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73章 你死我活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73章 你死我活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最近加快了发文的节奏,从第一次发文开始,迄今拖了十几年接近二十年了,不想再拖下去了。含笑致意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你死我活

说实话,这么些年我白秋也算鸟枪换炮了,事业上蒸蒸日上,眼界也越来越高。自从把李媛媛这样的绝色三姨太把到手以后,我看上的都是些搞文艺、有气质、长得漂亮的女人,这一切让我的思想发生变化。

随着事业的成功和财富的聚集,越来越多漂亮的女人围在我的身边。这些女人甜言蜜语,让我感到这么多漂亮的女人都这么喜欢自己。和她们比起来自己以前勾搭的那些女人怎么拿得出手。我变了,有些忘了自己的过去,忘了苦难的经历,嫌弃那些飞龙厂除辜月琴徐春花以外的女人。

而自我见到李京淑之后就像着了魔一样,人世间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其实廉青粉姬和锦花固然貌美动人,但她们不过是供我猎艳的尤物,过渡性的床上用品,而这个李京淑才是我的终极目标,让我动了歪心,一股占有她的欲望一旦袭上心头,就叫我寝食不安。

京淑那优雅俊秀娇媚的身影总在我眼前晃动,一想起京淑我就浑身骚动,一股股按捺不住的情欲搅动着我。为了能多看她一眼我找各种借口往她们排演的地方跑,她们在台上排演,我就坐在台下看,表面是关心表演节目啥的,可两只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住京淑。我还想尽一切办法和京淑搭话,京淑说话的声音,京淑的举手投足,京淑的微微一笑都会让我神魂出窍,我极力想获取京淑对自己的好感。

人的头脑发昏时会自以为很聪明,觉的自己的举动天衣无缝,实际早被人看透了。奸滑而颇具城府的朴国学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心里暗暗叫苦,因为他打京淑的主意已经很久了、可权衡再三还是决定该忍痛割爱。

“哼!你等着吧,不达目的地我就不是个男人。”他离开排练室的门口坐在廊台上点着了香烟慢慢的吸着,烟屁烧了手他才从沉思中惊醒。他可是个不一般的人,能伸能屈,他的心计会自己安慰自己。“识时务者为俊杰,要是得罪了这个白秋,自己鸡飞蛋打什么也捞不到。只要稳住他,继续当我这个组长,还愁得不到女人,听说国内出事后,北京方面还要安排大把的女人过来。再说京淑只要在自己的手下,要对京淑下手不愁没有机会。这个中国人能懂个啥,玩他还不是一道小菜。”想到这他心情舒畅了,他走到屋里对排练的女演员们开始发号施令,有些志得意满,觉得这里还是他老朴自己的天下。

曹县的国内形势一片混乱,传来的消息不是没有,但实在太多,而且互相矛盾,只是北边败象已现,顶不住是真的了。难民已经有十来万过了鸭绿江,北京曹县使馆方面也乱得一塌糊涂,只有江陵这边还风平浪静似乎稳得住。

金玉姬和朴国学都不得不投靠于我,眼巴巴指望我的救济。北京方面的资助早就断了顿,这边柳京饭店的生意也受曹县国内形势的影响,一落千丈,反倒是火了旁边的几个韩国料理店。

此时的我也需要朴国学的帮助了,因为他主动提出来帮我弄到京淑,而且还说半个月之内,还有一支大部队要从北京过来投靠我们,主要成员居然是王在山歌舞团的百日红和无穷花两个舞蹈组的漂亮女孩子,想到跳舞的女孩子们那漂亮脸蛋儿,迷人的身段儿,再加上又白又嫩的大长腿,在丽娅身上尝够了甜头的我还真有些心驰神往了呢。

我完全忘记了自己和朴国学的隔阂,听朴国学的主意,一切都按他说的办。说真的,我还有些感谢朴国学,是他帮我成就了眼前的这一切,帮我设好了计让京淑自己上套。

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计谋,就说国内的经费吃紧,养不了这么些人,要赶光淑和惠英走。廉青粉姬和锦花早就和我厮混在了一起,李京淑和她们抱团取暖情同姐妹,自然不愿意,最后让京淑来求我,我当然提出了自己的正当要求,那就是让京淑陪我睡觉,每个礼拜陪两次,光淑和惠英就可以留下,最后京淑哭得梨花带雨地答应了下来。

在老朴的积极谋划下,一步一步按我的意愿走了过来,真是天遂人愿啊!

