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69章 趁胜追击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69章 趁胜追击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361-402章)作为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结局,也是全文的终结。同好武大折刀一再表示希望有个喜剧或中性的结局,毕竟陪伴白秋十几年。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后,我会在最后给他两个结局。既然人生最后都要离开这个世界,本身已经够悲哀,还是添几丝喜色给白秋一个圆满,让大家高兴一下,其实也未为不可。希望大家继续欣赏和喜欢,最近加快了发文的节奏,从第一次发文开始,迄今拖了十几年接近二十年了,不想再拖下去了。含笑致意

第三百六十九章 趁胜追击

我把这几天的游览变成了性爱之旅,增加了老孙补药的服用剂量,肉棒几乎随时保持在勃起状态。同时我就只在外面穿着一条运动短裤,廉青每日服用的淫凤丸已经是鲜红的艳凤丸级别了,饮用水里还被我下了催淫春药外,也是裙子恤衫内里完全真空,随时脸色潮红媚眼狂飘,专业女演员帝王贵妃级别的她,抛过来的媚眼儿杀伤力几乎是核弹级别的,轻轻一瞥便钩得老子心慌屌胀的,兴致一来我就拉着春心萌动的绝色女演员高挑的情妇廉青,到无人地方交尾一番以互相慰籍。

“好舒服!”廉青见我内射以后鸡巴疲软了,甩了甩屁股,拿出纸巾在浪屄上擦拭了一下,上面有一些粘稠的淫液。

“廉青我儿!咱们接着肏屄!”我又挺着坚硬的肉棒走了过来。“你没个完啊!找个地方,没人的地方。”廉青没有理会我,放下裙子,从石块上下来向山上走去。

半山腰有个水潭,边上有两块相邻的巨石,中间有将近一米的距离。我和廉青走到这里,又开始了第三次的做爱,站在缝隙之中,把肉棒插进浪屄,两人的耻骨紧紧贴在一起。石壁非常的光滑干净,我们的上身正好靠在上面。

“廉青,这几天玩得高兴吗?”我没有抽插肉棒,而是仔细的感受情妇浪屄的紧凑和温热。一手扶着石壁一手握着廉青丰满的奶子,时停时续的轻轻搓揉。

“有啥高兴的!一天到晚让你玩弄,你哪天不肏我几回能安静得了?”廉青白了我一眼,甩了一下俏丽的短发。

“谁让你小屄这么紧,屁股这么翘,奶子这么圆!我要是不多肏几次还是男人吗?”我连比带划地说着,揪着廉青挺立的奶头拽了拽。

“我长成这样,难道是让你糟蹋的?”廉青一把将我的手打开。“别生气嘛,开个玩笑!都怪我还不行吗?”看到情妇有些生气,我连忙道歉。站直身子把廉青搂在怀里,双手按在她柔软细腻的屁股上压了压。让自己的肉棒在情妇浪屄中更深入一些。

“咱们什么时候回去?”感到我的龟头已经顶在自己的屄心子上,廉青略微挣扎了一下。“再多玩两天吧!”我在廉青耳边轻轻细语。

“你就不能安安稳稳的说会话吗?这几天还没有玩够吗?”廉青想制止住我的肏干。“有你陪着怎么会够呢?真想一直这样下去!这两天有老朴跟着碍手碍脚的!对了,昨晚他和你跳舞时老实吗。”我轻轻旋转屁股,用龟头抵在情妇的屄心子碾磨。“想到哪里去了!谁和你一样!人家老朴可是正经人,而且他有金玉姬,听说两人以前关系就不一般。”廉青白了我一眼。

“我怎么样了?”我继续扭转肉棒,一脸坏笑的看着情妇。“还能怎么!一直用这狗东西在人家下面蹭来蹭去!”廉青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谁让你那天打扮的那么漂亮!老朴那小子和你跳舞的时候,我恨不得把他的蛋子子给揍出来!”一想到美艳迷人风情万千的情妇廉青被那阴冷的老朴搂着跳舞,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抱住情妇的屁股又是几下猛肏。没办法大家一起去舞厅休闲,当时也是为了玩得高兴。

