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71章 色胆包天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71章 色胆包天 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最近加快了发文的节奏,从第一次发文开始,迄今拖了十几年接近二十年了,不想再拖下去了。含笑致意

第三百七十一章 色胆包天

这次诸葛亮会也没开出个什么名堂,朴国学和金玉姬说北京曹县使馆方面也叫他们等消息,而我本就持守时待机静观其变的想法,于是草草收兵不了了之。

回到廉青的卧室还不到八点钟,三女没一人离开,似乎在等我的消息。事发突然,我身边的三女不管是否得到我的宠幸,毕竟关爱照顾自己多年的国家出了问题,心中了无着落,都有种被遗弃的恐惧。见我回来并不怎么言语,于是在这座华美的卧室内,缓缓围绕着我,挑拨着我的欲望,似乎这就是三女唯一的指望。

我抽完烟后忙里偷闲,将粉姬和锦花赤裸着并排跪在一起,把玩着两只绝美的雪臀,笑着问身边最漂亮也最得宠的廉青道:“天下还有比她们更漂亮的屁股吗?”

廉青模样俊俏艳丽,体形挺拔姣好,和我勾搭最早关系也最好,我经常和她偷偷的幽会。妖媚蚀骨的廉青心里吃味,解衣伏在我脚下,挺起圆臀,扭头略有些气呼呼地说道:“我廉青的,比她们的差吗?”

廉青除去下裳,身上华丽的紫色睡衣拉在腰间,肥美的白臀突兀地暴露在外。有一种咄咄逼人——逼人而入的媚惑。粉姬玉体一颤,没想到廉青居然如此大胆泼辣争风吃醋,但她终于还是稳住心神,玉臀柔美多姿地摇曳着。一旁的艳妇锦花却是腰肢轻扭,柔美的身子波浪般起伏,粉臀娇俏地划着圈子,尽力展现自己的媚态,臀缝开合间,红嫩润泽的艳肉时隐时现,充满了妖淫的意味。

灯光下,三只雪臀散发着晶莹的肤光,一个莹白似玉,一个粉嫩胜雪,一个光润如脂,各擅美态,难分高下。

我被面前珠辉月华般的肌肤照花了双眼,半晌才仰天一阵长笑,然后傲然道:“如此绝色,纵以皇帝之尊,能得其一便可心足。今日三只全部陈列于此,上天对我白秋实在是不薄啊!”说着我低头俯到廉青臀上狠狠亲了一口,喘着气道:“当然还是我家青青的最漂亮!”廉青喜滋滋地爬了起来,斜了我一眼,拉上睡衣。

我略做惊讶笑道:“难得今日三美齐聚,青青何不一同取乐?”廉青撇了撇嘴,盯着锦花道:“服侍主子本是我们姐妹的义务,但廉青我是王在山的一姐,和粉姬一起服侍主子已经有些丢份,怎么能与锦花这个贱人一起上阵?”

看见美艳的廉青媚眼儿飞来我已是心头一荡,听出她如此服帖听话,不由喜上眉梢,搂着廉青亲了一口,“好吧,你就在上面服侍主子亲嘴儿打啵,让她俩服侍主子的下面。”说完转身一边摸弄比划一边喝道:“粉姬锦花,你们两个先把秋爷我的鸡巴咂硬,然后都把屁股掰开,爷要干你们的屁眼儿!”

两人目光一触,无言地张嘴轮流替我吃屌咂鸡巴,待鸡巴硬后,粉姬小心护住腹部,分开圆臀。锦花此时大势已去,只求讨我欢心,玉手竭力掰开雪臀,直把两瓣浑圆的肉球掰成一个雪白的平面。

廉青一边和我亲嘴咂舌,一边用手服侍着我的鸡巴在两个菊肛内轮番抽插,我美得眯着眼说道:“粉姬的屁眼儿有些紧,不如锦花的绵软,看来锦花被肏得更有经验些?”

粉姬一惊,连忙说:“难道粉姬的屁眼儿不好……”我哈哈一笑,“怎么不好?每干一次都会流血,居然还干不坏,这样的宝贝去哪儿找?”说着把肉棒插进锦花后庭,“这个确实不错,难怪金二那么喜欢,又热又滑,夹得松紧适度,实在是舒服!”