在老朴玉姬的撮合下,我和京淑一起在凌江阁吃了饭,唱完歌以后胁迫着这个女人进到了我的卧室里,沿着走廊往卧室走的时候,想到马上就要和眼前这个日思夜想的漂亮女人合体,可以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马上就可以……,心里想得高兴,止不住笑出了声音。这么娇嫩的女人、这么好的房子和摆设、这种帝王级的待遇,可是我白秋过去做梦也不敢想的事。

正所谓人生三大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老来得贵子。如今我功成名就,从一个职业中专——江陵中药材学校的毕业生成为堂堂天龙药业的总经理,而且今晚要和文艺界最漂亮的女人,不!江陵市最漂亮的女人,我梦寐以求的李京淑入洞房了,我高兴我兴奋。“普天之下谁能有我白秋的艳福?真不枉今生投胎一回。”我有些喝醉了,一头栽倒在大床的另一头,没人愿搅扰这美妙的时刻呢!

但京淑却一直不怎么领情,她进门后就哭着躺到床上,她太累了,身心疲惫,穿着衣裳在床上睡着了。我今天却很高兴,实在太高兴了,先上车再买票,今晚其实就是我和京淑的洞房花烛夜了。而且刚才老朴和玉姬各怀着羡慕和妒忌的心情给我劝酒,让我喝得不少。

半夜时分,我酒醒了……今夕何夕?我突然间有种时钟错乱的感觉,“我那漂亮的新娘那去了?”似乎回过味儿来的我,伸手在身边掏摸一阵,摸到一个柔软馨香的女体,心中一阵狂喜,晨勃之际万籁俱寂,独有佳人陪在身边,李京淑这样的绝色美人儿等我入洞房,等着我享艳福。

一股酒劲混合着欲望冲上了头顶,我一把搂住身边的这块美肉儿,两眼盯住京淑,嘴角露出得意的狞笑。京淑暗自叫苦,她急切地思考着办法,她想迅速起身向外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京淑心中恼恨,她不甘心,怎么能叫我占有自己,想到以后要天天和我睡在一起,她便感到恶心。京淑心里一阵阵发苦,可恨的朴国学叫她心口发堵,是他坏事作尽,是他帮着眼前这个白总霸占自己,还要名正言顺的和这个白总睡觉,心甘情愿的作他的小老婆,自己却无力摆脱。

她哭了,眼泪止不住的住下流,老天爷呀;难道我真的要成为她的女人了吗?她恐惧、害怕、感到天就要塌下来了。这个可恶而健壮的男人正向自己靠近,那狞笑的邪眼正盯着自己,他扑过来了!她两手拼命的乱打,可那狞笑的魔鬼却怎么也赶不走。她感到五脏六府在绞痛,翻肠倒胃的恶心,一阵阵往上翻,她要呕吐。身子也不住的颤抖,两腿发软一下子坐在了床上。怎么能让仇人侮辱自己呢?自己的身子怎么能叫他玷污呃?她不敢想那情景,真的那样还不如去死。

我从床上跃起,一个箭步冲上去像恶狼捕食一样扑住了她,京淑拼命挣扎,外衣被我抓悼了,京淑乘势又往外冲,身子滚下了床,可马上又被我抓住。我一只胳膊勾住了京淑的脖子,另一只手抱住了京淑的腰往床上拖,京淑两脚蹬地拼命抵抗。但是柔弱的京淑怎么挣得过我,几下子就被我拖到了床上。

我猛地用力,京淑一下子被按倒在床上,我马上顺势抬腿骑乘到了娇美京淑的身上。然后开始强解她衣裳的扭扣,按住京淑的胳膊往下扒她的衣裳,两眼贪婪地看着京淑。啊!这么美的一个女人谁能耐得住呃,而且还鲜蹦乱跳的,越是挣扎就弄得我越兴奋,我的心跳加快血往上涌。