“老朴一直很守本分。倒是你和金玉姬跳舞时搂得那么紧!你是不是贼喊捉贼啊?”廉青的神色透出一丝怀疑。“那不是和你跳舞时养成的习惯吗?”我打了个“哈哈”,停止了肉棒的挺动,廉青个子高,人又漂亮风骚,搂着穿着丝袜高跟鞋的她边跳舞边肏屄真的是一种享受。

“不见得吧!金玉姬现在虽然徐娘半老,但也风韵犹存,你们跳着跳着怎么不见影了!”“她说……舞池里太闹了……我陪她出去透了透气!”

“哈哈!说漏嘴了吧!当时金玉姬一从外面回来,走路的姿势便有些不自然,还说不舒服急着回去休息。现在看是舒服过头了!”“舒服个啥!”“快说说你们是怎么搞的?”廉青来了兴趣。

“都过去了,别提了!”我有些支支吾吾。“快说嘛?我想知道!”廉青收缩了一下屄缝,夹了一下我的肉棒。“就是找了一个没人的包间!”“你们是谁主动的?”“谁也没有刻意的主动,一切都很自然!”

“玉姬的身材怎么样?”“到底是上了年纪,皮肤都松弛了!”“屄缝还紧吗?”“这些我倒没注意,只是觉得湿答答热呼呼的。”“你们做了多长时间?”“也就十来分钟!或许是她和老朴肏屄时清风细雨惯了。我刚肏了没多久,她就嚷嚷着肚子疼。看她真的是被我捅得受不了,只好半途收工了!”

“原来是邪火没有泄出来!怪不得他们一走,你就搂着我跳舞。还掀起我的裙子扒开内裤,把肉棒往人家屄里塞,也不管舞池里有那么多人!”“那是黑灯时间,就是为了干这事设计的。”“和我们曹县比起来,中国可真够乱的,你也真大胆!就在人家老朴的眼皮底下,把玉姬不声不响地肏了!要是他知道了,非一顿打死你不可!”廉青在我胸前打了两下。

“这叫艺高胆大!”我“哈哈”一笑,圈起手指弹了一下情妇的奶头。“是叫艺高人胆大的,你整天往我身上爬,又不戴套子,就这么直愣愣往我屄里射精,真要是有了孩子,不知道老朴和玉姬向上面该怎么交代?”“那该怎么办?”想到这个问题,我也有些头疼。

“你说该怎么办?”廉青的神色有些暗淡。“除非从今以后你别碰我!”“那我以后肏你的屄时,穿上袜子戴上套行吗?”要是就此放弃如此美艳的情妇,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廉青没有说话一把推开我,穿好衣服来到水潭边开始洗脸。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男人的克星,销魂的尤物。”看着廉青挺翘雪白的屁股消失在蓬蓬裙下,我捋了一下粗硬的肉棒小声的自言自语。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俯瞰下面山峦起伏郁郁葱葱。松涛袭来清爽宜人,远眺前方隐隐看到玉丘山的主峰。廉青此时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我倒是大喊了几声。一把抱起廉青将她放在一块平坦的巨石上,几下就把两人碍事的衣服扒开。扶着坚挺的肉棒一下肏进廉青的浪屄,趴在她晶莹剔透的玉体上猛烈肏干起来。

在山顶上把情妇好好肏一次,这是我在刚进山时制订的计划。廉青没有反抗也没有配合无声在躺在石块上,任由我在自己浪屄里抽插,并搓揉自己的奶子。

我不禁赞叹情妇的肉体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尤其是胯间的小浪屄,一动不动就能让自己欲仙欲死。十来分钟后我的腰眼一麻,一股精液今天第三次射进情妇浪屄深处。

“行了吧!快起来!”感到屄缝的肉棒消停下来,廉青推了推我声音还是不温不火。“别急,再说会话嘛!”我抽出肉棒坐到石块上,把廉青搂到胸前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然后又把还有些坚挺的肉棒插进廉青的屄缝。廉青还是一声不吭,一起欣赏起远处的景色,没有再搭理我。

