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70章 逐个击破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70章 逐个击破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361-402章)作为天地之间的最后一部,可以看到白秋的结局,也是全文的终结。希望大家继续欣赏和喜欢,最近加快了发文的节奏,从第一次发文开始,迄今拖了十几年接近二十年了,不想再拖下去了。含笑致意

第三百七十章 逐个击破

肏了粉姬以后,我本想干了这个漂亮女孩子爽一爽过过瘾也就算了,但从我剥光了粉姬的那刻起,就突然改变了主意,这个美女歌手的身子实在是太美太诱人了,长腿粉屄,翘臀丰乳,既有大美女的清纯,又有少妇的丰韵。再配上那张白嫩漂亮的瓜子脸,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

毫不费力就享用了这朵含苞待放的大美女,她那长满黑毛又紧又窄的粉嫩肉屄以及挨肏时婉转承欢的嫩声浪叫都让我倍感受用。当确定她还是个少经人事的清纯大美女时,我更是兴奋,暗生邪念一定要长期占有这姑娘美丽的胴体。

从此,这个千娇百媚的李粉姬失身以后便成了我性发泄的对象。由于李粉姬平时是和李京淑住在一起的,李京淑大美女对我有些退避三舍拒之门外,为了方便玩弄粉姬这个小美女,我在卧龙山庄又给自己弄了一个房间出来,外面是办公室里面则藏有一个卧室,每次到卧龙以后便叫李粉姬到我的办公室兼宿舍里来进行所谓个别谈话。

哪里是谈什么话,每次到了我的办公室,我都用最好听的语言哄骗她,对粉姬动手动脚,看准时机便对她下手,一旦扒光她的衣服特别是裤子裙子啥的,这样光着腚的大姑娘便逃无可逃,关起门来只有任我鱼肉随我作贱,口交性交有时还玩些乳交肛交啥的,每次都要上上下下折腾很长时间,少经人事的粉姬被我一顿猛操作,还真有些吃不消。

想躲我,可又不敢不来。她最怕自己怀孕,那可太丢人了,到后来甚至有了想嫁给我的念头,因为要满足我的欲望,她回到住处便很晚,有时甚至被逼着包夜陪我睡通宵,直到第二天清晨,被整整玩弄肏了一夜的她才一瘸一拐地走回去。先李京淑啥的盘问几句,粉姬还违心的找些理由来搪塞。后来见她早上才回来,京淑也不问了,只是脸上露出些许鄙视和不屑。

我频繁地叫粉姬到我的办公室来,最后为了方便与粉姬幽会,我干脆通过金玉姬把她调整安排和廉青住进同一间别墅里,廉青住二楼的大卧室,她则住二楼的小卧室,这样粉姬可以避开京淑那敌视目光的折磨。虽然一楼还住了名丰腴熟妇女中音赵锦花,但她表面看起来非常懂事,对我们花天酒地胡作非为见惯不怪,睁只眼闭只眼的。

这样下来我更加无法无天,只要有想法了就上二楼去找姐俩谈心,探讨下她们身上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扒光研究下两名大美女的雌性生殖器啥的,想进哪间就进哪间,想睡哪个就睡哪个,甚至有时拉到一块儿,就一铺盖盖了两名美女一块儿歇了。

但这样一来,我和粉姬的事便成了公开的秘密,我从粉姬身上得到了快活,我也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她很温顺、对我的要求从不反抗,使我身心都能得到满足,而且每次都有很好的肉体快感。

我觉得女人就应当像粉姬这样,男人体内积聚的能量通过女人才可以得到渲泻。这种渲泻可以使男人心情舒畅,精神振奋。粉姬的温顺、粉姬苗条柔软的身体使我的性欲得到了充分的释放,我感到很满足。我看得出她有时不高兴但仍自己忍住,尽力满足我的各种要求,这一点很叫我感动。美艳热辣的廉青就像一道红烧肉浑厚解馋,而清纯美丽的粉姬则像一道开水白菜清新隽永,各有各的味道,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我觉得两女可谓各擅胜场,玩小老婆当然可以左拥右抱,但实在要说起娶老婆的话,感觉还是粉姬更好些。