京淑愤怒的大声喊叫:“住手!白总,你干什么!”“干什么还用问吗?李京淑,你现在是我白秋的小老婆啦,老子要和你睡觉。”说着我按住京淑的两只胳膊和她接吻,京淑摆头拼命躲闪,将唾沫啐了我一脸。

京淑使劲扭动身子,两只手乱打乱抓,可被我压住怎么也起不来。我抓住京淑内衣的下边顺势往上一拉,京淑的胳膊、头都被白色的针织套头毛衣裹住。我一只手按住内衣,另一只手拿过枕头下面也不知是谁的一双棕色长筒丝袜子,把京淑的两只胳膊捆了个结实。

眼看着京淑的挣扎日渐力竭,我一下子揪掉了她的乳罩,喘了口长气突然笑了,哈哈大笑起来。我不着急,叼住的小鸟还能飞了不成。我把盖住京淑脸的内衣往下扒了扒,露出京淑那张漂亮极了的娇美脸蛋儿。

京淑两眼愤怒,脸气得刷白。我用手抓住她裸露出来的两个雪白的奶子,这可是帝王享用的极品啊!一边玩着一边两眼贪婪地看着她,看着露出脸的京淑。“李京淑我的大美人儿,你哪里是老子的对手,耐心等着别着急、一会你就会遂心的。”我把压在京淑身上的屁股慢慢往下移,嘴里还念叨着“好了好了,一会儿就好了。”

京淑还在挣扎,胳膊被捆住上身动不了,下身又被我压住,她两腿用尽力气蹬、踢,可无济于是。她的力气越来越弱了,眼泪顺着眼角,脸頬往下流。

我压住她的两腿解开她的腰带、往下扒她的裤子、然后转过身来骑在她的腿上,脱掉鞋把裤子从腿上脱掉,没扒她的肉色短丝袜,还变态地替她套上性感魅惑的白色系带高跟凉鞋。

弄妥当以后,我反身骑了回来,放肆地用手摸她的两条腿、摸她的阴部、摸她滑嫩的全身,又回手抓她的奶子、我使劲地揉搓,当我再也抑制不时,才再次趴在了她的身上。

我用大鸡巴抽打着京淑白嫩的屁股,发出“啪啪”的肉响,“大白屁股,看着就她妈的想肏!”“不,不要啊,不要……”李京淑无助地哀求着。

在京淑可怜巴巴的哀求声中,男人粗暴地踢开绝色女演员的双腿,大鸡巴毫不客气的顶在她门户大开的肉屄上。当鸡巴头子接触肉瓣的一刹那,京淑的身子象触电一样的剧烈颤抖了一下。

“看来你还真她妈挺纯的!不像廉青那个骚货,插进去就像进了水帘洞,把老子的鸡巴都打湿了,还直往里面吸。”我比较着王在山和普天堡的两大头牌美女间的区别,不过对于京淑显露出的那种少经人事的羞涩和敏感,我感到非常满意受用。我其实并不急着肏屄,反正现在高撅在胯下的两瓣大白屁股中间夹着的粉红嫩屄是属于自己的,自己想什么时候插进去,就什么时候插进去!想怎么插,就怎么插!

“京淑,舞台上我的娇美骚歌女,老子马上就把你玩成一个床上小荡妇!”说着,鸡巴头子在李京淑的肉屄口徐徐磨擦挑逗。京淑的肉屄被大鸡巴刺激得又麻又痒,“啊,不,不要……”,她难过的娇喘着,呻吟着,床头梳妆镜子里那张俊俏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泛着春情,屄里涌出的淫水把鸡巴头子都弄湿了。