我轻声细语地哄着情妇,同时温柔的在廉青奶子和小腹上抚摸。我有着绝佳的口才,不一会就看到廉青的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敏锐的感到情妇的屄缝轻轻收缩了一下,我心中大喜开始了无声息的挺动肉棒。

离开了熟悉的环境,我变得非常疯狂和轻浮,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刚硬与威严。现在的我像一个热恋中的小伙子,冲动异常又十分敏感。我非常喜欢这种在陌生环境中的改变,希望在这里尽可能多呆一段时间。

“白秋!天色不早了,咱们快回去吧!”两人嬉闹了一会,廉青把我从自己奶子上推开。“再玩一会!”我站起来抖了抖重新坚挺的肉棒,老孙壮阳大补药的效果让我非常满意。同时庆幸为了此次吴洲村之行,出发时多带了几盒。

“怎么还不老实啊!”廉青娇媚的瞄了我一眼,在我粗大的肉棒上拍了一下。“看到你,就想干那个呢!”敏感的肉棒被情妇温润的小手拂过,我的肉棒有涨了一圈更硬了。

我从背后的旅行包取出矿泉水递给廉青,又出了一身汗的廉青真的有些口渴,接过来连喝了好几口,没有在意也懒得理会,我的手又在开始自己性感的肉体上游走。

“行了吧?咱们继续赶路!”休息了一会看到情妇恢复了不少体力,好不容易摆脱了在自己浪屄里抽插的肉棒,廉青重新整理衣裙迈开脚步。

但没走两步,不禁有些疑惑最近身体是怎么了,才休息了这么一会,屄缝又开始湿润骚痒起来了……

拍了拍情妇廉青挺翘白嫩的屁股,我感觉这次吴洲之行对我来说,真的是一次性感梦幻之旅啊!

自从廉青被我玩到手以后,有这么个高挑美艳的女人在身边当极品肉花瓶肉便器供我随时肏干,自然是淫欲勃发不时肏弄爽屌不已,内需满足之后,人自然就有了一些收敛。

但久而久之,天天睡廉青骑这个专业女演员帝皇贵妃级别的大美女,也有了些审美疲劳,除了拉上廉青和以往后宫中的女人一锅烩连床肏寻求些变态的刺激以外,我色迷迷的目光又盯上了曹县歌舞团的其余几大美女。

虽然卧龙山庄有朴国学坐镇,有柳京饭店派来的厨师负责后勤饮食,金玉姬每周过来两三次给几个女孩子上汉语课,加上我这边的贴补资助不断,几个女孩子上午训练下午健身,每到周末还有舞会和节目表演,时不时还组织大家上街购物出外游玩,表面上风平浪静的。但安稳时间不长,仅有的两个男人又露出了本性,不断地搞小动作。我和廉青已经公开姘居,而朴国学和金玉姬摸手摸脚的暧昧关系似乎也渐渐浮出水面,加上曹县国内当时已经开始内乱,形势复杂混乱,李京淑等几女对国家的政策和今后自己的将来摸不清路数,大家心情多少有些郁闷,随时保持谨慎。

这些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我寻欢作乐的心思,下一个目标就是清纯娇美的名叫李粉姬的女孩,粉姬今年二十三四岁,是平壤音乐舞蹈大学出身的。俗语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更何况进艺术院校的女孩子又经过了层层选拔,最后能进到曹县最高级别的演出团体,得到金二的宠信,这身材、模样肯定没得挑。尤其她那一双水灵灵的会说话的大眼非常喜人,是一个招人喜欢的美丽姑娘。

粉姬天真纯洁,心性浪漫,把人世看的还很简单,不知人心险恶。和廉青她们相比,岁数最小的李粉姬演技尚未成熟,舞台经验也少些,但我看中了她,经常在周末歌舞表演中让她登台唱歌,同时下来以后搂着她跳舞,还叫廉青专门辅导她汉语,我也亲自辅导这两个漂亮女孩子的功课,加上平日里小恩小惠滋润着,对此,她还是比较感激的。