锦花忍住巨棒抽送的剧痛,媚声道:“秋哥喜欢锦花的屁眼儿,锦花就让秋哥干个痛快……”我道:“南北风气果然差不多,南边开放,北边也尽出些淫妇啊!”

锦花细细呻吟一声,扭头娇媚的一笑,“锦花可是只让秋哥肏的淫妇……哎呀……”我被她的媚态勾得虎威大振,一边猛干,一边叫道:“肏死你!肏死你!FUCK YOU!”锦花挺臀迎合,嘴里发出高高低低的媚叫。

虽然廉青有些拿腔作势的,但哪里是逐渐狂暴起来的我的对手,最后不得不和粉姬锦花一道,敞开尊贵的身体,让我那粗长的家伙一个接一个进入她们体内,上下侍奉着我,肏到射精肏到肛爆。

说实话,现在的我和以前相比变化实在很大,经过这二年的锻炼已经有了不少“开展文艺工作”的经验,要玩就玩搞文艺的女孩子,从中我也有自己的收获,不仅这些女演员围着我转让我十分满足,和我套近乎更叫我兴奋,我利用自己的位置和这几个女演员建立了一种特殊关系,并从几个漂亮女孩儿的身上得到了性的满足,真是顺风扯帆一举两得。

尤其是廉青粉姬锦花这样长得漂亮的女演员,将这些台上高傲的天鹅,演艺圈的凤凰骑乘于胯下,肏她们的甜嘴浪屄小屁眼儿,看她们被玩得浪叫连连痛苦流涕的,感觉特别满足特别够味过瘾,因此,在我调整工作重心以后,这类“文艺工作”渐渐开展得有声有色起来。

朴国学军队退伍后来到曹县国安部,他从父辈和身边的人身上学会了见风使舵,处处算计,什么人用什么办法应付的小聪明。他可不想成为一个普通人,从小就喜欢出人头地。

才开始自己混得并不顺利,苦闷中他学会了抽烟,也常常借酒消愁,不知以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但他是个有心计有个性的人,不甘心这样沉伦下去,很快有了自己的算盘。他在部领导面前处处表现积极主动工作,不怕吃苦不怕累,各样工作都抢着干。他精于算计,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干活,什么时候可以偷奸取巧。

部领导对他的才能和努力工作的态度感到满意,着重对他进行培养,使他有了许多出国的机会,并结识了不少其它单位的人。

这次负责护送几名国宝级的女演员到中国观光研修,他敏锐地感到自己机会来了,毫不迟疑地同意抛妻离子出国来完成任务。开始他还非常兴奋、为自己成功争取到这么重要的任务沾沾自喜,为自己又有了施展报负的机会而感到喜悦。毕竟这些女演员在曹县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人人出外都开着挂216牌照的奔驰280公主车。

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精于算计,见风使舵的计俩,笼络住这些往日风云正盛的女演员,现在的这些风韵尤物,他用不同的诺言、不同的方式使这些人包括柳京饭店的金玉姬都围在他身边,让她们为自己冲锋陷阵。不管外面怎样,至少在现在的江陵,自己的这个一亩三分地里,所有的一切都会毫不迟疑的按他的意愿去干,他成了一个逐渐露出峥嵘的人物。

从来朴国学就喜欢剧团光彩照人的这些女演员们,这些剧团里的人个个都穿着漂亮的衣裳,长得白皮嫩肉。尤其女演员们都长得那么美艳,那么俊俏,不像自己家乡的女人粗手粗脚的,脸色不是黄就是黑。

从本质上来说,男人的审美几乎都是一致的,虽然这群女演员个个都是绝色尤物妖娆迷人,但说来真正的大美女只有两位,一个是王在山的一姐廉青,另一个就是甜美娇媚的普天堡女歌手兼报幕员李京淑小姐。

很早以前,朴国学就特欣赏李京淑,也可以说对她着了迷,而自从陪同这些女演员来到中国以后,他对李京淑是怎么看怎么喜欢。他觉得其他女歌手中哪个都没有京淑漂亮,哪个也没有京淑更具有女性的媚力。无论她的身材,她的脸蛋,她的皮肤,她乌黑的波浪长发,全身上上下下都是最完美的。而且越看越爱看,越看京淑越漂亮,看得叫人心里发痒,性欲冲动难以自制。