我知道到了征服胯下美女的最佳时机,双手卡住李京淑的小蛮腰,让她下体丝毫不能动弹,大鸡巴缓缓向前挺进。“啊,疼……不要……疼……”京淑的汉语并不好,在她嫩声细语娇滴滴的乞求讨饶声中,又粗又硬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肏开肉屄口的两片肉瓣,强行插了进去,京淑的小嫩屄被大鸡巴肏得就象一朵初绽的蓓蕾一样,立时缓缓绽放开来,很快,男人的整根大鸡巴就一分不留的完全占领了她的肉穴,紧窄的嫩屄温柔地裹着男人的鸡巴,令我感到无比的舒爽惬意。

“肏你妈的,都插进去了,还说不要。”我羞辱着李京淑,开始舒舒服服一下一下地肏肉屄。李京淑在这几女中虽算是曹县传统型的贞洁淑女,但刚才挣扎的时候,就已经被我玩得春情萌动,淫水长流,在美女歌手的潜意识中,被人家肏,也只是早晚的事。

此时,身心俱疲的大美女李京淑被我几下子就肏出了性快感。她本能地前后晃动着身体,配合男人的抽插,同时嘴里也忍不住发出“咿咿呀呀”性感的呻吟。“啊,啊……”强烈的性快感刺激得李京淑已经暂时忘记了自己是在被人家强奸,“肏你妈的小浪货,屄里夹着鸡巴还她妈的装清高是不?今天非肏死你不可!”我嘴里骂着,双手用力卡住京淑的纤腰,下身一阵大力狂插!

可怜力竭不支的漂亮女歌手李京淑,光光溜溜又白又嫩地祼体被肏得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般摇摆不定,瀑布般的波浪长发在空中飞舞飘散,不时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胸前垂吊的两团坚挺饱胀的大奶子,剧烈地晃来荡去,男人的下腹狠狠地撞击着她高翘的丰臀,肉体撞击啪啪的脆响声中,京淑的大白腚上又肥又嫩的白肉被干得“突突”乱颤,荡漾起阵阵白花花诱人的肉浪。

我每次都把鸡巴完全抽出李京淑体外,然后猛然大力一枪到底,小嫩屄就这样被男人又粗又长的大硬鸡巴一次又一次狠狠地肏开插入,那原本还在茵茵芳草掩盖下羞答答夹得紧紧的肉瓣此时被肏得花开蕊吐,蜜汁四溢,“咕叽,扑噗”的肏屄声和李京淑婉转娇啼的叫床声仿佛在为男人肏屄助兴一般的交织在一起,刺激得我插进大美女肉屄里的大鸡巴更硬更挺!

“啊……轻点……啊……”京淑被干得不住的叫饶,带着哭腔不能自制的浪叫出来。李京淑是学音乐的,嗓音本来就清脆动听,此时被占有的肉体和已经屈服的心理在男人淫威的摧逼下,激发出最原始的冲动,她娇滴滴的专业嗓音发出的叫床声,简直成了男人肏她最好的伴奏音乐,说不出的刺激诱人。

撅着大白屁股,又被人家从后面狠狠地肏了十几分钟,李京淑到达了来到中国以后第一次性高潮,与此同时我也在京淑的嫩声娇啼中兴奋到了极点,一股股滚汤的阳精象子弹一样射进这美貌女歌手的屄里……

自从那晚以后京淑吓坏了,她不知怎样才能躲过我。在她面前,我完全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凶狠而强暴,京淑只要动作稍慢一点就会被我抓住,然后就是一场争斗,每次都是我满足兽欲为止。而且京淑越挣扎得历害我的兽性越大,直把京淑折磨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像个死人一样才肯罢休。

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李京淑还是够顽强的,她的意志支撑着她想尽办法与我抗争,每次我想得手也不容易,需要千方百计地寻找机会,同时在京淑身上发泄性欲也要花很大的力气,直到京淑无力反抗才能得手。

我恼羞成怒,开始对京淑施展暴力。每当想发泄兽欲时我就殴打京淑,掐她的身上、揪她的头发,直打到她服服帖帖上床脱光衣服等着。不然就打,京淑常从床上被打到地上,打得在地上乱滚,有时被打得卷缩在墙角浑身发抖。

我还恶狠的说;“脱、给我脱,脱光了爬到床上去。快!你给我快点!”