我这种作法其余几女很有看法,歌舞演技成熟的老演员我不用,却把一个小丫头捧上天,影响到了演出效果,但有我做主别人也没办法。

自从歌舞团女演员进驻卧龙山庄以来,我作为最大的金主本性难改,慢慢露出了本相。做事以我为中心,你不服服贴贴我就叫你靠边,我知道这些女演员一生最看重的就是歌舞,谁不愿意在舞台当主角台柱露露脸,可我就用这点拿捏金光淑李京淑她们,你们不服我、就别想称心如意。

我在卧龙山庄这块现在是大权在握横行天下,按我的这一套卧龙的工作越搞越乱,阴冷的朴国学并不多言多语,金玉姬也仰我鼻息更不可能说什么,两个副职形同虚设,任我横行霸道。以至于廉青和我勾搭上以后,先还有两句闲言碎语,后来大家都明哲保身违恐哪一句说漏了嘴被打成异类赶出卧龙山庄后前途未卜,个个少言寡语不好管事。毕竟,自从她们来到江陵已经小半年了,曹县那边像忘了一样,没有一丝一毫让他们回去的意思。

天龙进展虽然顺利,但上市的事情却颇费周折,和保荐的证券公司恶斗了一个多月以后,我有些心烦意乱,于是晚上叫上粉姬一起外边吃饭,想带她出来解闷,消除下心中的烦躁。

粉姬并不了解我的为人,她涉世不深看不透人世险恶,作为年轻貌美的青春女孩子,很高兴能被我选中外出就餐,尤其近来在卧龙得到我的重视心里很美,现在团里的女演员除了廉青,哪个能和自己比。她除了唱歌跳舞以外甚至担任了报幕员的角色,这一般是团里最漂亮的女孩子如廉青和李京淑才有资格享受的待遇,因此她非常得意。

她的未来,她的前途就在我身上,今天我招呼她一块出去吃饭,她爽快的答应了,并刻意的打扮了一下自己、穿了一套漂亮的衣裳。

将车停在卧龙山庄的大门口,见到李粉姬袅袅娜娜地走过来,我突然眼睛一亮,大约二十左右岁的年纪的粉姬,烫发披肩,皮肤白嫩,大眼小嘴,脖颈间扎一条艳丽的丝巾,上身是一件白色雪纺无袖套头衫,下身穿着紧身牛仔裤、白色棉短袜和白色的袢带高跟鞋,把两条美腿显得更加修长性感。

以前只觉得这个粉姬歌甜人美,但没想到打扮出来如此青春漂亮,我色心顿起欲火难耐,心里马上有了恶毒的主意,筹划着今晚得找个机会把她摁翻上车肏屄爽射一把了账。

直接把粉姬带到凌江阁四楼包间里,廉青早已按我的吩咐叫了一桌子的菜,笑盈盈等着我们。成天和我混成一堆,廉青现在汉语流利多了,表达比较复杂时,有她帮忙翻译一下,我们三人之间的交流便更加没有障碍。

见到自己的曹县姐妹也在一起,粉姬显得非常高兴,大大方方和我们喝起酒来,她本心就想哄我高兴,算是对我培养自己的感谢,可玉壶春酒两怀下肚她的话就有点乱了。我心里有事本来是想带她出来吃饭解个闷、看粉姬这样,心里反到有了想法,对身边的廉青一个眼色,她也顿时心领神会。

在向女人献殷勤取悦女人欢心上我还是有一套办法的,心想既开心就开到家,一会叫你知道我的厉害。有了坏念头就向粉姬大献殷勤,不停的往她碗里夹菜,又极力的劝酒。

看看差不多了,我又让旁边伺候的长发杨幂打开专业的卡拉OK设备,让廉青献唱,然后拉着粉姬跳舞,还不停夸她脸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唱得也好,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粉姬被哄着跳了几曲又唱了两首歌,中国话说不好,被连灌了几杯春酒下肚以后后劲一发,小姑娘就飘飘然了,只觉得两腿发飘、脚底发软、象踩在棉花堆上一样,几次瘫倒在我的身上,迷糊之间被我搂着上上下下大吃了一番豆腐。