但在这个李京淑小姐面前,他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买最好的衣裳,说最时髦的话,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京淑的注意。

其实从出国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暗自琢磨,这些漂亮女演员回国的可能已经不大了,虽然她们曾是金二的宠妃爱物,但现在金三上台,再和这些所谓遗孀搅在一起不明不白的,实在不值,毕竟有大把的青春纯洁漂亮无暇的大闺女们排着队等金三去宠幸。

当然,金三不爱不等于这些特招男人喜欢的漂亮女歌手就没人爱了,是否也该轮到他朴国学自己了呢?他下了决心要慢慢品尝这些美女尤物们,特别是一定要把让自己每次见面都眼馋心热的京淑搞到手。当然,这些女人都是些高傲的女人,她们的心目中可能只有金二金三,但这并没有消除他对京淑和这些美女们的痴迷,而是在苦等机会的到来。人是很奇怪的,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认准了的女人就觉的理所当然应该属于自己。

眼看着我开始疯狂猎艳,朴国学表面上迟迟未动,其实心里却大不以为然。

当我对廉青下手的时候,老朴便将色爪伸向了柳京饭店的金玉姬,通过和职员的接触和查账,知晓了玉姬一些经济上的问题,加上她和我这边不明不白的,一天夜里,朴国学让玉姬到卧龙山庄自己这里作思想汇报,以向上级举报做要挟,老朴很快就收服了玉姬,而且当晚这条色狼便骑在她身上遂了肉愿。

毕竟离开曹县很长时间了,老朴也是正常的男人,身边李京淑金光淑这些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看得着摸不着,让自己几乎都要憋疯了,当威胁在玉姬身上见效后,老朴第一时间便扑翻了瑟瑟发抖如一只小白羊的金玉姬,次日清晨,一夜未睡的老朴从不省人事的玉姬身上爬了起来,他已经在这具完美的身体里内射了三次。

曹县出事后,我们大家都在观望,局势很快变得极差,北边的贸然出击导致韩美联手反击,而中俄两个大国均袖手旁观,重兵只囤在边境处,眼看着北边遭到南边一波又一波的打击,已然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觉。

朴国学眼看着我已经逐渐张开獠牙,在李粉姬和赵锦花身上得手,不由得不着急起来。他又开始打京淑的主意了,盘算着怎样才能把京淑搞到手,自己该分几步行动。

这个时候卧龙山庄里的六女明显分为两派,被我收服的廉青李粉姬和赵锦花成日里打扮得油头粉面地,被我拉着出游嬉戏,打扮也愈加暴露出格,露胸露腿露肚脐,骚得要命,挑逗得性欲高涨的我只有时时将她们按翻后淫媾泄欲,有时甚至通宵连床鬼混。

对此,李京淑、金光淑和全惠英三女则很有些嗤之以鼻,看不下去。但此时曹县国内已经大乱,经济上的来源完全断掉,我这个大金主又不能得罪,所以在朴国学和金玉姬的协调下,三女也只能忍气吞声看我们胡作非为肆意表演。

老朴充分运用了自己政治指导员的地位,在这个关键时刻,廉青三女虽然摆明了不会听自己的招呼,但每天都要召集剩下三女听她们的思想汇报,京淑她们也觉得自己不能完金脱离政治活动,毕竟这是她们与生俱来养成的习惯。老朴等每次京淑汇报时,他都会主动和她搭话,动员她坚定信心,咬定革命的青山不放松。

每当看见京淑,每当和京淑搭话,每当与京淑搭话时嗅到京淑身上的迷人香味儿,他都会心中躁动。一股股按耐不住的性欲冲击着他的全身,真是垂涎三尺夜不能寐。他觉得自己是个有志向的男人,应当有一个漂亮温情的女人陪伴身边。凭自己的能力、相貌和前途,不选个漂亮的女人陪侍左右,也太委屈了自己的一生了。