地下的金二哪里知道,他还没走几天,珍如拱璧的这些宝贝情妇女朋友中,出了名俊俏的短发廉青和清纯的长发粉姬就被我先后扒得光光溜溜,就象一对刚结婚的小媳妇一样千娇百媚地让男人骑在胯下,用雪白性感的肉体双双把我伺候得舒舒服服。

一两个礼拜之间,他的女朋友就被我先后肏媾,而且很快就一起陪我同床共枕,两女的嘴、屄、屁眼儿无一幸免的让我肏了个够,不仅廉青被肏得服服帖帖的,粉姬也心甘情愿地成了我的侍寝性奴。

我对粉姬得手后欲望更加膨胀,看准机会想把卧龙山庄里面几个长相好一点的大姑娘小媳妇儿都给奸污了。我每奸污一个女孩儿就增加想再占另一个女人的贼心,姑娘们碍于自己的名声,碍于我的权势和狠毒谁也不敢说出来。

最近我又惦记上了赵锦花,她虽是个女中音歌手,身材丰腴了些,可她艳美的脸蛋儿、丰腴的仪态、得体的谈吐却别有一翻风昧,叫人心耐难忍。这样的女人可不是个小女孩好糊弄,得下点功夫才能把她搞到手,我暗自考察了她很长一段时间……

这天我带着粉姬出外视察,她有两个好处让我特别欣赏,也因此特别喜欢带上她一起出行。第一由于汉语不太好,说话少,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的。第二则是对金钱的物欲没有那么渴望,少了物质感,而是让我更多体会到她的纯洁和可爱的一面。

我们接连走了几个地方,在外面吃完晚饭后我让甘婷婷将车开到飞龙厂,让粉姬陪我一起上到厂部小楼的办公室里。

天已经很黑了,整个厂区人们都已经下班,一点动静也没有,进屋后我便发狂地在粉姬身上折腾了好长时间,累得浑身发软,出了不少躁汗,然后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闭着眼回味着刚才那快活的滋味。

粉姬把头枕在我的胸前侧身躺着,她也很累,我那猛烈的翻来覆去的折腾叫她真有些承受不住。她听见我喘着粗气,心脏咚咚地跳得很快。她用手抚摸着这个男人的身体,用女人的温柔安抚着这个男人。她渐渐地适应了我每次的渲泻,而且恐惧与疼痛逐渐消失。她与中国许多的女人一样,一旦身子被那个男人占有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属于我了,就会把自己的一切献给我,把自己的命运与这个男人紧紧连在一起。

对身边的这个男人她心里很矛盾,我能为她自己的生存发展创造最好的条件,使自己能有条件资助并改善远在曹县的父母的生活,这点是她非常渴求的。我的像貌也还不错,高高的个儿,白净脸庞,很有男人味,而且近来对她也不错。

粉姬感到不安的是我的一些作为叫她琢磨不透,而且对我的一些行为感到不可理解,甚至愤恨。她看不透我内心想些什么,我除了需要她的时候会表现的十分亲热,很少对她谈及其它的事,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了,从未听到我的真心话,她不会问也不敢问我。

她现在依靠我又觉得不安稳,想离开我又已经失身给我,一个失了身的女人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摆脱我谁还能要自己?如有可能最好与我结婚,和我建立一种真正的夫妻关系,别发生什么变故,是她目前唯一的想法。但是,有这种可能吗?她时常反问自己,面对熟悉的舞台,她曾经很有自信,但面对这个异国的恋人或者说男友,她完全不了解,感觉非常缺乏自信。