李粉姬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包间,糊里糊涂地被我和廉青左右架进了豪华的私密总统套间里,扶她躺在那张雪白的大床上,廉青和跟在后面的杨幂乖巧地将房门反锁好,拉好窗帘。

我走到床前,嘴角发出咛笑,开始动手脱迷迷糊糊趴伏在床上粉姬的衣裳,我边脱粉姬的衣服边欣赏这个娇娇的嫩嫩的小美人,我脱悼了她的套头衫、然后扒了两只高跟鞋伸手解开她的腰带往下扒她的牛仔裤。

粉姬迷迷糊糊觉的身上发冷、她用劲睁眼看到我正往下扒她的裤子,她吓坏了、赶紧用双手去抓,可那敌的过我的力气大,掰开她的手一下子把那条石磨蓝紧身牛仔裤给扒了下来,又一把撕下了她的小裤衩。小姑娘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我开始慢慢的玩弄这个刚到手还冒着热气的小娇娘。

她想挣扎,可是酒劲作怪她浑身发软没有力气,眼睁睁看我将失落在地上的那双白色袢带高跟鞋给自己穿上,她不明白也不敢喊、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旁边的廉青和杨幂见我将床上的粉姬给剥光后,仅仅留下脖颈间的艳丽纱巾,还有白色棉短袜和白色的袢带高跟鞋,心知肚明我要干什么,不想当灯泡的她们钻进里间偷偷溜掉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粉姬从昏迷中醒来,她放弃了所有的反抗,事实上,她早就连半点的反抗能力也没有了。

我对粉姬有一份难言的感受,初次见到女歌手李粉姬,就发现平平的脸蛋儿不怎么上镜,即使见到真人活物也似乎并不是特别漂亮,但她独特优雅的气质,还有出众的清纯美丽,实在是个极为耐看的女人。她的容貌、她的身材,都是那么完美,那么无可挑剔,更主要的是她那种与一般美女不同的气质,似乎是幽谷中的兰花,空灵、高雅,那种不带一丝尘世俗气的气质,令我不止一次地怦然心动,幻想着能够把她收入囊中占为己有!

而现在,这个有着清纯、高雅气质的大美女,在其他人眼里,神圣不可侵犯的帝王妃子专业女演员女歌手,就这么赤身光腚、活生生地跪趴在自己的胯下,任凭自己随意地玩弄!

“老子想上的女人,就没有能跑得了的。”我粗暴地看着面前这个有些屈服的李粉姬,越想越是得意。突然,我把大肉棒一挺,同时伸手拽住她的头发,用力向上一扯,女歌手被迫从床上坐起身子,男人的手用力一捏她的下巴,女歌手立刻”啊”的一声张开了性感的小嘴,”扑”,男人鼓筋爆胀臭烘烘的大鸡巴一下子戳进了女歌手的嘴里!

大美女李粉姬做梦也没有想到,身为演员气质高雅的自己,居然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上面的小嘴就被人家的大鸡巴给活生生肏干上了一个满嘴儿!

可这一切都是活生生的事实,此时此刻,只见我把李粉姬的头按在两腿间,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那支臭烘烘湿淋淋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嘴里尽情抽插着,时不时直抵喉咙深处,噎得她口水鼻涕直流,两眼直冒金星!

