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七部 亢龙篇 380章 色即是空

《天地之间》第七部 亢龙篇 380章 色即是空非常感谢禁忌书屋提供的这个交流园地,《天地之间》精修版(203~),首发于留园网禁忌书屋,转载时请保留为盼。谢谢青青的世界、小脸猫版主及诸位同好的支持,希望诸位旧友新朋继续冒泡点赞或发声回应,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存在,这也成为我继续发文的动力所在。 含笑致意

第三百八十章 色即是空

随老和尚走进内堂,我看了看高大的庙宇,感到自己在佛祖面前,简直太渺小了。

我说:“老师傅,身在红尘颇多迷惑,能否给弟子指点下今后的运程。”老和尚微微一笑,说:“施主,你抽根签吧,只需一根。”说完,老和尚拿来一个竹筒,里面插了很多竹签,签筒油光锃亮,里面的竹签也有些古意盎然,似乎有些岁月。

我静了静心,抽出一根竹签,递了过去。老和尚打开一看,念到:“因名丧德如何事,切恐吉中变化凶;酒醉不知何处去,青松影里梦朦胧。”这四句谶语迷朦难解,我听得有些稀里糊涂的。

“试问高僧,这当作如何解释?”老和尚不紧不慢拿出签书,翻到第84页慢慢解释给我听,原来是《观音灵签》中的第84签庄子试妻,此签为下签。诗意:寒鱼离水招凶之象,凡事不可移动也。解曰:寒鱼离水,美中不足,若问营谋,不如莫起。仙机:此签六甲煞旺、诸事不利、禳灾(解除)保安!

见我看到抽了个下签心中有些不爽,沉默不语,旁边一直陪伴的俏人儿胡莉对着老僧嫣然一笑,想问下自己的缘分。这大妖精往这里一站,虽然今天仅仅是薄施粉黛,但俏丽迷人的脸蛋儿加上出众的气质,配上高挑魔鬼的身材,旁边几个年轻僧众似有些魂销色授的感觉。

我心里颇有些不高兴,心想你胡莉再漂亮再迷人,还能飞出我的手掌心?摆明了就是我白秋的小三小老婆,浑身上下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是我白秋的私人物品,还问什么缘分,难不成昨天老宋大献殷勤,你这个心肝妙人儿也动了凡心不成?

但老和尚似乎并没有在意我的不满,口出四句谶语,“缘分缘分,有缘无份,色空色空,色即是空。”

我虽有些似懂非懂,但静下心来,多少听出几分深意,便说:“师傅,能否就此指点一下弟子。”老师傅看了看胡莉,又看了看我,似乎明白了谁是正主,沉默片刻对我说:“女施主男施主,你们两人今日到此游玩,自是和本寺和老僧有缘之人。女施主问起,老僧说出这四句,其实对男施主你也是一样的。”

我问道,“怎么会一样呢?”老僧笑着说,“男施主你是一个多情的人,为情所困、为情所用、为情所伤,你命里注定有很多情意相投的女人,但最终聚少离多,有缘无份啊!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世间说这话的人多,真正理解的人少,理解而又远离酒色的人更少。施主不妨多了解‘色难,容易’四个字的深刻含义。施主,你器宇开阔,才华过人,自当珍惜。身处万花从中,虽然放浪形骸,亦需适可而止。”我听他这几句道来,感觉有些意思,便接着追问:“师傅,能否对弟子的前程有所指点?尤其是刚才抽了个下签,有否破解之道?”老和尚说:“天机不可泄露,出家人不打妄语。施主命里有贵人相助,自可成就一番小小事业。只是凡事半由人力,半由天力,看事贵在识势,可谓审时度势,莫要逆势而上,需要见好就收。”说完闭目不语,不管我再三追问,再无话语。

出了大雄宝殿,我和胡莉走出大悟寺,沿着山路朝山下走去,心里一直在咀嚼这句话:“缘分缘分,有缘无份;色空色空,色即是空。”老和尚说的似乎是对的,我和胡莉不就是我有缘她无份吗?不过色虽是空,但昨晚老宋不也对胡莉垂涎若滴吗?想了半天,也不怎么能想明白。

中午,在山下小镇上吃了一顿可口的农家饭,我们回到市里,胡莉说:“今晚我不想去住那个宾馆了,我们住市里最豪华的五星大酒店吧!”我说:“早上还说怕影响不好,晚上又要住五星级大酒店,你这不是自我矛盾吗?”胡莉说:“白秋啊白秋,关键时刻,你脑子有些不转呢,这有什么矛盾的。走吧,就算为了陪我,行了吧,人家还正经没怎么住过五星级豪华房间呢!”