她也耳闻一些人对我的议论,她知道我在李京淑、金光淑和全惠英的眼里简直是个十恶不赦的流氓大坏蛋,甚至平日里言语不多的赵锦花暗中坚决和京淑她们站在一起,而她和廉青则作为我这个奸夫的一对姘头,成为被孤立冷落的目标,这点叫她很难过。

她有时也懊悔自己太软弱,太爱虚荣,没想到自己很快失了身。可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我用手抚摩着粉姬的身体轻声的问她:“粉姬,我这个人好吗?”“好”“你喜欢我吗?”“喜欢,怎么会不喜欢?不喜欢我能这么陪你吗?”“粉姬、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越来越离不开你了。”这么长时间来,她第一次听到我说出这样的柔情爱语。

“粉姬,我有时候感到很孤独,好像这个世界与我格格不入,所有的人都抛弃了我,我好累。只有和你在一块才感到心里踏实。我有时候会让你失望,请你理解。”粉姬看到了我懦弱的一面,我也需要女人的关爱。她侧过脸、在我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温情地说:“你放心白秋哥,我永远是你的,我会尽一个女人的心来照顾你,让你享受到男人应当享受的一切。”

我们俩拥抱在一块,粉姬兴奋地发出呻吟。一直玩到夜里的11点,粉姬穿好衣服和我上了车,往卧龙山庄开去。在车上我对她说,“粉姬,我想问你点儿事情!”粉姬看着我问:“什么事?”“你觉得赵锦花怎么样?老实吗?”听我这么问,粉姬似乎察觉到什么,低头不语。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赵锦花这个坏分子至今也不老实,总是蠢蠢欲动,闹得卧龙山庄里李京淑等一帮人和我捣乱。你和廉青跟我有这么些日子了,她们却不甘心,总想搞动作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这种人非得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制服了赵锦花可以使卧龙平静很多,也可以使我们过上安稳的日子。”

粉姬疑惑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交给她一个袋子,里面有十来个小袋子,用很严肃的口气给她说:“这次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你要利用机会接近赵锦花,每天在她喝的水或牛奶里下一包这个,然后观察她的习性和反应,发现有什么问题及时汇报给我,你就完成任务了。”“白秋哥,这是什么呢?”“吃了就想男人的药,哈哈!哈哈!”

“可卧龙山庄里面除了你和老朴以外没有男人啊,而且锦花特讨厌你们两个,白秋哥,你这不是害人吗?”粉姬听到这心里一惊,她望着我迟疑地说:“这不大好吧?再说……”她的话被我打断。“这是政治斗争,是革命斗争的策略,锦花是阶级敌人,和敌人斗争当然要采取各种策略,不能心慈手软。粉姬,你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这也是对你的考验。”

粉姬没有说话,这种事她可没干过。可她对锦花充满了好奇心,也想和她接触接触,可一直没有机会,再说我也不允许。既然我这么讲,倒也不访试试……

赵锦花人长得丰腴骚美,和娇美柔媚的京淑粉姬不同,和俏丽美艳的廉青也有区别,身材极为诱人,大眼高鼻大脸大嘴大奶大屁股,白净的皮肤一头长发,她的嗓音很好,唱歌说话都很好听,尤其她说话时不紧不慢地,叫人听着非常舒服。

我安排粉姬给她下药是另有目地,一个长期没有男人眷顾的女人肯定感到孤独,春心萌动一碰就流水的熟桃子赵锦花一旦落入我的手中,就肯定能从她的肉体上得到比投入多十倍的回报。

这段时间我常往廉青她们住的别墅跑,除了玩弄楼上的两女以外,也想从楼下的赵锦花身上得到点收获。表面上我也很照顾这个并不在明面里反对我的赵锦花,她因为得到了我的照顾也不好过份冷淡我。