女歌手的嘴被男人的肉棒胀的满满的,想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满意地低下头,看着李粉姬紧颦着眉头,白皙的脸上泛起一抹晕红,她的小嘴被迫张得大大的,在她红嫩的嘴唇里面快速进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紫红色的阳具和李粉姬白嫩娇美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只觉得自己的大鸡巴被李粉姬温热的小嘴紧紧包住,里面又湿润又光滑,比在美女阴道里抽插更有一番直观的心理上满足感。

“粉姬,真她妈的够爽啊!怎么样,舒服不?”看着李粉姬的小嘴挨肏被干时,面部绝望的表情,我仍然毫不客气的侮辱着她。嘴里插着大鸡巴的李粉姬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悲鸣,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向上望着男人,用温顺乞求的目光告诉人家:“服了,早就让你给干服了。”

这样象肏屄一样尽兴地猛肏了女歌手性感诱人的小嘴几百下之后,终于快感到极点,一泻如注,李粉姬想躲避,可头部被我牢牢地控制着,根本无法移动。可怜的女歌手,只好乖乖地任凭男人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进自己的嘴里!

射了精的我,丝毫也不疲倦,鸡巴继续在李粉姬的嘴里抽送着,使李粉姬根本没有机会吐出口中的精液,最后,不得不随着男人的抽送,把精液几乎是一滴不剩地吞咽了下去!

抽了一支烟,歇了一阵子,我冲进卫生间里将正在洗漱的李粉姬又抓了回来扔在大床上,夹着她的美人儿臻首,一边和我亲嘴,一边用小手替我撸鸡巴,粉姬看来训练有素,老实动作之下,很快就让我的鸡巴再次雄起!

自行撸弄着硬挺地大鸡巴,走到粉姬身后。向后一拉姑娘的头发,“李粉姬我的大美女,好好看着秋哥哥是怎么肏你的。”

由于害羞,粉姬一直低垂着头,不肯看镜子里的自己,现在不得不仰起脸来。“天那!男人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象一杆笔直的长枪一样耀武扬威地悬在自己高翘地臀峰上面,难道,难道自己这样,这样又要被他,被他给干了?他的那东西怎么那么大呀!”粉姬又羞又怕,娇躯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用大鸡巴抽打着姑娘白嫩的屁股,发出“啪啪”的肉响,“大白屁股,看着就她妈的想肏!”“不,白总,求求你,不要啊,不要……”粉姬无助地哀求着。

在姑娘可怜巴巴的哀求声中,男人粗暴地踢开姑娘的双腿,大鸡巴毫不客气的顶在她门户大开的肉屄上。当鸡巴头子接触肉瓣的一刹那,姑娘的身子象触电一样的剧烈颤抖了一下。

“看来你还真她妈挺纯的!”

对于粉姬那种少经人事的羞涩和敏感,我感到非常满意受用,并不急着肏屄,反正现在高撅在胯下的两瓣大白屁股中间夹着的漂亮女歌手的嫩屄是属于自己的,自己想什么时候插进去,就什么时候插进去!想怎么肏,就怎么肏!

“我的清纯玉女,老子马上就把你玩成一个小荡妇!”说着,鸡巴头子在粉姬的肉屄口徐徐磨擦挑逗。姑娘的肉屄被大鸡巴刺激得又麻又痒,“啊,不,不要……”,她难过地说着中国话哀求着,娇喘着,呻吟着。旁边梳妆台上大镜子里那张俊俏的小脸红扑扑的,泛着春情,屄里涌出的淫水把鸡巴头子都弄湿了。

我知道到了征服胯下美女的最佳时机,双手卡住粉姬的小蛮腰,让她下体丝毫不能动弹,大鸡巴缓缓向前挺进。

“啊,疼…求求你白总,不要…饶了我吧…不要…疼,求求你……”在姑娘嫩声细语娇滴滴的乞求讨饶声中,又粗又硬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肏开肉屄口的两片肉瓣,强行插了进去,大美女的小嫩屄被大鸡巴肏得就象一朵初绽的蓓蕾一样,立时缓缓绽放开来,很快,男人的整根大鸡巴就一分不留的完全占领了姑娘的肉穴,紧窄的美女嫩屄温柔地裹着男人的鸡巴,令我感到无比的舒爽惬意。