让老宋的司机送我们回到宾馆,收拾了东西退了房,我陪胡莉到市中心的万豪酒店住下,然后下到附近的商场转了转,我给她买了两套化妆品、几套内衣,一条纱巾和两双高跟鞋,将胡莉重新武装了一下。

没多久,从试衣间走出一个高挑的模特,一双眼睛荡人心魄!一米七左右的个子,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象瀑布一样飘着,瓜子型的脸蛋很清秀,涂着色彩淡雅的口红,上身穿着一件低胸黑色丝绸衫,下面是黑色的超短裙。一双修长的灰丝大腿发出迷人的光泽,脚上穿着一双产自意大利的“曼莉娅”牌尖高跟象牙白皮鞋,尖尖的后跟包着一层银色的金属,脚脖子上还戴着细小的白金脚链,一身的黑色,恰恰衬托出她皮肤的细嫩和白皙。

她拿着手提包,穿着高跟鞋一扭一摆地朝我走来,给人一种风情万种、摇曳生辉、千娇百媚的冲击力,实在太美了!旁边的售货员和购物男女都有些看呆了,而我,明显感觉自己的下面有些硬了呢!妈的,大悟寺的老僧说色即是空,哪里是这样的,像胡莉这样的红颜祸水天龙四美中的媚妲己大美人儿,哪个男人不贪不爱啊!

回到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进入我们住的贵宾套房。进了房间一看,不但卧室、客厅、卫生间豪华精美,能够想到的生活用品全部给你考虑到了。看看外面天刚刚黑下来,胡莉打电话让餐厅送来五个大菜一盘点心,五个菜是干烧鲤鱼、家常海参、水煮大闸蟹、红烧狮子头、清炖武昌鱼。一个点心是蟹黄小笼包。又从保鲜柜中拿出2瓶窖藏三年的高级赤霞珠干红。

我说:“莉儿,你真会享受生活,吃饭都懒得下楼了,点的菜也很有品位,喝的酒也上档次,你呀,真是个不简单的女人。”胡莉说:“要不怎么叫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年轻时候不享受,老了还怎么享受呢?白秋,你别听老和尚的,什么有缘无份,色即是空。都什么时代了,神经!”我说:“莉儿,是啊,有你我白秋可真就满足了呢。”胡莉看着我笑笑,再笑笑,后无语,我发现自己话中的破绽,也只能笑笑以对。

胡莉打开音响,放了一首钢琴曲《致爱丽丝》,在优美的乐曲声中,我和胡莉品着干红,吃着丰盛的菜肴很是开心。我看着眼前的美味菜肴,高级红酒,还有风情万千的美女,心想:盘中餐、杯中酒、窗外景、身边人,还到处找啥啊,这不就是我想要的一切吗?吃完饭,我们进了卧室,胡莉说:“今天晚上,你最想干什么?”我说:“什么也不想,就想吃你。”胡莉拧了我一下,说:“就知道吃,前天晚上你力量太大了,你的大,人家的小,逮着就往里捅,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我淫笑道,“是啊,樱桃小嘴儿、小浪屄、小屁眼儿,遇上一条大鸡巴,这才叫好玩儿呢!”一句话过去,胡莉已是红霞上面满眼含春了。

用完晚餐,服务员把东西收走以后,我们进入里间,进去一看房间很大,一张宽大的古典式席梦思床靠在房间的南面,所有的沙发和家具全是东南亚进口红木制做的,装修是按照“宫廷风格”设计的,真有一种金碧辉煌的壮观和大气。卫生间的设备全是进口的,角落里安装着一个圆圆的浴缸。房间里的鲜花盛开着,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幽香。