有时京淑咬紧牙关让我打,想强忍疼痛躲过我的凌辱,但我的兽性发泄不完不畅快不感到满足决不罢休。京淑在我眼里就是一件供我享用的床上用品,当然她算是艺术品了,我对京淑就像猫玩老鼠一样摆弄调戏够了才肯上嘴去吃。我对能享用京淑而兴奋而满足,天下又有几个男人能享用到这么美的极品女人呢?

无休止的毒打叫柔弱的京淑如何忍受,她非常恐惧,不管是卧龙山庄还是凌江阁,甚至连出行的车上,只要和我在一起,就成了京淑的活地狱,这地狱里一个霸占了她的恶魔不停吸食着她的肉体,摧残着她的灵魂。她消瘦了,心在流血,精神也遭受着残酷的折磨,这真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日子。

京淑虽是弱女子却有比常人更为坚强的意志,到后来无论遭到怎样的毒打,京淑不喊不叫没有眼泪,只有仇恨。她不想死,但她想要活出点儿人样儿,于是过了段时间后,京淑表面上似乎慢慢改变了对我的态度。

我见京淑顺从听话些了,心里是沾沾自喜,我的手段见效了,我的第一步成功了,同时我的心里也开始计划着第二步,第三步。

京淑虽然表面上屈服了,可是心里却更加充满了仇恨,对我的凌辱总是咬紧牙、闭着眼睛像死人一样。每遭受我的一次肏弄,京淑的仇恨就增加一分……

这天我回来时,有些诧异地发现京淑居然摆了一桌子的菜肴在等我,我知道她有些话要对我说,便赶走了短发俏货廉青和大奶尤物锦花,只留下嘴严貌美的粉姬在一旁伺候着,让她可以客串下临场翻译,毕竟粉姬近来中文也进步了不少呢。

京淑没出声,她看着眼前这个人。一个身体高大略胖的男人,虽然打扮文静雅致但语气中的粗俗、眼神中的贪婪,虽然穿了一身贴身高档西服也难掩盖他那贪婪的欲望,那双死死盯住自己的眼里放出一种叫人厌恶的目光。

现在的面前这个白总让京淑只有反感和厌恶,对这个人当初舍财救济她们的崇敬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白总耍尽阴谋逼她就范,全然不顾别人有多么痛苦,多么悲伤。这还是个人吗?京淑想到这些对眼前的白总更加愤恨,她觉得该向这个人宣战了,她冷冷的说着,粉姬在一旁翻译着:

“白总,从廉青到粉姬锦花到我自己,你逐一霸占了我们这群身份特殊的女人。逼我这样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陪你睡觉,不听话就打我骂我,是不是觉得很得意?很满足?是吗!可你别忘了,你这样的人是不会得到我李京淑的心,我永远也不会心甘情愿做你的女人,永远不会!像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人,老天爷会惩罚你的,你一定会遭到报应。”

这几句话把个正喜不自禁的我一下子给浇凉了,想不到这么一个柔弱的女人说出这么干脆强硬的话,冰冷冰冷的叫人寒得打颤。我气得浑身直抖,我想发火,想大喊,甚至想过去狠狠的打她一顿。但我没动也没喊、胸脯一鼓一鼓的坐了好一会,才深深地吐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由于生气而乱跳的心。

我挑衅地斜视着京淑,心里暗想:“老子不跟你生气,我也不中你的圈套。你李京淑再折腾也得和老子睡觉,因为你怕,你怕我赶金光淑和全惠英她们走。你也有弱点,你要为你的爱付出代价。你想保护她们就必须陪我睡觉让我肏你。其实从被我肏的那天开始,你李京淑就是我白秋的女人、你是属于我的。不管你现在说什么,怎么想、你只能跟我睡在一张床上,跟我在一块生活。现在还不是收拾你的时候,迟早我会叫你服服贴贴。女人--哼!只要我占有了你,你就归我了,就会听我的,慢慢就会依付于我,凭我还制不服你。”