每次到廉青她们住的别墅,我都会先到赵锦花的房间里坐一会儿,扯南山道北斗地东拉西扯的说些不着边的话。有时候我会提出要求,请赵锦花弹段钢琴,唱歌或者跳个舞给我看,欣赏完后我马上会赞不绝口,然后忍着被这个骚美少妇挑逗起来的一肚子的欲火,找楼上的两个情妇骑乘打炮发泄了账。

赵锦花耳闻目睹了我的为人,看清楚我现在是小人得志,尤其从私通廉青强占粉姬这两件事上就更加看透我不是一个好人。但小人更不能惹,那会很麻烦的。因此她尽量采取了一种不得罪,不靠近,保持合理距离的方法来和我周旋。我则自我感觉不错,对俘获赵锦花很有信心,存心要通过粉姬放长线钓大鱼。

终于我的辛勤耕耘有了收获,这天我知道赵锦花在家,就兴致勃勃的来找赵锦花。果然一进卧龙山庄就看见在外面和李京淑全惠英一起散步的锦花,其他两女都没什么表示,她却热情地给我打起招呼来。

赵锦花说:“白总,到我家坐会吧。”要在往常我受到赵锦花的招呼早就乐坏了,但今天当着李京淑和全惠英的面,我迟疑了一下,抑制住自己的欲望,态度和蔼地对赵锦花说:“你们先忙,我有事儿先到办公室去了。锦花,呆会我要找你谈下,你上次给我说办张银行卡的事儿,我这边倒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有些细节需要商量一下。”

说完我对这群女人点点头,然后走向了后院我的办公室……

没过多久,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我溜进了廉青她们居住的别墅,这次没上二楼,而是径直走向一楼锦花的住处敲了两下。

里面莺声燕语回答了一声,我推开门,只见锦花袅袅起身,笑道:“白总今日来得早。”长发丰美的她化妆打扮了一番,油头粉面玉指红唇,鬓角戴了一朵白色的花饰,两只白色的小耳坠,身着一条月白色V领泡泡短袖连衣超短裙,露出两条雪白玉润的肉丝大美腿,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细长包头中空袢带性感细高跟鞋。这身打扮的确可我的心,一路走来摇曳生姿,眉目如画,俏脸含春,不经意的动作中便流露出万种风情。

我躬腰掩饰自己胯下直挺挺的肉棒,朗声说:“锦花,你今天这身可真漂亮啊!”锦花掩口格格轻笑,“白总,你喜欢就好!”

为了尽量不暴露这些女孩子在我这里的行踪,我都是用身边其他信得过的中国女孩子的名义给她们办卡。我拿出一张辜月琴名义开立的中银借记卡交给锦花,“锦花,这是给你开的,我已经存了伍仟元在上面了。”听我这么说,她非常高兴地接了过去,问了一下具体的使用事项。

看看事情差不多了,占了便宜的锦花拉着我腻声道:“白总,锦花刚学了一段舞蹈,跳给你看看……”娇笑声中,她放起音乐,柔媚地折腰而起,在客厅的地板上轻盈旋舞,衣袂飘扬,宛如仙子凌波。

欣赏着锦花在我面前的美人献舞,我感觉下面的鸡巴胀得不行,眼角的余光扫视到墙上挂着金二的照片,我心里淡淡想:“生下孩子我来养,孩子他妈我来肏,你就放心吧。”

“哪天你也见见,爷的鸡巴可比你粗多了。噢,忘了告诉你,廉青和李粉姬两个骚娘们儿昨个儿让我肏了一夜,上下前后都招呼到了,干得太狠,廉青前后俩洞都肿了,这会儿还走不动路。”抬头看见锦花的丝袜美腿性感高跟鞋,我心里欲望勃发,实在不甘,又跟了一句,“这跳舞的骚蹄子,老子也一并受用了,这会儿先提前给你打个招呼,呵呵!”