房间的装修确实高档,但我们搬过来太匆忙了,房间显得有些乱,新买的和带来的七、八双性感高跟鞋胡乱堆在地毯上,纱巾内衣和乳罩也堆在床头。我搂着胡莉一起看了会儿电视,喝了酒的胡莉被我随手拨弄得动了情,脸上飘着红晕,坐在红木沙发上,娇喘着说:“白秋,今天累死我了,能不能求你帮我做件事儿,帮我换上拖鞋。”我笑着拿过一双粉红色的拖鞋,弯下腰来,小心地将她的白金脚链摘下来,放到桌子上,然后轻轻地将她的“曼莉娅”高跟鞋脱下来放在床头,胡莉看看没说什么,她知道我有个癖好,就是在淫媾女人的时候,喜欢同时欣赏甚至把玩美女的性感高跟鞋,以添情趣。不过可能胡莉今天走路多了点儿,鞋子发出轻微的汗臭味儿。

换好了拖鞋,我又给她倒了一杯水,端过一盘水果来。胡莉温柔地笑了笑,说道:“白秋,我太累了,麻烦你侍侯我,真不好意思。”我笑着说:“能为胡总这样的绝色大美女服务,很多男人想服务都没有机会呢。”

胡莉并不谦虚,接着我的话说:“也是,男人都会怜香惜玉。昨晚那个老宋在你喝醉的时候,陪我去卫生间,对我侍侯得无微不至,就是为了想亲我一下,我没让他得逞,好恶心他嘴里有股大蒜味,真扫兴!不过他偷偷摸了我臀部一下,想到这次他对我们照顾得很好,我也没有责怪他。做人不能太计较,白秋你说是吧!”我心里一股邪火窜了上来,不过细想老宋见了美女失态也没啥大问题,就算胡莉被摸了一把屁股,亏欠我一些,但我欠她的可太多了,前两天和大小观音同欢不说,还拉上胡莉和张萌滚一个被窝里,一根鸡巴把四女插了个遍。”想到这里,我口里奉承道:“胡莉小姐就是好心肠,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你。”

胡莉叹了一口气,无限伤感地说:“有什么办法呢?我眼看着就要三十岁了,不趁着现在年轻,有姿色,勾引下男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随着时间的流逝,当你青春不再、容颜消逝的时候,谁还要你?年轻漂亮、风骚迷人的小妹儿有的是!珠子黄了不值钱,人老了也不值钱,喜新厌旧是男人的本能。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就写道,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我感觉胡莉说得都是实话,平常生活中,我们只看到人戴光环的一面,很少知道人内心的苦衷,我感慨道:“胡莉,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刚才引用的诗很好,里面还有我最欣赏的两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胡莉被我引用的诗歌感染了,从包中拿出一盒香烟,熟练地用打火机点上一支,递给我,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深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说:“白秋,我们交往这么多年,我胡莉一直都听你的。你是个有档次有品位有事业心的男人,但说实话,你身边女人太多太滥了,有时候你真该想想,这辈子你到底爱哪个女人,甘愿为她付出一切呢?”

听她这么说,我细想想,却感觉有些无言以对,我弄了这么多的女人上手,到底自己爱的又是谁?愿意为哪个付出自己的一切呢?

胡莉见我面有愧色,似乎不愿意浪费这个美妙的夜晚,低垂粉颈在我耳边嘴上乳头处亲吻起来,“过去的都过去了,白秋,我们好好过好以后的日子吧,今晚,你忘了张燕李媛媛蒋总(雯丽)她们吧,我胡莉就是你唯一的夫人,到了床上,我好好伺候你。你把卫生间的浴缸放满水,陪我进去泡泡,替我搓搓背,揉揉腿好吗?”

中央空调的温度恰倒好处,我放好大浴缸的热水,轻轻地抱起胡莉放到床上,脱掉她的丝袜、裙子、乳罩和裤头,又自己脱掉衣服,拦腰抱起她一同进了浴缸,我们互相揉搓着,胡莉简直就是水做的,我咬住她的舌头才一会,她的身体立刻就软了下来。

想着下午胡莉在商场里穿着高跟鞋迈着“猫步”走出试衣间时的万种风情。我在心里叹道:胡莉真是个天生尤物,不由得男人不动心啊!洗完澡后,我说:“胡莉我儿,我想酝酿一下感情,你能不能穿着不同的服装和高跟鞋给我走一段‘猫步’?”胡莉说:“女为悦己者容,好吧,今晚便宜你啦,就请你好好欣赏欣赏。”