而在他所见到的所有女人种,哪个都没有京淑那么叫人爱不释手。她的身材、皮肤、头发、脸蛋都是最好的,那一双水灵灵含情脉脉的大眼睛,看你一眼就会让你魂飞魄散浑身发酥。他夜里想白天盼,就想和京淑在一块,就想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压在身下、提枪上马、爽上几把,刘阮上天台,露滴牡丹开……

能阻止自己向京淑动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金玉姬,一个就是白秋,玉姬已经是自己人,只要想法踢开白秋这块绊脚石,或者双方达成一个默契协议啥的,京淑就是他老朴的囊中之物了,当然这事不能急。老朴窥视着,一直在寻找机会,象一条窥视着羊儿的恶狼,在寻找着下口的机会。

现在曹县国内大乱,人心已然不稳,这个形势却正是他可以利用的机会,他沾沾自喜的想,这一次他多年的渴望一定能实现,京淑属于他只是时间问题了。他躺在床上觉得京淑就躺在他身边,他有些急不可待了。

第二天一早我便带着廉青李粉姬和赵锦花离开了,而金玉姬说曹县大乱后,饭店方面虽然暂时关门歇业,门外也有中国方面特意加派的特警守护,弄来自己无法出来,不能过来进行思想汇报,老朴一听,只有大度地说,非常时机,各顾各吧。

但演员不能闲着,闲着就特危险,于是老朴还是招呼剩下的李京淑、金光淑和全惠英三女进行排练,一共六首歌,京淑安排了三首独唱,一首合唱,算是戏份最重的了。他对自己的高明处理很满意,相信京淑也会对他产生好感。

上午他还把京淑叫到办公室专门进行了一次谈话,在京淑面前他总是装出一幅有修养、有礼貌、而且有水平、对京淑格外关心,关系很近的样子。京淑进屋他忙着沏水让座,而且他一下子就坐在了京淑的身边。用一种非常亲近柔和的语气说:

“京淑同志,一直我对你印象就特别好,我很佩服你的艺术才华,而且这些日子里,在舞台上我们的配合也是非常默契,这次我给你安排的戏份比较重,这会使人嫉妒的。你一是要用心表演好,另外你可不要忘了我这片心啊。”

京淑原本很讨厌朴国学,看他那假殷勤的样子,他说话时嘴都快贴到自己脸上,连他出气都感觉到了。京淑往旁边挪挪身子,她早就看透了朴国学的心,女人对这方面是很敏感的。

出国以后,京淑不愿伤他的自尊,有分寸地和他相处,说来他毕竟大小是自己的领导。但她实在不喜欢这个男人,京淑知道朴国学是个心地不善、心术不正的人,这一点京淑的感受比别人更深。想不到他这种人今天还能这么得势,但京淑心里明白,越是这种小人越得罪不得。

终于找了个机会,京淑站了起来,笑着说:

“谢谢朴国学同志,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器重,把歌唱好。国学同志,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京淑说完走出了朴国学的办公室。

京淑走了,这么快就走了,叫他有点失望。他想和京淑多呆会,甚至想和她拉拉手扶一下她的香肩,但他没敢这么做,怕把事情搞糟。他压压自己胸中燃烧的欲火,暗暗的在想,“不急、早晚是你国学嘴里的肉,千万别沉不住气。”可隔窗看着京淑远去的背影还是直咽口水,这个女人实在太迷人了,自己的魂儿都让她勾走了。

京淑投入了紧张的排练,作为一个称职的著名女演员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对艺术都是认真的,这是艺德。她对歌曲的领悟,她自身的条件,她在音乐舞蹈大学学的功底都使她能很好的完成了任务。晚上虽然演员只有三名,而观众仅仅老朴一人,但大家对京淑的俊俏,对她甜美空灵的嗓音都是很喜欢的,对她对艺术的执着也是很佩服的,每次京淑表演完后,她的歌声都会赢来掌声。

台下的老朴独自坐在观众席上,自我感觉良好,孤悬海外,在这里他是国家和党的代表、也是革命的化身,他代表着伟光正、没人敢对他的言行提出挑战。在这个物质极度缺乏,精神生活又受到禁锢的特殊年代和地点,他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性人物,。