“肏你妈的,都插进去了,还说不要。”我羞辱着粉姬,开始舒舒服服一下一下地肏肉屄,发泄我的兽欲。粉姬虽是少经人事的美女,她感到下身火辣辣的疼、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但在挨干之前,就已经被我玩得春情萌动,淫水长流,在大美女李粉姬的潜意识中,被男人肏,只是早晚的事了。没多久,身心俱疲的大美女粉姬被我来来回回几下子渐渐肏出了性快感,她本能地前后晃动着身体,配合男人的抽插,同时嘴里也忍不住发出“咿咿呀呀”性感的呻吟。

在歌舞团里姿色排名第三的大美女歌手李粉姬,直被我这个流氓头子干得花凋叶凌、欲仙欲死!在男人的淫威之下,她温顺得象一只小绵羊一样,乖乖地,任凭我变换着各种姿势,把鸡巴插进自己的体内,她已经由最初的被迫,变成心甘情愿地雌伏在我的胯下……

我不愧为玩弄女性的老手,一番贴身肉搏舞弄下来,片刻之间便将这个昔日一身娇气的高贵女歌手,整制得老老实实、服服帖帖,一点脾气也没有!

在粉姬娇滴滴的浪叫声中,我愈发兴奋,大肉棒越插越快,动作越来越猛!“怎么样大美女,老子肏得你舒不舒服?”我边干边问。…………

“你妈了屄的,说话!”“啊,舒,舒服,好,好舒服……”强烈的性快感刺激得粉姬已经暂时忘记了自己是在被人家强奸。

“喜不喜欢让老子肏你?”“喜,喜欢。”“说肏我,好好求求老子,今天老子让你爽个够!”我得意地调教着雌伏在胯下的美女,也不管她能否听懂。

见粉姬一个劲的呻吟,却不肯说出更下贱淫荡的话。“肏你妈的小浪货,屄里夹着老子的鸡巴还他妈的装清高是不?今天非肏死你不可!”我嘴里骂着,双手用力卡住姑娘的纤腰,下身一阵大力狂插!

可怜二十四五的专业女演员绝色大美女粉姬,光光溜溜又白又嫩的祼体被我肏得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般摇摆不定,瀑布般的长发在空中飞舞飘散,不时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胸前垂吊的两团坚挺饱胀的大奶子,剧烈地晃来荡去,男人的下腹狠狠地撞击着大美女高翘地丰臀,肉体撞击啪啪的脆响声中,姑娘的大白腚上又肥又嫩的白肉被干得“突突”乱颤,荡漾起阵阵白花花诱人的肉浪。

我每次都把鸡巴完全抽出粉姬体外,然后猛然大力一枪到底,多日未动刚被启封的小嫩屄就这样被男人又粗又长的大硬鸡巴一次又一次狠狠地肏开插入,那原本还在茵茵芳草掩盖下羞答答夹得紧紧的肉瓣此时被肏得花开蕊吐,蜜汁四溢,“咕叽,扑噗”的肏屄声和粉姬婉转娇啼的叫床声仿佛在为男人肏屄助兴一般的交织在一起,刺激得我插进姑娘肉屄里的大鸡巴更硬更挺!

“啊…轻点…啊…求你白总…轻一点…啊…服你了……”姑娘被干得不住的叫饶。“贱屄,快求老子用大鸡巴肏你!”我命令道。…………

“快说!肏你妈的!FUCK ME!”“啊,FUCK ME!FUCK ME!……啊,FUCK ME!FUCK ME!…”粉姬终于还是被我肏得带着哭腔不能自制的浪叫出来。

粉姬是学音乐的,嗓音本来就清脆动听,此时被占有的肉体和已经屈服的心理在男人淫威的摧逼下,激发出最原始的冲动,她娇滴滴“大鸡巴,FUCK ME!”的嫩细叫春声,简直成了男人肏她最好的伴奏音乐,说不出的刺激诱人。

撅着大白屁股,又被人家从后面狠狠地肏了十几分钟,粉姬到达了近一两年来的第一次性高潮,与此同时我也在姑娘嫩声娇啼中兴奋到了极点,一股股滚汤的阳精象子弹一样射进大美女李粉姬的屄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