胡莉擦干身上的水珠,穿戴着各种服装丝巾手套发饰和高跟鞋在地毯上走着“猫步”。不断地变换着各种步法,展示着各种风采,真是身姿窈窕风情万种啊……我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决定彻底征服这个天生尤物!我走下床,将胡莉揽腰抱起,扔到床上。胡莉浪声道:“老公,你喜欢在上面还是在下面?”我说:“都喜欢!”胡莉撒娇道:“你可真坏呀!”我笑着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今天晚上我就要坏,坏到底,谁让你胡莉是我的梦中情人呢?”说完,我猛地扑了上去。这次,我的动作很轻,做的时间也长。很快,胡莉就叫了起来,象是遭到了巨大的痛苦,声音越来越大。当最后胡莉成了一团软泥的时候,我也象一根枯木一样轰然倒下,我感觉我的身体好象被掏空了,还伴着丝丝痛楚……

我和胡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9点了,我搂着她,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胡莉也是,不断地吻着我,用舌头抚弄我。说实话,还真该感谢老宋横插的这一杠子,就这一晚上,我似乎又找到了当初江陵大学MBA班上,我疯狂追求胡莉时,那种热恋时分寝食难安的感觉。

我叹道:“莉儿,我从没感觉这么好过,我会终生难忘刚刚过去的如此销魂的一晚。”胡莉也很感慨,“白秋,我也会记住这个晚上的,我彻底做了一回女人,尝到了被男人征服的滋味,我喜欢你的粗暴和狂野,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我爱你,白秋!”看看时间不早了,我们起床穿好衣服,临到要离开宾馆时,我上前托住她的红唇,又是一阵狂吻!最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胡莉的怀抱。

中午,宋坤等几位亲自为我送行,胡莉又恢复了常态,对我很平淡,不冷也不热。宋坤说:“白总,才两三天,你就急着回去,再玩会嘛!”我说:“这几天给你们添了许多麻烦,江陵那边事情也多,需要我赶着回去处理,你们这边就只有期待着,余情后补了。”

吃完饭,宋坤让司机拿来很多礼品,我什么也不要,推辞不过,要了两盒西湖龙井茶,带着胡莉一起坐飞机回到江陵。

上飞机以前,胡莉和我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礼节性的跟在后面,上了飞机以后,身边有丽人相伴,我却打起了盹儿,毕竟昨晚上上下下射了好几次,现在阴囊空了,心中的欲望也空了,就想依偎着邻座的大美人儿安睡一阵子,迷糊之中,我想起大悟寺的老僧那句话,色即是空!想来,这句话还真是有道理的,色,即是,空!

由于航班晚点,飞机落地已经是晚上十点,出来的时候,我和胡莉都有些疲惫,推着旅行箱慢慢通过接客口,突然发现有个长发女孩子高兴地对我们挥手,仔细一看原来是娇蜜张萌来机场接我们来啦。

而张萌的身旁,还站着一位163公分的漂亮女孩子,手捧着一束鲜花,看见我们走近,她娇美的脸蛋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走上前来向我们献花,仔细一看,原来是大眼甜妹子陆翊。

今天的陆翊像一个模特儿般站着 笑眯眯的看着我,上身穿了一件泡泡袖的白色缎子立领衬衣,领口扎着一个漂亮的紫黑色大领结,黑色吊带齐屄短裤,杨柳细腰间扎了一条黑色漆皮宽腰带,下面亮出两条白生生的粉腿,脚穿一双黑色红底中统漆皮细高跟靴子,头发漂染成淡黄色,扎成一个马尾甩在脑后,真是青春甜美靓丽逼人啊!

看着这位十余天未见的美少女,第一次陪我上床肏她的小嫩屄时还泪流满面,如今已变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加上她那一身昂贵贴身白色缎子的洋装更凸显出她那虽然娇小,却凹凸有至的身材,高贵而洋化的妙龄少女,给人一种急欲一亲芳泽的冲动。本想和胡莉一起同车回她的碧潭飘雪,如今看见张萌带着娇美的陆翊过来,再回头看看一脸疲惫的胡莉,顿时改了主意。

和胡莉告别,她单独打的回家,我则由张萌送回了凌江阁,可能昨晚有些杀伐过重,一路上都在打盹儿,当返回凌江阁时,已经是十一点过了,但我却是睡意全无,因为一直惦念着那个娇甜清纯的小女生陆翊,此时她已经成了我盘中任我享用的肥肉。