想到这里我笑了,用很大度的口气对京淑说:“李京淑、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不必这样激动。你我还都了解不深,相处的时间还短,长了、互相了解就好了。京淑,这段时间我对你不够好,这点我给你道歉。但我白秋是真心爱你喜欢你这个小老婆的,我会努力做你的好老公,一切都依你,都听你的好了。”

见我态度有所缓和,京淑的气也消了些,是啊,肏都被人给肏了,还能怎么样呢?最后我们在粉姬结结巴巴的翻译下,她咬着我的耳朵压低声音说出了心里话:

“和你睡觉是为了救光淑她们,我也没办法,只能屈从你们,这是被你逼的。要我服侍你也可以,但必须得答应我下面几个条件:一、不许对光淑、惠英再有任何伤害,不许赶她们走,要保证她们的安全。二、和你睡觉我是不情愿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不能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尤其是让女人感到羞耻和下贱的事情。三、我不可能给你做饭洗衣裳,不可能伺候你,你的生活你自己想办法。四、除掉朴国学,我不想再见到他。这是我的仇人,所以也是你的。”

朴国学把照片摸了出来,夹在金大的回忆录《与世纪同行》的书页里,拉开床头柜下面的抽屉,放了进去,锁好后,拔出钥匙,叹了口气,推门走了出去,进了浴室。

冲了热水澡后,老朴躺在浴缸里,长吁短叹,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若是等闲的漂亮女人,也不会让他生出这许多烦恼,李京淑实在是位罕见的妙人儿,初见时,就让他感到惊艳,只是当时,有无形的道德束缚,也就没有生出半点冒犯之心。

而现在,金二这个领袖已经不在了,只要李京淑愿意,她其实可以选择新的伴侣,一想到那样风情万种的尤物,在别人怀里巧笑嫣然,婉转承欢,他就生出许多遗憾,心里变得空空荡荡的,有些魂不守舍。

虽然,金玉姬也明确透露出那层意思,会试着在暗中帮忙,但涉及到领袖女人那种道德底线所带来的心理障碍,实在是很难克服的,无论是他,还是李京淑,都不可能轻松逾越。

“我自己有玉姬,还尝过光淑的味道,却又想着京淑,是不是太贪心了啊!”朴国学叹了口气,起身下了地,站在镜子前,摆了个姿态,摸了摸发达的胸肌,就取了毛巾,细心地擦拭着身子。十几分钟后,他裹了浴巾走出来,慢悠悠地倒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纸。

听见门响的声音,老朴一下子起来打开门向楼下望去,只见今晚的金玉姬打扮得非常漂亮,她一头黑黑的长发,走路时头发散开漂动非常诱人,苗条匀称的身材,她脖颈处扎一条粉色的纱巾,身上穿着象牙白的吊带裙,如同出水的芙蓉一般皎洁娇艳,楚楚动人。

朴国学一直看着她轻盈的走上楼梯站在了他面前,把个朴国学美的一下子抱起了玉姬,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又使劲的抱住她,让她那柔柔的、凸凸的、充满弹性的乳房在自己的胸前揉搓,感受着精巧的乳房给自己的快感。

玉姬赶忙说:“别这样,让我先进屋。”朴国学没有放下玉姬,他一直把她抱到桌前的椅子上,按她坐下后,便动手掀她的衣裳,想吮吻她的乳房。

京淑推开了他的头,说:“等会,让我放下包。”玉姬刚放下挎在肩头的坤包,朴国学就递过来那只削好皮的苹果。

“你不让我吃,我让你吃。先吃苹果,呆会让你吃这个。”说着他把小腹往前一拱,然后呵呵地笑了。他喜笑颜开地逗哄着玉姬,心里想先和这个大美人高高兴兴地喝酒,等酒喝足了再扒光她,尽情地享受一番。柳京饭店被关闭以来,这是金玉姬第一次解放,并且来到卧龙山庄,朴国学实在太兴奋又太高兴了。暗想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玩玩,玩她个天翻地覆。

什么是人间美事?今晚就是我朴国学的天堂之夜,佳人美酒人自醉,不枉人间走一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