而这个朴国学似乎还是个处级干部呢。

这个阴冷的男人加上金玉姬一共八人,考虑到还有些行李啥的,我安排了三辆车接机,新买的奔驰轿车和奔驰商务车,还有胡莉的座驾别克GL8。

大家坐着小车来到了卧龙山庄,这里环境幽雅,绿树草地鲜花美极了。考虑到她们的地位尊贵,我专门安排打扫出来三栋小别墅,金玉姬的安排下,金光淑和全惠英住一栋,李粉姬李京淑一栋,而赵锦花和廉青住一栋,至于那个所谓的指导员,在他的要求下被安排单独住在隔不远处的一个小套间里,虽然没有别墅的奢华和私密的专属露天温泉池,但也算设施齐备条件尚可了。

今天到访江陵的就是鼎鼎大名的金二“欢乐组”成员,而且还是普天堡和王在山乐团的主力歌手,算是曹县县宝级的大美女大才女了。她们算是金二特别中意的女性,在平壤,她们中的每人都拥有标着216(金二生日)特别号码的奔驰280(又名公主车),家人也有幸在平壤居住,同时在金二的安排下,她们几人享受的待遇甚至比曹县总理或部长还好。

一般的欢乐组成员到了25岁以上,通过中央党干部课的介绍与护卫总局军官或曹县有功者结婚并摆脱欢乐组身份,当然还要求对欢乐组须保持高度保密。但这几个显然已经编入另册未经允许不得私自婚嫁。玉姬告诉我,最后出来的那位身高足有172公分的王在山轻音乐团歌手廉青属于鹅蛋脸的美女,据传她先后居然100多次得到金二的个别指导,所以一直未嫁至今。

但这次金二离世,让这几个金二欢乐组的核心成员的地位有些尴尬起来。也许是害怕这些长得祸国殃民的绝色佳人如红颜祸水般坏了金三的名声和统治,在党内高手的建议下,新上台的金三特意指示派这几位欢乐组的老成员到中国旅行以示倍加关心。

不过昔日金二宠爱有加,今日金三也另眼相看,似乎让她们的“傲气”越来越高。据金玉姬讲,上个礼拜搭乘欢乐组的高丽民航特别航班抵达北京以后,迎接她们的是曹县驻华大使等大使馆一等秘书和参赞以上的高层官员,毕竟在她们到来以前,大使就接到了平壤组织指导部书记室发来的一封金三亲笔信。

“送女同志们到国外观光,带她们观光好中国,在中国多呆些日子,并提供好的待遇。金三。”

毕竟是青年大将脑洞党和曹县的实际领导人发来的亲笔信,于是使馆安排这些地位高贵的女士小姐们乘坐大使馆提供的奔驰轿车去了市内,因为有金三的指示,第二天晚上曹县大使馆准备了最高级的宴会,可当天大使馆不少职员感到不满。

因为被金二一直宠着,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她们,吃着大使馆精心准备的食物,当面居然说“这也是让人吃的吗?”大使馆的职员吓得不敢言语,因为不知她们回去后会说些什么话,加上金三指示要让她们在中国多呆些日子,于是联系金玉姬将她们送到了江陵。

过去的岁月里,金二为了强化自身的指导体系和快乐从全国范围内选出美貌、舞蹈和歌唱能力兼备的才女兼美女,把她们沦落为个人的玩偶。虽然赋予她们曹县居民无法拥有的特权和恩惠,但作为个人她们的生活其实凄惨万分。

欢乐组是对金二的历史评价上最为可耻和不道德的行为。金二作为一个人,比其他任何独裁者更受批评的原因就在于这种变态行为。但被淘汰的欢乐组女性饱受各市、道党干部的欺凌。党干部以让她入党为由将其诱奸,公务员以让她进好公司为由将其诱奸,社劳青以帮助她顺利适应单位生活为由将其诱奸。所以青年男子之间流传着“下一个,轮到我啦”这种说法。

金二走了,不需要了,金三送来,不想要了,这样几朵国色天香千娇百媚居然花落江陵,让我不禁有些起了私心,下一个难道轮到我白秋吗?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么一批金二的宠妃绝色佳人既然进了老子的门,见机行事是肯定的,“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是我的一贯原则。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在集体操《阿里郎》公演排练照片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身着曹县陆军军服的女演员们的形象。

表演“集体剑舞”的演员们腰间佩刀,身着齐大腿的超短迷你裙,展示向上踢腿120度的适度舞姿。在做出这一动作的瞬间乍现的内衣,足以会引起观众们的关注。同样,在出演《阿里郎》第1章第4节《握枪阿里郎》中“小鼓队”的女演员们的裙子也一样超短,身着曹县海军军服的姑娘们,也穿着齐大腿的超短迷你裙,敲着小鼓做出非常优美得体的舞蹈表演。

如果考虑曹县政府把迷你裙和牛仔裤等斥为“资本主义生活方式”并彻底禁止的情况,出现在《阿里郎》公演中的上述情形,完全属于破天荒。当然这样的破天荒还有,那就是金二淫靡的私生活。

金二生前拥有多套豪宅,除了位于平壤龙井的官邸以外,在平壤还有另外4处、加上元山、永兴等地的豪华别墅,估计达33处。总面积超过3000万平方米。别墅的面积都有数十万平方米,濒临海边或山边。每处别墅内都设置宴会会场,钓鱼城、马术练习场和猎场,金二在这里可以喝酒、骑马、打猎并观赏并玩弄漂亮的女孩子们。

金二声称自己为祖国和人民日夜操劳,睡眠很少,“我肩负着党和国家的大小诸事,如果我休息一会儿,祖国前进的步伐就会放慢一步,一想这个事实想休息也休息不了。我的休息就是在去现场指导的路上车里眯一会儿,在车里眯一会儿睡得最甜,也是我休息的全部。”

但实际上他最喜好的娱乐就是追求美酒艳女的享乐人生。2001年夏季他访问俄罗斯时,俄国特使普利科夫斯基鲜活地见识了领袖的腐化和堕落。普利科夫斯基每天要花费好几个小时与领袖大聊特聊俄罗斯漂亮女人为什么比例那么高,巴黎的夜总会小姐为什么那么迷人,这些话题领袖似乎了解颇多,而且乐此不疲。在火车上随侍的女服务员个个惊艳绝世,歌声甜美动人。普利科夫斯基相信她们都是职业女演员,被领袖带在身边以供随时享用并“骑乘”。

金二日理万鸡,自然无暇好好休息。他身边乐队的女性成员及舞蹈演员穿着超短裙及无袖衬衣,如果她们表演得好,金二就会赏给她们酒喝,这些女人并未专门受过喝酒的训练,不过倒是接受过为男人提供性服务的训练。

因此,包括金二常常都是醉熏熏地骑乘着这些脱得光溜溜的,姿容惊艳绝世、歌声甜美动人、温柔殷勤主动的美貌职业女演员们春宵整夜缠绵着进入梦乡的,哪里还有时间和心情好好休息呢?

即使在曹县举全国之力的保健医疗机构的昼夜扶持下,金二还是一夜之间驾崩离世,想来于此,也应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