陆翊被带进来的时候,还是迎接我们的那一身打扮,黑色的中统漆皮细高跟靴子、黑色吊带短裤,白色缎子上衣,把惹火诱人的身段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过,眼睛眨巴眨巴想睡觉的小美女,被带进来之后,一直一言不发的低着头,显得不太高兴,我向张萌摆了摆手,张萌知趣地退了出去。

“陆翊,秋爷走了这么久,想我没有?”我问。“嗯。”陆翊只是嗯了一声,头都没抬,嘴角微微翘了翘,满脸的不屑。“知道为什么让你这个时候过来吗?”“不知道。”依然是那种冷傲清高的神态。我缓缓走到陆翊面前,伸手去托她的下巴颏,却被她猛的一甩头,避开了。

“干什么你?”美丽的丹凤眼瞪着我。“啪”,一记清脆的耳光狠狠的打在陆翊的脸上,把她打得身子向旁边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你为什么打……”“啪”,还没等她说完又是一记大耳光,顾忌到这个天津女孩子如花似玉的漂亮脸蛋儿,我下手不是太狠,但也让她吃够了苦头。陆翊的身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冷傲的表情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恐和不安。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没敢再吱声。

我马上就跟上去,再次伸手托住她的下巴颏,这次,陆翊再也没敢反抗,乖乖的任凭人家把自己的脸抬得高高的。一张雪白清秀的娇美面孔呈献在我淫邪的目光里,可能是由于恐惧,脸显得有些苍白,眼睛中已不知不觉的流露出乞求的目光。

“秋爷我今天坐飞机久了,有些疲乏,想请陆翊小姐替我解解乏。”我得意的说:“不知道陆翊小姐赏不赏光呢?”“哦…对不起…我不知道…你…”陆翊软了下来。突然她“啊”的一声惨叫,小腹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疼得她立刻蹲下身子,痛苦的呻吟着。

“起来!”我抓住她的长发,把她硬生生的揪起来。陆翊勉强站直身子,双腿不停的哆嗦。一个大嘴巴搧过去,把陆翊打得叫唤得都没了人声,“秋爷问你话呢,别她妈跟我整用不着的,说,愿意不愿意?”“是…秋爷…我…愿意…愿意…求秋爷…别打我…别再打我了…”陆翊低声哀求道。

我哼了一声,打开音响,悠然自得大模大样的坐在沙发上,低头看到如花似玉的小美女陆翊,跪伏在自己脚下,梨花带雨的俏模样,不尽淫心大动。

“老子昨晚和陆翊你的小嫂子胡莉做了好几次,胡莉那身材那气质床上那功夫,骚屄细腻肥滑,服务贴心到位,真她妈的爽,弄来爷射了三次呢。陆翊我的小心肝儿,你应该向人胡莉姐学习,先用你的小嘴儿把老子的鸡巴舔硬了,老子高兴起来就好好肏你一次,如果干得够爽的话,今晚就饶了你,不再打你啦。”

我一边淫邪地说着,一边慢条斯理地解开裤带,把裤子和里面的内裤一起脱下去,露出半软不硬的大鸡巴。纯洁的甜美女生陆翊直羞得粉面绯红,别无选择的美女甜妹子温顺得象一条小狗一样,爬到我两腿之间。刚想张嘴去含男人的阴茎,却被我抬腿踢开。

“贱屄,说,你要干什么?”我淫邪地挑逗着。“我,我给秋爷口交。”陆翊怯怯地说。“肏你妈的,老子爱听黄话。”我命令道。陆翊虽然是良家女子,但也明白眼前的流氓想听什么。她稍微停顿一下,红着脸轻声说道:“我…我想用嘴给秋爷叼鸡巴……”。

“叼鸡巴干什么?”我得意地继续问。“叼鸡巴让秋爷爽,大鸡巴爽硬了好,好肏陆翊的屄……您肏了我陆翊的浪屄…会更加爽……”陆翊讨好着男人,甜美女生的温顺让我很是受用。

看到美少女含羞带怯的娇俏模样,我一阵冲动,胯间的鸡巴一下子就硬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肏了这个又白又俊的小美女,但我不愧为玩弄女人的高手,要慢慢的享受征服女人的快乐。