眼看就到晚饭时间,锦花留我一起吃饭,我也没客气,简单吃喝了一顿,又喝了两杯酒,锦花脸生红霞人比花娇,弄来我更是不想走了。

于是吃完饭又搂着锦花跳起了交谊舞,翩翩起舞弄清影,国色天香抱满怀,更有些乐不思蜀了。

跳到后面,锦花也有些迷糊了,我搂着暗香轻浮钗影闪动,身衫不整的锦花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给她看,她一见如中雷击,暗自发呆不已,原来这是一段她春情大发,在床上用按摩蛋摩擦自渎的视频,尤其是高潮处销魂的几声浪叫,比名模兽兽更为勾魂。

我早已垂涎锦花的美色多时,此刻羊入虎口,也不急于下手,先戏弄一番。长身而起,解开衣带,笑道:“锦花,如果你不想这段视频被大家知晓,就好好服侍达达胯下的这根肉棒子,此事便一了百了。”

只见一根粗长的肉棒从腹下颤微微伸出,紫红色的棒身血管纵横,漂亮的一条黑缨枪,虽然有一股骚味儿,但却是娘们儿思念的极品。

我托起锦花如花似玉的俏脸,慢条斯理的说:“你们几个所谓的后妃骚劲还真够大的呢,廉青粘上我就甩不掉,粉姬离了我也活不了,而你赵锦花,居然自己玩自己,还这么投入,简直羞死个人了。”

肉棒在娇美的唇瓣上来回磨擦,酥麻阵阵。“有需求找白总,不要自己捂住盖住嘛!白总自然知道怎么为你解决啊!”说着我捏开锦花的小嘴,粗长的内棒直直插入温润的口腔。被捏住七寸的锦花无意识地张开红唇,任肉棒顶入喉中,心里惊骇欲绝。

我在锦花口内抽送着说道:“锦花的甜嘴儿果然不俗,只不知道下面的骚屄里是什么滋味……”我拔出肉棒,上面沾满锦花的口水,油黑发亮。锦花云鬓散乱,娇艳的唇侧悬着一丝长长的唾液,颤声哀求道:“白总……饶了我吧……”

我微笑道:“好说,等你伺候好我下面的兄弟,自然会饶了你,锦花大妹子!”

锦花抵死不从,拚命挣扎,我见惯了这种所谓的抵抗,扭脸对锦花喝道:“还愣着干嘛?脱!”锦花紧紧揪住衣襟,战栗着说道:“白总,放过我吧……”

我阴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拔出短刀快步走到锦花近来饲养的一条宠物猫的面前,那只猫和我很熟稔,见我还喵喵直叫往我身上靠。我也不管那些,一刀刺入肚腹柔软的秘处,刀柄一转,血泉奔涌而出,然后抽刀走到锦花面前。

只见那只猫凄声惨叫,浑身被染得通红,不住扭动,血液从肚皮间喷射出来,在地毯上染出片片鲜红的印迹,锦花俏脸粉白手指僵在衣襟上动弹不得。

我裸着下身坐在沙发上,舔了舔刀锋上的血迹,然后冲锦花狞然一笑。锦花吓得眼泪都流不出来,被我凌厉的眼光一扫,僵硬的手指一阵痉挛,颤抖着解开衣钮。

虽然见过这个女人外在的香艳景致,但内里风光却一直无缘窥视,这还是第一次将这个丰美的女人里里外外看个通透。

如果说粉姬是玉做的肌骨,那锦花的香肌玉肤就是用最白的雪所堆出来的。水嫩嫩的两乳高高耸立,腰腿曲线玲珑,肌肤滑腻如脂。尤其是粉嫩的圆臀,真如廉青所言又圆又美,其白如雪,其软如绵。细密的阴毛又黑又亮,盖在肥白的阴阜上。光润的股间露出一抹娇柔的花瓣,红艳欲滴,微微绽开一道细缝。

我快意非常,把锦花拉到身前,狠狠把手指插进紧密的肉穴。锦花瘫在地毯上,两眼直勾勾看着别人的手指,插在自己体内捣弄不已,羞愤交加,痛哭失声。

我挺起身子,叫道:“给我笑!不笑的女人就和那只猫一样剁碎!”锦花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比哭还难看。

“屁股抬起来,让爷肏肏!”锦花挣扎着撑起酸痛的身体,让我那火热的肉棒进入体内,冰冷的身体渐渐化开,锦花收紧肛肉,竭力多摄取一些温暖。“贱人,你不是会唱歌吗?唱一个!”