老实说,现在的朴国学可不是原来的朴国学了,北京使馆里有他的朋友,而国内已经乱掉,现在使馆就是天,所以他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处处以革命领导者的面目出现,发号施令,专捡手下女人们的弱点抓。

演出完以后,朴国学回到自己的卧室,看了一会儿电视,虽然中文听不大明白,但国内形势不明且不妙是毋庸置疑的。抽了一支烟,刚欣赏完漂亮的女下属歌手们为自己一人做的专场演出还有些激动,于是他得意地在卧龙山庄前院后院巡视了一遍。

院里的其他中国女人们看到是他不是装没看见就是躲进屋里,他很生气,这些人竞敢用这种态度对他。他恨恨的、自言自语的说:“哼!别着急,用不了几天都叫你们滚出去,一个一个的收拾你们。”

他来到后院再次欣赏起李京淑独居的这座漂亮的小别墅,过去他只是羡慕,自己哪天能住上这样的好房子。今天他却谋划着,把这个别墅,连这个别墅里的女人--李京淑一起搞到手。

他走到别墅门口先有意咳了两声,然后用手指背轻轻的磕门,没有动静。他知道京淑就在屋里,见京淑不应声便推开了房门。他迈腿走进屋里,嘴里还喊着:“有人吗?有人吗?”

京淑听出来是朴国学的声音、侧靠在床上没有动,他干咳了两声站在了屋里。京淑看了他一眼,斜靠在床头轻声搭讪着说,“国学同志来啦?”

朴国学扫视了一下,坐在了桌旁的椅子上。他看到京淑像个睡美人似的斜靠在床上两眼顿时发直、目不转睛的盯住了京淑。

京淑太疲倦了,很长时间吃不好睡不好,尤其是国内出事以后情况不明,京淑用尽心思却没有结果,已经精疲力尽了。她不想理睬朴国学,仍侧靠在床头上。一头黑发半掩住她的脸半披散在肩上,一条腿略微弯曲一条腿伸直地放在床上。

因为是在房里所以只穿件淡青色的衬衣和一条浅兰色,薄薄的丝缎裤子。她侧身微斜、凸显出胸前隆起的乳房,臀部丰满衬托出纤细小腰,蓬松黑亮的头发半遮住白嫩的脸庞,微显睡意的京淑尤如一位仙女醉卧在床塌,那样娇媚,那样美丽迷人。

平时看到京淑都是着装整齐,而且对他总是一脸严肃,今天朴国学眼里的京淑姿态是那么的美、那么媚气四射,倦意中的京淑更有别样的风韵。他欣赏着京淑,两眼冒出贪婪的目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他咽了咽要流出的口水,压住心中冲动的欲火,长长的叹了口气。告诫自己是做大事的,忍一下吧。他真舍不得京淑,为了得到她自己费了多少心思,设计了多少计谋。眼看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了,眼看着这个漂亮的美人就要成为自己的女人了。

于是他起身倒了一杯水,走到床前递给京淑,但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玉姬又有几日关在柳京饭店没能过来,心头的火气实在有些旺。李京淑惊人的美艳让他目瞪口呆,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暗香浮动,在触及她的小臂时,那一下滑腻无骨的感觉,让他浑身发颤,差点当场出丑。

多年的盼望,多年的忍耐,这个大美人就侧卧在他的面前,而院子里静静的,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点声响,真是天赐良机。他欲火中烧,突然心中魔念大发起来……

贼心早就有了,贼胆呼地一下也生了起来。老朴心道,妈的,豁出去了,既然廉青落在白秋手里肯定早就被玩残了,老子一报还一报,玩一玩两名大美女中剩下的这名李京淑,就当是为廉青报仇,料想现在曹县国内大乱管不了这许多,加上李京淑一直以来就旷男人,即使被自己上了也没法为难自己。

老朴感觉心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兴奋,终于横下了一颗心,不顾一切也要先下手占有李京淑这块天鹅美肉再说。

李京淑这名极品大美女,此刻哪知道面前的老朴心怀鬼胎,只是想起还在国内的双亲和兄弟姐妹,难保她们不遭毒手,恐怕性命都难保了。一时间愁肠百转,悲从中来,潸然泪下,连老朴到了身边也没觉察。