我叉开双腿,朝绝美少女招了招手,陆翊知趣地跪伏在男人的胯间,先用柔软的小手轻柔地握住那已经有些硬挺的大鸡巴,上下撸动几下,然后张开红润的小嘴把男人的鸡巴含了进去。

陆翊虽然一直被调教来替这个男人口交,但每次,她那性感美丽的小嘴都有些适应不了这个又长又粗又腥臊的大家伙。

“真她妈的笨,教你好多次了,连舔鸡巴都不会。”我对大眼甜妹陆翊不得其法的口舌服务很不满意,用手抓紧陆翊的头发,一提一按的上下耸动,同时下体向上猛挺,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便这样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插进陆翊的喉咙深处。把个美女甜妹子干得干呕不断,小白眼直翻。可她一点也不敢反抗,服服帖帖的跪伏在男人的胯下,方便人家象肏屄一样的肏着自己甜润的小嘴儿。这样干了一会,不再用我自己动作,陆翊便知趣地用小嘴上下套弄起男人的阳具。“妈的,非得用大鸡巴捅两下才老实!”我得意地说道。

十几分钟之后,我平躺在长沙发上,让女人以六九势伏在自己身上为自己口交。这样,陆翊丰满的屁股正好高高撅在自己面前,两条修长粉嫩的玉腿穿着黑色红底漆皮细跟中筒靴子搭在我的身边。我可以一边舒服地享受美女甜妹子的口交服务,一边玩弄她的粉腿骚靴子,还时不时拍拍她黑色短裤下面的大白腚蛋子,扣摸下她的嫩屄。

撅着屁股让人家抠穴玩屄,嘴里再含着一根大鸡巴,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都饱受刺激的美女甜妹子陆翊难过地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此时,我的鸡巴已经被美少女用嘴撸得又粗又硬,尤如铁棒一般地耸立在胯间。陆翊努力的张大小嘴,也只能勉强地含进鸡巴前端的一小段。

“陆翊我的乖孙女,秋爷的鸡巴硬了吗?”我淫邪地问道。“硬,硬了。”陆翊低声回答。“你妈屄的,什么硬了?”说着,我用手狠狠的掐了一下甜妹少女的肉唇。“啊!”陆翊疼得一声娇呼。赶紧回答:“秋爷的鸡巴,鸡巴硬了,又粗又长又硬!”。

“乖孙女陆翊,知道爷的鸡巴硬了想干什么吗?”我继续问。“知,知道,秋爷想,想肏屄了。”陆翊不敢不答。“妈了屄的,那还不赶紧自己主动来伺候老子。”我用力在陆翊雪白的肥臀上“啪”的拍了一下,陆翊顺从的转过身,眼睛里含着泪水,却不敢哭出来。

“秋爷,你让陆翊干什么都行,只想求你温柔点好吗?”一边软语哀求着,一边爬起来的陆翊,从来与我都是正常的性爱姿势,现在我让她“主动伺候”,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只是迟疑的看着男人。

“真是笨蛋,”我抓着陆翊的胳膊,把她拉在自己的怀中,双手把玩着绝美少女的娇嫩乳房,“连肏屄都不会,真不知道你这个小媳妇是怎么当的,今天老子就好好教教你。”说着,我引导陆翊抓住我的肉棒,能够将这样绝美尤物玩弄于股掌之间,肉棒也显得更加威猛。

“先跳个舞吧,替老子酝酿酝酿情绪,听见没?”陆翊在我的指引下,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了卧室中间的地板上。

“跳什么呢?”我在手机上找了半天,最后找到一个曲子,播放出来,“就跳这曲吧,你当时参加快乐女声时边唱边跳的《下个路口见》,不过要一边跳一边脱衣服,记得跳得淫荡点儿,挑逗点儿,风骚点儿!反正一句话,跳的时候想象自己是个婊子在卖俏就行了。”

说完我找出那个曲目,放大了手机音量后,淫笑着露出鸡巴,双手抱在脑后斜躺在沙发上,一幅与己无关的样子。

“以前没有这样跳过舞吧?”我问道,陆翊摇了摇头,在我的注视下,一脸的羞红。想到这种情景下,边唱边跳,还得脱衣服,自己这个高贵的玉女超女小公主怎么被如此作践,如同一个下贱的婊子,心中一阵凄苦。

但此时的她,除了乖乖地就范又能怎么样呢?

相关推荐