锦花喘了口气,颤声唱起了朝语歌曲,虽然锦花元气大伤,但断断续续的歌声仍柔媚动人。我听着起心将她永远留在身边,自己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妖媚艳女锦花的迷惑。

一狠心从销魂蚀骨的菊洞里拔出肉棒,对锦花说:“贱人,起来跳段舞。”锦花勉力撑起身体,舒展玉臂,跳了段采桑舞。虽然身无寸缕只穿着肉色长筒丝袜和白色细高跟鞋,她还是跳得柔媚生姿。

但她跳得越好,我越是烦躁,厉喝道:“停!”锦花连忙停住舞步,惊惶地看着我。“腿抬起来,再抬,哼。”锦花一足支地,另一条腿朝天而立,两腿笔直竖成一条直线。光润如玉的腿缝中,艳红的花瓣悄然绽放,肉穴滑腻微吐,正对着我。锦花看了我一眼,被我目光中的恨意吓得打了个寒噤,乖乖抱着腿,一动也不敢动。

我走过去一把抓住她的骚屄一提,锦花惊叫着倒在地上,我的手还在她腿间的嫩肉上抖动不已。锦花脸上淌满泪水,忍痛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我冷笑一声,拎起肉棒在锦花臀上敲了一记,“锦花,请把屄掰开,达达的鸡巴在这里,往后,下面一点,对了!”说话间一挺腰身,粗大的阳具猛然刺入花径。

很长一段时间被软禁起来的绝色大美女赵锦花未经人事,被我这么一弄,肏得浪叫出声,说实话,她这嗓子叫起来差点把老子的魂勾走。我两手搂着锦花的柔腰,小腹紧紧贴在雪臀上来回磨擦,在梦里无数次抚摸锦花的圆臀,如今终于进入她体内,才发现这妙臀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滑腻香软,伏在上面,好像浮在云端,抽送间飘飘欲仙。

由于历经沧海,我交合的时间要比常人多上数倍方可射精。唯有在绝色美女李媛媛、陶慧敏、胡莉、管彤、廉青、麦文燕、吕瑶韩雪、张天爱李沁等少数绝色美女温柔的小嘴润泽的肉穴和紧窄的屁眼儿里才能在半个小时之内泄出来。

锦花的姿色虽然略逊廉青京淑几分,秘处也不及粉姬紧窄,但温热软滑,妙不可言,更兼之长久的梦想终于成真,性欲亢奋,不到半个小时,我便一泄如注。

雷鸣闪电之后,窗外一阵大雨,锦花还跪在地毯上,雪臀高举,红肿的菊肛挂着一缕阳精,久久未能合拢。

数日之后……

廉青早看得眼里冒火,喝道:“过来!”锦花连忙爬到廉青脚前。廉青靠在大床中,翘起玉足,“替我按脚。”前段时间还是势均力敌的对手,一夜之间自己就沦为牛马不如的囚徒,任人鱼肉。锦花不敢怠慢,托起乳房把廉青的秀足柔柔裹起,然后抬起脸露出一个献媚的笑容。

不笑犹可,这一笑倒把廉青满腔恨意都勾了起来。自从锦花被我弄上手,近来成了新宠,每日不是肏上面就是干下面,自己反倒经常落空,眼看我呼呼睡去,自己的委屈只有着落在这个贱人身上来还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依不饶持续响了下去。

我从睡梦中惊醒,放开搂着的粉姬,斜靠在床头,廉青连忙将床头柜上的手机递给我。

打开手机,我见是金玉姬的电话,便开始接听,同时满手在床上乱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深知我心的廉青将锦花的美人头儿拎过来摁在我的胯下,冷笑道:“贱人,好好用心用嘴伺候主子,不许咂出声,不许漏掉一滴!”