老朴涎着脸低笑一声,“别哭呀李美人儿,是不是想我啦,不急,哥哥今天保管让你痛快。”他不敢多言,耸身而上便环抱住李京淑压倒在床,“美人乖乖”地乱叫,嘟起一张嘴巴就往她的玉脸粉颈亲去。

李京淑别说是猝不及防,就算来得及,以她一个柔弱女子哪里抵得往老朴这个精壮虎狼呢,当下便被压了个结结实实,动弹不得,还有一股口中臭气喷来,心中大骇,直觉天底下最恶心最羞耻之事降临在她身上,本能地扭动着身体企图逃开,张嘴欲呼。老朴早就防了此招,抓起京淑床头柜上的两条长筒丝袜子当下就给她塞了个满口。

老朴虽说兴奋得胯下阳物早就涨大了两倍不止,还是不敢大意,摸索着将漂亮女歌手李京淑的双手反剪在背后拿带子绑了起来,使她基本失去反抗能力,才略抬起上身,得意地欣赏着身下待宰的羔羊。

见京淑的衣裳绷得很紧,看得到柔软如鸽的胸脯在急促起伏。他抽出一支手来,隔着轻薄的淡青色衬衣,近乎虔诚地沿着那条绷得紧紧的优美曲线轻轻游走,享受着那股异样舒坦的感觉。

“真是尤物啊!”他心中长长地叹了一声。

李京淑紧闭双眼,没有放弃挣扎的努力。男人觉得女人真是愚昧,明明是白费气力的事情还不肯认命,害怕动静太大惊动众人,索性断了她的念想,一屁股骑到女人的小肚子上,从腰上摸出一把尖利的匕首,横着在她修长的颈子上作势拖过,恶狠狠地说道:“李京淑,你要还敢乱动就捅死你,奸死你,再扔到山上喂野狗。你个臭婊子!”

冷冷的锋刃透出了浓厚的死亡气息,京淑的脑海嗡地一声。死亡的恐惧是如此强烈,如此迫近,排山倒海向她袭来,将深深的屈辱也暂时压倒在一边,无法抵挡。女人长长的眼睫毛一阵急颤,身体的反抗明显弱了下来。

老朴无声地笑了,顺利地将她翻了个身,面朝下,匕首从背心小心划开,几乎一点声息没有。后背大片雪白的肌肤袒露了出来,只剩下几根系着亵衣的带子,春光无限。体香扑鼻,中人欲醉。肌肤白得晃眼,像是一片光把这死气沉沉的房间都照亮了。

老朴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被老天爷的慷慨赐予感动得想哭,寻思祖上许是积了大德吧,李京淑这名全曹县国宝级的著名绝色女演员,普天堡电子乐团的台柱子兼报幕员,最高傲的一只白天鹅,如今,居然就这样落到了自己朴国学的手中!

李京淑牙关紧咬,她想过嚼舌,却终于缺乏鱼死网破的最后那点勇气。曾经以为自己只为领袖献身,誓死捍卫自己的贞洁,也曾经以为自己多么高傲,这意志只不过薄如罗裳,都在一枚薄薄的锋刃和男人肆无忌惮的邪恶下,一点点崩溃。

伴随着背心一片冰凉,她的心头也一片冰凉,女人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眼看即将失去,她真的能直面这残酷的现实吗?两行清泪从一双凤目中无声地淌了出来。

老朴眩晕了片刻,很快又被更多需要征服的圣地所吸引,奶子,大腿,神秘的三角区域,天哪,太奢侈了。他的手指颤抖起来,往下稍稍用力,新煮鸡蛋般雪白的双丘就像褪去云彩的圣洁雪山,慢慢地,一点点地,剥露在他的面前。

“呜……”李京淑被堵住的嘴巴里发出了最后一声长长的悲鸣。“光淑、惠英,救我啊……”

老朴已经解除了前进路上的所有障碍,又长又硬的肉棒子已经越过崇山峻岭重重障碍,坚硬地抵在李京淑的蓬门之外,就等阿里巴巴芝麻开门的美妙时刻的到来。

此刻,老朴的脸已经完全扭曲,在灯光下显得那么狰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