我胯下长长的肉棒挺立着,锦花看着就心里发寒,她低头跪下张开了小嘴,狰狞的肉棒带着一股扑鼻的腥臊臭味儿顶住喉头,锦花胃里立刻一阵翻涌,扭头欲要呕吐。是啊,近来我的鸡巴在三女上下九个洞里面肆意穿行,除非我用强点杀,廉青甚至粉姬都不愿主动低头张嘴儿服侍,这下落得只有赵锦花这个最后爬上我床的丰美小妾独自受用了。

不过正在接电话的我,用手拎过胯下美人头儿,轻轻两个嘴巴,往下一摁,这下锦花彻底老实了。美美刚射过精的肉棒又在锦花口内硬硬勃起,我克制住欲火,静等玉姬说完。

似乎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让玉姬马上赶过来,然后同时打开电视新闻,只见凤凰卫视正在直播,播音员口述起来,“北曹县今晨从三八线对韩国首尔开炮五千余发,韩美司令部宣布对朝停战状态结束,海陆空军已全面出动。韩国青瓦台发表紧急声明,正式进入战争状态……”

正在肉棒上舔弄的香舌顿时僵直,锦花最后一线希望也化为泡影,不知如何是好。我按着锦花的后脑,把阳具深深顶到她喉中,冷冷说道:“北曹县真的是疯了,韩美不过炸了他们两面旗子,烧了两张金三的相片,就出此下策。”

旁边的廉青突然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一愣,“夜长梦多,只有守时待机静观其变了,我让金玉姬过来,待会儿叫上朴国学商量下,你们也不要管那么多,关好门,就在山庄里隐蔽好,一切听我的,把我伺候好就行了。”

“好吧,我想等安定下来后,方便时到丹东去看看,不知道老爸老妈能否跑过来呢!”“跑过来跑不过来,都不重要,把命留住不要陪葬就行了,乱世只有命才是真的呢!”

天色将明,但窗外大雨纷飞,乌云密布,看不到一丝光线。已经没有了指望的丰美艳妇锦花顾不得擦嘴,重新含住肉棒,拚命鼓动唇舌,吞吐起来。

风情万种的女中音歌手赵锦花跪在我的身前,用娇艳的小嘴伺候着那有些丑恶的阳具,既香艳又刺激。加上廉青和粉姬两女在上面同时张开小嘴,两根嫩舌红唇挑逗含吮着我的舌头,还用小手在我身上上下抚弄,甚至于握蛋摩肛替我们助兴。

三女围侍强烈刺激之下,不多时我的阳具一振,射出一股浓精,胯下的锦花屏住呼吸,紧紧噙着肉棒一动也不敢动。射完还未收兵,锦华含着半口精液尚未吐出,又苦苦随我按头爽耸不已,直到等我一连射了两次,射无可射后,她才把满嘴浊白的精液给硬着头皮吞咽下肚里去。

绝美女中音歌手艳妇锦花,从来在人前都是高傲得不得了的天鹅凤凰级尤物,只有在两个人面前低头服过软,替人低声下去地吹箫吞过精,一个是金二,一个就是我白秋。但金二有成千的美女伺候他,而我却没有那么多,加上我又是身强体壮精力好,所以这辈子被这么作践糟蹋,对于锦花来说,还是平生第一次呢。

锦花形容栖惶,她唇舌吸吮得发麻,下颌又酸又疼,脸上沾满几滴阳精,跌坐在床边娇喘不已。

那边曹县轻启战端,这边锦花身在国外身世飘摇,不知道今夕何夕,不知道自己今后该往何处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